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发飙蝶
4.9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_border
10 人评价
5
90% 4
10% 3
0% 2
0% 1
0%
字体调节: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发表于 2019-02-10 • 6人收藏 • 758人看过

76b43290gx6BO7srm6Dfb&690.jpg

Fluttershy Furry

发 飙 蝶


作者:Aegis Shield

原文:http://www.fimfiction.net/story/13242/fluttershy-fury

译者:Nightscream

简介:云宝黛茜很确定,她亲眼看到了一起凶杀案!

 

***

  苹果杰克实在是惨透了。

  长达一周的踢苹果劳作让她筋疲力尽,站都站不稳。她浑身上下每块肌肉都酸痛难忍,几乎都迈不开步子了。扑倒在旁边一辆空空的苹果货车上,她微微呻吟着,浑身打着哆嗦,只觉得腿像是火烧一样疼,背部的脊椎好像都要断掉了。她长叹一声,尽量注意让自己别像之前很多次那样睡过去。如果她睡着了,那醒过来的时候会浑身僵硬得动都动不了。大麦克为了干完他的活儿,有时候就会变成这个样子。

  “咱得……去找……小蝶……”她平时开朗热诚的南方口音都变得虚弱缓慢,而且充满痛苦。勉强忍着痛把自己慢慢地支撑起来,她无力地盯着地面。“一,二,一,迈开步……动起来,苹果杰克!”她咬着牙给自己下命令,然后转向城镇,一步一挪地蹭了过去。

  * * *

  云宝黛茜正在负责她晚上最后的工作。以她平常一贯的华丽技巧四处飞行着。即使太阳几乎已经消失了,天空中也染上了正在消失的粉红色,她仍然看到还有一部分需要被清理的云彩。天气管理队已经收到要求,给所有小马一片万里无云的夜空。露娜公主有时候就是喜欢在夜空中缀满特别多的繁星,而他们就得把所有碍事的云彩都从天空中清理干净。

  云宝黛茜孤身向上急速爬升,在空中一个漂移,把云彩一块接一块地踢散。有少量零星的游云总是想逃脱天气管理队的除云行动。所以她在这一晚是最终的检查者。因为她是最快的,最强的,最酷的,最……那是苹果杰克吗?

  云宝黛茜可以看到她的朋友苹果杰克慢腾腾地到达了森林边缘小蝶的小屋。即使是太阳已经藏到了坎特拉皇城后面,而且夜晚正在降临,云宝黛茜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苹果杰克的帽子。

  都这个钟点了,苹果杰克跑出来干什么?平常那一整天累得要死的农场劳动不是应该让她酣睡一整夜吗?“嗯,看来该是跟踪时间了!”云宝黛茜展开她的翅膀,倾斜飞行,直到她几乎上下颠倒的时候才向下急速俯冲,落到了树梢的后面。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开始调皮捣蛋跟踪她朋友的行踪了。她在树梢之间窜来窜去,活像个会飞的忍者。

  * * *

  苹果杰克一路上走得非常非常慢,好不容易,最后总算是到了小蝶的小屋了。她一瘸一拐地拖着蹄子,几乎把鼻子撞到了小蝶家的房门上。她一直都盯着地面,行走的动作活像是梦游。飞快地摇了摇头,她朝窗户望了一眼,里面的灯火还是亮着的,所以小蝶还没睡。她轻轻地敲了敲门,尽量不吓到那只温柔敏感的小马。里面响起了一声小小的惊呼,在那只粉红鬃毛的小马把门推开一道门缝向外张望来者是谁的时候,苹果杰克露出了歉意的笑容。“是、是谁啊?”她有点害怕地小声说道,“哦,是你啊,苹果杰克。”

  “抱歉吓到了你,甜心,但是咱只能来找你了,”苹果杰克低声说道,满脸痛苦地靠在门框上,耳朵向下耷拉着。“咱觉得后背恐怕是拉伤了,想看看你能不能帮咱一下,就像你几周之前帮大麦克那次一样?”她摘下她的帽子,望着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里面充满了温柔和哀求之情。

  这对于小蝶的承受力而言已经太多了。“哦,没问题,我当然会帮你的,我们只是需要个大一点儿的空间。”她轻声地说道,露出了微笑的时候,发出的声音活像是充气玩具挤出来的声音。她伸出蹄子,接过苹果杰克的帽子,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到她门口的小桌子上。“客厅可以吗?”她顺从地说道,低下头走到一边,让苹果杰克进去。门在苹果杰克背后轻轻地关上了。

  云宝黛茜从树叶丛里面冒出头来,好奇心在她胸中熊熊燃烧。她离得太远,听不清她们的对话,但是她看得一清二楚。苹果杰克靠在门口,看起来非常友好。然后脱下了她的帽子。然后小蝶接过帽子就让她进去了?太~~~诡异了!苹果杰克根本没脱过几次帽子!里面到底有什么?她尽可能踮起蹄子,轻声地拍打着翅膀,把鼻子贴到了小蝶的窗户上。窗户厚厚的玻璃可以挡住风雨,当然也挡住了里面的声音。但是她要是凑得够近仔细观察的话她还是可以猜到里面到底怎么回事的。她皱着眉头,拍着翅膀,充满好奇地往小屋里面张望着。幸好小蝶家周围都是茂密的灌木丛,可以让小动物们藏身。这也为她提供了良好的隐蔽。

  在里面,小蝶轻轻地用蹄子揉着苹果杰克身体的各个位置。“哦,天啊,对,我知道你的意思。”她慢慢点了点头,稍稍把头发拨到一边。

  “真谢谢你的帮助,小蝶。”苹果杰克声音很微弱。耳朵向后垂着,她编成辫子的金色鬃毛都耷拉下来了,现在她的状态实在是悲情无比。“咱也不想这么操劳过度,但是踢萍季节是一整年里最重要的时间了。”

  “哦,我完全能理解,那么现在——”小蝶伸出一只有力的蹄子,抓住了苹果杰克的脸,猛地往下一按,砰地一声,让她一头扎在房间里的小地毯上。她抓住苹果杰克的尾巴,借助她的体重猛拉,把她的整条脊椎都在吱嘎作响中折成了弓形!

  “啊————”苹果杰克的惨叫声响彻云霄,外面的云宝黛茜隔着窗户都听得一清二楚。抓住苹果杰克,小蝶把她一点都不“小蝶”地轮了起来,重重侧着身子摔翻在地,然后无情地一蹄子踏在她的可爱标记上!“哦呃……”在骨头咯吱作响的声音入耳可闻时,苹果杰克又一次发出了惨叫。小蝶的动作快如闪电,毫不留情,用两只前蹄抓住了她的脑袋,然后猛地一拧!将苹果杰克的脑袋扭向一边,力量如此之大,让颈椎都发出了毛骨悚然的咯嘣声,像是一锅爆米花。苹果杰克的呻吟声戛然而止,无力地倒在了地上,再也没了声息。她金色鬃毛编成的辫子像是一条被砍掉了脑袋的蛇,耷拉在地上不动了。

  云宝黛茜浑身煞白如鬼。

  她不光是看到了而已,她不光是看到了而已!她踉踉跄跄地向后退去,活像是看到了老鼠的大象。她叫不出声音来,恐惧让她连自己的尖叫声都发不出来!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这远比她那个被萍琪做成了蛋糕杯的噩梦还要糟糕得多!这是真的!小蝶……这怎么可能!?她……她……她……?!她连滚带爬,只恨爹娘少生了四条腿。尽她平生之力疯狂拍打自己的翅膀,她逃跑了!

  “哦,没错,我完全知道所有绷得太紧的地方在哪里……”小蝶轻声说道,用蹄子向前慢慢地揉着。苹果杰克感激地哼哼着,连一动都不能动。任何动物或者是小马到了小蝶蹄子下面都像是揉面似的,谁能想得到,她竟然是这么出色的一位按摩大师?

  * * *

  暮光闪闪轻轻地哼着歌,仔细读着一本题名为《神秘的幽暗,艾奎斯陲亚广阔的地下洞窟传奇》的书。斯派克在这晚上已经早早去休息了。所以她有了点时间来享受在群星之夜下读书的乐趣。微微笑了起来,她用魔法点亮了她的角,把书翻过一页,让她的眼睛再一次扫过书页上的内容。有时候她很幸运,她会完全忘记自己在读书,而只是沉浸在研究素材的灵感之中。这很难做到,但是偶然也会发生。或许今晚她就很幸运,而且……

  轰隆!

  一个声音吓了她一大跳,她的尾巴一瞬间都竖了起来。猛地把头转向一边,她看到的非他马莫属,正是云宝黛茜挂在她阳台的栏杆上挣扎着。皱着眉头,她站起了身。推开了玻璃门。“呃……我能帮你什么忙吗?”她像平常一样问道。

  云宝黛茜以毫不华丽的姿势坠机在她的阳台上,四仰八叉地摔成了一堆。“拧断了她的脖子!她像是折断细枝一样拧断了她的脖子!我亲眼看到她这么干的!”

  “什么?”暮暮向后靠了靠,微微抬起一只前蹄。

  “我……看……看……看到了!就只是咔嚓!咣当!然后就没气儿了!”云宝黛茜用蹄子挤着自己的脸颊,做出一副被殴打的样子来让她的描述更加形象。“我不能留在那里!她说不定也会逮到我的!”

  “云宝……”

  “我……我……我都不……不……不知道,她是这么一个一点就炸的火药桶!”云宝黛茜喋喋不休地说着,她浑身发着抖,趴在地上把蹄子和尾巴都缩进了身体下面,像是一个颤抖的球。她的瞳孔在恐惧之中缩成了小点,这表情在她脸上可是非常陌生的。“她、她非常友好地走进去……然后……然后她突然就抓住了她,像头野兽一样,把她给活生生的……折成两半了!”

  “云宝!”暮暮最后叫了起来,阻止她继续恐惧下去。“你到底在说什么?我从来没听过这么暴力的事!”她凑到她抖得像是筛糠的朋友,仔细上下打量着她。“你看起来糟糕透了,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

  “我看到小蝶把苹果杰克给谋杀了!我亲眼看见的!”云宝黛茜脱口而出,唾沫星子喷了暮暮一脸。“这是我见过最他喵的扯淡的事了!猛踩她的后背!然后践踏她的可爱标记!然后抓住她的脑袋,咔啪一声!像折断一根树枝似的!”她突然无法自控地呜咽起来,哭声充满痛苦,凄惨无比。“可怜的苹果杰克啊啊啊啊啊”她一脑袋拱进大惊失色的暮暮前胸里。

  紫色独角兽的下巴掉了下来。她瞠目结舌地瞪着她饱受恐惧折磨的朋友。尽力把所有这些事实串联到一起。“哦不……”她低声喃喃着,大部分是对自己,她的眼睛在恍然大悟之中睁圆了。“我……我……我以前见过她干过类似的事!”她把抽泣的云宝黛茜急急忙忙地拖进房间里,为了安全起见又锁好了阳台的门。“我曾经有一次,看到她对一只野熊干过同样的事!我简直不能相信!那会是我们的小蝶!”

  把一床厚毯子扔过去盖住剧烈颤抖的云宝黛茜之后,她开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我……我……我我我应该马上去阻止她,或者……”

  暮暮的思绪以疯狂的速度运转,尽力想找到小蝶会对苹果杰克发泄出雷霆之怒的任何原因的蛛丝马迹。冲到云宝黛茜身旁,她伸出一只蹄子放在她肩上。“你都看到了什么?告诉我确切情况!”她耐心地等候着,在云宝黛茜用有如美声唱法一般发颤的嗓音告诉她自己看到的一切时,她认真地在纸上记录着。

  “然后就……轰隆!她倒在地上就再也不动弹了啊啊啊!”天马恐惧得瑟瑟发抖,情不自禁地又开始抽泣起来。“我……我好害怕。我还不想死啊!我们该怎么办啊?!”

  “我……我……”暮暮心头太沉重了,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送信给公主报告此事?召集小马镇居民追捕凶手小马?然后又是什么?干掉她?哦,光是想到这些就觉得恐怖至极了。小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突然变得这么穷凶极恶?

  突然传来的敲门声让她们俩一起蹦了起来。“呆在这里,我们可不想引起恐慌之类的。”暮暮安慰道,拉过一床毯子把她的朋友盖在下面。至少没引起恐慌,她静静地想。躺在毛绒枕头上,云宝黛茜依然不住地打着哆嗦。暮暮清清嗓子,尽量让自己显得和往常一样。她精神抖擞地走向门口,用魔法拉开了它。“谁~来~啦~?”她用唱腔发问,眯起眼睛笑得一脸阳光。

  “哦,你好,暮暮。”小蝶就站在门外。

  “噫——!!!”暮暮关门的动作如此狂暴,差点没把整扇门从活页上扯下来。她用自己的后背顶住了门板,疯狂地喘着气,眼睛的瞳孔都缩成小点了。“她来了!云宝!她来了!她肯定是看到你逃跑了!”她压低声音,疯狂地号叫着,云宝黛茜尖叫着回应她,把自己更深地藏进铺盖下面。

  “哦天哪,是我说错了什么吗?”那只害羞小马闷闷的声音在外面响了起来。她歪着头望着门口,“也许我不该来打扰暮暮,太阳都下山了。她说不定挺忙的。”她的声音既礼貌又温柔,然后她对自己点了点头。“但……但是,我,我真的得去帮苹果杰克啊。嗯……”她在内心深处英勇地思想斗争了一下,“我觉得再试一次可能也没什么害处吧……”她伸出蹄子,又一次敲了敲门,这次更温柔了一些。

  “别理她,暮暮!不管你干什么,绝对别开门!”云宝黛茜哑着嗓子惊声尖叫,从毯子下面拱出脑袋,一脸吓得魂不附体的表情。

  “我……我……我们得做点什么才行!我们必须阻止她才行!”暮暮声音颤抖,仿佛在念一首阴阳顿挫的诗。“你能飞出十马赫的速度,看在赛蕾丝蒂亚的份上,你就不能……飞过去把她撞趴下然后打晕她吗?!”在紫色独角兽用后背顶着门板的时候,敲门声再次传来。“稍等我一下!!!”她扭过头,用全身力气喊出一个气若游丝的声音,透过木头门板传到了小蝶耳朵里。

  “哦……好吧。”外面传来粉黄小马温柔的声音,而且一如既往的愉快。她悠闲地坐了下来,耐心的盯着门口。满脸温柔的微笑。她知道其他小马在房间里很乱的时候不喜欢有谁来打扰她们。为了能让她进去,暮暮说不定正在清理书架上的书呢。

  “你就不能用你的角射出点儿魔法镭射光什么的把她轰杀掉吗?!”云宝黛茜尖叫道。

  “魔法镭射光?!我什么时候会用魔法镭射光了?!”暮暮不敢置信地吼回去。

  “反正你不是一直都用魔法来把东西搬来搬去的吗?你就不能用个什么魔法来保护一下我们吗?!”云宝从来不知道魔法是怎么用的,所以她这些点子实在是很尴尬。她又一次钻进毯子下面,把自己紧紧地卷成了一个震动的包袱。

  “我、我、我……我从没用我的魔法去攻击过其他小马!这完全犯规了!”暮暮小声叫道,用角指着门,一步步向后退去。

  云宝黛茜突然跳了出来紧紧抱住了她,用前腿牢牢挂在她脖子上。“不是她,就是我们!她还是我们?!”她摆出最可怜巴巴的眼神来迫使暮暮答应她。

  慢慢转过身,暮暮向门口走去。她知道凶手正在那里等着她开门。吞了口唾沫,她眯起了眼睛,魔力开始在她的角上聚集起来,发着光芒,闪烁着魔力的火花。暮暮咬紧牙关,眼睛慢慢地眯了起来。气氛越来越紧张了,云宝抓起了毯子,向上拉到盖住了她的鼻子,树屋的窗户都开始发抖了。反射出了耀眼的光芒。

  在外面,小蝶看到有明亮的光从门下面透了出来。“哦?”她俯下身子,好像在看蚂蚁。“真想知道里面到底是……?”在面前的门板忽然脱离活页飞出去的时候,她的话被打断了,一道耀眼的魔法闪电切掉了她一边的鬃毛!她眼睁睁地看着那长长的,美丽的粉红色鬃毛从她的头上脱落下来,开始轻轻地发抖,她望着房间里面,暮暮正站在那里,角上还闪着残留的余光,一副她从来没见过的最可怕的表情。眼泪从小蝶的眼睛里飚射而出,她朝外面落荒而逃,发出了非常女孩子味儿的尖叫声。

  “我……我只是来拿我的药膏好治疗苹果杰克的后背啦~~~!”她哭得泣不成声,好像大半夜突然下起了暴雨似的。她清脆的蹄声在夜空中回响着。

  房间里一片寂静。暮暮回头望着云宝黛茜,云宝黛茜也回视着她。两只小马之间弥漫着一股尴尬的气氛,过了好一阵子,暮暮的视线落在了她门边的小桌子上,那是上周斯派克从梯子上掉下来扭伤了脚的时候,她从小蝶那里借来的肌肉拉伤药膏。“我们犯了个可怕的错误!”暮暮突然倒吸一口凉气,“云宝!去追她!我们在她的小屋见,把这一切都解决!”

  “遵命!”云宝非常严肃地敬了个礼,她展开翅膀的动作非常猛,把毯子都掀到一边去了。她飞速地冲出了大门,暮暮的蹄子从来没有这么快过。

  * * *

  当她重新清醒过来的时候,苹果杰克心满意足地呻吟着。如果说小蝶的……处理有什么特别舒服的事情,那就是会让你舒舒服服地打个盹了。在她感到药膏那又凉又烧的舒服感觉从她的后背渗入她浑身上下的时候,她慢慢睁开了眼睛。“唉,是你吗,小蝶?”她的南方口音懒洋洋的,就好像她还没完全醒过来。“有你帮忙治好我的浑身酸痛,咱真是感激不尽。”她的视觉慢慢恢复到看到云宝黛茜和暮光闪闪也在旁边。“呃……你们俩什么时候来的?”她稍稍抬起了脑袋问道。

  “哦,暮暮那里有种特殊药膏,我可以用它来治疗你的后背。所以我就在你休息的时候去取它。你肯定是在最初的理疗之后就感觉不错,结果睡熟了。”小蝶的声音就和往常一样温柔羞怯。苹果杰克扭过头,不由得惊呼起来。小蝶的鬃毛去了一半!就好像是直接从她身上被切掉了!“哦,你喜欢吗?”她轻声问道,用一只蹄子拢了一下。“暮暮帮我弄成这样的。”她说着,朝独角兽的方向轻轻瞟了一眼。

  “呃……好吧,”暮暮抱歉地笑了笑。云宝黛茜轻轻踢着地面,低声地喃喃着。“嗯?”暮暮问道。

  “对不起,我还以为你把苹果杰克给杀了……”云宝黛茜说道,不过她的翅膀缩了起来。

  “没关系的,给小马那样块头比较大的患者按摩需要费很大的力气。”小蝶安慰道,“我相信这看起来肯定相当暴力,我真的很抱歉。”她的声音有点不好意思,眼睛里满是温柔。“或许你们也会用得着,你可以来找我吗?我很乐意让你们感觉好些,如果你们愿意的话。”

  云宝黛茜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呃……当、当然!”


回复 发飙蝶

是时候说这个梗了。

回复 发飙蝶

小蝶:“我会帮你好好按摩的。”

云宝:背脊一道发凉!?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