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Equus
EquusLv.10
长篇翻译
T
连载中

The Maretian - 小马国火星救援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396744/the-maretian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Sol 31 - 太阳日31

chrome_reader_mode 8,038 event 2019 年 2 月 6 日 thumb_up 145 thumb_down 2
visibility 1,212 forum 6

明亮的阳光簇拥着几团蓬松的云气,照耀着狮鹫之海,马蹄湾,以及将两者分隔开的海岬。日光同时照射着一旁蔚为壮观的玻璃幕墙建筑群。这群建筑位于突入海中的一大块尖形陆地中部突出的一小角岩石之上,显得格外耀眼。五年前这座半岛仍是默默无闻,甚至没有自己的名字……之后太空时代便来临了。现在这里是友谊岬,小马利亚太空署(ESA)总部所在地,暮光闪闪公主皇冠上的明珠,代表着激励庇佑小马利亚一切生灵的最高技术成就发展的中坚力量,不断突破着知识的极限。

暮光闪闪,太空项目最初创办者,此时正坐在环境控制系统大楼内的办公桌前,反复验算着闪闪引擎的设计。虽然太空项目已不再归她负责——现在月舞是ESA的总负责,而幻形灵族则完全掌控着休嘶顿的日常事务——但是由于这艘飞船由她设计,引擎由她创造,是她亲自为主驱动水晶进行的施法,因此她仍然感到有必要负责。

她近十天来从未休息过,毕竟就算Amicitas连带乘员集体失踪了,友谊问题与皇室事务还是拖不得。但即便她无法亲临现场,她也投入了全部的时间来攻克难关,试图找出到底哪里出了岔子。现在她终于挤出了一天的空闲,因此回到事件发生地,解决当初她亲蹄制造出的那个问题就显得尤为必要。

目前唯一能告慰她的事实是,无论他们身在何处,至少失踪的乘员们仍一息尚存。Amicitas飞船环境维持系统进入故障保护模式固然是当头一棒,而五位宇航员的太空服维生系统同时失效更是五雷轰顶。暮光恨不得掐死自己;虫茧也因痛失子民与曾经引领她实现太空梦的小马飞行员而勃然大怒,准备送暮光上路。此时唯有月舞与女王的手下们不断在两者之间周旋,施展语言艺术,最终说服她们冷静下来,等待太空服系统恢复正常。

十五个小时后奇迹发生了,五件太空服全部重新上线。当时暮光曾尝试过重新激活Amicitas的供气供水,但是系统立即又一次进入了失效保护。当五件太空服的维生系统又一次关闭时,她们再一次尝试启用主系统,还是失败了。从中得出的最直接的结论是乘员们找到了某一类的庇护所,却不在自己的飞船上……飞船本身则不知位于何处。

踪迹难觅。

飞船一直处于追踪魔法与临场遥测的监控之下,却在距离目的地不远的位置悄无声息地失去了踪影。飞船没有被摧毁,也没有进入隐形状态,更没有传送到其他地方,只是就这么凭空消失了。试图通过维生系统进行追踪定位的努力均告失败,调查进入了死胡同——事实如此,追踪没有得到任何回应。通过太空站与几个幻形灵制造的飞行器,她们又在实验中尝试通过相同的连接重新建立遥测,得到的结果要么是失败,要么是系统两端生命支持水晶的损毁。

位于休嘶顿的华纳·冯·布唠恩博士已经开始设计救援飞船,将在轨道进行组装,使用与太空站相类似的结构与设备。但真正的建造计划却遥遥无期……因为大家对于Amicitas及乘员的位置与情况一无所知。他们是在轨道中飞行还是在星球上着陆了?周围有其他马吗?是被俘虏了还是在自由探索?这一类的问题太多太多,而完成对这些问题的解答才能防止造出一艘完全无用的飞船。

并且闪闪引擎的问题必须在接下来任何飞船发射前得到修复。毕竟任何救援飞船都必须借助闪闪引擎驱动……而如果引擎出现相同问题使救援团队一同受困无疑是雪上加霜。

“噢!抱歉打扰到您了,公主!”

暮暮抬起了头。先前空荡荡的房间内出现了一只年轻的陌生陆马,可爱标志看起来是一斑流动着的未知液体,她一只前蹄上还托着一只咖啡杯。这位新马的面部表情比石灰派的生动一些,可也好不到哪儿去。“早安!”暮暮说道,“别在意我,我只是在这里处理些事情。”

“现在是下午一点了,” 那只陆马关切地望着紫色的公主殿下,说道,“您在这儿呆了多久了?大厅监理呢?”

“我告诉她今天白班她能在家休息,”暮暮说道,“我回去之前会跟月舞说的……唔……真是抱歉,您叫什么来着?”

“枯漆,”那只小马答道,“我两周前入职,职责是巡查这间屋子。”

“噢,”暮光闪闪说道,“呃,您之前有过任何太空飞行经验吗?”

“没有,”枯漆承认道,“我先前的工作是蜗牛专业竞速赛的终点线裁判。再之前是一名电报操作员。我还当过魔能衰减观测项目的志愿者。”

“什么?!”暮光立即回应道,“魔能可不会衰减。”

“G·史蒂芬·霍鹰教授说过魔能会以极缓慢的速度衰减,”枯漆说道,“缓慢到目前从古至今都没有任何魔能完全衰减完。但是教授确信接下来的任何一天都可能有魔能完成衰变,并且他会有机会观察到。”

“女子口巴……”暮光回应道,“那……你可以继续做你的工作了。”

“遵命。”枯漆把一把金属椅推到桌边,正对着满满一墙显示着每一个正处于工作状态的维生咒语运行情况的仪表读数;她端坐在椅子上,弯曲的前蹄撑在桌边,目光望向空中。

暮光尝试重新把注意力放到自己的工作上,但是有另一只小马在场总是让她分心。整整三分钟她都没能静下心来翻阅笔记,抬头却发现枯漆纹丝不动。四分钟之后的观察说明她仍然保持着先前的位置,未来也没有要移动的趋势。暮光整整盯着她看了两分钟才注意到她眨了一下眼睛。

“所以……”暮光试图说些什么来缓解尴尬的气氛,“喜欢这份工作吗?”

枯漆微微耸了耸肩,说道:“能糊口就行呗。”

 

AMICITAS飞行任务三 – 任务日28

ARES Ⅲ 太阳日31

 

“所以,”蜓蜓问莓莓,“你觉得人类和衣服有什么关系?”

“你这是什么意思?”莓莓关掉了太空服的供水,回答道。

蜓蜓又打开了她自己的太空服供水,滴落的水流慢慢润湿着作耕地用的火星土壤。“你注意到了吗,马克在洗澡的时候——顺便一提他最近洗澡的次数少多了——总是躲在帘子后面换衣服?”她又一次关掉了水阀。

“没,没注意过。”莓莓似乎话里有话。她再次打开了自己太空服的供水,用蹄子打拍计时。

“而且马克在电脑上给我们放的电影里出现的人类,他们是不是都是穿着衣服的?”蜓蜓又问道,说着打开了水阀,“当然,里面那个叫‘戴西’的人有些例外。如果她是小马的话,应该都能看到她的可爱标志了。”供水又一次关上了。

莓莓在蜓蜓对戴西·杜克的一身行头评头论足到一半的时候停下了供水,此时又再次打开。“我真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她耐着性子答道,“这好像跟我没什么关系。”此时她关闭了水阀,走向下一块需要浇水的土壤。

蜓蜓则开着水龙头一路跟了上去,在身后留下一道水渍,“我之前在想,小马都有皮毛,对吧?但是马克身上除了头顶和脸上的其他地方似乎都光溜溜的。也许他是害臊了。”

“蜓蜓,注意供水。”樱桃莓莓警告道。

“也许人类注意到了其他动物,”蜓蜓此时完全沉浸在了自己脑中的世界里,置莓莓的警告于不顾,“然后想着:‘真难为情,我得藏好了,免得其他动物知道……’”

蜓蜓!”莓莓大喊,“看好你的水龙头!

蜓蜓眨了眨眼。“怎么……”

蜓蜓水饮管内的液体流动戛然而止。她太空服维生系统的指示灯熄灭了。

“……了?”蜓蜓说完话后低头看着太空服。“呃……不妙,”她说着不断扳动开关,心逐渐沉了下去。

“千万告诉我这是你自己关掉的。”莓莓说道。

“发生什么了?”飞火问了句,又继续数着数,“十三,十四,十五。”然后关闭了自己太空服的供水。

“我想……”蜓蜓此刻几乎喘不过气来,“我想我刚刚可能翻车了……我想我刚刚……”


暮光闪闪从笔记堆里抬起头来。对应Amicitas乘员两件太空服的指示灯刚刚亮了起来——不过只是在供水。空气传输仍然关着。这种情形似乎持续了很长的一段时间,而就当第三件太空服开始供水时,前两盏指示灯熄灭了。“那是什么?”她问道,“他们是真的很口渴么?”

“这种情况时不时会发生,”枯漆回答道,身子一动不动,“通常几个小时后就停了。”

“然后你并没有因为这种情况打过报告?”暮光闪闪不肯罢休。

“我又不是被雇来打报告的,”枯漆答道,“我只负责监视。”

暮光几乎惊掉了下巴。“但……但是你就从来没把你看到的东西告诉任何其他马吗?”

“当然会了,”枯漆说道,“月舞每班结束时都会来查岗,询问我们发现了什么。举例来说,今天我会回答飞火、莓莓、蜓蜓与火球进行了多次饮水,平均时长12秒,间隔约半分钟……要是像往常一样的话还有,持续了约两小时。”她又举蹄指着另一组指示灯说道,“此外还有列昂尼德在舱外行走时,下午一点到三点之间像往常一样喝了五次水;云宝的呼吸情况则说明她在下午2:15到2:40之间在她的座舱内打了个盹;还有……”

“知道了!”暮光急匆匆抢过了话茬,“但这种情况可算不上正常,是吗?”

枯漆的蹄子又放回了桌边。“可这也算不上不正常。”

暮光叹了口气,回去继续她的工作。她的确可以去找月舞要个解释,但是不会有多少用处,只会浪费月舞的时间。也许枯漆是对的。这类行为的确很古怪,但是光有这些迹象并不能表明……

面板上的一个蜂鸣器响了——说明维生咒的故障保护被触发,关闭了通往某个终端的传输。对应Amicitas某位乘员太空服维生系统的一盏红色指示灯亮了起来。

“不妙,”枯漆说道,“这种情况之前可没发生过。看起来今天蜓蜓口渴得有些厉害。”

“等等,”暮光嘟囔着,“幻形灵几乎从不口渴的。”

“也许是不小心多吸了一口。”枯漆离开了她的椅子,走向控制面板,按下开关重置了蜓蜓的维生系统。供水与供气指示灯同时亮了起来,不久后空气传输的指示灯先熄灭,几秒之后供水的指示灯也恢复正常。警报并没有再次响起。

“一切如常。”枯漆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搞砸了一件大事。”蜓蜓话音刚落,水突然喷溅而出,打湿了她的前蹄。

莓莓看着那只幻形灵蹄忙脚乱地把供水关上,长吁了一口气。“你有的时候运气是真的好!”她还是怼了一句,“以后可得小心点!”

“其实,”飞火加了一句,“你们干嘛不教会马克使用我们的太空服呢?”那个外星人此时正提着一小箱水在覆满泥土的地面上四处走动,慢慢加着水,用手指将水分揉入表层土壤中。“如果你没法好好认真操作的话……”

“不可能恢复的。”蜓蜓盯着她的太空服说道。

“什么东西?”

蜓蜓指着自己的太空服。“我的太空服的维生系统不应该恢复正常的。” “正常情况下我们都认为,要是有件太空服触发了故障保护,那位宇航马就死定了;而且无论如何,所有主水晶的运行控制都是在马尔的摩的同一栋楼里进行的。它们的运行十分稳定,后来就没有马有心思进行监管了。所以太空服不……可能……除非……”那双散发蓝色幽光的眼睛突然间瞪大了,破洞的翅膀震颤着拍打松垮的太空服面料纤维。

“除非什么?”莓莓问道。

“闭嘴,”蜓蜓答道,“我得好好想想。”她明明受过训的,不是吗?在族群内一同劳作,干过有关莓莓的火箭部件制造以及各种形形色色的活,受训操控所有自幻形灵太空署(CSA)发射的无马探测器与卫星……虽然她几个月没工作有些生疏,并且一般是其他马负责有关工作……但是……

长话短说。越短越好。如果有机会进行通讯的话,她能发出的最重要的消息是什么?最少要花几个字母?全体安全派出救援?(ALL SAFE SEND HELP)还没死透?(NOT DEAD YET)送零食来?(PLZ SND MOR SNAX)

她的目光兜兜转转,最后落到了Amicitas飞船的主环境维持系统上。连接供水系统与通风系统的管路都已经拆除了,只剩下了前面板带有几个开关和指示灯的箱体。她奔了过去,把传输模式从自动调到蹄动,打开了主供水阀。

搞定。完美。

她又奔回土堆旁,说道,“大家注意!有要事相告!大家看着我的动作跟着做,注意维持一样的节拍,行吗?最重要的是要整整齐齐!”她小心地把太空服举到泥土上方,握着供水开关,开始以一种快速而又谨慎的节律拨动着开关。

嗒滴滴嗒滴滴滴嗒滴……


“又来了!”暮光闪闪叫喊着,“这次更诡异了!”

现在蜓蜓的供水指示灯以一种不规则的节律跳动着。灯光的明灭几乎像在打着节拍,但是暮光能想到的只是有什么东西使得水流受阻,而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并无可能。

“没什么能解释的通!”这位公主大喊道,“枯漆女士,请您现在叫来月舞,立刻马上!”

“我得看着这块面板。”枯漆还是纹丝不动。

“这命令可是来自你……看,现在又来一个!”暮光指着对应莓莓的指示灯,此时伴随着蜓蜓的节奏亮了几下,过一会又熄灭了,“麻烦你叫月舞过来行吗?!”

“我得看着这块板。”枯漆还是固执己见,看着莓莓的指示灯再一次跟上了蜓蜓的律动,飞火也加入了进来,闪了几下之后掉了队,却看见火球又接了上来,始终闪烁着,传递着这股永不停息的脉搏。

几秒之后,五件太空服中有四件加入了演奏,同步传递着那整齐划一的无规律节拍。

“你不去我去!”暮光火大了,“她有必要知道现在发生的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说,”枯漆说道,“N.W.A.T.”

“什么鬼?现在失智可不是时候!”暮光大喊大叫,激动地拍打着翅膀,“给我好好说话!”

“U.R.N.T.H.E.”枯漆清了清嗓子,又指着指示灯说道,“写-下-来 N.W.A.T.E.”

暮光突然明白了什么。“是摩嘶电码。”她倒吸了一口冷气。她虽然了解过相关知识,却是第一次目睹这种形式的应用——通常这种电码用于进行电报或无线电通讯,但不是通过这种指示灯的形式传达的。她连忙拿来了笔和纸,施法记录着,同时激动地对她说,“继续把字母念出来!你被皇室终身雇用了!”

枯漆不断报出字母,暮暮在一旁记录下来,一遍一遍重复着,直到出现了以下的信息:

打开主供水(TURNTHEMAINWATERON

“打开主供水,”暮光惊声尖叫,“打开主供水!!”

枯漆叹了口气,准备从椅子上挪下来。

“不用了!”暮光叫喊着跑向Amicitas飞船维生系统的大控制面板,“我来!你继续看着就行!”

“这是我职责所在。”枯漆静静说着,显得波澜不惊。


“我们还得继续这样弄到什么时候?”火球嘟囔着,保持着爪中与其他太空服相同的节奏。

“继续!”蜓蜓喊道,“有某只马正看着呢!肯定有某只马在看着呢!只要等到他们发现……”

Amicitas飞船生命支持组件的指示灯突然亮了起来,水流从前面板的喷口喷射而出,飞跃了半个居住区。马克受到了惊吓,跑去拿来箱子接水,跑到半路水流却戛然而止。

“他们收到了。”蜓蜓惊呼。

之前躺在铺位上打盹养精蓄锐的星光跳下床走了过来,问道,“刚才的水声是怎么回事?”

“他们收到了!!”蜓蜓欢呼雀跃。

“他们收到了!!!”火球的咆哮响遏行云。

“他们收到了。”莓莓长叹一声,四蹄发软瘫倒在软湿的泥土上。

主供水再次激活,喷出一股又一股水流,一时间断续飞溅。马克从橱柜搬来一格抽屉接水,又在装满时拿来一个盆子代替。

“E-S-A-F-5-4……D-E……B-L-M-E-S-A……K.”蜓蜓不断报出收到的字符。当节奏回到开头时,她说道,“友谊岬呼叫ESA第54次飞行任务组,是我们!”

在宇宙的另一面,枯漆正紧盯着蜓蜓的供水指示灯,暮光闪闪在一旁写下了她报出的字母与数字:

BLM-ESA DE ESA-F54 K

“好!棒!棒极了!”暮光又惊又喜,“通讯连接上了!他们能跟我们说话了!!”一束魔法从暮光角上喷薄而出震颤着周边的空气,击穿大厅穹顶的玻璃窗直冲云霄,绽出火树银花将整个友谊岬照得透亮。

“月舞看到了会过来的!”暮光说道,“谁无暴风劲雨时,守得云开见月明!一切终于要水落石出了!”

 

任务日志 – 太阳日31

 

好吧,今天我看到了——一场由三只小马、一只虫虫马、一条龙担纲主演的一场音乐剧,还有自从刘易斯上次请我们全体在施特利般水上乐园玩了一天之后见到过的最浪费水的场景。

我只拍下了一部分。不管他们做了什么,他们让飞船的主维生系统重新激活了,水喷得到处都是——远远超出我的需要。在居住区里我需要的是湿润的土壤,不是泥浆;而我更不希望刚刚培养好的表层土壤流进检修面板的缝隙里,损坏那些帮助我于此不毛之地苟活的精密电子仪器。不过我还是拍下了他们唱歌跳舞的一些片段,此外还有五个外星人打着整齐的节拍用太空服到处喷水的镜头。视频文件见附件。

即使是火球今天也笑呵呵的。他笑得甚至比看到罗斯科同一集里三次把警车开进池塘那次还要欢——这绝对说明有要紧事发生。这只龙真的很喜欢看撞车镜头。

他们到现在为止还在继续庆祝。先前的喷泉表演以飞船供水口喷出的一长串喷溅水花告终,大部分都被我接住了,倒进了水回收机里面。不久以后我就得考虑建一个临时储水器——尽管我们一直在往土里倒水,主水箱实际上早已经满了。

但是——这种问题有什么可担心的!

等一会儿——星光终于朝我走过来了。她说过最近不打算使用翻译咒的,所以我很好奇她是临时起意改变了想法,还是要用她刚学会的一丁点英语和我交流。

 

任务日志 – 太阳日31 (2)

 

星光熠熠与马克沃特尼的对话记录(注意:全程为英文对话——没有进行翻译)

星光:马克!我们跟家里说话了!

沃特尼:你们和家里说话?你们家?你们跟你们的世界联系上了?

星光:是的!布拉布拉说了一通!他们收到了!

沃特尼:他们知道你们还活着了?

星光:活着!是的!知道还活着!好!真好!

沃特尼:真是棒极了!

星光:“拌吉乐”是什么意思?

沃特尼:棒-极-了,就是……就是好好好-非常好!

星光:半-及-了……

沃特尼(感到气氛有些尴尬):木奉-木及-乛亅。棒极了。跟家里联系上棒极了!

星光:是的!棒极了……跟家里说话棒极了!

沃特尼:他们说了什么?

星光(耸了耸肩):说了“怎么样”。我们就说了。明天还会再说。

沃特尼:就这些?

星光:不好。(指着一旁泥泞的土壤)

沃特尼(发觉现在上语言课不是时候):行,就这样。你们下次交流的时候告诉我一声。

星光:行!

真是淦了。他们把供水器变成了电报。虽然使用要费一番功夫,动静还很大,但是至少能用。

他们跟母世界联系上了。别误会,我也为他们感到激动,但是我现在感觉真TM妒嫉。我们可没什么能直通卡波尔私人经理约翰的魔法管道。

而且就算真有这东西,我也没记住摩斯电码。我们先前做了太多完全用不上的生存训练,而且目的主要是为了进行团队建设,毕竟我们降落到撒哈拉沙漠或是热带雨林的可能性甚微。很可惜学习摩斯电码对我来说印象并不怎么深刻。

看看有没有什么补救方法。也许NASA打包送来的资料里会有摩斯电码的图表……

……找到了!就在这里,归在紧急通讯协议一栏下面!可真要谢谢这七十年前的老古董了!有时候NASA老朽的官僚体制还是很亲切的嘛!

但是现在我要怎么用呢?无线电已经坏了,所以除非小马他们那儿有什么我能改造的东西,无线电是没法用的。也就是说通讯只能是单向的了。我得想想有什么东西是NASA不可能看不到的。

石头。外面地上可是有着成吨的石块,ε区斜坡的边缘周围就更多了。我能找来一些石头拼出电码的点/划,从轨道高空阅读的辨识度要比罗马字母好不少。话说回来,就算罗马字母也行啊,我之前怎么就没想到试一试呢?拼个“救命-送来食物与干草”又不是什么难事。

好。计划就这么定了。同样的信息我会写两次——一次是在居住区的北面,还有一次就在ε区的东面。什么时候总有颗卫星会拍到的。

现在我只要想出消息内容就行了。越短越好,可以用我在八岁时学会的黑客编码。要用石块堆出能从轨道上看见的东西还是得花上一番功夫。

不过这还是……能给地球发消息了!想想都激动,这主意太棒了!

 

记录抄本 – 水利电报交换机 – ESA马尔的摩中心 <-> ESA飞船AMICITAS

 

(注意:全程使用标准电报通讯术/对摩嘶电码的简化缩写进行了翻译)

ESA:马尔的摩呼叫Amicitas,完毕。

AMICITAS:Amicitas呼叫马尔的摩,完毕。

ESA:汇报状态,完毕。

AMICITAS:五名乘员安全着陆。飞船坠毁。行星环境不利生存——空气不可供呼吸。表面发现基地,有一外星人受困。正实施食物定量配给。外星人正分享食物,并尝试进行种植。需要救援。水弄得这里乱七八糟的,24小时后再联络。完毕。

ESA:已抄收。注意保持安全。通讯结束。

thumb_up 145
2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五月雨 Lv.2 麒麟
评论 Sol 31 - 太阳日31

友谊岬对应的似乎是佛罗里达?

冯 布劳恩与霍金马化好评

探路者号发出是否需要的问询

2019 年 2 月 6 日
Prolink Lv.1 天马
评论 Sol 31 - 太阳日31

哇,更新了

支持支持

2019 年 2 月 6 日
Equus Lv.10
评论 Sol 31 - 太阳日31

回复5491 @五月雨 :

Cape Friendship翻译参照的是卡纳维拉尔角(=・ω・=)

今天翻到88刚好是马克带探路者回基地_(:3」∠)_

结果就被爆炸糊一脸(逃

2019 年 2 月 6 日
五月雨 Lv.2 麒麟
评论 Sol 31 - 太阳日31

回复5498 @CoffeeCatStudio :233


2019 年 2 月 6 日
Accurate_Balance Lv.19 独角兽
评论 Sol 31 - 太阳日31

水利电报

原文如下:

WATER TELEGRAPH EXCHANGE

“水力电报”还是“水利电报”?

 

作为参考,有

水利:(1)利用水力资源和防止水的灾害。(2)水利工程的简称:兴修~。

——《汉语大词典》

水力:海洋、河流、湖泊的水流所产生的作功能力,是自然能源之一,可以用来做发电和转动机器的动力。

——《汉语大词典》

参考资料:汉辞网

2019 年 4 月 2 日
评论 Sol 31 - 太阳日31

喔喔喔,吸水发摩尔斯电码,太了不起了!!!

9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人类在小马国(HiE)

    ComradeSpark

  • 优秀穿越、平行宇宙以及变马文

    Sealevel

  • DreamsSetFree的推荐

    DreamsSetFree

  • CSP & More

    Equus

  • 科幻探索频道

    Noch-france

  • 那些中长篇精选著作

    Original_Intention

  • 科幻

    DreamsSetFree

  • 人类与小马

    DreamsSetFree

  • 小马宝莉同人作品-优秀长篇小说精选集

    飞鸟弦琴

  • 长篇著作

    梅子汽水

  • 小马航天系列频道

    EASA2

  • 太空主题相关

    WZNGT

  • 科幻史诗

    Seale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