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Accurate_Balance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有一天晚上,我坐在电脑前面,忽然想起,我还没更新,仔细一看,居然咕了一周,没有马催~(没催)没有马催~(没催)“【改编自《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 资料库网址:https://share.weiyun.com/5mf05n6,密码:th0R4x。  请注意:在进入数据终端后,请在30秒内输入密码,否则可能被定位、监控和处分。最高处分为变成小马。  爱发电赞助网址:https://afdian.net/@Accurate_Balance  请注意:理性支持,不要贸然投资。 

幻形之灵

二十九 · 伤痕,终将被抹平

本作评价
43()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二十九 · 伤痕,终将被抹平    29 - Recovery



坎特洛的天空被大雨倾盆所遮蔽,皇城的天气管理员们尽职尽责地完成了计划中的暴雨。一如既往地,城市里的大部分居民都退避到了屋檐之下,不愿淋雨。室外几乎是空荡的,只有几个身影。



几个孩子在雨中玩耍,泥水飞溅;每一只小马年幼时,都曾像他们一样无忧无虑。



除了他们之外,此时还在外面的,只剩下两名卫队长:蝠勒迪米尔 · 蝠翼、飞星。他们伫立在坎特洛公墓,站在一副未曾沾染雨滴的棺材前。坎特洛有不止一处公墓,但这里离城堡最近,此地的每一块墓碑也都是由最优秀的工匠精心设计的,有如一座座带有艺术的纪念碑。



这是因为,这处公墓埋葬的均是小马国最伟大的烈士,每一位都被公主们亲自悼念过。



这里长眠着飓风司令(Commander Huricane)——梦魇之月事件后,原本的首都无尽森(the Capital City of Everfree)被弃用,她的遗体也随着塞雷丝缇雅公主一同来到了坎特洛。



这里长眠着暗夜守望(Nights Watch)——这位伟大的骑士,在北部的城墙上抵御黑晶王的恶灵所创造的的亡灵军团时牺牲。



而就在今天,英雄们的行列又增加了一位——从此以后,被追授军士长(Sergeant-major)军衔的远距倍镜,也将长眠于此。



为了表达对烈士的尊重,棺材上空的雨云被移除。葬礼过后,出席者们移步室内,在无马问津的食物旁回忆这位巧舌如簧的前中士。只有蝠勒迪米尔和飞星仍然站在雨中,站在简洁而不失端庄的棺木前;棺盖上是他的照片,就算是到了遗像中,他脸上的笑容还是没有变,那么得意洋洋;他一生中获得的每一枚功勋章都将与他一同入土,这其中包括他刚刚获得的那一枚。



许久,他们也要离开了。飞星先行一步,他要回城堡去,他的妻子女儿还在那里。



蝠勒迪米尔为了怀念自己的朋友,在他的墓前多站了些许时刻,但最终也离开了。他最后向倍镜敬了一礼,转身离开了公墓。他是坎特洛夜间守卫的卫队长,他还有工作要做。




次日



太阳照耀着大地,这明亮的光从窗帘间透进来,几乎让许久没有见过太阳的他有些恍惚。日间守卫的指挥官盾矛看着窗外的街道:推车与马车时来时往,小马们一如既往地行走于街道中。但他锐利的眼睛很快察觉到了几只“小马”,他们站在附近的路口和重要节点,谨慎地监视着周围的一切。盾矛知道,他们是邪茧女王安排的卫兵,在医院附近保护他们的公主。



盾矛不由得想到,近期所有的灾祸,无不是因为他被捕获、替换而起,不由得感觉悔意似一把利刃,在他胸中搅动着。



他现在居住在标准的医院房间中。姐姐和父母来看望他时,留下了几束花;甚至还有一位同事送来了写着“早日康复”的祝愿卡。



但直到目前为止,谁也没有跟他提起过发生的事情,也没有提到过那个来历不明的渗入者的所作所为。然而就在这时,病房的门再次被推开,太阳之公主,一如既往地保持着高贵的步伐,走进了病房。



“殿下!”他立即敬礼,“您来了。”他转动轮椅,面向塞雷丝缇雅公主。



“很高兴看到你渐渐恢复了。”塞雷丝缇雅脸上带着一如既往慈爱的微笑,“你感觉怎么样?”



盾矛不安地动了动:“总的来说,还算好。我被绑束悬挂了太久,身体还没完全恢复。那个混——那个幻形灵,只管让我不要死掉就是,我的健康自然不被放在眼里。医生们要求我留院观察数日,而且直到我不会走着走着摔坏下巴之前,我都非得坐在这该死的轮椅上不可。”



“我会要求医生们尽量为你提供好一些的居住环境。”塞雷丝缇雅安慰道。



“没关系的,殿下。和我之前呆的地方相比,这里已经很好了。恕我冒昧,虽然我很想和您多聊一聊,但我知道您来这里还有别的理由。”



塞雷丝缇雅叹了口气:“诚然。我希望你能告诉我们有关这名渗入者的事情,包括他的来历和目的。”



“他的嘴管得不严,经常在我面前吹嘘。他提到过,如果暮光闪闪死了,小马国和邪茧女王的巢穴必然爆发战争,这样一来,这背后策划一切的势力就能有机会坐收渔翁之利。”



“他有说过他的女王的名字吗?”



“很抱歉,他没有说得这么详细。但是...我不认为此事是他的巢穴所策划。”



塞雷丝缇雅挑眉道:“此话怎讲?”



“请容许我从头讲起,皇城婚礼当天——”



于是,盾矛就从婚礼当日的安保工作讲起,由于卫队长是新郎,他在当天负责领导日间守卫;那场“入侵”期间,他的小队遭到了袭击,很快占了下风;就在那期间,他被从队友们身边引开了,一只不同的幻形灵伏击了他;当他醒来时,他已身处洞穴中;他提到那只幻形灵总是毫不收敛,在他面前吹嘘功绩。



当他说到那位渗入者提到说这次事件“会挽救他的巢穴,使他们更加强盛”时,塞雷丝缇雅提高了注意力。盾矛说自己问过渗入者他的巢穴面临何种困境,但却没有得到回答,只有一句“我并不是这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最后,他讲到蝠勒迪米尔发现了他,讲到他从作战傀儡的剑下救下了卫队长;而这一部分,塞雷丝缇雅都在蝠勒迪米尔的报告中读到过。



“——基本就是这样了,”盾矛总结道,“还有什么吗?”



塞雷丝缇雅的脸上露出微笑:“没有了,谢谢你的帮助。不用太担心这些事,祝你早日康复,指挥官。”



“我会的,公主。请一定要找到这一切的策划者...然后消灭他们。”



“我本就有此意。”塞雷丝缇雅简短地回答,随后离开了病房,只留下盾矛。



“你都听到了吧?”塞雷丝缇雅问站在门后的那位。



“都听到了。”邪茧回答道,“这和渗入者的遗言一致。他是一个铁石心肠的败类,这毫无疑问,但似乎他的巢穴也被以灭绝威胁着,被另一个巢穴利用了。他也只是一个傀儡罢了。”



“但谁才是操控傀儡的那位?”塞雷丝缇雅问道。



“有不止一位幻形灵女王渴望把小马国变成他们的粮仓;然而她们不一定真的敢这么做。再结合她在事件中特别要连我的巢穴一起消灭...”



“你有猜想了吗?”



邪茧思考片刻:“在目前的二十位幻形灵女王之中,我觉得有四个是可能的。她们掌管的巢穴都比我的大。”



塞雷丝缇雅叹了口气:“那就只能拜托你进行调查了。我们对幻形灵的政治一窍不通,如果插蹄此事,恐怕只会节外生枝。”



“有道理。”邪茧点点头。



“虽然说是这样,”塞雷丝缇雅看着邪茧的眼睛,“但如果有一天你需要小马国的帮助,我们绝不会回绝。”



邪茧微笑道:“谢谢你,塞雷丝缇雅。从现在的外交情况来看,我们两方的人民都面临着更加美好的未来。请恕我失陪了,我需要到我的女儿身边去。”



塞雷丝缇雅希望自己还能做些什么。然而,一天才刚刚开始,她也还有工作要做。于是,她和邪茧互相点头示意,随后便分开了。塞雷丝缇雅要返回坎特洛城堡,稍候就要开始听政。



邪茧离开的时候,脑海中一个念头挥之不去。



‘四个可能的黑幕...但我确信就是你...原雄。如果我有证据的话...’




    ——向您问好。”那名守卫——应该是叫盾矛——在我耳边说道。



一阵剧痛过后,一切又重新开始。暮光一遍又一遍眼睁睁看着自己失去意识前最后的场景,她的意识模糊而涣散,几乎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飞星把剑刺进那个守卫的眼窝里,那守卫倒下,飞星又把剑挥向另一个守卫。我的视线被另外的东西吸引了,转身看去,我的两名守卫正在和三个...叛徒搏斗,渐渐占了下风。我还没能看清情况,一个叛徒就横着挥出他的剑,把两名幻形灵守卫的头砍了下来。他们正是今天早上我在房间外遇见的那两名守卫。本不该这样,他们本不该死!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不!!”我尖叫着,毫无保留地、向着他发射出紫色的魔法——



这一次,她的魔法什么也没有击中。暮光闪闪漂浮在一片虚无中,四周不见事物。



“有谁听得见吗?”暮光喊道。许多的声音回答了她。



一百个,一千个,成千上万个。数不清的声音激动地回应着暮光——她终于又重新连接进了虫巢思维。



暮光此前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和虫巢的连接中断了,但现在,数不清的陌生的声音欢迎着她,像是劳累一天后柔软的毛毯。他们激动万分,因为公主重新回到虫巢思维中只可能意味着一件事。



白色的光照进暮光,她闭上眼睛。很快,她的身体传来了许多天没有动过似的酸痛。她缓缓睁开眼睛,身边围满了她的家人们,既有小马,也有幻形灵,都期待地看着她。



“大、大家?”暮光有些困惑。



“暮暮!”他们齐声喊道,扑到她虚弱的身体旁。她感觉自己的身体随时要化为烟尘似的无力。



“哎哟!不要啊!”暮光被埋在一堆身体下,叫道。她的家人们都散开来,有些紧张地露出歉意的笑容。



“我就知道你能做到的。”夜光闪闪自豪地说。



“我们都好担心你啊,亲爱的。”微光眼里带着泪说道。



“担心我?发生什么——”就在这时,回忆有如一列友谊特快列车,直击她的心中。



袭击、毒刃、不断回忆...



她昏迷了。



“哦天哪,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这样吓唬你们的,我——”



“嘘,别急、别急,我的女儿。”邪茧轻声说,“你安全了,他们再也伤害不了你了。”



“怎、怎么回事?”



邪茧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一会儿我们再解释,现在你需要休息。”



不久,暮光弱弱地点了点头:“好吧...我知道了。”



“小暮?”夜光闪闪的身后,一个声音迟疑而紧张地问道。



暮光转头看去。银甲闪闪走向前来,随即扑倒在她的床边。



“小暮,真的对不起!我说的那些话都是错的,我——”



暮光微笑着,将一只蹄子放在哥哥的肩上:“永好友大哥,没关系的。”



银甲闪闪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妹妹,小心地将她抱住。暮光闪闪也抱住自己的哥哥。



他们经历了这么多,这些天来发生的一切...都过去了。他们第一次产生了这样的念头。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医院的另一边,盾矛推着轮椅,把自己推出病房,坐在宽大的窗边,看着医院的院落。这场景要比街道令他舒心,园丁们把每一丛灌木、每一棵树都打理得井井有条。



“嘿,你还好吗?”



盾矛转过头。身边坐着的是一只白色的雌驹,她的鬃毛和眼睛是深红色的,有一个雪花作为可爱标记。她的右前腿被吊在脖子上。



“等等,你不是盾矛指挥官吗?我听说,你刚被蝠勒迪米尔卫队长从绳子铁链中救出来,就救了他的命!”她轻声笑道。



盾矛毫无防备,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算是互相救了一回吧。要不是他,我现在还被关在洞穴里呢。”



“可不是他一个的功劳,我们一起把你救出来的!”她假装严肃道。



“诶,你也在那里吗?”



“小马国军队,殷红雪景中尉(Lieurenant Scarlet Snow),向您报告。”她窃笑着回答道。



“雪景(Snow)?我似乎听说过这个姓。”



“我们家族是暗夜守望的后代。虽然我更愿意靠自己,而不是过世已久的祖先的名字取得成功。”



盾矛仍然很惊讶,但他决定不再过问:“好吧,你来这里做什么呢?”



“和你一样,我不想老待在病房里。我只是前腿骨折外加脑震荡,明天应该就能出院了。”



“我真希望能和你一起出院。这里虽然是比那个山洞好很多,但我真想赶紧出院,继续我的工作。”



“我可以考虑把你弄出去。”她开玩笑道,“我在附近的灌木丛里找到了一套黑白条纹的衣服,上面贴了个纸条,写着‘用在劫狱的紧急需要中’,我可以考虑用上它。”



盾矛大笑起来:“那我真是太谢谢你啦!”



他们坐在那里,一起笑着,直到笑够为止。



“对了...你想一起去喝一杯吗?”盾矛问道,“我想找个小马一起。”



殷红雪景微笑着回答他:“我接受。”




三个星期后



暮光公主走过巢穴的走廊,她忠实可靠的助理走在身旁。



“暮暮,我们明晚要去参加萍琪的派对吗?”他满怀希望地问道,几乎都快要一蹦一跳起来。



暮光轻笑两声,低下头看着他:“当然了,斯派克。我很想念小马镇呢,明天刚好是个机会。”



“我也想以前的家了。”斯派克赞同道,“我们真该计划一套定期回小马镇的方案。”



暮光微笑起来:“我们可以把这事加到备忘清单上。”



斯派克走到她身后,在她的鞍包里翻找起来:“我找找,就在整理清单用的清单旁边,对吗?”



“没错,就是那个!”暮光高兴地说。



他们在王座室的门前停了下来。



“斯派克,谢谢你愿意和我一起到巢穴来生活,我没有想到你愿意陪我离开小马镇。虽然我自己也很不愿意离开...”



斯派克走上前去,抱住幻形灵公主:“暮暮,你走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



“谢谢,斯派克、”暮光抱住他。



“我们走吧,暮暮,你不是还要应付几个小马国贵族吗?”



“来的大部分是外交官,只有几个贵族跟着来,说要‘看看这是怎么一回事儿’。”暮光翻了个白眼,“不过嘛,我是该走了。这是我们和小马国的外交会议第一次在这里进行,所以很重要。”



“明白了,你回来之前我会把你的房间整理好的。”



“不愧是我的头号助理!”她宠溺地拍了拍斯派克的头,用魔法把她的包递给斯派克。



“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帮你忙的呢!”斯派克轻笑着离开了。



暮光目送小龙离开,转身推开面前的大门。



邪茧坐在房间另一端的黑曜石王座上,正在和飞星卫队长讲着些什么。见到女儿进来,她宠溺地微笑着,示意飞星离开。飞星和暮光擦肩而过,向她点头示意。



“早上好,暮暮,昨晚睡得好吗?”



“很好,妈妈,谢谢你。都准备好了吗?”



“多亏了你的整理技术,我们已经准备好了。”邪茧微笑着,“来吧,准备看看这些小马想做些什么。”她指指一旁的黑曜石座位。暮光盯着那王座迟疑了,她还从来没有坐在过这个为她准备的座位上过。



终于,她鼓起勇气,走向自己的座位,看着上面自己的可爱标记。她坐下来,发现王座的大小正好适合她,坐垫也非常舒服。



邪茧看着自己的女儿,眼里满是自豪。



‘哦,费落。我相信,你也和我一样,为暮暮骄傲。谢谢你,谢谢你把她赐给我们。’



暮光抬头看向妈妈,也露出一个微笑。然后,她们一同看向王座室的大门,等着小马访客们的到来。



暮光坐直身子,模仿着妈妈和塞雷丝缇雅一直保持着的端庄姿态,惊讶地发现这样的坐姿对她来说相当自然。



‘我会习惯的。’暮光对自己说。



小马们进入王座室的时候,惊奇地发现,幻形灵女王和公主一起等候着他们的到来。



---注 释---F o o t n o t e---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幻形灵,幻形灵
  • 乌托邦的推荐
  • 转化/Transformation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