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Accurate_Balance

favorite关注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We thusly deducted that this changeling suffers from hypamoremia. 'Hyp' meaning 'low', 'amor' meaning 'love', and 'emia' meaning 'presence in blood', low presence of love in blood, it is a highly lethal symptom among changelings.' 资料库网址:https://share.weiyun.com/5mf05n6,密码:th0R4x。 请注意:在进入数据终端后,请在30秒内输入密码,否则可能被定位、监控和处分。最高处分为变成小马。 爱发电赞助网址:https://afdian.net/@Accurate_Balance 请注意:理性支持,不要贸然投资。

幻形之灵

二十六 · 窥探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4,792 字

publish 于 2019-02-12 发表

pageview 共 746 人看过

chat 共 0 条评论

thumb_up 共 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6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二十六 · 窥探    26 - Visiting Hours



飞星、蝠勒迪米尔和倍镜在酒吧里坐了几个小时后,终于离开了。面前坎特洛的街道上几乎空无一马,只有他们三个独自沿着空寂的街道,向着城堡的方向走去。



“你确定要继续工作吗?你受的伤可不轻啊。”倍镜问自己的幻形灵朋友。



“都是些皮外伤,没关系的。我现在去拿我的装备,然后就去保护暮光的安全。我早该回到岗位上了。”



“公主不可能让暮光有危险的,你担心过头了。”



“我对那五个守卫起疑心的时候,也以为自己担心过度了,可结果呢?!”



走在前面的蝠勒迪米尔停了下来,将一只蹄子放在飞星的肩上,同情地看了他一眼:“飞星,你不能这样下去。当时的情况,谁也没有办法阻止事情发生的。”



“我们...我们接着走吧,不说话了行吗?”



于是他们就一言不发地继续走着,直到坎特洛城堡的尖塔近在眼前。刺杀案发生后,城堡进入了封锁状态,庭院里、走道上到处是日月两队守卫,他们协同工作,以免发生更多意外,也便于抓获准备逃走的叛徒。



城堡门前满是记者和围观群众 ,堵住了整个大门。尽管公主们竭尽全力,但‘一名幻形灵贵族遇刺,尚在接受急救’的消息还是传得满城风雨;目前是否有小马或幻形灵在事件中遇难的问题尚未得到回答,也没有小马知道那名幻形灵贵族是谁。当然,许多报社结合近况,推测暮光公主正是那名遇刺的贵族。



今天的新闻界,又是一场腥风血雨啊。



两只小马外加一只幻形灵机智地绕过了城堡的正门,从不对公众开放的侧门溜了进去,来到城堡里许多庭院中的一个。他们进入城堡的建筑内部,马不停蹄地直奔武器库。



然而,他们没能来得及到达。就在他们经过走廊的时候,突然从不知何处跳出来一个身影。蝠勒迪米尔和倍镜没能来得及反应,飞星就被撞得四蹄离地,一头撞在墙上。就在两只小马准备拉响警报的时候,黑色的袭击者说话了:



“爸比!!!!”尤菲妮尖叫着,像是想把自己埋进爸爸的胸膛。



“呃、诶,乖女儿。”飞星咕哝着,疑心‘脑震荡’三个字也要加到他的病历上。



“尤菲妮!”哌娜大声说着,从尤菲妮出现的走廊那边匆忙跑来,“让爸爸起来!”



“好吧,妈妈...”尤菲妮不情不愿地照做了。飞星终于在妻子来到面前时站了起来。



然后就挨了一记耳光。



“啊!”飞星抱怨道,“这是什么意思啊?!”



“我警告过你,不准受伤!”哌娜呵斥道,随即搂住飞星,在威严十足的幻形灵卫队长脸上亲了一口。



“那...这又是什么意思?”飞星困惑地问。



“是为了奖励你还活着。”哌娜微笑道。



一阵咳嗽引来了两只幻形灵的注意力,他们转头看去,蝠勒迪米尔和倍镜正尴尬地站着一旁。显然,刚才的景象他们看得一清二楚。



“哎呀,不好意思。”哌娜的脸红了——对于长着黑色甲壳的生灵来说,这已经够离谱了。“你们是我老公的朋友吗?”她问道。



结果是飞星回答了她的问题:“呃呃,亲爱的,这两位分别是皇家卫队长蝠勒迪米尔 · 蝠翼,和远距倍镜中士,他们分别服役于小马国皇家守卫和军队。”



“这样吗?那么,很高兴见到你们!”哌娜和他们分别握蹄,“我是哌娜,飞星的妻子。”



“很荣幸见到你。”蝠勒迪米尔说。



飞星看看自己的另一半。“你们怎么来了?我还以为你们会留在巢穴呢。”



“我们都感受到了暮光公主经历的事,我很担心你。女王说你没事,但我决定亲自来看看。”



尤菲妮从妈妈的蹄子之间向前瞥,困惑地看着倍镜:“为什么他的屁股上有个弩一样的纹身啊?”



“尤菲妮...”哌娜以蹄掩面,叹起气来,但倍镜和善地给了幻形灵幼虫一个微笑。



“这个呀,这是为了表明我非常厉害!而且我很擅长用弩。”



尤菲妮并不怎么相信他。“那他为什么有个蝙蝠?”她指指蝠勒迪米尔。



“他呀,他嫉妒我这么厉害,就自己也弄了一个。”



蝠勒迪米尔哭笑不得地听着倍镜糊弄小孩。尤菲妮坐了下来,脸上露出一个困惑的表情。



她歪了歪脑袋,又问道:“但...为什么这里的小马都有纹身?”



“因为他们都看到我了,就都去给自己弄了一个。因为大家都觉得我很厉害。”



倍镜和哌娜的脸上浮现出笑容,蝠勒迪米尔和飞星决定以蹄掩面。



尤菲妮用蹄子碰碰下巴,思考着倍镜的回答:“嗯...我还是不太确定,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倍镜一副受到了诬告的表情。“吾辈?欺骗你?非也,吾辈绝不说谎。”他把头昂得高高的,模仿着自恃清高的坎特洛贵族们。



“看在塞雷丝缇雅的份上,中士,不要再拿这孩子开玩笑了!”蝠勒迪米尔坚决地说,“这些图案叫做可爱标记,小马们在发现自己的特别天赋时,就会出现了。”



“哦哦,”尤菲妮说,“所以,他的标记意味着擅长用机械弩;那你的标记就是说...你擅长当蝙蝠?”



蝠勒迪米尔无言以对。




邪茧女王,伪装成一只绿色鬃毛的黑色雌驹,穿过坎特洛医学中心的走廊。这样的伪装并不怎么靠谱,但足够帮她避免大部分的麻烦了。



塞雷丝缇雅此时和邪茧不在一起;米 · 娅莫 · 卡登瑟公主仓促地返回城堡后不久,就称有事,让塞雷丝缇雅也回去了。于是现在只有邪茧自己前往医院。



当然,她并不是孤身一虫,四周的马群中,混着许多的幻形灵密探,一旦有暴民准备闹事,就能立即消解困境。



幸运的是,这样的暴民并没有出现。



在前往皇家区的路上,邪茧和正从那个方向走来的谐律元素们擦肩而过,她们很可能是刚刚探望过暮光。



她走到皇家区门前时,门两旁站着的守卫立即拦住了她的去路。她身上闪过绿色的火焰,抹除了小马的伪装;两名守卫惊恐地准备拿起武器,但很快明白了来者的身份,识趣地闪到了一边;然而幻形灵女王从身边走过时,他们还是忍不住侧目盯着她。



银甲闪闪和另一只小马——夜光闪闪——站在暮光现在待着的病房外,看到幻形灵女王走来,他们停下了交谈。邪茧在他们的目光下迟疑了片刻,随后顶着病房外尴尬的空气继续向房门走去。



她经过两只小马的时候,银甲瞥向一旁,夜光则尊重地点了点头;随后,两只小马继续交谈起来。



邪茧推开房门。看到自己亲爱的女儿躺在病床上,床边围满仪器,其中一个正随着暮光的心脏跳动而滴滴作响,她不禁感觉心中一片沉重。



邪茧跌坐在地上,对身后房门自行关上的声音充耳不闻,只能一动不动地盯着身为一名家长能经历的最大罪恶的绝望。终于,仿佛几小时过去之后,幻形灵女王的视线终于离开了身受重伤的女儿,移到了病床边的雌驹身上。



薄暮微光仿佛没有看见邪茧进来,她一动不动地坐在暮光身旁,一只蹄子握着暮光的蹄子,用魔法拿着一本书,正读着里面的内容。



邪茧意识到,那本书,《无畏天马和永恒之花》,正是自己多年前送给暮光的暖炉节礼物。



“薄暮微光?”邪茧轻声说。那只雌驹终于放下书,转过头看向邪茧。



“终于见到你了。”她说。



邪茧尴尬地动了动:“那个,呃,你感觉怎么样?”



“我还好。至少对这种场景来说,我的状态还算好。”



“好吧,我想说,谢谢你。谢谢你照顾了我的女儿这么多年。”



“错。”



邪茧困惑地眨眨眼:“错?什么‘错’?”



微光坐直身子:“你错了,我从来没有照顾过你的女儿——我照顾的是我的女儿。多年来,我与你素不相识,我照顾暮光,是因为我永远都爱她。”



邪茧看向一旁:“能有一位小马这么关心暮光,我真...为她高兴,尤其是我没能陪在她身边...”



薄暮微光从座位上起身,缓缓走到幻形灵女王面前。令邪茧意想不到的是,微光抱住了她;更令她意想不到的是,她也伸出前腿,抱住了微光。



“暮暮的妈妈也这么关心她,我也很为她高兴...”



——“你也是我的妈妈。”——

暮光的话在微光的耳畔回响。



微光叹了口气。“我们俩都在她身边,这就最好了。”说着,她从拥抱中退出。



“谢谢你,”邪茧真诚地说,“但是,有一件事我必须要做。”



微光抬头看着比她高出一截的幻形灵女王:“什么事?”



“我在虫巢思维里感受不到暮暮,而且塞雷丝缇雅公主告诉我,月亮公主无法穿透她梦境外层的帷幕。我想,我可能可以在这里,借用暮暮的虫巢思维,接入她的大脑。我需要到她的梦里去看一看,我需要知道,她是不是在做噩梦。”



微光看了看暮光看似祥和的面庞,又看看邪茧,点了点头。



邪茧走到暮光身旁,她的独角闪烁起明亮的翡翠绿色光芒,与暮光的独角相接触。她闭上眼睛,集中精神,等着图像进入她的精神中。



...



    飞星把剑刺进那个守卫的眼窝里,那守卫倒下,飞星又把剑挥向另一个守卫。我的视线被另外的东西吸引了,转身看去,我的两名守卫正在和三个...叛徒搏斗,渐渐占了下风。我还没能看清情况,一个叛徒就横着挥出他的剑,把两名幻形灵守卫的头砍了下来。他们正是今天早上我在房间外遇见的那两名守卫。本不该这样,他们本不该死!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不!!”我尖叫着,毫无保留地、向着他发射出紫色的魔法,将他击飞到墙上;猛烈的撞击、可怖的碎裂声,他立即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我杀了他,我杀了小马。



    我还没能来得及从这当中清醒过来,另外两个叛徒就已经直冲我而来;飞星和另外一名未叛变的日间守卫挡住了他们的来路。飞星迅速解决了敌人,但他身旁的守卫反而被一剑刺进了腹部,我愈发恐慌起来。那凶蹄转身面向飞星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用魔法抓住她的武器,向我这边拉过来——



邪茧无助地看着暮光的梦境。画面忽然转变,但她只能无言而恐惧地继续看下去。



    ——向您问好。”那名守卫——应该是叫盾矛——在我耳边说道。



    我没有时间考虑他说了什么,鲜血已经从我的口中流出。有东西刺穿了我的甲壳,插进我的身体;我低下头,看见一支短剑的剑柄,以及我胸口的伤,黑暗渐渐吞噬了我。下一个瞬间,我的血液变得滚烫,我从来没有这么痛苦过;我读过很多书,认出了这种恐怖的剧毒。我向地面跌去。有谁抱住了我。疼痛渐渐消失。我说不出话。



    我想说“我没事,我觉得我没事”。我想让她安心。她应该是塞雷丝缇雅。应该是吧?她抱着我。



    为什么?



场景再次变换,又回到了战斗开始是的场面。邪茧再也忍受不了了。



...



邪茧猛吸一口气,从暮光的思维中撤离;她强忍着哭泣的欲望,几乎当场跌倒在地。



‘但是是谁,向她问好?’邪茧回想起梦境中不完整的句子,不禁思索起来。



“怎、怎么回事?你看到什么了?”



那一刻,邪茧本想对微光说谎,本想借善意的谎言掩盖自己亲眼目睹的恐怖的事实,但她知道这样的谎言骗不过眼前精明的雌驹。



“暮暮很痛苦,非常痛苦。她眼前正不断重演着发生的事,我感受到了她在梦中所感受到的...”



微光的眼中也有了泪。“哦,塞雷丝缇雅在上。我可怜的、无辜的女儿啊...”微光扑在暮光的胸前,把头埋在她的甲壳上,啜泣起来。



邪茧强忍着泪水,努力装出坚强的样子。她会找到那些伤害自己孩子的凶蹄,她会终结他们。谁也不能阻止她。




塞雷丝缇雅和音韵走在坎特洛城堡的一条走廊上,只有音韵知道她们正去向何处。



“暮暮的情况没有好转,医生们仍然密切关注着她。”音韵告诉塞雷丝缇雅。



与太阳同在的天角兽叹了口气:“我们所能做的只有祈祷。但我要和邪茧女王一起找到所有的叛徒。”



音韵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巧了,我正好能帮上忙。”



音韵指指走廊尽头的一扇小门,和塞雷丝缇雅一起停在门前。



“我们为什么在这里停下?音韵,你做了什么?”



“我什么也没有做,但我离开医院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事...”



塞雷丝缇雅困惑地看着自己名义上的侄女。音韵推开门,门后是一件几乎空荡荡的房间,只在房间正中有一张桌子;桌子旁坐着一名被绑缚的日间守卫,两旁站着的他的两名同事,用看一具尸体的眼神看着他。



即使镇定如塞雷丝缇雅,此刻也掩饰不住心中的困惑:“音韵?这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被绑了?”



“我离开医院的时候,他找上了我,自称是盾矛阴谋中的一名参与者。”



“你说什么?”塞雷丝缇雅瞪着眼前的小马。他在有如太阳般炽痛的眼神下,大气也不敢出。



“他说自己不再认为他们的行为是正义的,并且有信息可以提供给我们。”



塞雷丝缇雅点了点头,仍然盯着眼前的囚犯:“帮我把露娜叫来,我们要和这位守卫好好谈谈。”



“我这就去。他提到的信息中,有一件事挺特别的...”



“是什么?”



“他知道盾矛躲在哪里,他知道所有的叛徒躲在哪里。”



---注 释---F o o t n o t e---




登录后方可回帖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