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1. 前言
  2. 序幕
  3. 前言:关于哔哔小马和可爱标志
  4. 第一章:踏出避难厩(转载)
  5. 第二章:小马国废土(转载)
  6. 第三章:指引(转载)
  7. 第四章:观点(转载)
  8. 第五章:灾厄(转载)
  9. 第六章:水落石出
  10. 第七章:薇薇·莱米
  11. 第八章:脱轨
  12. 第九章:故事启示
  13. 第十章:航向修正
  14. 第十一章:帮派之争
  15. 第十二章:义无反顾
  16. 第十三章:昔世旧语
  17. 第十四章:铁蹄
  18. 第十五章:暗夜低语
  19. 第十六章:高塔
  20. 第十七章:万夫所指
  21. 第十八章:违衷因由
  22. 第十九章:背叛
  23. 第二十章:帷幕之后
  24. 第二十一章:暮光之心
  25. 第二十二章:陆马方式
  26. 第二十三章:行为模式
  27. 第二十四章:光影之舞
  28. 第二十五章:慷慨之魂
  29. 第二十六章:泽妮思
  30. 第二十七章:求救信号
  31. 第二十八章:豺狼时刻
  32. 第二十九章:神化相争
  33. 第三十章:换位狩猎
  34. 第三十一章:间断回忆
  35. 第三十二章:释心静谈
  36. 第三十三章:十字军
  37. 第三十四章:夜之边缘
  38. 第三十五章:寒冷曙光
  39. 第三十六章:夜流异曲
  40. 第三十七章:政部余影
  41. 第三十八章:安宁时光
  42. 第三十九章:风雨欲来
  43. 第四十章:辐射音爆
  44. 第四十一章:迈向希望
  45. 第四十二章:坠入火渊
  46. 第四十三章:盲者之国
  47. 第四十四章:星星之火
  48. 第四十五章:纯心美德
  49. 后记:宽恕与余波
  50. 尾声:十年后
【S.P.P.翻译组】辐射:小马国(完结 全面校润阶段)

————尾声:十年后

5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19 人评价
5
100% 4
0% 3
0% 2
0% 1
0%
字体调节: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发表于 9 天前 • 0人收藏 • 415人看过

Afterword(Ten Years Later)

原作者:Kkat

翻   译:EmeraldGalaxy

校   对:EmeraldGalaxy

润   色:EmeraldGalaxy



很久很久以前,在小马国这片神奇的土地上……


十年后……

  

“然后我开始思考……”她轻声地说,读着这本书的最后一句。虽然她不知道自己的听众是否注意到,它们同时也是最开始的一句话。这篇故事已经圆满地接上了。

 

这些就是她为之而生的时刻。仅仅和孩子们享受着这些时光,在她为他们阅读时看见他们渴望,着迷的小脸庞。阅览室就像一座安宁的岛屿。没有忧虑,没有压力,没有小马征求咨询她的建议。她再也不会对领导地位感到舒适了,但外面的小马仍将她放在荣誉的高台上。她讨厌聚光灯,而她也知道配不上他们对自己的信任。阅览室是她最喜欢的庇护所之一。

 

“……如果我要告诉你们我一生的经历——解释我和这些伙伴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以及为什么我要做接下来的事情——也许我应该从解释哔哔小马开始。”

 

她轻轻地合上这本书,细细品味着这个结局中的宁静。嗯,这些就是她为之而生的时刻。祥和,宁静的时刻,而后……

 

“什么?”坐在幼驹中间的杏仁色小天马抱怨道,“就这样了?不能在这里结束!这个结局真差劲!

 

“现在,雷霆冲击(Thunder Rush)……”她开始说。冲击是追踪与雾(Mist)的女儿,而她遗传了她父亲的性情。

 

“我想要更多情节!”雷霆冲击打断道,“我还想要云宝黛茜!”

 

羞怯的黄色独角兽说道,“我喜欢这个结局。”

 

冲击对她的同伴翻着白眼,“你当然喜欢。

 

好吧,当阅读进行时才是宁静的时刻。“现在,孩子们……”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对吗?”那黄色独角兽,小花(Flower)问道。

 

即使她点头作为回应,那小雌驹雷霆冲击仍迅速反对。

 

“当然不是!这明显只是一个童话故事。没有小马能从那么多射击中存活下来!”那小雌驹再次夸张地翻着白眼。“而且,得了吧。你真会相信小马国有那么多的怪物,不是吗?

 

“噢,但这些是真的,”她回应道,她讨厌打断谈话,“我当时在那里。

 

杏仁色小天马只是交叉着她的前腿,坐了下来,哼了一声。

 

后面一有着棕色与白色斑点的小雄驹站了起来,“你当时真的是一棵树吗?”

 

她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鼓起勇气面对总是伴随着这问题的即将到来的下一个问题“对,峭壁(Cliff),是真的。”

 

她听出小花嗓音中的好奇,那小雌驹问,“变成一棵树是什么感觉?”这就是了,那个问题。

 

“我不想谈论这个,”小蝶说,这句话能感觉出被排练过许多次。有一些事物是她不能想太多的,而她作为一棵树的时光在她“禁止思考”的名单上排得非常高。

 

“现在,为什么你们不都出去,然后玩玩呢?”她建议。

 

大部分小雄驹与小雌驹不需要被通知两次。远处的门被晃开了,耀眼的阳光射了进来。迷你的马群涌向门外,阅览室几乎在几秒钟内就变得空荡荡的。她眨着眼,意识到小峭壁还待在后面。那小雄驹奔向她,用他小小的前蹄抱住了她。她反抗着想要跳开然后藏起来的冲动。

 

您讲的故事是最棒的,小蝶女士”他开心地说,“谢谢您为我们讲故事!”

 

然后这小雄驹被正午的阳光引开,向门外疾驰,加入了他的朋友们。

 

小蝶呆立了一会儿,从打开的门注视着使馆,以及外面的枢纽镇(Junction Town)。那些小马,他们将自己称作“末日追随者”。他们知道她的过去,知道她最严重的错误,但他们既不隐藏真相,也不因此讨厌她。相反,他们将它视作一个教训来接纳着它。而且,令马震惊地,用一种她感到不舒服的敬仰看着她。

 

不过,如果她将被授予一个权威地位,那么她这次会好好地使用它。她已经浪费了两百年时间,不能做任何事,不能帮助任何小马。再也不会了,她只要……这次做得更好。而这次,她会与她的朋友保持密切联系,以让他们能够帮助她。

 

她注意到了追随者的领袖,薇薇·莱米。那炭黑色的独角兽正看向她,微笑着举起一只前蹄挥舞。小蝶羞怯地挥了回去,她的眼睛注意到那个华丽的金色哔哔小马,镶嵌着一个夜莺形状的宝石,就在薇薇·莱米的前蹄上。她记得那宝石曾是一条项链——她的项链。

 

她发现自己微笑着,很高兴它找到了一位新的承载者。虽然她花了一些时间,来将那不知何故有点粗砺的雌驹视作一座善良的灯塔。

 

对那个元素变换了新形态,她丝毫不感到惊讶。毕竟,在它是一条项链前,曾经只是一块沉重的圆石。而这本书解释了那个元素为什么选择了新模样。

 

小蝶用她的嘴捡起这本书,走向书架。

 

《小皮之书(The Book of Littlepip)》是一本好书,她想着,尽管有一些她在为孩子们阅读时不得不隐去的黑暗部分。这本书帮助她理解了很多事,为她回答了很多问题。

 

泽妮思的药剂扭转了屠笑草的诅咒,帮她的身体恢复到她以前的模样。但她的精神……

 

她已经花费了几年的时间来康复,而她仅仅勉强才能再次找回自我,将自己重新拼接在一起而已,感谢她的朋友——老朋友和新朋友——给她的不断关怀与帮助。

 

薇薇·莱米是对的。她的朋友们的小雕像能帮助她重新拼接自己。没有它们,她也许会一直保持破碎疯癫的状态,直到永远。她朋友们的小雕像是她一生中被给予的第二套。第一套来自瑞瑞,她现在拥有的这一套来自薇薇·莱米。有了它们,她能坦然面对她朋友的逝去。有时,能感觉到她们仿佛仍然和她在一起。有时,在她的睡梦中,她们和她站在一起,对抗着潜伏在她头脑中的怪物。

 

她一直不明白这是为什么,直到薇薇·莱米给了她《小皮之书》。现在,感谢这本书,她知道了。然而,她也感到不安,知道在她自己的小雕像的某处地方,散发着她灵魂的本质。

 

这些小雕像在她的鞍箱中。她带着它们,无论她去哪。只有在夜晚,她才会将它们放在睡床的帷帐上,与天使兔放在一起。

 

她最亲爱的宠物,最长久的朋友,每个夜晚都以永恒的石化形态看着她,守护着她。也许这有点可怕,有点不健康,但她在他的陪伴下睡得更好了。他驱散了梦魇

 

当她将书放回它在书架上的位置时,她再次想,对,它是一本好书。虽然有时令她非常痛苦,但她很高兴能了解小皮。她的很多新朋友也这么认为的,而(虽然她有时候不太好)她似乎是一善良的小马。

 

小蝶有一次试着与小皮交谈,但即使是身处其中一座塔也会使她非常不舒服。独行天马计划,她不得不承认,吓坏了她。小皮曾称呼那里为“安宁的地方”,但小蝶只要一想到那个地方,就会惊恐万分——被困住,不能移动,只能无助地看着一切。

 

她感到她心跳加速,于是猛推开那段回忆。那个地方也位列于她“不能想太多”的名单上。有时,她的内心就像一个雷区,她必须细心留意她所踏上的位置。

 

她仍然在康复中。已康复大部分,花费了几年的时间,对。

 

她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那种你只能在远处回头一瞥才能察觉的微笑。她出于好意的朋友,曾急切地带她到斯派克的洞穴里,认为让她和一个她熟悉的朋友待在一起,会对她大有帮助。

 

即使作为一棵树度过了两百年时光,也丝毫没有减弱她对龙的恐惧症。

 

当然,她一开始没有认出他来。他已经成年了!而且,真的,她以前曾看见他成年的模样,但那是非自然的,临时的成长,不像现在。他看起来完全不同了,最重要的是,他有了一双翅膀。

 

“我很抱歉吓到你了,”她记得当有一天,她终于能做出支吾与退缩之外的反应时,斯派克说“是因为这个眼罩,对吗?该死,我正打算为此得意呢但我它只会让我看起来更像一个掠夺者。

 

不是因为眼罩。如果真要说什么,这个眼罩看上去……很棒。使他看上去更衣冠楚楚了,她这样告诉他。

 

小蝶低下她的鼻子,将书推回原位。

 

对,她第三次这样想了,它是一本好书。虽然有时,她认为它有一个不太理想的标题。在她内心深处,它不仅仅是一雌驹的故事,它是一个小马国的故事。小马国过去的故事,小马国废土的故事,以及新小马国绽放希望的故事。

 

“也许这篇故事的标题里应该有‘小马国’?”她自言自语道。

 

不仅如此,它也是小马国废土中新生的正义之力诞生的故事——新中心共和国,苹果杰克骑卫,在这个故事里,甚至都有末日追随者的起源。

 

她也不会忘记暮光学会,他们的超聚魔法将他们变成废土上不可忽视的一个超级力量。通常,他们也是善良的,乐于助马的小马,绝大部分都是。

 

小蝶穿过阅览室,走进了洒向枢纽镇的纯净阳光中。她眨了眨眼,适应着那强烈的光芒,同时她感到阳光的温暖渗入了她的羽毛与皮毛内。

 

左前方,薇薇·莱米正在与诊所附近的一些医疗小马交谈。左边,孩子们嬉戏的笑声回荡在空气中。正前方,使馆远处的一面墙边,她注意到缤纷色板和她的学徒银贝儿。那年长的雌驹正指点着那个年轻的学徒,她正用她的魔法在彩色玻璃的窗户上完成最后一笔。小蝶猜那些窗户是用来建造新中心城的城堡的。

 

她闭上她的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气。花粉和薰衣草的香味中,混合着白兰地的餐厅(Brandy’s cookhouse)隐约的红木与香桂味。

 

“喔,闻闻这空气!”她轻柔地对她鞍箱中的朋友们说道。这是世界上一切顺利的气味。

 

她转过身,看向孩子们。雷霆冲击的弟弟正在被那杏仁色小天马纠缠。她竖起耳朵,注意着那段对话。

 

“我能叫出新中心共和国所有总统的名字!”那更小的幼驹吹嘘道,那可爱的模样使小蝶暗笑。

 

“噫,”疾驰说,打击着她的小兄弟,“那很容易,因为只有两名总统。试一些难度更大的。”

 

年幼的小雄驹再次尝试,“呃……我能叫出旧小马国所有公主的名字!”

 

“啊,同样很容易,一点也不难。”

 

小蝶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向前迈了一步。

 

当一个年轻的嗓音叫她时,她缩了一下,“嗨,小蝶!”

 

转过身,她看见那只摇摇晃晃飞过来的粉色天角兽小雌驹,她的脸舒展开,微笑着。“哦,你好,奇奇(Surprise),”小蝶迎接着她。奇奇是成功出生的第三只天角兽,也是第一只皮毛不是蓝色绿色或紫色的天角兽。

 

“看看我能做什么!”那只天角兽小雌驹高兴地叫道。

 

她小小的脸庞专心地紧缩着,她的角闪了闪,开始发光,小火花从小角尖端喷射出来。一小片魔法能量在小天角兽正上方成形;它在她的周围蔓延下来,形成了一个魔法护盾。脆弱的魔法球面在像肥皂泡一样破裂前,只持续了片刻,但这只天角兽的双眼充满着喜悦的光芒。

 

“噢,那看上去真棒,奇奇!”小蝶温柔地说道,“你做得甚至越来越棒了。你的父母一定会非常骄傲的。”

 

仍旧,她忍不住,但仍压制住了一个不由自主的战栗,她的双眼飘向那座山脉……向着符纹镇。她知道不用担忧那些东西。泽妮思,以及所有的斑马,用万分谨慎来防止它们干出其他事。但仍然,他们创造的将天角兽变为雄驹的酿造药剂,让她们能繁殖的药剂,需要屠笑草的提取物作为原料。而那意味着,“天使”正在那边耕种它们。

 

不,不,不。停止思考名单上的那些东西,你知道那是不健康的。

 

奇奇激动地小叫了一声,然后扑扇寻找着另一个成年小马来炫耀她的新技能。

 

小蝶慢慢地踏上环绕着使馆的鹅卵石小路。她与迎面而来的,拉着一车花园出产的蔬菜的白兰地擦肩而过。她与那位年轻的厨师交换了各自的问候,当知道她不来品尝今晚聚会上的汤汁与沙拉时,那位厨师感到一闪而过的失望。但她并不打算去参加聚会。

 

小马国废土现在能生产足够的食物了,对于它正在兴旺的居民,小马与非小马都一样。三年前,小皮清理了最后一片云幕。她在塞拉斯提亚中心(Celestia Hub)的长久住所,已成为她在遭受各种心理上与生理上的创伤后,对许下的一个承诺的祭堂。(心理的创伤她已经体验得够多了;生理的创伤表现在那矮小的雌驹逐渐虚弱的体质上,以及她在粉雾中的各种曝光和广播所造成的永久伤害。)此外,虽然不需要经常放在心上,但天气仍然需要被调节,以让农场以最大的效率运行。但令马伤心的是,在小马国剩余居民再次信任天马掌控天气前,可能需要好几代的时间。

 

对,食物不再是小马们需要为之搏斗或流血获得的必需品了。新中心共和国确保足够的补助被送往各处,而鹰爪佣兵们保护农场与商队免遭那些试图抢夺控制权的帮派与掠夺者的袭击。

 

但是,国家的关注点再次转向能源。“小马国花园”带回了他们的土地,但也剥夺了他们用来运转红眼引擎的放射性材料。现在,NCR使用的大部分能源由利用星星电池(来自灾厄的捐赠,她被告知说)的装置生产。但这些资源是有限的,十分紧张;国家的需求很快就会超过他们所能生产的最大限度。

 

小蝶想,小马国的能源可能很快就会依赖于只能在外地找到的发光石头和其他资源了。她以前已经看见过一次她所深爱的国家走上那条路了而那结局不太好。

 

辐射水疗就已经足够糟了

 

一些田鼠疾行穿过小道。小蝶拍打着翅膀,让她的蹄子离开鹅卵石地面,给它们足够的空间通过。一只绚丽的金色与翠绿色的鸟从天空上急速俯冲下来,抓住了其中的一只田鼠。那只野火凤凰又冲入半空中,升起十码高,将她的猎物摔在下面的石头上,坠落摔断了那只小老鼠的背。

 

“呃……你-你好,菲……丧火,”小蝶支吾道,丧火降落到她的猎物上,开始啄食。

 

有那么片刻,她差点将这只野火凤凰称作“菲洛米娜Philomena)”了。但丧火与塞拉斯提亚公主的宠物并不是同一只鸟。至少,她确信她们不是同一只。但其相似之处令马惊讶,以至于小蝶确信她们来自一个相同的家庭。也许是她们是表姐妹,可能甚至是亲姐妹。

 

丧火望向小蝶,老鼠肠悬挂在她的喙边,对她愉快地叫了一声。小蝶抑制住做鬼脸的冲动,相反,她赞许地向这位掠食者微笑着。她已经帮助薇薇·莱米挺过了丧火两次的自然重生周期,第一次她帮助独角兽接受了自己宠物看上去很可怕的衰败模样。

 

小蝶飞过去,在前方几码远降落,继续前进。

 

正前方,她注意到缤纷色板与银贝儿正停下她们的工作,看着奇奇向她们展示她的护盾泡泡。

 

一阵钟声,澄净而清晰地回荡在使馆区内。她抬起头,望向大门上方的天空。其他小马奔到她身边,抬头看着。银贝儿跑过她,她的导师更从容地跟在后面;薇薇·莱米也加入了她身边。奇奇遵循着她的承诺,因为这儿有更多的成年小马可以炫耀了。其中的一支商队回家了。

 

即使在她辨认出轮廓前,他翅膀下的金属闪光与他的前腿告诉小蝶,灾厄回家了。很高兴能再次看见他,不仅仅是因为这个下午他要送她一程。

 

她总是一个虚弱的飞行员,即使在她年轻的时候就是如此。而她一点也不再年轻了。她鬃毛现在唯一的粉色,是银贝儿在练习化妆魔法时留下的条纹。

 

小蝶也许有自信飞越枢纽镇,也许甚至能一直飞到他们建造新城堡的地方。但不能飞越到马林十字的全部路程。

 

沉重的大门尖叫着,被旧狮鹫追猎者做成的踏板机械上的小马拉开。当灾厄降落在里面时,他保卫的商队已经开始通过大门。她向前小跑着,她的眼睛浏览着每一小马,计着马数。当每只小马都在内时,她轻松地吐了口气,没有意识到自己先前一直屏住呼吸。她知道自己有点担忧。通向雷瀑城(Thunderfall City)的来回路程不再像曾经那么危险,但仍然很高兴看见他们回来,还是完整的一块。

 

“喔,”银贝儿噘着嘴说,“我还希望是爸爸妈妈回来了。”

 

小呆的商队也应该在今天回来,她意识到,他们有一段更危险的旅程。这是为了小马国的尸鬼,没有辐射,他们的身体不能愈合,而在“小马国花园”被激活后,小马国境内再也没有任何辐射了。每一周,像小呆商队一样勇敢的商队会长途跋涉到小马国之外的疆域,到毗邻的土地的辐射坑中,将桶用辐照水填充满,家园的尸鬼需要这些来生存。

 

(小呆是,然而,唯一一个决定将她的运水服务标上品牌的。“无所不有”杂货店是小马国辐射水疗的来源。经要求免费采购任何尺寸的商品,无论有多小。)

 

“脏水”商队经常是强盗和其他可怕的小马的目标。她理解银贝儿的焦虑。

 

当她接近商队时,商队已经被一堆小马围住。一些小马在帮助卸载货物。大部分只是急于听听这次旅程的事。

 

“……我们那段路程中,我们在希望镇外遭遇了一窝掠夺者,”灾厄正在告诉薇薇·莱米,悲哀地摇着他的头,“他们袭击了那里的前哨站,当我们到达那里时,几乎不剩什么了。”

 

“掠夺者?”薇薇·莱米倒抽气,“但是……我们已经有几年没有见到那些了!你确定不是某个帮派?”

 

“帮派不会对小马们做那些怪物所做的事,”灾厄哼道,拉下他的银色牛仔帽。“但不要担心,他们再也不会对任何小马做那些事了。”

 

小蝶观看着,看着那两已成婚的小马正勾勒出派一个小组去希望镇前哨站照料死者的计划。

 

“今晚我会与小蝶去马林十字,也许要让一些鹰爪家伙来提供掩护,”灾厄最后建议道“我处理了所有的掠夺者,我很确定。但最好还是更安全一点,以防万一。”

 

铜锈色的生化小马转向她,“我一小时后准备出发,如果您准备好了。”

 

“哦!对,谢谢。如果那不麻烦你的话。”她停了片刻,然后询问道,“你认为这段路程危险吗?”

 

“不,不,”灾厄微笑道,“我们也许会遇上一些流氓风,但从枢纽镇到马林十字是全小马国最安全的路线了。”嗯,至少,现在血翼的繁殖季节已经过去了。

 

流氓风

 

“今天是敬心的生日,所以她到上方的塞拉斯提亚中心,与小皮待在一起。”灾厄告知她,“我听说他们将在秋庭里共享一整天的时间。”

 

“喔,”小蝶低声道,“多么浪漫。”

 

灾厄憨笑着转向他的妻子。“敬心让我转告你,这是她正式衰老前的最后一个生日。”他开玩笑地用一只蹄子戳了戳薇薇,后者噘着嘴怒目而视。小蝶的视线移到他前蹄上金色的哔哔小马上,镶嵌在其中的两块宝石是一把锤子与一个螺丝刀的形状。

 

“什么是衰老?”奇奇抬起头,好奇地看着这些成年小马。

 

“这状况下的?”缤纷色板回应道,低下她的头,对这只粉色小天角调侃地耳语道,“它意味着到了与薇薇·莱米刚踏出避难厩时的年龄。

 

薇薇·莱米甩了甩她的鬃毛,不满地抱怨着。

 

*** *** ***

 

黄昏降临到小马国。朦胧的阳光在马哈顿如骨架纪念碑的破碎摩天大楼间闪耀。昏暗的光芒与消退的阴影在菲特洛克上延伸。微风拂过湖面,搅起圈圈涟漪,又飘过绿草覆盖的小山坡。

 

她站在天空马车的后部,俯视着下方飞掠而过的菲特洛克郊区。她能看见苹果杰克骑卫要塞定居点周围的灯光,这片废墟中一处有着生机的要塞。

 

“你过小马镇吗?”她突然问道。

 

“对,”灾厄回答,飞行拉着身后的马车“他们似乎一切都很好。对地狱犬,甚至是掠夺者也不会愚蠢到在小马镇附近游荡。”

 

十年前,一个超聚魔法摧毁了地狱犬在辉煌谷的家园。一些幸存者开始转移到一个曾经是她的家的小镇废墟上。她朋友们的家。现在,它也许是一些地狱犬家庭的家了。

 

当灾厄将天空马车引向那些小山坡时,小蝶知道他们要去哪里了。她内心一部分固执地回想着这片地区曾经的模样。她与她的朋友曾在这些小山坡上玩高尔夫球,在甚至战争还是低声耳语的时光之前。她还记得那时候天使兔开始无聊起来,啃咬着她们的高尔夫球车顶棚,直到她哄着他停下来。

 

但这片地区再也不是一个高尔夫球场了。

 

灾厄将天空马车向下拉到微风吹拂的草地上,解开了自己身上的带扣。小蝶舒展着她的双翼,低下她的头,拾起在这旅程的大半时光陪伴着她的一束鲜花。

 

这两天马接近了五座墓碑。小蝶将花放在她的蹄上,让灾厄拾起其中几朵放在“铁蹄”长老苹果快餐的墓碑上。她拾起其他的花,开始虔诚地将它们放在另外四座分散在后方的墓碑上。灾厄正与他逝去的朋友肃静地共享几分钟时光。

 

一个柔软的疙瘩充斥着小蝶的内心,她希望她能有机会更深入了解苹果快餐。她在最接近苹果快餐的那个墓碑前停下,读着铭文:

 

圣骑士草莓柠檬汁

 

安息于此

 

勇敢,忠,真诚

 

她献出了生命,让小马国有机会再次繁荣。

 

其他的三座也有类似的铭文。

 

风摇曳着,拖着她有着粉色条纹的银白鬃毛。她放下了最后一朵花,转向灾厄。

 

雄驹正在仰望着东方的天空。她顺着他的目光,辨认出那两消瘦的尸鬼天马拉着一辆水车,并引领着其他水车的轮廓。那支商队正飞向枢纽镇。

 

她知道其中一领队的尸鬼前腿上有一个金色的哔哔小马,有着像气泡一样排列着的七颗钻石。小呆,欢笑元素承载者。谁曾经能想象呢?

 

她的心感到温暖,当她知道自己的老朋友在小马国废土中找到真爱时。如果在小马国有小马应该获取幸福,那就是她了。她观望着他们飞过,她相信自己看见了在小呆后方注视着自己挚爱那只苍白色雄驹,那个中心城尸鬼平时扭曲的脸已褪为一个沉默爱慕的表情。

 

他接住了她,他的小流星。

 

她暗想着,一个奇怪的想法闪过她的脑海。小呆和狮心让她想到,仅仅有一点,苹果杰克和苹果快餐。

 

仿佛读出了她的想法(一个令马不安的概念!),灾厄走到她身边,表示道,“我不是教徒,但我已经知道了灵魂的存在。所以我内心一部分正想着,在这之上的某处地方,也许铁蹄正与他的伴侣向下对那两小马微笑着。

 

小蝶无声地点点头。

 

风继续吹拂着,树叶沙沙作响,湖中的水拍打着湖滨

 

*** *** ***

 

日落将它美丽的调色倾倒入小马国,将天空染成橙色,紫色,蓝色与金色。阳光在死去的马哈顿摩天大楼的破碎窗户上闪耀着,看上去像一堆散落的珠宝,使流过马林十字周围的河流波光粼粼。

 

黄色天马伸展开她的双翼,站在要塞的边缘,她的目光越过河流,看着缓缓漂流的小船,然后移到小船之外。她能在这看见“软糖之家”。就像小呆,另一缕连接着过去与现在的细线,牵着她的心。令她痛苦,但仍然非常珍贵。就像一个锚,使她不会被狂风吹走。

 

她向下看,看见了星克镇监狱的黑色疤痕。灾厄正在那里的某处,拜访着一个他描述为“一个很像我的老朋友”的小马。令她感到悲伤的是,小马国仍然需要如此一块地方。但废土中不是所有的小马都乐意拥抱他们的美德,来成为一善良的小马。

 

小马,她仍然相信,在心中仍有善良。但她已经通过最艰难的途径了解到,你不能假定所有小马都会做正确的事。而能做到的小马更美丽,更宝贵。

 

当那头地狱犬来到她的身后时,她感到了他的存在。那头老生化犬在她身旁蹲下,他的生化腿发出金属般清脆的响声。最后,那头年长的白化地狱犬说道,“你准备好了吗?”

 

小蝶点了点头。

 

她不允许小马国的新时代在种族灭绝中诞生。地狱犬处于灭绝的悬崖旁,而这(很大程度上)是小马的过失。

 

无论喜欢与否,担保与否,她再次被放置到一个她的话具有很大分量的位置上。尽管她讨厌被视作一位领导者,但她再也不会退缩了。这一切之后再也不会,这是她必须做的事,她必须。

 

她必须。

 

苹果杰克骑卫不会对此感到愉快的,但她会说服他们。地狱犬庇护区(The Hellhound Sanctuary)是正确的事。

 

当她转过身走向议会大厅时,那头年长的白化地狱犬站起身来,跟在她身后。

 

一阵晚风吹过她的羽毛,让她感到一丝凉意。太阳开始沉到山脉之下。

 

小蝶深呼吸一口气。这一天快要结束了,这是没有枪声的一天,宁静的一天,美好的一天。

 

“处于一个充满苦难与不确定性的世界里,知道一点将是很大的安慰在一切的尽头,将有一缕光芒划破黑暗。

 

辐射:小马国


上一章 目录
回复 尾声:十年后

完结撒花!

回复 尾声:十年后

有生之年终于翻完啦

感谢译组!

回复 尾声:十年后

欢迎小蝶的回归,祝福小马国重回和平宁静的美好家园,赞美小皮敬心无私大爱的牺牲。

今天是辐射小马国值得庆贺和记住的一天:《辐射小马国》全文完美华丽登场!

感谢翻译组的辛勤劳动和无私奉献,祝你们吉祥如意,快乐开心每一天

回复 尾声:十年后

幸福来的太突然,完结撒花

回复 尾声:十年后

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耶,庆祝又一部也是第二部辐射经典完结,嗨起来!

回复 尾声:十年后

顺便说一下,fimfaction上原著有人写了一个小小后记,译组有兴趣的话…………

回复 尾声:十年后

卧槽卧槽,突然更完啦?!

回复 尾声:十年后

回复#6 @Little pipi :

你说的是20.5?其实早就翻译了

回复 尾声:十年后

终于完成了啊……

忽然有一种时代的沧桑感。

回复 尾声:十年后

“这里是国土战略局,一切安好。operation: Finding Dash配属的单位已经就绪”

回复 尾声:十年后

完了!?

回复 尾声:十年后

翻译辛苦了

回复 尾声:十年后

完结,撒花!但这并不是永别,你们还能在地平线计划中看到小皮的哦

回复 尾声:十年后

完结撒花!!!

感谢翻译组!!!

说实话,最后一章边看边泪崩。辐射小马国已经陪伴了我将近3年,在这三年之中我不仅看着小皮从地狱母马变成了光明使者,而且自己也从中收获不少,友谊永远存在,就算是在废土那样的地方,友谊依旧存在,为了友谊欢呼!

ps:说实话我从前一点也不相信辐射小马国会翻译完

回复 尾声:十年后

好想念以前每个星期在学校里期盼着辐射小马国更新的日子,期待着,期待着回家,回家后晚上在被窝里跟着小皮冒险。。。

回复 尾声:十年后

这说明,大公主降智商的原因是她老了

回复 尾声:十年后

正式撒花,追了这么久的玩意啊,真的完结了。。。

回复 尾声:十年后

以及bb小马样子的谐率元素。。。

回复 尾声:十年后

完结撒花!感谢kkat!感谢翻译组!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