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Accurate_Balance

favorite关注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We thusly deducted that this changeling suffers from hypamoremia. 'Hyp' meaning 'low', 'amor' meaning 'love', and 'emia' meaning 'presence in blood', low presence of love in blood, it is a highly lethal symptom among changelings.' 资料库网址:https://share.weiyun.com/5mf05n6,密码:th0R4x。 请注意:在进入数据终端后,请在30秒内输入密码,否则可能被定位、监控和处分。最高处分为变成小马。 爱发电赞助网址:https://afdian.net/@Accurate_Balance 请注意:理性支持,不要贸然投资。

幻形之灵

四十八 · 终焉:第三部分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5,534 字

publish 于 2019-02-12 发表

pageview 共 963 人看过

chat 共 2 条评论

thumb_up 共 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4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四十八 · 终焉:第三部分    48 - Quae Est Finis: Part 3



“屠戮者之名,吾杀艾氏得之,劲敌也!”涅多格雷咆哮道,“不知嗣其嗣者能及其否?”



涅多格雷向后退了两步,张开巨嘴。在他的咽喉深处,出现了橙色的火光。



龙火喷射。暮光差一点没能来得及用魔法立起护罩。



火舌包裹了护盾,暮光站在里面,眉头紧锁,集中全部力量对抗来势汹汹的火焰。



涅多格雷停了下来,深吸一口气。火焰暂时熄灭了,这正是暮光他们一直在等的时机。



“飞星,左边!斯派克,右边!”暮光喊道,纵身掠入空中,毁灭的力量在她的独角上聚集。



听到公主的命令,他们立即动身向巨龙的两侧飞扑而去。涅多格雷巨大的眼睛在三个敌人身上游移着,试图做选择先攻击谁;但当幻形灵公主悬停于高处,以紫色的魔法作为利刃向他刺来时,他不得不做出抬起前爪保护头部的决定。魔法刺中他的前爪,留下一道深深的伤口,涅多格雷愤怒地咆哮起来。



他决定先消灭幻形灵公主,朝着她的方向吐出龙火。暮光被迫行动,她有惊无险地躲过了龙火,滚烫的余烬零零星星地洒在她的甲壳上。



两道远不如幻形灵公主的魔法打中涅多格雷的右肩,他停了下来。那只幻形灵飞向一旁,又射出第三道魔法。涅多格雷轻哼一声,这三道魔法在他的鳞片上几乎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然而就在这时,一对尖牙刺上了他的脖子:是那只小龙,他飞到了自己身上。可惜的是,斯派克的尖牙最终只给涅多格雷带来了些许疼痛与厌恶,而没有造成什么伤害。



两发魔法先后击中涅多格雷身上的同一位置,他吃痛地向后退了一步:暮光的魔法打穿了他的一片鳞片,飞星的魔法虽然要弱一些,但还是足以伤害鳞片之下的血肉。



红色的巨龙仰天长啸,那声音可以说是振聋发聩;他起身抓住斯派克,将小个子的龙从自己脖子上拽了下来,向两只幻形灵的方向投去。



斯派克挡住了视线,他们不得不停火,一同用悬浮术接住他。



紧接着,一道滚烫甚于熔岩的烈火包裹了他们。



涅多格雷熄灭龙火,想要看向敌人的残渣应该落下的地方,却被身后的一个声音吸引了注意,转过身去。紫色的魔法一闪而过,两只幻形灵和一条龙出现在空中。是暮光的传送魔法。



“尔等坚也,然不久矣!”他大吼一声,展开翅膀,向仍在空中的敌人扑去。



巨龙的翅膀扬起沙尘,涅多格雷飞上高空,然后向他的猎物俯冲而去。



-



却说在中心城的遗迹之上,两道致命的魔法光束开始了对抗。红绿两色,火星四溅,耀眼夺目,魔法纷飞。两位幻形灵女王互不相让,陷入了死斗的僵局。



原雄心中一算,知道这样僵持下去胜负难定,便突然撤下魔法,振翅飞入空中;邪茧的魔法应声而至,正打在原雄刚才站着的地方,将她搭起来的王座炸了个粉碎。



原雄那边,面向邪茧,向着自己的侄女射出一道魔法。邪茧这边,振翅侧推,躲过了这一击。魔法击中地面,留下一个尚在冒烟的坑洞。



邪茧几道魔法连发,直取原雄的一对翅膀,逼得她闪身躲开。原雄在空中一通上下翻飞,退到雕像废墟后,向另一旁飞将去。



邪茧一双龙瞳定睛看去,却不想身后,方才来时道路,蹄声频频。转身看去,原来是原雄的三个虾兵蟹将,两者持剑,一者执矛,向她杀来,欲要来个擒贼先擒王。



却只是上去送死。



只见那持剑的挥剑砍来,拿矛的将矛投去;说时迟那时快,邪茧以魔法握住直向她飞来的投矛,将三个小喽喽刺了个透心凉。



邪茧再转身看去,正迎上原雄飞扑而来,忙将那矛掷去。



且说原雄这边,眼见着暗器飞来,顿时双目圆瞪,翻身欲躲。她的翅膀快,但邪茧的矛更快,矛尖擦过原雄的腰杆,划了一个大血口子。原雄吃痛惨叫起来。



矛飞掠而过,撞在原雄身后的石壁之上,登时断成两截。



这一下,原雄更是无名之火心边起,她张牙舞爪,朝着那邪茧便扑去。只见原雄、邪茧,一双独角相接,两对前蹄缠斗,打得是难解难分。原雄卖了个破绽,把邪茧推开半步,便用独角刺去,在邪茧的右颊上开了个口子,正和刚才那一矛扯平。



这边原雄心中窃喜,那边邪茧又以魔法杀来。原雄忙以魔法化盾,格挡下了这一击。



原雄立在魔盾之后,道:“跟你说哦。”



马道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原雄转攻为守,以盾触之,把那邪茧撞了个趔趄。她抓准破绽,借机掠入空中。



“不像毒蛇,我要杀你还用不上符文。”



邪茧反唇相讥,道:“我还以为倍镜已经废话够多了。”话音未落,又是一道魔法攻去。原雄纵身上飞,躲闪开来。



邪茧振翅追去,两马在空中似舞似飞,红绿两色魔法,又是化矛互掷,又是作盾推撞。



原雄打了个旋子,躲过一道魔法,向城底飞去,把那断矛还沾着血的矛尖给摘了下来。



正是这时,一只躲在小铺子里的‘眼睛’,忽而收到了女王的传信,随即点了点头。



-



涅多格雷张开嘴,想要咬住斯派克。但小龙躲开了他的满口尖牙,没有变成涅多格雷的小点心。暮光飞来,又向着巨龙射出一道紫色的魔法。



涅多格雷惊呼一声。飞星——他早已经放弃了自己弱小的魔法攻击——落在巨龙的头上,满怀决心地用蹄中的剑刺向他的头顶,试图刺进鳞片间的缝隙。



巨龙怒吼,猛烈地甩起头来,把飞星甩了出去,但飞星的剑还插在他的头上。涅多格雷抬起爪子,想要向飞星拍去,但却被暮光的又一道魔法分了神。暮光在空中灵活地旋转着飞来,她的姿态,足以让云宝黛西感到骄傲,而且这样高速自转下射出的魔法也更加难以抵挡。



飞星身陷危机,不得不往后撤退;与此同时,暮光朝着巨龙俯冲飞去,躲开了另一道龙火,将一连串的魔法射向巨龙的脊背,留下了一道道伤口,其中一道甚至还打中了他右侧的翅膀,差一点就让他的翅膀变成了摆设。



涅多格雷终于忍不了了。



暮光转过身,准备再度发起攻击时,被巨龙的爪子紧紧抓住了,不由得惊呼一声。涅多格雷想要捏碎暮光,她惊慌地用魔法架起护盾,与他的蛮力对抗。护盾在重压之下慢慢出现了裂痕。



突然地,伴随着一声剧痛的怒吼,涅多格雷的爪子松开了。



暮光抬头看去,是斯派克。他成功扑到了涅多格雷的左眼上,用尽全力把能用上的牙齿和爪子插了进去。



“不,准,伤,害,她!”斯派克怒吼道,跳入空中,向他的右眼飞去。



涅多格雷抬起爪子,想要挡下斯派克,但暮光的一道魔法将他的爪子打退了片刻,使斯派克得到了机会,把涅多格雷的右眼也废掉了。



巨龙双眼失明,胡乱挥起爪子,将斯派克甩了出去,开始慌乱地乱喷龙火。



这就决定了他的灭亡。不断地喷着龙火的涅多格雷很快便不得不喘息起来。



他忙着大口大口吸气,没有看见暮光飞向自己,更没有看见她用尽全力将一道魔法射向他的喉咙。



如果是平时,暮光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集中这样的注意力;如果涅多格雷阻止了她,她也不会来得及积蓄这么多的魔法;但她就是做到了,魔法穿过涅多格雷的咽喉,正好打进他的肺里。



涅多格雷肺里的可燃气体爆炸,炸毁了他的肺,留下了剧烈的出血,他嘶哑地惨叫起来。他徒劳地想要吸气,但他的肺已经毁了,存不住半点氧气。涅多格雷挣扎了一会儿,他的动作逐渐变得无力。然后,他从空中落下,沉重地撞在地上。



烟尘缓缓散去,暮光和斯派克降落在仍在微微抽搐的涅多格雷面前。他已经死了,但谁也不敢说,他到底是憋死的还是摔死的。



“累死...我了...”斯派克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是啊。刚刚抓他眼睛那招挺厉害的,我从来没想到你原来这么凶狠,斯派克。”暮光挑眉道。



“谁让他想要杀你,暮暮...”斯派克咕哝道。



暮光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用翅膀把他拉到身边:“谢谢你,斯派克。”



斯派克小脸一红,也微笑起来。



“我忽然有点怀念以前的日子了,那时候我们遇到的敌马大部分都是骗子、魔术师那个级别的。”



斯派克轻笑起来。“时光一去永不回啊。”说着,他四下看去,“等等,飞星去哪儿了?”



“我在这儿!”飞星站在巨龙的尸体上,握着自己的剑喊道,“我可不想把剑丢了!我以前用惯了的那一把都已经埋在地下了。”



暮光翻了翻白眼:“好了好了,我们赶紧去找母后。”



-



那一边,暮光一行尚在与涅多格雷苦战;这一边,一道绿色的魔法正掠过原雄的身侧,灼热的魔法在原雄的甲壳上留下了些许焦痕,教原雄怒从胆边生,嘶吼起来。



只见她连发几道魔法,直取邪茧,又纵身向她扑去。邪茧一个招架不及,只挡下那道道魔法,却被原雄撞了个满怀。两女王便在空中你死我活地厮杀起来,是你打我一拳,我踢你一蹄,一时间各有胜负,难解难分。



邪茧一时急火攻心,亮出尖牙,冲着原雄的肩膀就咬。一时间,只听得原雄惊呼一声。邪茧的嘴里有了血味,愈发战得英勇,直朝原雄的脖颈子咬去。



见得自己眼看就要去阴曹地府报到,原雄登时慌了神,仓促使出了个传送法。



这传送法,虽是连带着一旁的邪茧一同移走,但那突如其来的变故,还是打了邪茧一个措蹄不及,一口尖牙利齿咬了个空。



两虫已是遍体鳞伤,这样一摔,相聚足有小十米。原雄见状,召出传送门,潜入地下,令得邪茧扑了个空。



邪茧怒目圆瞪,死盯着原雄消失之处,怒而仰天长啸。



“原雄?!给我滚出来,废物!难不成,你这个‘女皇’连这点出息也没有吗?”



只听得偌大的广场上,荡起了奸邪的狂笑,这声音回响不止,竟仿佛处处都是原雄。



原雄道:“不如你来找我吧,亲爱的侄女。”她施了个魔法,令这声音也处处都是。



邪茧只觉得一股无名火自心中腾升,不觉嘶叫起来,扭头往四下里看,却没见着原雄的影子。她翅膀一振,跃入空中,竟是发现那原雄也不在二层楼。



邪茧于是抬头望去,只见天空一片蔚蓝,不由得心火熄灭了三分。



那一轮彤彤的红日,倒是仿佛怒火滔天。邪茧心里自是知晓这其中的缘由。



她顿时宽了心,明白即便今天自己的脑袋要留在这儿,还会有小马——一是微光、一是那塞雷丝缇雅——替她保护她的暮暮。



她的骨肉不会孤独一世。



这样想来,她忽而感恩起老天爷来。



心中所念,儿女情长,尚且放到一旁,邪茧接着往上找去。



眼看邪茧正要到顶楼,忽而一道微弱的绿色魔法趁她不备,正中她身体。



邪茧立马转身望去,只见原雄站在一座露台之上。说来也巧,两年之前,邪茧头一回带暮光到中心城来,也是走的那同一座露台。



这一边,邪茧飞身扑去;那一边,原雄惊慌失措。



原雄意欲飞入空中,却叫邪茧舍身一撞,撞回地上。



原雄与邪茧四目相对,眼中满是惊惧。



邪茧亮起独角,一道魔法直穿原雄的脑袋,打在了她身下的地上。



原雄立刻没了动静,一双血眸也没了光彩,当场一命呜呼。



邪茧正要得意,却见着一阵绿火闪过,那‘原雄’现出真身,正是刚才那点头的幻形灵。原来,邪茧中了原雄的障眼法。



邪茧不觉喃喃自语,道:“什么?”



这边邪茧尚在失神,那边原雄伺机而动。一段矛尖刺在了邪茧的背上,引来一阵惨叫;再仔细看这矛尖,原来正是原雄,用她那红色的魔法拿着这暗器。



邪茧心里暗暗自责,竟犯了如此的错误。如今回想起来,那道魔法弱的出奇暂且不表...



还是绿色的。



原雄拔回那段矛尖,邪茧立马转身,满心想要接下她的下一击。



却没想到原雄招式变化多端,百般莫测,先是一道魔法炸断了邪茧的腿,再是把那矛尖刺进她的胸膛,连刺数下。



邪茧无力挣扎,还想射出魔法,却已是无力回天。



刺了数下,原雄终于收蹄,把矛尖还插在那邪茧的胸口。



邪茧倒地不起,只见出气不见入,胸膛满是伤口,血流的遍地都是。她咳起血来,还坚决要抬头,看着满眼坚冰的原雄,脸上毫无半分畏惧。



原雄全然没有尊重的样子,道:“真可惜,我的侄女死都死得这么窝囊,我好伤心啊。”



话毕,她点亮独角,用一道魔法切向方才那露台,便振翅飞去了。那露台应声落下,在中心城的地上碎成八块,把邪茧在下面埋了个严严实实。



-



当暮光赶到中心城的时候,一切都安静得不自然。她慌乱地环顾四周,感觉到母后在虫巢思维里的存在渐渐变得虚无,尽管并没有完全消失。



到处都是揪心的战斗痕迹,但原雄已经不见了。



“母后?!”暮光喊道。



“母后,你在哪里!”



沉默是唯一的答案。



暮光和两名同伴分头在中心城的废墟里寻找邪茧。终于,她看见一堆瓦砾之上,有一段残肢。



是一条腿。



“不。不!”暮光痛苦地喊叫着,飞到瓦砾堆前,开始不间断地挖掘起来。



飞星和斯派克,先是看着眼前的情景迟疑了片刻,随即也上前去挖掘女王陛下被掩埋的地方。



仿佛几个小时过去了,暮光终于找到了邪茧。她仓促地把最后几块碎石扫到一旁,用魔法把母后抬到了开阔的地面上。



“妈妈?”暮光颤抖着,看着遍体鳞伤,还缺了一条前腿的邪茧。



邪茧的呼吸很微弱,但还是足以被听到。



“她还活着!”斯派克大声说。



“殿下,我们得带陛下离开这里!如果不能立即治疗,陛下会死的!”



“废话!”暮光啐道,在邪茧伤痕累累的身体上施放了几个治疗法术。



她和同伴们一起抬起邪茧,带着她离开了荒原巢穴。暮光回头看去,巢穴已经被一片火海吞没,黑烟散满了天穹,死亡的气味弥漫在空气中。



暮光、斯派克和飞星带着奄奄一息的邪茧准备返程的那一刻,其他幸存者们也刚好安全地抵达了荒原边境。



听到金属作响,哌娜和尤菲妮抬起头来。小马国军用的直升机们出现在天空中,在幻形灵们四周悬停着。少顷,直升机一台台降落在沙地上;率先登陆的是军医,他们在治愈身体伤痕的同时,也尽全力安慰着受损的灵魂。



接着是物资和临时避难所。小马国的战士们,以及邪茧和龙灼各自的守卫与卫兵,已经开始安排守夜的轮班表。



暮光一行到达的时候,几名医生立即围了上来。医生们看着身受重伤的邪茧,医疗队队长的脸上露出了阴沉的神色。



“立即实施手术!不要拖拉!”他高声下令,与同事们一同将邪茧抬进了附近的帐篷。帐篷外也有守卫在看守。



一切都变得沉重起来,暮光的脑海忽然也觉得好空虚。



就在早上,她还能听到上万个声音。



现在却连四千也不到了。



两千名卫兵,战死在原雄的军队面前;四千多平民,在巢穴塌方中成了亡魂。



仅剩的一千名卫兵和三千名平民,挤在小小的避难所里,什么也没有。小马们已经尽了全力,但情况还是不容乐观。



暮光身边的世界旋转起来,她依稀看见飞星和家马们相拥而泣,看见斯派克也在接受治疗。



“殿下?您也受伤了,请允许我们进行检查。”一位医生走上前来,问道。



“我...没事,我...”暮光勉强挤出了几个字,随后便昏倒在地。



---注 释---F o o t n o t e---




#1
hdldm  海马
回复 四十八 · 终焉:第三部分

中间那段翻译的有种西游记的即视感。。。

2019-03-14
#2
和熙光流  独角兽
回复 四十八 · 终焉:第三部分

真的有点像西游记

24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