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Accurate_Balance

favorite关注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We thusly deducted that this changeling suffers from hypamoremia. 'Hyp' meaning 'low', 'amor' meaning 'love', and 'emia' meaning 'presence in blood', low presence of love in blood, it is a highly lethal symptom among changelings.' 资料库网址:https://share.weiyun.com/5mf05n6,密码:th0R4x。 请注意:在进入数据终端后,请在30秒内输入密码,否则可能被定位、监控和处分。最高处分为变成小马。 爱发电赞助网址:https://afdian.net/@Accurate_Balance 请注意:理性支持,不要贸然投资。

幻形之灵

三十四 · 使命在召唤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5,516 字

publish 于 2019-02-12 发表

pageview 共 465 人看过

chat 共 0 条评论

thumb_up 共 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3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三十四 · 使命在召唤    34 - Duty Calls



小马国,水晶特快列车(Crystal Express)



水晶特快顺着铁轨疾行,一路驶向目的地。窗外,小马国郊区的绿草渐渐被极北之地的冰雪所取代。山峰越来越近,直指向天,像是要同塞雷丝缇雅的太阳一比高低。当然,就在群峦之间,有一篇水晶的绿洲,在那里,水晶之心(the Crystal Heart)屏蔽外面的冰天雪地,保护着将那里作为家园的小马们。



那里就是水晶帝国。



昔日的城邦,如今是小马国第三位公主所在之处。这座城市曾被邪恶的暴君——黑晶——掌控,甚至因此被封印于时间当中。然而那都是过去了,如今他不过是记忆中的一抹恐惧:在谐律元素们、小龙斯派克,以及水晶帝国现在的王子与公主,银甲闪闪和音韵的共同努力下,水晶之心重见天日,将黑晶王彻底抹杀。



最令暮光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水晶帝国曾经和幻形灵之间有过外交,甚至和不抱有敌意的幻形灵女王们互惠互利,以水晶之心中储存的爱意换取其他有价值的物资,并换取幻形灵们的保护。在水晶帝国回归后,音韵也一直乐于与邪茧进行同样的交易;在幻形灵和小马国军队共同的保护下,除了偶尔的一两只幻形灵会想来碰碰运气之外,其他巢穴的幻形灵至今不敢靠近这座城邦。



所有的这一切,都轮不到头等车厢里,银甲闪闪王子的三位客马操心。



第一位来客,卫队长蝠勒迪米尔 · 蝠翼,舒适地坐在座位上,透过窗户,看着远方的群山,蹄中正端着一个杯子。



在他对面坐着的,是一对新婚夫妇。



塞雷丝缇雅的日间守卫卫队长,盾矛;小马国军队的中尉,殷红雪景。雪景把头靠在盾矛的肩上,一路都在睡觉。盾矛轻轻地抚摸着她的鬃毛,也已昏昏欲睡,随时可能进入露娜掌管的梦境世界。



蝠勒迪米尔的声音让他清醒了些。



“那个...你们的蜜月旅行怎么样?”



盾矛扬了扬眉,愉悦地微笑道:“都这么多久了,你才想起来问这个?”



“喂,放假的又不是我。你虽然在沙特鞍拉伯(Saddle Arabia)玩了两个星期,但我今天早上才刚刚开始休假。”蝠勒迪米尔指出。



“可你还是没回答我,坐火车做了这么久,你怎么才问到这事?”他更加得意了。



“回答我的问题就是了。你现在虽然接了银甲的班,当上了卫队长,但也不用故意讨马嫌吧!”蝠勒迪米尔笑道。



“巧了,我把雪景(Scarlet)推进游泳池之后,她也是这么说的。”



蝠勒迪米尔挑眉道:“你这么急着闹离婚吗,亲爱的盾矛?”



“她后来用同样的方法报复了我。只不过是在海里。而且是从船上推下去的。而且我们当时离岸边有两公里远。”



蝠勒迪米尔的笑声回响在车厢里,吵醒了睡着的雪景。



“诶 ,发生什么了吗?”她迷迷糊糊地问道。



“没什么,亲爱的。”盾矛蹭了蹭她的头顶。



蝠勒迪米尔摇了摇头:“一和她说话,你的语气都变了,这是为什么?”



“这是因为我娶了这么好的一位雌驹。”盾矛回答。



“唔唔,你的嘴真甜。”雪景亲了一口他的面颊,“但你还是要学一学游泳。”



听到这话,蝠勒迪米尔不小心把饮料吸进了气管里,呛得咳嗽起来。“学游泳?你不会游泳?”



盾矛咕哝到:“我会游泳!”



“像只幼驹似的乱拍水可不叫做游泳。”雪景吐槽道。



“我只是吓到了,突然被推到冷的要死的海水里,换了谁都会那样的。”



“好好好。”殷红雪景根本不信他。



蝠勒迪米尔窃笑道:“所以,你们玩得很开心咯?”



“当然。”两夫妻一同回答,微笑着回忆他们的旅途。



“我为你们感到高兴。而且现在雪景和音韵公主可以一起讨论老公的糗事了。”蝠勒迪米尔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



“不,不对,我可没有糗事,没有。”盾矛的话完全没有帮助。



“等着瞧吧。”雪景得意地说。“我想看看盾矛见到凝心雪儿会怎么样。他和小宝宝在一起的场面我还没见过呢。”她调戏道。



“我表哥有个孩子,我和小宝宝很合得来,不会出岔子的。”



雪景靠回椅子靠背上,脸上的微笑变得柔和了许多:“那真是...太好了。”



盾矛看向他的妻子:“雪景?你没事吧?”



“我没事,别担心我。”她打了个哈欠,伸伸懒腰,把最后一缕睡意驱除干净,“我们还有多久到?”



“只要几个小时了。”蝠勒迪米尔说,“能再见到银甲闪闪真好,自从他当上了什么王子,我就再也没见过他了。”



雪景轻笑道:“我们都知道要小心他的女儿的,呃,超前发育的魔法...除了这个,还能——”



蝠勒迪米尔白了她一眼:“如果你敢说‘还能出什么乱子’,就按军法处置。”



-



荒原巢穴



暮光的翅膀嗡嗡作响,在巢穴中穿行,斯派克跟在她身后不远处;途中差点撞上一面{暮光坚称}突然出现的墙,但最终总算是有惊无险地抵达了王座室。



暮光落回地面,抬头看着面前宽大的两扇门。



“你确定日程表上没有提到今天母后有客来访吗?她说这位客马来早了几个小时,会不会是你找错地方了?”



斯派克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暮暮,日程表我都查了好几遍了,就连做备注用的备用卷轴都查过了。巢穴里的每一场会议、每一位访客,所有需要记录的事情我都烂熟于心,这毕竟是我的工作。但什么都没有,这位访客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



暮光皱了皱眉头:“真奇怪。母后一般有什么事都会跟我说,但她今天却欲言又止、推三阻四...这一定是很重要的事情。”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就不要在这里干等着了吧?女王就在王座室里,我们去问问不就知道了吗?”



“哦,对啊。走吧...”暮光说着推开王座室的门。高大厚重的门板发出巨大的响声。



房间尽头,邪茧女王坐在王座上。撇开其他不谈,首先最值得注意的就是,她的心情很不好。邪茧咬着牙,她的蹄子重重地踩在王座上,几乎要把蹄下的地面踩出裂缝来。



“暮光,斯派克。你们总算来了。”



“母后?这是怎么回事?”暮光问道,“你的‘客马’去哪了?”



“他已经离开了。回他们比极北之地还要靠北的巢穴去了。”



“比极北之地还要靠北?这怎么可能?没有小马去过更靠北的地方!”



邪茧挑眉道:“你自己也说了。只是没有‘小马’去过那里,至少据我们所知没有;但幻形灵们...”



“所以说,那里有一座幻形灵巢穴?”



“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龙灼女王吗?”



“哦!当然记得。她是你的老朋友,对吧?你们经常互相写信来着,至少有空的时候会写几封信。”



邪茧点点头:“是这样。可惜这种几乎横穿整片大陆的邮递并不是很可靠。但我们早在第一次参加皇室大会的时候见了面,那之后就一直是朋友,那时候我们都还是小宝宝呢。很快我们又能在老地方见面了。”



“老地方?等等,你刚才说是皇室大会...难道——”



“没错,龙灼女王的信使前来告知我们,三天后就要开始新的皇室大会,我们需要出席。”



“我们?我也...能去参加大会吗?”暮光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我的天哪!皇室大会可是幻形灵社会结构的核心!我能收集到好多有关幻形灵文化和政治的讯息,多到能写书的那种!我还能——”



“暮光!”邪茧把她从‘学究模式’中拉回现实,“注意重点好吗?”



暮光羞红了脸,惭愧地笑了笑:“哎呀...忘了。”



邪茧转了转眼睛:“千万小心,暮暮。你会发现大会堂(the court)是个很危险的地方。而且,其他女王不一定会支持你的...‘研究’。”



“我...会记住的。”暮光挫败地叹了口气。



“好了。斯派克...”



听到名字的小龙立即抬起头。



“请你帮我们准备好,明天我们就出发。”



“那,我的朋友们怎么办?”暮光问道。



“恐怕她们只能先回家了。我们的幻形灵会安全护送她们回国的。”



“好吧,等我有空就告诉她们...”



邪茧点了点头:“现在,斯派克,麻烦你整理一下相关事务,随时准备出发。”



“遵~命!”斯派克敬了个礼,原地向后转身,快步离开王座室,关上了大门。



斯派克刚一离开,邪茧就松了一口气,将坐姿放的随意了些:“现在斯派克不在这里了,我们得谈谈。”



“你还好吗,你看上去心情不是很好。”



“你也注意到了吗?确实,我心里的事有点多。”



“为什么?”暮光走上前去,坐在母后身旁,“你为什么这么担心?是因为大会的事吗?”



“差不多。主要是因为主办方的缘故,我很怀疑她的居心。”



暮光坐直身子,等着邪茧继续往下说。



“是原雄,她是这次的主办方。”



“这样啊。”暮光理解地说,“所以是她让你不愉快咯?我虽然也不喜欢她,但她到底干了什么?为什么她仅仅是主办大会,就让你这么担心?”



“她还什么都没有做,暂时没有。但她蹄下是最大的幻形灵巢穴。这是她第一次主办大会,而且此前她也从没出席过任何大会,一般只是躲在幕后远交近攻。她是操纵局面的大师,一向不会让自己的蹄子沾染血腥,一向如此。”



说到这,邪茧叹了口气:“但现在,她却亲自出面了。”



暮光担忧地看着母后:“我觉得还不止如此...”



邪茧瞥了女儿一眼:“你太聪明了。确实,不止如此。你才刚回到巢穴,不到两年,她就要举办大会了!”最后的几个字眼在邪茧的喉咙里变成了低吼,她的蹄子也终于在地面上踩出了裂缝。



“就是她差点要了你的命!一定是这样的!她现在又有了阴谋,但我会用生命保护你!”



邪茧抓住暮光,恐慌地搂住她不肯松开。“我不会让她像害死母后那样,害死你。”她耳语道。



“母后。”暮光轻声说,“没事的,她还不至于在大会上袭击我们。据我所知,在大会上无端袭击其他女王,是严重违反礼节的行为,会上的其他女王会就地处决她的。”



邪茧叹了口气,满不情愿地放开女儿:“是,你说得对。但我们还是小心为好。”



“我们其实可以放弃出席。”暮光提议道。



“不行,她们可能有重要的事情要讨论,我们有义务出席会议。这是幻形灵皇室的使命之一。”



“使命在召唤。”暮光嘟囔道,“那我们就小心一些。再说了,也许我研究学术的时候,就能看穿她的阴谋呢?”她微笑起来。



邪茧嘁声说:“了不得的幻形灵女王原雄,被书呆子小公主打败。一听就觉得很合理。”



暮光咯咯笑道:“以前就成功过!再说了,飞星和他的队伍会一起去的;守卫们一直都尽职尽责,他们能保护好我们的。”



“确实。”邪茧承认道,“但身为你的妈妈,我还是会为你担心。”



暮光翻了个白眼:“你,还有微光妈妈和塞雷丝缇雅,我都不知道这样的温室里怎么开得出我这样的奇葩。”



“得了吧。”邪茧玩笑地退了暮光一把,“走吧,我们去帮斯派克收拾东西。你还有话要和朋友们说呢。”



“还有一件事。”暮光举起一只蹄子,“大会在哪里召开?”



“这个嘛,稍等片刻。”邪茧的独角亮起明亮的绿色光芒。



两位幻形灵面前浮现出绿色的小马国地图,整个王座室里一片明亮。地图向东边延展,穿过海洋,来到狮鹫帝国(the Griffon Empire),继续向远处移去,直到来到狮鹫帝国的边界,靠近斑马利加(Zebrica)边境的地方;地图放大,直到一座圆顶的建筑物出现在密林中,四周有一小片空地。



“那座建筑看上去好古老啊。”暮光看到建筑物墙壁上爬满了叶子,似乎大自然正在努力想要将其变为自然的一部分。



“这是已知最古老的幻形灵巢穴,早在小马们的第一个暖炉节之前就已经建成,甚至可能比你们传说中名为‘福斯特(Faust)’的天角兽还要古老。”



“比公主们的母亲还要古老?这里面一定有数不清的历史可以考究...”暮光的心里,一只热爱学习的小雌驹已经激动得尖叫起来。



“不同巢穴派出的幻形灵们共同维护着那里,既要防止建筑毁损,又要定期更新认知阻碍咒语,以免什么无畏天马、或者太阳公主的爱紧张学生闯进去。”邪茧拿她开涮。



“我保证不添麻烦。”暮光窃笑道。



“那就好。现在想一想,可能有些女王已经到了也说不定。”



-



斑马利加边境外,最初巢穴(The First Hive)



最初巢穴的巨大穹顶式建筑渐渐出现在龙灼女王和她的随从们面前。她已经能够看到来自不同巢穴的卫兵协同合作,准备保护参与大会的女王们的安全。



“龙灼女王...”一个声音喊道。这个声音让龙灼很不愉快。



“原雄女王。”她转过身,同血红色鬃毛的幻形灵女王问好,“有何贵干?”



“只不过是出于礼节向同等地位的女王问声好罢了,用得着理由吗?”原雄说着走上前来,两名身穿红色盔甲的幻形灵拦住了她的去路。



“管好你的守卫,龙灼。”原雄低声说。



“你一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原雄;至于我的守卫们,他们不过是在履行职责,确保我不要受到威胁而已。”



原雄憎恶地瞪着龙灼看了看,微微露出牙齿。



“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祝你愉快。”龙灼冷漠地说,从另一位女王的身旁记过。



“很好,龙灼。但回答我,你邀请了我的那位侄女吧?”



龙灼停了下来,转过身怒视着原雄。



“我就当你是默认了。”



“你想要做什么?”龙灼问道。



“这场大会是我主办的,不是吗?知道有谁出席,总是好的。再说,我终于能见到她的那位女儿了,她也算是我的家庭成员呢。”



仅仅一秒之内,龙灼就站在了原雄的面前,与她四目相对,露出满口尖牙:“你连碰一下暮光闪闪都不要想。邪茧是我的朋友,我一定会保护她的女儿不被你这种傻逼伤害。”



原雄假装无辜地微笑。“伤害暮暮?哎呀,龙灼,你怎么能这么说?我肯定不会碰她一根鬃毛的!”突然地,她脸上的笑容变得阴暗起来,“在这里肯定不会。”



“我警告你,原雄,离她们远一点。你听明白了吗?”



“当然了。”



龙灼缓缓退开,厌恶地瞪了原雄一眼,随后转身走向不远处的建筑,她的守卫们紧跟在身后。



原雄脸上的笑容依然阴暗。



*陛下!一切准备如期完成。*



*很好,我们要在邪茧回家的时候,给她送一份完美的大礼,明白吗?*



*遵命,陛下。*



原雄得意地笑了笑:“让我想想,我那位小侄女最爱唱什么来着?”



她思考片刻,想起了那些歌词。“我想起来了...”年长的女王脸上的笑容变大了些许。



“今天是如此的完美,正如同我儿时的梦想...”【注1】



---注 释---F o o t n o t e---



注1(今天是...在追随...):S2E25-26中,邪茧演唱的歌曲。下附原歌词。



"This day is going to be perfect, the kind of day of which I've dreamed since I was small..."

登录后方可回帖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