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Accurate_Balance

favorite关注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We thusly deducted that this changeling suffers from hypamoremia. 'Hyp' meaning 'low', 'amor' meaning 'love', and 'emia' meaning 'presence in blood', low presence of love in blood, it is a highly lethal symptom among changelings.' 资料库网址:https://share.weiyun.com/5mf05n6,密码:th0R4x。 请注意:在进入数据终端后,请在30秒内输入密码,否则可能被定位、监控和处分。最高处分为变成小马。 爱发电赞助网址:https://afdian.net/@Accurate_Balance 请注意:理性支持,不要贸然投资。

幻形之灵

三十五 · 水晶帝国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3,963 字

publish 于 2019-02-12 发表

pageview 共 460 人看过

chat 共 0 条评论

thumb_up 共 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3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三十五 · 水晶帝国    35 - The Crystal Empire



水晶帝国



“前方到达终点站,水晶帝国!”列车长向车厢里所有的乘客宣布,然后动身走向下一节车厢。



“终于到了,”盾矛宽心地叹了口气,伸开一只翅膀,放松僵硬的肌肉,“我坐得都僵住了。”



“就是啊,”雪景从盾矛的胸口上抬起头,坐直身子,“为什么我们不直接坐直升机过去?”



“外面的天气太过恶劣,别说直升机了,就连公主们都不能一直抵抗这里的暴风雪。”盾矛对妻子解释道,“多谢塞雷丝缇雅,帝国内部有水晶之心保护。”



“我觉得这次该多谢音韵。”



听到雪景的回答,蝠勒没能憋住笑。



“水晶之心到底是干嘛的?”她问道。



“等等,你不知道吗?”蝠勒迪米尔惊讶地问。



“我只是听说过一些只言片语,从来没有具体的内容,毕竟这两年水晶之心才出现的。”



“有道理。嗯,总而言之,水晶之心就是帝国的能源核心,吸收帝国居民的爱,再释放出去。如果没有水晶之心的魔力,极北之地的严寒能在几个小时之内把水晶帝国变为冰雪覆盖的荒地。”



“这里的天气有这么差吗?”雪景的脸上露出了怀疑的表情。



“比你想象的还要差。就连风魔(wendigo)带来的风雪都很难同极北之地比拟。但只要居民们心中还充满爱,水晶之心的能量就能让帝国在风雪中屹立不倒。”



“水晶之心里面有这么多的爱,幻形灵们居然没有抢破脑袋要得到它!”



“最好别提这事。”盾矛说话的这一刻,列车正好在一阵尖啸中停了下来,“好了,我们赶紧下去吧。”



三只小马开始从上面的行李架上拿下东西,雪景用她红色的魔法接过同伴们取下来的行李,小心地放到地上。在他们的包间门外,走廊上挤满了从包间里出来,排着队准备下车的小马。看上去,不只是他们三个在火车上呆够了。



“东西都拿完了吗?”蝠勒迪米尔问道。



“我觉得没问题。”盾矛检查了一番眼前的大包小包,“没错,东西都带齐了。”



“好,下车。”



蝠勒走到门前,将门滑开,等一个家庭走过之后,踏入走廊中,等盾矛和殷红雪景也走进走廊才继续向前走。走廊里本就已经很挤,一只大闹脾气的小雌驹让场面变得更加混乱,而她的母亲看上去尴尬得都快要当场去世了。终于,走廊上的小马们都踏出了车厢门,来到站台上。



水晶材质的建筑,在塞雷丝缇雅的太阳下熠熠生辉。第一次见到远处的水晶宫殿的雪景忍不住惊呼出声。那庞大的水晶建筑直插天际,如同珍贵的钻石般璀璨闪耀。如果有小马说这建筑里确实用了钻石,听上去也完全没有半分虚假。



“我...哇...”雪景完全惊呆了,“怎么可能有小马能建得出这样的宫殿?”



“谁知道呢?”蝠勒迪米尔耸耸肩,“唯一能做到的小马是娅莫女王,但她一千年前就被黑晶杀害了。”



“但是,这里的水晶小马都是一千年前的居民,他们都不知道吗?”



“也许吧,我也不清楚。但从前的记忆算是他们的禁区,乱问恐怕不太礼貌。”



“蝠勒迪米尔,”盾矛问他的夜骐同伴,“银甲说在哪里等我们?”



“我...也不知道。他可能在出站口等着?”蝠勒迪米尔伸出一条前腿,随意地指向出口的方向。



结果,他猜对了。他们三个在海关处直接被放行,而没有经过一系列麻烦的检查,这也换来了在一旁大排长龙的小马们的怒视。一名水晶卫兵带着他们穿过熙熙攘攘的火车站,来到站前广场。就在那里,一辆马车恭候多时,托运的行李也早已被运送上去。



有趣的是,这辆马车也是水晶状的,两边的门上都刻画着米 · 娅莫 · 卡登瑟公主的可爱标记。四名身着重甲的水晶帝国荣誉卫兵在马车前的空地上端坐着,准备随时出发,将马车拉回宫殿。银甲闪闪王子就靠在车门上,等着他的朋友们来;他们三个的身影刚一出现在视野里,他就立即站直了身子。



“啊,你们到了!我还以为火车出轨了什么的。”银甲说道。



“我们到的也不算晚啊,我还以为你当过卫队长之后,能有点耐心呢。”蝠勒迪米尔回答。



银甲哼了一声:“大概是当王子当久了,把我给惯坏了吧,皇室的奢靡生活啊。”



“哼,我看出来了。殿下的美臀长坐久安,已然日渐丰腴了呢。”夜间卫队长狡猾地说。



银甲挑眉道:“当心点,蝠勒迪米尔。我现在可算是你的上司,不许这样对我说话。”



他们两个互相死死地瞪着对方,目不转睛。



许多路过的水晶小马们都停了下来,看着他们的王子和陌生的夜骐对峙;围观群众们屏住了呼吸,等着事态进一步发展。



很快,他们俩都坚持不住,一同大笑起来。



“哎呀!在见到你真是太好了,蝠勒!”银甲闪闪推了一把夜骐的肩膀。



“我也一样,银甲。不过,说真的,你是不是长胖了?”



“无可奉告。”银甲回避道,看向蝠勒迪米尔身后两只大惑不解的小马,“啊呀,这不是刚结婚的这对小夫妇吗?”



“银甲,你看上去过的还不错。”



“当然了,雪儿现在晚上不会闹腾了,我可高兴坏了。”



“那孩子这么久才安分下来吗?”雪景看到附近一只慈爱地抱着宝宝的雌驹,问道。



“小宝宝可麻烦了,没有你想得那么容易。”银甲辩解道,“如果不是有音韵在,我自己恐怕做不来。但是,孩子就是甜蜜的负担,虽然有点累,但要我放下她,我也舍不得。”



雪景一直看着那位母亲,直到她和孩子消失在视线中。“甜蜜?肯定的。”



“好了,我们总不能就这样在这里站到回去工作吧?”盾矛指了指马车。



“也对,马上就好。”银甲转身走到马车前的四名卫兵面前,命令他们把行李装好,然后回身示意他的访客们上车。



蝠勒迪米尔和银甲坐进车里的时候,雪景将她的丈夫拉到一旁。



“雪景,什么事?”盾矛问道。



“我——你刚才...你刚才不是说回去工作的事吗?”雪景有些费劲地说道。



“对啊?怎么了吗?”盾矛困惑地问道。



“我可能做不到,我是说,暂时不能回军队去工作了。甚至可能...永远也不回去了。”她用一只蹄子蹭着地面,想要向她的丈夫解释此事。



“什么?为什么啊?你一直都热爱工作的,出什么差错了吗?”盾矛现在不但不明所以,心中还忧虑丛生。



“不是啦,其实正相反...”



“什么——”盾矛的话被银甲闪闪的声音打断了。



“你们两个还来不来了?行李都装好了,就等你们了!”



“马上就来!”盾矛扭头大声回答,然后又转过头看向妻子,“刚才你想说什么来着?”



雪景咬了咬嘴唇:“现在想想,这件事也不急着说。现在不是个好时候。”说着,她紧张地笑了笑。



“好吧...但你要相信我,有什么话都可以对我说的。”



“当然了!我只是觉得这件事应该在私密一点的地方说,一有机会我就告诉你,我保证。”



“好吧,那我们上车。别叫他们等急了。”



盾矛转过身,快步走向马车。他完全没有注意到,在他的身后,雪景将一只蹄子轻轻放在腹部,脸上露出了妈妈一般的笑容。



-



附近的一只水晶小马躲在阴影中,看着白色的独角兽跟上前面的天马,坐进马车。她能感受到他们之间的爱,是那么浓郁纯洁;她真想收集一些他们的能量,可惜他们是水晶王子的客马,安保严格。



‘如果我能借用一下水晶之心的话...’她哀伤地想,‘就再也不用捡垃圾,再也不用忍饥挨饿了...’



她叹了口气,看着马车顺着街道,渐行渐远。她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马车上,没有注意到一只雄驹板着脸向她走来。



“喂!”那名车站员工喊道。



她惊吓地几乎尖叫起来,差一点在众目睽睽之下失去了伪装,但却坚持住了,没有犯下大错。



“你怎么这样!”她抗议道,“你差点把我吓死了!”



那只雄驹板着脸看了她一眼:“女士,能请你离开吗?你一直在此处逗留,已经引起了不必要的担忧了。”



“哦...好吧。对不起,我...我这就走...”她立刻转过身,快步离开了。



雄驹翻了个白眼,继续回去工作。



她转过拐角,走进一条小巷。她穿过建筑和巷道,一路小心不被发现,时时确保没马跟踪。她一路来到城市边缘,远离熙熙攘攘的城区的地方。这里除了几座仓库之外,就只有仓库员工的住房,以及窄小街道中央的小酒馆。这条街道是如此窄小,与通向水晶宫殿和宫殿下方的水晶之心的主干道、道旁的高档建筑相比,实属云泥之别;但即使是这里,闪闪发光的水晶建筑仍然显得高贵美丽,这正是水晶帝国的独特之处。



就在那座孤零零的小酒馆后面,是一座小小的废弃酒窖,与周围的水晶建筑显得格格不入。没有小马去过酒馆后面,就算有谁偶然去过,也不会管那座酒窖,因为大家都知道,里面空无一物。



她打开木质活板门,走下酒窖的楼梯,与此同时关上了门。她恢复幻形灵的真身,伸展隐藏了许久的翅膀,绿光在一瞬间暂时照亮了楼梯间。



年轻的幻形灵走下楼梯,下面的空间被蜡烛柔弱的光照得朦朦胧胧。她来到的房间里,有几个架子,正好可以放上她仅有的一点随身物品,还有一张从酒馆的垃圾堆里捡来的桌子,以及两个睡袋。其中一个睡袋里,躲着一个小家伙,正埋头苦读一本无畏天马。



一听到她回来,年幼的幻形灵立即放下书,急切地跑到她跟前。



“索洛尼(Soronis)!”小幻形灵紧紧抱住姐姐。



“浦璐璐(Puellula),你还好吗?”索洛尼问自己的妹妹。



“嗯嗯!我听话了哦,一直呆在这里看书!”



“乖孩子。”



“你有没有爱的能量呢?”浦璐璐用楚楚可怜的大眼睛看着姐姐。即便是身为幼虫,浦璐璐还是是太过瘦弱。想到她们的处境,索洛尼只有叹气。



谁能想到,在这么一个靠爱运转的城市里,爱意会这么难以收集?



“我收集了一些。小心,别动哦。”她对妹妹说,与此同时独角亮起绿色的光。



爱的能量穿过浦璐璐的身体,她宽慰地叹了口气。但很快流动的能量就消失了。



“只有这么点了吗?”她伤心地说。



“对不起,浦璐璐...”索洛尼抱紧了妹妹。



但她没有说出口的是,就这么一点爱意,已经是她今天收集到的全部了。换句话说,索洛尼今晚只能挨饿了。



小幻形灵明白姐姐的难处,但还是不太高兴地点点头,又挤进睡袋里,开始读书。



‘她就靠这本书来宽慰自己了。’索洛尼暗暗地想。



她躺进自己的睡袋,看了看自己的妹妹,自己最后的家庭成员。



‘她需要更多的爱意,这样下去真的不行。’她眨眨眼,强忍着不让不争气的泪水从亮晶晶的蓝色眼睛里流出。



索洛尼知道一个办法,但这个办法并不容易。



她必须从水晶之心里窃取爱意。



---注 释---F o o t n o t e---




登录后方可回帖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