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1. 前言
  2. 聂克斯的故事:风中的雪花 第二章
  3. 聂克斯的故事:风中的雪花 第三章
  4. 聂克斯的故事:风中的雪花 第四章
  5. 聂克斯的故事:风中的雪花 第五章
  6. 聂克斯的故事:风中的雪花 第六章
  7. 聂克斯的故事:风中的雪花 第七章
  8. 聂克斯的故事:风中的雪花 第八章
聂克斯的故事:风中的雪花 (还有最后一章啊啊啊)

————聂克斯的故事:风中的雪花 第八章

4.7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_border
3 人评价
5
67% 4
33% 3
0% 2
0% 1
0%
字体调节: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发表于 8 天前 • 0人收藏 • 84人看过

《聂克斯的故事:风中的雪花》第八章

原地址: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151352/the-story-of-nyx-a-snowflake-in-the-wind

作者:RyanMagika

译者:学识混合

========

“大星座熊,大星座熊,大星座熊,这是一只大星座熊,我死定了,落雪也药丸了,但是她的灵魂还活着,我是完全死定了,真的死定了,而且是灵魂也要被吓死的那种。”聂克斯的想法完全不是最积极的,而她也不应该乐观,面对着165码高的大星座熊,但是聂克斯的魔法不能使用大规模传送是不容乐观的原因。大星座熊抬起头,在空中嗅了嗅,然后停下了。它做了一次深呼吸,然后转过身正对着聂克斯站着的空地,瞪着它的大眼睛看着聂克斯。“也许。。。也许你会忽略我?”

 

大星座熊张大嘴巴,对着聂克斯吼起来:“吼~~~~~!”

 

“应该不是!”聂克斯转头就跑,但是无力地跌倒了,她用魔法把自己拉起来,大星座熊对面的逃进树林里。这个时候大星座熊的爪子就落在聂克斯刚刚站着的地方,巨大的爪子切断了旁边的树,给这个地方留下一个破烂的树桩。“大星座熊肯定就是杀了蝎尾狮的凶蹄!它很明显可以这样!”

 

聂克斯在一个转角转了个弯,后面的大星座熊挤过树林,几打树随着大星座熊对这匹黑色小天角的追捕而倒下。聂克斯扫视正前方,在地上看见一个聂克斯刚好可以挤进去的洞口。“应该是一些动物留下的。”聂克斯立刻钻进洞里。她喘着气,感觉到大星座熊已经追上了她,而且在她藏身的地方停下来了。大星座熊抬起头吼了一声。

 

聂克斯尽力压制她的呼吸声。“我一定要逃离它的追捕。”她想。聂克斯试着使用魔法但是没有用。“加油。。。”聂克斯又试了一次,这次她的角终于有了些反应。然而,在成功放出魔能之后,聂克斯咳了一口老血,一小滴血挂在她的嘴边。“不-不行,我不可以s-施法了,我不能再做什么了。”

 

“吼!”洞外的大星座熊又愤怒地吼了一声,它挥舞着前肢,扫倒一片树林。

 

“它要找到我只是时间问题,我是不是永生者,也不能在它的肚子里活下去。”大星座熊继续向前寻找聂克斯,地面也随着它的走动而震颤着。“至少我知道了地震是怎么发生的了。”

 

大星座熊继续向前走,“我是不是在劫难逃了?我可不能打败它,我不能传送走,而且它可以在几公里以外嗅到我!”大星座熊已经接近了聂克斯的藏身处。“我放弃了!我要被困在这里直到它找到我,我死定了,落雪要被永远放逐在那里了。”聂克斯想到了落雪,畏缩了一下。“为什么我要来这里呢?是因为我可以成为她的黑马王子吗?”过了几秒,聂克斯想“那样我可以亲近她。。。但是现在,真感谢我的‘大计划’,我现在被困在永恒自由森林中,还有一只要把我当成啸夜的、一个半蹄球场高的怪物陪着我!”聂克斯的身体在迷失目标与疲倦中直接在洞里趴下。

 

“我应该在这里等着,如果运气好的话,它会x-先咬下我的头。”聂克斯伏在地上,她的脑海很清净,没有任何思虑,没有任何后悔,只是感到暴风雨前的平静,一种终于要结束的平静。像过山车一样的感情和挑战的终结。在聂克斯完全绝望的时候一点回忆涌了进来。

 

“我想我是时候停止。。。哭泣了。”

 

“什么?”聂克斯向四处看。

 

“你和公主们是亲戚?”

 

聂克斯与落雪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占据了聂克斯的脑海。

 

“你为什么那样子?”

 

聂克斯转过头去面对落雪,“做什么?”

 

“自言自语。”落雪笑着说,聂克斯脸红了。

 

聂克斯记得那个时候,那是她们之间第一次产生感情,然后飞速成长为她现在感觉到的爱情。更多的记忆开始涌进来了。

 

“那么聂克斯,你从哪里来?”

 

聂克斯犹豫了一下,“我在小马镇出生的。”

 

越来越多的记忆在聂克斯脑海中浮现,就像是在提醒聂克斯她失去了什么。“不。。。”聂克斯说,“这不是我失去的东西,这些是。。。我将要失去的东西。。。这是我放弃之后就会失去的东西!”

 

最后一个记忆在聂克斯脑海中浮现。

 

“我知道这一次你在尽力拯救我,帮助我。”

 

“我要继-继续走下去。”她虚弱地说,快速站起来,拭去嘴角的血,爬上洞口。她伸头向外看去,看见斜对着她的大星座熊。

 

“因为有一种魔法是比任何东西都要强大的,是比混沌更加强大而且比幻形灵魔法还多变的!”大星座熊转过头,看见了聂克斯,愤怒地大吼一声。

 

“吼~~~~~!”

“那种魔法!是爱的魔法!”聂克斯向着大星座熊左倾45°方向跑过去。大星座熊立刻追赶聂克斯,幸运的是森林阻碍了它的步伐。

 

聂克斯在一个角落急转弯,甩掉了大星座熊。突然她被一个又大又硬的东西绊倒了,聂克斯站起来看回去,找到绊倒她的罪魁祸首——一个大石头。它在聂克斯一只后蹄上割开了一个小伤口,一点血残留在它的上面。聂克斯又开始跑起来,直到她突然想到一个点子。她回头跑向几米开外的石头,仔细观察它的形态。那块石头很大很平,而且干燥得足够写字。

 

“完美。”她想,聂克斯抬起一只蹄子,把嘴里的一点血吐在上面,然后往石头上涂画。画法阵并不是聂克斯的专长,法阵有时候只需要极少量魔法来启动,但是除非你可以记住整个法阵图案,不然你只能一直带着一本关于法阵的书来参照。幸好在她还是梦魇之月的时候,法汇给她看了相关材料。最常见的材料是铁粉粉笔,但是血是更好的替代品。

 

一个大圆圈容纳着一个小圆圈,一个巨大的心形在图形中间,还有一些引流魔能的线条,正中央有一个钻石的形状,两个圆圈中间各种符号星罗棋布。中间聂克斯还有几次回过头去从伤口上抹多一点血来继续作画。大星座熊也正在往聂克斯那边破坏树林以推进。聂克斯知道它要找到她只是时间问题。而且它向着小马镇的方向,聂克斯不可以就这样跑开。新的符号被填入圆圈之间的缝隙,最后一个标志画在星星底部。终于,法阵画好了。聂克斯提起蹄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这个时候,大星座熊也离聂克斯越来越近。聂克斯抬起头对着法阵施法,但是她的角只是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让她继续吐血。

 

“加油。。。”聂克斯继续尝试着重新点亮她的角,“动起来,快点。”几秒种后她的角开始有一点微弱的反应,“好啊!”聂克斯高兴得几乎跳起来。

 

在聂克斯欢呼的时候,大星座熊出现了,它跟着聂克斯的声音爬过来。聂克斯注意到了它,立刻给中央的星星充进一些魔能。法阵中央开始发光,魔能慢慢顺着符纹像水一样流动,填满血液经过的地方。这个时候大星座熊刚好撞倒路上最后一颗树,法阵发出一阵强光,聂克斯闭上眼睛,用蹄子捂住头。过了几秒,聂克斯听到一个声音,让她解除了保护姿势,那是呼吸声。聂克斯放下蹄子,看了看周围,她发现自己现在高高在上,能与大星座熊平视。聂克斯向前面看去,那只被惹怒的大星座熊用后腿站立着。聂克斯向下看去,明白了自己的状况——她没有在飞,而是站着。

 

聂克斯正站在一只大星座熊的肩膀上,这只大星座熊只有大约135码高,有着苍白的紫色毛皮,像对面的大星座熊一样凶猛。聂克斯那边的大星座熊有另外一副模样:祂的头上有一个粉红色的蝴蝶结,而且祂的嘴唇也红得更明亮——聂克斯召唤了一个雌性大星座熊的幻象。

 

“啊啊?啊哈!”聂克斯兴奋地喊。这只大星座熊更矮,更苍白,看起来更瘦,不过这仍然是一只大星座熊。聂克斯抬起蹄子想摸摸大星座熊的脖子,但是她的蹄子直接穿了过去。“它只是拥有部分物理实体碰撞箱的。”聂克斯说,她向大星座熊下面的部分看去,“希望它的其他地方也是有物理实体的。”

 

但是对面那只大星座熊正在捻弄它的爪子,像一只猎食者一样看着聂克斯的大星座熊,似乎准备进攻。聂克斯明白了,她以蹄掩面: “大星座熊是有强烈领土意识的生物,而现在我当着它的面给它弄出另外一只的幻象来了!”

 

雌性大星座熊四肢着地趴着,愤怒地低声叫。聂克斯吃惊地发现她的大星座熊振作起来,还开始挑衅对方。

 

“哇!”聂克斯在大星座熊肩膀上跟着大星座熊一起移动,“冷静一下大熊熊!嘿!”

 

但是她的大星座熊没有注意她,还蹲下来准备发动攻击。聂克斯向大星座熊背后看过去,抓住机会跳下去,在大星座熊背上滑到一棵树上。两只大星座熊都只是仇视着对方,雄性大星座熊用爪子刨地,雌性大星座熊高举爪子。它们继续对吼,过了几秒,雄性大星座熊开始向雌性大星座熊冲刺,冲突开始了。雌性大星座熊在冲击中稳住了,雄性大星座熊跳开100码,继续尝试着撞倒雌性大星座熊。聂克斯的大星座熊吃了一惊,让它的动作慢了一拍,几毫秒的极度恐惧与肾上腺素让雌性大星座熊闭上眼睛,跨立着准备迎接撞击。但是过了几秒,撞击仍未发生。雌性大星座熊睁开一只眼观察情况,雄性大星座熊不见了。等肾上腺素代谢完之后它睁开另外一只眼,然后它注意到了它肚子里面的感觉。它向下看去,看见雄性大星座熊发情似的抱住它,他的头上甚至还在冒爱心。

 

“好呀!”聂克斯小声地喊,她的声音被大星座熊继续挑衅的隆隆声淹没了。聂克斯在她着陆的树上欢喜地挥舞着前蹄。她的想法现在完全跟着计划走。“雄性大星座熊正在被完全压制着,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偷偷地-”

 

“吼~!”雌性大星座熊愤怒地吼叫,雄性大星座熊没有退缩。雌性大星座熊就抓住他的脖子把他拎起来。但是雄性大星座熊被异性冲昏脑袋而毫无反应。她用力一挥爪子,把雄性大星座熊打飞到几百码以外,成堆的树被他撞倒,还有一座泥土弹坑环着他。他站起来,满脸疑惑,转过身,又刚好被她的冲刺吓到,雌性大星座熊趁机在撞击他到悬崖面之后给了他一爪子。他这次愤怒地吼起来,靠着岩壁站起来。

 

“吼吼吼吼!”它双臂举高,对着她怒吼。雌性大星座熊在反弹之后又开始对他进行冲刺,它们俩撞击之后在原位形成了一片狼藉。雌性大星座熊因为后坐力向后踢飞了一些泥土,它们两只抓住对方的前腿,用力向前推,雄性大星座熊因为体型原因稍占优势。但是雌性大星座熊比他聪明,她借力打力,向后倒去,让雄性大星座熊突然向前扑倒,她自己一下子翻身滚出雄性大星座熊跌倒的波及范围。她站在他的左边在带上他的后腿,让他 完全失去平衡,倒在地上。她又把前腿压在他的背上。

 

远处,聂克斯专心致志地看着他们打架,她需要靠近法阵来维持它的运作,即使她已经可以自行离开,她也想留下来看着它们分出胜负。他翻过身,背面靠地来抓住她的爪子,他的动作导致她意外地跌倒。他迅速站起来, 继续抓住雌性大星座熊,把她举过头顶,把她摔下来。她在地上滚了一圈,半跪在地上,向着他跳起来,像排球扣杀一样撞上他,使他又一次跌倒在地上,她还坐在他上方。她对着雄性大星座熊的脸一顿狂揍。他举起爪子抓住她的爪子并扭转它,使她痛得尖叫。他向后蓄力,打击正中她的鼻子。她捂着鼻子后退几步,他趁机站起来,向她冲锋。她赶紧四肢卧倒,绊倒了跑到一半的雄性大星座熊。她试着立掌砍击他,但是他格挡住了,还顺带推开她。她继续战术卧倒,紧盯着雄性大星座熊。他又一次发起冲刺,但是她也有所准备,突然横跨一步避开了冲向她的巨兽。她在他身后抓住他的臂膀,把他甩到悬崖面上,把他撞晕了。她爬上他的后背,抓着他颈部的毛把他拉起来往崖面蹂躏,力气之大甚至导致悬崖面开始开裂。他的血液像河一样涌出来,一路流到周围的树根上。她终于把他脸朝外扔下了。她赢了,雄性大星座熊昏死过去了,于是她举起爪子,抬头宣泄战斗的余劲。

 

“哇嗷!!!”她一边喊,爪子一边消失,因为聂克斯的法术开始塌陷了。雌性大星座熊从爪子开始到后脚都要变成飞尘,而她吼叫的回声在她消逝成星星点点的亮光后传了回来。

 

========

 

聂克斯对这一幕非常吃惊,两只大星座熊勇猛地战斗,但是她的大星座熊竟然取得胜利了。她从树上滑下来,走到雄性大星座熊战败的地方。大星座熊背上小溪似的血一路延伸,即使它落地的方向几乎让伤口堵住。聂克斯看了看她的法阵造成的伤害。

 

“即使是受到了这种伤害,大星座熊也应该能活下来。”聂克斯想,“即使是另外一只大星座熊也不能完全杀死一只大星座熊,那些贪食灵应该是知道它活着才放过它。”聂克斯向大星座熊额头上的紫色星星看去,至少它曾经是紫色的,而现在,它变成了明亮的白色。聂克斯突然想起了什么,她立刻转过头去,刚好看见自己的可爱标记的光芒消失了。

 

“愚蠢的标记。”聂克斯小声说,她又看向大星座熊。它的光芒更明亮了,过了几秒有一团光芒开始分离出来,很快,就有一团不定型的光芒脱离了大星座熊的脸部。

 

“什么?”聂克斯说。大星座熊的标记变成一个球,停止发光了。“什么?!”

 

那个球降下来,停在聂克斯前面。

 

“这。。。什么。。。”她嘀咕着,看着那个白色的球。它跳起来,钻进聂克斯的身体里,没错,这个球飞进聂克斯体内了。

 

“我-我-我-”聂克斯的眼睛突然变成白色,打断了她结结巴巴的话。聂克斯站在原地,身体开始恢复,后腿的伤愈合了,连血迹也消失不见了。在她的眼睛暗淡下来之后,聂克斯已经非常干净了。她的身体重新充满活力,她的脸上完全是疑惑的表情,没有言语,只有疑惑。

 

“好烦马啊!”聂克斯挥蹄大喊道,“各种事情,烦马的事情,它们就这么发生了!我在用另外一只大星座熊打败一只大星座熊之后,我还被那只大星座熊的一部分吸引住了!就像是这个故事是被某匹不知道他在做什么的小马写出来的!”

 

∞∞∞∞∞∞∞∞∞∞

某平行宇宙中一个年轻的作者在瑟瑟发抖。

∞∞∞∞∞∞∞∞∞∞

 

聂克斯看着失去意识的大星座熊,意识到大星座熊身上的星星是多么的细致。“我。。。我知道大星座熊是星座熊。。。但是它们不是真正的星熊,对不?” 一些星星闪烁着确认了聂克斯的猜想。“呃。。。我觉得我可能比我想的和露娜还有更多联系。”聂克斯点亮了她的角,现在,它稳定地发着光。

 

“我猜那就是能量的来源。”聂克斯说,“我猜。。。”

 

“第一步,专注于你的目标。”谐律之树。

 

“第二步,注意目标。”她自己。

 

“第三步,控制目标。”聂克斯把自己包在自己的魔法里面。

 

“第四步,用你的魔法把目标移动到目的地那里。”聂克斯一闪而去,留下沉寂的森林。

 

========

 

远处,无尽之森的一个峡谷,谐律之树是谷底山洞里面的最美丽的事物,数千年来它一直散发着谐律的光芒,并且使整个山洞浸没在它的淡蓝色光芒中,让小马感到舒适、放松。它伫立在峡谷的中央位置,有一些两姐妹城堡时代留下来的煤井和火成岩,还有一些谐律保管者的残余物围绕着它。晶蓝色的树枝中镶嵌着六颗彩色的宝石。山谷并不是完全安静的,谐律之树一直在吟唱着另马心静的嗡嗡声,音量刚刚好可以被听见,又不会太大声以至于烦马。这和谐的平静突然被一只传送过来的小雌驹和她的尖叫无礼地打破了。聂克斯仍然是传送新蹄,所以她传送到了离树10英尺的距离。

 

“哇奥。”聂克斯绞尽脑汁也只能想出那么多话,她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抬头看着谐律之树。它散发着柔和的光芒,让聂克斯情不自禁地笑了,“终于。”聂克斯跑上前去,把蹄子放在树干上,兴奋地看着树枝。谐律之树毫不动摇地立在这里。聂克斯皱眉道:“呃。。。下一步是什么?”

 

 

 


上一章 目录
回复 聂克斯的故事:风中的雪花 第八章

问个问题啊,老司机是不是对啸夜爱的深沉啊,几处应是宵夜的地方全是啸夜(蹄动滑稽)

回复 聂克斯的故事:风中的雪花 第八章

以及,催更啊啊啊啊啊啊

回复 聂克斯的故事:风中的雪花 第八章

你倒是快啊啊啊啊啊啊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