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我从来没干过
4.7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_border
10 人评价
5
80% 4
10% 3
10% 2
0% 1
0%
字体调节: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发表于 13 天前 • 4人收藏 • 187人看过

vu3d-1432594646-232724-full.png


我从来没干过

Never Have I Ever

原作:TheNewYorkBrony

翻译:魔法师

原文地址: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232724/never-have-i-ever

译者:再次申明,本文有很多恶俗俚语,为了能正常发出来,做了一定修饰和本土化,不过相信各位都看得懂。

再再次申明,本文有ooc、荤段子等等部分,请各位酌情阅读。

QQ图片20190108233959.jpg




又到了暮光每月一次的到访时间。她在中午放学时穿过了传送门;而当她那几位好友走出校园,发现暮光正依在雕像旁时,大家都着实吃了一惊。

“暮暮!”她们异口同声叫了出来,接着七个女孩便猛地拥抱在一起。

“没……错,”等大家分开后,暮光面带笑容害羞地说,“而且,这次我有更多的空闲时间。露娜公主和塞拉斯提亚公主正在准备,额,皇家……睡衣派对?她们还说这整个周末的所有皇家事务都可以先放置不管了!”

围着她的女孩们顿时欢呼起来。

“等等,”小蝶突然插话,“还有睡衣派对?公主之间?”她把一缕粉色的头发从脸上拨开,好奇地瞪大了眼睛。

“当然,”暮光回答道,“怎么会没有呢?虽然我们是皇族,但也并不意味我们不能找点乐子嘛。”

“刚刚有人说“乐子”?!”萍琪突然从暮光的背包里冒出头。她喘了口,然后钻回背包,接着又蹦了出来。“我就知道!咱们把那只又紫又绿的可爱狗狗弄丢了!”

暮光咯咯一笑。“斯派克这次来不了。他说自己得去给我们那边的瑞瑞帮个忙。不过他确实有向你们问好。”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大家便只是点了点头。

“说到睡衣派对,”黛西突然用胳膊把暮光环住,“不如你也来参加今晚我们在萍琪家搞的场子,如何?”她脸上渐渐浮出邪恶的笑容,“到时我会给你表演我最喜欢的游戏之一。”

苹果杰克挑起一根眉毛。“噢是吗?那么请问是什么游戏呢?”她挑衅地问。

黛西转头对着阿杰,笑脸变得更加恶心。她一把抢过农家女的帽子戴在自己头上,然后拔腿跑向街区,留下一句:“到时就知道了,你个乡巴佬!”

“嘿!还给我!”阿杰赶忙追了上去,而其女孩也起步向萍琪家前进。

*   *  *

“‘我从来没干过’?”暮光疑惑地问,将视线从黛西移向其他女孩。

在吃掉三轮热巧克力,看完四部电影,并清空了两大碗爆米花后,暮光终于想起了白天云宝说过的话,而现在又被彻底激起了好奇心。她从没听过这个名字,她认为那一定是这边世界才会玩的游戏,因为她敢肯定小马国的闺蜜们多半也没听说过。但暮光其实没法为她们代言,毕竟今天才是她的第三次睡衣派对,而且三次中有两次还都是在这边世界参加的。

 “这是个一般只有咱们单独在一块儿时才会玩的游戏。”余晖解释道,“基本上呢,游戏的要点就是先说‘我从来没有’,然后随便举一个经历。我们每个人都会伸出十根手指。如果谁有过那个经历,就得收起一根。明白了吧?”

暮光点点头。“大概懂了。”她摸了摸下巴,转向余晖。“那最后收起手指最多的就是赢家咯?”

黛西发出“噗嗤”的一声。

 “我只能暂且表示,你是不会想成为那个人的。”余晖拍拍暮光的背,“好了好了,那谁来起个头?”

 “噢!噢!我我我!”萍琪欢快地摇着手,就像课堂上想要抢答老师的问题那样。“距上次玩这个已经有段时间啦,而且我还从没有起过头呢!”

 “嘛,那就有劳你咯,萍萍~”黛西笑着说,然后举起了双手。

瑞瑞一边翻了个白眼,一边也把手抬起来。“直觉告诉我,今天咱们玩这个游戏应该完全是因为有暮暮在吧……”她嘟囔道。

等所有姑娘都准备好了,萍琪才正式开始。“那么……我从来没有……撞见爸妈在‘办事儿’!”

黛西顿时笑得直不起腰。“搞个毛线,萍琪?!”她大口喘着气,“真是个开了个好头!”话虽这么说,她还是收起一根手指。

瑞瑞和小蝶也照做了。

暮光紧皱着眉头。“撞见他们办啥事儿?”她瞥了瞥坐在自己右边的瑞瑞。

 “算了算了。”瑞瑞嘀咕一声,拍拍她的大腿。

 “好啦,谁是下一个?”萍琪询问道。

 “我来,”余晖自告奋勇,“我从来没有……被关在储物柜里。”

小蝶弯下一根手指。

余晖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小蝶,以前真是抱歉。”她喃喃道,接着不自在地用手臂抱住胸口。

身为动物管理员的女孩耸了耸肩。“没事,都过去啦。我知道改过自新的你是绝对不会做那种事的。”她温柔地在余晖双手上安抚着,认真告诉对方。

arrow_drop_down展开/折叠此处内容

除了暮光之外的女孩脸都刷得一下红了——他们差点就忘记在这种游戏中自己必须得实话实说。大家尴尬地交换了一下眼神,纷纷收起一根手指。暮光慌乱地扫视了一圈,急切地寻求着解释。

坐在右边的余晖烁烁,凑到她耳朵边悄声说了句什么。那紫色的脸颊上随即出现了一丝红晕,接着她便也弯下了指头。

arrow_drop_down展开/折叠此处内容

听出了自己那彩色头发的人类朋友的暗示,暮暮脸更红了。“并不是说没有,”她一边回答,一边像小蝶常做的那样用手把脸捂住,“老实说,那种护卫是专门为塞拉斯提亚和露娜预留的……我嫂子韵律在我哥打仗或者外出办事的时候貌似也会召见几个。而且……我和大部分护卫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所以如果叫他们来为我服务会感觉很怪。”

 “那你呢,余晖?你在到人类世界前也是和公主呆一块儿的。有啥好故事没?”云宝挤眉弄眼地盯过去。

 “额,没。我离开小马国时和暮暮差不多大,对这类事情也感到尴尬。”余晖赶紧回答,并试图藏住脸上的红晕。

 “好吧,你们几位和萍琪会这样也是意料之中,”黛西的手指在空中打了个圈儿,“但是小蝶?!”她转过身,难以置信地指向那位温顺的女孩。“我还以为安静的家伙都只是闷骚呢。”

瑞瑞翻了翻白眼。“下一个是谁?”她问道,想要赶紧换个话题。但她知道只要黛西还在玩,那就得继续重复这种经历至少三次以上。

 “俺来吧,”苹果杰克清了清嗓子。“俺从来没有……”她突然得意洋洋地瞥了一眼云宝,“亲过女孩。”

云宝黛西狠狠地瞪着农家女,但还是用力收起一根手指。

余晖咯咯一笑。“我觉得这应该在大家的意料之——”她突然停下,“小蝶?!”

发现周围的人都震惊地盯着自己,小蝶弯到一半的手指停下了动作。“额……你们觉得亲她的人会是谁呢?”她反问道,扬起眉头一脸期待,“那是六年级的事儿啦。”

暮暮也放下一根指头。“小马国的公母比例极度不平衡,所以你们不能指责一位雌-“她匆忙换了个词,“-女孩出于好奇所做的尝试。”

arrow_drop_down展开/折叠此处内容

 “碰上去似乎挺疼的。”暮暮对此评论,结果把大家都逗乐了。

 “没错,是挺疼的。但那取决于你被‘碰撞’的部位!”黛西的骚话让女孩们都笑得捂住了肚子。

 “看来这局谁也没输。”阿杰说着伸了个懒腰。

听完余晖的解释后,暮光气得脸都鼓了起来。“你们不能老这样冲我讲些人类才有的段子!我在这个世界总共只待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连你们平时谈论的东西都还不太明白呢!”

 “但要是把所有事都解释清楚了,游戏就不好玩啦,暮暮。”萍琪告诉她,“如果你出了洋相可以马上问小余晖嘛!”

虽然暮暮听不懂什么叫‘出洋相’,但她大概明白萍琪想说的是啥。她又看了看可怜的小蝶,这位女孩已经比自己领先了四根手指。“小蝶,如果你输了……输家要受什么惩罚吗?”

 “到时你的朋友们就全都知道你是个性变态怪胎,还想怎样?算了吧。”她回答,然后叹了口气。

直觉告诉暮光这不是小蝶第一次濒临惨败。

“谁来继续?”苹果杰克发问。

“我,”小蝶接过话,“我从没有一边想着你们之中的任何一位一边开冲。”

余晖稍微从暮光身边挪开一点,接着收起一根手指。但她的行动没有逃过公主和其他女孩的眼睛——暮光的脸再次变得通红,而房间里又响起咯咯的笑声。

黛西嘴里嘟囔着类似于“有你的,小蝶。”,然后收起手指。

“到我了。额,应该是吧?”暮暮说道,“我从来没有变成过一个瞳孔发黑的女妖怪并且尝试征服一个高中。”

余晖翻了个白眼。“好的,这就过分了。”她把手指收起来,而其他女孩则向她投去关切的目光。

“又到我啦!”萍琪大声宣布,“我从来没在公共场合撒过尿!并且我说的公共场合不包括公共厕所,我指的是正儿八经地在路边或者别的什么地方撒尿!”

黛西又弯下一根手指。大家都盯着她。“嘿,当时我们在去足球赛的路上,周围又没有休息区!人有三急,人有三急!”

“其实我以为这是萍琪派才会说的话。”苹果杰克笑出声。

彩红头发的运动员耸了耸肩。“凡事总有第一次。”

“没错,而且考虑到你已经收起五根手指了,这恐怕要成为你在游戏里的第一次败绩。”阿杰得意地嘲笑起来。

“哈,那么,咱们把筹码抬高怎么样?”黛西说完便转身面向大家。“输家要秀咪咪!”

小蝶害怕地惊叫一声。

“喂喂喂,给我打住。你不觉得这么做有点过头了吗?尤其暮暮还是第一次玩。”苹果杰克赶紧伸出手表示拒绝。

黛西交叉双臂,满脸得意。“所有同意新规则的人,说‘我’!”

一片“我”异口同声地响了起来。苹果杰克发现除了小蝶和满脸疑惑的暮暮,其他人都表达了认同。这下就是三比四,他们几个少数得服从多数。叹了口气,苹果杰克坐回原位。“行吧。反正赶紧结束就好。”她无视掉黛西炫耀的哼哼声,嘟囔道。

arrow_drop_down展开/折叠此处内容

“你到底有没有做过‘鸟儿和蜜蜂’(birds and bees)的谈话啊,暮暮?”瑞瑞一边问,一边把脸上的头发拨到脑后。

“啥玩意儿?”这位由小马变成的人类再次发问。

“她在讲生理教育。你懂的,就是那种以‘当两个人深爱彼此后’为开头的话题。”余晖说着用手指转了一圈。

暮光一脸懵逼。“我从来没和别人聊过这些。”

“你从来没什么?!”现在换做其他女孩震惊了。

“我的所有知识都来自书本。”暮光承认道,“我并不需要找人谈这个话题,因为我早就从书上把相关的知识学完了。另外,四年前我还是个宅女,如果只读科学类书籍也肯定会感到无聊的嘛。”说完,她不屑地挥了挥手。

全体人员都呆滞地看着她。

“现在轮到谁?”一阵沉默后,瑞瑞问。

“我!”黛西大喊一声,“我有个好点子!”她邪恶地搓了搓手,“我从来没有吃过女生的豆腐!”但她随即因为苹果杰克的笑声而皱起眉头,“咋地,乡巴佬?啥事怎么好笑?!”

“俺就是觉得难以置信,”阿杰得意地笑道,“你说自己没摸过别人的咪咪?一次都没有?比赛的时候也没摸到过?”

“你丫到底想咋滴?!”云宝咆哮起来。

阿杰防御式地摆摆手。“没啥,没啥。只不过嘛,在这种游戏中,你得老实交代才行呢。”她满脸堆笑,然后赶紧蹲下躲避黛西扔来的枕头。

萍琪弯下一根手指,而余晖也跟着做了。

阿杰揉了揉肩。“好,那就……我从来没对我的兄妹产生过幻想。”

黛西噗呲一声。“好的吧,还行~”她满腔怀疑。苹果杰克猛地拍了下她的脑袋,黛西立刻“啊!”地一叫,然后揉了揉头。“把你那猪蹄子收好,我就开个玩笑罢了!”

暮光收起一根手指。

所有人都向她盯过去。

小马公主的脸害羞地红了。“我曾经对哥哥有一段小女生那样的情愫。”其实更像是“迷恋”——不过暮光是不会把真相说出来的。

“是叫银甲闪闪对吧?我离开小马国时他才刚刚当上皇家卫兵。”余晖思索着。“确实长得挺可爱。”说完,她眨了眨眼睛。

“你到底有多老啊?”黛西挑着一根眉毛,向年长的女孩发问。

“老到我晓得你还没到能喝酒的年龄。”

“你牛逼,红毛女,你牛逼。”

“得啦,咱还是回到游戏中。”苹果杰克招呼着,将大家的注意力拉了回来。“瑞瑞,该你了小妞。”

arrow_drop_down展开/折叠此处内容

看见余晖和云宝各自都弯下了手指,女孩们爆出一阵哄笑。

“真恶心!太恶心了!你俩该感到耻辱!”

“我滴天呐,”小蝶也红着脸点评道。

arrow_drop_down展开/折叠此处内容

“嘿,我还能说啥呢?”云宝反问道,挺起胸膛。“老子就是喜欢尝试新鲜事物。”

“就我所知那感觉超棒哒!我一定要跟你们分享一下经验!”余晖咯咯笑起来。

暮暮歪着脑袋。“我开始想质疑你们世界对愉悦的定义了,尤其是其中一些行为通常还很令人反胃。”她说着挠了挠脖子,“不过小马国那边,我的大部分朋友也都还挺开放,所以我其实也没啥底气说这些。”

“现在谁领先呢?”小蝶突然问。虽然通过看谁放下来的手指最多就能知道排名先后,但刚刚的一堆莫名其妙的题外话把大家都搞糊涂了。

萍琪从头发里取出一块贴着纸的剪贴板。“嗯……我放了三根手指,晖晖放了五根,黛西六,杰克一根,瑞瑞儿两根,小蝶你是四根,而暮暮是三根!”她又把剪贴板塞回头发,“好啦,现在该你了!”

arrow_drop_down展开/折叠此处内容

余晖耸着肩弯下手指。“当我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总得做点灰色产业来赚取生活费吧。有本事告我啊。”暮暮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背,这让余晖微笑起来。

“你那个电话服务名儿是啥?!”萍琪跳了起来,“你有回头客吗?!那些家伙里有没有在咱学校读书的?!他们有没有认出你啊?!”

余晖被突然冒出的这一堆问题问懵了。“额,‘阳光小姐’,‘是的’,‘是的’,‘是的’。”她逐一回答道。

“是谁?!”萍琪激动地大吼。

“闪电阿绅,蜗蜗和剪剪。”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气,暮光是喘得最厉害的那个。

“这也是为什么我要跟阿绅拍拖……而找了蜗蜗和剪剪做我的沙雕跟班。”余晖说完,抱着自己的肩膀颤抖起来。“过去的我真可怕。”

阿杰将手搭在好友身上。“曾经的余晖早就已经消失了,甜心。最重要的是现在的你,重获新生的余晖烁烁,正坐在这儿,和朋友们一起玩社情游戏。”

“嗯,你说的没错,谢啦阿杰。”余晖冲农家女笑了笑,心情好了很多。

“太丧了!我们得来点正能量!”萍琪大声宣布,起身便跑向衣柜。她在柜子里翻了个底朝天,制造出一堆不应该来自普通青春期少女衣柜的声音。但这就是萍琪派,她可不是个普通的青春期少女。

几分钟后她从柜子里拉出了一台和小马萍琪同款的派对加农炮,唯一不同的,是现在这款要大得多得多。“我从来没把彩纸放进过嘴里!!!!”她尖叫道。

周围的人全都“啊?!”的一声,与此同时彩纸便被炸满了整个屋子。房间瞬间被铺天盖地的黄色、蓝色、绿色闪光彩纸塞了个满。当一切尘埃落定后,女孩们纷纷咳出了一些彩纸。她们瞪着萍琪派,但还是无奈地弯下一根手指。

派对狂魔蹦蹦跳跳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你抢了我的轮,萍琪!”暮光皱着眉头抱怨。

“噢噢,嘿嘿,抱歉抱歉。我只是想让大家都开心嘛!”她笑着挥着胳膊。黛西突然扔来一块枕头,把萍琪砸翻在地。“被闹了!”

“好吧……我从来没吃过肉。”暮光扫视一圈,看着朋友们一个个弯下手指。她知道这些人肯定吃过肉,毕竟在这个世界肉是很普通的食物,但余晖应该不——

她满脸惊恐地看着余晖也弯下了手指头。

“当你在这个世界待了和我一样长的时间,你就会开始习惯他们的饮食方式了。”余晖耸耸肩。她现在对吃肉已经毫无压力。但这并非因为她过去在小马国也吃肉。离家时间已经太久,而且中途还从没回去过:她确实没啥理由拒绝肉食。

她从萍琪头发里抽出剪贴板。“姑娘们,看来这是最后一轮了。”她盯着分数说。

“谢天谢地,我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撑下去。”小蝶喃喃地自言自语。

“没错,”瑞瑞表示同意,“我觉得自己再也不会同意和你们玩这个游戏了。”她嘟囔着,把石膏般的手臂交叉在一起。

“别这么胆小嘛。”云宝说道。

arrow_drop_down展开/折叠此处内容

余晖扫视一圈,发现大家的手指都没变化。“看来咱谁都没做过。”

“你们得教我更多这个世界的知识,毕竟现在学的这些东西太毁三观了!”暮暮摇着头发出了呕吐的声音。

“小菊花妈妈课堂开课啦!”萍琪大喊一声,把大家逗得喘不过气来。

“好了好了,言归正传,咱赶紧结束。”苹果杰克说,而其他人还都在努力平复笑意。“云宝,该你了!”

“我从来没有……亲过男孩。”她说。

“切——!”萍琪抗议道,弯下手指。

“行吧,我们都知道你没亲过。”余晖嘲讽一句,也收起自己的指头。

瑞瑞伸出的手指也少了一根。“毕竟我可是个非常受欢迎的淑女。”她说完甩了甩头发。

“我从来没有裸睡过。”阿杰笑着说。

萍琪又扣一分。“罪过啊!”像在唱着小曲儿。

瑞瑞清了清喉咙。“我从来没在游戏里做过弊。”

“真嘞牛批!”云宝骂了一句,弯下手指。“这肯定是在针对我!”现在她和余晖一样,只剩一根手指健在。其他人的分数全都远超她们俩,所以云宝已经猜到今晚要秀咪咪的大概是谁了。

“没得错。”瑞瑞向云宝表示肯定。

看到游戏即将结束,小蝶也开心起来。现在只要说一个云宝和余晖都干过的事儿,就能马上分出胜负。她想了大概一分钟,最终开口道:“我从来没让别人感到过自责。”

余晖收起最后一根手指。“好的,我先走一步。”她丧气地宣布。

暮光好奇地看着她,“你这样算是赢了吗?”

余晖苦笑起来,“恰恰相反。”

暮暮也露出微笑,“看来我是这轮最后一个提问了,对吧?好……我从来没偷过东西。”

云宝叹了口气,弯下手指。“我也走了。”她嘟囔道。

“就算小蝶没问那个问题,这一个多半也会让余晖陪你一程。”苹果杰克打着趣儿,“好啦姑娘们,你们知道规矩:输家要秀咪咪!”

“你这么期待会不会不太好,亲爱的。”瑞瑞一边说,一边活动着抽筋的手指。她把指头拉长,直到自己能使上力后才松开。

萍琪则把指关节捏的噼啪响。“噢得啦!谁不想看小咪咪呢?!而且我们都是女生,额,好吧还有母马。”她摸着下巴思考起来,旁边的小蝶则打了个哈欠。

“太有趣了!咱们下次可以再玩玩这个游戏!”暮暮咯咯笑道。

“不!”

公主被众人突然的反应吓得坐了回去。“额,好吧,还是别再玩了。”

余晖和云宝看了看对方,接着用手指扣住睡衣的下摆。上衣慢慢被掀起,露出越来越多的腹部肌肤,其他女孩纷纷屏气凝神。俩人数到三,同时把衣服拉过肚脐,赤裸的胸部即将登场……然后突然停电了。

“吔!”云宝欢呼起来。

“不公平!我想要看咪咪啊!”萍琪交叉着手臂哀嚎道,而其他人则爆发出欢快的笑声。

回复 我从来没干过

大污师

回复 我从来没干过

缓存 点赞 举报

回复 我从来没干过

深藏不露啊,膜法师……( ̄y▽ ̄)~*捂嘴偷笑

回复 我从来没干过

{F1{8L$@Z4[{4%6U4}I{59H.jpg

回复 我从来没干过

我的……天啊

回复 我从来没干过

魔法污师

回复 我从来没干过

老魔法师!

回复 我从来没干过

魔法污妖王

回复 我从来没干过

七位小伙伴们同在一片污檐下玩游♀戏

回复 我从来没干过

这可能是FT站第一个真正露骨的R级文了

此帖已被锁定,禁止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