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究竟是运气不佳,还是不祥之兆?” 资料库网址:https://share.weiyun.com/5mf05n6,密码:th0R4x。 请注意:在进入数据终端后,请在30秒内输入密码,否则可能被定位、监控和处分。最高处分为变成小马。 爱发电赞助网址:https://afdian.net/@Accurate_Balance 请注意:理性支持,不要贸然投资。

【长篇翻译】幻形之灵

四十四 · 真相大白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5,801 字

publish于 2019-02-12 发表

pageview共 365 人看过

chat共 0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3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四十四 · 真相大白    44 - Revelations



水晶帝国



夜色再度降临。盾矛和妻子并肩守在在城邦繁多如缕的小巷间一个路口。他们已经确认那只不明身份的幻形灵就躲在这片地区,现在他们守住这里,银甲和蝠勒迪米尔负责追赶幻形灵,水晶卫兵们则负责逐渐缩小包围圈。他们负责的路口向里不远,就是一个三岔路口,银甲闪闪和蝠勒迪米尔会追着那只幻形灵来到这里,如果它决定向外逃,就会在路口正好撞进他们的包围圈;如果它往另一边跑,就会跑进死胡同里,只有飞上天空才能有机会逃走——然而,如果它选择那样做,就又会有另外的陷阱等着它。



至于现在,只要等着它来就好了。



“他们怎么样了?”雪景紧张地来回走着,“他们会不会是出了什么事?”



“你想得太多了,”盾矛安慰道,“他们会完成任务的,然后就轮到我们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保持耐心。”



“但愿计划真的有用。但愿这次我们不要放个假假。”



盾矛笑了起来:“是啊,好不容易放个假,不然太可惜了。至少这个假期还是很充实精彩的。”



雪景微笑道:“说得对,我无言以对。”



盾矛的表情忽然变得严肃起来:“趁着现在有空...不如你解释一下为什么不准备回军队工作吧?”



“嗯?”雪景看向丈夫。



“我们到这里的那天,你说过不会再回军队工作了,但还没有解释原因呢。”盾矛说,“我问过银甲,甚至还问了音韵公主,但他们只是一脸高深莫测的微笑。你知道我最不喜欢被蒙在鼓里了,亲爱的,请告诉我为什么吧。”



雪景叹了口气,但同时也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耳边回响起银甲闪闪的话。“那好吧,现在也是时候了。”



“是时候干什么!?”盾矛警惕地叫出声来,眼角不由得抖了抖。



“我...”雪景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呼出来,“盾矛,我爱你。很爱很爱你。我相信你会成为一个好爸爸的。”



盾矛的脸像是惨遭风魔的毒手似的。



“我怀孕了。”雪景告诉丈夫,“蜜月旅行回到坎特洛的时候我才发现的。本来一直都想告诉你,但是——”



盾矛的激吻把她没说完的话封在了喉中。两只小马情意绵绵地相拥热吻,短短的几秒像是跨过了数日。



“我爱你。”这是他们的唇分开后,盾矛说的第一句话。



“我这么久才告诉你,你没有生气吗?”雪景紧张地问。



“生气?”盾矛挑眉问道,“我要当爸爸了,怎么能对孩子的妈妈生气呢?”



雪景松了一口气。



“是儿子还是女儿?”盾矛急切地问。



雪景轻声笑道:“我还不知道,等我们回去了,我就去医院做检查。”



盾矛抓过她的一只前蹄:“我会陪你一——”



就在此刻,一只幻形灵转过街角,差一点撞在他们身上。现在,盾矛和雪景离它只有几厘米,都目瞪口呆地看着突然出现的目标。



幻形灵盯着他们看了看,他们几乎脸贴着脸,盾矛和雪景终于从体型上确认了她是雌性。



“你好我很忙得走了再见再见!”那只幻形灵脱口而出,随即转过身朝另一个方向,用最快的速度逃跑了。



与此同时,银甲和蝠勒迪米尔也追过了拐角。



“你们两个,快跟上!”蝠勒拔腿追向那只幻形灵,朝目瞪口呆的盾矛和雪景喊话。



两夫妇点点头,紧跟上水晶帝国的王子和夜间卫队的卫队长,开始追逐逃窜的幻形灵。



一阵七拐八弯之后,小巷将他们带到了一个小广场,空地的正中间是一座喷泉,周围则摆放着几张长椅。四面八方都是墙壁,唯一的出口是一扇后门。一扇锁死的厚门。



索洛尼慌忙地看向四周。那些小马,他们连一点休息的时间也不给她!每当她以为自己安全了,准备回去找妹妹的时候,马上又会撞见他们。她已经这样四处逃窜了几天几夜,而现在终于是来到了死胡同。



小马们很快就要追来,他们很快就会抓住索洛尼,她看看天空,意识到这是自己最后的出路,于是展开轻薄的翅膀,纵身跃入空中,以最快的速度飞向房顶。



索洛尼往回看了一眼,困惑地发现追赶她的夜骐和天马并没有追上来,而两只独角兽的独角也丝毫没有一点光亮。



但困惑很快就烟消云散了。她一头撞在蓝色的魔法护罩上,跌落在地。



音韵公主降落在自己的魔法护罩上,低头看向跌倒在地的幻形灵。她的独角还亮着光。



“干得好,亲爱的!”银甲对妻子喊道,随即与朋友们一同向前走去。



索洛尼抬起头,用恐惧的目光看着小马们走来。她想要站起来,但身上的剧痛却逼迫她继续伏身于地。



死定了。



一个小小的黑色身影从他们身后跳了出来,挡在索洛尼面前,让小马们吃了一惊。



“不许碰我姐姐!”浦璐璐对眼前的小马们尖叫道。



“一个孩子?”盾矛喃喃道。



“浦璐璐,不要!”索洛尼抬高声音,“快跑,离开这里!快!”



这次,小幻形灵并没有听从姐姐的话。“不要过来,不然我会,会,揍扁你们!”浦璐璐露出短短的尖牙,想要尽量显得可怕一些,结果反而看上去更加可爱了。



音韵移除了护罩,落在两只年轻幻形灵的身后。索洛尼抱过浦璐璐,把妹妹藏到翅膀下,想要徒劳地保护她。



然而音韵并没有表现出敌意,反而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你们的名字是什么?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叫我音韵。”



“诶?”索洛尼一脸不明真相。



“在我看来,她只是一个小孩子,而你是她的姐姐,只有十几岁。从你们脸上的表情来看,我知道你们是相依为命的两姐妹,而且一直在忍饥挨饿。”



“你、你怎么知道的?”索洛尼一时结巴了起来。



“我是爱之公主,所以我能感觉到,你体内存着从水晶之心获取的爱意,几乎一点都还没有动过。而你的妹妹,一点爱意都没有了!”



泪水开始涌向索洛尼的眼睛。很快,她忍不住放声大哭,泪水一滴一滴地落在地上。



“别哭了,姐姐,拜托拜托?”浦璐璐轻轻蹭蹭索洛尼的胸口。



“求求您,不要杀我们,”索洛尼抽噎着说,“您说得对,我们一直在忍饥挨饿。我们没有家、没有女王了,就连虫巢思维也没有了。我们快要死了!”



银甲闪闪露出了同情的神色:“小暮告诉过我,幻形灵没了女王和虫巢思维,就像是少了一个器官,健康会受到很严重的损伤。”



“谁是‘小暮’?”



“我的妹妹。她是一只幻形灵,是一位公主。”



索洛尼抬起头:“等等,什么?她的母后是谁?”



“邪茧女王。暮光很小的时候,因为...一些困境,被我的家庭收养了。”



“所以...你们不会杀我们吗?”索洛尼满怀期待地问。



蝠勒迪米尔对两只小幻形灵笑了笑:“小朋友,其实如果知道你们的困境,我们本就会帮助你们的。当然了,这几天的追赶也不是毫无用途,我感觉自己年轻了好多岁呢。”说到这里,他的微笑变得微妙了些。



索洛尼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的小马们:“我...我不知道。我还以为,被你们发现,就死定了。”



“我们现在怎么办?”雪景问,“我们不能把这两个孩子丢在外面。”



“我们把她们带回宫殿里吧,”银甲作出了决定,“这些孩子需要吃东西,还需要好好地休息休息。等我妹妹从大会回来,我就给她寄信,她会愿意让这两个孩子加入她的巢穴的。”



索洛尼简直不敢相信:“您要给我们一个家?还要让我们加入一座巢穴?您是认——”



“是的。”银甲回答道,“无论是小马还是幻形灵,你们的遭遇都本不该发生。从今天起,你们不必再在街巷里躲藏了。”



两姐妹紧紧抱住银甲,他闷哼一声。“谢谢你!谢谢你!”银甲被她们俩扑倒在地。



他轻笑两声。“不用谢我。”他咕哝道,小心地用魔法把两只小幻形灵从身上摘下来。



“在我们出发之前,”音韵打断道,“我想了解一下,你们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你们原本的巢穴怎么了?”



索洛尼的脸色顿时不好了:“我们在一座只有陆马的村子里听说了水晶帝国,他们说这里充满了爱。我们的巢穴被毁了,所以只能到这里来。”



“你们的巢穴被毁了?”蝠勒迪米尔目瞪口呆。



“是的。我们的哥哥失踪后几个月,巢穴就被毁了。”



“你们的哥哥失踪了?”音韵同情地看看两姐妹。



“是的。”索洛尼回答道。浦璐璐难过地吸了吸鼻子。“毒蛇对别的幻形灵都很凶,但他很关心我和浦璐璐,还保证过会永远保护我们。”



“你们知道他发生什么了吗?”



答复是“不知道。”



“那,然后呢?”音韵轻声问道。



“那位女王来了。”



-



蜂针的巢穴,两年前



巢穴里的某处传来爆炸声,整座巢穴都随之颤抖。索洛尼和浦璐璐瑟缩着,躲在爸爸妈妈身后;王座室的大门在接连不断的魔法轰击之下摇摇欲坠,原本维持大门紧闭的附魔也即将失去作用。几十位市民躲在王座室里,身前保护他们的,是身穿纯黑色盔甲的守卫们。



蜂针女王坐在自己的王座上,面带沉重如铁的神色。王座室的户枢终于寿终正寝,大门倒下,化为成千上万的碎片;女王一动不动。



原雄女王旁若无虫地踏进室内,身边尽是红蓝色盔甲的守卫。蜂针的守卫们威胁地露出尖牙,但仍然站在市民们身前,一步也没有移动。



“蜂针女王,我对你很失望。你的密探失败了。”



“我知道。”蜂针冷漠地回答,“而你则拆毁了我建造起的一切。”



“你知道代价是什么。”



“我恐怕别无选择了,不是吗?”



原雄得意地露齿而笑:“当然。”



“那就决斗吧,原雄。如果我死了,请你放过我的子民。”



“没有你维持虫巢思维,他们一样会死。”原雄指出。



“至少那样他们还有活下去的可能,这就够了。”蜂针还击道。



原雄再度露出笑容,她的独角亮起恐怖的红色光芒。



就在原雄红色的魔法即将击中蜂针的一刻,她及时从王座上跳起,用绿色的魔法和她对抗;两种颜色在冲击中混在一起,可怖的火星与火舌在空中乱舞。两位女王都拼尽全力,想要压过对方;其他的幻形灵们在一旁看着,急切而又无法插蹄。



然而,原雄的魔法渐渐占了上风,向着蜂针推去;蜂针无助地瞪大了双眼,终于魔力枯竭。原雄的魔法正击中她的独角,蜂针的幻形灵们恐惧地尖叫起来。



蜂针弯曲扭结的独角碎了,她痛苦地惨叫着跌了下去,抱着头部。鲜血顺着她的脸流下,在地上留下了一大摊不安的血迹。



原雄依然保持着几乎狂妄的镇定,走到倒地不起的幻形灵女王面前。蜂针抬起头,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在她脸上。



“你这混蛋,我真希望邪茧女王有一天会把你的腿一条一条卸下来...”这便是蜂针充满蔑视的遗言。



原雄毫不在乎地点亮独角,随着一声癫狂的、野兽般的咆哮,将蜂针的头颅斩了下来。



女王陨落,虫巢化为乌有,蜂针的幻形灵们抱住自己剧痛难忍的头部,与朋友、家马的联系瞬间被斩断。



“消灭他们,不留活口。”原雄宣布。



原雄的幻形灵们立即开始执行任务。他们首先杀死的,正是索洛尼和浦璐璐的爸爸。



“快跑!”妈妈惊叫一声,拽过两个女儿,准备穿过王座室里的混战,逃出生天。



一些市民跟着她一同逃了出来,还有几名守卫殿后;但大部分同胞们,已经死在了王座室里——没有了虫巢思维,往日训练有素的守卫们此刻几乎什么也做不了。



他们向前方跑去,一路上不断有谁在利刃与魔法的攻击下倒下。最终,只剩下了三只幻形灵。



她们一直向前跑去,巢穴的出口近在眼前。就在这时,妈妈停下了。索洛尼不解地看着妈妈。



“索洛尼,”妈妈对年轻的幻形灵说,“带着浦璐璐,快跑。”



“什、什么?”索洛尼哽住了,泪水从她的眼中流出。



“如果我们一起逃跑,就谁也走不了了。”妈妈也满脸泪水。追兵的蹄声逐渐变得清晰了。



她轻轻地,用蹄子碰了碰索洛尼的脸:“为了我,好好活下去。”



“我...我保证。”



妈妈点点头,从一旁身死的守卫蹄中拿过武器,转过身,背对着出口。



“我爱你们。”



“妈妈,不要!”浦璐璐尖叫道。索洛尼用魔法将妹妹放在背上,用尽全力向外跑去。



-



此时此刻



“——然后,你们就都知道了。”索洛尼对面前的小马们说完了自己的故事。



“原雄女王。”银甲说,“我听过这个名字。”



“我也听过,”音韵说,“我们需要告诉暮光。”



“没错。你们三位,能先帮把她们带回宫殿去吗?”银甲问他的朋友们。



蝠勒迪米尔点点头:“我们走吧,小朋友,到能休息的地方去。”



“稍等一下,”音韵拦住她们,“你们的哥哥,是做什么的?”



“他是渗入者。”索洛尼回答道。



音韵面色严峻地点点头:“没事了。”



待大家都走远了,银甲转身看向妻子。



“我认得那个表情。”



“什么表情?”音韵问道。



“你的‘恐怕大事不妙’的表情。”



公主叹了口气:“原雄本来就和暮暮的巢穴有过节,现在我们又知道她屠杀了蜂针女王的巢穴。但最令我在意的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



“原雄屠杀他们的原因是‘密探的任务失败’,而她们的哥哥也是在那个时候失踪了。”



银甲意识到了音韵的意思,顿时瞪大了眼睛。



“也是在那之前不久,一只不明身份的幻形灵渗入者,伪装成盾矛,差一点杀死了暮暮。”



“你是说,这个毒蛇,就是那个刺客?”银甲眯起眼睛。



“虽然只是个猜测,但我是这么认为的。”



“那就是说,是原雄导演了这一切,她想要杀了小暮。”



音韵缓慢地点点头:“我觉得是这样。”



“那,我们得快点告诉她!”



音韵点点头,点亮独角。明亮的蓝光闪过,她和丈夫已经身在书房里。



-



最初巢穴



暮光已经明白了接下来会发生的事。



和前一晚一样,她跑过无穷无尽的走廊,只是这次她知道在她身后等着的是什么。



“我需要答案。”暮光对自己说,想要让自己紧张的神经冷静下来。



就像之前的几次那样,她转过身,走进梦境中以假乱真的最初巢穴。



一如以往,身后的走廊比走来时要短得多。她很快来到一扇单薄的木门前。她缓缓推开门,慢慢向里走去。



于是眼前又是尸体遍地。



先是她遇刺那天牺牲的幻形灵守卫和两位为她牺牲的日间守卫,然后又是远距倍镜中士。他的机械弩就在不远处地上的鲜血里躺着。



“你又回来了?”一个讥讽的声音问道。



“我可不害怕你。”暮光轻蔑地说。



奸邪的笑声在房间里回荡:“撒谎可不是个好习惯,暮光闪闪。”



朋友们的尸体也出现了,暮光的身体又一次不能动弹。她站在原地,等待着接下来的剧情。



一柄匕首,包裹在绿色的魔法光环中,出现在暮光面前。盾矛的脸和幻形灵的脸诡异地混在一起,出现在她的视野边缘。匕首渐渐向她刺来,朝着她甲壳之下的心脏刺去。



只是这次,紫色的魔法紧紧抓住了剑刃。



“什么?”刺客大惊失色,想要拔出他的武器。



“够了。”暮光低声说。



幻形灵公主将匕首从刺客的魔法中夺了过来,丢在一旁,随后转过头,与他面对面。



暮光的梦魇咆哮着,将一发绿色的魔法射向她,却被一道护盾挡开了。暮光扑上前去,将他摁倒在地,威胁地露出尖牙。他——它——无助地挣扎着,想要逃开,却无法动弹。



“两年前,是谁派了刺客来杀我?”暮光质问道。



它得意地微笑着。“我怎么知道?我只不过是你的幻想。”



“我听到了那个名字,记忆一定就在我脑海里的某处。而你,就是解封记忆的钥匙,快告诉我答案!”



暮光和它四目相对。它很快服了软,挫败地叹了口气。



“原雄女王向您问好。”盾矛的声音出现在暮光的耳畔,萦绕不去。



“原雄女王向您问好。”它重复了一遍。



同样的句子,重复了一遍又一遍。暮光胸中的怒火也随之愈发猛烈。



“我就知道。”她咬牙切齿地说。



暮光看着自己蹄下的梦魇,它正看着自己。她满面厌恶地思索了片刻,将尖牙刺进它的颈部,终结了这场梦魇。



---注 释---F o o t n o t e---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Accurate_Balance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究竟是运气不佳,还是不祥之兆?” 资料库网址:https://share.weiyun.com/5mf05n6,密码:th0R4x。 请注意:在进入数据终端后,请在30秒内输入密码,否则可能被定位、监控和处分。最高处分为变成小马。 爱发电赞助网址:https://afdian.net/@Accurate_Balance 请注意:理性支持,不要贸然投资。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