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小霸王没有死
5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3 人评价
5
100% 4
0% 3
0% 2
0% 1
0%
字体调节: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发表于 8 天前 • 0人收藏 • 111人看过

6gra-1432557107-177260-full.png

Button Mash Isn't Dead

小霸王没有死


作者:The Albinocorn

原文: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177260/button-mash-isnt-dead

译者:Nightscream

简介:禁足结束之后,小霸王跑到外面,却发现全小马镇的小马都当他死了。不管他干什么也好,大家就是留意不到他。真是怪事,对吧?


真的,他没有!

* * *

  “呀~~~呼~~~!”

  欢呼声在小马镇阴沉的空中回荡。阴云笼罩着这个平常阳光明媚的快乐小镇,但是对于小霸王而言,这一天真是好得不能再好了!那隔着毛绒绒灰乎乎羊毛一样云彩的太阳依然温暖着他的心。没错,今天真是好得不能再好了!因为今天,他终于被解除禁足了!

  小霸王站在门口,深深地吸着气,体验着轻风拂面的感觉。虽然有点冷,但是他不在乎。他一直都被关在自己的房间里,什么都干不成,就只能面壁还有……看书!光是站在这清冷的风中都是一种自由的解脱。现在他终于明白公主们被他拯救的时候是什么感觉了。

  “妈!我出去啦!”他大声嚷嚷着,还没听他妈妈回答就直接把门摔上了。一路沿着石子路尽情飞奔,无檐小帽子顶端的螺旋桨在风中欢快地转着。

  头几个小时尽情地玩电玩(在午夜十二点钟,他的禁足时间理论上已经结束之后,他已经偷偷在家玩了一阵子了),然后小霸王打算把剩下的时间去和朋友们一起分享,说不定还能来得及去方糖小屋喝杯奶昔吃块饼干啥的。

  当他穿过小镇的时候,他渐渐地对小镇里那股奇怪的悲伤气氛越来越奇怪了。整个镇的小马们全都没有笑容,偶然有交谈也是短短的,而且很伤感。整个镇子的气氛都阴沉得很古怪。

  不过,小霸王依然一边笑着一边跑过市场。灰暗的天空和悲伤的小马们也不能毁掉他快乐的一天!他跑向这小镇上最受欢迎的苹果摊,理所当然,柜台后面是苹果杰克。她可是个了不起的NPC!当他想接任务或者是……想找到可爱标记童子军的时候,他总是来问她线索。

  今天苹果杰克也格外缺乏往日的热情。她在柜台上百无聊赖地滚动着一个鲜美多汁的红苹果,满眼都是漠然。

  小霸王把前蹄放到柜台上撑起身体,让他的头能抬到和她平视的高度。“嘿!苹果杰克小姐!”他开心地打着招呼。

  苹果杰克没有回答他。

  “呃,苹果杰克小姐?你还好吗?”

  苹果杰克眨了眨眼睛,沉重地叹了口气。

  小霸王歪着头,莫非在他没出门的时候她耳聋了?不,就算这样也不对劲,他可是站在她面前,好歹她也该看得见吧?他挥舞着蹄子想吸引她的注意,结果无济于事。

  “好……吧,真是诡异。”他嘀咕着爬下柜台,转身开始离开。正在他要走的时候,一只棕色头发的灰褐色陆马和他擦肩而过,在苹果杰克的苹果摊前停了下来。

  “嘿,阿杰。”他闷闷不乐地招呼道,“我猜你也听说出了什么事了,对吧?”

  苹果杰克点着头,小霸王不由得喊了起来。“等等,你能听到他看到他,却听不到我看不到我?”

  “对,焦糖仔,咱真不敢相信,小马镇里一个纯洁的灵魂就这么没了。”苹果杰克黯然道,她从眼角拭去泪水,摘下帽子按在胸前。“可怜的小家伙。”

  焦糖仔也同样点头叹息。“你觉得她妈妈现在还好吗?”

  “咱不知道,实际上,咱都一个礼拜没见过她了。今天咱正打算去给她鼓鼓劲呢。”

  “我只能想象她承受了多大的痛苦。他们还这么年轻就……”

  小霸王眼看着两个长辈一齐默哀。焦糖仔买了一个苹果,然后离开了。于是小霸王再次靠在柜台上。“怎么啦?到底出什么事了?”

  苹果杰克继续凝视着虚空,根本没理会小霸王的问题。

  “我做错了什么吗?所以你才不理我?”

  什么反应也没有。

  小霸王开始觉得不高兴了。“至少能不能请你告诉我小苹花她们在哪儿?”

  还是什么反应也没有。

  “啊!”小霸王气冲冲地高举起蹄子,大步走开了。NPC不跟你说话,这剧情还怎么继续!他最讨厌这情况了,而且当长辈这个样子的时候就更讨厌了。不过他很走运,关于可爱标记童子军现在的位置,他还知道个非常不错的地方。

  * * *

  甚至连整个甜蜜苹果园的气氛都沉重得要命,而且这种感觉在小霸王接近童子军俱乐部小屋的时候变得越来越重了。当他开始走上梯子时,他听到谁在小声哭泣。

  偷偷地推开门,小霸王朝里面小心翼翼地张望着。在里面,甜贝儿,小苹花和飞板璐围成一圈坐在地上,中间是一盒纸巾。小霸王还从来没见过她们这个样子,三个小丫头的眼睛都红通通的,小脸上泪痕交错。甜贝儿看起来尤其糟糕,就在他看着的时候她还在哭个不停,用纸巾擤着鼻子,身边那一大堆纸团还在不断增高。

  “呃……时候不太好?”小霸王问道,“我一会儿再来?”对付哭鼻子的女孩子,他从来都没辙。

  不过,她们看起来全都没注意他,当他出现的时候,她们连头都没抬一下。

  小霸王的脸板得更硬了。先是苹果杰克,然后又是他所有的朋友们?他推开门走了进去。“好吧,有没有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是进了暮暮公主补课时间还是咋回事?”

  三个小丫头连动都没动一下,不过甜贝儿又开始哭了,眼泪噗落噗落地从脸上滚了下来。

  “我、我、我我我真不敢相信,他就这么走了。”她倒在小苹花的怀里哭泣着。

  “咱明白,甜贝儿,咱明白,真的很抱歉。”

  “我真不敢相信,”飞板璐说道,“他上个礼拜还在这里和我们玩呢。”

  “谁在这里?谁走了?”小霸王皱着脸。“就没谁能给我个回答的吗?”

  “而他却死了!小霸王死了!为什么,为什么?!”甜贝儿嚎啕大哭。

  “我……什么?!”小霸王也尖叫起来。他飞快地把自己全身上下检查了一遍,看看自己有没有受什么致命伤害或者缺了什么地方。我在睡觉的时候被杀了?有谁把我剩下的生命偷走了?他用蹄子摸着胸口。“……我不是鬼魂什么的。”他拍了拍,发现没法穿过去之后,不由得松了口气(尽管有点失望)。“等等,我可没死啊。”

  三个小姑娘看起来还是谁也没听到他。

  “嘿,姑娘们?嘿,哟呼?甜贝儿,我就站在这里。姑娘们,别闹了,我才没死,我就在这里。”结果三个丫头还是半点反应也没有,小霸王只好采用更激烈的办法了。他开始捅甜贝儿的后背。

  小霸王的蹄子确确实实地捅在了甜贝儿背上,而且甜贝儿也每次都不舒服地扭动着身体。但是她脸上的表情还是对小霸王的行动没有半点反应。“你们知道吗,我觉得就像是他还在这里陪着我们一样。”

  “甜贝儿,我还在这里陪着你!我就站在你旁边啊!我还在戳你肩膀呢!”

  “咱明白,”小苹花抚摸着甜贝儿的鬃毛。“咱也觉得好像还能听到他的声音似的。”

  “就是我在说话!我就在这里!”

  “你们知道吗,我一想到这个,就觉得他声音听起来总是哼哼唧唧,抱怨个没完没了的。”飞板璐说道。

  小霸王的脸黑了。“哦是吗?你嘛……你……你……”他眼睛一亮,对了!除了这招之外还有啥能让她们注意到我呢?“你是个飞不起来的笨蛋没用天马,还是个空白屁屁!”他叫道。

  毫无反应,连哆嗦都没一下,就好像她们全都在尽力扮演的一场诡异的戏剧似的。

  小苹花狠狠瞪了飞板璐一眼。“不许说这种话,飞板璐!尊重逝者!”

  “我才没死!搞什么啊,我就站在你们眼前呢!小苹花!你还正看着我呢!”小霸王跑过去捏着甜贝儿的脸蛋往两边拉。“喂~~~!?这里是小霸王!呼叫甜贝儿!回话,甜贝儿!”

  甜贝儿凝望着小霸王的眼睛,但是却拒绝承认他的存在。“我才不在乎他哼不哼唧或者太夸张什么的!我觉得他又善良又可爱!”

  “我才没完……等等,你觉得我很可爱?”

  甜贝儿长长地叹了口气,仿佛生命都离开了她的身体。

  她……觉得他很可爱?他?小霸王!?“等等,甜贝儿!我现在也还是很可爱啊!我就在这里!来啊,跟我说啊!说我很可爱啊!我觉得你也很可爱!”小霸王越来越绝望了。他只希望这游戏能快点结束,好让他身上不管是怎么回事的诅咒解除,重新被大家看到,听到。当他望着甜贝儿那双碧绿的温柔泪眼时,脑子里忽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主意。

  这个肯定管用!没准会让我脸上挨一蹄子,不过,至少她们不会再觉得我已经死了!

  小霸王撅起嘴,拿出吃奶的力气,吻了甜贝儿一下。他们就这么脸对脸地僵持着,小霸王对这个吻倾注了他最大的激情。

  ……尴尬的时间长得可怕。

  最后他终于拉开了距离,恶心地往地上啐吐沫。“恶……呸呸!饼干渣子!恶……!爸爸骗我!一点都不好玩!”

  “甜贝儿,为什么你不噘嘴回应我的亲亲啊?”

  “哦!拜托!”小霸王绝望地尖叫起来。

  * * *

  不管小霸王走到哪里结果都一样,大家全都对他视若无睹,还不停的悲痛地说着他死了之类的事情。无论如何,至少他知道小马镇的居民们都很在乎他,这倒是件好事。但是他们根本把他当做不存在这么长时间实在是太毛骨悚然了。他打翻水果摊,撞上小马的身体。扯着嗓子大喊大叫,甚至照着小马脑袋上扔西红柿。结果他们把这西红柿归咎为路过的无辜路马,于是街头打作一团,狼烟四起。这情况起来都差不多很滑稽了。

  差不多。

  拖着沉重的步伐,小霸王垂头丧气地推开了他家的家门。一想到连他妈妈说不定都看不见他了,他就浑身发凉。不过,他还是得试试。

  “妈!”他喊道。他听到厨房里有声音,过去之后,看到那是他妈妈在洗盘子。“妈?”

  “嗯?”

  小霸王的耳朵竖了起来,她……她确实注意到了我了对吧?

  “妈?”他慢慢地问道,“你能转过来看看我吗?”

  爱塔关掉水龙头,扭过头来好奇地打量着小霸王。“怎么啦,宝贝儿?”

  小霸王惊呼一声。“你能看见我?还能听见我?”

  “能啊。”她皱着眉头,“小霸王,这有什么不对吗?”

  “整个镇里的所有小马都当我不存在,还说我死了!”小霸王哀号着,高高地举起他的前蹄。“我已经烦透了,妈!我甚至都亲了甜贝儿,结果什么用也没有!”

  爱塔好奇地弓起了眉头。“你亲了个女孩子?”

  “对!实在是糟透了!”

  用毛巾把蹄子擦干,爱塔无奈地叹了口气。“小霸王,该不会是你的想象力又丰富过头了吧?还记得你跟我说小蝶是吸血鬼的事吗?”

  “我看到她的尖牙了!我发誓我看到了!”小霸王噗通一下跪了下来,他前蹄合十,苦苦哀求。“拜托,妈妈!你一定要相信我!他们都以为我死了!”

  “好好好,我知道啦,冷静点儿。我们这就出去看看是怎么回事,我相信肯定只是什么巨大的误会罢了。”

  * * *

  在小霸王领着他妈妈走向方糖小屋的途中,他们路过的几只小马全都沉痛地朝他们低着头,不然就是小声地哀声说着什么。他可以看到他妈妈的表情从轻松而好笑逐渐变成了困惑和不解。

  最后他们来到了糖果店门前,小霸王一蹄子把门踢开大喊。“小霸王,见参!”

  爱塔低头瞪了他一眼。“不许再看你爸的老影碟了。”

  蛋糕太太快步走向爱塔,握起了她的蹄子。“你好,亲爱的。哦,我真为你的失去而悲痛万分。如果我们可以帮你什么的话,请尽管开口。”

  “呃……”爱塔皱着眉头盯着蛋糕太太看,然后又看看小霸王,又把视线转回来。“你说的‘失去’到底是指什么啊?”

  蛋糕太太后退一步,一脸担忧。“哦,亲爱的,你……你还……你还是拒绝接受,对吧?”

  “拒绝接受什么?”爱塔反问道。

  “接受……这个……小霸王……他不在了的这件事。”

  小霸王抬头望着他妈妈。“瞧,我跟你说啥来着。”他板着脸。

  爱塔倒吸一口凉气。“蛋糕……你该知道他就站在我旁边对吧?”

  “谁站在你旁边?”

  “小霸王!”

  蛋糕太太朝小霸王的位置望去,眼光扫来扫去,就是没半点看到了什么的样子。她牵起爱塔的蹄子,想把她拉到桌子旁边。“也许你该坐下来,我给你来一杯热可可怎么样,亲爱的?”

  爱塔把蹄子拉了回来。“我没事坐下来干嘛?”她说道,平时温柔的声音变得有些严厉。“小霸王根本就没死,他就站在我旁边呢,就在我旁边!”她伸出一只蹄子摸着儿子的脑袋。

  柜台后面的蛋糕先生表情开始紧张起来,他和店里的其他顾客互相对视,“哦,亲爱的,我听说过这种事,这是一种心理上的自我保护措施。”他对他太太说道,“我觉得她还没接受小霸王离开了她的事实,所以她假装他还在。”

  “可我根本就没死!”

  “瞧,你也听见他了,对不对?”爱塔问道。

  一只长着粉蓝相间鬃毛的奶油色陆马叹息着从座位上站起来,走过去温柔地扶着爱塔的肩膀。“亲爱的,没关系的。我明白你正在经历的是什么,我家宝贝小狗没了的那阵子我也花了好长时间才适应过来呢。不过我们都会陪着你的。”

  爱塔不由得用蹄子揉着脑门。“糖糖……你们全都……我简直……”她深深吸了口气,然后慢慢呼出来。“那好吧,谁能告诉我他是怎么死的?”

  所有店里的小马们全都面面相觑,满脸为难。最后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店铺角落的一张桌子那边。

  萍琪正趴在她的桌子上,她通常蓬松卷曲的鬃毛现在变得像铅笔一样直,脸旁边还有一个吃了一半的蛋糕。“是湖鲨……”她低声说着。

  “……你说啥?”

  “湖鲨!”萍琪蹦到了半空中,声嘶力竭地咆哮着。“我亲眼看到的!它大的要命!它穿着一身黑西装,打着一条漂亮的领带,还拿着个公文包!”

  小霸王瞪着她。“……啥?”

  “可怜的小霸王正在小马镇的湖里游泳,琢磨他自己的事,然后突然之间,一条湖鲨蹦出水面,抡起公文包照着他脑袋就是一下子!然后把他给整个生吞了!实在是太可怕了!”萍琪呜咽着。

  小霸王眨着眼睛。“……啥?”

  爱塔恼怒地一跺蹄子。“萍琪,我还从没听过这么荒唐的故事!小霸王才没死!”她一把抱起儿子高高举起来,让大家都看见。“看这里,仔细看清楚!他就在这儿!”

  房间里的尴尬气氛上升了十个百分点。

  “妈……我觉得这没用。”

  “爱塔,”蛋糕安慰道,“也许你该好好休息一下。”

  爱塔把小霸王放到了地上,力度有点重,害得他“哦!”地叫了一声。“你说的没错,小霸王!他们都发疯了!真对不起我还怀疑你。”

  小霸王揉着屁股。“没事的,妈。”他眼看着他妈妈怒冲冲地走出店去,其他小马们全都在安慰她,并且劝她留下好好休息休息。与此同时,小霸王径自走到柜台里面,打量着柜台里各种各样的美味糕点。

  “所以,你们全都觉得我死了,对吧?”

  当然,没有谁回答他。

  “真棒,那……我把这些拿走了,你们也该没问题吧?”既然没有回答,小霸王开始狼吞虎咽柜台里的存货,塞了满嘴曲奇饼干和蛋糕杯之后,大摇大摆地跑路了。

  “我干嘛在这里浪费我的时间瞎操心啊?我还要去玩电玩呢。”他含着满嘴饼干哼哼唧唧。

  于是他没留意那辆朝他撞过来的货车。

  一声巨响,小霸王随后发现自己活像愤怒的小鸟一样在空中翱翔,然后摔进了一个水果摊里,芒果满天乱飞,砸了他一身。

  “小霸王!”他听到妈妈在尖叫。“小霸王!快说话啊!你还好吧?”

  “呃……反正我没死。”

 

~END~


回复 小霸王没有死

这个问题令马深思——如果有一天,我也来像这种遭遇的话。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