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Accurate_Balance

favorite关注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We thusly deducted that this changeling suffers from hypamoremia. 'Hyp' meaning 'low', 'amor' meaning 'love', and 'emia' meaning 'presence in blood', low presence of love in blood, it is a highly lethal symptom among changelings.' 资料库网址:https://share.weiyun.com/5mf05n6,密码:th0R4x。 请注意:在进入数据终端后,请在30秒内输入密码,否则可能被定位、监控和处分。最高处分为变成小马。 爱发电赞助网址:https://afdian.net/@Accurate_Balance 请注意:理性支持,不要贸然投资。

幻形之灵

十九 · 坎特洛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6,336 字

publish 于 2019-02-12 发表

pageview 共 665 人看过

chat 共 0 条评论

thumb_up 共 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6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十九 · 坎特洛    19 - Canterlot



这一支奇怪的队伍穿过坎特洛城堡的走廊时,城堡里的小马们无不侧目。



走在最前面的小马很眼熟,是两位皇家卫队长,紧跟在后面的那只小马身着军队盔甲;然而,在他们三个身后的五只雄驹,却腰佩看似不祥的、收在黑曜石剑鞘中的铁剑;五只佩剑的雄驹走成圆弧形的保护阵型,而他们围着的那只有些不安的薰衣草色雌驹,每一只小马都认识。



暮光闪闪回来了。



当然,他们大多都听说了最近的传言,不安的情绪也因此在小马之间传播开。他们窃窃私语着,暮光闪闪听得一清二楚。



“那是暮光闪闪吗?”



“她不是幻形灵吗,来这里干什么?”



“你不会真的信了传言吧?”



“她要是控制我们怎么办?”



“你真的回来啦!”在这些议论之上,忽然传来一个不同的、欢悦的声音。



暮光伸长脖子,想要看看前面说这话的小马。来者是一只暗褐色鬃毛、浅褐色眼睛的白色独角兽,她的可爱标记是一支墨水笔和一个墨水瓶。



“暮光?真的是你吗?”



“是我,渡鸦(Raven)。”暮光有些细声细气地回答。



“哦天哪,我得赶紧去告诉殿下!”渡鸦大喊一声,转身就要不顾形象地向着塞雷丝缇雅公主的所在地跑去。



“稍等一下,渡鸦。”银甲闪闪拦住了她,“我们正在去见公主的路上,用不着这么着急,她现在应该在自己的书房,对吗?”



渡鸦停下了自己匆忙的四只蹄子,站直身子,整了整眼镜,冷静下来:“呃,是的。殿下几分钟前刚刚到她的书房里去。”



“谢谢,渡鸦。”



“哦,你还好吗,亲爱的暮暮?我很难想象你经历了何等可怕的事情。”她的脸上流露出了关切与担忧的神情。



“不用担心,我很好。其实,这几天我过得没有你说的那么糟。”



渡鸦挑眉问道:“真的吗?为什么这么说?”



“我...暂时还不想讨论这件事,以后再给你解释行吗?”



“没问题,我明白。先不提这事了,殿下现在在她的私用书房里;你们回来这件事,一定能让殿下舒下心来,我从来没有见过殿下那么心神不宁。”



“谢谢你指路,渡鸦。”银甲又开口道,“我们先不打扰你了。”



“谢谢,卫队长。真高兴又见到你,暮暮!回见!”渡鸦挥了挥蹄子,向另一个方向走去;这一队小马则往塞雷丝缇雅公主所在的地方继续走去。



很快,他们就到了。



走过几条走廊后,这一队小马和幻形灵们来到了塞雷丝缇雅的私用书房门前。想到门后等着她的小马,暮光不由得觉得这扇门变得像一张血盆大口,她身旁的同伴们也立刻感受到了她的恐慌。



*暮暮,我会陪着你的。*邪茧在虫巢中向她传话。



*谢谢,妈妈...*



“好了,闪闪女士,”蝠勒迪米尔开口道,“我们先进去汇报,稍候您就可以同公主谈话。”



“啊,好的。呃,飞星,我和公主谈话的时候,你们能不能不要待在旁边,因为,呃...”



飞星会意地露出一个微笑:“谨遵命令。如果你有需要,就叫我们,我们就在门外守着。”



其余几名幻形灵守卫看上去不太愿意让自己族群的公主独自与太阳公主面对面,但还是不情不愿地接受了命令。



换上一副严肃而专业的表情,银甲闪闪、蝠勒迪米尔和远距倍镜轻轻推开门,走入门后的房间里。




塞雷丝缇雅公主坐在她的书桌后,面前是堆积如山的文书,金色的魔法光环中正拿着一个展开的卷轴;她不满地叹了口气,将自己正在看的这份文件放回桌上,用羽毛笔签名之后,盖上了一个大大的、红色的‘否决’印章,然后将它和其他被否决的提案堆放到一起。就在这时,她意识到房间里有其他小马,立刻抬起头来,看到了来者。



“殿下。”蝠勒向前一步,向太阳公主敬礼道,“任务完成,等待汇报。”



塞雷丝缇雅迅速摇了摇头,甩开了脑海中忽然的震惊,随后恢复了平日里端庄的姿态:“请继续,卫队长。你们找到幻形灵巢穴了吗?”



“是的,殿下。”



“非常好,你们安全回来,我太高兴了,我的小马们。”



“然而,在我们继续汇报之前,不得不先提醒您,情况有些复杂。”在自己的脑海里,蝠勒迪米尔已经恐惧地颤抖起来,但他多年的训练确保了他没有展露出来。



听到此话,塞雷丝缇雅挑眉道:“复杂?具体是怎么回事?”



在卫队长回答以前,倍镜就插进话来。“你最好自己看一看!”他丝毫不顾蝠勒迪米尔恼火的目光,说道。“你可以进来了!”他向门外喊道。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只发抖的薰衣草色雌驹拖着步子走进书房。塞雷丝缇雅的眼睛瞪得有如盘子一般大。暮光不安地承受着太阳公主的凝视,与此同时,三只雄驹决定暂且离开,就这样快步撤离了书房。蝠勒小声训斥着倍镜的粗鲁,但后者却不以为意。



现在书房里只剩下塞雷丝缇雅和暮光闪闪。



“G、公、公主?”



忽然,暮光闪闪仿佛是被太阳亲自拥抱了一般,全身的骨头都快要折断了;塞雷丝缇雅不知何时从书桌后来到了她面前,速度与某只粉色的雌驹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暮暮?真的是你吗?”



暮光想要回答,可是她的脸被深深埋在白色天角兽胸口的白毛里。



塞雷丝缇雅连忙放开暮光,让她有气可吸,然后有些愧疚,又有些喜悦地微笑起来。



塞雷丝缇雅深吸一口气,她的呼吸已经带上了一点湿漉漉的声音;她的眼睛也泪光盈盈:“很抱歉,我最忠实的学生,在你被带走的时候,我还以为自己要失去你了。”



“您...真的这么想吗?”



塞雷丝缇雅点头确认自己刚才的话。



“谢、谢谢您,公主,但我很好,真的!”



“暮暮,叫我塞雷丝缇雅就好了。而且,据我所知,你现在和我头衔相同了,是吗?”塞雷丝缇雅说,但似乎有点调戏的味道。



“呃,公主——”听到这话,塞雷丝缇雅努力忍住没有翻白眼,“——是、是...真的。”



“我能看看吗?”



“您想看什么?”



塞雷丝缇雅用一只蹄子戳戳暮光的胸口:“看你啊。”



暮光迟疑地俯下身子,不知太阳公主会做何反应。



“暮暮...”塞雷丝缇雅柔声说,用一只蹄子轻轻抬起暮光的头,看着她的眼睛,“我保证不会生气的...但如果你真的不想让我看的话,也没有关系。”



终于,暮光妥协了。她向后退了半步,用绿色的火焰把自己换回幻形灵公主的样子。



塞雷丝缇雅仔细端详着暮光陌生的外表,但关爱的眼神没有减退,甚至连一点动摇也没有。



“谢谢你,暮暮,谢谢你信任我。请记住,你真实的样子并不该让你恐惧或羞愧。”



“但我就算想让别的小马看,也不知道能不能...”暮光对着地面喃喃自语道。



塞雷丝缇雅一怔:“为什么不呢?”



暮光困惑地抬起头看向她。



“你的母后想和小马国开战吗?”



暮光的眼睛顿时瞪大了:“不、不!”



“她仇视我们吗?”



“不!”



塞雷丝缇雅的嘴角勾起弧度:“那我可以认为,你是荒原巢穴派遣来同小马们建立外交的第一位代表;因此我保证,你和其余同你一起来的幻形灵们,现在已经在小马国皇室的保护之下。”



*等等...真的假的?我知道她会接纳你,但我没想到...*邪茧评价道。



“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怎么能做幻形灵的大使呢?万一我犯错了怎么办?万一我——”



“暮暮啊...”



“哦,对不起。”暮光小脸一红,努力掩藏起了自己的恐慌。



“我当然会帮助你,也会让小马国居民们都知道你的身份;我相信你能做好的,暮暮,我从前已经教会了你很多政治方面的只是,因为我早就知道你有一天会用得上它们,但我没想到会是以这种方式...”



“您...这是什么意思呀?”



塞雷丝缇雅叹了口气:“以后我再慢慢解释。如果你还是觉得自己做不好的话,我相信邪茧女王还有外交官员可以负责这些事,对吗?”



*妈妈,你怎么看?*



“虽然有些仓促,但是...这对我们没有坏处。我确实有一些官员,平常负责代替我同其他巢穴进行一些不需要我出面的商谈,我这就把他们派遣到你们那边;小心一些,我的女儿,不是所有小马都会支持你。”



“暮暮?”



暮光猛地回过神来,看见塞雷丝缇雅正看着忽然停下的自己。



“抱歉。不过,母后说她同意了。”



塞雷丝缇雅的眉毛都快碰到自己的独角了:“诶,你是怎么——”



“显声术,或者说,虫巢思维。”暮光又回到了一本正经的学者模式。



“很有趣。看来对于幻形灵,我们要学的还有很多。”



“幻形灵们有一种通用的颅内显声术,类似于某种通感型的交流方式...如果您感兴趣的话,我在幻形灵的生物学、生理学和历史学方面做了好多笔记呢!顺便问一下,我一会儿可以借用一下皇家图书馆的书吗?我想查些资料。”



塞雷丝缇雅轻声笑了起来:“暮暮,图书馆永远都为热爱知识的你开放,这一点,你永远也不用怀疑。此外,你的朋友们都还在城堡里呢。”



“他们都在城堡里!?”



塞雷丝缇雅点点头:“我这就把他们召集到餐厅去,他们都很想见到你呢。”



塞雷丝缇雅从幻形灵公主身旁走过,打开了书房门。门外,倍镜和除了飞星以外的幻形灵守卫们都在偷听;银甲、蝠勒和飞星以蹄掩面,他们早就警告了这帮臭小子,可惜没有什么用。



五只窃听的小马当中,塞雷丝缇雅只认识倍镜,但另外四只她却没有见过。



“他们是你的朋友吗,暮暮?”



“他们是,呃...我的守卫。”



“我的天啊,你都有守卫了?”塞雷丝缇雅调戏道。



“暮光,您为什么没有伪装?”飞星问道。



“如果你刚才在听的话,就会知道...”倍镜邪魅一笑,缓缓道来。




斯派克坐在餐厅的桌旁,身边坐着的是一群小马——五位谐律元素,以及音韵和露娜两位公主。



“我们为什么在这里啊?”斯派克嚼着一小碟宝石,问道。



“皇姐称有要事你们需知道。”事先知道情况的露娜回答道。



“我们也知道,但这是怎么回事嘛!”云宝大声喊道,“我不喜欢被蒙在鼓里的滋味。”她飞在半空中,前腿交叉,满脸不快。



“我相信塞雷丝缇雅公主一定有理由的。”小蝶轻声说。



云宝看了看弱气的黄色天马:“什么理由...等等,萍琪去哪了?”



小马们环顾四周,发现蹦蹦跳跳的粉色小马果然不见了,但门和窗都还紧闭着,也没有被打破的痕迹。



“这个粉色的孩子真叫我头疼。”露娜叹了口气。



“萍琪 · 派那孩子就是这么样,您最好是甭想太多,就这样得了。”苹果杰克建议道。



露娜的眼角抖了抖:“汝所言非虚,此甚善也。”



“文言文警告。”塞雷丝缇雅走进房间时说道。



“缇雅,我总有一天要打败你!”露娜恼火地喊道,转过身看向一脸愉悦的姐姐,“算了,既然你到了,我们便开始吧。”



“开始什么,殿下?”瑞瑞问道,“您的召见确实有些仓促了。”



“银甲闪闪卫队长、蝠勒迪米尔 · 蝠翼卫队长,以及远距倍镜中士已经回来了。”



“银甲回来了?”音韵的脸色顿时亮了起来,“他没事吧?”



“他很好,音韵。”塞雷丝缇雅回答,“他和另外两位正在写报告。”



“那暮暮呢?”



塞雷丝缇雅露出一个微笑:“自己看吧。”



塞雷丝缇雅走到一旁,身后是身覆甲壳、满脸紧张的暮光,另外五位在自然状态下的幻形灵退开几步,给他们的公主让出些空间。



“欢迎回来,暮暮!”一个欢快至极的声音大喊道,大堆的碎彩纸从派对大炮里喷射而出,粉色的小马骑在炮上,从一面破了个大洞的墙中冲出;仅仅一秒之后,她就将写着‘欢迎从巢穴回来,暮光!’的横幅挂在了墙上,还给暮光的五名守卫带上了派对帽。



“欢笑元素!你为何要破墙而出?”露娜努力试图理解眼前的一幕,但似乎并没有什么用。



萍琪耸耸肩:“至少这次我打破的不是第四面墙!呃,现在打破了...”



暮光原本也在试图理解局面,但一只紫色的小龙扑到她怀中,打断了她的思绪;然后,他就被五颜六色的朋友们压在了身下,舒心地拥抱在一起;她的朋友们似乎完全没有在意她是幻形灵一事。至于飞星队长,他差点吓出心脏病来。



“姑娘们,斯派克!”暮光抱住自己的朋友们。



许久,他们才终于从抱成一团分散开。



“不得不说,亲爱的,你的甲壳真是太漂亮的。我现在非要设计一条裙子与它相配不可!你以前的裙子和现在的样子不搭了,而且你的翅膀也不能藏在衣服下面,但我确信我一定能设计出让你焕然一新的衣服!当然了,一分钱也不收。”



云宝嗤之以鼻:“就知道你会说这个,瑞瑞(Rares)。”



“所以...你们不在意我是幻形灵这件事吗?”暮光略有些震惊地问。



“甜心,就算你是只奇形怪状的邪龙马(dragonequus),咱也会把你当朋友的,就这样。”暮光能感觉到她朋友们身上散发的情感,而这些情感几乎要把她淹没了。幸运的是,云宝用了一种很云宝的方式把她叫醒...



“最重要的问题是,你现在会用这对翅膀了吗?”



“呃,我正在学着飞行,但现在还飞得很差...”



“什么!能飞却不会飞,我绝不会让这种事发生在你身上。别担心书呆子同学,我会确保你的飞行技术‘仅次于我’的。”



“云宝(Dash),你没必要——”



“哦不...我坚持这么做!”云宝说着,把脸紧贴在暮光的脸上,这让后者很有些不舒服。



“别瞎闹,云宝。”苹果杰克咬住云宝的尾巴,把她拽开,“咱觉得先把事情弄清楚了再搞也不迟。”



满头彩虹的天马哼了一声,就算是回答,但还是照做了。



音韵走上前来,紧张地看着暮光,脑海里不由得回想起自己被关在地下洞穴里的记忆。



暮光看到了音韵的反应,原本愉快的心情顿时沮丧起来,脸上的表情也拉了下来。



音韵可不能接受暮光垂头丧气。



“暮暮...”音韵提示道,将心中的忧虑放到一边。暮光立刻明白了音韵的意图,心中顿时又有了喜悦。



“太阳,太阳,瓢虫们起床!拍拍双蹄腰摇晃!”她们唱着无旋律的歌词,跳着幼稚的舞,然后一同咯咯笑了起来。



塞雷丝缇雅微笑地看着眼前的一片和睦。露娜走到她身旁。



“跟你说过了。”露娜满意地说。



“我知道,露露,是我担忧过度了。但我还是有一种预感,我们要做的事还多着呢。”



“自然。你来的路上遇上麻烦了吗?”



“有些小马用古怪的目光看他们,但有我在场,他们什么也没有说,改日我就再发布一场声明。”



两只天角兽又看向面前,发现瑞瑞正在五位无助的幻形灵守卫们身旁上蹿下跳,正在计划为他们设计‘特殊时刻专用’的制服。斯派克不情不愿地帮暮光把瑞瑞拖走,让暮光有机会向她的朋友们介绍飞星和他的部下们。



“她们六个可真是千奇百怪,不是吗?一千年以前的事情从不会这么麻烦。”露娜总结道。



“但这样事情会很有趣。”



“确实,但我听说你曾借此大闹旮旯。”露娜皱眉道。



“如果你当时愿意参加,我可能就不用那么极端了。”



露娜的眼神舒解下来,吐了吐舌头:“想得美。”



与此同时,音韵从其他小马身旁走开,走出了餐厅,去找她的丈夫;其余的小马和幻形灵则开始交谈。




银甲闪闪写完了他的报告书,此时蝠勒和倍镜早已离开,说是要去奖励棒棒的自己,好好休息休息。从荒原回来的他们确实是该休息休息了。但是,银甲却决定去他未婚妻在城堡里的住处找她;当然,她不在那里。于是银甲就站在阳台上,看着远处出神。



“银甲?”



银甲闪闪转过身,看见身后站着一只熟悉的粉色天角兽。



“音韵!”他喊着她的名字,跑向前去与她接吻,后者则满怀激情地回应了他。



“千万别再这样吓唬我了,先生!”



银甲笑了笑:“你太可怕了,我可不敢。”



“我?可怕?”



“他们都不熟悉你。”他起来,却忽然又板起了脸。



“银甲?怎么了?”



“音韵...我说了些不该说的话,还发了脾气...我做了些很后悔的事。”



“这是什么意思?你对谁说错话了?”音韵立即进入了关怀模式。



“对小暮。我现在很害怕,我怕我已经把我的妹妹气跑了。”



音韵只是叹了口气:“解释解释吧。”




坎特洛城堡,兵营



倍镜打开自己的临时储物柜,脱下盔甲,连同他的宝贝机械弩一起放进柜中。



“远距倍镜中士?”



倍镜转过身,看到一只褐色鬃毛的白色天马。从盔甲的外形,可以看出他是日间皇家守卫的一名指挥官。



“什么事,长官?”他甩上柜门,问道。



“我是盾矛指挥官,银甲闪闪卫队长是我的顶头上司。你参与了前往荒原的任务,是吗?”



倍镜点了点头,但总觉得眼前的雄驹不太对劲。



“我猜猜,所有的任务目的都完成了?”



倍镜没有回答,只是狐疑地看着指挥官。



“我就当你是默许了。”



“任务的细节属于机密,抱歉长官。”



“哦,别担心,我不需要知道细节,只要知道暮光闪闪平安回到了坎特洛就行。”盾矛露出一个笑容。



他们呆站了片刻。“就这样。”盾矛终于说道。



然后他就离开了。



倍镜的脑海里现在警报迭起,但他却清楚自己只是本能地觉得有问题,而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个指挥官有阴谋。只是凭直觉而已,没有别的。



但他的直觉总是很准。



---注 释---F o o t n o t e---




登录后方可回帖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