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1. 前言
  2. 前言
  3. 第一章:世界崩溃的那一天。
  4. 第二章:苏醒
  5. 第三章|ω・)
  6. 第四章:废土买卖
  7. 第五章:你还活着?
  8. 第六章:任重而道远(上)
  9. 第七章:任重而道远(中)
  10. 第八章:任重而道远(下)
  11. 第九章:猩红之冠(上)
  12. 第十章:猩红之冠(中)
  13. 第十一章:猩红之冠(下)
  14. 第十二章:鲜血与谎言(上)
  15. 第十三章:鲜血与谎言(中)
  16. 第十四章:鲜血与谎言(下)
  17. 第十五章:血色荣耀(上)
  18. 第十六章:血色荣耀(中)
  19. 第十七章:血色荣耀(下)
  20. 第十八章:重踏征途(上)
  21. 第十九章:重踏征途(中)
  22. 第二十章:重踏征途(下)
  23. 第二十一章:天谴降临(上)
  24. 第二十三章:天谴降临(中)
  25. 第二十四章:天谴降临(下)
  26. 第二十五章:身陷旧荣(上)
  27. 小小的插曲(大概)
  28. 第二十七章:身陷旧荣(中)
  29. 第二十八章:身陷旧荣(下)
  30. 第二十九章:迷雾重重(上)
  31. 第三十章:迷雾重重(中)
  32. 第三十一章:迷雾重重(下)
【长篇】辐射小马国—废土进行曲

————第三十章:迷雾重重(中)

5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3 人评价
5
100% 4
0% 3
0% 2
0% 1
0%
字体调节: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发表于 2019-02-08 • 0人收藏 • 74人看过


***

金属棍在栏杆上敲打的声音将我从破碎而混乱的睡梦中惊醒,我从冰冷的床铺上坐起身,揉弄双眼。

“准备好受死了吗?小姑娘?”狱卒咧着一口烂牙,看上去和我相差不多。

“我们要去哪?”我扒着栏杆。

他看我的眼神仿佛我只是一具尸体。

“当然是竞技场,你他妈以为会是哪?”

——————————

我在押送下前往我的生命终结之地,如果想让一个囚犯的死亡更具有趣味性,当然就是让他在临死前紧紧抓住一根没有任何希望可言的救命稻草,所以这就是比武审判的意义,让我在死前为上层阶级进行一场微不足道的娱乐比赛。

怎么可能不会座无虚席呢。

我坐在空无一马的竞技场等候室之中,很奇怪,我的内心没有一丝的慌乱与困惑,我只是在持续的思考,冥思苦想,在封锁的房间里踱步,最折磨囚犯的等待时间被我用思考强行度过了。

在看守进房来的前一刻。

我按下了信号追踪器的发射讯号按键。

——————————————

“欢迎各位老爷与夫人们来参观今日的比武审判!”

身着古典黑色礼服的主持人对着麦克风倾泄着满腔的热情。

“今天!让我们来为正义骑士的精湛武艺赞叹!为失败者血洒沙场感到惋惜吧!”

欢呼,犹如海浪一般此起彼伏的欢呼包裹住了整个竞技场,震的我的耳朵生痛。

守卫在开门前的一刹那解除了我独角的束缚,我重新夺回了自己的魔法,当我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然站在了房间外的空旷场地内,蹄下踩着发烫的沙土,血腥的气息袭扰着我的感官。

我听着坐台上拥挤着的贵族阶级声音越来越大的欢呼,不禁也开始好奇那位“正义的骑士”究竟是何方神圣。

我活动了几下蹄子和身体,然后迅速在原地旋转一圈,迎来了坐台上一阵哄笑与讽刺。

在牢房里蜷缩着对我的腰可不是一件好事。不过当我看见我的对手时,我感觉到了身体与心理上的无力。

一整套被染的漆黑无比的钢铁板甲,外加全方位保护头部的全盔,有我身子那么大的厚重塔盾被他用来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自己的身体,同时,他的另一个蹄子上绑缚着一把用来中距离肉搏用的长柄巨型镰刀。

“哦!我的女神在上啊!”主持马做作的惨叫一声,“看来对手丝毫不留情面,派出了全旧荣邦排行第二致命的骑士!”

他转而对观众席上的贵族名流们大喊,“告诉我他的名字!”

“死神骑士!”数以百计的名流激动的不能自已,他们摩拳擦蹄等不及要观看那个铁罐头如何把我大卸八块,更多的则是笑得前仰后合,嘲弄我如此倒霉。

谢谢,我刚刚还在猜他盾牌上的大号骷髅头图案是什么意思呢。

我开始左右打量起这个视觉效果十分震撼的骑士,有意思,我还以为他会更高一点……

那个骑士保持了一段时间的静止,然后猛地向我的方向刺了一下他长长的镰刀,在我看来是一个十分愚蠢的挑衅动作,即便他的武器很长,可是这样幅度大的动作可是会暴露很多的破绽的。

我眯着眼仔细打量着他浑身上下的每一寸装甲,发现装甲做工精良而实用,并不是华而不实的装饰品,可是那里面的小马却看上去和这套盔甲完全不配套,每一次移动都十分的笨拙与滑稽。

我向左边疾驰而去,他立马晃晃悠悠的转过身子试图用盾牌将我击倒,但是除非我是一个聋哑马,否则谁都能躲过他磕磕绊绊的撞击。

我在他攻击的空隙中擦身而过,来到了他的装甲后方,盾牌没有来得及回防,我举起前蹄就是一记直击,打在了他装甲后背与腰部的链接处,一阵麻痹的感觉从我的蹄子处传来,不过那位死神骑士更狼狈一点,差一点趴在地上摔个狗吃屎,千钧一发之际用镰刀撑住了自己的身子,看来盾牌和盔甲对他来说太重了。

这是个玩笑吗?我不禁想。

回过神来,只听得主持马紧张的圆场:“额,或许我们的骑士正试图分散可恶敌人的注意力,等她筋疲力尽的时候再以雷霆之势火速了结她,这不过是一些噱头,增加趣味性的活动,没错,我的观众们!”

观众席上的呼声越来越强烈,“了结她!了结她!了结她!!!”我看见无数只举起来的蹄子和飞溅出来的口水,有一刻我真想用自己的怒吼震碎他们的耳膜,不过我的吼声变成了,“我想要一把剑!!!!”

菜刀,匕首,带尖的木棍,什么都好,我期望着公主能在这场荒缪到无可复加的对决中赐予我一把带尖的操蛋东西,也许他真的有什么本领没有施展,好吧,最起码我死之前不想空着蹄子。

“女神是仁慈而公正的。”主持马用轻蔑的眼神看着我,随后一名卫兵从观众席上的一个训练武器架上抽出一把铁剑,扔进了场内。

我和那个骑士一同看见了在场地中央的武器,我飞奔过去企图用魔法捡起它,但他突然拼了老命的提着镰刀扑到我跟前,那架势倒像是街头混混的招式,这回他没有再提起盾牌,而是从一旁挥舞着镰刀试图把我的脸毁容,结果我用法力一把推开他乱挥乱打的镰刀,从那'个武器下面钻了过去,正好滑到了剑的身边。

我拾起这把反射着微光的武器,但突然发现有点不对。

天杀的糊涂鬼啊,我是个天生来的傻逼,他们给了我一把钝剑!

从右向左横扫的镰刀险些砍掉我的脖子,我用没有开刃的剑身挑开他的镰刀长柄,气的牙根直痒痒,在周围观众席上如雪崩一样吵嚷喧嚣的呼声中,我呐喊一声,发泄般的扑上去,用那把钝剑疯狂的砍击死神骑士的盾牌,那个骷髅头就像是在嘲笑我!所有的东西看起来都是在嘲笑我!

他被我近乎疯狂的举动吓得不轻,我听见他隔着头盔之中响起一声短促又洪亮的尖叫,然后把整个身子都缩在了盾牌后面。

主持马的声音越发紧张起来,“额,我们的骑士正在不断消耗对手的精力,他马上就可以组织起有力的回击……额,不对,他还需要继续忍耐,直到胜利的曙光或者公主的微笑在他面前浮现。”

“杀了她!杀了她!”他身边更多的贵族在尖声叫嚣着,好像恨不得自己穿上盔甲把我劈成好几等份。

更多的贵族夫人开始把蹄子拢在嘴边发出了嘘声,喝起了倒彩,她们想看帅气高大的骑士轻而易举又优雅的把罪犯杀死,而不是看一个疯婆娘在使劲敲击另一个胆小鬼的盾牌。

这些……都与我无关。

我在进攻的间隙之中,故意矮下身子,然后法力转换姿势,有倒勾的剑把勾住了他的盾牌边缘,用力一扯!他的防御被我破除开,隔着头盔我无法确认他的表情是否惊恐,但从他动作上的仓促与不知所措我也看了个大概,不等他进一步动作,我立马用剑背抽打了一下他佩戴着镰刀'的蹄子,他吃痛的蜷缩着那只蹄子,镰刀拖在了沙土飞扬的地上,我看准时机,跳起身来,多亏了我的身体从护甲中解放出来,我变得更轻巧敏捷了,用膝盖用力踢了一下他的厚重全盔,我瘸着腿落了地,膝盖生疼近乎骨折。

但是。

死神骑士仰面倒在了场地上,意识不清。

刚才轰轰烈烈的赛场瞬间鸦雀无声。唯有萧瑟的疾风卷着沙土飞向远方。

我一瘸一拐的来到了他一蹶不振的身体前,他的胸甲快速起伏,看来他很害怕,头盔与胸甲间的空隙露出来,我知道里面就是脖子的部位,或许他们给了我一把钝剑,但是我可以用这把宝贝碾碎他的喉咙让他活生生疼死。

我用魔法高高举起钝剑,刚好可以被他从头盔后看见。

我举着长剑。

“不!宽恕他吧!”一个年轻的雌驹从观众席上紧张的站起来,对场地内大喊。

“剑下留情啊!”更多的小马跟着喊了起来,“宽恕!宽恕!宽恕他吧!”

我心肠如铁石一般冰冷,将那些杂音置若罔闻。

“求你……”他无助的举起双蹄,“对不起,我求你,别杀我……”他带着哭腔,“我不是他……我不是死神骑士。”

剑锋微微偏移。

“什么?”我轻声问。

“我……我是他的侍从,我不是骑士……”他哭着说,声音很年轻,太年轻了,我估摸着他可能还没有成年。“可是我好崇拜他……所以我偷穿了护甲假扮他……”

一时间,我思绪万千。

***

“威廉,把它脱下来!”克莱恩阴沉着脸冲站在壁炉上的我喊道。他举着一个小号玩具军刀,在空中挥舞着。

“我就不!来抓我啊!”我在壁炉上来回蹦跳,身上穿着一件父亲的皇家军服,后面拖着大大的红色斗篷,在空中乱抽着,险些被壁炉里面的火焰点燃,“我是威廉·莱切尔上将!你们都要听我的!”

我当时多大啊?六岁?

身边的母亲跟着女佣和管家一起笑得前仰后合。

——————————————————

我缓缓将剑放下,它掉在地上,再次扬起沙子,场地内再次寂静下来。

“砰————————”

我左肩中弹,向后倾倒,我在昏厥前的一瞬间,看见了那个举着狙击步枪射击我的卫兵,他被一只白色蹄子拦了下来,然后他结结实实的挨了那个小马一记耳光。

更多的是尖叫与混乱,整个观众席乱作一团,活像是阿杰和我半夜闯进了鸡舍那一次。

喧嚣远去,只有寂静与黑暗与我同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回复 第三十章:迷雾重重(中)

太赞了(自我感觉达到地平线的水准了),无限期待……

回复 第三十章:迷雾重重(中)

为什么不加个充满废土风情的题图哩?那样会感觉超有味儿的~(还有废土特色呦~)

以上只是严肃的说说,灵感来自地平线,非我本心,别在意(尴尬)

回复 第三十章:迷雾重重(中)

呐呐,因为那样的图我感觉找了之后还要注明是哪里的,有点麻烦所以我打算到时候自己画(不是)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