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走吧
4.8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_border
4 人评价
5
75% 4
25% 3
0% 2
0% 1
0%
字体调节: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发表于 2019-02-08 • 1人收藏 • 283人看过

在水晶帝国,居民们享受着安闲自在的生活。家家户户安居乐业,邻里之间团结友善,大家都和和气气,比起友谊之都——小马镇来,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晶光是五个孩子的妈妈,不过两个大哥哥已经自己成家立业,搬出了小楼。就算是这样,夫妻俩的活也不少。他们能相对轻松地把孩子们带大,还要感谢邻居们。他们的小公寓楼一共四户,其中有三户是散户,还有就是他们一家。邻居们也都非常友善,乐于帮他们看看孩子,甚至做点家务。这栋小楼里的居民根本就像是一家马。

 

不过,事情在两个月前发生了变化——千年前被冰封的黑晶王又回来了。

 

黑晶王奴役了所有青壮年的劳动力,把他们从家庭中抓出来,赶出来,又一股脑全塞进了工厂里,生产心控头盔。据说,这是黑晶王魔法的一种体现,让他可以控制戴上了头盔的小马。想要取下头盔就更不容易了,黑晶王在水晶城堡里布置了一个魔法阵,只有在那里,头盔才能被取下来。

 

或者还有个更简单的方法——不要头了。

 

黑晶王统治下的水晶帝国对小马国再次展开了大战。千年之前的封印并没有抹去黑晶王的野心,反而使他复仇的决心越加坚定。不久前,他回来了,再次暴力统治了水晶帝国,奴役了所有的水晶小马。这其中的一部分是身强力壮的雄驹,他们被特地选出来,作战争的先锋队。

 

战争开始很久了,两边都伤亡惨重,但仍保持着均势。小马国方面,因为黑晶王将水晶之心再次藏了起来,不敢直接动用谐率元素。黑晶王这边,则是兵员不足,无法将战线再向前推进,只能固守。

 

黑晶王对这样的结果显然不满意。他下令,再赶制一批头盔,让更多的小马上战场。

 

这一政策对剩下的水晶小马的影响,就是每家每户都要出一匹小马,戴上头盔,接受黑晶王的控制,走上随时可能送命的战场。

 

再直接一点,它让这栋楼里的气氛凝固了。

 

现在,晶光家里却只剩下了四匹小马。她的丈夫,还有两个儿子都上了战场,生死未卜。黑晶的征兵政策越发恐怖,从以前的只要青壮年雄驹,到现在除了小孩子都要,可以说,这不知道摧毁了多少家庭。

 

早上,小楼的门被砸开了。

 

住户们都被惊醒了。她们围到门前,看着那个反射着冷峻的金属光泽的黑色头盔,都愣住了。她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戴上头盔,你就不再是你,而是黑晶王的战斗机器。

 

这时的公寓里还有五匹成年小马,全部都是雌驹,只有晶光还带着孩子。

 

令马窒息的沉默蔓延开来。孩子们躲在门后,看着大马们似乎在商议什么。

 

“不然…我们抽签?”有匹小马讲。

 

大家都无奈地低下了头。这可能是她们能想到的最好,最公平的方法了。

 

晶光转向孩子们,说:“能帮妈妈把我们玩游戏的抽签桶拿来吗?”

 

孩子们行动飞快。转眼间,那个承载了小家无数温馨的抽签桶就到了五匹雌驹中间。

 

晶光凝视着抽签桶。她记得住每一次他们一家用抽签桶玩的游戏,从真心话大冒险,到决定今天谁打扫家里的卫生,又或是开派对时决定谁来表演……她感到有些悲哀。不管是谁抽到那个下签,日子都不好过。

 

五匹雌驹轮流摇动着签筒。第一轮的结果令马既放松,又紧张:那根下签并没有被抽到。接下来是第二轮,同样如此。

 

五匹小马面面相觑,房间被沉寂占据了。谁都不知道自己是否会成为那个“幸运儿”。

 

第三轮结束了。五匹小马同时翻动签子。有谁倒吸了一口凉气。

 

“为什么是我?”晶光问道,语气中充满了不甘。她不住地抱怨着。

 

“这头盔得你戴了。”其余四匹小马说道。

 

一匹小马正拿起头盔,向晶光的头上戴去。晶光意识到后,马上开始躲避,一边跑,一边不住地求情:“你们…你们别这样做!孩子们还需要我!她们没了爸爸,没了哥哥,我不能让她们再失去我!“

 

“抱歉,我们也是不得已了。”四匹小马说着,言语里没有一丝感情。

 

晶光已经濒临崩溃,已经对邻居们绝望了。她知道,今天她一定会戴上这头盔。戴上,她放心不下自己还未成年的三个孩子。虽然说其中的大姐已经十五岁,能勉强自己照顾自己了,但是她们的小妹妹只有四岁多啊,要是把她们留下,该怎么办?无数的忧虑在她心头转动。

 

小楼外面突然响起了蹄声。这是来做最后催促,把“新兵”带走的小马到了。这是匹雄驹,身上有不少或愈合,或没有的伤口,那壮实的身躯给小马一种压迫感。这匹小马准是出生入死不知多少回了。

 

不过,晶光才刚看到这“不速之客“,腿就瞬间软了下来。

 

这匹战士小马,就是孩子们的父亲,晶光的丈夫。

 

孩子们似乎也看出这是她们的父亲了,都围过来一声声地喊着“爸爸”,那脆生生的童音让谁听了都要感到温馨。但是,战士小马却对此无动于衷,只是机械地问道:“你们决定好谁上了吗?”他的语言里没有一丝语气,甚至没有一丝生气。

 

四匹小马同时将蹄子指向了晶光。

 

这时的晶光已经快疯了,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居然是她的丈夫来带她上战场。

 

“你醒醒啊!你走了,两个儿子走了,你把我再带走,让我们的女儿们怎么办啊?!”晶光声嘶力竭地喊着,试图唤起丈夫的一丝情感。小女孩们也都哭了出来。

 

但是,战士小马还是无动于衷。他拿起头盔,抓住晶光,要给她强行戴上头盔。晶光被揽到怀里后,连忙狠咬了他一口,但是这没有制止住那钢铁般的战士。他的动作没有受到一点阻碍。下一秒,头盔就完全罩在了晶光的头顶上。晶光瘫在了地上。

 

四匹雌驹连忙躲到一边,生怕这时的两匹战士小马会对她们不利。不过,他只是看着晶光慢慢地站了起来,她的丈夫开始带着她向门外走去。

 

孩子们跑了上来,围住晶光,问道:“妈妈,你要去哪里?”

 

但是,回答她们的,是每匹小马一记重踢。一位战士的重踢不是小雌驹轻易受得住的。三匹小小马都被踢飞出去,只是距离有近有远。

 

”别挡路。”晶光从牙缝挤出来这么几个字,似乎不愿意再开口。

 

 

晶光跟着丈夫——不,是那位战士——径直走出了小楼。身后,是那四匹正发抖的小马,还有三匹小小马。

 

”她真恐怖,对自己的孩子都下的去蹄。“

 

”是啊,看看那最小的一个。我觉得她快没气了。“

 

“噫!快把她们仨赶出去!”

 

话音刚落,关门的声音就响彻了整条小巷。门外,是三匹小雌驹。

 

“姐姐…为什么那些阿姨要这样做?”其中年龄较小的一只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小妹!小妹!”小雌驹中的大姐姐说着,突然开始大叫起来。她看到她们的小妹妹突然瘫倒在了地上,她的嘴角还溢出了鲜血。孩子们吓坏了。

 

“小妹,你不要吓姐姐们啊。”二姐一边摇着倒在地上的小妹妹,一边说。

 

大姐则要稍微冷静些。她慢慢搀起小妹,让她靠在自己怀里,想要看看她的情况。不过没几秒,她就像是触电了一样打了个激灵,忙站了起来,把小妹的身体甩在了地上。

 

“姐,你干嘛啊!摔到小妹了!”二姐嗔怪道。

 

“不…小妹她的身子好凉…”大姐说着,声音都在颤抖。

 

“姐…你别开玩笑啊…”二姐的声音也抖了起来。她把蹄子慢慢伸到小妹鼻前。

 

两秒后,地上又多躺了一匹小马。

 

门外,三匹小雌驹就这样瘫着。有两匹抱得紧紧的,还有一匹单独躺在一边,嘴角带着血迹。

 

天气变冷,天空逐渐乌云密布。突然,天空中开始飘起了雪花。

回复 走吧

没看懂剧情……

回复 走吧

天啊,一想到五颜六色软软的漂漂雌驹变成千篇一律六亲不认的战士,废土级心塞!

回复 走吧

回复#1 @鑫森淼焱垚 :

全篇讲的是一个强制征兵的故事,通过晶光“中奖”带出剧情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