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短篇原创】头号玩马
4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_border
3 人评价
5
33% 4
33% 3
33% 2
0% 1
0%
字体调节: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发表于 2019-02-03 • 1人收藏 • 484人看过

B17F360ECB2131BC7E023E5B6E65A197.jpg        这大概……是我最不想回忆的一天……

    

        我动弹不得,想呼救也无能为力。

    

        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魔法渐渐从小马国国土上消失。

    

        她把我藏在一个塞拉斯蒂娅公主都找不到的地方,虽然这个地方看起来不像是藏马的地方。

    

        但是……没有马能找到。

    

        她们一定以为我和【——】一起消失了,但是并没有,谁也不知道【——】叫我留了下来,学校需要一个老师。但我还没来得及安排今天的日程,【——】就把我骗到这里。

    

        我能看见【——】的野心勃勃,能看见她骗过了所有小马,能看见她脸上的装模作样以及她大摇大摆在我面前炫耀她的未来。

    

        可是——一切只有我能看见。

    

        其他小马像是被她蒙蔽了双眼,毫不知情。

    

        我不知道【——】那边怎么样了,但我猜到了,这一切都是个骗局——是她杀了车厘子。

    

        她妄图把她们骗过去,以便控制我,让我成为所有魔法的载体。

    

         她成功了……

    

         可她操控这些魔法干了什么?

    

          她让我好好看看,被她骗到无尽之森的【 ——】,好好看看她是怎么用这些魔法把她们玩弄于鼓蹄。

    

         我不想看,可我不能不看。

    

         她制定了完整的游戏规则,六只马中有一只凶蹄,凶蹄第一晚可以杀死一只小马,因为第一晚她们彼此都会被强制分开,凶蹄杀死其中一只轻而易举。游戏获胜规则是杀死凶蹄,或者……凶蹄杀死了所有小马,凶蹄获胜。可是没有马知道,根本就没有凶蹄。一切一切都是她在操控,可是她们根本就不知道。

    

        她想让她们自相残杀,让她们心惊胆战。她在我面前得意到狂笑。那大概是我最不想看见的,她白色的雀斑随着狂笑而跳动不已,瞳孔越发泛红,令人发指。

    

         我并不理解她的所作所为,她疯狂到了极点。

    

        她扭曲了友谊是魔法,她想占领的,是这个国家。

    

        第一天晚上到了……

    

        我能看到……她在边界外层得意地看着被她捕获的猎物,就像一个猎人。

    

        她开始操控着并不存在的【——】,出现在【——】的场景里。

    

        她杀死了【——】。


        马上第二天,剩下的五只就会互相猜忌,这种事一定不能发生,她们会互相指责,是谁杀死了【——】。

    

         她让我看着,看着鲜血是怎么从【——】流下来。我多想救【——】,可我只能在魔法阵里。我没有办法,只能让眼泪不争气的流下来。

    

         我不敢看【——】痛苦的表情,她颤栗的身子,她收缩的瞳孔以及她脸上的不可置信。


         我想空气里,一定有属于血的味道。

    

         她们要受三天的煎熬,我也是。

    

         三天。今天已经过去了,还有两天。


        我不知道第二天会发生什么,但是第二天马上

    

    

        戛然而止。

    

        一只紫色天角兽坐在办公椅上。

    

         她面前的,是一只彩虹色鬃毛的小马,这里的天马最高指挥官。

    

        “为什么只有一张纸?后面发生的事情呢?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抱歉!总部长,发现它的时候只有一张纸,我无法回答!”

    

        “为什么……上面的马名都模糊了……?”她自言自语着,为什么写到一半突然停顿,是因为发生了突发状况?上面的马名模糊不清,就像她一样,对自己的名字也模糊不清,难道有马故意为之?

    

        再者,这上面记述的事情于现在全然不符,魔法并没有消失,也并没有什么学校存在。反倒是,战争时代开始了。


       也是最让她头疼的。

    

         “马上召集最高指挥官,城堡大厅开会。”紫色天角对旁下属说道。“天马指挥官,你去城堡大厅等着。”

    

        现在,全世界都是战乱不断。龙族对小马国已经蠢蠢欲动了,东南方边境不堪其忧,但其他种族只想自求多福,这是一场双方无联盟战争。

    

        自从诞生新龙王后,他们变得越来越不安分了,时不时骚扰东南方的国土,是时候,一举消灭这种行为。

    

        紫色天角烦躁地把那张边角泛黄的纸丢置一旁,朝城堡大厅走去。

    

        “总部长。”


        最高指挥官起立致敬。

    

        紫色天角在中心座位坐下,面对着三种指挥官。“坐。如今我国东南方已经不安宁了,而龙族对于我们也是越来越放肆。对于龙族,我们是谈判签订协议,还是埋伏偷袭来个措手不及。有什么看法?”

    

         “要我说——”独角指挥官抚弄着她洁净发亮的白色蹄子,上面倒影着她漂亮的紫色鬃毛,深蓝色军官大衣在她身上显得尤其合身。“我们根本不必大费周章,龙族根本不是小马的对手,我们只需要公开下战书。该好好商量计策的,是他们。”

    

         “不是小马的对手?”天空指挥官反驳道。“有多少陆马躲不过龙族的火焰,有多少独角兽会防御魔法?一旦发起战争,又有多少土地会被火焰耗尽?”

    

        “所以——”紫色天角瞥了一眼陆马指挥官,她似乎在为陆马躲不过火焰而耿耿于怀,从她下垂的眼睑就知道。“我们是签订协议,以此来减少任何不必要的损失?”

    

         “但是这样,每年进贡的,是我们。”紫色天角神色严肃地看着地图,这始终不是一个好计策。“这样,我们食物的百分之60,都会被当做赠礼送给龙族。小马国国库一旦不足,那些对我们国虎视眈眈的国家,就会乘机来攻打我们,那时候,没有种族会愿意对我们伸出援手。”

    

        “嘿!”高昂的声音打断了思绪,陆军指挥官提议道。“我们为什么要进攻他们!他们今日就换一任龙王,我们不妨抢来龙王之位,不仅不废一兵一马,还可以多个附属国。”

    

        “你说得对——”紫色天角思索着陆马指挥官说的话,但始终有弊端。“但是……如果我们中途一旦失败或者被发现,龙族会二话不说攻打我国。到时候遭殃的就是整个小马国。”

    

        是为后者之一博,还是稳前者之计策。

    

        “我想陆马指挥官说的对,这样不仅不用大费周章,还能轻而易举拿下龙族。”天马指挥官附和道。“而且今天就是,我们越早越好。”

    

        “谁去?”白色独角兽不屑地鄙夷道,她并不认为这个方法多好。“谁愿意冒这个险?”

    

        “独角指挥官,陆马指挥官,天马指挥官,我。”紫色天角对下属命令道。“还有医务所所长和后勤部部长。”

    

        “全部都去。”

    

         “是!”

    

         城堡大厅前,六只小马全部到达,塞拉斯蒂娅的太阳已经升至正上方,龙王争夺马上就要拉开序幕。

    

          随着爆破声落,白光一闪,周围景物变成了发红的岩石层。

    

          “小心。”紫色天角对着颜色渐浅的小马说道。“我施了个魔法。即使龙族现在看不见你们,也要千万小心,不必要别发出任何声音。”

    

         “小马国的龙族子民们!!!!!!”在中心高山上的龙王高吼一句。“听好了,今日的烈焰试炼,要从你们之后竞选出王位继承者!!!水滴石权杖就在火焰山深处,夺胜者,就是下届龙王。”

    

        话落,水滴石权杖消失不见。

    

         “烈焰试炼?”天马指挥官轻笑道。“能有多难?总部长,我申请去完成这个任务!”

    

        “既然天马指挥官这么自信——”还未等总部长发话,独角指挥官瞥一眼那只彩虹色鬃毛的小马,仔细地吹散蹄子上的灰烬。漫不经心地道。“总部长,不妨让她去,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就好。”

    

         一阵风吹来,吹散了紫色天角的鬃毛。“全部小马必须一起。”

    

        这是一个岔路口?

    

         “三条路,只有一条路是对的。走错路会强制返回至起点。”

    

        “看来我们不能在一起了。”后勤部部长念着刻在石壁上的规则。

    

        “时间不能浪费,我们兵分三路。陆军指挥官和我左边,天空指挥官和后勤部部长中间,独角指挥官和医务所所长右边。”紫色天角命令道。

    

        “是!”

    

        天空指挥官急速飞至前方,身蹄敏捷而轻而易举地躲过了所到之处的机关。

    

       可是?

    

       为什么没有尽头?

    

        两旁的机关不断重复着,永无止境。

    

         突然


         闯进了一个世界。

    

        “这是?”

    

         后勤处?甜苹果园?却又不像。

    

         一只带着青草气息的雌驹在踢着苹果树,红润的苹果好像倒影着彩虹。阳光照在她碧绿的眸子上,这好像是后勤部部长?可是却又不像……

    

        她不是在我身后吗?那……这只小马是谁?

    

        这种战争年代……她的表情应是严肃,而不是如此的无忧无虑。


         这是怎么回事……

    

         这种感觉莫名熟悉。

    

         她好像记忆中的某一只小马。她也有着和后勤部部长一样的马尾,一样的牛仔帽,一样的和她们不一样的口音


        可是就是……想不出来。

    

        到底……是谁?

    

       “……从不说谎。”

    

         苹果……

    

        苹果什么?

    

         杰克!

    

         而我是——云宝

    

         黛西!

    

         “天马指挥官!!”一声带有德克萨斯口音的呼唤,把她拉出了幻境。


         后勤部部长慌忙地追上来,可是却来不及了。

    

         “上面!!!”

    

        “嘶——”杂乱的石头堆压在身上的感觉真的不好受,身后不远处的熊熊大火在肆意蔓延。

    

       “快走,这不是正确的路——”云宝黛西大吼道,她的翅膀被擦出了鲜血,和昨晚一模一样,萍琪也用小刀在这个地方滑过,她现在还记得,她脸上骇人的神情和她那令人发指的腔调,似铁锈的味道弥漫在空气里。“不要管我!!快走!快走阿杰!!”

    

        “阿杰?”后勤部部长怔住,她不明白……阿杰是谁。突然记忆似潮水般涌来,那只彩虹色鬃毛的小马是。“云宝黛西!?云宝黛西!!!”

    

       “别死,黛西,求你别死!!我……不想看见你又死了。你好不容易出现!”她发了疯一般想去搬走那些堆在黛西身上的石头,可石头却丝毫不动摇,她的蹄子被尖锐的岩石擦出了鲜血,火焰已经烧着了鬃毛,她的牛仔帽已经成了灰烬。

    

       “没用的,阿杰……我也不相信……昨晚萍琪杀死我了…而现在,我不可能活过来了,我不想连累你……你活着,告诉暮光。”云宝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说完最后一句话,她的眼睛就永远闭上了,一个鲜活的生命,永灭了。

    

       “黛西!!!!”眼泪不受控制流下来,嘶吼也无济于事。周围熊熊烈火已经蔓延上身,阿杰却也毫不动弹。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死的是黛西?!

    

         她怎么能死呢……她明明……那么好。


         泪水好像堵在喉咙,不能发声。

    

         一片虚无里,跳动的红色火焰占据了整片视线,泪水早已涌不出来,火焰渐渐蔓延到她的早已嘶哑的喉咙。

    

         再见……黛西。

    

         再见……暮光……小蝶……瑞瑞……


         还有萍琪。

    

        “陆马指挥官,前面就是!”紫色天角看着不远处的水滴石权杖,当然,必须先绕过眼前这个火山口。

    

        紫色天角小心翼翼地走着,每一蹄都是心惊胆战。

    

        即使在边缘,也能感受到岩浆的蠢蠢欲动。

    

        冷不丁地,一只粉色蹄子伸了过来,一把把她推了下去。

    

        “啊——”

    

        总部长眼疾手快地反手抓住,看着身边的碎石滚下岩浆,瞬间飞灰烟灭。

    

       “陆马指挥官?你——”紫色天角用力抓住那只粉色蹄子。

    

        “我?总部长——你未免太信任我了。”陆马指挥官用另一只蹄子把紫色天角的蹄子松开,但是她动作极慢,她很享受这种临死的恐惧。

    

        她嘴角扯着骇人微笑,半边脸挂着缩到极致的瞳孔,深粉色的直发垂至耳边。

    

       “是吗?”

    

        总部长用力把陆马指挥官拖下。“现在我们一样。”火山口上,一只粉红色雌驹用蹄子用力扒着边缘,她的下面,是一只紫色天角。

    

       “可是你又忘了。”紫色天角挥动翅膀飞至上方。“我有翅膀。你没有!”

    

        紫色天角得意地看着下面深粉色直发的雌驹,没有马能陷害她。

    

        无马回应……

    

        陆马指挥官垂着头,她好像变成了另外一只马。

    

        她深粉色的直发渐渐变成粉红色的卷发,她放大的瞳孔可怜巴巴地望着总部长。

    

        “暮光……你为什么要……”

    

        紫色天角顿了顿。

    

          ……暮光?

    

          是……谁?

    

          我?

    

          蹄子再也支撑不住,那只粉色雌驹直线下落。

    

           “萍琪!!!!”她回过神来,想伸蹄救她。

    

           晚了。

    

           “萍琪!不!!”


          萍琪掉下去了……

    

          就像那些碎石。

    

         “不……”

    

         阳光普照着大地,就好像塞拉斯蒂娅公主的魔法并没有消失,就好像小马国还是如初。

    

        “不!!!”暮光猛然醒来,泪水浸满了她的眼眶,浸湿了她的紫色鬃毛。

    

         只是梦?

    

         可是为什么一切那么真实……就好像真的发生了。

    

         “暮光?”一声尖利刺耳的声音响起,那里面充满了邪恶。

    

        “看来你就是最后赢马。”

    

        和煦光流看着暮光一脸茫然的表情,控制不住地狂笑。“要不我来帮你回忆回忆——”

    

        莫名害怕。

    

        她还是一只小雌驹。

    

        “第一天晚上萍琪杀死了云宝,第二天我虚构了一个世界,那三条路,选择了错误道路的那四只马,全死了。在萍琪准备把你推下去的时候,你却把她杀了,你把凶蹄杀了。”

    

       “你还真是令我夸目相看……暮光校长!”和煦光流享受着这氛围,害怕浸满了空气。

    

       “我没有……萍琪……不是我杀的……”泪水已经模糊了双眼,冷汗已经浸湿了她全身。她颤抖不已,不知是伤心至极……还是恐惧。

    

        “没有——?可是——有马亲眼看见了。是不是?星光熠熠?”

    

         霎时间,星光熠熠的身体出现在了暮光面前。

    

        “星光……?”暮光抬头,她想伸蹄去触摸,她多么想抱抱星光,告诉她她多么煎熬。

    

       可是一蹄落空。

    

      这不过是个影像。

    

        “暮光!没事的。杀萍琪的不是你!你好好想想那张纸!”星光熠熠焦急地说道。

    

      “信?”

    

        “闭嘴!”和煦光流吼道,脸上却没有一丝害怕。“暮光,你已经没有时间了。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等到太阳落山,小马国就是我的!”

    

        “一切一切都是她在操控”

    

        “根本就没有凶蹄”

    

          根本就没有凶蹄……

    

          也就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有可能…她们根本没死!萍琪也不是我杀的!

    

          “站住!和煦光流!”

    

        暮光仰起头,她脸上的泪水被太阳照射着闪闪发光,连塞拉斯蒂娅也在支持我,不是吗?

    

        “根本就没有凶蹄!一切都是你在胡编乱造!你杀了车厘子,把我们骗到这,你想让我们互相残杀,原本,你可能成功了。”

    

        “可是你要知道,友谊即使是魔法,但是如果你不真心对待,她并不能给你什么!更别说你要当所谓的友谊女皇!”

    

       “而我!”

    

        若隐若现,天边弯起了一道彩虹。阿杰,黛西,萍琪,瑞瑞,小蝶,车厘子和星光熠熠都好像在身边。

    

       暮光微笑道。

    

       “和我的朋友们,我们真心相待,我们知道彼此的缺点,知道彼此的禁忌,但是朋友是世界上最好的礼物。你妄想让我们自相残杀,妄想毁掉我们的友谊好来实现你所谓的理想,还妄想让整个小马国的魔法消失。可你不知道,朋友是相互信任的。”

    

        “我给予我朋友百分之百的信任,她们也是如此。”

    

        “这才是友谊。”


        真正的友谊,才会闪闪发光。


        这场游戏,我们赢了。

    

         谁也不会看见,那张被总部长丢置一旁的纸,上面又多了几句话。

    

          亲爱的塞拉斯蒂娅公主:

    

        通过这次的经历,我上了最宝贵的一课。我学到了朋友是互相信任的,你一定要百分百信任你的朋友。即使有时有马在其中作祟,你们也一定要坚信彼此,她是上天带给你最好的礼物,于她来说,你也是。

    

       Friendship is magic!


arrow_drop_down展开/折叠此处内容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