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Accurate_Balance

favorite关注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We thusly deducted that this changeling suffers from hypamoremia. 'Hyp' meaning 'low', 'amor' meaning 'love', and 'emia' meaning 'presence in blood', low presence of love in blood, it is a highly lethal symptom among changelings.' 资料库网址:https://share.weiyun.com/5mf05n6,密码:th0R4x。 请注意:在进入数据终端后,请在30秒内输入密码,否则可能被定位、监控和处分。最高处分为变成小马。 爱发电赞助网址:https://afdian.net/@Accurate_Balance 请注意:理性支持,不要贸然投资。

幻形之灵

三十九 · 女王和女王以及女王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4,572 字

publish 于 2019-02-12 发表

pageview 共 393 人看过

chat 共 0 条评论

thumb_up 共 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2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三十九 · 女王和女王以及女王    39 - The Other Queen



斑马利加边境,最初幻形灵巢穴



仍然保持着天马伪装的暮光一穿过认知阻碍咒语,便惊叹地看向下方树林之间占地颇广的建筑。巨大的石砖穹顶仍然完好,多年来,负责维护最初巢穴的幻形灵们以几乎完美的程度完成了任务。穹顶的两边,各有一对高大的门,直通巨大的巢穴内部。两对门前各有一条直通森林深处的路,路的两旁排列着身着盔甲的幻形灵雕像,守护着这座最初的家园。就在穹顶的最高处,嵌着一块巨大的水晶,与荒原巢穴中心城里艾薇娅的雕像所持之宝石甚是相似,同样是维持认知阻碍咒语所用。



从她这里的高处向下看,她看见了普通幻形灵,数不清的普通幻形灵。来自不同巢穴的幻形灵们几乎填满了巢穴周围的地面。穿着不同盔甲的守卫们合作进行着巡逻,还有几位女王站在巢穴外,有的只是在检查装饰,有的则是在讨论着即将到来的大会上可能会有的议题。



在荒原的幻形灵们即将降落之处,站着一位女王,她身边的守卫们身穿红色的盔甲。她身上的颜色正如常规,蓝绿色的鬃毛、绿色的眼睛,只不过是脑后的鬃毛系成了端正的团型。



暮光注意到,母后一看到这位女王,脸上立即浮现出了微笑。



降落之后,荒原的幻形灵们立即移去天马的伪装,在女王、公主以及物资降落之前站好队列;运送物资的马车紧接着降落在长满野草的地面上,停了下来,随即便有幻形灵上前去取下货物。



暮光和邪茧最后才移除伪装,也是最后降落的。她们黑色的蹄子刚一接触地面,刚才的那位女王立即就走上前来,她的守卫都保持着恰好的距离。邪茧的几名守卫原本提高了警惕,但在看清来者后,立即缓和下来。



“龙灼,”邪茧用愉悦的语气问候道,“真高兴再见到你,我的老朋友。”



“我也一样,邪茧。”龙灼回答的同时,和面前的女王来了个友好的拥抱,“近来还好吗?”



“一切都好。你们情况怎么样?有没有什么麻烦事?”



“没有哦,最近一切都很安定。你现在到了,大会也可以正式开始了。第一场会议计划在明天早上进行,顺便一提,如果是我的话,我会尽量不要和原雄说话。”



“我本来也不准备同她问好什么的,不过,这里可是皇室大会,她又能做什么呢?”



龙灼的表情顿时变得很不愉快:“但愿不会出什么事,但还是保持警惕比较好。仅仅是和她见过一面,我就觉得她最近不太自然。说实话,我一点都不信任她来着。”



“我也不信任她,从来都不信任。”邪茧苦涩地回答,“但那个傻逼的事儿就说到这,我们还是说些开心的事吧。”



龙灼笑了笑:“你说得对,对不起啦。我们两个好朋友已经很久没见过面了,不该一见面就谈论这些沉重的话题。来吧,朋友,我带你们去看看这次的居住安排。”



邪茧举起一只蹄子,打断了龙灼女王:“等等,龙灼,你还没见过我女儿呢。”



邪茧向旁边踏了一步,身后的暮光原本正好奇地看着两名女王,在此时向后退了一小步。龙灼向年轻的公主点了点头,向前走去。



“暮光闪闪,我早已听说过你,但今天终于见到你了。”龙灼轻轻点头,当做问候。



“您就是龙灼女王,是吗?母后此前也提及过您的名字。很荣幸能与您相见。”



“别闹了,叫我龙灼就好。”



“啊,明白了。”暮光尴尬地用蹄子蹭了蹭地,“除了母后以外,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幻形灵女王,所以...这方面的礼节完全不懂。”



龙灼笑道:“就按照和朋友说话的习惯来就好啦。”



暮光顿时高兴起来:“这个没问题。友谊毕竟是我的强项。”



“我有所耳闻。你是谐律元素中的魔法元素,对不对?我觉得这事挺奇怪的,我第一次认识你妈妈的时候,她的魔法可不怎么样呢...”她的表情变得微妙起来。



“发生了什么啊?”暮光好奇地问。



邪茧脸上的甲壳不知怎的变成了红色:“不行!龙灼,你敢!”



龙灼对这位幻形灵女王说:“别紧张嘛,茧茧(Chryssie)!我才不会告诉你女儿,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想要秀一波刚学会的传送门,结果把自己卡在墙里的故事呢。”



邪茧一脸吔了金坷垃的表情。



至于暮光,她正努力忍着不要笑得太大声:“卡在墙里?再算上你撞坏中心城的水晶那件事,简直就是小呆(Derpy)翻版嘛!”她拿母后开起了涮。



龙灼好奇地挑了挑眉:“撞坏水晶?这个故事是怎么回事?”



“你们两个,够了啦!”邪茧站到她们两个之间。“我的女儿,再加上我的好姬友,我就知道准没好事。”她低声嘀咕道。



龙灼和暮光看着一脸气鼓鼓的邪茧,笑了好半天才停下来。



“好啦好啦,邪茧,就先这样吧。我知道你肯定会找机会报复我的。”



“你真是太了解我了。”邪茧奸笑道。



身后的一声轻咳吸引了她们的注意力:“我们已经将物资卸下了,如果二位陛下和殿下暂时没有其他私事,不妨先让我们将东西放好。此外,没有立即轮班的守卫们也需要立即休息了。”飞星对三位皇室成员说道。



“哎呀,对不起啦。你们和你们的随行者将在巢穴东侧居留,同样在那边的还有我、复刻女王(Queen Xerox)、坚甲女王(Queen Plastron)、缚蛹女王(Queen Cocoon),以及我们各自的幻形灵。”



“明白了。”飞星点头示意,“我们现在立即前往那边。”



龙灼对自己的几名守卫说:“你们三个,和他们一起去。如果可以的话,帮他们拿一下东西,顺便指下路。”



“遵命,陛下!”三名守卫一起敬礼,然后跟上飞星的队伍。



等龙灼转回这边,邪茧开口问道:“复刻、坚甲和缚蛹也在我们那边?”



“没错,是这样。”龙灼确认道。



“那其他的女王呢?还有谁来了?”



龙灼思考了片刻,回答道:“西侧居留的是潜伏蛹(Pupa)、甲壳(Carapace)、灰蝶(Acadica)、时颚(Tempora)和放送线(Antannae)五位女王;北侧是拟态虫(Ingrica)、松鞘蛾(Orbata)、黄蜂(Pensylvanica)、龙头竹(Vulgaris)和原雄。”



“那南侧呢?”邪茧问道。



“南侧是为红蚁(Arisana)、奥迪丽(Austriaca)、德依芷(Germanica)、护士蝶(Nursei)和蜂针预留的;前四位,我们联系不上,至于蜂针...”龙灼渐渐停了下来。【注1】



“现在的幻形灵女王只有十九位了。”邪茧明白过来。



“蜂针死了。”龙灼沉重地说,“我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会议上这件事一定会被讨论的。”



“有一位女王死了?”暮光恐慌地瞪大了眼睛,问道,“你们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根据调查,目前我们没有找到任何幸存者。”龙灼哀伤地摇了摇头,“我的探员们报告称,现场有非常激烈的搏斗迹象。整座巢穴的所有成员,都一直战斗到全数牺牲。”



“那尸体呢?你们能不能分辨出袭击者?”邪茧问道。



“在我们的探员们到达前,其他巢穴的幻形灵已经处理过现场了。他们埋葬了尸体,带走了一切有用的东西,把空荡荡的巢穴彻底毁掉了。因为巢穴建在地下岩洞中,他们轻而易举地弄塌了那座巢穴。”



“那最早到达现场的巢穴成员呢?他们有没有什么线索?”这次是暮光提的问题。



“就算他们有什么线索,我们也得等明天才能知道,现在就只能做些猜测了。”



“你刚刚说他们埋葬了尸体,”邪茧回忆道,“那蜂针的尸体被埋在哪里了?”



龙灼指了指面前的穹顶:“就在这里,和从前的女王们共同长眠于此。”



“你认识蜂针吗,母后?”暮光问道。



“不认识,至少不是很熟。但我和她也没有过节。她的巢穴比我们的还要小,而且一度独来独往。我想不通谁会想要她去死。”



“好了好了,邪茧。”龙灼说,“来吧,我带你们进去。我得确保你们住的地方说得过去,搞不好原雄会故意把你们安排在鸡窝似的地方。”



“真是谢谢你了。”邪茧面无表情道。



-



飞星指示自己的部下们拿起箱子与包裹,送进最初巢穴内,龙灼派来的守卫们也在帮忙。当所有物资都运送到位后,他指示几名部下去把马车和其他巢穴的载具停放在一起,然后动身走进巢穴里。



来到门前,他看到一名身着蓝红色盔甲的守卫,绿色的魔法里悬浮着一个记事板,正在和复刻女王说话。飞星意识到那名守卫是原雄的部下,于是决定直接从他身边挤过,不想和他有视线接触。



运气不好。



“抱歉,复刻女王,我还有别的任务需要执行。”那名守卫歉意地躬身道。



“我能理解,”复刻轻轻点点头,“我也正好有话要和我的卫队长说。失陪。”



幻形灵女王转过身,走向另一个方向。那名守卫转身挡住了飞星。



“飞星卫队长,是吗?你现在有时间吗?”



“抱歉,有话找我助理。”飞星试图从他身边挤过。



那名守卫皱了皱眉:“玩笑开够了,卫队长,我命令你给我停下来!”



飞星停了下来,威胁地看着他:“你命令我?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命令我?”



“就凭我的女王是大会的主办方。”他还嘴道,“听好了,我要确认你们在此地居留的情况,包括此次前来与会的成员名单在内,你需要提供一系列数据。我也只是奉命行事,请不要让我为难。”



“什么?许多年前,我也来参加过大会。虽然我那时候还是个毛头小子,但据我所知,那次并不需要这么多信息。”



“那次主办大会的是德依芷女王,这次是原雄女王。”他说,“我现在废话跟蝎尾列兵(Private Scorpion)一样多了。”



“听着,你和我都很忙。不如你就别来烦我...让你的清单见鬼去吧!”



“只有你配合工作,我才能放行,卫队长。我知道你的巢穴一向傲慢无礼——”



“傲慢无礼?”飞星咆哮道。



“——但其他巢穴的女王都照做了,就连你们的朋友龙灼也没有意见。所以,给我乖乖配合!”他下起了最后通牒。



“我...”飞星恼火地咕哝着。



他决定先通过虫巢问一问邪茧女王的意见,但她的回答是‘配合’。尽管不情不愿,他还是不得不配合。



“好吧,尽量快一点。”



“很好。这样我们就能更好地组织大会进行。我相信你的公主肯定很满意。”



“少说废话。”飞星不耐烦地说。



“知道了,现在开始。首先,你们这次一共来了多少幻形灵?”



-



暮光瘫倒在床上,终于感受到了连续飞行数天的疲劳。在大会期间,她和母后将在东侧同住一个房间。房间本身并不小,四周有不少书架,还有一个壁炉、一些坐垫、一张书桌,以及一扇正好可以看到外面的窗户。暮光猜想这座房间里本来应该是一张大床,但龙灼让她的部下们帮她们换成了两张单马床。至于她们的守卫们居住的房间,就要拥挤得多,床铺挨着床铺。走廊对面就是龙灼和她的部下们居留的房间。由于楼层不同,她们目前还没有遇到东侧另外三个巢穴的代表团,但很快她们就会见面了。



龙灼和邪茧交谈片刻后便离开了。两名守卫把守着房间门,邪茧走进房间里,在暮光的床上躺了下来。



“你还好吗,我的女儿?”



“累死了。”暮光咕哝道,“塞雷丝缇雅马上就要把太阳降下来了,我也困得不行了。”



邪茧宠溺地微笑着,将暮光拉到身边,用一只薄薄的翅膀盖在她身上,蹭了蹭她的头:“我还以为在你去梦里见露娜之前,我以为你会想先看一看会议厅呢。”



“是说那个幻形灵历史上最重要的会议厅吗?就是我们社会真正的核心那个会议厅吗?”暮光的求知欲望顿时激动起来。



“呃...是的,就是说那个会议厅。”邪茧翻了个白眼。



暮光权衡了片刻。睡觉还是学习?毫无疑问,她立即就有了答案。



“好啊,我要去。”



“就知道你想去。”邪茧微笑道,“走吧,时候不早了,我也想早点睡下呢。”



---注 释---F o o t n o t e---



注1(各种女王的名字):少部分是昆虫身体结构的名词;大部分为各种昆虫学名的种加词,基本按照对应生物或其近亲进行了翻译,但对于泛用性过广的种加词(Vulgaris,指普通的;Austriaca,指来自奥地利的生物;Germanica,指来自德国的生物),采取了另外的翻译策略。


登录后方可回帖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