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我怎么变成萍琪了?!

嗯,现在说到哪儿啦?

关于本章

assessment本章共 5,972 字

publish于 2018-10-11 发表

pageview共 355 人看过

chat共 2 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3 人评价

4.3 star

5
33% 4
67%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哦对了,我还在去图书馆的路上呢,如果说我终于知道了怎么去图书馆的这段经历就长得好像永远的话,请相信我,看起来我还有更长的路要走呢!

  好吧,我现在还在方糖小屋,而且我基本上,大致上,八九不离十地明白了去图书馆该走哪边,因为剪剪给我指了路。于是我就开始上路了,一路上一直低着头,装出好像在冥思苦想的样子。嘿,其实我也没有在很辛苦地假装,因为我真的是在冥思苦想!

  我是说啊,对我而言,想说服大家我真的是个人类,不知怎么的却上了萍琪的身,这恐怕比我想的还要难。因为通常几乎我做出的所有那些怪事都会被大家看成“哦,萍琪就是这个样子的啦。”

  也许你该验证一下这个观点?我脑袋里那个小小的声音提议。

  好啊,这什么鬼主意啊!不过反正看起来我也没更好的办法了,对吧?这或许确实能让我获得很多注意,但是这什么鬼主意啊!我越来越绝望了。要是谁也不信我的话,那我就要困在这里了……

  永——远——!

  于是我爬到附近的雨水桶上,如果是萍琪的话没准可以直接蹦上去,但我只能笨拙地爬上去。当我好不容易成功之后,我环视四周,看到旁边就是个市场,到处都是走来走去的小马。大部分都在购物,不过也有些正坐在咖啡馆外一边吃饭一边闲聊。

  这地方很适合对我的观点做个小小的验证。我用后腿直立起来(晃得可是非常厉害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开始大声喊:

  “各位小马!大家都注意过来好吗?拜托!这事情真的很重要!实在是超级夯的重要!”

1267635__safe_artist-colon-lalieri_pinkie+pie_oc_barrel_black+and+white_earth+pony_female_grayscale_monochrome_open+mouth_part+of+a+set_pony_traditiona.png


  所有的小马全都竖起了耳朵,齐刷刷地朝我看了过来,有的满脸好奇,有的则是“哦,真好,她又来了。”的表情。我尽量不去理会这些,继续大声喊下去。

  “现在大家都注意啦……我不是萍琪!也许我看起来和她一模一样,可我实际上是个困在她大脑里面的异种生命体!”

  结果大家的反应……各不相同。有些小马在翻白眼,有些在哈哈大笑,有些只是耸耸肩。但是接下来,他们每一只小马就全都继续各干各的了,就好像啥都没发生过一样。

  每、一、只、小、马。

  哦,只有一只除外。

  “哦,这倒是解释了很多事。”那只名字叫做糖糖(Bon Bon)或者可能不叫糖糖的小马翻着白眼嘀咕着。

  “我是说真的啦!”我大喊着,没有去管她,“我真的不是萍琪!我其实是个……”

  “是个丢脸现眼的家伙,就是你这样的!”另一个声音打断了我。我低头一看,看到黑着脸的苹果杰克(Applejack)正在抬头瞪着我。“还不快从上面下来,别再四处犯傻了,咱还得卖苹果呢。”

  于是我从雨水桶上跳了下来,或者更准确地说,从雨水桶上一脑袋扎了下来。面色窘迫的苹果杰克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扶好站稳。

  “苹果杰克!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急急忙忙地把满嘴的泥巴吐出去,尽力对她倾诉。“我真的被个异形给控制了!”

  等等,我怎么说成这样了?

  “我是说,我真的是个异形而且我控制了萍琪!”

  啊!这说的好像是我控制了萍琪是想图谋不轨似的!

  “我是说,我是个很正常的异形,莫名其妙的就被困在萍琪的身体里了!我真的很想回去!”

  苹果杰克半信半疑地打量着我。

  “咱不知道呢,咱觉得……你这模样跟往常的萍琪没啥差别啊,”她说道,“不管怎么说,你都把顾客给吓跑了,所以你干嘛不到别处玩你的异形上身的鬼把戏去?”

  我叹了口气,满心都是沮丧。要是连诚实元素自己都不相信我的话……好吧,这真让我伤心透了。我闷闷不乐地一路走出了市场,相信我的理论是千真万确的。不管我干什么,凡是在那些小马们看来太过无厘头的,就会被当成“萍琪就是这样子的啦”给忽略过去。

  然后,两件事让我浑身一震。

  首先,我了个去!我刚刚遇到了苹果杰克啊!实在是太酷了!当然啦,她训斥了我一顿,可还是太酷了!小马哥们会乐晕过去的!

  第二……为啥我刚刚会说……“夯”?

  第二个真的吓到我了,我这辈子就没用过“夯”这字!连字典里都没这意思!

  我是说,我以前也用过这种词儿,但那时候我还是个小孩子呢,小孩子对语言这东西的理解又不真的那么透彻,对吧?所以他们会说出些在他们看来好像没啥语法问题的话,但其实不是这么回事,他们用词根本无所顾忌。我还记得,有一回我说“好巨!”可把我妈妈逗得要命,她把这事儿四处传扬告诉所有人!所以这个见了我就说“好巨”,那个看了我也是“好巨”,足足一个月!

  啊!我的一个阿姨甚至在一年之后把这个梗还写到了生日卡上!她写“我本来打算给你个更巨的,但最巨的就只有这个啦。”

  我的意思是,我之所以会说这种话是因为我当时还不知道多少词呢,所以也就只能这样了,哦,尽管拿我寻开心吧!

  唉,那是个最糟糕的生日派对了,我都没拿到我想要的变形金刚!他们就给我买了个怪模怪样的便宜仿制品,我是说,一个变形机器人,跟大众甲壳虫一点都不像,居然还叫“二黄蜂”?这什么鬼啊?我还想耍个酷来着,就这么玩了起来,装出一副这东西没让我打心眼里失望的样子,不过当我第一次把那东西变形的时候,这蠢玩意儿的脑袋就掉了!

  也许我可以在这里给自己专门开个派对来补偿一下?这不是也挺酷的吗?我可以……哦。

  抱歉啦,我又脱线了,是吧?

  我刚刚说到哪里啦?哦对了,市场上的事。

  这恐怕还是头一次,我真的开始觉得这情况严重了,萍琪的大脑可能开始对我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好吧,非常大的影响,如果我不只是困在萍琪的身体里,而是开始真的慢慢转变成她的话……这就意味着现在我得分秒必争了,这可是最紧急的状况!

  这真是……太精彩了(讽刺地翻翻白眼)。

  反正我的试验只证明了一件事千真万确。如果我想说服暮暮我真的、真的不是萍琪,那就意味着我得使出浑身解数,我必须做一些萍琪根本不会做的事,让她别无选择地相信我不是我!

  等等,我的意思说“别无选择地相信我不是她”!

  啊!你现在也看到我正应付的是什么麻烦了对吧?

  无论如何,我在一路闷闷不乐走过小马镇的时候抱着的就是这种心情了,又得去找暮暮住的那座愚蠢的树屋图书馆。现在想兴奋都难,因为我百分之五十地相信不管我怎么做,她都不会相信我的。

  实际上我心情太灰暗了,就这么直直地和云宝黛茜(Rainbow Dash)擦肩而过,竟然完全没留意到她。我本来可以继续这么往前走的,但是很明显,让我对她不理不睬,绝不是云宝黛茜的天性。

  “嘿!”她叫了一声,就在我耳边。把我吓得可不轻,我想我跳到空中的高度起码有三英尺高,“你就打算不理我是吧?”

  “哦我的天,是云宝黛茜!”我的尖叫声激动无比,伸出蹄子指着她哆嗦个不停。

  她板着脸看了我几秒钟,然后翻了翻白眼。

  “哦我的天,是萍琪派!”她干巴巴地模仿着我的话。“怎么都好啦,我还以为我们今天要去玩恶作剧的,可别说你给忘了!为了这个你可求了我足足一个礼拜!”

  “我可没忘记!”我说道,从技术角度上来说,这句话没错。“而我其实不是萍琪!我是一种学名叫做人类的异形生命体,不知怎么的困在她脑袋里了,而且我现在正在想办法回家呢!”

  沉默,深沉的沉默。

  “好……吧,”云宝最后终于开了口,古怪地看了我一眼。“我得说,我还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打算的。你是想跟我耍恶作剧吗?”

  “不不不!我说的是真话!千真万确!”我叫道,“我是个异形!”

  她直直地瞪了我一小会儿,然后咧嘴乐了。

  “哦~真聪明!我们是异形侵略者!稍等一下啊,我去准备点儿服装啥的!”

  扔下这句,她就拔地而起,眨眼间就没影了!只剩下我站在原地,被她起飞时候踢起的灰尘呛得直咳嗽,然后我愤愤地一跺蹄子。

  啊!为啥就没有谁听我的话啊!?

  反正我才没工夫搞恶作剧呢,我得去找到暮暮,虽然这会直接违背云宝黛茜的命令,反正之后也和我没关系了,不是吗?

  不啦~

  所以,无论如何,我就直接离开了那里,继续寻找图书馆,琢磨着我到底还得走多远,而且依然在冥思苦想。

  实际上我冥思苦想得太过火了,连直接从图书馆旁边走过去都没留意到!好吧,现在我把萍琪专车调到倒车档,然后倒回树屋正门前(实际上这地方叫做《书籍和树枝》,免得你们问了),呀呼!我终于到地方啦!

  我使劲敲了敲门(不,不是用脑袋敲的,我用的是蹄子。),片刻后,门开了。

  “哦,嗨,萍琪,”斯派克(Spike)打招呼,哇哦!真正的他实在是太~~~萌了!我都想去捏他的小脸蛋了,不过我现在没有手指,所以我现在大概只能用蹄子去揉他了。

  “嘿,小斯派克!”我说道,“暮暮在吗?我真的需要和她谈谈,马上!”

  “这个嘛,对,她是在,”斯派克说道,“不过这会儿她正在进行一个赛蕾丝蒂娅公主的大型研究项目,正在忙着呢。”

  “嗯,可这事超级重要,真的超级超级重要!”

  “哦,是吗?”斯派克问道,看起来有点怀疑,还稍微有点挑衅,“具体是多重要?”

  哦,不,我今天费了那么老大的劲,现在却被这个矮冬瓜小龙看门的给挡在这里了?不管那小脸蛋有多萌多可爱多水灵也无关紧要!我俯身向前,直直地瞪着他的眼睛,拿出我所有的力气聚焦我的视线。

  “是超级无敌超级厉害超超级超级的重要。”我吼道,气沉丹田,声音里仿佛凝聚着万千冰川。“这是我对暮暮所说的最超级最超级最超级的重要事情,是我这辈子和她说的最重要的事!”

  从技术角度讲,这话没错,因为我以前从来没跟暮暮说过话。

  “哇哦~~~”小龙宝宝感叹着,显然印象深刻。“好吧,请进,如果真的那么重要,那我知道暮暮肯定想听听。”

  他为我开了门,于是我走了进去。斯派克让我在图书馆大厅内稍等,然后他就跑去把暮暮从那个什么研究项目里拉出来。我在大厅内徘徊,打量着周围的书籍,心里真是很好奇书上的文字是不是真的像动画里那么一团糟。

  没过多久就确定了,对,当然没有。我看着一些书本的书脊,上面都印着很古怪的,看上去很像是英语的字母。我随便从书架上抽了一本书出来,打算看看书里面写了些啥(用的是我的嘴,书的味道又是灰土又是霉味儿,呸呸!)。

  把书放下之后,我随便翻到了某一页。哎呀,真是怪得很!感觉就像是我几乎能读懂里面的东西,我扫了一遍,对那些古怪的字母不由得好笑,这个看起来就像是字母F,那边那个看起来像是字母A,我一直在看的这一页就好像是写着……

  “……前古典时代最强大的魔法,同时包含了音调和咒语的组合,使用魔力约为二十奇。这个魔法的效果为……”

  好吧,所以我可以读懂小马文?不过也没必要发慌,对吧?这可能是因为魔法什么的,我都用不着去在乎这……尻情况……对吧?

  没错,我说的是“尻情况”,现在这就是我心里对现状评价的词了,管他的。

  我恐慌的思绪被打断了,一只满脸不高兴的独角兽沿着楼梯走下楼来。暮光闪闪!华丽登场了!我内心的小马哥在疯狂地欢呼雀跃翻筋斗,她太可爱啦!简直难以言喻!

  “好吧,萍琪。”暮暮一脸不耐烦,“最好是有什么重要的事,你需要什么?”

  “暮暮,我能读这个,”我指着书说道,声音里因为恐惧而稍微有点发抖。

  她朝书瞟了一眼,然后又皱着眉头看着我,这时候我才注意到,暮暮实际上要比我矮一点点,不知怎么的,感觉真的很怪。

  “我不明白,你不该能读吗?萍琪,这本书又没多难。”

  “不,我是说……”我使劲摇摇头,我知道现在可不是脱线的时候!我终于到这里了,我终于可以找到一些答案了,但是我得首先说服脾气暴躁的图书馆管理员,我得让她相信,我不是真正的萍琪!

  “好吧,暮光闪闪,打起精神来,因为这件事非常离奇!”我认真地告诉她。

  暮暮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估计是想起了她朋友上次跟她说起“离奇”这个词儿的时候发生的事,以及她差点没被多头蛇给吃了的事,她的不耐烦表情一下子烟消云散,因为她意识到我是非常认真的,真的有什么大事要说!

  “好吧,萍琪,我听着呢,到底出什么事了?”

  “就是这样,暮暮,”我说道这里,然后硬着头皮把话继续说下去,“我不是真正的萍琪!”

  再一次,沉默降临了?对,暮暮只是盯着我,完全不知所措,大概几秒钟。

  “你看起来和萍琪一样啊?”她终于说道,“什么,你的意思是说你是个幻形灵还是啥的?”

  哦!我都把幻形灵这回事给忘了!

  “不,我是个异形!”

  又是一阵漫长的沉默,最后是一句干巴巴的“什么?”

  “哇哦,异形?”斯派克满怀敬畏地说道,“这真是大事!”

  “嗯,准确来说,我是个异形,现在正在萍琪的身体里,不知怎么的我今天早上被困在她脑袋里了,现在我真心希望你能想办法让我回家。”

  暮暮脸上困惑的表情慢慢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刚刚淡出视线的厌倦和不耐烦之情。

  “萍琪,这实在太荒唐了,”她的声音里很明显耐心所剩不多,“我还好多事要干呢,我可没多少时间来开玩笑……”

  “这不是玩笑,暮暮!”我绝望地说道,“如果这是玩笑的话我现在都已经在哈哈大笑了!可我没有,因为这一点都不好玩!求求你,帮帮我,暮暮,你是我唯一的希望了!”

  然后我突然反应过来我无意中引用了星球大战的台词,不得不强忍着不笑喷出来。这段词儿真是太应景了,对吧?

  “是是是,”暮暮微微眯起了眼睛,“真好玩,萍琪。现在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得回去工作了。”

  “不!”我发疯一样地大喊着,“听我说,我知道这听起来确实就像是典型的萍琪会做的事,但我是在告诉你最真的真话!我真的是个人类!来自另一个世界!我不过是出来想买些灯泡啥的,然后我突然就成了萍琪了!求求你了,暮暮!至少请相信我说的是真话!”

  我把全身吃奶的力气都拿出来用在那双足以望穿灵魂的天蓝色纯真双眼上凝望着面前管理图书馆的独角兽,然后我看到暮暮眼中那毫无信任的神情动摇了,开始慢慢消去。

  “好……吧,就说我相信了你吧,”她说道,依然一脸怀疑,但总算愿意给我个机会了。“那你一开始是怎么到这里的?”

  “嗯,没问题,当初是……”我开口要往下讲。

  然后我们突然被打断了,而且是以最糟糕的方式。一只天马从窗口冲了进来,穿着一身傻不拉几的、银光闪闪的合成纤维外套,还戴着一张奇蠢无比的橡胶面具,上面粘着俩假的大水泡眼睛,头带上还插了俩天线在一个劲儿地上下乱抖。

  “哦,你在这儿啊!”云宝黛茜冲着我叫道,“你准备好去玩那个外星异形恶作剧了吗?”

  我当时,毫不夸张地说吧,完全目瞪口呆,根本说不出话来!我呆呆地望着希望毁灭者•绝望散播者•云宝黛茜脑袋上的那俩天线触角像白痴一样弹来弹去,上面居然还挂了星星!我注意到了。

  “要是你们俩闹完了的话,”暮暮的声音非常冰冷,“我还有很多事要做,你们俩自己离开就行了。”

  说到这里,我回家的最后希望就转身快步上楼了。

  “她这是怎么啦?”云宝黛茜问我,把脑袋转向我,一根天线敲到了我的眼睛。

  好吧,我脑袋里的小小声音尖着嗓子高声说,要是你想抓狂,那现在是最好的时机了。

  于是我就这么做了。

  这个……事实证明现在我时间到了,该上床睡觉了。我过一阵子再继续,但愿我今晚能睡得安稳,因为上一晚这里可是吵闹得很。


Dim  陆马 #1
回复 嗯,现在说到哪儿啦?

愿天堂没有猪队友

和诣秩序  陆马 #2
回复 嗯,现在说到哪儿啦?

我觉得如果我被苹果杰克同志骂一顿,肯定不会高兴……看情况吧。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Nightscream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