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Accurate_Balance

favorite关注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We thusly deducted that this changeling suffers from hypamoremia. 'Hyp' meaning 'low', 'amor' meaning 'love', and 'emia' meaning 'presence in blood', low presence of love in blood, it is a highly lethal symptom among changelings.' 资料库网址:https://share.weiyun.com/5mf05n6,密码:th0R4x。 请注意:在进入数据终端后,请在30秒内输入密码,否则可能被定位、监控和处分。最高处分为变成小马。 爱发电赞助网址:https://afdian.net/@Accurate_Balance 请注意:理性支持,不要贸然投资。

幻形之灵

四十二 · 皇室大会——谎言与危机交织而成的前路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7,141 字

publish 于 2019-02-12 发表

pageview 共 415 人看过

chat 共 0 条评论

thumb_up 共 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4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四十二 · 皇室大会——谎言与危机交织而成的前路    42 - The Council



最初巢穴



暮光不安地在床铺辗转反侧,就连脸上的表情都因为紧张而变形。邪茧被女儿的动静从睡梦中唤醒,她迷迷糊糊地睁开一只眼睛,看向女儿的方向。



暮光的呼吸急促而深浅不均,像是正在飞奔不止;她的脸上满是恐惧,就像是她的被子想要夺她性命。



邪茧从床上悄悄溜下来,快步来到女儿身边,将一只蹄子轻轻放在暮光肩上摇了摇,想要叫醒她。



“暮暮?”邪茧轻声说,“只是一个噩梦而已,醒来就好了。”



暮光的辗转反侧渐渐停了下来,她的眼睛眨了眨,也慢慢睁开了。清晨的阳光照进眼里,几乎让她暂时失明。年轻的公主不住地眨着眼,用蹄子将眼中的睡意擦拭出去,在床上坐起身来。她仍然被梦境困扰着,困惑地向四周看了许久,才终于想起自己身在何处。暮光的视线落在母后身上,她正对自己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



“母后?已经早上了吗?”暮光睡意沉沉地问道。



“是的,”邪茧回答,“但我真希望太阳能来得更早一些,让你不必受这些苦。”



暮光局促地笑了笑:“是、是啊,也许吧...”



“你又做噩梦了吗?”



暮光不安地点点头,就像是一只小雌驹,或者说,一只幼虫。女儿的反应让邪茧有些愉悦,但又不禁为这反应背后的原因而有些担忧。



幻形灵女王叹了口气:“这次也是...梦到‘他’了?就像上次露娜打断的那个梦?”



“没错,”暮光承认道,“只是这次我梦到了这里,这座巢穴。一开始一切都很正常,我们在去参加会议的路上,但我走错了路,然后就迷路了。再然后,他出现了,剩下的都和之前那次一模一样。”



“这次我叫醒你的时候,梦境发展到哪里了?”



“和上次露娜出现时差不多的位置,”不安的神色占据了暮光的脸庞,“但是要晚一点点...他的刀已经插到、插到...”



暮光的蹄子颤抖着,紧紧抚住胸前无法抹去的伤疤。



邪茧小心地将暮光拥入怀中,轻蹭着她,想要平息女儿的恐惧。



“为什么会这样?”暮光用颤抖的声音问。



“会怎么样?”邪茧仍然紧紧抱着怀中的暮光,问道。



“为什么现在,两年之后,这种噩梦又回来了?现在不是对抗创伤后焦虑综合征的时候。”



“傻孩子,都过去这么久了,怎么可能现在才得上创伤后遗症呢?”



虽然心中充满了恐惧,但暮光还是开动了演讲模式:“事实上,我阅读过许多于此相关的文献,尤其是两年前和银甲的事件之后。根据我的调查,通常创伤后焦虑综合征的症状要经过至少六个月才会开始发作。换句话说,几个月、甚至几年后发作都是有可能的!”



“我觉得你只是紧张过度咯...”邪茧轻笑着,想要让暮光好受一些。



“但是——”



“暮暮,回忆一下你的噩梦。你有什么感觉?”邪茧看着女儿的眼睛。



暮光停顿片刻,然后回答道:“恐惧...还有挫败。”



“挫败?那你再回忆一下那次刺杀事件?”



“这是要做什么啊?”暮光问。



“暮暮,回答问题就好了。”



“好、好吧,”暮光勉强地照做了,“回忆起那天,我只能感到...仇恨。那个刺客,他想杀了我,杀掉你,而且他还害死了倍镜!”



“我能理解。”邪茧说,“还有别的吗?”



“大概...没有了?这是什么意思?”暮光好奇地挑了挑眉。



邪茧露出一个微笑:“为什么你对刺杀事件本身没有恐惧,却会害怕噩梦呢?不仅是恐惧,你还提到了挫败感;虽然说这方面是露娜公主的专长,但作为你的妈妈,我也要把这件事了解清楚。你的噩梦会不会是另有含义呢?”



暮光的眉毛、眼睛和鼻头皱了起来,她回想起不久前的两次噩梦。迷失,转身,发现朋友们的尸体,这一切都让她毛骨悚然。如果可以的话,暮光真希望自己永远不用再看到那个场景,但这也不是噩梦的重点。



她忽然瞪大了眼睛。



‘看在塞雷丝缇雅的份上,是刺客说的那个名字,但我想不起来了。大会的事让我想到了这件事,一定是这个原因!’



“妈妈,你说的可能是对的。我觉得可能另有原因。”



“哦?”邪茧说,“愿意讲讲吗?”



“现在还不该说。等以后我再告诉你。”暮光回答道。



邪茧皱皱眉头:“真的吗?如果你需要,我随时愿意听你倾诉,你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啦!”暮光露出一个微笑,安慰道,“我只是需要先自己想一想这件事。不管最后我想没想清楚,都会告诉你的。”



“那,好吧。别太强迫自己就好。”邪茧发自内心地为暮光感到担忧。



“没问题...对了,我们是不是该出发了?”



邪茧看向桌面上的闹钟。八点四十,闹钟定的是九点整。



“差不多了,我们只有二十分钟就要起床准备了,会议十点开始。我们不如现在就起床开始准备吧。”



邪茧从暮光的床边走开,她扭曲的黑色独角闪烁了一瞬,绿色的魔法便将她的床铺、被子全部铺平了。暮光从床上下来,也对自己的床用了同样的魔法。



暮光走到书桌旁,用魔法举起一面小镜子,开始梳理自己的一头乱毛。邪茧看着女儿梳头,自己则只是随意把一些分叉翘起的鬃毛捋回原位。暮光对此实在无言以对。



“我们马上就要参加幻形灵社会最重要的会议,你的鬃毛就这样放着,真的好吗?”暮光板着脸说。



“也不用这么大惊小怪吧?”



“我一般不会这样的。但这件事就和同塞雷丝缇雅公主共进晚餐一样重要,只不过桌上没有豪华的银餐具而已!”



邪茧翻了个白眼:“哦,天哪,塞雷丝缇雅要是没了银餐具,可怎么办呀?”



“她只是尊重礼节规范而已!”暮光反驳道。



“别忘了,正是这位‘尊重礼节规范’的公主,故意办砸了万马奔腾旮旯(the Grand Galloping Gala),两次。你真的以为塞雷丝缇雅公主尊重这些礼节规范吗?”邪茧明知故问,得意地微笑着。



“呃...”



“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你会这么在乎礼节吗?”



“什么?不会!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因为,我是女王?”邪茧随口提议。



“可你也是我妈妈啊!我怎么会——”



邪茧挑了挑眉。



暮光吐吐舌头:“好吧好吧。算了,毕竟我是有三位妈妈的雌驹。”



邪茧忍不住大笑:“不错不错,以后历史书上有办法给你起外号了。”



暮光低声咕哝起来。



“该叫什么好呢?三母公主?克隆马多莉?”邪茧脸上挂着大大的微笑,开始自顾自地给女儿起外号。



暮光把‘低声’去掉了。



-



会议厅唯一的入口外,站有两名幻形灵守卫。见到邪茧和暮光前来,他们放行两位皇室成员入内。其中一名守卫身着蓝红两色的盔甲,另一名的盔甲则是绿色的。皇家大会终于即将开始,飞星站在一旁,同一名穿着青蓝色盔甲的守卫讨论关于安全检查的问题。



已经有七位女王坐在了各自的座位上。原雄女王,身为会议的组织者,坐在长桌尽头的‘上座’上,目不转睛地打量着会议厅内的与会者们。



和昨天不同的是,暮光和邪茧走进会议厅的时候,她连眼皮都没有抬一抬。



另外六位在场的女王分别是复刻、坚甲、潜伏蛹、时颚、放送线,以及缚蛹。最令暮光在意的,是缚蛹女王,她左边站着的另一位幻形灵皇族吸引了她的注意力。不用说,她是缚蛹女王的女儿,她和自己的母后一样,有着蓝绿色的鬃毛和绿色的眼睛,就连发型都一模一样,除了一条下垂的辫子之外,其余鬃毛都剪短了。



“她是谁啊?”暮光指了指不认识的那位公主,小声问邪茧。



邪茧看向暮光指向的方向,随即摇了摇头:“我没听说,缚蛹生了个女儿啊。不过,我们很快就能调查清楚了。”



“二位。”她们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两位幻形灵皇族转过身,此前同飞星交谈的那名守卫来到了她们面前。



“你需要我们做什么吗?”邪茧问道。



那名守卫用魔法举起一张清单:“向您通告座位安排。”



“这样啊,”邪茧说,“我们的座位在哪里?”



“从原雄女王左边数第四张座位,在缚蛹女王的左边、龙灼女王的右边。”



“谢谢你。”



“请稍等一下,”暮光打断他说,“我还以为只有原雄的部下在负责此事。”



“或许是他们的计划有所不同吧。”守卫回答道,“您应当也知道,原雄女王在不同女王的眼中全然不同:龙头竹和放送线两位女王或许会信任她,但其他的女王,比如我的女王——复刻——就不敢信任她。我想,您能理解我的意思的,陛下。”



“我明白。”



守卫恭敬地点点头,转身走向刚刚到达的松鞘蛾女王那边。



“走吧,暮暮,我们该坐下了。”邪茧说着,向前走去。



暮光点了点头,跟了上去。邪茧在事先安排的座位上落座,而暮光,身为公主而非女王,只能站在母后的右侧。松鞘蛾女王在她们对面的座位上坐下,与此同时,甲壳、灰蝶两位女王一同进入会议室,紧随其后的是拟态虫女王。



许久,暮光看向右边,发现之前那位公主就站在她身旁。她和暮光一样,正在仔细观察着其他的女王。这位公主看上去和暮光年纪相仿,但却比她略高一点。



她是暮光至今为止遇见过的唯一一位幻形灵公主,她只能想到一件该做的事。



交朋友。



“你好,我是——”暮光用欢快的语调开口道。



“暮光闪闪公主。”另一位公主看都不看她一眼,说出了她的名字,“我当然认识你。你和你母后在坎特洛闹出的事情,已经让你亮眼得像小马的暖炉树(Hearth's Warming tree)上的星星似的了,我觉得在座的大家不会有不认识你的。”



“哦...好吧。”暮光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你是?”



她终于转过头看向暮光:“我是茵塞塔公主(Princess Insecta)。”



“很高兴见到你,茵塞塔!”暮光重新提起了欢快的语调。



茵塞塔看上去很是不安:“呃...多谢?”



“对了,你以前来过这里吗?”



“并没有,”茵塞塔回答道,“这是我第一次到访。”



“第一次?你紧张吗?”



“不。”她简单地回答。



“哦,好吧。那...你还知道有别的公主在场吗?”



“我听闻过第三位公主,她比我们年长许多,除此以外并不清楚。”



“龙头竹的女儿,陛(Imperious)。”龙灼在邪茧左边的座位上坐下时,说道。



“龙灼,近来好吗?”邪茧问道。



“还行,但我希望会议赶紧结束。”



“我也是。”邪茧说。



话音未落,最后两位女王,黄蜂和龙头竹走进会议厅,都在暮光她们对面一侧坐下。一位体型上和幻形灵女王相同的幻形灵皇族站在龙头竹女王的身旁。



“看来她就是陛。”茵塞塔在暮光身旁说。



会议室里一道明亮的红色光芒亮起,所有的交谈声都安静了下来。所有的与会者都看向原雄女王,她这才熄灭独角,开口说话。



“诸位都到齐了,请守卫们离开此地,在外面等候。此次会议不应有你们旁听。”



包括飞星在内,所有的守卫都向在场的女王和公主们躬身行礼,随后离开了房间。在他们离开房间后,门立即被锁死了。



“现在一切就绪,”原雄接着说道,“我在此宣布,此次皇室大会正式开始。在我们开始讨论之前,首先要欢迎两位新成员:暮光和茵塞塔两位公主。她们都是第一次参加会议,也是各自巢穴的首位王储。”



所有的视线都落在了两位年轻的公主身上,她们不由自主地在视线下向后躲了躲。陛公主不屑地轻哼一声。



“接下来,我们可以开始今天的第一个议题。”原雄说。



“很好,”复刻女王开口了,“我们需要一个答案。”



“你说,答案,亲爱的复刻?”原雄若无其事地靠在座椅上,“问题是什么?生命的终极奥义吗?”



“少在这装蒜,原雄。蜂针女王做了什么事,为什么她死了?”



会议厅里顿时议论纷纷,所有的女王看来都想要得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我可能对此有些线索。”龙灼说。



“那就请吧,龙灼。”原雄催促道。



“是这样,昨晚我与复刻、缚蛹两位进行了一些讨论,而缚蛹说她的幻形灵们是事件发生后最早到达的。”



“没错。”缚蛹承认道。



龙灼接着解释:“我和她分别的幻形灵在现场都看到了一样的情况,到处都是激战过后留下的痕迹。蜂针的幻形灵们战斗到了全数死亡,而蜂针则在她自己的王座室里被斩首。”



“你到底想说什么,龙灼?”原雄问。



“蜂针女王是在一对一的对决中被杀死,也就是说,袭击他们的敌军一定非常强大。此外,在缚蛹的幻形灵们到达时,现场没有发现袭击者的尸体。”



“也就是说现场被处理过了?”龙头竹推论说。



“正是如此,”龙灼回答,“但现场还是留下了一些东西。”说着,她向缚蛹点点头。



缚蛹点头示意,随即对茵塞塔说:“女儿,把那个拿出来吧?”



茵塞塔的独角亮起绿色的光,她从母后的座位后面拿起一个袋子,丢在会议桌上。



一阵金属撞击声,袋中的东西滚了出来。



一个伤痕累累的头盔。红色、蓝色。



女王们激烈地讨论起来,互相想要盖过对方的声音,会议室里顿时一片吵闹。



“肃静!”原雄再次点亮独角,让会议厅里安静了下来。



“原雄女王!”复刻咆哮道,“这是怎么回事?”



原雄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哎呀,看来藏不住了。好吧,蜂针女王是我杀的哦。”



惊讶降临在每一位与会的皇族脸上。



“但是,为什么?你为什么杀了蜂针?她对你没有威胁!”黄蜂女王追问道。



原雄坐直身子:“我给过蜂针我的信任,我本来是很信任她的呢。可惜呀,她没有完成承诺,我对此很不满意呢。既然她辜负了我的信任,当然要付出代价嘛。”



“但你怎么能杀了她!?”松鞘蛾女王喊出声来,“这样未免太过分了些吧?”



拟态虫女王赞同地点点头:“看看我们身边吧,原雄,曾经的三十位女王,现在只剩下了十九位。我们的数量不应该再少了。”



“很久以前的女王数量更少。”龙头竹指出。



“现在也没有少多少了。”复刻反唇相讥。



“可是她背叛了我的信任诶,那不就是我的威胁了吗?我仅仅是消灭了一个威胁而已嘛,难道你们不会这么做吗?”原雄假装无辜地说。



暮光听着会议厅里各位女王们的议论,注意到她们的态度并不一样。比如,龙头竹和她的女儿就对此没有意见,而复刻和缚蛹对此则完全不能接受。



“我觉得原雄女王的做法没有不妥,她只不过是处理了一个威胁,仅此而已。”放送线说。



“你当然觉得没问题了,放送线。”龙灼低声说。



“答案已经揭开了,不管我们怎么想,这些事也都已经结束了。”甲壳女王说,“更令我在意的,倒是荒原巢穴和小马国的同盟关系。”



“我也这么认为。”原雄微笑着,看着所有的眼睛都转向邪茧和暮光。



邪茧和暮光短暂地对视了一眼。



“你们想知道什么?”



“你们做了什么,为什么这么做?对我们来说,隐秘行事就是生命,但现在整个世界都知道我们的存在了。你们这样子,让我们其他巢穴的日子有些不太好过啊。”时颚女王啐道。



“关于理由,我需要把我的女儿带回巢穴;至于方法,暮光遇刺后,小马国的公主们协助我消灭了所有的刺客。”



邪茧眯起眼睛:“顺带一提,带头的刺客,是只幻形灵。”



女王们互相看了看,发现彼此脸上都是惊讶。只有邪茧、龙灼、原雄,和坚甲四位女王面不改色。



“你是说,我们当中有谁想要杀掉你的女儿吗?”潜伏蛹女王惊异地问道。



“我承认,我没听说过此事。”茵塞塔小声说。



“就是那次事情留下了这个。”暮光对另一位公主说着,指指自己胸口的伤疤。



“我就是这个意思,”邪茧接着说道,“我对于幕后主使也有一定的猜测。”



“你有直接的证据吗?”原雄问。



邪茧瞪着‘小姨’:“没有证据。所以我现在只是怀疑,而没有说出她的名字。”



“没有必要怀疑了,”坚甲得意地微笑道,“我知道那刺客是谁。”



邪茧和暮光看向她:“你知道?”



“我以前在...坎特洛有一名密探,但他去年差点被抓住,所以就撤离了,这还多亏了你给他们的鉴定剂,邪茧,”坚甲瞪了邪茧一眼,“但他还在任期间,曾经见过刺客的尸体,并且认出了他。”



“他到底是谁?”邪茧不耐烦地问道。



“那名刺客的名字是毒蛇,他是蜂针女王的密探。”



“什么?”不光邪茧,在座的女王几乎都瞪大了眼睛。



原雄则得意地看着这一幕好戏上演。



“你确定吗?”邪茧强忍着没有大声吼叫。



“毫无疑问,”坚甲回答,“他是蜂针最优秀的部下之一,但却因为冷酷无情出名;他是出了名的铁石心肠,从来不在意别虫的感受。纠正,蜂针以前对我说过,他很关心父母和两个妹妹。”



“好啦好啦,”原雄插嘴道,“看来蜂针那家伙不仅背叛了我,还想要伤害你啊,我亲爱的侄女。现在,你还为我消灭了她而生气吗?”



“你不仅杀了蜂针,还把整座巢穴的平民都杀光了!”龙灼喊道。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原雄随意地回避了龙灼的指控。



“你相信这件事吗?”龙灼对邪茧耳语道。



“我觉得坚甲女王不像是在说谎...”暮光满不愿意地承认。



“对,她没理由说谎。”邪茧叹了口气,“但这道该死的谜题还没有解完。”



“你还是觉得原雄和此事有关吗?”龙灼问道。



“我怎么知道啊!”邪茧嘶声回答。



“既然现在谜团揭开了,我们能不能回归正题了?”时颚女王板着脸说。



“就是啊,继续继续嘛。”原雄跟风道。



“我们现在理解你的想法了,但你终究还是暴露了我们,邪茧。现在渗透和收集工作变得更加困难了。”潜伏蛹女王说。



“你们可以试试和我们一样啊!”暮光忍不住说道。



“你什么意思?”时颚死死瞪着暮光。



暮光毫不畏缩:“如果你们也和小马国建立和平关系,成为盟友,收集爱意就再也不是难事了。”



“小马们凭什么相信我们?你是太阳公主的心肝宝贝,我们可不是。”松鞘蛾说。



“不是谁都能和小马们一起玩耍的,”陛公主嘲讽道,“我们可不像你,生活在童话里。”



“我的哥哥和嫂子是水晶帝国现任领导者,如果你们愿意交往的话,我可以帮你们直接从水晶之心里获取爱意。”



“狗屁不通。”陛说。



“她没说错,”龙灼说,“我的外祖母从前和娅莫女王有过贸易往来。”



“什么?!”原雄惊讶地喊道。



“我们用各种物资交换定期供应的爱意,娅莫女王还特别保护了我们的隐秘。本来一切都照常进行,直到后来那个黑晶王把娅莫杀了,才终止了这方面的交易。”



“也许我们现在也能这么做呢?”复刻问道。



缚蛹和茵塞塔窃窃私语了片刻,随后缚蛹开口道:“我们也这么认为。”



龙头竹摇了摇头:“一千年前的老古董你们也想试试?我们本就该潜身于黑暗中,这样才是最合理的。”



“关于这个,我们可以稍后再讨论啊。现在我们该讨论一些最重要的问题。”原雄说道。



-



水晶帝国



酒窖的活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小小的脑袋小心翼翼地探了出来。许久没有见过太阳的小幻形灵在刺眼的阳光下一时睁不开眼睛,但她知道自己不能在这里待太久。



浦璐璐很害怕。她快要饿死了,而唯一能救她的姐姐却又一直不回来。



她要去找姐姐。



没了虫巢思维,这几乎难如登天,但她充满了决心。



她检查了一下背上的鞍包:书本、捡来的漫画和仅剩的一点食物,都好好地放在里面。



她选定了一个方向,毫不犹豫地向那边走去。



---注 释---F o o t n o t e---




登录后方可回帖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