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咖啡猫工作室创始人,小马同人论坛创始人,BFC展会创办人之一。喜欢写一些奇怪的东西。最喜欢的书是鲁迅的《呐喊》。
福来的无聊随笔
5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2 人评价
5
100% 4
0% 3
0% 2
0% 1
0%
字体调节: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发表于 7 天前 • 1人收藏 • 146人看过

雨一直下。


青瓦,灰砖,不大的院子里,种着两棵树——一棵是桃树,一棵是李树。北屋的床上躺着一只马,身上的毛发已经花白,大约50来岁的样子。他咳嗽了几下,身子连着床一起震动起来,严重朽蚀的木头发出刺耳的尖啸。床下站着一只年轻的小马,不过十几岁的模样,梳着一对麻花辫,身穿一袭青色的袍子。

“师傅,水。”

“不用。”那被叫做师傅的小马挥挥蹄,“乔乔……你过来,我有话要和你说。”


八年前。

“今后你便跟着我学相声,你的艺名叫乔乔。”一只雄马对着面前这幼驹说道。他身着一袭青袍,蓄着一撮小胡子,身后的桌子上放着一把戒尺。那时,乔乔刚满10岁,而她的师傅正是当时最有名的相声演员。


三年前。

乔乔第一次公开演出。台上的她,身着一袭青袍,蹄中执一把纸扇。说学逗唱,她样样精通;伶牙俐齿,她深受观众喜爱。

那天,师傅请乔乔去大排档吃饭。

“你呀,马上就该出师了!”师傅打趣说。

乔乔笑了:“哪里呀,还早着呢!”


一年前。

一个清晨,师傅突然把乔乔叫到北屋的门前。

“我已经没什么可教你了……”师傅说道,“今日你便正式出师了。”

乔乔没说什么,转身回到房间收拾行装。

师傅转过身,面向空荡荡的屋子。屋子的墙上挂着一副好友赠的对子——“纸扇抚尺快板响,桃李天下;业兴事旺家和睦,子孙满堂。”他对着这副对子苦笑了一下,他这一生无妻无嗣,关门弟子也只有乔乔这一个……

乔乔不知何时走到了门前,眼眶有些红,对师傅说:“我出了这里也没什么地方可以去,今后您只管把我当女儿……


雨还下着。

师傅握着乔乔的蹄子,又咳嗽了几声,终于艰难地张开口:“孩子你要记着,你是相声演员……给人们带来欢乐是你的使命……就算所有人都陷入绝望,你也应该笑着面对一切。”

“明白了,师傅。”乔乔紧握着师傅的蹄。

师傅闭上眼,满意地露出微笑:“这是你的最后一课。”


他的蹄子从她的蹄子中滑落。

她流下泪。

她微笑着。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