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这里一只全年发情(划掉)的卡龙,请多关照!假如大家看完文章有什么意见和建议,欢迎来到QQ:2846223889来告诉卡龙哦~交友也是十分欢迎的呢!

味道 (clean)

关于本作
短篇原创
T
已完结

assessment共 6,337 字

publish于 2019-02-08 发表

pageview共 481 人看过

loyalty共 1 人收藏

chat共 5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7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IMG_20190210_015320.png

封面画师:弋蝠 / Swaybat


——————————————


非凡比冲(Specific Impulse)恐怕永远都习惯不了这家酒吧的聒噪。也不知道是谁给这家店起了“气味图书馆”这个名字,但她可不觉得有任何一家图书馆会有打碟机或者舞池,还有那些像僵尸一样跃动起伏的马群。


鬼知道她为什么要到这地方来,她明明早就受够市政厅里整整一天的聒噪工作了。但她还是来了,而且这并不是她的第一次。


她本来是该在这个时候陪着妻子的,她在饮下那杯酒时这么对自己想着。这让她感觉有些自责。但四面八方的体香又让她的精神有些恍惚,这恍惚和自责加在一起,便成了一种让她心跳加速的东西,一种说不出来的刺激。


“嘿,甜心,你还好吗?”


一位独角兽雌驹很自然地坐在了圆桌对面的座位上。她的身子是淡粉色的;水蓝色的鬃发和长尾夹杂着几根金色的色带,就那样不羁地披散着;浓浓的眼妆下是宝蓝色的瞳,看起来那本该是一双明亮的眼睛,但是它现在却被某种玩世不恭的阴翳笼罩着;淡蓝色的魔法中举着一瓶白啤,她看出那白啤已经被喝了多半。


“没什么不好的,”比冲冷冷地回答,“我花了很久才占到这个桌子,而你竟然就这么随意地坐在这里了。”


比冲的眼睛却一直在盯着独角兽看,也不知道是什么在吸引着她。比冲本来并不喜欢这样的家伙——看着那个独角兽吧,毫无美感的发型,长得过分的眼线,浓得造作的眼影,“清凉”得欲盖弥彰的皮衣,还有皮衣上那叛逆的金属钉扣。


“这座位空着也是空着咯,”独角兽耸了耸肩,“看起来你在等着谁,但为什么我就不能是那个你在等的小马呢?”


“嘁。”比冲不屑地从鼻子里挤出一口气息,“我甚至都不认识你,小姐。”


“哦,得了吧。你认识我,我也认识你——你这样的雌驹我可见得多了。”独角兽把蹄子撑在圆桌上,向前倾了倾身子,“想要刺激,但又不愿意放弃安逸的生活,不是吗?”


“抱歉,我是有家庭的小马。”比冲把身子靠在椅背上,两只前蹄保护地交叉在胸前。


“哼,谁不是呢?”独角兽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轻抿了一口白啤说,“我还知道,你的妻子一定是个对你百依百顺的好雌驹。你有着安稳的工作,还有着不少益友。但这些可满足不了你,满足不了你空虚的心。”


独角兽变本加厉地把整个身子都趴在了桌子上,她的前蹄抚摸着比冲胸口绒绒的毛,她的鼻尖几乎要碰上比冲的唇。但非凡比冲并没有反抗。这独角兽的身材可真热辣,而且独角兽的体香也总让比冲想起了什么——一些让她感到羞耻而愈发刺激的东西。


“你怎么又知道了?”比冲喃喃地说。她能感到独角兽的体香正在让她的防线崩溃:心理上的,和生理上的。


“我了解你这样的雌驹。”独角兽的蹄尖顺着比冲曼妙的腹线一路向下,轻巧而温柔的触感引得她发出一声娇羞的嘤咛,“你并不喜欢来这种地方,不是嘛?但你还是来了。”


“住蹄……”比冲无力地低吟着。“她会知道的,其他小马会看见我们的。”


“哦,不,当然不会。”独角兽说,“这种地方的小马像是在乎的样子吗?他们也在做着你我一样的勾当呢。”独角兽收回了前蹄,看着她微微张开的翅膀,嘴角挂上了一抹玩味的笑意,“我叫樱桃派,你呢?”


“彩虹果酱。”比冲回答说。


樱桃派淡淡的体香让她咽了一口唾沫。那样美妙而清新的水果味体香,以前她只在一匹小马身上闻到过。真是可笑,这明明只是一抹愚蠢的气味而已,比冲怎么可能为了这个而去背叛她最爱的小马。


“彩虹果酱,呵。你知道这里并不是很适合做那些——你想做的事情,和我想做的事情。我们得换个地方。你看绿洲酒店怎么样?”


“别想诱惑我,我知道你的把戏。”


但那幽香实在是太诱人了,比冲就像是一只困兽一样,被那熟悉的香气引入一片陌生的森林。她当然知道这森林很危险,但她还是随着那幽香的指引,踏入了那未知的领域之中。她的大脑一片空白,甚至连身边到底是危险的狼嚎还是安全的风鸣都不知——但至少这一切很刺激。光凭这个,就足以让她说服自己在这条路上愈陷愈深了。


比冲是在酒店的地毯上醒来的。昨晚的雌驹早已不见,宿醉让她的头有些痛。她努力回忆着昨天发生的事情,但她除了被那个雌驹诱惑——哦不,她更愿意把那称为“勾引”——到酒店以外,其他的已经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她甚至忘记了昨晚的雌驹叫什么名字,这可真是太糟糕了。


昨晚比冲没有回家。虽然以前她有时也会在酒吧待到很晚,但她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做过。她完全不敢想象她的妻子是怎么度过这个夜晚的。


“她现在一定急疯了!”比冲懊恼地捶着自己的脑袋,“愚蠢的酒吧,愚蠢的夜晚……愚蠢的一夜情马!”她激动地站起身子,在房间里踱来踱去,步伐快得出奇。然后她说,“去他的工作吧,我必须现在就回家!”


那天早上她并没有回家。相反,她踏上了往市政厅方向的马拉轨道车。这已经是洛飞苏(Los Pegasus)最快的交通方式之一了,但她在市政厅打卡时,还是比规定的上班时间晚了那么一点。


她的办公室里早已经有一个宾客在等着她了。那是一个大腹便便的深灰色小马,比冲大概记得那家伙名叫祝融星(Vulcan),她以前在洛飞苏公爵举办的交际酒会上见过这家伙。他手下的公司名叫洛飞苏发射联盟,那是洛飞苏公爵名下的一家航天企业。


“幸会幸会!这次又要麻烦您了。按照公爵先生的指导,洛飞苏地区要大力发展高新魔法技术,魔法能源火箭技术就是大力发展的项目之一……”


来客的话像风一样灌进她的耳中,但是她可一点也没有心思听这个。她满脑子都在想着昨晚的事,还有该怎么和她的窃心樱樱——她的妻子,解释所有这些事情。


“……公爵先生的洛飞苏发射联盟公司最近在环境评估方面遇到了点挫折,有小马说是您主管这件事。上面的指示如果不能落实的话,我们都是要向小马国子民谢罪的。所以您看看能不能通融通融?”


来客递给她一本厚厚的审核材料,和一张洛飞苏银行的支票。她装模作样地翻了翻审核材料,然后在最后一页签了字——脑子里仍然盘算着怎么对付她的妻子。支票的数额不小,但也不知道是她早就习惯了这个、还是心里的忧愁使然吧,她总觉得自己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那天的傍晚来得很快。比冲还是没想出来到底怎么面对她的窃心樱樱——她的妻子。但她总不能连续两晚不回家过夜吧?


比冲还是硬着头皮搭上了回家的出租马车。望着苹果坞山上飘来的阴云、望着渐渐被黑夜笼罩的洛飞苏街头,她设想着她的窃心樱樱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愤怒的、悲切的、幽怨的,但她可没报那些类似于“事情会好起来”的奢望。


出租马车夫把车子停在了圣露娜海滩旁一座漂亮的小别墅前面。比冲送走了车夫,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过了家门前的车道。狗狗兴奋地对她吠叫着,这让她赶紧把蹄子放在嘴唇前示意狗狗噤声。她的蹄子在门前举起几次、又放下几次。但是她知道,自己最终还是必须要敲开这扇门的。


“比冲姐姐?”打开门的小马说。


“樱樱,我……”比冲说。


比冲张了张嘴巴,却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所以她只是垂着脑袋,不敢直视对方宝蓝色的眼睛。


有些出乎比冲意料的是,矮了她整整一头的小独角兽忽然紧紧地搂住了她——没有预料之中的责问,也没有预料之中的急闹——只有那幽幽的果味体香,那淡淡的温暖怀抱,那柔软的小小身体,和……脸颊上那一抹香香的吻。


“欢迎回家哦!”樱樱在比冲的耳边呢喃着,她的小身体依恋地蹭着比冲,这让比冲的身子有些发热。良久,樱樱才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于是她放开了比冲,有些不好意思地扭着身子,“抱、抱歉啦,昨天一晚上都没见到比冲姐姐,有点……有点想你来的,所以就忍不住……”


这反而让比冲心里的自责更甚了。她的樱樱是这么的爱她、这么的依恋她,但她却反而背着樱樱,跑到那种地方,和一个素不相识的野雌驹……


“对不起,樱樱,”比冲仿佛下了什么决心似的,咬着嘴唇,牵起樱樱的蹄子,然后认真地盯着小独角兽眼中那一抹水汪汪的宝蓝色,“昨天晚上的事情,其实我——”


“——我知道,比冲姐姐一定是为了我们的小家,而努力加班工作呢!”樱樱的嘴角挂起一抹温暖的笑,眼神中依恋的光芒好像更深了一点。


“对不起,樱……欸欸?”比冲本来已经垂下头准备接受一切责罚,但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不对的地方,于是慌忙解释说,“不、不是的!其实我昨晚是去——”


“哦,比冲姐姐~”但是樱樱只是自顾自的又搂住了比冲的脖子,她胸口柔软的护胸毛若有若无地蹭着比冲的身体,这让比冲原本的紧张和焦虑缓解了许多。“你真是世界上最好的小马!为了家庭这么努力操劳,又不想让樱樱担心呢……哦,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啦……”


比冲伸出蹄子,环抱住了樱樱那纤美的腰肢,良久没有说什么。愧疚在她的心中愈发强烈,而樱樱身上那幽幽的果香就像是一种催化剂一样,把这愧疚转化成了其他什么东西……什么让她羞耻而兴奋的东西。


“比冲姐姐一定很饿了吧……?我、我没什么可报答比冲姐姐点,只能……给比冲姐姐做了一些好吃的啦!”樱樱抬起头,可爱的小鼻子在比冲的颈口嗅了嗅,然后就这样用她那会说话的大眼睛看着比冲的脸庞,诱人的小身体在比冲的怀里偎依着。


“不,先不要那个。”比冲用翅膀抱起樱樱轻盈的小身体,“我的小樱樱昨晚肯定很孤单呢,我必须得补偿些什么。”


“欸欸……?”樱樱的脸颊上浮现了一抹红晕,暗示地咬了咬嘴唇,眼睛小心翼翼地眯着,“比冲姐姐,我、我有点没听懂喔,补偿什么嘛?”然后她蹭了蹭比冲的胸口。


比冲看着樱樱淡粉色的小身体,和那懵懂而天真的宝蓝色美瞳。她知道这个小家伙是在明知故问,于是干脆把小独角兽放到了床上,然后迫不及待地把那软软的淡粉色小茸团按在了身下。


“姐姐,我真的好想你呀……”


樱樱的后蹄缠在比冲的腰肢上,前蹄若有若无地抚摸着比冲的后背——恰在那些最让比冲舒服的地方。一阵阵激烈的电流,顺着樱樱熟练的抚摸、从比冲的脊索直冲她的大脑,就像尖刺一样一点点击碎她的理智。比冲俯下颤抖的身体,贪婪地嗅着樱樱身上那悠然的果香,然后在樱樱的耳根留下一个轻轻的咬痕。这惹得小独角兽浑身都为之一颤。


“哈啊~!比冲姐姐——!”


洛飞苏的空气从来没有像那个夜晚一样湿润过。甚至连空气中都飘满了盈盈的露珠,还有那自从北面的果园随风而来的、甜蜜而水润的清香。


那天的雨下得很大,浪也来的颇急。


“姐姐,我好爱你啊……”樱樱偎依在比冲的胸口说。


“真是辛苦你了,我的小樱樱。”比冲轻轻吻了一下樱樱的额头,然后挣扎着从床边的鞍包里够出一张支票——就是白天刚刚收来的那张,“明天晚上我可能还会回来的比较晚。给自己买点好吃的,或者去玩点好玩的……总之,答应我别委屈自己,好嘛?”


“嗯嗯~”樱樱抬起头,用魔法把那张支票塞在枕头下面,蜻蜓点水地吻了一下比冲的唇,然后一头埋进她的怀里。


后半夜显得风平浪静了许多。唯有空气中仍然残留的阵阵沁香,仍然纪录着前半夜的狂欢。


比冲又去了“气味图书馆”,就在第二天下班以后。她隐隐感觉自己是要去寻找些什么,但奇怪的是,就算她自己也没法说出她到底是在寻找着谁。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比冲明明早就和樱樱打好了招呼,甚至给了她生活费——但她总还是觉得有些不安。她在吧台点了一瓶酒,然后找到了一个圆桌,坐在了旁边的座位上。


也不知是巧合还是什么的,这正是她上次来到这地方时坐的地方。


对面的座位空荡荡的,但她总觉得这酒吧的空气中有一抹幽幽的果香——一抹让她羞耻而兴奋的幽幽果香。


“嘿,甜心,你还好嘛?”


一位樱白色的独角兽雌驹很自然地坐在了她对面的座位上,她的魔法里端着一杯剩下一小半的乳酒。比冲突然发现,空气中那悠然的果香似乎正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


“没什么不好的,”比冲眯了眯眼睛,“请问我认识您吗,小姐?”


“这是我见过最差的搭讪词。”独角兽说。


比冲摇了摇头,像是有些惋惜的样子。“我花了很久才占到这个桌子,而你竟然就这么随意地坐在这里了。”她冷冷地说。


“这座位空着也是空着咯,”独角兽摇了摇杯子,里面的冰块发出一阵悦耳的响声,“看起来你在等着谁?”


“嘁。”比冲不屑地从鼻子里挤出一口气,“这不干你的事,小姐。而且我甚至都不认识你。”


独角兽耸了耸肩。”那为什么我就不能是那个你在等的小马呢?”她说。


“抱歉,我是有家庭的小马。”比冲说。


“哼,谁不是呢?”独角兽无所谓地说,“我认识你这样的雌驹。你想要刺激,却又不愿意放弃安逸的生活,对吗?你有着贤惠的妻子,却又跑到这种地方来;你有着稳定的工作,又忍不住要从里面收点好处;你有着了解你的朋友,却又随时可能抛弃她另寻新欢……”


“够了!”比冲锤了一下桌子,然后用翅尖指着那个陌生的独角兽,“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但独角兽只是拨开了她的蹄子,然后自顾自地凑到比冲的耳边,她的耳语轻得令小马兴奋,“重要的是……今晚你需要我,我也需要你。”


比冲感觉自己的理智正在被那幽幽的果香融化。但她并不甘心就这样缴械投降。“别想诱惑我,我知道你的把戏。”她说。


“看来在这样的地方,也只有你的身体会比较诚实呢。”独角兽笑了笑。“不如我们去绿洲酒店吧,或许那时你的嘴巴也会诚实一点——怎么样?”


“你到底是谁……”比冲恨恨地咬了咬牙。然后她又和那独角兽拥吻在了一起,就像是要用这个吻把对方撕碎一样。


这已经是洛飞苏连续第三天的大雨了——尽管在这个季节,这对于这座城市来说也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比冲只顾着把她的独角兽伙伴推倒在酒店的大床上。


“你到底做过多少回这种事情?”独角兽一边翻身反把比冲压在身下一边说。


“哦,宝贝,假如我说出来的话,可能会吓死你的。”比冲笑着说。


对于比冲来说,这只是又一夜的旧事重提罢了。她甚至根本不关心她的伴侣,只要得到了她想要的,她就会倒头睡过去。


但对于那个樱白色独角兽来说呢,她今夜的使命才刚刚开始而已。她确认了一下比冲已经睡熟,又确认了一下自己没有落下什么其他东西以后,才悄悄推门离开了这个房间——然后飞快地窜进了对门的房间。


“收获如何?”


对面的房间里只有一位墨绿色与紫色相间的幻形灵。他仍然坐在安乐椅上,甚至都没从报纸上移开视线,就好像他早就知道来者会闯进他的房间似的。


“她已经全招了,菲瑞克斯(Pharynx)。”她兴奋地回答。然后她把鞍包里的支票和一个便携式录像法阵一股脑扔在了房间的桌子上。


“喂,小心点,樱樱,那个录像法阵很脆弱的。”菲瑞克斯把报纸扔到一边,看着白色独角兽褪去了之前的伪装、露出她淡粉色的原形,然后才站起了身子,“你确定这些证据足够指控她吗?”


“当然!否则我不是白学了幻形灵魔法……”樱樱一边展开着录像法阵卷轴,一边用魔法把那张支票递给了菲瑞克斯,“……而且还用了那么长时间,让那个非凡比冲相信我是个百依百顺的妻子了吗。”


菲瑞克斯凑到樱樱身边,看着法阵卷轴里闪烁不已的图像。那个卷轴可算是幻形灵间谍的老装备了,使用者只需要把魔法注入用隐形墨水预先画好的法阵,法阵就会自动把它面对的所有声音和图像记录在卷轴里面。看起来樱樱对这玩意的掌握还算挺快的。


“明天晚上我可能还会回来的比较晚。拿这个给自己买点好吃的,或者去玩点好玩的……总之,答应我别委屈自己,好嘛?”


……


“你还会收钱给别的小马方便?”


“那当然,我就是用昨天收来的支票把她摆平的。否则为什么我今晚可以不用回家呢?”


……


“你到底做过多少回这种事情?”


“哦,宝贝,假如我说出来的话,可能会吓死你的。我大概这么拿过几十万比特币。”


……


菲瑞克斯合上了卷轴,他可不想再看到什么更多的内容了。


“我把它伪装成了家里和酒店房间的挂画。其实之前我还有些担心它的图像不够清晰呢,但现在看来这个担心是多余的——总之,把这个带给星光市长吧。”樱樱说,“至于功劳嘛,算给你的幻形灵卫队就好,毕竟之前是你们之一教给了我幻形灵魔法。我要走那张支票里面的钱就行。”


“你真的不在乎吗?她终究还是你的妻子。”菲瑞克斯说。


“她是个渣滓。吃着平民小马的钱,却只想着中饱私囊的渣滓。”樱樱认真地看着菲瑞克斯。然后她的嘴角挂上了一抹意味不明地弧度,“怎么,难道连幻形灵之王的哥哥……都以为我真的爱上那个非凡比冲了嘛?”


Ladetaw  天马 #1
回复 味道 (clean)

非凡锅!

hdldm  海马 #2
回复 味道 (clean)

上面的指示如果不能落实的话,我们都是要向小马国子民谢罪的。”

你这样是要向全国人民谢罪的

魔法师T_T  站务 #3
回复 味道 (clean)

比冲真的是马间之屑!而且樱樱在家里扮演的形象更让人觉得比冲是个垃圾萝莉控。

故事给我一种《色戒》的感觉,樱樱到底对比冲有没有动真情,这是个问题。

陌丶Anger   #4
回复 味道 (clean)

非凡锅!

星晦闪闪  夜骐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5
回复 味道 (clean)

然后卡龙开着卡车接樱樱回家(×)

另外(小声)我是觉得樱樱这样的反英雄角色可以不用说那么大义凛然的话呢~可能会比较能塑造形象。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卡龙  独角兽

这里一只全年发情(划掉)的卡龙,请多关照!假如大家看完文章有什么意见和建议,欢迎来到QQ:2846223889来告诉卡龙哦~交友也是十分欢迎的呢!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