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Accurate_Balance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10月16日是我们家乌酱的生日!仓促之下居然忘记了真是该打该打!  资料库网址:https://share.weiyun.com/5mf05n6,密码:th0R4x。  请注意:在进入数据终端后,请在30秒内输入密码,否则可能被定位、监控和处分。最高处分为变成小马。  爱发电赞助网址:https://afdian.net/@Accurate_Balance  请注意:理性支持,不要贸然投资。 

幻形之灵

四十六 · 终焉:第一部分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7,017 字

event 于 2019-02-12 发表

visibility 共 470 人看过

forum 共 0 条评论

star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四十六 · 终焉:第一部分    46 - Quae Est Finis: Part 1



荒原



荒原的邪茧女王和暮光公主看着幻形灵们从马车上取下货物,往巢穴里运。飞星站在她们身旁,时不时大声地指挥着他的部下。



“我们这样提早离开大会,别的女王不会生气吗?”暮光问母后。



“她们也许会质疑我们,”邪茧回答,“但只要解释清楚就好了。虽然提前离会的情况很少发生,但也不是没有先例。”



“现在确定了原雄有阴谋,您准备做什么?”飞星问道。



“我不知道,”邪茧叹了口气,“但我会尽快和小马国的公主谈论此事。无论我们怎么回避,原雄总会找上门来;不达目的,她是绝不会罢休的。”



“她的目的就是让我们都去死。”飞星低哼一声,挑明了女王的言外之意。



“正是如此。”



“那么,原雄对蜂针做的事...”暮光开口道,“那也和这些事有关吗?”



“基本上是这样了,”邪茧苦着脸道,“当时的刺客——我们已经知道他的名字是毒蛇——来自蜂针的巢穴,显然是原雄用了个借刀的计策,以免自己被卷入此事;因此,他的任务失败时,原雄必然很不满意,把气都撒在了蜂针的巢穴上。”



“她屠杀了整座巢穴。”飞星正色道。



“没错。”



“这也太过分了!”暮光高声喊道,“她怎么可以这样为所欲为?”



邪茧没有回答,只是黑着脸,看着远处的天际线。沉默仿佛盘踞在此数个小时,所有的行李都被送回了巢穴,其他幻形灵们也早已返回了。



“陛下,”飞星温和地开口,“我觉得,我们也该回巢穴了。”



高大的幻形灵女王看了看体型远比她小的卫队长:“有道理。今天我给你放半天假,飞星,你也该休息休息了。”



“感激不尽,陛下,但是——”



“什么都不要说。”邪茧打断了他的话,“这几天你已经累到骨子里了,去和你的妻子女儿一起待半天吧,我不想为这种事命令你。”



飞星只好叹了口气:“好吧,陛下,能陪陪哌娜、尤菲妮,也是很好的。”



邪茧点了点头,待飞星起身返回巢穴的时候,她转头看向自己的女儿:“暮暮?”



暮光抬头看向母后:“嗯?什么事?”



“我知道你也很累了,但我们能谈谈吗?最好是在王座室里独自谈论。”



“当然了,”暮光伸出一只蹄子,放在邪茧的肩上,“我随时都愿意听你说话。”



邪茧微笑着,宠爱地蹭蹭暮光的头:“我做了什么好事,才换来了你,这么好的女儿?”



暮光咯咯笑道:“当然是侵略坎特洛啦。”



邪茧翻了个白眼,但自己也忍不住笑了。“我竟无法反驳。我们走吧,不要在这外面生炙活煎了。”



于是两名幻形灵皇族走进巢穴。认知阻碍咒语一如既往地正常运作,巢穴的大门在闪烁中消失不见,将巢穴完美地藏匿在心怀不轨的眼睛之外。



-



坎特洛



塞雷丝缇雅公主在有着上百年历史的书房里,一边查阅着各种文件,一边哼着歌。随着《送走冬天(Winter Wrap Up)》的曲调轻柔地在房间里流淌,她查看着法律文书和各种协议的修订案——她的一生中签署了各种各样类似的文件——以及其他天天出现的文书。



这工作还是一如既往的让马头大,但一千年来,塞雷丝缇雅的耐心已经发展到了一定境界,足以让她坚持工作。



当然,要是有什么别的事来打扰她,就再好不过了。比如现在,书房的们就被敲响了。



看到从门后出现的是自己的妹妹,塞雷丝缇雅脸上的微笑更加显著了。仅仅在几年前,妹妹的脸还只是遥远记忆中,不可触及的一段宝贵回忆。



但现在她不再需要沉浸于记忆当中了。



“皇姐,”露娜问候道,“希望我没有打扰什么重要的事情。”



“对我来说,你就是世上最重要的,露娜。”塞雷丝缇雅起身,轻轻蹭了蹭蓝色的天角兽。



露娜轻声笑了笑,但没有躲开:“嗯嗯,真是太好了。”



塞雷丝缇雅拿起一旁的茶壶,指了指壁炉旁的坐垫:“来点茶吗,露娜?”



露娜抬起一只蹄子:“不必了,姐姐。虽然我通常会乐于同你饮茶畅谈,但现在我们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在意。”



“哦?”塞雷丝缇雅挑了挑眉。今天的露娜比平时要严肃,如果是平时,她说不定就会嬉笑着说‘咖啡比茶好喝’什么的。她提起了注意力,追问道:“那就请吧,露娜,是什么事?”



“我们的侄女刚刚到达城堡,现正于王座室等候。”



“音韵来了?我不记得她有说要来游玩啊。”



“并非前来游玩,”露娜说道,“水晶帝国发生一事,恐将对往事有所解释。”



塞雷丝缇雅愈发好奇了:“往事?你是说什么事情?”



“暮光遇刺案。”



茶壶仍然悬浮在空中,只是多了几道裂痕,里面的茶水也升高了几度而已。塞雷丝缇雅缓缓地出了一口气,将损坏的茶壶放回桌上。她的独角亮起明黄色的光。



等露娜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和塞雷丝缇雅出现在了王座室里,面前是吓了一跳的音韵。



“我们发现什么了?”塞雷丝缇雅咬着牙,强逼自己说出了以上词句。



音韵原本就被她们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此刻塞雷丝缇雅身上浓重的愤怒更是让她目瞪口呆。于是露娜替她回答道:“据我所知,刺客身份已被确认,那只幻形灵的名字是毒蛇。”



塞雷丝缇雅眯起眼睛,杀气十足,但仍然坚持咬着牙:“毒蛇吗?你是怎么知道我们这位‘老朋友’的名字的?”



音韵终于缓过神来,开始解释细节:“他的两个妹妹,不久前刚刚被发现一直在水晶帝国——一直在流浪。年长的只有十几岁,年幼的还只是幼驹,至少年龄上是对等的。”



听到这些,塞雷丝缇雅的表情立即缓和了:“这么小的两个孩子,无家可归地流浪?这是为什么?”



“一言以蔽之,”露娜插嘴道,“这位刺客和他的巢穴不过是傀儡,被真正的幕后真凶强迫做出此般卑劣行径。然而,毒蛇失败了,故...”



“他的巢穴被毁了。”塞雷丝缇雅明白过来。



“屠杀,一夜之间不留活口。”音韵低着头,沉重地补充道。



露娜点点头。“确乎如此。那两个孩子,名为索洛尼和浦璐璐?”她看向音韵,得到了她的点头确认,“索洛尼和浦璐璐,是目前仅有的幸存者。”



塞雷丝缇雅脸上的恐惧已无可掩饰:“整座巢穴遭到屠杀?虽然我对毒蛇并不同情,但那么多无辜的幻形灵死于非命...是谁,露娜?是谁杀了他们?是谁想要将我亲爱的前学徒送入鬼门关?”



“一位名叫原雄的女王。正是她——据那两个孩子所说——袭击其巢穴,把整座巢穴烧成了灰烬。据此,也很可能是她想要杀害暮光公主。”



“原雄?我听说过这个名字...”记忆涌回太阳天角兽的脑海,“她和暮暮、邪茧有亲属关系,而且也是目前巢穴最大的女王。”



“最大?我并不知晓。”露娜说。音韵也困惑地抬起头。



“暮光向我介绍过她的这位姨外婆,但这位原雄听上去从来都不像是一个善良的幻形灵。”



“而现在她还证明了自己的铁石心肠,”露娜说,“证明了她是极端危险之敌。须知,她本想将暮光遇刺一事栽赃于小马国,显然是欲将我等一并消灭。”



“而且,暮暮现在可能还有生命危险,”塞雷丝缇雅想到这儿,顿时脸色阴沉下来,“带我去见这对姐妹,我需要知道全部的细节。”



露娜指向王座室的大门:“那便请随我来,姐姐。蝠勒迪米尔、银甲闪闪,盾矛及其妻雪景,正与幻形灵访客同候。”



“很好。音韵,你准备让索洛尼和浦璐璐怎么办?”塞雷丝缇雅问道。



“我准备先让她们住在水晶帝国,在靠近水晶之心的地方。没有巢穴在,她们的寿命会大幅折损,但我理论上认为水晶之心可能可以减缓这种损伤,直到我能联系上邪茧和暮光,让这两姐妹加入她们的巢穴应当能解决这个问题。”



“我明白了。我相信暮暮会愿意接纳她们的。那就走吧,我的妹妹和侄女,去见等着我们的大家。我想要了解一下毒蛇,也需要知道原雄之前和现在的计划。”



-



荒原巢穴



飞星走过巢穴里一条熟悉的道路,很快来到一扇熟悉的门前。同胞们一如既往地生活着,有几只幼虫在走廊中间的灌木丛里玩耍;经过卫队长身边的幻形灵们都点头示意,但没有停下来同他交谈。



他看向面前的门,深吸一口气,然后用力敲了敲门。门后的幻形灵竖起耳朵,走向门的方向,传来声音。飞星听到钥匙转动的声音,门随即打开了。



然后他就被一个激动万分的小幻形灵扑倒在地。



诶?这个桥段好像出现过。



“爸比!”尤菲妮紧紧搂住飞星的腰,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卫队长头盔飞了出去,在走廊上翻滚作响。



“嘿,宝贝儿...你每次都要这样来一遍吗?”飞星被撞得失了神,大喘着气问道。他用魔法把年幼的女儿从身上提了起来。



尤菲妮只是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微笑,不停地点头。



“她只是特别爱她的好爸爸。”哌娜窃笑着走出房门来找自己刚刚回家的丈夫。



飞星把尤菲妮放在背上,接下了妻子的吻。



“你们回来早了,是不想管各种政治会谈了吗?”哌娜笑着问。



“呃...并不是...”飞星说着,和哌娜一同走进房门,没有忘记顺便捡起自己的头盔。



门一关上,飞星就让尤菲妮下来,告诉她可以去厨房找几片饼干来吃。小姑娘不出所料地拔腿就跑,全心贯注地想要吃饼干,正好回避了父亲不希望她听到的东西。飞星借机告诉哌娜所有的一切,从他偶然遇到那个带着记录板的幻形灵,到最后发现原雄就是幕后的真凶,再到匆忙从大会撤离。



“可是...这也太可怕了!”哌娜猛吸一口凉气,“怎么会有幻形灵对自己的亲虫这样做?”



“说得难听点,她无耻。她什么也不在乎,而只想着如何扩张她的权力,她是我们幻形灵的耻辱!”飞星的愤怒几乎要冒出烟来,他咆哮道。



哌娜瑟缩了。“飞星...不要说这些话。我知道这些都是事实,但我不想看见你这样!”



卫队长的脸上闪过愧疚:“对、对不起,亲爱的。我不该这样。”



他拉过哌娜,紧紧拥她入怀,轻柔地蹭触着她的脖子。



“妈妈?爸爸?你们还好吗?”一个稍有些紧张的声音从厨房的方向传来。



两只成年幻形灵转过头,小幻形灵站在走廊里,脸上满是担忧,半片没吃完的饼干还浮在一旁。



飞星露出微笑,伸出一只前蹄,邀请女儿一起加入拥抱。小幻形灵立即有了反应,她跑上前来,挤到飞星和哌娜之间。



“别担心,尤菲妮,只是和工作有关的一些事情。不用担心爸爸。”飞星对着女儿的耳朵轻声道。



尤菲妮还是不太相信。“真的吗?”她将饼干用魔法浮到父亲面前,“如果会好受些的话,你就把这片饼干吃了吧...”



飞星看了看饼干,看了看妻子,然后看看尤菲妮,又将视线移回饼干上。



然后他立即大笑起来。



尤菲妮不明所以地看着爸爸。妈妈也咯咯笑了起来,她又看向妈妈。



“哦,尤菲妮。”飞星努力想要忍住笑,“你有些太可爱了,永远可爱下去,好吗?”



尤菲妮的脸红了,想要把脸埋进妈妈的胸口。



飞星愉悦地摇了摇头,用魔法将尤菲妮举了起来,四目对视。



“好了好了,我的雷帝尬尬。我放假在家,你又是个乖乖的小宝贝,不如我们今天到中心城去吧?我们可以在你喜欢的餐馆吃饭。”



小幻形灵的脸亮了起来,像是一棵暖炉树——着火了的那种。“好呀好呀好呀!我们能去吗,爸比?拜托拜托拜托——”



“哦天哪!我不是说了我们可以去吗,对不对?”



“耶!”尤菲妮高兴地喊道。



飞星轻笑着,将女儿放回地上,点亮了独角。他卸下了自己身上蓝色的盔甲,悬浮到一旁的客厅里,随意地放在沙发上,只将剑藏进盒子里,以免被尤菲妮这样的好奇宝宝拿去玩。



“亲爱的,你愿不愿意在我洗澡的时候帮我收拾收拾盔甲?”飞星问道。



“那你得快一点,”哌娜说,“要是让尤菲妮等太久的话,她说不准会爆炸的。”



尤菲妮撅了噘嘴。



“不会太久,我只是准备把甲壳里的沙子洗出来。到底是谁决定把巢穴建在沙漠里的?”



哌娜窃笑道:“下次你遇到女王和公主的时候,可以跟她们说说。”



“算了吧。这里毕竟是我们的家...”飞星说着走向浴室,准备好好地洗个热水澡。



哌娜开始忙碌起来,她简单地擦洗盔甲,将每一个部分放在卧室的盔甲架上;尤菲妮也没闲着,她正忙着把最后一块饼干吃完。



顺便再偷偷多吃两块。



-



邪茧在王座室的正中央停了下来,直接趴倒在地。



“母后?”暮光警惕地问道,将两扇大门关紧,“你还好吗?”



“不,暮暮...我一点也不好。”邪茧承认道,“我好累。原雄的‘游戏’让我身心俱疲。她永远都威胁着你和巢穴的安全,你很快也会理解的。”



泪水从邪茧的眼中流出,暮光倒吸一口气。年轻的公主立即在母后身旁俯下身子,紧紧抱在一起。邪茧将一只翅膀盖在深爱的女儿身上。



“母后...”暮光蹭蹭邪茧的脖子,“拜托不要伤心...”



“对不起,暮暮,但是她...她想要杀你!既然她敢杀你,肯定也是她杀了我的母后!我所有的猜疑都得到了证实。我的家马想要杀我,但为什么?”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需要休息了。”



邪茧看向女儿:“诶?”



女儿脸上严肃而不容置疑的表情让她有些惊讶。“你需要休息。你需要放个假。你最后一次放假是什么时候?”



邪茧轻哼一声:“很久很久以前了,暮暮,那时候你外婆还在世。”



“你看。”暮光说,“你相信我吗?”



邪茧被暮光的问题问得呆住了:“啥?”



“你相信我吗?”



“当、当然了!我当然相信你,你为什么要问这个?”



“那就请相信我能够独自管理好巢穴。给我一两个星期的时间,我来管理这些事,你需要好好休息。”



“暮暮,我不能让你替我承担责——”



“不准拒绝我。”暮光用蹄子敲地,表明自己的决定。



“我...”邪茧叹了口气,“好吧,你说的有道理。”



暮光宽慰地叹了口气:“太好了,你真的需要休息休息了,母后。”



邪茧擦去眼角残留的泪水,然后调皮地冲着暮光笑了笑:“哎呀...既然你夺权成功了,现在准备做什么呀,暮光‘女王’陛下?”



暮光翻了翻白眼。“哎呀呀,你中了我的奸计了...”她棒读道。



邪茧迷迷糊糊地轻声笑笑:“不过,认真的,你有计划吗?就算是休假,我也还是想确保巢穴里不要出岔子。”



“确实。”暮光耸耸肩,“那么,首先我要联络塞雷丝缇雅和露娜,希望她们能帮我应对原雄带来的危机,那之后,我再根据情况决定下一步行动。”



邪茧点了点头:“没问题,那我们就不要再趴在地上了,先——”



一阵剧烈的爆炸。整座巢穴的地基都猛烈地晃动起来,屋顶上几块碎石落在两位皇族的四周,摔成许多碎块。



“看在福斯特的份上,这是怎么回事?!”暮光喊道,和邪茧同时站起来。



*陛下、殿下?!*其中一名守卫的声音出现在她们的虫巢思维中。



“去看看才能知道...”邪茧咕哝道。



*发生什么事了?刚才的巨响是怎么回事?*邪茧在虫巢里对刚才的守卫喊道。



*陛下...我们有个大麻烦了...*他回答的声音里满是恐惧。



-



中心城,不久前



飞星微笑着,看着妻子和女儿。尤菲妮坐在哌娜的背上,脸上带着一个大大的微笑。



塞雷丝缇雅的太阳明亮地照进中心城,一片熙熙攘攘的景象。飞星一家正走在最低层雕像基座的旁边,准备到高大的幻形灵女王石雕对面的一处餐馆去。每一只幻形灵都没有半点不快,他们享受着每一分每一秒,在不计其数的餐馆、商店,以及各种各样的商铺之间行走着。哌娜有点想去楼上的水疗馆,但考虑到丈夫和女儿,她决定改天再来。



中心城里一派祥和愉悦的景象。



这也使得那只雌性幻形灵特别显眼。



她挤过一只只幻形灵,直向着雕像的方向走去,一路上打量着擦肩而过的没一只幻形灵。她的背上背着一对鞍包,其中一边是空的,而另一边明显塞着什么东西。



这不对。



不仅是因为她的形迹可疑,她似乎根本就不属于这里,根本就不是他们巢穴的同胞。



尽管不同部门的幻形灵无法互相交流——向飞星和哌娜那种,和家马建立起的特殊联系除外——但如果你将注意力集中在附近的一只幻形灵身上,还是能感觉到对方在虫巢里的位置。



但飞星感觉不到她。



*亲爱的,*他谨慎地用虫巢对哌娜说,*你能和那边那位联系,或者感觉到她吗?*



哌娜看了看飞星指向的幻形灵,集中了注意力。



*不能...我感觉不到她。飞星,她不是我们这里的幻形灵!*



这就够了。



飞星走向那只幻形灵,无视了身后哌娜让他不要去的悄悄话,以及尤菲妮困惑的眼神。



“女士?”



她看了看飞星,随即加快了步伐。



“站住!”飞星立即跑着追了上去。



看见飞星追来,她对着他的方向打出一发魔法。飞星跳向一旁,哌娜尖叫。



附近的幻形灵纷纷看向这边时,她打开鞍包,取出了魔法炸弹,向着雕像全力投去。



刚碰到雕像,炸弹便爆炸了。附近的许多家庭惊声尖叫,巢穴在震荡冲击中摇晃起来。艾薇娅女王的雕像化为粉尘,她蹄中的水晶也变为了数不清的碎片。



水晶投出的光柱消失不见,覆盖中心城顶部的认知阻碍咒语不复存在。



她准备露出胜利的微笑,但飞星把她摁倒在地。她原本想要反抗,但飞星的力量比她大太多。



“你干什么?!”飞星吼道,怒火与恐惧同时在他的声音中升起。



她只是放声大笑起来:“我们赢了。”



她艰难地用蹄子指向自己看着的天空。天空也看向她。黑色的点浮现在天空中,黑点越来越多,越来越近。



许多幻形灵。



紧接着,中心城里的幻形灵们又开始尖叫。数不清的绿色魔法袭来,爆炸接连不断。飞星看到有几只幻形灵被绿色的魔法完全包裹。



“原雄女王向你们问好!”她轻蔑地喊道。



飞星毫不犹豫地折断了她的脖子。



“守卫们,跟紧我!”飞星退回吓呆了的妻子和女儿身边,喊道。



他刚来到她们身旁,两只身穿红蓝色盔甲的幻形灵就降落在了不远处。飞星毫不犹豫地用魔法终结了其中一个敌人,而另一只幻形灵则挥起狼牙棒向他打来。卫队长用魔法将敌人的武器推向一旁,随后被推倒在地。



“别过来!”哌娜喊叫着,用尽全力踢去,将摁住丈夫的幻形灵击飞出去。



“卫队长!”一名守卫跑向这边,将一柄长剑投向这边。飞星接住武器,终结了倒地的幻形灵。



更多的敌军开始袭击中心城,那名守卫看向飞星,等待命令。



“卫队长,我们怎么办?”



飞星看着原雄的幻形灵大肆破坏自己的家园,低吼起来。“撤离市民,阻止敌军深入。带我的家马们到安全的地方去!”他高声喊道,开始往其中一个出口走去。



“飞星,你要去哪里?”哌娜尖声问。吓坏了的尤菲妮紧紧抱住妈妈的背。



“我得去通知女王和公主,构筑防御。你们快跑!”



飞星以最快的速度向前跑去,他的同事们强拉着他的妻子和女儿,以及附近的其他市民们往安全的地方撤离。当飞星离开中心城的一刻,他似乎看到了巨龙的影子投在地面上。



战争才刚刚开始。



---注 释---F o o t n o t e---




回复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幻形灵,幻形灵
  • Transformation变形/变化
  • 乌托邦的推荐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