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1. 前言
  2. 第一章 情况有变
  3. 第二章 饥饿之痛
  4. 第三章 认亲大会
  5. 第四章 路怒症候群
  6. 第五章 第三类接触
  7. 第六章 魔术师也是有尊严的!
  8. 第七章 早生贵子
  9. 第八章 争端和解
  10. 第九章 蟲
  11. 第十章 我想静静
  12. 第十一章 十年起步最高死刑
  13. 第十二章 绑匪来电
  14. 第十三章 如假不换
  15. 第十四章 本初
  16. 第十五章 全面崩盘
  17. 第十六章 留得青山在
  18. 第十七章 煽风点火
  19. 第十八章 那我就能蝉联六届!
  20. 第十九章 幕间休息
  21. 第二十章 追忆往事
  22. 第二十一章 血缘关系
  23. 第二十二章 煎熬
  24. 第二十三章 快叫奶奶
  25. 第二十四章 冤家路窄
  26. 第二十五章 尝试融入
  27. 第二十六章 糟了个糕
  28. 第二十七章 本宝宝心里苦
  29. 第二十八章 金牌调解
  30. 第二十九章 福之所倚
  31. 第三十章 援军
  32. 第三十一章 雄赳赳,气昂昂
  33. 第三十二章 回家
  34. 第三十三章 爱,与痛俱来
  35. 终幕 爱,与生俱来
  36. 愚马节特别篇(原创) 归档
  37. 完结感言 归档
  38. 暖炉节特别篇 归档
欢迎,此处是Accurate Balance——一个不会编故事、但想讲故事的小马——讲故事的地方。资料库网址:https://share.weiyun.com/5mf05n6,密码:th0R4x。请注意:在进入数据终端后,请在30秒内输入密码,否则可能被定位、监控和处分。最高处分为变成小马。
【长篇翻译】百以四分:心之巢穴 (邪茧女王篇)

————第三十三章 爱,与痛俱来

5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2 人评价
5
100% 4
0% 3
0% 2
0% 1
0%
字体调节: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发表于 13 天前 • 0人收藏 • 56人看过

第三十三章  爱,与痛俱来  Love, and the Pain it Brings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成群的身影从一个个传送门中涌出,冲向小马镇。



“哈,祝你们玩的开心!”无序笑道,他仍然举着爪子,准备继续打响指,“我得去找你的小伙伴们玩耍了。”



一声响指,他消失在空气中。



“懦夫!!”我怒声咆哮,随即转过头,对身后喊道,“敌人来了!!”



虫群分散开来,形成一条厚实的防线,兼顾天空与陆地,挡在传送门与小马镇之间。小马们与我们并肩站立,他们脸上的表情从充满决心到惊慌失措,互不相同,但没有一只小马逃跑。我甚至觉得,正是知道大战在即,小马们才毫不犹豫地从地球那边前来。



我转身面向前方的敌军:他们已经越行越近,近到我足以看见他们是什么——狮鹫(griffons)、牛头人(minotaurs),还有龙(dragons)和钻石狗(diamond dogs)...我猜想,大约是无序和他们做了什么交易,大概就是保证不侵犯他们的空头支票,再不就是各种财富,比如宝石——我猜那些钻石狗肯定会接受这样的交易——用以换取他们的协助...



*敌人太多了...*轻语说。



*数量决定不了胜利,*我说,*我们只要尽力拖住他们就好了,M6一定在想办法,我们得帮她们争取时间。*



敌军越来越近,他们是那样来势汹汹,看上去足以撞穿最坚实的铜墙铁壁。



*做好准备...*我通知所有王储,后者将我的话一字不漏地传达给所有幻形灵,*准备出击,让他们付出最沉重的代价。*



敌军已经近在眼前。我仔细看去:冲在最前面的是一群钻石狗,爪中拿着各式各样的棍棒。其中一只狗抬起头,看见了我。



*上。*



我落回地面,毫不减速,在地上卷起一片烟尘,正落在那群钻石狗面前。他们惊慌地喊叫着,来不及停下来,直朝我这边冲过来。我点亮独角,魔法冲击在其中三个家伙的胸前,将他们击飞出去。另外两只钻石狗毫不犹豫地冲上前来,将爪中的武器举过头顶。两名工兵将其中一只狗撞翻在地,剩下一个与我正面对抗。它将那根满是尖刺的狼牙棒直直地向我砸下来。



我向上扑去,将右前腿变作坚实的甲壳棍棒,高高挥起。我变形的前腿同狼牙棒在空中相击,一阵剧烈的震动传入我的骨骼,却莫名地为我带来了一阵快感。它目瞪口呆,看着自己的武器飞入空中;我抓住时机,用前腿重击它的腹部。那只钻石狗跪倒在地,捂着腹部剧烈地咳起嗽来。



我举起自己的前腿,准备终结敌人...就在这时,我却停下了。



我仍然难以接受就这样终结一条生命...诚然,在被放逐前,我曾不止一次这样做,但是...作为人类的二十五年,改变了我的思想,换一种说法,让我变得“温和”了。



<这是一场战争,杀戮是不可避免的...>我在我脑中说。



我咬紧牙关。



向下挥去,用尽全力。



我的前腿击中头部,那只钻石狗倒在地上,再无动静。我立即飞入空中,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冷汗直流。四周的战吼声在我耳边渐渐消散。



<嘿...>我问,<你还好吗?>



我深吸一口气。...就这样假装我们什么也没有做...这样真的好吗?



<...我知道这样不好,>我回答道,<但我们别无选择。这是一场战争,克里斯...所有这些敌人,无论是狮鹫还是牛头怪,都是自己选择要与我们为敌。>



...好吧...我说。我不喜欢杀戮,但是...



<你喜欢的话,岂不太恐怖了吗?>我说。



我深吸一口气。声音渐渐回到耳畔,我重新找回自我,投入战斗。附近的盟友暂时没有直接危险,我于是借机观察战况。空中作战的幻形灵数量要比狮鹫少,但我们懂得团队协同:幻形灵们两两组队,且战且避,互相掩护。地面上,牛头怪要比幻形灵少得多,但随便一个都能同时对付五只幻形灵。尽管如此,孩子们的战术却大获成功,每个敌人都前前后后被两三只幻形灵缠斗着,幻形灵们敏捷地躲过他们的攻击,快、准、狠地击打着他们,敌人一个接一个地倒下。即便是偶然逃脱了幻形灵的敌人,也很快被成群的小马围攻,后者虽然没有那么多战斗天赋,但他们马多势众,丝毫不占下风。战斗刚刚开始不久,我已经能看到几只狮鹫飞离了战场,大概是他们总算明白,就算有无序撑腰,他们也不占优势。



当然,这整场战争最大的威胁,还是无序他自己。



我还在关注战场的时候,忽然背后传来一声尖啸。我急忙转身,一只狮鹫向我撞来,将尖利的爪子插进我的身侧。我痛苦地惨叫一声,一只后腿变作利剑,插入狮鹫的胸口,它便发出了更加痛苦的惨叫。我将满是鲜血的后腿从它的胸口拔出,将死去的狮鹫踢到地上。



另一只狮鹫猛地落在我背上,撕扯我的翅膀。仿佛穿过碎纸机一般的剧痛。我疼痛地尖叫着,迅速翻过身子,令那家伙重心不稳,从我身上跌落。我的翅膀变成了碎片,带着剧痛从空中跌落。我向前扑去,将我的剑刺入它的腹部。带着致命伤以及我的重量,它开始与我一同向地面落去。



我们向地面跌落。



我点亮独角,想要用魔法修复我的翅膀,却被从侧面袭来的两只狮鹫打断了。我松开那只将死的狮鹫。袭击我的两只狮鹫用爪子猛刺我的体侧,但它们并不能、也不准备将我留在空中,而只是为了确保我落地时已死。我的孩子们眼睁睁看着我遭到袭击,却苦于与狮鹫们缠斗,无法脱身营救。我听见轻语的声音,她的声音满是绝望。



*不...*



我无力地反抗着,但周身的疼痛使我渐渐失去意识。我惨叫着,徒劳地想要将他们甩开,想要逃脱,但毫无用途。



第三只狮鹫忽然向我面前扑来,脸上带着嗜杀的笑容。他向后仰去,爪尖闪过一抹微光,向我的喉部划来...



我落在了某种坚实的东西上,但不是地面——我们离地面还有距离,这种感觉更像是...有什么抓住了我。



一只巨大的爪子抓住了我面前的狮鹫,将他拽开。很快,传来血肉被碾碎的声音,我立即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另外两只狮鹫只惊疑地叫了一声,就被拽开,遭受了同样的命运。



我摇了摇头,看向我的救星。我正躺在一只巨大的蓝龙爪中。“你还好吗?”他用深沉的、雷鸣般的声音问道,顺便将另一只巨爪上的鲜血和羽毛甩掉。



听到他关切的问话,我惊讶地皱起眉头:“...我还好,谢谢...”



下方传来一声闷响,那只巨龙带着我安全着陆。他小心地将我放在地上。我勉强坚持站立,用前腿捂住满是伤痕的体侧。“幻形灵,你会站在我们这边,着实出乎我的意料...”他说,“然,我曾听闻你们因无序争夺权力的暴行几近灭绝,这样想来,你的做法不无道理。”



我缓缓点点头,转身环顾战场:几条巨龙在空中展翅翱翔,咆哮着向无序的军队进攻。无序军团中已经有越来越多有脑子的家伙决定撤退,只匆匆乱打几下,便转身撤离。有些钻石狗已经吓破了胆,趴在地上哀嚎起来。



我抬起头看着巨龙:“我不明白你为何要出手相救,但...请问你是?”



“我名为法昂(Varn),”那只巨龙指向空中他的同胞们,他们是那么英勇善战,我甚至怀疑我的孩子们在战场上已经变成了多余的,“请相信我所言非虚...吾辈一直在等待这一天的到来...就是今日,谐律将重回此地,无序将成为历史。”



我的脸上露出显而易见的笑容:这样战况就对我们有利多了。我笑着耸耸肩:“我相信你。”



法昂淡淡一笑:“吾辈将竭尽全力提供帮助,你只需保护好不善格斗的小马们即可。”



我点点头,点亮独角。令我舒心的暖意流过全身,治愈了我的伤痕。我展开完好如初的翅膀,飞向空中。我闭上双眼,向我的孩子们传达消息。



*龙族是盟友,协同作战,注意处理躲过龙族的敌人。*



*遵命。*





“小季?”



我将视线从那毛茸茸的小马身上移开【注1】,看向传送门。站在门前的是一只巧克力色的天马,她的鬃毛和尾巴是浅褐色的,可爱标记是一个简化的大脑形状。那只天马努力地保持着平衡——就像是任何忽然多出了两条腿的人类一样。



“是莉兹吗?”我问道。



“这...”莉兹一字一顿地说,“...真,的,好,难...”



我皱了皱眉,又看向那边的毛团,但后者已经不见了。“诶...”



“出什么事了吗?”莉兹问道。



我转过头看向她,摇了摇头:“没什么事。那个,你能很快学会走路吗?”上方传来重物掉落的声音,将地下室天花板上的灰尘震得到处都是,我们抬起头看向落灰的天花板。



“我必须尽快...”莉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蹄子,“我记得茧茧说过,这就像是用手和膝盖爬行...”她嘀咕着,小心地迈开僵硬的腿,向前迈了一步。她瞥了一眼前方的楼梯,小马们匆忙地向上跑去。又有什么东西坠落在地,莉兹差点跌倒:“我现在开始明白,为什么茧茧想把我留在地球上了...”



“你想回去了吗?”我问。



莉兹似乎迟疑了片刻,随后摇了摇头。“我不会让茧茧独自面对这一切的。”说着,她继续向前走去,步伐渐渐变得稳健、看上去也越来越自然。莉兹艰难地走上楼梯,费力地向上走去,她紧紧靠在右边,以便已经习惯了身体的小马从她身旁挤过。我匆忙跟了上去,在她身后俯下身子,将她扛到背上,走上楼梯。



我带着莉兹来到一楼,同小马们一起挤出门去。眼前的景象让我目瞪口呆:小马镇已经战火连天,陆马和独角兽们在地面同牛头怪、钻石狗们激战;天马们则在天空中抵抗狮鹫的袭击。但很明显,主战场在小马镇的边缘,我能看见虫群在同成群的巨龙{?!}并肩作战,将危险从小马们的身上引开。



“茧茧!!”莉兹伸出一条前腿指向一个方向。我顺着那个方向看去,经过一番观察,终于{勉强}看到了妈咪在和三只狮鹫战斗,后者看上去并不太确定自己是否该效忠无序。



“我们得到她那里去!!”莉兹说着从我身上下来,艰难地试图穿过战场,丝毫不顾自己会被发现。



“不!!”我叫喊着拽住她,“这样直接走过去就死定了!我们得找条路绕过去!”



莉兹本想反驳,但最终只是不满地咕哝了一句:“好吧...”





*注意右侧!!*我命令道,同时挥动我的“腿棍”,猛击面前一只狮鹫的头侧,他立即直直地落了下去。虫群立即改变阵型,对向绕过了法昂的同族、试图偷袭我们的一群狮鹫。



我们已经足足作战了近一个小时。不是我想在鸡蛋里挑骨头,只是,M6再不消灭无序,我们迟早会坚持不住的。我们受了些伤,但目前还没有幻形灵牺牲,这多亏了龙族的掩护。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疲劳终将战胜我们。



“邪茧!!”我向上看去,法昂在上空盘旋着。他用爪子指向战场中央,我立即转身看去。



“他在那儿...”我嘶声说。无序看上去一脸无聊,只是把冲向他的小马一个个丢出去,顺便把他们变成各种各样的东西。他把自己传送进了战场中央,趁小马们没来得及反应,攻其不备。我跃入空中,仍是利刃的双腿激动地微微颤抖。只要砍对位置...



“法昂!!”



我抬起头,法昂正看着一只红色的龙,后者,伸出爪子,指向无序的传送门。



与无序此前的伪军不同的东西正在从中涌出,同时从地面与天空涌向我们。



我感到心中一阵沉重。



幻形灵。成百上千的幻形灵...但他们只是徒有幻形灵的外表,像是行尸走肉一般冲过来。它们全部都是工兵,全部都死于非命,全部都被某种填满了他们口腔的紫色粘液变成了丧失自我的傀儡。正常来说,一群准备作战的幻形灵,都会发出满怀怒火的嗡鸣声,但它们没有。从它们身上传来的声音只有被粘液填满咽喉传来的汩汩声。除了丧尸一般的外表,它们飞行的姿态也极端异常:不像正常的幻形灵如昆虫般的姿态,它们更像是长着翅膀的导弹,没有任何具有智慧的征兆,而像是纯粹的武器,被投放来索我们的命。



它们只是空有幻形灵的...外壳。



*母后?*轻语喊道,*它们是...?*



我点点头:*本初的孩子...但现在,它们离真正的幻形灵更加远了。*



“我们该怎么做,幻形灵们?”法昂大声问道。



我看了看来势汹汹的伪幻形灵大军,又看看无序,后者看见了我,嬉笑着冲我挥挥爪子。我气得直咬牙,但仍然保持着理智。“我们先对付这些垃圾!!”我对法昂说,“把它们消灭掉!!”



“难道,就像你从前消灭我们那样吗?”



听到那个声音,我立即转过身——这声音已经严重失真,简直就像把游戏里各种反派的声音融合在一起,但我还是能认出这个声音,它冷静至极,几乎暂时冷却了灼热的战局。



法昂发出一声惊异的咆哮,被一个落在他背后的重物击倒,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响声落在地上。站在他背后龙翼于身体相接之处的,是一个恐怖的、紫色的怪物。



“本初...”我喃喃道。从前的她已经很恐怖了,但是...如今的她已经不能用语言形容了,她从前橙色的鬃毛被染成了一片紫,那些伪幻形灵体内的紫色液体正从她身上每一个孔窍中渗出;她的体型几乎是我的两倍,在我们上一次大战中留在她身上的伤痕仍然清晰可见——可见,无序知道她需要治疗,但却恶意地草率处理了她的伤;她被折断的腿也重新长回来了,只是与其说那是腿,更像是被插进残肢当中的铁块;她的眼睛仍然只有一只,而且没有什么变化,然而最令我恐惧的正是她的眼睛——



在她被无序带走之前,我看见她的眼中满是哀求...她开始怀疑自己错了,开始祈求自己能得到解脱...



可现在?那些情感都不复存在了。剩下的只有怒火、憎恶、疯狂...



曾经的本初——同我大战前的本初、同无序交易前的本初、同其他幻形灵一起生活的本初...已经不复存在了。剩下的只有...它。



法昂挣扎着想要坐起来,但本初却毫不犹豫地射出一道魔法。红色的光束直击法昂的头部,他只来得及惊惧地瞪大双眼,便倒了下去,再也不动了。



“不!!”我怒吼着飞向本初,准备好了利刃。



本初再次点亮独角。红色的魔法力场包裹了我的身体,使我的俯冲变得迟缓了。她只摆了摆头,便将我丢到了战场边缘。



我重重摔在草地上,翻滚了数圈才停下,但我很快恢复过来,当机立断调整体态,用蹄子摁住地面,停了下来。



本初飞了过来。上空,我的孩子们改变了阵型,随时准备围攻本初。



*不要下来。*我说,*不要让她的虫群绕过防线。*



*可是,母后——*轻语想要说些什么。



*立即执行!!*我命令道。虫群犹豫片刻,将注意力移回眼前的伪幻形灵上。



本初在我面前几米远的地方落到地面,满面怒容。“我这么说吧,邪茧...”她的声音震颤着,像是努力想要克制直接袭击我的欲望,“你明白我们死到临头了,所以你才会宁愿让他们来打这场没有胜算的仗。”



我将腿变回原样,站起身来:“本初...看看你自己...你真的觉得,和无序合作让你变得更好了吗?”



“在我的领导之下,幻形灵将会前所未有的强大!!”本初嘶吼着,“只要我心念一动,就能造出成千上万、无坚不摧的幻形灵大军!!”



她集中精神,紧闭双眼。她身上一处裂缝里,紫色的黏液忽然疯狂地冒起了泡;其中一个粘液泡变得异常巨大,达到了快餐店餐盘的大小后,“啪”地一声破裂开来;从中落出的是一只湿漉漉的伪幻形灵,它落在地上,只抽搐了几下,便飞入空中准备作战。



本初的眼睛闭的更紧了。她身上另外三处粘液也沸腾了似的,很快爆裂开来。又是三只伪幻形灵,准备加入战斗。



那四只伪幻形灵立即向我扑来。我面无表情地点亮独角,用一串魔法终结了它们,每一发都正中它们的面部。伪幻形灵们落到地上,诡异的抽搐了几下,便变成了四滩粘液:就像本初之前在奥古斯塔的仿幻形灵那样,只是这次的粘液是紫色而非绿色。



本初纹丝不动地看着我,但她眼中疯狂、甚至是癫狂的火花告诉我,她的变化并不仅仅局限于身体。“本初...”我说,“他对你做了什么?”



本初的神情松懈了一些,但仍然一动不动。“我为自己的失败付出了代价...”本初说,“我眼睁睁看着...无序答应过我的小幻形灵们...死在,我的怀里!!”



我不久前才摆脱的愧疚重新又袭来:“...本、本初,我...”



“这全都是因为你!!”本初突然咆哮起来,“你毁了我们的机会,毁了让我们重新生存下去、重新变得强大的机会!!但是无序...他原谅了我!!他给了我第二次机会,给了这些孩子——我美丽的孩子们——新生!”



我指向同我的幻形灵们作战的伪幻形灵。“这算什么新生!!”我吼道,“你看不出来吗?它们是...赝品!!”



我大约是说错话了。本初的脸上顿时满是怒火:“他们比你能拥有的要好一千倍!!”



她怪物似地咆哮着向我冲撞过来。我也咆哮着冲了上去,用翅膀向前推进。



就在我们相撞前的一刻,我将化作利剑的腿刺向本初。她的甲壳也被强化过,但还不够强,我的剑刃刺入了她的体内。剧痛迫使她改变方向,而不是直向我撞来。我抓住机会,用另一条前腿将她庞大的身躯抬离地面几厘米,向反方向推去。但我只将她推出了几米远,便不得不将她抛下,任由她在地上翻滚,而我则趁机闪身向后退开。



然而,他很快便恢复过来,重新站立起来。她借着起身的动能,从离我仅有几米的地方扑了上来,将前腿变形成一根硕大的棍棒。我还来不及反应{也来不及意识到她偷了我的招数},便被从右侧猛击。我在空中翻滚,随后落到地上,在地上继续翻滚。



当我终于找回了平衡,再站起来时,我的右侧身体已经多出了一道严重的裂痕,而且我敢说,我有一两根肋骨被折断了。我赶在本初飞扑过来之前粗略地治疗了一下伤痕。



我在空中盘旋着,将另一条前腿也变成利剑。



“来啊,来啊!!”我吼道。



本初接受了挑战,向我冲锋;我也向她俯冲而去,点亮了独角。



“小季,等等我!!”我尽我所能地蹒跚着,想叫住小季。我们现在远离了战场,借助各种建筑的掩护,在小巷、胡同中穿行,以免被无序的部下发现。我们正在渐渐靠近无序的传送门,但我自己也不懂我究竟准备做什么,但我想要在一切结束之前赶到那里...和她在一起。



小季歉意地回头瞥了我一眼,放慢了步伐。“其实,我可以直接背你...”她开口道。



我摇了摇头。“不用,我们只要...”说着,我的声音渐渐变小。远处的传送门涌出一片阴沉沉的黑云,向着茧茧的幻形灵和他们的巨龙盟友涌去。随着他们渐渐靠近,我终于看清了他们是什么:“哦我的天啊...”



小季顺着我的目光看去:“...艹...”



幻形灵...非常、非常恐怖的那种,如同丧尸围城。紫色的黏液从它们身上渗出,它们如行尸走肉一般向前推进着。小季回过头看着我,看上去已经后悔把我带来了这里。



远处传来的轰鸣声令我们吓了一跳。一只巨龙,蓝色的巨龙,原本飞在空中,却突然被击倒在地,发出令人胆寒的声音。某种东西,像是马的形状,站在它的背上,用一发红色的魔法终结了它的生命。



“不!!”我认得那个声音。茧茧冲向杀死了巨龙的那个家伙。随着我又走近了几步,我惊恐地认出了那个家伙——她是本初。本初在空中截住茧茧,将她丢向一旁。



“茧茧!!”我大声叫着,向她的方向跑去,直跑向战场。



“莉兹,不要!!”小季喊道。一只牛头怪,紧紧抓着自己受伤的胳膊,转过一个拐角,看见了我。我惊惧地呜咽一声,但仍然马不停蹄地向前跑去。他露出残忍的笑容,伸出手想要抓住我;我本想绕过他,奈何自己太慢——



小季扑了上来,将他撞倒在地,发出了恶犬般的嘶吼。我知道小季能解决他——这孩子的善良柔和从来不会留给敌人。我毫不犹豫地穿过主战场,冲向小马镇的边境。



冲向茧茧在的地方。




本初与我陷入了狂战。我将蹄子深深插进地面,同本初对抗;她也一样。我们的独角相抵,魔法在我们的独角上跃动着。我抬起一条化作剑刃的前腿,却被本初用前腿紧紧夹住。



“你这固执的蠢货,还是不肯承认吗?!”本初啐道,她的声音中癫狂已经胜过了憎恶,“你还是固执己见,想把我们的种族送进地狱吗?!”



“你以为我来这里是为了我自己吗?!”我大吼一声,将她向后推了几厘米,“我承认,我是来报复无序的!!但这不仅仅是为我自己复仇!!是为了所有被他残害的人!!所有被他毁掉了生活,两次!!的人!!”



“你只是在狡辩!你还是会害得我们全部灭绝!!”本初尖叫道,将我推出了近半米,在我们之间空出一小段距离,“你让自己、还有你所有的幻形灵飞蛾扑火!!你会再次...毁掉我们!!”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趁她不备,将她撞出一尺。本初的蹄子插进地里,足足十厘米。



“我知道我几乎毁灭了幻形灵!!”我尖叫道。我的独角变得滚烫,热量几乎要传遍我的全身,“我知道,是我的自以为是、愚昧无知,令我们几乎全灭!!所有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我大叫一声,用魔法抓住本初,一个过肩摔将她脸先着地摔到身后。本初甩甩头,迅速翻过身向我扑来。我将前腿向她刺去,插进她的胸口。本初痛苦地惨叫着,我借机尽我所能地将她推离战场。本初很快重新站稳,但我已经点亮独角,收集了全身所有的能量。



在她来得及有所反应之前,我尖啸着用一发涌动着的、强能的魔法光束击中她的面部。她如同在一个风洞中一般,被击飞出去,甲壳、鬃毛和翅膀都被灼烧。



几秒之后,我停下了光束。我用掉了那么多能量,顿时像是跑了长跑一般,上气不接下气地扑倒在地。我能从远处本初抖动的身体看出,我还没有解决她。我向她飞去,丝毫不顾自己的劳累。本初仰面朝天,紫色的粘液从她身上不计其数的伤痕中流出。她被我的魔法击昏了,但仍然在抽搐。我落回地面,站在她旁边,准备随时在她起身的一刻再次将她击倒。



“但不仅仅是你有了第二次机会,本初!”我说,“我新的生命告诉我,我们堕落了...我们绑架无辜的小马,我们侵略他们的土地,我们用虚伪的梦境欺骗他们,我们吸食他们的爱...我们成了一群怪物,我就是最可怕的那一个!!当我开始回忆起一切的时候...我意识到我们有机会改变...我意识到,我们可以舍弃那些怪物的行径,我意识到我们能变得更好!”



“那些小马,他们自古以来一直是我们的食物,你却想让幻形灵变成他们的狗!!”本初嘶吼道。



本初声音中的癫狂再次证明,这不是她自己;看来无序对她的改造,还包括让她变得像他那样偏激。



但我仍然想要尝试。如果我能够说服她,或许...或许她能醒悟...或许她能站到我们这边。她已经受了太多苦了。“本初,幻形灵是吃爱的种族,”我说,“但我们也是缺爱的种族。”



侧面远处传来的光令我看了过去。我不太能确定自己看到了什么,但那一定是...彩虹。



有东西插进我的腹腔。我痛苦地低吼着,看着一支甲壳质的利剑深深插进我的腹部。



“你比我想象的还要无能...”本初嘶声说,将她的腿插入更深。我感觉有什么器官被刺穿了。她点亮独角。



一发深红色的魔法,将我击飞出去。我在地上翻滚,每一圈都感到腹部传来刻骨铭心的疼痛。终于,我在一段距离外停下。地上满是我的鲜血,我的呼吸渐渐变得急促而短浅。



“如果你再也没有变回幻形灵,反而什么也不会发生...”本初满意地笑道,“呵,说得好像你说不变就不变一样...”



我努力想要站起来,但腹部的剧痛令我跌回原位。伤势比我想象的还要重,我咳着血,任由自己的鲜血顺着嘴角流下,看着本初越走越近。她离我还有几米,剑上还沾着我的血,而且看起来还想要更多。



“你说我们是吃爱的种族?”本初轻笑道,“我的孩子们...我们再也不需要爱了!!我们不再需要小马,不需要什么人类,什么也不要!!我们只需要无序...还有他的命令。



她的眼中闪过嗜血的光:“现在,无序命令我们...让你的血、你的虫群的血,洒满这片土地!!”



“给我...从她那里...滚开。”



一般来说,听到这个声音都会让我感到高兴,但这次是个例外。我看向声音的来源。



她的样子和平时大不相同——现在她是一只天马,褐色的身体和鬃毛——但我确信她是莉兹。她愤怒地盯着本初,丝毫不在意自己可能面临的危险。



本初盯着她,满脸困惑。



然后她疯狂地大笑起来,看向了我:“这就是你的弱点,邪茧...你总在说着‘和平’,说着‘更好的未来’不是吗?这只会带来更快的灭亡,比你二十五年前带来的那次还要快。就是这个家伙,让你变成了窝囊废...就是她让你满脑子都是什么狗屁和平。”



她转身看向莉兹:“你在这个人类身上已经取食过够多了...我说够多了。”



她点亮独角。莉兹向后退了一步。



我做了这一辈子最最后悔的、最最胆小的一件事。



我闭上了双眼,什么也不敢看。



我听见本初的魔法发动。我听见莉兹的尖叫。我听见莉兹倒地。我听见本初的魔法击中了血肉。



...我意识到,顺序不对。



我睁开双眼。



莉兹倒在离她刚才所站之处不远的地方,她盯着将自己推向一旁的救星。



当我看到是谁推开了莉兹的时候,不知为何心中的痛苦全然消失了。



或者说,我已经痛到失去感觉了。



莉兹原本站的地方后面不远,站着的是小季,她被本初的魔法击退了一段距离。小季的眉头紧锁,看上去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她看了看胸口仍在冒烟的洞,一丝微弱的震惊爬上了她的脸。



她缓缓抬起头:“...妈咪?”



我没能知道,她究竟是在叫我还是莉兹。



她倒下了。



莉兹绝望地号哭,但我仿佛没有听见一般。我什么也听不见了...战场上的怒号、我的虫群的嗡鸣,什么也听不见。



我缓缓看向本初,她困惑不解的眼睛也正好向我瞟来。



四目相对。



我开始感到一阵...麻木。没有愤怒、没有绝望...我的视野一片模糊,除了本初什么也看不见。



我站起身,腹部的疼痛仿佛不复存在。我恍惚地一步步向本初走去。



她瞪着眼,想用魔法射线阻挡我。我几乎感觉不到自己的独角发亮,但每一发魔法都被我身前的屏障格挡下来。我就这样一直向前走。



本初的表情更加凝重了。在离我仅有一两米的时候,她举起变作剑刃的前腿,向我扑来。



她横着向我挥出剑刃。我以前腿化剑,向上挥去。



我的剑毫不拖沓地穿过她的前腿,将她的前腿砍飞向空中。本初惊恐地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残肢。



就在她看着自己的前腿的时候,我用魔法握住空中她的尚是利剑的腿,刺穿了她的喉咙。



直到那支剑穿过了她的脊椎,我才重新找回了听觉。我首先听到的,是自己的尖叫声,我的喉咙几乎要被自己撕碎。



几秒之后,我的尖叫停了下来。本初摇晃着,不断地咳出紫色的粘液。她俯下身子,空洞的眼睛看着洞穿自己的那支剑。



她身上的粘液开始冒泡,很快便包裹了她的全身。



本初倒向一旁,抬眼望着我。愤怒、疯狂...正从她的眼中褪去。几秒之后,她重新成为了...她自己。



她咳出了更多粘液,艰难地抬起头。



“y、y...原...”她的声音颤抖着,仅剩的一只眼睛里噙满了泪。



“原、谅我...m...”



她的头无力地垂了下去,紫色的粘液越来越多,完全包裹了本初。然后它...完全消融,变成一小滩粘液。躺在粘液中央的是本初——真正的本初,遇到无序之前的本初。她的前腿也变回了原本的模样,落在她颈部伤口的不远处。



我看向空中:伪幻形灵们忽然像苍蝇一般落下,落在地上后化为一滩滩粘液。虫群发出了胜利的呼喊,但其中两只幻形灵却从中飞出,向我们飞来——幻形和轻语。



我身后传来爆鸣的声音。我转过身,看到了远处彩虹色的光,那是一个彩虹音爆。



...云宝是想说...我们赢了吗?



“茧茧!”



我的思绪回归现实,看向莉兹。她正用手臂——或者说,前腿——将小季抱在怀里。我强忍着自己身上的剧痛,匆忙跑向那边。我在莉兹身旁俯下身子,用前腿搂住小季。“小季...”我轻声呼唤。



她胸口的伤就像是用烧红的铁棍捅出来的,伤口已经完全凝固,看不出里面的损伤究竟有多重。小季看上去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不知道我该为小季不必忍受痛苦而高兴,还是该为这背后的原因感到悲伤。“嘿,妈咪...”小季气若游丝地说。



我看向莉兹,她已经满脸泪痕。我点亮独角,想要治疗小季的伤;幻形和轻语先后在莉兹身后着陆,凑到自己身受重伤的同窝手足旁,眼中满是震悚。



“坚持住,孩子...”我轻声说,用独角对准她的胸口。



我施放了治疗法术,小季胸口的伤口开始修复...



但却停了下来。我不解地眨眨眼,更加努力地使用法术;我已经在战斗中耗尽了体力,但我仍然竭尽全力想要留住小季。



我不断地释放着魔法,但伤口还在...伤势太重了。“不,不、不、不要...”我一次又一次地尝试着。



“茧茧?”莉兹轻声问。



“闭嘴,给我点时间!”我的语气比预想的还要凶狠。我已经咬紧了牙关,但伤口还是修复的太慢。“不,不要,求求你!!”泪水不住地从我眼中涌出,但我来不及考虑这些。



“母后...”轻语的声音很轻,但是颤抖着,“...妈妈,治疗法术的作用也是有限的...”



“不应该这样的...”我说,“不应该...”



“母后,求你不要这样...”幻形将一只蹄子放在我肩上。



但我将他甩开了。“不!!”我将小季紧紧抱在怀中,她的双眼渐渐变得涣散,她就要死了。“小季,求求你...”



“妈咪...”小季的声音越来越轻,她伸出一只蹄子艰难地放到我的胸前,“...妈咪,没...没关系的...”



“胡说,胡说,有关系!!”我抽噎着,努力想要忍住不要哭出声,“宝贝,求求你,求求你...”



莉兹已经不住地啜泣起来,她用头紧紧靠着小季的头。轻语无声地哭着,而幻形小心地抚摸着她,想给她一些安慰。我用余光依稀看见幻形灵和小马正在靠近,小马们刚刚庆贺完敌军的离开便注意到了我,其中有几位好奇地靠近了一些。



虫群在上空盘旋,他们了明白发生的事,除了翅膀的嗡嗡声,什么声音也没有。匆忙的蹄步声引发了我的注意,崔克茜带着身侧的一道深深的伤口,跛行着尽快跑了过来。看到小季的样子,她震惊地倒吸了一口凉气,犹豫着要不要靠近。但小季勾了勾蹄子,想让崔克茜过来,于是她便缓缓走了过来,站在轻语和幻形旁边。



小季看着我们,脸上露出一个微笑——她从出生那天便与生俱来的笑容。“...好幸福,和我...我爱的大家,在一起...”她的声音已经细得像是自言自语。



“...和家人,在一起...”



她的笑容凝固了,蓝色的眼睛渐渐失去生机。我胸口放着的蹄子也落下了。



我伸出蹄子,抚摸她的脸:“...小季?”



没有回答。



“小、小季?”



没有回答。



“小季...我的孩子...”



我再也坚持不住,将脸紧紧靠在小季被击穿的胸口,放声大哭:“上帝,求求你,不要...”



我感觉到莉兹靠着我,与我一同哭泣;我听见幻形、轻语和崔克茜轻轻地落泪;空中的许多幻形灵也在无声的啜泣着。



一个。这场战争我们只损失了一个工兵。



如果是在从前,这叫做大获全胜。



至于现在?已经是无法承受的牺牲。



这之间差了二十五年,四个全然不同的季节已经交替了一百次。



“...茧茧。”崔克茜说。



我缓缓抬起头。无序忽然出现在了莉兹身后不远处,身受重伤;他的狮爪少了几个指头,不住地流着血;他痛苦地紧抓着胸口,似乎是骨折了。他已经无力再站起来。



正常来说,半神是不可能伤得这么重的。



无序似乎并没有料到自己会出现在这里。他惊讶地看着四周不计其数的小马,目光在战场上游离,直到他看见了我。



他紧张地笑了笑。



随即准备转身就跑。



我的视野模糊了片刻。再睁开眼时,我已经近在那个渣滓的面前。无序惊慌地大叫一声,向后跌去。



我用魔法抓住他的脖子,将他拽到面前。我抓得很紧,他几乎无法呼吸。



我怀疑,他此刻眼中的恐惧,是从他出生以来的第一次。



我想要终结这一切——我想要终结他。我想要把他切成刺身,想要用魔法把他撕成碎片,想要变成小虫钻进他的体内再驱散伪装。



我想要完成自己多年前的愿望。



我。要。杀。了。他。



我的呼吸间都充满了沉重的杀意。无序恐惧地想要向后缩去,紧紧抱着自己。



我看到几个身影向这边过来。是银甲闪闪、大麦,还有谐律元素她们,正在向这边跑过来。看来,无序原本正在躲的就是他们。他们身上也都伤痕累累,尤其是云宝,她伤得最重,她的腿满是鲜血,而且已经骨折,蓝色的毛皮血迹斑斑。苹果杰克和小蝶在两边支撑着她,她才勉强能够走过来。



看到他们——他们同样是无序的受害者...我忽然感觉心中的怒火清醒了许多。无序几乎让幻形灵彻底灭绝,还把这当做笑料...



...但不只是我恨他。大家都恨他。谐律元素们恨他,银甲闪闪、大麦也恨他,所有的小马都恨他,他毁掉了我们的人生。



这是艾奎斯陲亚对无序的恨意。



无序看上去不能理解我为何还没有下死手。



我将他拽近了一些。



“你亏欠的不止我一个。”



我转过身,将无序摔在地上,丢在小马们的中间。他们看上去对无序的样子很是喜闻乐见。




我看着遍体鳞伤的无序,他躺在一块石板上,如一具血迹斑斑的尸体躺在停尸床上,只是还在微微呼吸着。在他周围站着的是谐律元素们、银甲和大麦,再外面是数以万计的小马。我们五个在马群中,离最前面有一段距离。莉兹坐在我旁边,用一只前腿搂着我,我则漫不经心地轻抚她的鬃毛。



“就这样了吗?”她问。



我慢慢点点头:“嗯哼。”



“你准备怎么办?”莉兹问道,“你准备...做什么?”



    “堆廿成百...百以四幂。”



我耸耸肩:“我们...该面对我最担心的事了。我们得生活下去。”



    “驱尽气力,放逐灵魂。”



莉兹看看四周:“...在这里?还是在地球上?”



    “背叛妄为为我所不齿。”



“我在想,我其实可以...找两位信得过的王储,让他们管理这边的幻形灵...但我想和你回去。”



    “囹圄之囚为吾所审判。”



莉兹点点头:“...那...小季?”



    “百万轮回,役马为命。”



我深吸一口气:“...我们带她回家。”



    “不得怜悯,永为人奴。”



“但哪里是你的家?”莉兹看向地面,“哪里又是我的家?”



    “回念恶行,反思罪过。”



我将头靠在她身上:“你的心,就是我的巢穴。”



    “愚马苦劳,万世不休。”【注2】



无序残缺的身体被不可见的力量引入空中,他眼中的神情已经放弃了抵抗。我看不出来,他究竟是在真心悔过{才怪呢},还是在思考自己究竟走错了哪一步,还是已经开始策划歹毒的复仇。



不管他现在在想什么,他有的是时间慢慢去想了。



一阵光闪过。



他消失了。



我们身旁的马群仿佛沸腾了,他们欢呼、他们哭泣。我什么也来不及说,莉兹已经伸出前腿,将我的头对向她。



“我们该去过怪怪的日子了,对吗?”莉兹说。



我将一只蹄子放在她的下巴上:“我还以为现在已经够怪了。”



---注 释---



注1(毛茸茸的小马):指毛毛马,在作者的愚人节玩笑版中,莉兹穿过传送门后变成了毛毛马。



注2(堆廿成百...百以四幂...):直接引用自狗带四马帮负责的《百以四分》原作终章,除省略号格式外没有任何修改。传送门:http://blog.sina.com.cn/s/blog_1486302610102x9v1.html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回复 第三十三章 爱,与痛俱来

启动上层叙事干涉:

我记得可以用那些绿色粘液进行机体沉睡恢复的,所以暖心夜特辑是真的 蹄动滑稽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