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首次接触是魔法
5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12 人评价
5
100% 4
0% 3
0% 2
0% 1
0%
字体调节: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发表于 2019-02-08 • 4人收藏 • 965人看过

2cxz-1432517098-148108-full.jpg

FIRST CONTACT IS MAGIC

首次接触是魔法

作者:Eakin

原文: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148108/first-contact-is-magic

译者:Nightscream

指导:TNBi Lulamoon,魔法师T_T

简介:来自星星的消息:大约一千年之后,有一群奇怪的马样外星人将会来到地球。

在我们自己的太阳系中,发现了一个微小的外星物体,这让星海彼岸一个奇怪的马形外星物种意识到地球上存在着智慧文明。现在,小马们正在来参观的路上了。可是……因为宇宙真的是非常非常浩瀚,所以他们来到这里大约得花上一千年时间。但他们可是有超光速通信方法。因此,在我们等待着贵宾来临的时候,也许能先和他们交个笔友……

 

 

通往地球旅途中的趣事

 

  * * *

  一切,都从静谧之中的一个奇怪现象开始。

  指向苍穹的射电望远镜群停止了工作,因为返回结果出了些有趣的异常。众多一头雾水的技术人员彻夜忙碌,通宵无眠,只求解决某处妨碍了天文学家们观察结果的接触不良,或者系统故障,或者干扰源。可是他们却很不走运。最后,在沮丧的绝望之中,其中一人违反了他的保密协议,向同行之中值得信赖的好友发了封电邮……结果得到的回信只不过是说他的天文台也是一样的问题。

  于是群情激昂,科学家们和密码学家们进行了更仔细的观察。等重复的规律被发现之后,信号的来源就很容易被隔离出来了。那是木星和土星之间的一点,位于看似空旷的太空之中。毫无疑问,这绝对是某种信息,不过并非任何一种人类已知的语言。不管是谁把它发过来的也好,反正当它无精打采地飘荡在星海之间的时候,这信息就无休止地一遍遍重复。最高级别的政府官员为了对策而吵得不可开交。是应该不理它呢,还是该摧毁它呢,亦或是尝试回复它呢?根本无法达成共识。

  事实证明,根本没有必要达成共识。这消息的存在已经被广为人知,根本从一开始就没法保守秘密。一个小小的宗教团体相信这是神谕,他们直截了当地隔离了信号来源,用发射器对准了正确的方向,然后用相同的消息做了回复。

  十七个小时之后,当地政府发现,隔离,并且在农村的一座小小的农舍里追踪到了那个信号。第二天一大早,当地居民们就被惊醒了。他们的小镇已经处于高度戒严之下,坦克在大街上开来开去,军队掘地三尺地寻找那些根本就不存在的外星侵略者。可是,已经无所谓了。答复已经发出,在整个世界都屏住了呼吸的几周之后,那个信号消失了。

  然后,它又再次出现了。这次不是在深层空间,就在地球旁边,在二十六小时一周的轨道上懒洋洋地绕着地球运行。消息重新传来之际,第二波的恐慌之潮席卷了整个世界。国际空间站上的宇航员受命为它拍摄特写照片,于是,整个世界第一次看到了货真价实的异星科技。

  它……多彩得古怪。本来人们还普遍以为它会是个肃穆森严的灰色球体,由未知的金属铸就。但是当第一张照片传回来之后,这猜测就被颠覆了。

  这东西是某种混合体,核心是闪闪发光的紫色水晶,里面长出了深棕色的木质植物,植根在它中间,包裹在它周围。它甚至还有着宽阔的绿叶,上面满是漫长旅行中沾染的闪烁星尘。这一次,大家对处置措施毫无疑问了。乘坐穿梭机的宇航员捕获了它,并返回了地球。他们的任务期限缩短到了五个月。因为地面上正有无数的科学家正望眼欲穿,垂涎欲滴地等着接触这份珍贵的货物。

  几天过去了,几周过去了,然后是几个月。整个世界就这样等待着研究结果,等待着重大突破性进展或者发现。等待着,等待着,越来越不耐烦地等待着。在六个月的事态发展之后,那些阴谋论者的脑洞已经处于开足马力的狂飙状态了,他们声称这些秘密已经被严格封锁,并且被武器化用来控制民众。或者……甚至更糟糕的是,现在那个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被命名为“灯塔”的东西,是把世界各国领袖都给洗脑,控制着他们向外星人投降的邪恶外星阴谋。有几个偏执的军界人物提议成立某种对外星人专用战斗部队,好严加防范任何侵略者可能来袭的方向,甚至可以派出一小支精锐部队在巴西建立一个秘密军事基地什么的。

  当流逝的时间单位从月变成了年的时候,最初的恐慌渐渐消失了。因为没有什么新鲜爆料出来,大众媒体也放弃了这个老话题,继续前进了。有些非官方的小道消息从秘密实验室零零星星地泄露出来。传言说,他们正在设计一种能和“灯塔”沟通的语言,是用纯粹的数学方法构建起来的。而现在,一没有新的信号,二没有什么来袭的外星舰队,三也没有什么确实的绑架报道,这从头到尾的整件事……都开始变得像是某种精心设计出来的恶作剧。一大堆业余侦探从网上冒了出来,发表冗长的长篇大论,以无数种方式解释关于“灯塔”当初的照片是如何如何伪造出来的云云,而且大肆抨击当初那些照片,声称那只不过是些古老文物照片被PS出来的产物。总而言之,日子该怎么过还怎么过。

  一切都在最初发现信号的三年之后发生了巨变,实验室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声称研究已经获得了突破,这是他们的保证。一旦他们终于建立起了能与“灯塔”交流的方式,所有的一切进展就比想的还快得多了。无数家报社和电视台为了争抢发布会现场那两百个席位几乎大打出手,为了能偷偷钻进去藏在后面,足足有几打名声不良的记者争先恐后地贿赂一个保安。而整个世界的其他地方,都在瞪着眼睛盯着所有主要新闻网络上的直播平台。

  三位首席科学家来到了讲台上,看起来筋疲力尽,但是却兴奋不已,并且呼吁大家保持秩序和安静。他们没兴趣说场面话,而是直入正题。自从六个月前建立了稳定可靠的沟通方式以来,所有的一切就进展神速了。那个“灯塔”,并不只是信息的储存库,并不只是人类旅行者号的外星版本。当他们开始和它说话的时候,它就作出了回答。科学家们最初的假设是,这是某种人工智能结构,或者只是某种全新的生命形态。可是“灯塔”纠正了他们:它们并非是在灯塔的内部和他们交谈,这个“灯塔”,只不过是一个管道,和他们交谈的是另一面的某个存在。而且那个智慧生命体也告诉了他们一条信息:

  我们要来了。

  由此引发了记者们的恐慌和歇斯底里,大约花了四十五分钟的时间才让现场气氛镇定到足以让发布会继续的程度。

  没错,另一边的那个物种已经踏上了前往此处的旅途。正如他们所展示的那样,他们能以比光更快的速度通信。使用那个和他们对话的个体所分享给他们的情报和方法,任何人,只要他有五十美元,可以去电子零件商店买东西,而且有点儿基本电路的工作常识,都能做到同样的事。制造出来的这些设备简单得难以置信,根据已知的地球科技,它们根本就不应该能运行。可是……不知怎么的,它们就是明明白白地存在于此,而且还运行得非常完美,这彻底地颠覆了人类的大脑对宇宙的所有认知,而且引入了一些完全陌生的科学理论,且与人类已知的物理学相辅相成。显然,首席科学家在声明之中完全没有掩饰自己声音中的鄙视之情:这异种科技原理,就是魔法。

  尽管如此,穿越浩瀚宇宙空间的实际旅行可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他们的物种掌握了远距离传送技术,甚至可以开启通往他们世界之间的传送门。不过,只有一个问题。传送门只能从地球的这一边打开。这意味着在能与地球展开面对面交流之前,来自她世界的子民必须开始一次不远万里之遥的超长距离旅行,穿越星海,历经千年。今天还活着的人,或者是他们的孩子,或者孙子,都没法和这些外星生命真正地相会了。

  不过,尽管如此,那个实体还是觉得,为了能让彼此的世界互相开放,牺牲几位自愿使用停滞魔法并且漂流过遥远星海的子民也是值得的。而且她希望在旅途期间,两个世界的子民之间可以更好地互相增进了解。她的子民们拥有各种各样的沟通技巧,其中已经有很多已经争先恐后地想和地球人类交个笔友了。对于这一点,其中一位二级研究员声称,他已经养成了与那个实体称名道姓沟通的习惯。这在整个实验室的工作人员之中是个内部笑话,通过“灯塔”发送的任何信息前面都附带了一个真诚……就是有点儿简单的问候语:亲爱的赛蕾丝蒂娅公主……

  接下来的日子里,互联网简直爆炸了,大家全都在讨论灯塔另一端的生物。众多强大的企业机构向思维单纯的科研团体施加了重重政治压力,逼着他们把制造方法发布给大企业的内部研究员。有传言说,一家电信集团出了前所未有的五亿美元高价,买下了该技术的专利权。

  这,说不定是现代历史上最糟糕的一次投资了。就和大多数秘密一样,这个也根本就守不住。制造方法泄露了,设计电路图也被发到了网上。这家公司的高管们根本没想到的是,这东西造起来实在是太简单了。没多久,所有的电子爱好者都开始忙活了。因为只要你知道该怎么做,那顶多三四个小时的工夫就能大功告成。这家公司还试图解决这个问题,可是不久之后,大多数的发达国家都可以联系另一个世界了。这成了一种文化习俗,和过去在商业侵权的灰色区域中那些业余电台可不一样,这是人类向另一个世界广播他们的书面信息。众所周知,早期的通信设备相当不可靠,特别是那些以滑稽方式拼凑在一起的东西。经常情况是你联系不上想找的那个外星人,却连上了另一个外星人,或者不明不白地就插进了一场对话的中间。尽管如此,这些怪毛病在某种程度上却让这对话增加了不少奇异的魅力和新鲜感。出版商都急着翻译和出版异星的文艺作品和诗歌选集,而那些无名的小众作家却在他们从来没想过的遥远粉丝之中获得了新生。

  最开始,人们还恐惧和担忧外星人会借助这些设备用一些从来不知道的办法来给使用者洗脑什么的。当这些恐惧和担忧渐渐淡去之后,外星通讯设备就再次流入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之中。整整一代人就在和外星世界火热沟通的生活之中诞生,长大。而那些和其他世界的同行们沟通的工程师和科学家们彼此分享着思想和理论,逐渐找到了改进通信设备的办法。

  和“灯塔”首次接触的三十周年。官方宣布,通信技术发生了重大突破,一件在传输文本的同时还能同步传输声音的设备诞生了(这件设备现在被陈列在华盛顿特区航空航天博物馆的一个偏僻角落里)。这么多年以来,地球人类首次亲耳听到了这些一直和他们用文字互相往来的“小马”的声音。

  十一个钟头之后,发生了首次跨星际电话语爱的(已知)案例。

  新的功能也带来了新的问题。虽然两个世界已经就书面语言达成了一致性,但是关于这些单词实际发音的意见却存在很多分歧。大部分人都发现与其逼着大家都去对一个标准达成共识,还不如从另一个世界去学习对方的至少一种母语更简单。因为暂时还没有别的东西可以往来,所以家事国事天下事,大事小事琐碎事,这些古怪的临时话题像是雨后春笋般地冒了出来。短短几个月时间,了解多少艾奎斯陲亚的社会结构和生态学的知识,已经成了主要的地位象征。而他们语言中词汇的糟糕版本开始成了日常使用的最新俚语。本来人们还害怕外星人在科技上比地球更先进,结果这担忧被证明完全站不住脚:看起来他们反倒像是那些落后得无可救药的一方,而且还非常热切地重视我们乐于分享给他们的一切。

  一年之后,我们地球人类和他们已经分享了足够的信息,以至于他们已经能建造他们世界中的第一个调制解调器了。当他们把它集成到了通信设备之中,两边的信息交流几乎是爆炸性增长。图片,视频,音乐,最终都能有效分享了。基于密码学的数字货币,本来是二十一世纪早期的创想,本来它并未按其狂热追捧者设想的那般发展,此刻却迎来了第二春。它使得两个世界终于有了既能交换价值,又不需要依赖使用不便的信息讨价还价系统的方法。那些对艾奎斯陲亚学术感兴趣的专家们现在开始为身在无数光年之外而且永远无法面对面接触的老板工作,反正视频聊天是不要钱的。 

  兴趣转向了外星人的生物学和生理学。地球的科学家们花费了几十年的时间,慢慢地为艾奎斯陲亚物理学家和化学家扎下了知识体系的基础,也为了他们不知道如何自己收集血样并且自己进行分析而恼火和沮丧。能通往那个世界的只有一扇窗口,看起来实在太不公平了。那个拥有这么多奇异而无解现象的世界如此接近,却又无限遥远,而且其中任何一个美妙的谜团都无法直接研究。以各种各样方式去进行基因工程学研究的众多学者几乎都绝望了。而外星小马这种拥有传送术等诸多令人着迷的能力的生物究竟是如何起源的?对面小马们对此的回答只是耸耸肩,回答也只是“反正就是这么来的。”

  教导小马们为人类建造东西的进展无比缓慢,就算是教会小马们建造在人类看来最简单的工具也艰难无比,而教会他们操作方法和运行原理就更是难上加难了。悲惨的是,这宏伟目标估计得花上几代人类科学家的努力才能达成。但是他们依然辛苦工作,耐心地,一遍又一遍地解释我们对宇宙原理的发现,每当有更加固执和守旧的小马们强烈抗议和反对他们抢走了自己最有前途的学生之际,他们都忍气吞声。谢天谢地,赛蕾丝蒂娅公主温和而坚决地下达了命令,要求她的学者们对此事保持开放的态度。时间流逝,守旧的老一代相继逝去,更加开放的新一代接替了他们的位置。五十年间,艾奎斯陲亚的社会发展规模比之前的一千年都要大。

  在小马的基因序列被正式公布出来的那一天,世界上每一位有自尊心的生物学家都屏住了呼吸,盯着他们小马搭档的成果。他们遗传信息的基本结构很久以前就已经解锁了。在几处很广的方面,比如双螺旋体结构上,它的确类似于人类的DNA。但是,两种DNA还是很难称之为兼容:除了腺嘌呤和鸟嘌呤之外,小马的DNA使用的是另外两组碱基对。而胞嘧啶和胸腺嘧啶则完全缺失。不过,科学家们为了小马世界中所谓的“魔法”寻找生物学依据的兴趣依然非常强烈。先前小马们也努力试图向人类传授他们所有的技术或者使用的方法,而这些努力都以失败而告终了。很显然,小马们天生就拥有一些人类本来就缺乏的东西。

  从来自基因测序实验的数据得出了结果,问题比答案更多。刚刚解读出来的基因序列数据已经是刚刚倾泻在地球人类学者们脑袋上的数据之海了,而他们居然企图在这汪洋大海里寻找小马们身上的单个基因或者序列,结果证明这试验是一次非常昂贵的错误。少数几个遗传学家,因为看到了我们两个物种之间的相似性而备受鼓舞,在大张旗鼓地宣扬已经考虑过所有伦理和道德因素之下进行创造人马混种生命的实验。他们所谓的接受治疗的病患,都挑选自穷苦人家和绝望之人的行列,而受试者在实验中无人生还。

  直到有一天,其中一人活下来了。

  第一个混种并不起眼。如果她走上街去,大部分人都不会觉得她和寻常的人类有什么差别。当然了,她金色的瞳孔可能挺新鲜,但用大堆的化妆品和美瞳打扮自己也不是什么新鲜事。那双背后长出的粉红色翅膀可能会引来一些视线,可真正让她与众不同的,是她可以直接用手抓住一团水蒸气,并且像是捏泥巴一样把它塑造成各种形状。

  取得了突破的医生立刻被剥夺了行医执照,并且被投入了监狱。而那位受试者也没能活过两年以上。但是,她的存在证明了这种情况的可能性,技术的改进和竞赛也由此展开了。

  政府部门的研究实验室——尤其是军方的实验室落成了。将军们曾经和一只强大的独角兽进行过交流,并且被她所讲述的故事所吸引。他们监督了实验室的落成。但是那些故事之中让他们入迷的,是魔法能做什么,他们从没有考虑过魔法该做什么。首先被解锁的是陆马的特性,诸如速度、体力、还有耐力方面的提升。这是基因改造计划的自然产物,旨在创造出更强的士兵。很长一段时间内,官方公布于众的故事是实验室只会使用已完善和医学上可接受的强化技术。

  而当一名浑身上下紫得不对劲的志愿者的照片出现在网上的时候,这谎话就很难再搪塞过去了。

  直到军方成功地把一名人类士兵与独角兽混种之后,情况才真正开始失控。在这时候,再试着隐瞒真相已经毫无意义了。那根矗立在匿名志愿者额头上的螺旋独角根本明明白白,想遮都遮不住。考虑到以后在战场上会遇到拥有魔法能力的士兵,或者以魔法士兵对抗魔法士兵的前景,这促使了其他国家也加速了全球范围内魔法军事力量竞赛的努力。随着大国之间权力平衡摇摆不定,世界各国之间的紧张局势也迅速升级了。没有任何国家真正明白他们可能不得不面对的全新魔法兵种究竟有什么样的能耐。

  与此同时,小马们也没蠢到会连地球上发生了些什么都没留意。地球对于魔法训练技术和书籍的需求量忽然飙升,而且都是那些自从他们老早以前第一次联系我们以来就无人能模仿的高级魔法,这情况想装看不见都难。不过,如果开价合适的话,一些小马也愿意提供所需要的教导和知识。

  未来十年之内,紧张局势持续增长。私人武装团体和国防企业竭尽全力都在四处搜刮所有哪怕拥有一丝一毫魔法天赋的士兵。有些骗子甚至把纯粹用来化妆的假角粘到脑门上,希望能够鱼目混珠假装成混种人并以三寸不烂之舌榨出点儿工资来。直到有一天,在几位超级大国领袖聚集一堂讨论把天马混种也加入地球工程学的会议中途,有人炸毁了这栋建筑。

  爆炸到底是谁干的,答案一直都没确定。可能是某些政府的特工,可能是某些心怀不满的受测对象,也可能只是个疯子的魔法装置。说起魔法的刑事犯罪取证调查,这个学术领域甚至根本不存在。对于一门依然未知或者无法解释的技术来说,这怎么可能呢。因此,在这种缺乏事实的情况之下,各种无可名目的推测又争先恐后地冒了出来。

  其中大部分都很容易就应验了那些推测之人碰巧已经憋了一肚子的怨气。指责四处横飞,正在进行的冷战突然开始转变成了真正的战争。

  由财产损失、伤亡数量、或者政治地域影响来看,这一系列互相关联的冲突事件被统称为“魔法战争”也很合适。战争勉强持续了六个月。不管是不是魔法,人类在消灭自己的同类方面总是很有创意的。但是,魔法的巨大作用却给人类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将军们也发现魔法是一种非常难以预测的危险,因为混种人失去控制,众多生命就葬身在了友谊之火中。或者是因为太过于拼命而成为狂暴魔法逆火的牺牲品,和敌方的施法者一样。他们的遗传学家过于轻率地把力量授予了自己的造物,对此的改良和控制更难实现,一切都已经得到了证明。

  而战争还在继续,凄惨的一幕幕悲剧不断上演。当幸存者们眼看着楼房、坦克和医院因为一个人把它们的正常支撑结构变成了太妃糖而自行坍塌的时候,或者把一个敌方士兵变成了生物学上不可能存在的动物的时候,或者只是集中难以想象的魔力投射出去,让不知何处的爆炸声还没结束,就传来了惨叫声的时候……整个世界的人们悬崖勒马了。在彻底坠入精神错乱的深渊边缘,人类集体向后退了一步。关于战争的国际法得到了更新,着重强调了禁止在大规模冲突中使用基于魔法的武器,一切争端再次得到了平息。被血与泪所震撼的世界陷入了明显的反战情绪:足足一个世纪之久,人类都沐浴在和平之中,整个世界基本上没什么大规模冲突。

  这从头到尾的一出大戏,小马们一直都在旁观,而且他们对此多少有些迷惑不解。所有小马,包括那些已经活了千年之久的不朽者,都记得自己的历史,魔法一直是他们战争方式的一部分。实际上,他们得出了完全相反的结论。就好像魔法让地球恐惧一样,人类的武器,以及那些在战场上发展出来的科技也让他们非常恐惧,这些东西被小马们彻底禁止了。但是,基因工程的潘多拉魔盒已经被人类解开了锁,而所有那些被人类教导出来,并且获取了人类和小马基因序列数据的小马基因工程学家们,他们也在沿着同样的道路前进。很显然,他们之中有很大一部分已经迷上了人类灵巧的双手,只希望自己也能拥有它们。

  除了一些运气不佳的人,以及调整得太过分的人,大部分从魔法战争中归来的混种士兵身体状况都非常稳定。他们的基因传递给了自己的后代。虽然世界各国都在尽最大努力限制技术的传播,控制混种基因的扩散,但是面对着政治压力,这努力不过是杯水车薪。比如黑蒙性白痴的基因治疗(副作用是让婴儿长出有力的翅膀),以及让盲人能长出新的眼睛的治疗方法(这双新眼睛还能让人像独角兽那样看清整个世界的魔力脉流)。禁止病人接受这种类型的治疗,就像禁止糖尿病患者注射胰岛素一样无法接受。于是,小马基因混种的熟悉程度和接受程度只是越来越高罢了。

  逐渐的,小马的混种杂交技术从医疗领域开始转向了时尚领域。比如说,长出一层橙色的柔软毛皮和在身上刺个大号纹身并没有多大的差别,而且在寒冷的时候还更加实用。对此,很多思想保守之人都非常反对,他们认为人类只能按照上帝原先的意志,把地球物种的遗传信息复制到自己的身体里。毕竟,他不就是因为这样才会给自己的创造物都赋予了相同的DNA吗?而小马的遗传因子和我们不相兼容,不也是因为这样吗?然而,他们在历史中只不过是失败者,而他们的曾曾曾……曾孙子只是用独角兽的魔法翻开记载着他们的书页,阅读他们的观念和论点,并且为他们的守旧古板和顽固不化而笑个不停。

  久远以前派出的小马探险船终于接近了地球,而这个地球和他们当初启航之际已经完全不一样了。虽然现在小马早就是地球人类熟的不能再熟的东西,但来自远方的朋友终于抵达,依然是一件非常兴奋的事。有些人类……虽然现在人类这个术语的定义已经变得非常模糊了,但他们决定把自己完全变成艾奎斯陲亚的小马,从里到外,生理也好魔力也好,和艾奎斯陲亚的小马完全一致。他们决定用这种方式来纪念这一刻,目的是扬蹄狂奔一路穿过传送门去,而且永不回头。基因工程学早就和转化魔法协调得混若天成,这种转换并不比我们换条新裤子更麻烦。而来自艾奎斯陲亚的新闻报道声称,对面那个世界对于转化成“经典地球人类形象”的需求也出现了类似的激增。

  沟通的双方开始研讨从即将到来的连接之中获利的方法,期货市场在人们对于两边的世界相对稀缺的商品的讨价还价声中崛起。人类对于黄金的迷恋从来都没有消失,而艾奎斯陲亚也渴求着自己的世界稀缺的金属:铝。而有些人和小马,他们更感兴趣的是自己的问题。众多已经网恋了几十年的情侣们互相之间倾诉衷肠,计划着第一次真正的面对面约会,只希望他们的爱恋能从星海的这边一直跨越到另一边。而另外一些情侣却因为终于能真正和对方见面,一想到得去直面屏幕上那张看了好久的脸,近距离聆听那个听了好久的声音,感情莫名其妙的忽然冷了下来,彼此望而却步了(对某些人或者马来说……望而却蹄),并且决定还是去换个对象算了。

  太空船的降落过程没出什么意外,最多不过是有个降落伞开慢了一点儿而让大家一时间有点惊慌罢了。里面的小马们纷纷从千年的睡眠之中醒来,打着哈欠走出船舱,踏入了这个对他们来说既陌生又熟悉的世界。实际上,其中一些成员看来还有点恼火。他们放弃了家乡的一切,只为了完成这次史诗一般的旅行,结果一抬头,迎面的还是一张马脸,至少我们的模样看着有点怪也好啊。地球人类不得不努力向他们解释:不,你们就是最先到的,没有其他小马的太空船后发先至,那边那只天马真的就是个地球人类。对对对,虽然她长得有点儿像是你阿姨也好,可她对你们而言真的就是外星生命。

  最后他们终于接受了这解释,并且取出了他们宝贵的货物:那是一个黑曜石的球体,吸收了它所触及的所有光明。在场人群之中凡是有一点点魔法感应的都能听到它正在呼唤它的另一半。虽然现在还很远,但很快就会好了。

  现场欢声雷动,在一片喜庆气氛之中,兴奋的人群们簇拥着来自艾奎斯陲亚的宇航员,从降落场一直走向已经预定好安置传送门的位置和设施。城市的这一部分,到处都是专门为小马开办和修建的博物馆,机场,以及购物中心。在巨大的中心控制室里,最远的那面墙壁上,有一个被精确雕刻出来的小小凹槽,尺寸大小正好能容纳那个球体。在它被安装到基座上的时候,各种各样的国家领袖趁机向着聚集在此见证这一历史时刻的群众们发表着一轮又一轮的演讲。而来自艾奎斯陲亚的现场直播视频节目中,赛蕾丝蒂娅公主和露娜公主也站立在欢呼的子民们面前发表讲话。从视频上来看,艾奎斯陲亚那边同样在见证历史时刻的群众们和地球这边……不管是数量也好,外貌也好,好像都没什么差别了。

  最后,准备工作终于就绪了。来自艾奎斯陲亚的旅行者们走向那个球体,开始激活它。他们点亮了自己的角。

  光芒一闪,传送门开始打开。但是,入侵早就已经结束了。

 

The End.

CelestAI  FakeAI #1
回复 首次接触是魔法

哪个发明一开始没有被用在战争上?

DreamsSetFree  独角兽 #2
回复 首次接触是魔法

语爱实例emmmm

回复 首次接触是魔法

过激反应。

LRlicious  麒麟 #4
回复 首次接触是魔法

可怕的同化能力。。。

(看来群星里的杂交飞升真的有用)

Accurate_Balance  独角兽 #5
回复 首次接触是魔法

本文论证了《知识密封协议》的必要性。

回复 首次接触是魔法

小马国宇宙交通委提醒您:

轨道千万条,安全第一条

轨道算不对,亲人两行泪

Nightscream  夜骐 站务 #7
回复 首次接触是魔法

回复#6 @ZXeroLT :

扣十二分!

回复 首次接触是魔法

文化入侵,双向,开始模拟。。。算了,不用模拟,中外文化入侵已经很明显了

回复 首次接触是魔法

回复#8 @PONY-Dr.pan老师(司)机 :

这已经不叫入侵了,完全同化了都

回复 首次接触是魔法

汝也玩群星。回复#4 @LRlicious :

 

回复 首次接触是魔法

最后一句话真的厉害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