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本人即为Westwind。平时写一写小说,翻一翻外文,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对了,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可以收藏一下以持续关注。欢迎在文章下方打分和评论,你们的支持将是我最大的更文动力。本人qq:2638819841

来自天空的守望

关于本作
短篇原创
E
已完结

assessment共 7,446 字

publish于 2019-02-04 发表

pageview共 1,715 人看过

loyalty共 1 人收藏

chat共 5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4 人评价

4.5 star

5
50% 4
5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e8845c8d059b4950b74725d5d3dea5fc_th.jpg


这是九月的又一个炎热的周末。太阳很足,小镇上蔓延着令人难以忍受的热浪,街边的花草树都没有了往日的青绿,空气中也感受不到一丝的风。街上看不到几个行人,就算有也都走在阴凉处,急匆匆地赶路想要早点进到室内。

 

小蝶很庆幸今天自己不用外出。作为宠物收养中心的工作人员,她需要在周末帮忙照看小动物们。虽然牺牲了宝贵的休息时间,但好处是能够享受到免费的空调房待遇。为了保障动物们的舒适、避免它们中暑,收容所的空调总是开得很足,这让店里店外俨然便是两个世界。当然,对小蝶来说,有空调吹只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在收容所能见到各种各样可爱的小动物们。

 

况且,今天还是个蛮重要的日子,小蝶有点特殊的安排。“不知道她们什么时候到呢?会不会被晒坏啊?”她一边为安吉拉梳着毛,一边担心地自言自语。躺在篮子里的小兔子倒还是和平常那样没心没肺,只知道闭着眼睛满脸享受。

 

这时,门铃响了一下,小蝶连忙向门口望去,却只看到又关上的门。她忍不住小声问道:“嗯…有人吗?”

 

“我在这里那!”萍琪派不知道从哪里蹦了出来,咯咯的笑了几声。小蝶连忙用一只手捂住胸口,但还好,她已经习惯了。

 

萍琪派的双手在蓬松的头发里摸索几下后,拿出了一条绿色的鳄鱼并放到小蝶面前。“看!我把软糖带来啦!”她兴奋地说道,拍了拍它的头。

 

软糖只是伸出舌头舔了舔眼睛,面无表情。萍琪派则一脸兴奋地望着它,凑到它的耳朵旁悄声说道:“过一会,你可要精神些哦!这个是一件超超超极大的事!”说到最后,她忍不住放出了声,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小蝶感觉到安吉尔动了动,连忙看去。小兔子已经梳好了毛,向旁边挪了挪。小蝶会意的放开了手,小兔子跳上桌子,缩成一团并闭上了眼睛。

 

小蝶去拿了一件被子给它盖上。接着,铃铛又响了。瑞瑞走了进来。她用一只手轻轻把微乱的头发梳了一下,一遍哀叹道:“啊,今天可真热!”说完,她便问小蝶:“可爱的澳宝还好吗?”

 

“嗯,它在屋里睡觉呢,你要不要去看看?”小蝶回答。瑞瑞便走到里面的屋子去看她的小猫了。

 

小蝶又瞥了一眼软糖,后者还是一动也不动。门铃又是一响,暮光闪闪走了进来,怀里抱着斯派克,边走边念叨着什么。小蝶竖起耳朵才勉强听清楚几个字。

 

“犬科动物需要进行特别的清洗过程。需要用软毛刷并以脂肪酸钠作为主要清洗物质,在300开尔文的一氧化二氢的化学环境下,在聚苯乙烯等容器中清洗…”

 

小蝶听得睁大了眼睛:自己照顾小动物时可从来没听说过这些要点。

 

怀里的斯派克扭动了一下,问道:“呃…你确定有这么麻烦吗?”

 

暮光闪闪回答道:“当然…啊!”她的手臂顿时一松,斯派克差点了掉下去,连忙紧紧抓住她的衣袖,瑟瑟发抖。“糟了!我忘了斯派克会说话了,书上好像没有说怎么给会说话的犬科动物清洗!”她的脸色一阵发白,无力地靠在墙上,大口的喘着气。

 

小蝶连忙站起身来,走过去结果斯派克。“不用担心,有我呢。暮光,这很容易的。”她向暮光闪闪眨眨眼。

 

暮光闪闪摇了摇头,一只手扶住前额:“呼…可我之前没怎么给斯派克好好清洗过…”

 

斯派克这时又说话了:“哦,实际上你之前的清洗很不错的,你只要像平常一样就好了。”它摇了摇尾巴。

 

暮光闪闪舒了一口气,笑了一下:“哦,那我们快些吧,这个活动可很重要呢。”她又抱上斯派克走向里面的屋子,看上去轻松多了。

 

“我也去啦—”萍琪派蹦着离开了,软糖则咬着她的头发,在她身后摆动着。

 

小蝶刚想跟着她们,却听到门在不断发出响动,便连忙跑向门。她刚走到门边,门突然开了,两个身影从门中艰难的挤过,一下子摔倒在地。

 

“我先到的!”云宝爬起来,高声宣布。

 

“不,我先的!”旁边,苹果杰克不客气的回击道。

 

两个人的目光顿时交在了一起,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股火药味。

 

“嗯…我能问一下,什么事吗?”小蝶低语道。

 

“你胡说…哦,小蝶,抱歉。”云宝刚想说话,但一看到小蝶便停住了,擦了一把头上的汗。

 

小蝶看向两人,两人的衣服都湿透了,似乎能滴下水来。两个人都喘着粗气,看来,她们又在比着什么了。

 

我们在…算了,维萝娜还好吗?苹果杰克马上转移了话题。

 

“嗯,它挺喜欢这里的。”小蝶向屋内指了指,苹果杰克便去看它了。

 

“嗯,还好我还带着坦克。”说着,云宝便把她的宠物龟拿了出来。坦克感觉到了安全,便慢慢的把头伸了出来,眨了眨绿豆眼。云宝也爱抚的蹭了蹭它的头。

 

门铃又响了,云宝连忙跳到了一边,余晖烁烁来了。她掏出纸巾,擦了擦头上的汗便问道:“小蝶,到时间了吗?”

 

小蝶没有回答,云宝说道:“快了,你也进来准备准备吧。”说着,她便拉起了余晖烁烁的手臂,将她拉到了屋内。

 

屋内可谓是热闹。女孩们都基本到场了,在自己的宠物旁边忙活着,为合影做着准备。 “小蝶,小光呢?”她焦急地问。

 

突然,余晖感觉她的后背被人轻拍了一下,连忙回过头。小蝶正站在她身后,笑盈盈的看着她。小蝶伸出手,手中的正是—

 

“小光!”余晖激动的叫了出来,连忙伸出手背。小光也顺从地轻轻爬到她的手臂上,悠闲的闭上眼睛,享受着主人的抚摸。她露出了笑容,怜爱的望着小光,对小蝶说:“谢谢你这几天帮我照顾它了。看来它挺享受你的照顾的。”

 

小蝶眨眨眼睛,回了她一个微笑:“没什么啦,我其实也挺喜欢她的。”

 

余晖烁烁刚要说话,突然听到了一阵“咚咚”的响声、两人看向声音发出的方向,原来是安吉尔。它正站在桌子上,两只长耳朵竖着,正在用脚不断地跺着桌面,一脸不耐烦的样子,眼睛直瞅小蝶。

 

“好了好了,安吉尔。你再等等,马上就开始了。”小蝶刚想伸出双手去抱它,只见安吉尔将头扭向另一个方向,一下子跳出了小蝶的双手。小蝶便叹了口气,把双手又收了回来,回到余晖身边。

 

过了一阵子,大家又都回到了小蝶身边,宠物们已经准备就好参加合影了。

 

“嗯,今天的天气很适合拍照的。”暮光闪闪看向窗外,说道。

 

“而且,我们准备好了。小蝶,要不要现在拍照?”余晖烁烁点了点头。

 

“哦,我还邀请了一个人呢,我们再等一下吧。”

 

“谁啊?”大家一起看向小蝶。

 

小蝶抖了一下,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道:“她叫天光灿灿。”

 

云宝皱了一下眉头,问道:“呃…她是谁?”

 

没等小蝶开口,萍琪派突然蹦了一下,深吸一口气,抢答道:“我知道!她是不是一个刚转到我们学校的学生,平时总是一个人做事,几乎不与他人说话。没周末都来这里而和你认识的人?”

 

女孩们微张着嘴,努力的接受着信息。小蝶呆了一会后点了点头,萍琪派自得的笑了。

 

“嗯,确实有这么一个人。我在上课时注意到过几回,但没和她说过话。”暮光闪闪说道。

 

“我说我没怎么不记得她呢,她好像一直不来体育场啊。”云宝想了一会后说。

 

“嗯,确实有这么一个人,我其实已经注意到她了。她让我回想到了从前。我刚过来的时候,也是这么孤独的…没人和我交流,陪伴我,关心我。现在想起来,我都有一些伤心。”余晖烁烁惆怅的望着前方,叹了一口气。

 

“所以,我们不能让她孤独下去,我就把她也邀请来了。这样,她可以更快地融入这里,你们愿意吗?”

 

大家点了点头。

 

“嗯…我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天光她现在还没有宠物呢,你们能不能帮忙推荐一下?”小蝶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

 

“我说,就一只大型犬吧,看起来帅气的那种。”云宝脱口而出。

 

“我觉得没有必要吧,小鸟怎么样?”苹果杰克紧接着说道。

 

“我觉得应该漂亮一点,金鱼怎么样?”瑞瑞边抚摸着澳宝边说。

 

“我觉得仓鼠很适合她的。”暮光闪闪说。

 

“哦,要不要是一只昆虫呢?”萍琪派蹦着说。

 

“嗯,我觉得,还是等她来了再决定吧。”余晖烁烁总结道。小蝶点了点头。

 

“啊,天光来了!”门铃一响,余晖烁烁忍不住叫到。门打开来,天光灿灿走了进来。

 

天光灿灿是一个比较瘦的女孩子。她梳着浅蓝色的蘑菇头,和她淡紫色的眼睛十分相配。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衬衫和淡蓝色短裙,配上白色运动鞋。她的嘴角还挂着一丝笑意,但从中也透露出一种忧郁。她迈了一小步,关上了身后的门。


“小蝶,你好。”她对小蝶招了招手。“哦,今天这里这么多人,你们好啊。”接着,她又小声说道,微微低下了头。

 

“你好,天光。最近怎么样?适应吗?”余晖烁烁连忙拉过她的手,将她带到这个圈子中。

 

“嗯…还好吧。”天光灿灿的另一只手紧紧抓着裙边,头更低了。

 

“对了,我们还在帮你挑选宠物呢,你想要什么样的?”小蝶温柔的说。

 

她微微震了一下,眼中闪过一阵光,接着说道:“那…真是太感谢你们了。不过,我已经有宠物了,它现在在外面呢,要不要和我一起把它招呼进来?。”

 

女孩们便跟着天光灿灿走到屋外。屋外的阳光刺得她们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天光灿灿在一阵翻找后,从包里翻出了一块皮手套。不同于普通的皮手套,当天光灿灿把它带到右手上时,皮手套包裹了她的左手和左前臂。接着,她又从脖子上小心的取下了一个长哨子。拿哨子发着银色的金属光泽。

 

余晖烁烁看着天光灿灿奇怪的物品,忍不住开口问道:“这是…”

 

天光灿灿对她露出了一个神秘的微笑:“待会你就知道了。”

 

接着,她吹响了哨子。清脆的哨声在城市上空回荡着。

 

一秒,两秒,三秒…

 

余晖烁烁看向四处的街道,并没有什么动物向这里跑来。刚要想天光灿灿问时,她突然看到小蝶用手指向天空并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她连忙向天空望去。天空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小白点。

 

小白点在迅速地变大,天光灿灿也将左臂平着举向胸前。一只白鸟以闪电一般的速度直冲下来。虽然附近高楼林立,那只鸟却躲开了重重屏障,准确地飞向她们。再离她们不远处,那只鸟瞬间减缓了速度,用爪子抓住了皮手套,刚好停在她的前臂上。刚刚的飞行几乎没发出一点声音。

 

余晖将张大的嘴合上,看向那只鸟。在看第一眼时,她就被那只鹰吸引了。

 

这只鹰不到半米长,浑身雪白。从它那锋利的爪子和锐利的喙可以看出鹰的高贵气场。最让余晖着迷的,是那鹰的眼睛,透出坚定与执着,像一把刀直接触动了她的内心。

 

“它…它叫什么?”余晖烁烁注视了鹰好一阵子,回过神来问道。

 

“它叫玉衡,是一只海东青。我们先回去吧,外面太热了。”天光灿灿小心地用右手拉开门,和女孩们带着玉衡进入了店中。

 

小蝶连忙找到了一个木栖架放在桌子上。鹰便舒展翅膀轻轻飞了上去,站在上面休息,眼睛则向四周转个不停。看来,天光灿灿已经告诉它要小心些了。

 

“天光,海东青是什么?还有,你是怎么得到它的?”天光灿灿刚摘下皮手套,余晖烁烁就迫不及待地问了。

 

“嗯,这说来就话长了,要不我们先照相?我不想让你们等太久了。”天光灿灿向屋内看了一眼,说道。

 

“没事,你就给我们讲讲吧。”小蝶说。

 

“好吧。”天光灿灿靠着一旁的桌子,双手随意的插到了裤兜里,开始了她的讲述:

 

 

这件事,发生在四月份。

 

一天晚上,我偶然在所搜图片时看到了它—海东青。在看到之后,我感觉我的心就被那生灵带走了。关上手机,躺在床上,却辗转反侧。心里,还在想着那高飞的海东青。于是,我做了一个决定:亲自到海东青的家园去看看它。

 

我便收拾好行李,踏上去往北方的火车。在火车上,我找到了有关海东青的资料。海东青,是一种生活在北方的巨鹰,传说其为飞得最高和飞得最快的鸟。其品种众多,以全身白色的品种—玉爪为贵。每到三月份,海东青便会到北方的岩石地带开始筑巢来繁衍后代。我向窗外望去,现在已经四月份了,正是海东青的繁殖季节。自己,能不能有缘见到海东青呢?


刚出火车,我便不由地哆嗦了一下:虽然已到四月份,北方的寒气仍未消除。我向森林内走去,一冬的积雪倒是全融化了,露出了混合着小石子的黑色地面。树上的绿叶也一点点长了起来,指甲大小,充满了生命。现在,正是万物复苏的季节,海东青应该会出现在这里的。想着,我便加快脚步,想穿越这森林。

 

终于,当视野内一片开阔时,我望到了无边的岩石地带。这里没有多少土,也就没有了树,只能看见大大小小的岩石散乱的排布着。这里,最适合寻找鸟类了。我便向天空望去,希望能找到那翱翔在天边的影子…

 

没有,只有几只不知名的鸟,在低空慢慢地飞着。

 

我不自觉地叹了口气,目光垂了下来:自己难道与海东青无缘吗?

 

我随意的向前走了几步,登上了一块岩石,向四周望去。忽然,我看到了一个影子。

 

我揉了揉眼睛,努力想看的更加清楚。在远处的一块大石头上有一个巢,是用树枝随意搭建而成的,而在那巢上的,不是海东青,还能是什么?

 

,不同于普通的海东青,那只海东青,像极了一团雪,没有一丝杂色,只是看一眼就给了人一种敬畏。因为我们之间的距离比较远,那只海东青也没有注意到我。看起来,它快要做母亲了。

 

一般来说,在繁殖季节时雌鸟在巢,雄鸟便会在天空上盘旋,寻找着可疑的入侵者。我连忙望向天空,更加仔细地搜寻。在找了好几次后,天空中仍然没有出现那期望中的小白点。

 

我心中突然涌起了一股不安:雄鹰在繁殖季节时从不会离开巢附近。而那只雄鹰,却可能永远的离开了。

 

就在我思索这件事时,我好像听到了一声鹰唳,连忙看向鹰巢。海东青不知为什么忽然飞了起来,眼睛紧盯着附近,翅膀不断拍打着,好似随时准备出击。

 

是我看错了吗,一小块岩石居然动了起来?我连忙向前走了几步,忽然惊叫一声:那不是岩石,那是一条蛇!

 

是啊,已经到春天了,蛇也都出洞了。那蛇比成年的鹰还大一点,灰黑色的皮肤成了它最好的伪装,但这被鹰锐利的眼睛识破了。蛇一见偷袭不成,便吐着信子,看上去异常凶狠,直冲那鹰。看来那条蛇应该是饿到了极点,不然它不会贸然袭击鹰巢的。

 

一场大战,马上就要爆发了。

 

蛇见鹰飞了起来,连忙在鹰升空时快速向巢爬行。看来,蛇的目标应该是这母亲的孩子了。

 

海东青升到一定高度后,调整方向猛然冲了下来,直指那不速之客,速度快如闪电,就算在一边看也会感觉心头一惊。那蛇也感受到了这力量,连忙挪动身子,躲到了旁边的一条岩石缝隙之中,岩石成了它最好的掩护。鹰猛然在缝隙前刹住,又迅速升起高度,盘旋起来。蛇便趁着鹰升空时又爬了出来,继续爬向鹰巢。

 

鹰见到这次机会,急忙又一次俯冲下来。可惜,还是被蛇躲过了。

 

几次下来,鹰变得疲惫不堪,翅膀的扇动也没有之前那么有力量和有规律了,不得不落在旁边的那一块岩石上休息。即便如此,鹰眼直盯着蛇,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蛇在此时便猖狂起来,气昂昂的爬向巢。看来,这场角逐似乎是它赢了。

 

就在蛇想要张大嘴吞下蛋的一瞬间,海东青爆发出了一声长唳,直冲向那巢边的蛇。我吃了一惊:鹰如果想抓住蛇必须要有很大的速度,而现在距离很近,鹰就必须要有很强的爆发力才行。但为了孩子,这位母亲做到了。蛇也似乎吃了一惊,感觉情况不妙,连忙逃窜。就在蛇刚好要钻入缝隙之前,鹰的爪子牢牢嵌入了蛇的体内。鹰猛的一扇翅膀,就带着蛇飞到了高空。在空中,虽然鹰还在不断拍翅,但高度却越来越低,消失在了一片岩石后。远处,传来了中午轰然落地时的声响。那鹰,在最后的时刻用尽了它所有的力气。

 

我试图抹去眼泪,但眼泪又流了出来。木然的,我一步步走向鹰巢。鹰巢在刚刚的战斗中翻到在了一边。里面,原先有四枚蛋。一枚被蛇咬碎了,两枚滚落到了岩石上。令人想不到的是,竟然有一枚蛋奇迹般地卡在了树枝的缝隙之间完好无损。

 

我连忙跑过去,小心的拾起那枚蛋。那蛋,还带着母亲的体温,暖暖的。这时,我听到手里的蛋发出了轻微的声响,蛋上也裂开了一条缝隙。紧接着,蛋壳裂开,一只小鹰诞生了。

 

和它的母亲一样,那小鹰浑身雪白。我看向它,它也看向我。我看到,它的目光中饱含了鹰的坚强与勇敢。

 

它的父母,不可能再去抚养它了。我知道,我应该做什么。

 

 

天光灿灿讲完后,屋内的空气就好像凝固了一样,很久都没有人说话。

 

一只手拍了拍天光。她回头,原来是苹果杰克。“你…你收养了它?”苹果杰克问。她点了点头,叹了口气。

 

“嗯…还好玉衡不知道这件事。”小蝶轻轻的说。

 

天光灿灿听到后,转过身来,用手轻轻抹去玉衡眼旁的一滴泪。“我猜,它知道。”她喃喃地说。

 

余晖拍了拍天光的背,笑着说道:“好了好了,现在它有了你,就不会感到孤独了。而且,还有我们呢,是不是?”

 

她点了点头,露出了笑容:“是啊!自从我转学来,很多天都过去了。但今天我认识了你们,还参与了你们的活动,真的是我最高兴的一天了。”余晖烁烁听到后也笑了。

 

“好了好了,这件事都过去了。现在我们该拍照了!”萍琪派不知何处突然出现,拉着大家走进了照相室。

 

宠物们都已经准备好了,为了让玉衡拍照,小蝶特别地为它准备了一个架子。当玉衡出现在其他宠物面前时,它们都好像缩小了一圈,聚在一起瑟瑟发抖。玉衡转过头来,对天光灿灿露出了为难的神情。

 

天光灿灿笑了一下,摸了摸玉衡的鹰嘴,说到:“是的 你是一只鹰,他们害怕也很正常。只要你去勇敢的面对他们,你就能被接受了。别忘了了,你的身上有着海东青的坚毅。”玉衡听完这句话点了点头,飞到了木栖架上。宠物们见他没有恶意,便都放松了下来,拍照也很顺利。照片上,玉衡的眼睛仍然让人久久不能忘怀。

 

照拍完了,女孩们还都有各自要忙的事,边都散开了。小蝶看到天光灿灿正望向窗外,便轻轻来到她身边。

 

“天光,怎么样?参加活动开心吗?”小蝶轻声问。

 

天光灿灿转过头来看向小蝶:“是啊,我想,我和那只海东青很像的。刚来到这里时,我只能将一切都放在心底。表面上我很沉默,实际上我在内心悄悄地流泪。为了排解自己的郁闷,我才每周都来到这里,有幸结识了你。让我没想到的是,你为了让我重新开朗起来,请我参加了这样一次活动。这让我感受到了来自朋友们的温暖。我…真不知道如何感谢你,小蝶。”说到最后,她用手抹了一下眼睛。

 

小蝶的脸微微红了一下,说:“其实也没什么啦,我很高兴能帮助你。现在,我们已经是朋友了。”

 

“天光,快来这里。”余晖烁烁隔着屋子喊道。天光灿灿疾步跑去。跑到一半,她忽然回过头来,给了小蝶一个微笑。

 

小蝶也笑了一下,向她摆摆手。看到天光灿灿的背影消失后,她找了张椅子坐下,心里还在想着天光灿灿的话。她的境况就像那只海东青啊,真是让人可怜。不过,他现在终于可以在校园内找到温暖,开朗起来了。看向窗外,窗外阳光明媚,将温暖洒进了每个人的心底。



Westwind  夜骐 #1
回复 来自天空的守望

求三连

魔法师T_T  站务 #2
回复 来自天空的守望

读完了,有意思的日常,比较有小马国女孩系列短片的风格。但是作为一个同人小说,会有这么几个问题:

1、应当读动物进行描述,只给名字是不够的。不是所有读者都看过小马国女孩,也不是所有读者都习惯你使用的译名。比如“安吉拉”,确实是指的那只兔子,但我觉得最好要在文章中说明一下,不要太用专门的段落,只需要一个词就好,比如:

余晖烁烁刚要说话,突然听到了一阵“咚咚”的响声、两人看向声音发出的方向,原来是安吉尔。小兔子正站在桌子上,两只长耳朵竖着,正在用脚不断地跺着桌面,一脸不耐烦的样子,眼睛直瞅小蝶。

2、角色介绍。读者一般熟悉的那几个角色就不提了,主角7人组大家都知道他们的形象。但天光灿灿是你的原创角色,我们对这个角色不熟悉。如果不是读了你之前的故事,我对这个角色的登场也会感到一头雾水,需要一些说明,这样才能让这个故事独立成章。

3、缺少一个主旨,或者说主旨不够明确,给人感觉略微有点乱(只是略微,已经做得比很多作品好了)。造成这个感觉的原因我觉得有两点:①故事以余晖烁烁的视角开始,但却以天光灿灿的视角结束,读者在开头会默认代入“啊这是个以余晖烁烁为主角的故事”,但看到后面,余晖的角色反而越来越弱,最后存在感几乎消失了,转为天光烁烁,就不太适应。可以做一些调整。当然这种微妙的感觉也可能正是由于我对天光灿灿这个角色不熟悉,没有将她代入到主角团队造成的。②从最后一句

“虽然它还不到一年大,但它已经能飞的很好了。”目送玉衡离开后,天光灿灿低下头,慢慢的说,“至少,我现在在城市里有了一点温暖。因为我知道,它一直在天空守望着我。”

可以看出,故事大概是想讲天光灿灿自己跟宠物之间的情感,以及宠物带给她的心灵寄托。但是由于缺少铺垫,很难想象“为什么天光灿灿在这个城市没有温暖?为什么它就是心灵寄托了?”然后就显得中心思想不明确,一个故事要想给人留下印象,明确中心思想很重要。不管中间的描述有多炫酷,场景多好,如果失去了一个主线,最终没有太多用处。

我想起了之前有一次要参加一个单位内部的征文比赛,因为太忙了就委托酱油帮我写了故事。他写出来 的那个故事的框架就和你这个差不多。酱油的故事中,首先是主人公讲述自己曾经的一个见闻,见闻的内容是几只羚羊被捕食者追赶,其中小羊由于经验不足,差点被捕食者欺骗,而命丧黄泉。最后是主人公根据这个故事总结出“应当时刻保持警惕,不可以被诱惑欺骗”的道理。和你写的这个故事有点异曲同工:同样是由角色讲述自己的回忆。但酱油的文里面很好地将角色讲述的故事与整个文章的主题关联了起来。

比如你的这个故事,我来写的话可能会用这个框架:

开场

女孩们准备和宠物拍合影,讲述为什么要合影、介绍宠物、介绍大家和宠物的关系。以及介绍宠物对他们各自生活的影响。然后某个角色提到天光。

大家发现天光还没来,然后意识到天光没有宠物。觉得天光是不是需要一个宠物。

开始讨论天光灿灿,讨论中引出她的身世,并说天光孤独、没有感到温暖的原因。

天光出现,大家发现她和往常不一样了,觉得好奇,并关心她的宠物。

宠物登场,天光和宠物之间感情很好。天光表示自己最近受了宠物的影响,心情好了很多。

大家很好奇,于是天光开始讲自己和宠物的故事

故事讲完,天光表示自己从这个故事中学到了什么什么,有了新的寄托。大家表示赞同、高兴。

故事结尾。

希望能有所帮助~

Westwind  夜骐 #3
回复 来自天空的守望

回复#2 @魔法师T_T :

非常感谢魔法师的超长评价,在此特别感谢感谢魔法师对我文章的细细品读和进行的详尽的指导,再三进行感谢!!!

Westwind  夜骐 #4
回复 来自天空的守望

二稿已发布,谢谢魔法师的指导。

魔法师T_T  站务 #5
回复 来自天空的守望

这次改得挺成功的了,不错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Westwind  夜骐

本人即为Westwind。平时写一写小说,翻一翻外文,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对了,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可以收藏一下以持续关注。欢迎在文章下方打分和评论,你们的支持将是我最大的更文动力。本人qq:2638819841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