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Accurate_Balance

favorite关注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We thusly deducted that this changeling suffers from hypamoremia. 'Hyp' meaning 'low', 'amor' meaning 'love', and 'emia' meaning 'presence in blood', low presence of love in blood, it is a highly lethal symptom among changelings.' 资料库网址:https://share.weiyun.com/5mf05n6,密码:th0R4x。 请注意:在进入数据终端后,请在30秒内输入密码,否则可能被定位、监控和处分。最高处分为变成小马。 爱发电赞助网址:https://afdian.net/@Accurate_Balance 请注意:理性支持,不要贸然投资。

幻形之灵

三十一 · 间幕:公主睡觉的时候,太阳在想什么?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4,386 字

publish 于 2019-02-12 发表

pageview 共 525 人看过

chat 共 0 条评论

thumb_up 共 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3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三十一 · 间幕:公主睡觉的时候,太阳在想什么?    31 - Intermission: In The Mind Of The Sun



暮光遇袭次日的早上,塞雷丝缇雅同邪茧见面后几小时



太阳耀眼夺目的光芒照亮了整座坎特洛,阳光斜照,仿佛被拉长了,一切都显得格外动人。塞雷丝缇雅的寝宫露台外,一派祥和而宁静的景色,这本是太阳公主一天里最为享受的情景之一,但今天的景色却像一把双刃剑,令她既宽慰,又揪心。



她不禁想到,此刻的阳光又叫做暮光。仅仅是想到这个名字,就为她带来了难以言表的痛楚。她的思绪飘飞到了此刻正躺在病床上的那位幻形灵公主,久久不能离去;塞雷丝缇雅为自己不能在她身边感到哀伤,但至少邪茧此刻正在暮光的身边,这使她感到了些许安慰。



塞雷丝缇雅公主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放下了羽毛笔。即使她此刻没有沉湎在暮光的苦难中,眼前的工作也足以给她带来许多年的哀痛。就在今天,皇家守卫十多年来第一次有成员身亡,而这一次就有八位守卫身亡;更不用说,这其中还有六位...是叛徒。



怒火在塞雷丝缇雅的心中涌动,她的视线落在面前刚写好的八封信件上:每一封都要送往死者的家庭,通知他们死讯和葬礼的细节。她的脑海中此刻正上演着一场大战,她为牺牲者们默哀,为暮光感到惭愧,为做出如此行径的叛徒们感到义愤填膺。



“我本该为死去的守卫们感到悲伤的,但我却做不到,只能想着暮暮。我是只坏小马吗?”



菲罗米娜(Philomena)一如既往地坐在她的栖杆上,一点声音也没有,只是偏了偏头。



“我从来都没有过女儿,暮暮就像我的女儿一样。我已经离不开她了,仅仅是想到可能会失去她,我就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那一切都发生在我的眼前,至今还清清楚楚:我听到倍镜的声音,转过身,眼睁睁看着她在我怀里,眼睛失去光泽,缓缓闭上。”



塞雷丝缇雅从她的书桌旁起身,在房间里踱起步来。



“每当我想起那一幕,我对叛变守卫们的愤怒就增加一分,就越来越难想起他们曾经的忠诚和奉献。越来越恨他们。我很害怕,如果我继续这样下去,可能会发生一些让我后悔终身的事情。而且,我很可能会乐于做出那些事情。邪茧离开之后,我才想明白自己说了什么——我说我想要杀死盾矛。我不知道,我现在到底是谁。”



塞雷丝缇雅叹了口气:“一千年前,那时候还没有你。那一天晚上我失去了露露,那是我一生中最痛苦的一天;如果不是因为我决心要让一切更好,让露娜在回来的时候,小马国变得更加美好,我当时可能就会走上和她一样的道路;可是现在,暮暮的情况不一样了...”



菲罗米娜飞过房间,停留在房间里最大的画框上。那是露娜的画像,在她从梦魇之月中解脱后不久画下的。



塞雷丝缇雅对自己的宠物凤凰微笑道:“米娜(Mena),你的建议总是这么正确。关于自己内心的心魔,当然是露娜最能理解我的处境。”



菲罗米娜“呀”了一声,从画框上飞下来,落在塞雷丝缇雅的背上。塞雷丝缇雅转过头,蹭蹭菲罗米娜,脸上露出一整天里的第一个笑容:“谢谢你,米娜。是时候落下太阳,为露娜的月亮让路了;那之后,我就去找她询问。”



菲罗米娜又叫了一声,从露台的门中飞出去了。塞雷丝缇雅走出她的房间,准备在降下太阳前,先找一些东西填填肚子。但她还没有走出多远,就被一个声音叫住了:



“阿姨!”



她转过身,准备向音韵问好。但话还没有出口,便被音韵的拥抱堵了回去;她满心地同音韵拥抱。



“你得来一下,有件事你需要看看。”



没等塞雷丝缇雅开口,音韵就用翅膀拉着塞雷丝缇雅的翅膀,拉着她沿着走廊离开了。



这一天,恐怕还有很多大事要发生呢。




坎特洛城堡二号审讯室,第二天早上



‘音韵抓到了一个。’



‘她抓到了一个叛徒。’



‘他就在这里,在我眼前。’



‘想要杀死暮暮的叛徒就在我眼前。’



‘我只要用上一点魔法,他的脖子就会像枯树枝一样粉身碎骨。’



露娜继续审问着。她或许是没有注意到塞雷丝缇雅的思想斗争,或许是注意到了而不愿多问。事实上,直到“无尽之森”这个词被提到之前,塞雷丝缇雅的心思根本不在审讯上。



“无尽之森,几乎没有小马会去那里,难怪指挥官选在那里建立秘密基地。幸好,我们现在知道他们藏身于何处了。”



塞雷丝缇雅的话说完后,露娜继续审问。她的思绪又飘走了,脑海中勾勒出无尽之森的地图来,标记着每一个可能藏身的地方。她就这样沉思着,直到露娜的审问结束。



“总的来说,你帮上了很大的忙,秋收落叶。但我需要提醒你...”露娜俯身向前,“你告诉了我们你是怎么逃走的,却没有告诉我们为什么。为什么你抛下了自己的同伴,现在还出卖了他们?你的理由是什么?”



“许多事情。”他回答道,“暮光公主在袭击中的恐慌和愤怒,我们谋害的其他幻形灵们的行为...”落叶的眼睛垂了下去,“还有那件事...”



“哪件事?”露娜打断他的话。



他抬起头,看着露娜:“您知道的,就是那位过世的女佣。问题在于,就是,有传言说是盾矛指挥官杀了她。”



露娜看着他的眼睛:“那名女佣的名字是晴明暖阳。”



......



“...我们当中有几个,怀疑是盾矛害死了晴明。我离开前不久,壮着胆子问过盾矛,但是...他的回答很模糊,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但是...”



晴明暖阳。塞雷丝缇雅过于沉湎在暮光遇刺的事件中,竟然忘记了她。她是一位尽职尽责的女佣,而且和大家都是好朋友,下班后也常常和同事们一起聊天,有时候还一起喝茶。毫无疑问,她是被谋杀的。



盾矛的受害者名单上又多了一个死者,而且还是塞雷丝缇雅的朋友之一——塞雷丝缇雅虽然身居高位,但她的朋友却来自天南海北,各行各业——她内心的怒火越发猛烈起来。此刻,若是谁与她四目对视,会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融化了。



塞雷丝缇雅意识到,是时候由自己下达判决了。她小心地收敛起自己的表情和声音,展开翅膀下达判决:“小马国皇家日间守卫成员,秋收落叶列兵,现在将你移送地牢中关押,等候军事法庭的审判。我们不会忽视你的罪行,你对小马国和谐的玷污;但你提供的协助也会在量刑中被考虑。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秋收落叶绝望的低着头,抬起两只前蹄:“没有了,殿下。”



“很好。带走他。”



两名日间守卫带着秋收落叶离开审讯室。现在房间里只留下了两名皇家姐妹。



“皇姐,”露娜开口道,“你准备怎么做?”



“我会和邪茧先商量商量,但这伙叛徒必须被尽快清扫干净,以免带来更多惨剧。盾矛必死无疑,但我希望他的同党们能看清情况,向我们投降,以免和他遭受一样的结局。我会亲自出战,邪茧应当也会去;我猜,你的卫队长和远距倍镜中士也可能会自愿参加。”



“不要让情感蒙蔽了双眼,缇雅,在战斗中失去理智,恐怕会带来不可预知的后果。”



塞雷丝缇雅对自己的妹妹微笑道:“别担心,露露,我保证不会有事的。盾矛的同党们究竟会有何结局,还有待考虑;但对盾矛的审判,以目前情况来看,必然要交由邪茧女王亲自决定,我们都知道判决会是什么。”



“我很敬佩你现在还能保持高尚。”



“露娜?”塞雷丝缇雅的声音里满是惊讶和刺痛。



“你骗不过我的,缇雅,我知道你也想把他千刀万剐,但是...千万小心。这样黑暗的想法可能会带来数不清的危险。”



塞雷丝缇雅将宽大的白色翅膀盖过露娜。“幸好我还有个能帮我保持理智的妹妹。”她微笑着,碰了碰露娜。



露娜也蹭蹭她:“我上次问过你,但我还想再问一次。没有我的一千年里,你到底是怎么过的?”



塞雷丝缇雅轻笑出声:“这恐怕是一个无解的谜。”



她说谎了。



她很清楚这个问题的答案。



一千年前,她为了更加美好的未来,为了让小马国能迎接露娜归来,硬生生地吞下了自己所有的悲伤与愤怒。但现在,她没有了压抑自己的理由,她需要释放怒火。虽然所有的小马都爱戴她,许多小马更是毫不怀疑地相信她就是神,但她自己最最清楚,她也和其他小马一样,是不完美的。



露娜离开了,她需要去举行夜间听政。塞雷丝缇雅在房间里多呆了几分钟,随后才离开,去为即将到来的大战做准备。



烧焦的木料的味道残留在她的身上。



审讯室里,原本秋收落叶坐过的椅子,此刻化为了灰烬。




无尽之森,当晚



塞雷丝缇雅不喜欢直升机,用自己的翅膀飞行要舒服的多;但她也不得不承认,乘坐直升机为她节省了许多体力。直升机来到预定地点,乘员们全部到达。四周光线昏暗,一片模糊,塞雷丝缇雅点亮独角,用真正的太阳光照亮四周。



她本意并不想用这么明亮的光,但此刻她心中的怒火已经毫无收敛,情绪混入了她的魔法当中,使魔法也毫无收敛。直升机撤退往小马镇,而队伍则向着目标进军。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目标地点。一处狭窄的断崖上,有一处宽大的洞穴入口。敌军已经在洞口做好了准备。



“即将遭遇敌军!公主,请下命令!”



“跟在我后面。盾矛必死无疑,但我希望给他的同党们一个投降的机会。”



他们从丛林边缘紧密成排的树后冲出,排好队列向洞穴进发。敌军最前方的一只小马踏步向前,他身上的盔甲标明,他是一名中尉,任职于日间守卫。



直面叛军,而且还是曾在自己部下服役的叛军,让塞雷丝缇雅愈发愤怒。



‘不,不能这样。他们是被误导了。虽然这不能抹除他们的罪行,但我一定要给他们一个机会。’



“站住,害虫!不要继续向前!”



‘真的有必要吗?他分明就是想死。’



塞雷丝缇雅走到队列的前面,扫视了一眼被利用的小马们:“全体日间守卫听令,我是塞雷丝缇雅公主,立即停止你们的疯狂行径!现在投降,必将得到公正而仁慈的判决;如决心坚持这破坏和谐的道路,你们必然见证太阳的怒火!”



“闭嘴,害虫!”中尉喊道,“你骗不了我们,公主绝对不会袭击自己的子民,更不可能让战争的鲜血玷污她的身份。”



塞雷丝缇雅强忍着怒火,深吸一口气——他以为自己是谁?——“你对我一无所知,中尉。我曾面对过的危机,只在你们最恐怖的噩梦中出没!我封印过无序(Discord),抵挡过残暴不仁的国王,甚至放逐过自己的妹妹。我是塞雷丝缇雅公主,即便你们数量占优,也绝无胜算。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现在立即投降。我不会再问第三次!”



“一派胡言!”中尉喊道。塞雷丝缇雅想到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不由得叹了口气。



“小马国最后的勇士们,上——”



杀意笼罩。她答应了会把盾矛交给邪茧处理,但现在随便杀个叛徒也不是不行。她把所有的怒火集中在独角上,将太阳的力量释放出去。



中尉的话被埋在了喉咙里。他的颈部当场蒸发殆尽,头颅飞了出去,落在一台作战傀儡的前面。



塞雷丝缇雅曾经以小马国多年来从未发生暴力事件感到骄傲。



但现在不重要了,地狱已然升入世间。



在战斗中,塞雷丝缇雅强逼着自己使用魔法保护周围的小马,无论是否是叛徒。



但还是有许多叛变者死在了她的蹄下。



所有这一切结束之后,她忽然莫名觉得心中空洞起来。返回坎特洛的路上,她一直在思考。



叛徒都死了,塞雷丝缇雅的怒气也散了大半,不由得又为他们的死感到一阵沉痛。她深深地清楚,自己不愿意做出这样的事,于是她的心便矛盾起来。



或许,是她的朋友——倍镜——的死,让她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初心。



塞雷丝缇雅会好起来的。一切都会过去,她终究会原谅自己。



至于现在,暮光闪闪安全了。这对她而言,就够了。



---注 释---F o o t n o t e---




登录后方可回帖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