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1. 前言
  2. 一 · 序章
  3. 二 · 同...而不同的故事
  4. 三 · 追忆:意外发现
  5. 四 · 暴风雨前的宁静
  6. 五 · 暴风雨
  7. 六 · 回家
  8. 七 · 追忆:公主诞生日
  9. 八 · 婚后抑郁症
  10. 九 · 盾与矛
  11. 十 · 幻形灵公主
  12. 十一 · 阴影之中
  13. 十二 · 荒原什么的
  14. 十三 · 御暮飞行
  15. 十四 · 追忆:暖炉节快乐
  16. 十五 · 我至今仍然不能明白我怎么就被自己的妹妹抓了起来
  17. 十六 · 兄妹重逢
  18. 十七 · 穿甲暴击
  19. 十八 · 小马离家幻灵回
  20. 十九 · 坎特洛
  21. 二十 · 迟来的会面
  22. 二十一 · 外交就位
  23. 二十二 · 心若毒蛇
  24. 二十三 · 晴天霹雳
  25. 二十四 · 雷击过后
  26. 二十五 · 被借的刀
  27. 二十六 · 窥探
  28. 二十七 · 追忆:初恋的滋味
  29. 二十八 · 怒火的名字叫母亲
  30. 二十九 · 伤痕,终将被抹平
  31. 三十 · 第一部分 尾声
  32. 三十一 · 间幕:公主睡觉的时候,太阳在想什么?
  33. 三十二 · 第二部分 序章
  34. 三十三 · 不祥邀约
  35. 三十四 · 使命在召唤
  36. 三十五 · 水晶帝国
  37. 三十六 · 梦魇
  38. 三十七 · 启程
  39. 三十八 · 入侵警报
  40. 三十九 · 女王和女王以及女王
  41. 附录 · 女王名单(截止至第三十九章)
  42. 四十 · 传说
  43. 四十一 · 逃出生天
  44. 四十二 · 皇室大会——谎言与危机交织而成的前路
  45. 四十三 · 追忆:萝莉女王(划掉)交友记
  46. 四十四 · 真相大白
  47. 四十五 · 计划有变
  48. 四十六 · 终焉:第一部分
  49. 四十七 · 终焉:第二部分
  50. 四十八 · 终焉:第三部分
  51. 四十九 · 幸存
  52. 五十 · 新的开始
  53. 五十一 · 第二部分 尾声
  54. 五十二 · 间幕:不那么愉快的旅程
  55. 五十三 · 第三部分 序章
  56. 五十四 · 伤痕累累
  57. 五十五 · 母亲的忧虑
  58. 五十六 · 追忆:求婚时刻
  59. 五十七 · 马镇一天
  60. 五十八 · 老友相助
  61. 五十九 · 侦查任务
  62. 六十 · 敲响战鼓
  63. 六十一 · 幻形之灵:第一部分
  64. 六十二 · 幻形之灵:第二部分
  65. 六十三 · 曙光重现
  66. 六十四 · 尾声
  67. 完结感言 归档
  68. 附录 · 女王名单(截止至第一部结尾)
资料库网址:https://share.weiyun.com/5mf05n6,密码:th0R4x。请注意:在进入数据终端后,请在30秒内输入密码,否则可能被定位、监控和处分。最高处分为变成小马。
【长篇翻译】幻形之灵

————四十七 · 终焉:第二部分

- 分
star star_border star_border star_border star_border star_border
0 人评价
5
0% 4
0% 3
0% 2
0% 1
0%
字体调节: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发表于 2019-02-12 • 0人收藏 • 156人看过

四十七 · 终焉:第二部分    47 - Quae Est Finis: Part 2



飞星在荒原巢穴的走廊上飞奔,两名卫兵紧跟在他身后。巢穴里已是一片混乱,守卫们正尽全力疏散即将遭遇敌袭地区的市民。卫队长无言地祈祷着,但愿妻子与女儿能在这场灾厄中活下来。



左闪右避地穿过一条条走廊,他的目的地,王座室,很快出现在眼前。附近的居民们被安排在里避难;高大的双门外,他的同事们已经建立起防御阵型。飞星一行加快了步伐,径直冲进王座室,邪茧和暮光坐在各自的王座上,面带沉重如铁的决心。



“西侧出入口遭到突破,战况激烈。”一名卫兵向女王和公主汇报,“敌方幻形灵太多了,我们恐怕无法抵抗太久。”



“尽力而为,需要多少增援,就带多少。”邪茧下达命令。



“遵命,陛下!”他敬礼道,随即转身快步跑走。



“飞星卫队长!”看到飞星,邪茧叫住他,“中心城那边怎么样了?从那里传来的消息混乱而困惑。”



“已经失守了,陛下。敌军首先袭击的就是中心城,一个渗入者用魔法炸弹炸毁了您母亲的雕像和雕像上的水晶。”



“魔法炸弹?巢穴里混进了渗入者,已经是个不好的消息了,我们的武器库遭到入侵更是雪上加霜。”



“是这样,陛下。但她已经不复存在了。”他的声音里仿佛携带着致命的剧毒。



“很好。”



暮光看上去极为担忧:“母后,中心城是这座巢穴的核心地区,也是最大的开阔地面。中心城失守了...”



“我知道,暮暮。飞星,驻守中心城的卫兵们在做什么?”



“已经开始行动了。我让他们分组行动,将市民疏散到更加靠里的地区,留下一批卫兵阻止敌军继续深入。但是,如果没有增援,我不知道他们还能坚持多久。”



“我们需要分散开来行动。”



摇晃。震荡。天花板上落下几块碎石。幻形灵们惊叫。



“铐,怎么回事?!”飞星喊道。



“我不知道,但听上去是个大家伙!”暮光大声回答。



飞星回想起不久前在中心城看到的情景,瞪大了眼睛:“二位,敌军可能包括一条巨龙。”



“什么?!”女王和公主同时惊呼。



“巨龙。很可能是六百年前杀害艾薇娅女王的那条。”



邪茧咆哮道:“现在他又来杀我们了!我就知道这都是‘小姨’做的好事!”



“母后,怎么办?我们有七千多的市民身在危险当中,而只有三千名守卫和卫兵能够作战。原雄的兵力可能是我们的三倍不止!再加上还有一条龙...”



“我们需要求救,否则就完了。”飞星毫不避讳地说。



“我同意。”邪茧用凝重的语气说。



“斯派克!”暮光对一旁忙着安慰吓坏了的小幻形灵们的幼龙喊道,“快过来!”



斯派克对小幻形灵们说了些什么,然后走了过来:“暮暮,要我做什么?”



“寄一封信给塞雷丝缇雅公主。我们需要她和小马国军队的救援。”



“这就去!”他喊道,随即起身去找信纸。



震荡。



*陛下、殿下!南侧出入口遭到突破,敌军闯入,我们无力阻止!他们攻入了居民区,这里还有上千市民,伤亡惨重。*一个恐慌的声音对皇室成员说。



紧接着又是另一个声音:*陛下!东侧有敌军攻击,西侧出入口已经沦陷!敌军太多了!*



越来越多的坏消息传来,邪茧的脸色也愈发阴沉。她的卫兵们不断地向后撤退,情况越来越严峻。



“暮光,以原雄目前的推进速度,小马国的增援能及时赶到吗?”



暮光自行心算一番,脸色也阴沉下来:“不,根本来不及。”



邪茧叹了口气:“全体撤离巢穴,弃置中心城和其他出入口,让我们的幻形灵集火抵抗北侧出入口的敌军。暮暮,你和飞星尽力疏散市民,我们往小马国的方向去,但愿能在途中遇到小马国军方的增援。”



“明白了!”暮光点点头,起身准备离开,却停了下来,转头看向母后,“那你呢?”



邪茧从王座上起身,看了看身边子民们恐慌的脸。“我去为你们争取时间。别担心,我会跟上的。”



暮光走回母后面前,紧紧抱住她:“注意安全,好吗?”



“我保证会安全回来,”邪茧蹭了蹭女儿的头,“快走吧。”



暮光点点头,向后退了几步。她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王座,开始在虫巢内广播。



“各位,我们要撤离巢穴!所有卫兵向北侧出入口集中,确保安全撤离。不计代价地阻止那些混蛋,不要让他们伤害到平民!”



回答她的是数不清的声音。暮光对飞星点点头,示意他跟上。王座室的幻形灵们也动身离开了。



“暮暮!”斯派克喊道,从后方赶来,“信送过去了。”



“好,斯派克,跟着我们。”



邪茧看着女儿离开,脸上露出了骄傲的微笑。



*陛下!*虫巢里一个声音响起。



*什么?*



*原雄女王在中心城,她说要见您。*



-



原雄女王振翅停留在高处,看着下方的混乱。她的部下们在自己侄女的巢穴里大开杀戒,所有的抵抗都毫无意义。



一千年的计划终于在她眼前完美实现,她不由得洋洋自得地微笑起来。



她的视线落在战火纷飞的中心城地面,邪茧的几只幻形灵——看上去,应该是守卫——被她的部下围攻,退进了一处商铺里,想要抵抗追兵。



原雄振翅而飞,斜向下俯冲而去,直冲向负隅顽抗的那几名守卫。她在商铺的门前着陆,在地上留下裂痕。



“是原雄!开火!”里面的一只幻形灵喊道。



弓箭与魔法一同穿过碎裂的窗户,向她射来。她轻易吸收了魔法伤害,接住弓箭,精准而致命地原样奉还。



惨叫声预示着死亡,原雄若无其事地走进前门。原本有七名守卫躲在里面,现在已经有四位成了插着箭倒地的尸体。



至于剩下的三个,其中两个继续用魔法攻击她,而第三只幻形灵则拔剑向她扑来。原雄反射了魔法攻击,杀死了其中一只施法的幻形灵;她用魔法抓住拔剑的守卫,掐着脖子把他举到空中,夺过他蹄中的武器,向另一只幻形灵投去。利剑穿透了他的脖子,将他的尸体插在墙上。



原雄转过头,打量起被自己抓住的,最后一个活着的守卫。



“奴才,联系你的女王,告诉她我在这里等她。”



“绝不。”



原雄翻了个白眼,压紧了自己的魔法。他惨叫着,全身的骨头开始一根一根地折断。



“够了!够了!快停下!我做就是了!”



*陛下!*他呼叫道。



*什么?*



*原雄女王在中心城,她说要见您。*



“我照做了,行了吗!”



原雄看着他的脸,没有发现半分欺诈。



“真是谢谢你啊。”



话毕,她折断了他的脖子,把他的尸体丢在地上。



-



坎特洛



城堡的餐厅今天客马不少。塞雷丝缇雅、露娜、音韵三位公主,再加上银甲闪闪、盾矛、雪景,还有索洛尼、浦璐璐两姐妹。



“对于你们的不幸,”塞雷丝缇雅对两只幻形灵说,“我深表同情。”



“谢...谢您,殿下。”索洛尼说,“但您不必这样说。”



“我不这么认为。”塞雷丝缇雅回答,“请放心,我确信暮光公主会愿意接纳你们加入她的巢穴。”



“谢谢你们,为我们做了这么多。”



“无须多礼,孩子。”露娜说,“这是为了补偿我等对你们带来的恐惧与不便。”



“顺便一提,我和露娜也要祝贺你,殷红雪景。”塞雷丝缇雅露出微笑,“祝贺你成为一名准妈妈。”



蝠勒迪米尔确信自己没有听错。“等等,什么?怎么回事?”



雪景羞红了脸:“我在蜜月期间发现的。”



蝠勒迪米尔大笑起来,起身走到雪景和盾矛之间:“那就要恭喜你们两个啦,等有空我们去喝几杯庆祝庆祝。”



“听上去不错!”盾矛微笑道。



“我大概只能喝点水什么的,毕竟怀孕什么的。”雪景对自己咕哝道。



“有道理。”蝠勒迪米尔无法反驳。



塞雷丝缇雅面前闪过一道绿色的光,凭空出现一个卷轴,落在桌上。



“这是什么?”银甲闪闪问道,“小暮寄来的信吗?”



塞雷丝缇雅拿起卷轴,检视一番:“应该是的。多巧啊。”



音韵盯着面前的卷轴:“嗯,过去好几天了,说不定大会结束了?她可能写了封信来汇报情况。”



塞雷丝缇雅很想赞同音韵的说法,但不知为何,这封信却给她带来了不祥的预感。



“我觉得可能没有这么简单。”说着,她打开卷轴,读起信里的内容。



信纸在太阳的怒火中化为烈火,塞雷丝缇雅的鬃毛和尾尖上都有火星在跳动。



“皇姐?”露娜警惕地问道。



“召集军队——现在就去!立刻派遣一个分队去荒原巢穴,暮暮有危险!”塞雷丝缇雅下起了命令。



“什么!?”银甲立即从桌旁跳了起来,“怎么回事?”



“是原雄,她找到了暮暮她们的巢穴。现在那里正遭受袭击,斯派克的信上说只靠他们是抵抗不了的!”塞雷丝缇雅母爱的一面彻底暴走,她大声解释完来龙去脉,便起身将门甩开。



“皇姐,”露娜快步拦住她,“你要去找她们么?”



塞雷丝缇雅看疯子似地看着露娜。“当然,暮暮有危险,我绝不会呆坐在这里!”她坚决地说。



“那就让我和你一同去,”露娜说,“暮光曾救赎我,仅凭此,我也应当去解救她。”



“我也要去,暮暮就像是我的妹妹,我要去救她。”



塞雷丝缇雅看向银甲闪闪、蝠勒迪米尔和盾矛:“自然,还有你们,对吗?”



“当然了!”蝠勒迪米尔和盾矛立即立正站好。



“我们是您的卫队长,一定会同您一起行动。”蝠勒迪米尔说。



“我要跟我丈夫一起去。”雪景也插嘴道。



“不行。”盾矛简短地说。



“什么?”



盾矛别有深意地看着她:“如果是平时,我会很愿意你在我身边,亲爱的,但是你现在怀着宝宝...”



雪景低下头:“可恶。”



盾矛对她安慰地笑了笑:“别担心,我们不会有事的。在我们联系你们之前,替我们管好这两个孩子。”他指了指一旁吓坏了的索洛尼和浦璐璐。



“没问题。”



“离荒原最近的军队驻扎在哪里?”塞雷丝缇雅仓促地问。



“飓风要塞(Fort Hurricane),”雪景回答道,“我以前曾经在那里服役过一阵子。”



塞雷丝缇雅点点头:“现在联系他们,派遣他们先行前往荒原,我们稍后就到。”



塞雷丝缇雅转过身,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出房门。“我绝不会再失去我的女儿。”



-



暮光闪闪公主、飞星和斯派克带领着一群幻形灵往巢穴北侧出入口的方向逃亡。一路上,越来越多的市民加入了队伍,卫兵们也竭力维持着秩序和安全。



“跟紧!”暮光对落在后面的幻形灵喊道。



他们左边的门忽然炸开,几只红蓝色盔甲的幻形灵从门后闯出。然而,他们显然没有料到,门后等着他们的,是一位公主、一位卫队长,还有一条龙。



他们连忙想要退回去,但暮光伸出魔法,将他们拎了出来。飞星拔剑结果了几个敌马,幸存者则面对着斯派克毫无保留的龙火。



暮光往敌军出现的门里看了看,然后转头看向带领撤离队伍的几名卫兵。



“你们先走,我们很快就跟上。”她命令道,“飞星,斯派克,跟我来。”



“暮光,我们要去哪里?”斯派克和飞星一同跟上暮光,离开队伍,走下门后的走廊。



“你们看这个。”暮光指向走廊尽头路口墙上的一个东西。那件复杂的物体闪烁着,刻满了符文。



“魔法炸弹!”飞星仔细检查起来,“这比中心城里爆炸的那一颗还要危险。”



“具体有多危险?”暮光问道。



飞星叹了口气:“足够炸毁这整条走廊,以及附近的区域;如果敌军还有更多这种级别的炸弹——”



*殿下?*一名守卫的声音从虫巢传来。



“等一下,飞星。”暮光阻止了飞星继续往下说。



*什么情况?*暮光问道。



*这里情况不妙,我们发现了——*



爆炸。剧烈。晃动。暮光、飞星和斯派克一个重心不稳,一同摔倒在地。



与此同时,虫巢中的许多声音消失了。



*怎么回事?!*暮光对着整个虫巢尖叫。



*殿下!敌军在南侧引爆了数个魔法炸弹,那里完全塌方了。*



暮光眨了眨眼,无法理解自己刚刚听到的消息。“巢穴南部?他们炸毁了整个南部区域?!”她大声说了出来。



“什么?!”飞星睁大了眼睛,看向一旁的炸弹,“我现在知道他们带着些炸弹来干什么了。”



“飞星,巢穴南部有多少幻形灵?”暮光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飞星回避着暮光的眼睛,回答道:“您知道,居民区基本分布于南部地区。我的家...也在那里。不,曾经在那里。”



“飞星,很抱歉...”斯派克感同身受地说。



“没关系,‘家’不仅仅是房子和财产。我的妻子和女儿此时也在逃往北侧出入口的路上。只要我和家马们在一起,我的家就还在。房子没有了,还可以重建。”他咽下唾液,暂缓干涩的喉咙,“但是那里还有很多市民,他们离北侧出入口最远,敌军数量如此多,再加上巢穴结构完全塌方...”



“伤亡数量多少?”暮光颤抖着,她只要一个答案。



飞星迟疑片刻,给出了答案:“数以千计。”



暮光顿时感觉一阵无力,仿佛她又被匕首刺中,正倒在地上等死——不,比那次还要严重。如此多的幻形灵...



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用魔法抓住一旁的炸弹,将它拆了下来,丢在地上。



突然,走廊里变得嘈杂起来。“暮暮,敌军来了!”斯派克大喊着,想要让暮光从沉痛中清醒过来。更多的敌军应声出现在拐角之后。暮光头也不抬地拿起魔法炸弹,吸收了大部分能量后,重新启动炸弹,丢向敌军。



袭来的幻形灵们只来得及做出惊恐的表情,炸弹便已经来到了面前。爆炸。湮灭。炸弹里剩余的魔法能量刚好足够要了他们的命,并用坍塌的一片天花板封住走廊。



幻形灵公主看了看身旁的同伴,他们睁大了眼睛看着自己。“我要把我还活着的子民们救出去。”



斯派克率先反应过来。“我们可以走次要走廊,这样可以顺着捷径尽快赶到队伍前端。”他提议道。



“是个好主意,”飞星点点头,“快点,我们得走了。”



他们立即动身前往北部出口的方向。在窄小的走廊里,他们数次遇到试图放置炸弹的敌军。飞星和斯派克就地解决敌军,随即暮光就拆掉炸弹,以免造成更多威胁。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出入口,正好与平民的撤离队伍遇上。



“殿下!”看到他们三个,一名守卫敬礼道,“您没事真是太好了。”



“你们也一样。路上遇到麻烦了吗?”



“我们遇到了小批敌军,但都解决了。”



暮光点点头:“很好。现在我们把门打开!”



几名身穿蓝色盔甲的卫兵走上前来,一同拉开了通向巢穴外的、厚重的一对大门。



“各位,快走!”暮光命令道。



她同大家一起涌出巢穴,飞星和斯派克就在她的两旁。太阳似乎...在因愤怒而闪烁着。她知道,塞雷丝缇雅收到了她的信。



暮光站在大门旁,幻形灵们逃出巢穴,向着远处跑去。



“快,快!”飞星指挥着他们逃生。



暮光看着她的幻形灵们源源不断地从巢穴里流出,流进开阔的大地。他们当中有许多幻形灵,是这辈子第一次离开巢穴,来到地面。



暮光的思绪只浮游了片刻,便被一道险些击中她的魔法打断了。



“当心上面!”飞星警戒地喊道。无数的魔法光束从天而降。



市民开始恐慌。卫兵们立即行动,用自己的魔法还击,想要保护大家。然而,敌我数量差距太大——大部分卫兵还在巢穴里,带领大部分市民逃出生天。



暮光飞入空中,用魔法撑起巨大的护罩,挡下了数不清的魔法攻击。一道道魔法击中护罩,暮光将护罩转为脉冲,借用哥哥教过她的技巧,将魔法原封不动地返还回去。许许多多的敌军从空中坠落,向着不可避免的死亡落去。一只幻形灵用长矛向她刺来,却被她夺过武器,刺进胸口,然后把他丢向另一只幻形灵。



一只幻形灵落在飞星附近,向他挥蹄杀来。飞星轻易地躲开了攻击,转过身,用尽全力将他踢飞;斯派克追了上去,咬碎了他的头颅。



飞星同另一名更有经验的敌军以剑缠斗;一伙敌军包围了一个离群的家庭,斯派克飞掠于空际,用一道龙火将他们化为了灰烬。



那一家幻形灵对他很是感激。“快跑!”他大喊着,指向北方。



下一秒,绿色的魔法划破空气,击中了他刚刚救下的小家庭,将他们吞噬在绿光中。斯派克的心沉了下去。



暮光躲过一发魔法,然后以一道强大数倍的光束还击,打穿了那只幻形灵的身体。暮光转身看去,惊恐地发现,有几只敌方幻形灵突破了防线,往出入口杀去。她的幻形灵们想要阻挡敌军,无奈数量上受到压制,心有余而力不足。



暮光明白,如果让敌军挡住出入口,所有的平民都必死无疑。她想要退回出口,亲自对付敌军,然而原雄的幻形灵们注意到了她的举动,上前来围攻她,阻挠她的行动。



飞星就地翻滚,躲过了对手挥出的剑,这才忽然意识到自己没有穿盔甲——战争打响得过于仓促,他没能有机会。一支长矛刺进斯派克的翅膀根部,穿过了两片鳞片;他强忍着痛,用牙夺过长矛丢到一旁,然后用龙火解决了对手。



飞星面前的幻形灵又挥剑砍来,他有惊无险地用自己的剑扛下了这一击。陷于苦战,他没有机会协助自己这位喷火的朋友。



“废物!”那只幻形灵嗤笑着,进攻的愈发猛烈起来。



飞星被动地扛着对手的攻击,毫无反抗的机会。一记猛击,剑被击飞出去;飞星点亮独角,想用一道魔法为自己解围,但对手比他更快,抢先将他击倒在地,他的魔法打在了空地上。飞星想要起身,但刚才的攻击击晕了他,令他眼睁睁看着敌马举起剑,向他刺来,而完全无法反抗。



一道绿色的魔法在飞星被刺中之前,砍下了敌马的头。剑落在绝望的飞星身旁不远。



飞星看向一旁,刚才替他解围的幻形灵身穿红色的盔甲。再仔细看去,许多同样穿着红色盔甲的幻形灵出线在了战场上,保护着平民们,不让原雄的幻形灵袭击他们。



暮光也看到了这一幕,她惊讶地看着增援的幻形灵们杀向敌阵,逼退了毫无预料的敌军。



“殿下!”刚刚到达战场的一只幻形灵——看上去是一名卫队长——来到公主面前。



“这、这是怎么回事?”



“您和邪茧女王离开后不久,原雄女王也提早离会了,所以龙灼女王派了我们跟踪她。”



尽管身在危机之中,暮光还是忍不住大笑起来:“告诉龙灼女王,我爱死她了!你们来的正是时候啊。”



“我们只是先锋部队!”卫队长得意地微笑,“我们的女王带着更多增援,正在赶来的路上。”



“告诉龙灼,我们在小马国边境会面。”暮光命令道。



他点了点头:“我这就联系女王。”



暮光缓缓下降。邪茧和龙灼的卫兵联合作战,终于压过了袭击的敌军,将他们消灭的一干二净。市民们也终于能继续撤离巢穴。



“飞星?”暮光降落在受伤的卫队长身旁。



“我没事,只不过是差点死掉了而已。”



斯派克也走向这边:“敌军还会再来,战争还没结束。”



“远还没有结束。”暮光的看法也是这样,“但至少市民们现在安全了。剩下的敌军现在应该还在忙着拆我们的巢穴。”



“那我们现在做什么?”飞星问道。



暮光回头看了看巢穴:“母后还在里面,我要去找她。”



“女王陛下吗?”一只幻形灵听到了暮光的话,走上前来。“殿下!”她俯身行礼,“我可能知道一些您尚没有得到的消息。”



“你的意思是说?”暮光问道。



“在我准备撤离的时候,听到说女王陛下在往中心城的方向去。”



“中心城?”飞星自言自语道,“陛下为什么要去那里?”



暮光感激地点点头:“谢谢你。现在,你快点离开,这里不安全。”



那只幻形灵直起身子,退回幻形灵的洪流当中。



暮光对身旁的飞星和斯派克说:“我要到中心城去,你们两个不用跟来。”



“这是什么傻话!”斯派克板着脸看她,“我们怎么可能让你独自回去?”



“我们要和你一起行动,暮光!”飞星赞同道。



暮光露出了微笑。“谢谢你们。那我们就动身吧,最好是用飞的;我们自己的道路基本被毁的差不多了,所以我们不如用敌军强行开出来的那个‘入口’。”



她展开翅膀,越入空中;飞星和斯派克很快也跟了上来。



一开始,他们几乎没有遇到敌军。原雄的幻形灵基本都在荒原巢穴里大搞破坏。



然而,就在离中心城还有一半路程的时候,一阵震耳欲聋的吼叫声传来,在几里之内回荡。一道巨大的阴影盖过了他们。



“散开!”暮光大喊一声。正是此刻,一道无比巨大的龙火从他们身旁擦过。



及时避开了龙火,除了稍微有点灼烧的痕迹之外,他们什么伤也没有受。暮光一行落回地面,一条巨龙降落在他们面前。



那只龙是如此的巨大,斯派克在他面前就像是老鼠和大象的区别。他身上满是暗红色的龙鳞,一对绿色的龙瞳紧紧盯着他们。



“似有一龙之气。”他的声音震耳欲聋。“何与此竖子相与也?”他问斯派克。



“他们是我的家马!”斯派克回答。



他哼了一声:“若少也,所知甚少。”



“你是谁?”暮光质问道。



巨龙站起身来:“吾名涅多格雷(Niadhogr),女王之屠戮者也。”



“涅多格雷,我记得是巨龙语里‘囤积’的意思,”暮光说,“你一定有一大堆宝石。”



“然也。多者甚于塞氏之藏也。”



“那你为什么不和自己的宝藏在一起?而在这里,‘服务于’原雄?”



巨龙轻哼一声,黑色的烟从他鼻孔中喷出:“天地不能令吾躬奉之。然,尝活吾于必死之境。吾遵条令,欲报之,终身不可反也。”



“你这个老顽固。”斯派克低声咕哝。



“屠戮者之名,吾杀艾氏得之,劲敌也!”涅多格雷咆哮道,“不知嗣其嗣者能及其否?”



涅多格雷向后退了两步,张开巨嘴。在他的咽喉深处,出现了橙色的火光。



龙火喷射。暮光差一点没能来得及用魔法立起护罩。



-



邪茧将一具红蓝盔甲的尸体丢到一旁,昂首阔步地走进中心城。看到自己和母后千百年来辛苦建起的一切化为废墟,她的脸色愈发阴沉。



看到原雄女王的那一刻,她脸上的阴云几乎凝结成了冰霜。原雄就在那里,原本艾薇娅的雕像在的地方,她还用魔法把碎块拼成了一个王座。



“哎呀,我最爱的侄女来了,快来陪我坐坐。”



“你觉得皇室大会会容忍你的行为吗?就算你杀了我,她们也会消灭你的!”邪茧喊道。



“哦,得了吧。”原雄随意地说,“你真以为我没有控制她们的办法吗?”



“控制?”邪茧困惑地问。



“记得那个故事吗?有一只幻形灵控制了所有幻形灵的那个...那是真的哦。”



邪茧嗤之以鼻:“只是个童话故事罢了,你这是在自欺欺马。”



“我可是超严肃的呢,”她反驳道,“你以为我过去两年只策划了大会这一件事吗?太天真了,我亲爱的侄女。我还派了我的幻形灵们做了一些微小的工作,那就是调查研究最初巢穴里的秘密哦。我们找了很久,终于是找到了些东西呢。一段古老的文字上,记载了幻形灵们从前的女皇,她可是能控制我们的祖先,把她们当成奴隶使唤呢。我们如今开会用的那个房间,以前就是她统治世界的地方来着。”



说到这儿,原雄笑了笑:“她当然是死了,但我在文件里找到了指向她的胸甲的线索,那可是储存着她的力量的神器哦。如果我得到它...”



“我一直以为你很尊重大会的优良传统...”邪茧讽刺地说。



“我当然尊重传统了,邪茧。但我们是幻形灵,传统就是用来...变(change)的。”



“那你说的文字资料去哪里了?”



“都不见了呢。”原雄微笑着说,“我可不想让别的幻形灵看到那些资料,所以现在,关于它的消息,全世界只有这儿有了哦...”说着,她轻轻敲了敲额头。



“你疯了。”



“才怪,我只是超有野心的。”



“既然你知道那东西在哪里,为何不干脆先拿到它,然后连我一起控制了?”



“超简单的。因为我恨你呀。我不仅恨你,还恨你妈妈,还有你那个废物一样的女儿呢。成为我帝国的一部分,你,不,配,啦。等我控制了别的女王啊,我就要控制小马国,然后呢,再控制狮鹫的国家,再然后...你懂的啦。”



“你这是痴心妄想。”邪茧咆哮道,“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来吧,原雄‘小姨’。”



“那就来吧!”原雄从‘王座’上缓缓走下。



她们四目对视,互相嘶叫着,点亮独角。绿色、红色的光芒亮起。



然后,她们同时开火。



---注 释---F o o t n o t e---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