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Accurate_Balance

favorite关注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We thusly deducted that this changeling suffers from hypamoremia. 'Hyp' meaning 'low', 'amor' meaning 'love', and 'emia' meaning 'presence in blood', low presence of love in blood, it is a highly lethal symptom among changelings.' 资料库网址:https://share.weiyun.com/5mf05n6,密码:th0R4x。 请注意:在进入数据终端后,请在30秒内输入密码,否则可能被定位、监控和处分。最高处分为变成小马。 爱发电赞助网址:https://afdian.net/@Accurate_Balance 请注意:理性支持,不要贸然投资。

幻形之灵

六 · 回家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8,104 字

publish 于 2019-02-12 发表

pageview 共 1,373 人看过

chat 共 0 条评论

thumb_up 共 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5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六 · 回家    6 - Homecoming



暮光的眼前满是模糊不清的影像,黑色的身影走来走去,附近到处是移动的阴影。但也仅此而已,她看见的全是模糊不清的阴影...



很快,她又失去了意识。




...




等暮光再次稍有意识的时候,塞雷丝缇雅的太阳已经落山了。暮光勉强看出,自己身在一个光线充足的房间里,长满苔藓的砖墙弯曲向上,在顶端形成一个弧顶;砖块间杂着甲壳似的材料,使得这房间看上去几乎像是有生命的。



暮光的意识中现在也全是陌生的阴影,它们急切地想要靠近暮光,但在某种保护力的阻止下,它们全都缓缓退开了。但是,究竟是什么阻止了它们?或者说...“是谁”?



暮光努力想要弄清楚自己究竟身在何处,想要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的这里,但她的头却胀得像要炸开来,完全无法静下心来思考。就在这时,似乎有什么东西察觉了她的不适,很快,她的脑海就被轻柔的安抚声填满,慢慢地、舒舒服服地又睡着了。



暮光猛然惊醒。她一动不动地躺了几分钟,之前的记忆涌回脑海。



婚礼。



音韵。



那些和她很像的生物。



还有她失去意识前发生的一切。



“你是只幻形灵,暮暮,你是我的女儿,是荒原巢穴的公主!你正在经历发育的最终阶段,你需要这些能量!”这是那个急得要发疯了的女王说的。



暮光的五官挤在一起,她回想起自己房间里的镜子,回想起自己常常在镜中看到的自己。



‘女儿吗...



‘这不是真的,是吗?’



暮光张开嘴,想要反驳。但在她能来得及开口以前,她的身体就迅速停止了运作;她的眼睛向上翻去,她的伪装被撕得粉碎。



‘不...不能让大家看见我的样子...’



“(暮光/暮暮)!”四周的声音一起喊道。暮光闪闪跌倒在地,双眼紧闭。



在陷入黑暗前,暮光最后的知觉,是有谁像妈妈一样,将她抱在怀里,轻抚她的鬃毛。



那之后,她的记忆都是一片模糊。但这一段记忆已经足够让暮光陷入恐惧之中。



“大家看见我了吗?我到底是什么东西?”暮光用慌张的语调自言自语道。



但就在恐慌变得更加严重之前,暮光坐直身子,就像多年前音韵教给她的那样,接连做了几次深呼吸。



“好吧暮光,先管好眼前的事:我到底在什么鬼地方?”



暮光看了看自己坐着的东西,是一张宽大的大床,用大概是沙特鞍拉伯(Saddle Arabia)进口的绸缎装饰着。这张床坐落在一个大房间的一端,正对着门。床的右边,是一张书桌,上面摆放着墨水瓶和蜡烛;左边则是一面高高的镜子;房间中央有一张圆桌,周围放着几个看上去很软和的坐垫;地上铺着抛光过的木板,墙面则用石砖和几丁质似的材料砌成。然而,整个房间里最令暮光在意的,是房间两端占满了两面墙的...



“好多书呀!”暮光激动地尖叫一声。



房间两侧的墙面,被两座高大的书架占满了。暮光跳下她的床,决定亲自检查这些书。她伸出一只蹄子,滑过书架上的一排书,发现{幸好}书本都按照字母表的顺序排好了。但是,尽管架上的大部分书都是用小马语(Equestrian)写就,还是有一些书使用的是她不懂的地方语言,这些自然也都是她从没读过的书。



就在她继续让蹄子滑过书脊时,暮光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蹄子出了什么问题。



上面有洞。



暮光哀嚎着,意识到自己的恐惧已经成为了现实。当着她最爱的小马们的面,她的伪装被撕碎了。



暮光还没能继续细想,卧室的门就忽然吱呀一声打开了。一只像是雌性的幻形灵悄悄走进来,她身侧的鞍包上绣着一对红十字。



两只雌驹四目对视,双双僵住了。那位普通幻形灵(changeling drone)【注1】惊恐地睁大了眼睛。



“殿...殿下,很抱歉我不该贸然闯进来但是...”



那只幻形灵(drone)意识到,暮光只是直直地盯着她,一动也不动。来之前,她已经被提醒过公主惊慌的时候容易做出极端反应,因此,她已经做好了被“在陌生的房间里醒来看见一只不久前袭击了她从小长大的城市的怪物”的公主袭击的准备。



然而这并没有发生。暮光不知何时凑到了她面前,近到几乎已经要亲上她的口鼻,脸上是她从小到大最幼稚的一个笑容。



“你和我长得好像啊!我们是什么啊?这里是哪里啊?这些书是你给我的吗?你是谁?为什么我们的蹄子上有洞?我们的历史是什么样的?你能教我你们的语言吗?你还有更多书吗?你们...”



看见眼前的幻形灵俯下身子,眼睛不明所以地抽动着,暮光停了下来。



“哦...对不起...”



“说实话...我没有想到会这样子...”那只幻形灵叹了口气。



“是...说得对...那个,我叫暮光闪闪。”



“我知道,殿下,我的名字是哌娜(Panacea)【注2】。现在为您服务!”说着,哌娜便躬身行礼。



“等等,你刚刚叫我‘殿下’是吗?”



暮光又感到一丝惊慌。



哌娜抬起头:“这还是由您的母亲来解释吧,我没有权力说这些。”



“母亲?”暮光又回忆起婚礼上的场景。



“你是只幻形灵,暮暮,你是我的女儿,是荒原巢穴的公主!”



“这里是...荒原(the Badland),是吗?”



“是的,殿下。”



暮光感到一阵绝望:“那就是说...”



另一个身影从开着的门中走进:“恐怕是这样的,暮暮。”



邪茧低头看着暮光,脸上带着温暖的、慈爱的微笑。



“是你!”暮光愤怒地大叫一声,立即俯下身子,死死瞪着邪茧。



即便早已料到会这样,邪茧还是不安地向后缩了半步。



“哌娜,你先回去吧。”



哌娜匆忙躬身行礼,随后快步离开房间。



“你才来了两天,就已经吓坏了我们的一位幻形灵。”邪茧半开玩笑道,努力想要让场面不要那么尴尬。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两天?!我为什么在这里,邪茧?你对我的朋友们干了什么?!”



“啊,我保证,你的朋友,还有那座城市,现在安然无恙。自始至终,我取走的永远都只是我需要的。幻形灵是习惯于潜伏于阴影下的种族,如果不是命运使然,我甚至从一开始就不会发动袭击。”



“幻形灵,那是我们这个物种的名字吗?”



“是的。顺便一提,你似乎对自己不是小马一事接受得很快。”



“哼,不用担心,我早就知道了!”



“你早就...什么?”



“我独处的时候,伪装失灵过。现在回答我,你为什么要袭击我们的城市?什么叫‘命运使然’?”暮光质问道,仍然保持着警戒。



“因为爱,暮暮。既是因为爱的能量,也是因为这世界上我最爱的幻形灵,也就是你。”



“我?”暮光全然不信,面无表情地问。



“暮暮,你是我的女儿,你是我的心肝。”邪茧的声音微微颤抖着,她声音中的情感让暮光放下了警戒。



“不可能!”



“真的不可能吗?你已经知道自己是只幻形灵了,薄暮微光不可能是你的生母!我才是!”



“我...”暮光想要反驳,但她在女王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诈意。



恐惧与慌张顿时被愤怒取代。



“那你为什么要抛弃我?!为什么要把我丢在他们家的门前?为什么现在又回来找我?”



邪茧向后退了一步,哀伤地叹了口气。



“和我走走吧...”



“什么?”



“和我一起去走走吧,我会解释清楚的。”



“和你?你开玩笑吗?”



“求你了,我...我绝对不会伤害你的。”



暮光看着幻形灵女王满是哀求的眼睛,决定相信她。



“好吧...”



两只幻形灵走出卧室,顺着门前的走廊走去;一些幻形灵经过,向她们躬身行礼。一些声音在暮光的脑海中出现。



她们沉默了一会儿,最终,邪茧打破了沉默。



“我没有抛弃你...”



“什么?”



“我才没有抛弃你!我别无选择!”



“呵,真的吗?邪茧女王,你当然有选择!”



“我是有别的选择,但我宁愿日自己也不会那么做!”



暮光瑟缩了一下,小马们很少爆粗。



“我...”邪茧的声音里满是伤痛,“我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舍弃你,要么等你死。”



“死?”



“是的,你会死。在我们来之前,你昏迷了,那正是因为你是幻形灵中的‘女王’这一等级。在你发育成熟的过程中,你最终的生长阶段需要大量爱的能量,不然你就会死——这一阶段需要的爱,比你此前十多年所吸收的加在一起还要多;虽然成年女王和普通幻形灵可以只靠普通食物生活,但没有了爱的能量,我们也会变得异常虚弱。十八年前,就在你出生后不久,我们的巢穴遭遇了两百年以来最严重的饥荒!我根本没有足够的爱来给你,而且那时,许多幻形灵已经虚弱得连床都下不来。所以,如果我当初把你强留在身边,就只能眼睁睁看着你饿死。为了不让这种事发生,我只能把你送走。”



“送到了小马国...”



“是的,小马国的爱比我见过的其他任何地方都要多,是你的养父母、你的哥哥,还有你的朋友们对你的爱,让你活了下来。不仅如此,你还成为了魔法元素(the element of magic),打败了两个足以毁灭世界的敌人!我真为你骄傲...”



“所以,我从家庭和朋友身上得到了足够的爱?那为什么你还要侵略坎特洛?”



邪茧叹了口气,在一扇有守卫看守的大门前停下。



“我没有料到你会需要那么多的爱,在最危险、最关键的最终阶段到来时,即便是你得到了那么多的爱,还是不足以让你活下来。我不得不用最快的方式收集爱意。我保证,那天所有的小马都没有受伤,我甚至还告诉了他们音韵被关在哪里。现在她安然无恙,已经回到了她的未婚夫身边。”



“这个‘最终阶段’为什么最关键?”



“因为这个。”邪茧用魔法从空气中取出一面小镜子,漂在暮光面前;在她弯曲的独角后面,长出了一个像是王冠的东西,和邪茧女王头上的看上去一模一样。



“这个器官能让你和我们巢穴里的所有幻形灵产生连接,而不仅仅是和你同等级的幻形灵。你小的时候,只能和我相连接。”



“连...连接?这就是为什么我能听到这些声音是吗?还有我之前听到的杂音也是?”



“是的...但现在他们真的不应该来打扰你。”



暮光的脑海里响起了广播:“全体注意,我的女儿现在能理解你们的行为。在她适应巢穴以前,除非紧急情况,否则不许联系她。”



果然,虽然不情不愿,那些声音还是全都离开了暮光的脑海。



“嗯?这个虫巢型思维的原理是什么?”暮光好学的天性开始生效。



“幻形灵通讯术(The Changeling Egregore),又叫做虫巢思维,是我们在进化过程中,产生的不可思议的优势。因此,我们幻形灵能在一定距离内进行心灵遥感,但也仅此而已。每一只幻形灵都有自己特定的波长,但经过学习,他们也能学会接收不同的波长。此外,我们女王的情况并不一样。虽然我不能具体地确认每一只幻形灵的位置,但我能接收并发送任何波长的信号,并且能和与我交流的幻形灵互相感应到大致的方位。比如说,坎特洛里所有的渗入者都有他们自己的特定波长,只能互相听到,但如果我专门选定他们的波长,也能发出一条只有他们能听见的指令。”



“不可思议,我们一定是在很特殊的环境下才进化出了这种能力...”



邪茧笑了笑:“我知道你有多喜欢钻研书本。等有时间了,我会教你我们的语言怎么写,这样你就能读懂所有幻形灵的书,学到你想知道的一切了。”



“你连我爱看书都知道?”



“暮暮,虽然是小马们照顾你长大,但我也从来没有真正远离你。”



“等等,每年11月14日我都会收到来历不明的礼物,一般都是书本;但我最早收到的礼物却是我的小聪聪(Smarty Pants)玩偶,那都是...你送的吗?”



邪茧点点头:“那个小玩偶是我自己做的,看到你喜欢它,我真高兴。”



“我是很喜欢,但是大麦(Big Macintosh)现在更喜欢它...”



“那倒是。虽然我从前不能去看你,但我还是每年都准备了你的生日礼物。”



“生日?我的生日明明是一月十八日,哦我明白了,那是他们在门前发现我的日子,是吗?”



“是的,你的生日其实是十一月十四日。你出生后,和其他小幻形灵一样,在茧里呆了两个月。”



“等等,所以你是像昆虫那样,生下所有的幻形灵?还是...”



“什么?才不是!我们和小马一样,有性别之分的。”



“有意思,那你们——”



邪茧开始回答她预先准备好的所有问题:“不,我们没有能力把小马变成幻形灵,那都是谣言【注3】;幻形灵的繁殖原理和小马一样,通过两性生殖;幻型灵们正常地产生情爱、组成家庭,然后抚养自己的孩子长大;幻形灵女王则经过慎重考虑后找到自己的挚爱,生下年轻的女王;也不存在什么‘雄性女王’;而且,因为只有女王能生下女王,所以我们在过世前必须留下一个孩子继承巢穴;没有女王的虫巢思维,对其余幻形灵来说就意味着灭亡。如果真的发生这种事,幻形灵们就不得不移居其余巢穴,否则就会死。”



“幻形灵们必须接入虫巢思维吗?”



“是的,虫巢思维就像我们身体的一部分,没有它,我们的寿命会大大缩短。”



“那女王一般能活多久。”



“大约几千年吧,我已经一千零三十五岁了;大约六百年前,我母亲被一只不明来历的龙谋杀后,我就接管了巢穴。”



“呃,对不起...”



“没什么,我早就让这件事过去了...”邪茧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历史和生物就先讲到这儿吧,我有些东西想让你看。”



邪茧终于将蹄子放在门上,将门推开。门后是一间宏伟的王座室,和坎特洛城堡的王座室差不多大。和其他地方的建筑一样,这里的墙面也是石砖和甲壳混合制成的;地板则有所不同,使用的是暗色大理石。一条暗紫色的长地毯从门后一直延伸到两张高大的黑曜石制王座那端。正中间稍大的王座给人以一种压迫感,较小的王座就坐落在左边,靠背上印着一个紫红色的星爆形状的可爱标记。



“那是我的可爱标记吗?”



“是的,我同你分离后不久,就安排好了这张王座;但直到昨天,我才叫他们加上了你的标记。你即使在幻形灵的形态下,也有可爱标记;我猜,这或许和你身为魔法元素有关。”



“这不重要,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个王座?”



“那个...”邪茧露出一副怯懦的神情,和之前袭击坎特洛的幻形灵女王完全不像同一只幻形灵,“暮暮,我...你是我的女儿,我爱你。我想让你留下来...和我在一起。”



“我已经有自己的家马了!跟你说,这次来访很有意思,但我不能留在这里,现在我得回家了。”暮光用蹄子跺地,决绝地说。



“可是,暮暮,这里就是你的家啊!”



“你觉得我能和袭击了坎特洛,伤害了我哥哥的幻形灵们呆在一起吗?我知道你是为了我,而且我以后也许能原谅你们,但我不会忘记你们做过的一切!”暮光怒火攻心,大声喊叫道。



邪茧挫败地看向一旁:“如果你要走,我不拦你。”



暮光没有料到会是这个结果,她向后退了一步:“就这样?”



“我是妈妈,不是典狱长。即使是我死了,我也只希望你能幸福。”



说罢,邪茧一言不发地冲出了房间,只留下暮光愣在原地。



尽管心中还是满怀怒火,暮光却不由得后悔自己刚才说的话。但不管怎么说,她已经决定要离开了。暮光走出王座室,将门关上。




与此同时,在坎特洛昏暗的月色下,一只不属于邪茧的巢穴的、收集爱意的幻形灵,正满怀恐惧地躲避着身后的追兵,他躲进一条空旷的巷子,变成一只长着游戏机可爱标记的棕色雄驹。他真希望自己能变成一只乌鸦之类的,但除非经过特殊训练,幻形灵的变形能力仅限于马形生物。



“守卫们不是被命令抓活的吗,为什么他们想杀我...”幻形灵恐惧地喃喃自语道。



他躲在自己的藏身处足足二十分钟,觉得大约安全了之后,终于带着伪装走出巷子,走进空荡荡的街道。他决定赶紧跑到火车站去,离开这个马间地狱,自从那个蠢得要死的女王发动了袭击之后,坎特洛已经不安全了。



一支飞箭撕破空气,正中他的右前腿;他惨叫一声,跌倒在地。



他抬起头,看着几名日间守卫(Solar Guard),他们脸上带着厌恶的表情,渐渐靠近。这些守卫显然是在脱队行动,日间守卫从来不会在半夜出动。



领头的那个守卫,一只长着金色鬃毛的白色天马,从鞘中拔出长剑,走到他面前。



“你跑不了了,怪物!”



“我没有参与袭击,我在坎特洛已经生活了四年了。我不是士兵,只是个送披萨的小马!”



“你不配自称小马!我才不管你是干什么的,我们充满和谐的土地上,容不下你们这些害虫!”



“你这叫什么和谐?”



那名守卫没有回答,而是猛踢幻形灵的腹部,用尽全力。



“你...才是...怪物...”幻形灵痛苦地喘息着。



那名守卫举起长剑,刺入幻形灵的心脏,立即要了他的命。



另一名守卫跑到他的上司面前:“干得漂亮,长官!我们该怎么处置这个东西?”



盾矛指挥官(Commander Board Sword)【注4】看向那名守卫:“随便你们怎么做,别叫其他小马发现就行。他们对塞雷丝缇雅那家伙愚蠢的‘留活口’命令言听计从,尽是一群没出息的废物;只有我们能保护小马国,不被那些怪物侵略。”




暮光开始穿过一条条走廊,想要找到巢穴的出口。她满心想的都是她的家马和朋友,他们现在怎么看她?虽然她很害怕,但她现在最想要的,还是尽快和他们重聚。



大约十分钟后,暮光终于意识到,她迷路了,好像还不小心走进了巢穴里一片居民区。这块区域的过道要宽阔许多,路中间还有盆栽植物,两侧都是幻形灵们居住的公寓。



‘也许我只要问问就好了?毕竟,我是公主,他们会告诉我的。’



暮光环顾四周,许多幻型灵正看着她。看见公主匆忙地赶路,他们既紧张又困惑。看来,邪茧还没有通知他们暮光要离开的事。



暮光正准备向一对夫妇问路,但却在这时看见一只雌性的小幻形灵走向前来。那孩子在她面前坐下,用崇拜的眼神抬起头看着她。



“你是公主诶!”



“呃,我是...”



“你真的好美啊!”



暮光忍不住对这可爱的幼虫露出一个微笑:“谢谢,谢谢夸奖。”



小幻形灵高兴地笑了:“女王陛下很高兴你能回来!”



“呃,她很高兴...?”



“当然!爸爸妈妈说,女王陛下很爱很爱你,过去十八年她说的最多的就是你,一直盼着你回来呢!你能回来真是太幸运了,我真不知道,要是不在妈咪身边,我该怎么办才好!”



“她真的...很高兴再见到我吗?”



小幻形灵急切地点点头:“有一次,我溜出巢穴了,妈咪说,她真的很爱我,要是我真的不见了,她会急得昏倒的。你的妈咪陛下,一定也很想你啊!”



小幻形灵看着暮光的眼睛,露出比斯派克装可爱时还要可爱的表情。



‘我居然...被一个小孩子说服了...’



暮光看到一位守卫经过,连忙叫住他:“打扰一下,你知道女王现在可能在哪里吗?”




邪茧躲在房间里,不住地哭泣着,房间的墙壁特别附魔过,可以隔绝她的哭声,而她也事先让其他幻形灵不要进房间。毕竟,让她的子民们看见女王哭成这样,没有好处。她的房间和暮光的非常相似,只是房间里没有书架,只有各种她收藏的东西,从艺术作品到零碎的小玩意儿都有。



邪茧的蹄子之间抓着一小块幻形灵茧的碎片,暮光曾经在里面生活过两个月。她早就猜到,自己的女儿可能会拒绝自己,但她还是抱着不切实际的希望,希望暮光能留下。



但她的希望落空了。



她的女儿要离开了,但至少,她还活着,而且会幸福。从此以后,她的家马和朋友们给她的爱已经足够了。可是,邪茧心中无底的洞却没有任何东西能填满。她用颤抖的蹄子抚摸那一小块茧片,泪水浸满了床单。



她忽然听见门被打开,随即又被关上的声音。邪茧转过头看去,看到了她完全没有想到会出现的幻形灵。



“暮暮?”



暮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久前,她确实看到了幻形灵女王柔弱的一面,但她没有料到邪茧居然正在哭。



“你...真的很爱我,不是吗?”



邪茧勉强挤出一个微笑:“是的...我永远爱你。你为什么回来了?”



“因为...我想给你一个机会...而且,我还有很多问题要问呢!”



邪茧心中的洞被希望重新填满,她睁大了眼睛,悲伤的泪水顿时转为喜悦的泪。她跳下床,紧紧抱住暮光。



“谢谢你...”她用沙哑的声音说。



‘也许,这一切真的能成真呢。’邪茧心想。



---注 释---



注1(普通幻形灵):原文使用的单词为“drone”,意为“工兵”(即《百以四分:邪茧女王篇》当中小季的身份);然而,在本文中,“drone”指的是“女王(queen)”以外的所有幻形灵,并不代表他们都是士兵、收集者、渗入者一类。故本文中不特别强调“drone”一词。



注2(哌娜):原文“Panacea”,意为“万灵药”;鉴于直译并不合适,本文选择使用音译。“哌”字是有机化学音译用字,用于对应英语中的“piper-”这一词缀,多指含氮的饱和六元环,故常见于药物学名;在此正好代指“万灵药”,以及Panacea这一角色医务员的身份。



注3(把小马变成幻形灵,那都是谣言):此处作者在暗指同时期另一部“幻形灵暮光”题材的F站小说《Mirror's Image》,该故事中,幻形灵可以通过榨干爱意的方式,将小马变为幻形灵;在这一章发布前,曾有读者向本文作者提及《Mirror's Image》的存在,并指出两文前几章的相似度过高;推测作者因此在本文前期多次暗指那部小说。



注4(盾矛):原文“Board Sword”,意为“盾、剑”,两词连读得到“boardsword”则意为“大砍刀”,此处选择按照前者意译。


登录后方可回帖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