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Accurate_Balance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那么我们走吧,你我两个人,正当那十一日帝国吞噬天空,好似人们融化在早餐桌上的蛤蜊汤里。“ 资料库网址:https://share.weiyun.com/5mf05n6,密码:th0R4x。  请注意:在进入数据终端后,请在30秒内输入密码,否则可能被定位、监控和处分。最高处分为变成小马。  爱发电赞助网址:https://afdian.net/@Accurate_Balance  请注意:理性支持,不要贸然投资。 

幻形之灵

二十三 · 晴天霹雳

本章评价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二十三 · 晴天霹雳    23 - Lightning Strikes



尸体被处理过了,那只玫瑰色的雌驹也化作了城堡中尖塔之下的血迹。



他的计划即将完成。



总体来说,毒蛇——或者,按照大家对他的称呼,盾矛——现在已经喜不自胜;事实上,这是他的‘同谋’们第一次看见盾矛心情这么好。



十一位留在坎特洛的同党,包括盾矛,此时正在他们的特别接头点,坎特洛最下层区域的一处废弃仓库里会面。除了几只饿急了的老鼠以外,谁也不知道他们在这里。



“同僚们,”盾矛开口说道,“我们为着相同的理由,追随着同样的理想相会于此。我们要保卫我们的国家,要消灭一切把我们伟大而和谐的祖国当做牧场的害虫。”



“绝不放弃!奋战到底!”其中一只小马喊道。



赞同的低语声扩散开来,每一个声音都对幻形灵们充满了憎恶。



‘真是些蠢货。’伪装下的幻形灵洋洋自得地心想,‘他们要是知道有只幻形灵就站在面前...呵,究竟谁才是真正的铁石心肠?是我这个欺诈者,还是这些小马?只有时间会告诉我们答案,一如既往。’



盾矛以蹄抢地,示意其他小马注意秩序。



效果拔群,在场的小马们立即停下了交谈,用满怀尊重与敬仰的眼睛看向他们的长官。他们当中,不乏曾在真正的盾矛麾下工作多年的守卫;真正的盾矛指挥官,在守卫的岗位上工作的时间远甚于银甲闪闪,后者成为他的上司,完全是因为拔群的天赋与实力。当然,真正的盾矛从来不曾嫉妒,他只是一心一意地执行着自己的每一个任务。



‘盾矛这家伙,高尚得简直不真实...’回想起被囚禁的天马,幻形灵不由得思索起来,‘可惜,他外表上总是严苛而冷血,不愿展露自己的另一面,这也正好方便我模仿他。’



“兄弟姐妹们,我们不必再忍耐。明天,我们就要毁灭我们的敌人,要让它们知道,我们绝不是任人宰割的猎物。”盾矛向一旁的雄性独角兽点了点头。他点亮独角,在一片白光中,投影出一个身影——暮光闪闪公主。



投影完整明晰起来,盾矛接着说道:“这就是我们的敌人。这只...害虫渗入小马国多年,混入了银甲闪闪卫队长的家庭。它必然使用了数不清的精神控制的巫术,就像婚礼上它的虫母所做的一样;因此,卫队长现在已经不可信任依靠,除非我们将他从控制中解救出来。但还不只如此,这个怪物的野心并不仅此而已,它还欺诈了我们国家至高无上的君主,塞雷丝缇雅公主!它成为公主的学生,故意和公主建立起亲密的联系...你们相信吗?我们敬爱的、伟大的公主,如果她的思想还属于自己,怎么可能会让那样严重的婚礼事故发生?显然不可能。虽然事实很残酷,但我们的公主也被洗脑了。最最可怕的是,这只害虫,还控制了谐律中的魔法元素,用它满是缺洞的蹄子亵渎着小马国的圣物!就连其余的谐律元素们,也落入了它的陷阱。”



他的同僚们根本不知道谐律元素的原理,像一群幼稚的孩童一样,轻易地相信了他的每一个字。‘盾矛’继续说着,他们被误导的‘理想’也愈发沉沦。



“所以,诸位,如你们所见,我们所有的领袖,所有的英雄,已经全部沦陷了;这是继无序之后,我们面临的最大威胁!现在,只有我们能保卫我们誓死守护的祖国。你们...是要战,还是要降?”



台下众马高声附和着,齐齐用蹄跺地。盾矛的发言渗入与会者们的心,正如他所期望;他不由得露出一个笑容。



*真是会鼓舞你的部下,毒蛇。*女王说道。



*我会尽全力,您大可高枕无忧。暮光闪闪必死无疑,原雄自然会满意,不是吗?*



*当然。*



“我们准备怎么做,长官?”其中一名守卫问道。



盾矛又点点头,一旁的独角兽将投影中的暮光换成了城堡一角的结构图。



“注意看,这处走廊正对着一个庭院。因为我的职位的缘故,明天他们所有的流程我都一清二楚,相关的安保措施也是。你们当中,明天有五个在这处走廊上执勤,就和平时的巡逻路线一致;剩下的五个,躲在庭院的灌木丛里,等待时机发动突袭。暮光闪闪公主和它的随从会经过走廊前往会议厅,你们就在那时出击,不要留下一只幻形灵。银甲闪闪卫队长明天不能出席,因此我会负责塞雷丝缇雅公主的安保,不能亲自参与。等幻形灵公主和它的小虫子都死绝了,你们就立即撤出坎特洛,到无尽之森的藏身处去。小心不要被跟踪,我们的基地决不能被发现。明白了吗?”



“负责护送暮光公主的守卫们怎么办?他们肯定会试图阻止我们。”



盾矛假装惭愧地叹了口气:“对不起,计划必须实施;如有必要,可以将他们一并抹除。”



守卫们不安地互相看看,杀害同事的命令让他们不太舒服。



“我明白这很艰难,”盾矛接着说道,“但牺牲是不可避免的。我们在入职的时候,曾宣誓以生命捍卫祖国,他们只是以另一种方式实现了誓言。等我们取得最终的胜利后,他们的牺牲将会得到应有的纪念。愿福斯特原谅我们的迫不得已。”



小马们仍然很不安,但他们已然被劝服,不可能再退却了。



“就这样,解散。”



小马们以一致的姿态敬礼,然后快速撤离了老旧发霉的仓库。



渗入者毒蛇的胜利近在眼前。



是时候出击了。




闹钟猛然响起,又吵又烦的闹铃声钻进暮光闪闪的耳朵。她咕哝着,用魔法关停了要命的计时器,缓缓睁开眼睛。



暮光现在住在一个熟悉的房间里,在搬进观象台以前,她曾住在这个房间里,也是在这里,她发现了自己是一只幻形灵。同一面镜子仍然放在房间的一角,暮光不住地看着镜中的自己。



她叹了口气,坐起身来,用黑色的蹄子揉了揉眼睛。“斯派克?”她喊道。



床边,一个盖着毯子的篮子里传来一阵呼噜声,暮光的视线移向那边。



“瑞瑞...这真的是送我的吗?”斯派克在梦中喃喃道。暮光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瑞瑞,你这样想我太高——”



“斯派克!”暮光大叫着,把白日做梦的小龙宝宝身上的毯子扯得飞了起来。



“啥!”斯派克连同毯子一起被甩向空中,毯子展开,他重重落在地上。



“该醒醒了,情圣,我们今天还有好多事要做呢!”



“呜,暮暮,我刚才正在做从来没做过的好梦呢。”



“我听出来了,赶紧起床收拾收拾吧。”



小龙宝宝不情不愿地照做,把他的毯子叠好塞回篮子里,渐渐清醒过来。暮光把自己睡得像鸡窝似的鬃毛梳理整齐,一边哼着歌一边收拾她的笔记和清单。



“暮暮,你今天心情看起来很好。”斯派克评价道。



“当然了!为什么我要愁眉苦脸的呢?等等,斯派克,你有没有看见‘关于小马-幻形灵文化交流与资源双向共享’的清单?”



“呃...我们又要检查一次吗?”



暮光只是急不可耐地看了她的助理一眼。



“好吧,大型清单,我找找...”



扫过房间,他看到床下露出纸张的一角来,立刻抓过来看了看。



“看看,是不是这个?”斯派克把那个卷轴递给暮光。



暮光用魔法轻轻接过卷轴,草草看了几眼:“就是这个!谢了,斯派克。”



“不用谢,暮暮,这是头号助理应该做的!”



暮光拍了拍斯派克的头。“干得漂亮,头号助理!”她高兴地说,“我们走吧,我猜你一定也饿了。”



斯派克的肚子正好咕咕叫了起来,确认了暮光的猜想。



“确实,反正现在已经到饭点了,我们走吧,暮暮。”



斯派克走向卧室的门,暮光紧跟在他身后。打开门,暮光的两名守卫站在们的两侧。



“殿下。”暮光离开房间时,他们一起敬礼。



‘我永远也习惯不了这个...’暮光心想。



“早上好,二位。”暮光问候道,把守卫们正式的礼仪放到一边,“管我叫暮光就好了,拜托你们,我们独处的时候没有必要搞得这么正式。飞星也是这样叫我的。”



“抱歉,我们会记住的。”其中一名守卫回答。



“您去用早餐吗?”另外一个问道。



暮光点了点头:“其他守卫呢?”



“队长和其他灵会在餐厅和我们见面。”



“好的。我们一起去吃点什么吧。”



斯派克迅速跳上暮光的背,坐在她的一对翅膀之间。三只幻形灵和一只小龙宝宝就这样安安静静地穿过城堡的走廊,直向餐厅走去。



然而,暮光感觉有些不太对。就在他们走过一条走廊的时候,年轻的幻形灵公主看到几只雌驹——从衣着上看,是城堡里的女佣——正在和一名守卫讲话;她们的脸上满是泪水。



“她们这是怎么了?”斯派克问道。



身旁的一名幻形灵守卫看了看哭泣的雌驹们,耸了耸肩:“我恐怕不知道。但如果要我猜的话,应该不是什么好事。”



“先等等。”暮光从一扇窗向外看去,简短地说道。



她快步跑进附近的一个阳台,视线移向附近的一座高塔,具体地说,高塔的底部。许多守卫围着那片区域,将塔底与四周隔离开。不远处,停放着法医专用的车辆。



她又将视线移回走廊上,她的同伴们仍惊讶地看着下方的场景。暮光叫住一名路过的日间守卫:“等等,下面发生什么事了?”



守卫走进了些,看向暮光蹄子指着的方向,沉重地摇了摇头:“是一场不幸的事件,殿下。一位我不知道名字的女佣,从塔上跳了下去。”



暮光惊讶地瞪大眼睛:“是自杀吗?”



“看来如此。很抱歉,我需要继续执勤,恕不能奉陪。祝您过得愉快些,殿下。”守卫恭敬地躬身行礼,随后离开了。



“为、为什么会有小马这么做?”斯派克不敢相信地说。



“或许您的朋友们对此有所了解?”其中一位幻形灵守卫提议。



“有道理。”暮光赞同道,“先这样吧,我们得走了。”



接下来的一段路是沉默的,他们终于来到餐厅的一对大门前,‘吱呀’一声推开了门。



餐厅里,瑞瑞、苹果杰克和云宝黛西已经落座,正在集中注意地讨论着什么。



“——种事怎么可能发生?”瑞瑞满面震悚地问道,“就这样从塔上跳下来结束自己的生命,谁会无端做出这种事?”



“姑娘们?”暮光高声说。



“啊,亲爱的暮光。你今早还好吗?”



“我没什么事,但那位女佣是怎么回事?她为什么那样做?”



“这正是谜团所在,她没有任何理由做出那样的事,但确实从塔上跳了下来。当时的场面一定是非常血腥的,我真同情发现尸体的可怜的小马。”



“谜团?”云宝重复道,“你说的好像这是谋杀似的。”



“当然了亲爱的,我就是这个意思。”



云宝嗤之以鼻:“据我所知,那雌驹是自己跳下去的,你为什么觉得是谋杀?这可不是你读的侦探小说里的桥段。”



“仅是我的推测罢了,考虑到她没有自杀动机,而且——”



“咱觉得云宝这回说对了,”苹果杰克说起了自己的观点,“啥歪主意的线索也没有,咱觉得就是那姑娘一时想不开,搞了件可气的事罢了。”



“请允许我拒绝接受,亲爱的。我仍然相信这件事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瑞瑞坚持道。



“行啦,别整这事儿了,尤其别叫那些不咋喜欢幻形灵的家伙听着了,省得给那些家伙借口搞事。”



“这是怎么回事?”暮光在听着朋友们争论的时候,已经坐了下来。



“咱的意思是,甜心,那些反对你的家伙,没准会把这事儿推到幻形灵头上,你晓得的,你们会洗脑啥的。”



“你不会真的觉得是他们干的吧?”暮光忧虑地问。



“我们不这样想,但恐怕坎特洛这里的某些‘贵族’会这么想,比如奢华(Jet Set)和上流(Upper Crust)之类的。”瑞瑞评价道。



“再比如那个坏蛋蓝血!”萍琪补充道。



“是的亲爱的,比如蓝血。”



两名幻形灵守卫完全懵逼地看着萍琪:“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什么奇怪?”斯派克问道。



“她突然就出现了诶!”



斯派克耸耸肩:“她是萍琪 · 派。”



“今天早上大家怎么样?”萍琪问道。



“我们都很好,萍琪。”暮光回答她的朋友。



“太好了。”萍琪点点头,从桌上拿起了食物。



紧接着,门又打开了。这次是小蝶和飞星一起进来,其余的幻形灵——包括守卫和外交官——就跟在后面。小蝶和飞星正交谈着。



“嘿小蝶(Flutters)!”云宝朝她喊道,“你们俩什么时候这么铁了?”



“哦,早上好,云宝。飞星只是在和我讲尤菲妮的事,这孩子听上去像是个可爱的小乖乖。”



“她是这样的。”飞星承认道,“虽然有时候很会找麻烦,但幼虫毕竟是幼虫,或者,用你们的话说,幼驹毕竟是幼驹。”



“我明白。有些时候,小孩子和小动物是很像的,比如说安吉尔(Angel)也是这样。”



“我不觉得这个尤菲妮小朋友有那么坏心眼。”云宝评价道。



“才不是呢,安吉尔也没有那么坏啦,只是你们都不了解他而已。他心底里是一个好心肠的小家伙,你们只要多了解他一些...当然,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你对谁都是这么耐心,小蝶。”



“好了好了,亲爱的们,先不说这些了。”瑞瑞开口道,“过来吧,亲爱的小蝶,你今天想吃些什么?”



小蝶在桌子旁找了个座位坐下,飞星和外交官们坐在暮光身旁,守卫们则在餐厅门口站开。



桌旁的小马和幻形灵们开始进餐时,飞星从鞍包里取出几个瓶子,里面装着的液体闪烁着绿色的柔光。



“嘿,暮光,尝尝这个。”飞星把一个瓶子滑到公主面前。



“这是什么?”



“尝尝就知道了。”



暮光小心地看了看瓶里的液体,有些担忧里面的东西。她缓缓打开盖子,啜了一口,顿时瞪大了眼睛。



“这东西好好吃!是什么啊?”



“先别急,书呆子同学,我也尝尝!”云宝一把抢过瓶子,不顾飞星的警告,猛灌了一口。



云宝呛住了,瓶子从她的蹄子上滑落,幸运的是,暮光在瓶里的液体洒出来之前接住了它。云宝的五官拧在一起,倒在桌子上,努力想要把嘴里的味道弄干净。其他幻形灵们笑得差点没摔倒。



“什么玩意啊!?我要被毒死了!”云宝怒吼着,大咳起嗽来。



飞星的笑声停了下来,开始解释:“我警告过你了!幻形灵之外的生物不能吃这个东西,不然只有受苦的份。”



“所以这是什么啊?”暮光又问了一次。



“我们一般把这种凝胶状物质放在生长囊中,用来给刚出生的幼虫提供营养,但如果加上从爱仓中取来的爱意,就能做成这种充满爱的食物!这几瓶,是这几位先生从巢穴里带来的。”飞星指指三位外交官。



“等等!你们把小孩子泡在这玩意儿里面?!”云宝嚷嚷着。



“具体来说,不是这种,这一种是专门用来喝的。”



“活该你抢个喝不来的,云宝!”苹果杰克补刀道。



“啊啊,够啦!别...把那玩意儿放我面前就行。”云宝连忙坐回座位上,努力想把碎了一地的面子捡回来。



门再次打开,把云宝从继续被嘲笑的危险之下就了回来。露娜公主走进房间,两边跟着两只夜骐守卫,看上去满面戚容。



“露娜公主!”暮光从座位上下来,跑到她面前问候,“您还好吗?”



“不是很好,暮光闪闪。我们的一位女佣惨死在高塔下,蝠勒迪米尔又汇报说,我的一名守卫似乎失踪了。”



“失、失踪?”暮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今天究竟是怎么了?’



“失踪了。守卫们正在调查,或许你们知道些什么线索?”



“且慢,”飞星出言道,“我们是您的嫌疑犯吗?”



露娜盯着飞星看了看,随后摇摇头:“并非如此,我们相信暮光闪闪和她的朋友是清白的,我所认为的,是或许你们对此事有所见闻。”



“抱歉,露娜,但我们确实一无所知,你们有谁见到了什么吗?”暮光看向其他幻形灵,他们都摇了摇头。



露娜叹了口气:“如我所料,依然是毫无线索。然而,还有一事需要说。皇姐与我都认为,一名女佣身死,一名守卫消失,两件事均发生在外交会议期间,可能并非巧合。”



“我就知道。”瑞瑞满意地自言自语。



露娜接着说道:“因此,我们请你务必要保持警惕,暮光闪闪。我们需要安排一些小马国的皇家守卫确保你的安全。”露娜指向餐厅门,三名日间守卫走进餐厅,向两位公主敬礼。



“这真的有必要吗?”暮光问道。



“不可在你的安全上冒风险,暮光。故,这是必要的。”



暮光叹了口气,理解地点点头。



“善。稍候在会议上再会。稍后见,暮光闪闪。”



露娜向餐厅里其他生物简短地道别,就带着自己的两名守卫离开了,将三名日间守卫留在房间里。



“好吧,瑞瑞,也许你说的有点道理...”云宝承认道。



暮光坐回桌边。



这一天的早餐再没有被打断,放松下来后,桌边又响起了交谈的声音。飞星给其余的谐律元素们介绍自己的家庭,然后也闲聊了起来。然而很快,早餐结束了,皇家工作需要进行。



“千万小心,亲爱的。”离开餐厅的时候,瑞瑞对暮光说。谐律元素们今日要在坎特洛城中游览,暮光则要去参与外交。



“不用担心我,瑞瑞,今晚再见?”



“当然了!”



告别之后,两队向相反的方向进发。暮光走在中间,身旁是三名外交官;飞星走在队伍的最前面,身旁是两名守卫;幻形灵们的两边分别是一名日间守卫,第三名则紧跟在他们后面。被这么多守卫紧紧包围,令暮光非常不舒服,这样极端的安保措施在她看来有些多余了。毕竟,昨天还用不上的,为什么今天就有必要了呢?



暮光一行走向城堡,身边不时经过一些侍从和守卫,偶尔还有一两位贵族经过。终于,他们来到一条走廊,前面是阳光一片的庭院,五名日间守卫正一如既往地在一旁站岗。



这五名守卫给飞星的感觉不太对,尽管他也说不上来为什么。



他们就要走到这五名守卫身旁了,一切正常。



就在他们的一半都走过五名守卫的时候,那五名守卫突然大吼一声,拔出武器,围向这支队伍;又有五名守卫,从灌木丛中跳了出来,也拔出了武器。



“有埋伏!”飞星喊着,拔出自己的剑。



袭击者们包围了他们,八名保护暮光的守卫们立即围成一个圆,把恐慌的外交官和公主外在中间。



“暮光,当心!”飞星喊道。与此同时,一名叛变的日间守卫带着杀意扑上前来。



金铁相接的声音回荡在走廊中,飞星的剑与袭击者的剑相击。



走廊另一端,一名侍从看到了发生的一幕,匆忙跑去求救。



暮光惊讶地看着飞星与袭击者缠斗,利刃交锋的声音一下接着一下。飞星紧贴着对方的剑躲开攻击,又试图躲开下一击,但却没能完全避开,身侧留下了一道剑伤。尽管如此,飞星很快抓准时机,一蹄子踢在对方脸上;那名守卫口鼻出血,惨叫起来;飞星紧接着把剑刺进他的眼眶。敌人倒地不动了,飞星才拔出剑,杀向下一名敌军。



然而有些别的事吸引了暮光的注意力,她转过身,看见自己的两名守卫正在和三个叛变守卫搏斗,而且占了下风。在她来得及反应之前,其中一个叛变者猛地挥剑,砍下了两名幻形灵守卫的头。这两名守卫,正是暮光早上在房间外遇见的。



“不!!”暮光尖叫着,毫无保留地、向着他发射出紫色的魔法,将他击飞到墙上;猛烈的撞击带来的是可怖的碎裂声,那名守卫立即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另外两个叛变守卫看看暮光,立刻向她冲过来,但却被飞星和另一名日间守卫拦住了。飞星迅速的解决了敌人,但那名日间守卫却没能这么做,反而是被一支利剑刺入腹部。已经杀得眼红的叛变守卫转向飞星。暮光用魔法抓住了那名守卫的武器,将那把剑从她的蹄子中抢了过来,用剑柄猛击她的脸。



那只雌驹被击倒在地,飞星立即解决了她。



暮光看到又一名忠诚的日间守卫被袭击者的剑夺去性命,紧接着又是一名幻形灵守卫。袭击者们在数量上仍然占据优势,不断地向前推进。一名幻形灵守卫和仅剩的日间守卫并肩作战;在一名袭击者把剑挥向一位外交官之前,他们把各自的剑刺进了敌人的胸膛。



飞星猛地转过身,一名袭击者向他飞来——那是一只天马。飞星亮起独角,将一发魔法直向他的脸发射而去。那只天马在空中停顿下来,被自己的动能变向后,带向城堡的坚硬石地板。



剩下的四名袭击者聚到一起,向这边连同杀来,显然是准备给予最后一击。



“够了!!”暮光怒吼着,她的魔法向四周脉冲而去,将袭来的守卫全部击退到庭院里。



四名守卫在地上摔作一堆。等他们缓缓爬起来的时候,暮光闪闪公主已经走近。她身上溢散着魔法的力量,眼睛发出纯白色的光,脸上是毫无掩饰的怒火。



幻形灵公主可怕的样子和身上汹涌的气势,让恐惧钻进了四名叛变守卫们的心中。其中一只独角兽反应过来,连忙点亮独角,让一阵耀眼的白光包裹了他们。



暮光的眼睛里一片空白,她咆哮起来。等光芒暗下来的时候,还活着的四名守卫已经逃跑了。



死一般的沉默。



暮光体内燃烧的怒火渐渐散去,转过身,看向三名外交官。他们吓坏了,但都还活着。



然而还是有牺牲。



飞星悲愤地看着自己死去的三名战友,同时也惭愧地看着两名牺牲自己保护了暮光公主的日间守卫。



“暮光!?”一个熟悉的声音回荡在城堡中,匆忙赶来的是掌控太阳的公主,以及另外六只身着盔甲的小马,其中包括远距倍镜。



看到眼前的场景,塞雷丝缇雅公主僵住了,脸上写满了惊骇。尽管眼前的景象让她感到心碎,但她还是强忍着,在遗体之间寻找着,生怕自己最担心的身影出现在死者之列。



“我在这里。”一个嘶哑的声音从庭院传来。



听到这个声音,塞雷丝缇雅公主立即冲进庭院,恐慌地用力将暮光搂在怀里。



“哦谢天谢地你没事!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恐怕是您的部下当中有了叛徒。”飞星回答道,指向其中一名死掉的叛变守卫:“这些守卫袭击了我们,想把我们,连同他们所谓的‘战友’统统杀掉。”



“塞雷丝缇雅?他们为什么这么做?”暮光眼里含着泪,直呼塞雷丝缇雅的名字。如果是平时,这会让塞雷丝缇雅公主喜形于色,但现在只能起反效果。



塞雷丝缇雅勉强放开暮光:“我也不知道,暮暮,但我保证会追查到底。”



塞雷丝缇雅转身走向飞星,后者正在和倍镜讲话。刚刚赶到的守卫们四散开来,保卫这片地区。



暮光站在原地,看着地上的一具具尸体。她过于沉沦于惨剧之中,以至于,一名日间守卫走到了她身旁,直到在她耳边说话,她才反应过来。



“原雄女王向您问好。”盾矛对暮光说。



鲜血呛满了暮光的喉咙,她这才意识到情况不对。有什么东西,穿透了她的甲壳,刺进了她的身体里。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她体内的那件东西扩散开来,把一切沾染上致命的剧毒。



暮光低下头,看见一把匕首的剑柄正从伤口中挺出。黑暗渐渐包裹了她。



“喂!”见此情景,倍镜急迫地大喊一声,抓起机械弩,向盾矛射出一箭。但盾矛立刻飞入空中逃走了,那一发弩箭只射中了他的后腿。



两名天马守卫立即追向逃跑的指挥官。塞雷丝缇雅公主似箭一般扑上前去,在暮光倒地前抱住了她,把昏死过去的暮光抱在怀里。



暮光感觉到了塞雷丝缇雅的拥抱,听到了塞雷丝缇雅在说着绝望而恳切的话,但她已经听不清了。她努力想要说些什么,但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她的身体已经没有力气了。疼痛消失了,她的感官也一个接一个地消失了。



黑暗彻底包围了她。



然后,她什么也不知道了。




邪茧女王从王座上痛苦地跌落,绝望地号叫着。



她在虫巢思维中清清楚楚地感知到了发生的一切,感同身受地感觉到了那名小马指挥官,将带毒的剑刺进自己女儿的身体。



巢穴里,每一只幻形灵,都感同身受。



--注 释---F o o t n o t e---




回复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幻形灵,幻形灵
  • 乌托邦的推荐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