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Accurate_Balance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当来到第3290天的时候,水开了。  资料库网址:https://share.weiyun.com/5mf05n6,密码:th0R4x。  请注意:在进入数据终端后,请在30秒内输入密码,否则可能被定位、监控和处分。最高处分为变成小马。  爱发电赞助网址:https://afdian.net/@Accurate_Balance  请注意:理性支持,不要贸然投资。 

幻形之灵

十 · 幻形灵公主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5,496 字

event 于 2019-02-12 发表

visibility 共 3,515 人看过

forum 共 0 条评论

star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十 · 幻形灵公主    10 - The Changeling Princess



荒原巢穴,暮光苏醒的次日



一只幻形灵不安地扭动着,暮光正用各式各样的医疗检查设备在这个倒霉蛋的身上戳来戳去,脸上还带着一个略有些疯癫的表情。



“无、无意冒犯,殿下,但您不能直接,就是,读我们自己的生理学文献来了解我们的身体结构吗?”快被玩坏的幻形灵完全抑制不住自己声音里的绝望。



暮光仍然持续着她的研究,回答道:“时间有的是!我想要先得到自己的研究结论,再和其他幻形灵写下的生理学文献对照!”



见暮光完全没有停下来的念头,他只能敢怒不敢言地呜咽。



“但是,这真是太神奇了!在我们使用伪装的时候,我们是在物理层面上改变了形态,还是使用了非常高级的投影或认知危害?”



那只幻形灵原本正不情不愿地准备回答,但暮光的房门却在这时打开了,邪茧女王高视阔步地走进房里:“答案,广义上来说,应当属于后者,亲爱的暮暮。但也不完全是这样,比如说,我们的魔法颜色在伪装过程中,是无法改变的。——昨晚睡得好吗?”



“哦,”暮光开口说,“早安...邪茧。我昨晚根本没有睡着...我一直在想我的研究呢!”



“所以我成了小白鼠。”一旁的幻形灵轻声嘀咕了一句。



“原来如此。”邪茧评价道,她努力想要掩盖听见暮光直呼自己名字带来的难过情绪,但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的表情,“好吧,如果你折磨我们的子民折磨够了的话,愿不愿意到巢穴各处看看?我们这个小社会里可看的还多着呢,我的女儿。”



“我愿意去看看。”暮光迅速地将各种器材收到一旁,略有些歉意地向那倒霉的幻形灵笑了笑,“谢谢你的帮助!”



那幻形灵把差点脱口而出的“乐意效劳”咽回肚子里,只俯身行了一礼,便以最快而不尴尬的速度跑了出去。



邪茧轻笑一声,用蹄子指指房间门,然后跟在暮光身后走进门后的过道。




就在昨天暮光到过并搞了大新闻的居民区里,一只我们都认识的小幻形灵同她的朋友们告别,然后匆忙跑回家去。她急切地闯进她和爸爸妈妈居住的公寓里,正赶上妈妈准备好了她最喜欢的小马国食物——华夫饼。



“尤菲妮(Iuvenes,暂译),你回来啦,我的宝贝!”哌娜微笑着,愉快地看着自己的女儿直勾勾地盯着桌上的华夫饼——口水都滴到地上了。



哌娜将浇着糖浆的华夫饼放好,挥蹄让她的女儿来桌边坐下。尤菲妮愉快至极地遵从了妈妈的要求。



尤菲妮把甲壳覆盖的脸整个埋在自己最爱的甜食里的时候,卧室门打开了,一只身穿暗蓝色盔甲,腰佩收在黑曜石剑鞘里的利刃,大块头的幻形灵走出房门。他蓝色的圆眼睛看着自己的妻子与女儿:他的女儿正在专心消灭一盘华夫饼,而他的妻子则用充满爱的眼神看着他。



“你真的不留下来吃早饭吗?华夫饼诶!”哌娜问。



飞星卫队长(Captain Carduus)【注1】笑了笑,随即轻声叹气:“我倒想吃早饭,但陛下指派我们去做公主的私人护卫,我可不能违抗命令。”



“说真的,我们这里哪有什么能伤得到公主的东西?这可是在我们自己的巢穴里。女王陛下自己都很少带贴身护卫,为什么要给公主安排护卫?”



“主要是因为公主刚回到巢穴不久。我猜,殿下是想让暮光公主熟悉自己新生活的一切,包括私人护卫之类的。”



“所以,你们只是见个面,互相认识而已?”



“应该就是这样。”



虫巢中传来一个声音:*队长,我们已经做好准备,在中心城(the atrium)外等你。*



*明白了,五分钟内到。*



“我现在得走了,不用担心我。”



“好的。”哌娜点点头。



飞星蹭蹭他的妻子,然后亲亲女儿的额头。尤菲妮高兴地笑了笑,开始对付第二盘华夫饼。



然后,飞星离开了他家的小公寓,赶去执行任务。



‘准备认识公主吧。’




又穿过一条走廊后,暮光转头看向邪茧。一会儿工夫,她们已经经过了好几个居民区,一个地下儿童游乐场,一个放着卵囊的育婴室,一座图书馆{邪茧好不容易才把暮光从那里拖出来},外加一片地下农场;但巢穴内部的建筑却像是没完没了一般,一直不见尽头。



“这里到底有多大啊?简直有一座城市那么大了!”



“这里就是一座城市。我们这里居住的幻形灵数量略多于一万,其中有大约三千名士兵和守卫,余下的则过着普通的生活,做着普通的工作。除了外表,我们和小马其实很像。”



“原来如此。一座幻形灵巢穴一般的马口有多少?”



“我们的巢穴...实际上算是很小的,但又不是最小的那种。有些巢穴的幻形灵数量高达六位数。”邪茧解释道。



“目前最大的巢穴属于原雄女王(Queen Crudelis),她名下有二十万幻形灵。”邪茧提到原雄的时候,语气十分凶恶,就仿佛这个名字本身带有剧毒一般。



暮光正准备继续问下去,但却因为来到一对比周围的门要略大一些的双门前而停了下来。



“我们到了。”



“到...哪里了?”



邪茧的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弧度,伸出蹄子推开大门。门后是一处露台,暮光走进去,看着下面宽大的建筑群。有老有少,到处是幻形灵,在这片区域内来来往往。这片区域让暮光想起了坎特洛商城,却比坎特洛商城还要大,还要深入地下。露台位于最高层,暮光能看见下方一层一层的建筑,满是商铺、餐馆和许多其他门面;每一层之间都在远端用双向的楼梯相连,但大部分幻形灵都选择直接用飞的;就在最底一层的中心,暮光看见一座巨大的雕像,是一位幻形灵女王,她伸出一只前蹄,蹄中持有一块闪闪发光的蓝色水晶;水晶射出一道光,直通洞顶;洞穴顶端是一片通透,露出了外面的蓝天,以及塞雷丝缇雅的太阳;光柱在顶端分散开,化作一层蓝色的护罩,遮蔽住整片通洞。



暮光看着眼前的景象,站定了几秒后,终于说出一个字:“哇。”



邪茧轻声笑道:“这里是中心城。你觉得怎么样?”



暮光缓缓点点头,看向上方的巨大天窗:“那块水晶上附有一个很强大的法术。我猜,这个法术的作用是,让那个大洞外面看上去不存在,并且让所有走在上面的生物感觉自己踩在了真正的地面上。换句话说,完美的掩护工作。”



邪茧对暮光的知识很是惊讶,但随即想起暮光是塞雷丝缇雅公主的私家学生:“你说对了。”



暮光的视线顺着光柱向下移动到水晶上,或者说,持有水晶的那位女王身上:“那是谁?拿着水晶的那位?”



邪茧看向下方的雕像,她的笑容顿时被哀伤取代:“那是...我的母亲,艾薇娅女王(Queen Avia),她就是你的外祖母。你知道吗,她带领一群忠诚的幻形灵离开了自己母亲的巢穴,建立了这座巢穴。”



“她为什么离开了那座巢穴?”



“她的母亲名为断裁女王(Queen Imperatrix),她的政策相当...铁蹄。母后不赞成断裁统治巢穴的方法,就离开了;断裁过世后,母后的妹妹,原雄接管了巢穴。”



邪茧叹了口气:“记得我告诉过你,你的外祖母是怎么过世的吗?”



“恶龙袭击?”



“是的...所谓‘意外’的恶龙袭击。但我才不信那是场意外。”



暮光顿时明白过来:“你认为是她的妹妹下的毒手?”



“不是认为,是确信。原雄一直都讨厌母后,尽管母后一直是最和善的女王。我不需要证据,但我心中确信是她杀害了母后!”邪茧几乎吼了起来,长期积攒的怒火与伤痛全都宣泄了出来。



“对...对不起,我不该提这件事的。”



邪茧看着自己的女儿,眼里又是骄傲,又是悲哀。“母后会很想见到你的。”她叹了口气。



一队守卫在下一层集合完毕,列队等候女王和公主。正好让邪茧暂时抛开心中的伤心事。



“来吧暮暮,有一些幻形灵,我想介绍你认识。”



邪茧展开翅膀,嗡嗡地飞出露台,开始向前飞去。她回过头,看见暮光还站在露台上,一边羞赧地看着自己的翅膀,一边用蹄子蹭着地。



邪茧用力以蹄掩面,甲壳相击,发出一声响。‘要记得教她怎么飞才行。’邪茧飞回露台,落在自己尴尬的女儿身旁。暮光的甲壳似乎不知怎的变得比平时更黑了。



“算了,我们用走的。”




飞星卫队长检视着立正站好的守卫们,确保他们都表现出了一名优秀守卫应有的风范。



“好了,女王陛下刚刚通过虫巢告知,我们很快就要参见她的女儿,暮光公主殿下。会见公主的过程中,记得保持专业,殿下刚来到巢穴,正在适应幻形灵的生活,不要让她觉得不适;此外,我们将作为她的私人护卫,决不能让她害怕我们,或者更糟,认为我们是一群无能的家伙。明白了吗?”



“是的,长官!”守卫们敬礼回应道。



正所谓说曹操曹操到。不远处,一扇门打开,两位皇室幻形灵从门后的楼梯间内走出。飞星深吸一口气,快步跑向前去。



“小队集结完毕,听候指示,陛下,殿下!”飞星躬身行礼,汇报道。



“不用拘礼,卫队长。”邪茧说,“暮光,这位是幻形灵皇家守卫卫队长,飞星;他将负责指挥你的私人护卫工作。”



“私人护卫?真的有必要吗?”



“我知道,在巢穴里你几乎不需要护卫;但如果你要离开巢穴,他们会跟着你;而且他们也会暂时帮助你融入巢穴生活,直到你适应为止。”



飞星卫队长转身面向公主。“很荣幸见到您,殿下!”飞星敬礼并问候道。



“我也很高兴见到你。拜托,别这么紧张。这些有的没的根本没有必要。叫我暮光就好了。”暮光轻轻转了转她的一对内有竖瞳的眼睛。



飞星的站姿放松了些,接着说道:“遵命,殿...暮光。”



“那我就先走了,”邪茧说,“等你们互相熟悉了,就来找我吧。”



邪茧向守卫们点点头,然后向楼层另一边的几家咖啡馆走去。



暮光看向飞星,仔细地观察他。想起不久前就是许多像他一样的幻形灵袭击了坎特洛,不禁感觉脊背一阵凉意。



“那个,飞星,今天天气真好啊。”



飞星忍不住窃笑道:“哇哦,我们就聊这个啊。”



“呃...”



“没关系,我知道您对巢穴还陌生,所以我就不给您添麻烦了。顺便一提,我的女儿很喜欢您。”



“你的...等一下,她是不是...”



“昨天您在居民区遇见的小幻形灵?是她。尤菲妮特别高兴能见到您。您也遇见过我的妻子了,她的名字是哌娜。”



“嗯,世界真小。那么...你后面这些先生们,是和你一起的?”



飞星笑道:“是的,这些呆瓜们是我的部下。”



“我们没聋!”飞星身后的一个声音高叫着。



“啊...他们虽然是一群呆瓜,但还有我管着呢,他们不会搞砸工作的,别担心,暮光。”



“喂喂喂,飞星,吹牛不打草稿的,你干脆去坎特洛当推销员算了。”另一个声音说。



“肃静!”飞星努力想要假装严肃,但却没能憋住笑,“不就是你上次连换灯泡都换不下来吗?”



“嘿!我那次喝醉了好吗...”



暮光挑眉听着他们的对话:“好吧,看来你们是很好的朋友嘛。”



“是啊...”飞星承认道,“他们我这一辈子的好兄弟,我会愿意为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下地狱。”



“但愿不要发生这种事。”



“但愿。总之,我已经占用您很多时间了;您的母后还在等着您。”



“是啊...”暮光说,飞星用上‘母后’这个词,让她稍有些不安。



“您...还好吗?”



“只是...从前薄暮微光一直是我的母亲,但现在...我怎么才能接受这件事?”



“您愿意听我一言吗,暮光公主?”



暮光疑惑地看着飞星,后者就当这是默许。



“我明白家庭之间的纽带有多么重要,但这一切不会影响您和您的小马家庭之间的关系;就算有影响,也不过是把您的家庭扩充得更大了,而不是取代了他们。陛下很爱您,我想,薄暮也一样爱你。”



“我...谢谢你的建议。回头见吧,飞星。”暮光思索着他的话。



“是,暮光。”




暮光在一家陈旧的名叫“Le Café Blanc(法语,勃朗咖啡馆)”的小店里找到了邪茧。店主的口音很奇怪,暮光从前只在小苹花(Apple Bloom)得了可爱痘(Cutie Pox)的时候,听到过这种口音。邪茧坐在窗边的一张小桌旁,看着窗外的中心城,直到听见暮光的蹄声才转过身。



“暮暮,和守卫们相处的还好吗?”



“还好,飞星对我很好,而且他说的一些话,我觉得很有道理。”



“哦?”



暮光在邪茧对面坐下:“不...不是什么重要的事。顺便一提,这里有没有卖甜甜圈的店铺?”



“你是说,像‘甜面圈乔(Donut Joe's)’那种对吗?我知道你很喜欢那家店。”



“是的...”暮光有些羞涩地看着地面,脸上闪过一抹红晕。她的表情忽然沉重了:“不知道入侵期间那里有没有被毁。”



邪茧很明显不太高兴:“又来?我只是做了我非做不可的事情,就算再来一次,我也会这么做的。”



“但我不会因此赞成这件事。你本来可以和塞雷丝缇雅公主谈一谈,把情况讲清楚的!”暮光站起身,坚定地站着,不快地看着幻形灵女王。



“等我和她谈清楚,一切都迟了。你以为收集那么多的爱还有别的办法吗?我们不可能来得及,你会死的,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绝不会让你受伤!”



“我...这种争论没有意义...”暮光跌坐回椅子上。



“或许吧。”邪茧同意道。



“听我说,我或许不太赞同你做的事,但我还是想谢谢你。”



邪茧抬起头,困惑地看着她:“谢我什么?”



“谢谢你关心我。”



邪茧的脸上露出微笑:“我会一直关心你,我的女儿。也谢谢你肯给我一个机会。”



“好吧...我这周末需要回坎特洛去。我得去见我的朋友和...家马。我得确定他们原谅我了。”



“虽然我不知道他们会怎么看我,但根据我过去那么多年的观察,他们会接纳你的。但我还是希望你带上飞星他们。你的朋友们不能代表整个小马国。”



暮光缓缓点头,接受了提议。两只幻形灵沉默地坐在桌边,几分钟后,暮光又开口了。



“那个...飞行课?”



“你居然想着这事?说真的,我还以为我得劝你学飞呢。”



“为什么?至少,云宝要是听说我这么久还没学会的话,会一直吵到我耳朵起茧子的。”



邪茧轻声窃笑道:“那就准备飞行课吧。但在这之前,我们最好再到处看看,还有很多地方需要你去看呢。”



“好吧,顺便一提,要是你准备一张计划表,我们能方便很多。”



“说实话,你为什么这么喜欢列计划表啊?”



“首先,计划表可以...”



邪茧的眼睛颤抖着,看着暮光开始长篇大论。‘真是不错,邪茧,瞧你干的好事。’邪茧叹了口气,努力想要跟上暮光关于计划表的演讲,足足听了一个小时。



---注 释---F o o t n o t e---



注1(飞星卫队长):原文“Carduus”,意为“飞廉”,一种中药;有修改。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幻形灵,幻形灵
  • Transformation变形/变化
  • 乌托邦的推荐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