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严肃文学创作,撰写冷门却带感的故事。 爱发电个人页:https://afdian.net/@Moab_Dongfang 或直接搜索东方墨白。 一点小小的物质奖励足以带来至高无上的动力;-)

诅咒

关于本作
短篇原创
E

assessment共 4,800 字

publish于 2019-02-02 发表

pageview共 943 人看过

loyalty共 7 人收藏

chat共 11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21 人评价

5 star

5
95% 4
5%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诅咒

 

写在前面:对于至亲异样但微弱的变化不能察觉、不能及时处理,悲剧往往就是这样发生的。放在皇宫中,塞拉斯缇娅因此流放了露娜千年,双方各自忍受期间的孤独痛苦。那么,对于普通的家庭,这种情况又会引起怎样的后果呢?朋友,如果你也有兄弟姐妹,多与他们谈谈,及时化解矛盾,不要等悲剧发生再追悔莫及。塞拉斯缇娅与露娜可以用千年时间冰释前嫌,可我们哪里有这样的机会呢?

 

当如冰站在我的面前时,一股无法抑制的忧郁直逼我心。那股忧郁伴着无奈冲击着我,抵得上我巫医生涯中所有求助者的悲伤。

没错,巫医,这是我的职业,听上去就像是用癞蛤蟆炖毒汤的老太婆。童话对我们职业的影响一直是最令我头疼的问题,不只是幼驹,不在少数的成年驹与我初见时也会畏惧地问上一句:“你不会害我吧?”每当这时,我都要感叹一下祖先为职业命名时的脑回路。

是的,按照现实情况来说,这个职业还是我们家族开创并独有的。倒不是我们家族不愿将技艺传授外马,而是想成为巫医,需要一种天生的体质。

世界上存在幽灵吗?现世科学的结论是不存在。但巫医们天生就能看见他们,因此,巫医从小便被别马疏远孤立,因为他们时常会自言自语——其实也就是在与幽灵聊天。幽灵与常马没什么不同,只不过他们是由各种元素凝结而成的生物。他们会在愿意时切换到能被常马看见的状态与常马相处,如果相处时出现了什么矛盾,触怒了幽灵,他们便会为这马降下诅咒,或是让常马失去视力,或是让常马跛一只蹄…总之,生活受到影响,这时,也就需要巫医们出面与幽灵商议,让他们撤去诅咒,帮求助者恢复正常。

阿奎斯陲亚建国之初,巫医与大法师一同为皇宫效劳,大公主对于我们巫医的“幽灵论”也是信赖有加。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宫中需要巫医解决的事越来越少,我们的地位也就越来越低,最终,大公主的得意门生暮光闪闪专门发表了一篇论文,实名否定了所有有关幽灵的理论,巫医至此也就正式成为了不被大众认可的“装神弄鬼”的职业。

不过客观存在的事物是不会因所谓权威的否定而消失的,仍会有小马被诅咒,而他们中的少部分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来找我并解决相关问题后,他们便会替我宣传,为巫医正名。我也得以继续靠着这一职业解决温饱问题。

这一次,求助者是邻国水晶帝国的一匹美丽雌驹。像她这样面若冰山的马被忧郁笼罩时总是更加令马心疼。

“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我请她坐在桌子对面,为她倒了一杯水。

她缓缓坐下,面色凝重。“您就是他们口中的巫医,是吗?”

“没错,是我。”

“听说你能为被奇怪症状困扰的小马解决问题,是…真的吗?”她的面容有所缓和。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我微笑着坐下,“不过你有什么困扰大可说出来。”

“…”她低着头,并不答话。

我看出了她的顾虑。“放心,我会为每一位求助者保守秘密。这是巫医的职业操守。”

她抬起头,与我双目对视;最终,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她终于开口。“这么多年来,我没法上学,没法工作,没法恋爱,甚至…没法与任何马接触…”

“为什么?”我打断了她。

“这…很不好说,”她再次低下头,“还是用一个更直接的方式吧…”

言罢,她伸蹄握住了我放在她面前的水杯。

蹄子接触到水杯的瞬间,木制的杯子自她蹄下开始,逐渐变为了淡蓝色水晶。

不等我发出惊叹,杯子已完全变成了一块水晶,而后,杯中的水也自下而上,一点一点凝结成块,最终,装着水的木杯不见了,桌上只剩下一整块蓝色水晶。她将右蹄蹄掌面向我,几块水晶在她的掌中隐现。

我重又审视她一遍,天蓝色的普通陆马,怎会有如此法力?

“曾经有一匹心地善良的小马尝试着拥抱我,”如冰面色惨白,声音哽咽,“她变成了一尊水晶雕塑。”

我的表情变得凝重。“女士,恐怕你招惹了水晶幽灵,中了他降下的诅咒。”

“什么…幽灵?水晶幽灵?”如冰擦了擦眼角的泪滴,疑惑地望着我,双眼清澈且无辜。

我深吸一口气。“你的法术生效时,你的眉间出现了一道雪花印记,那是水晶幽灵诅咒的独有标志,我不会看错。”

“可是我根本不认识什么水晶幽灵!”如冰语气坚定,态度决绝。

她的态度令我生气。水晶幽灵是我的老朋友,他也是所有幽灵中为数不多规矩礼貌的一个,他是不会对常马乱下诅咒的。除非,只有一种情况。

“你违反了与他之间的誓约。”

“可是…我不记得我违反过与谁的约定。”

我双眉紧皱,这绝不是做错事后应有的态度,如果她的态度不端正,那么对于幽灵降下的诅咒,纵然是我也无能为力。“既然你不承认,那我就叫出水晶幽灵,让他跟你当面对峙好了!”

我举起右蹄,指向空中太阳正处的方位,蹄沿顺时针绕了三绕,念出咒语:

“聆听我的祈求,

聆听我的召唤,

故马今仍在,

相遇待重逢,

现身吧,水晶幽灵!”

几块水晶在我蹄边炸开,水晶碎裂后的粉末再次凝聚,一匹半透明幼驹就这样出现在空中。

目光接触到如冰的一刻,水晶幽灵的怒火就被点燃了。他挥舞着晶莹剔透的双臂,大声怒吼:“就是她!这个欺骗我感情的家伙!我永远不会忘记她这张脸——就像她内心一样冰冷的面容!”

如冰惊恐地盯着水晶幽灵,在幽灵对她进行指控时,她直接起身躲在了我的身后,“哦!这太可怕了,我不认识他!你快让他离开吧!”

“你说什么!”幽灵听罢更加生气了,“早知道这样,当年就应该放你在森林里自生自灭!”

“森林?”如冰从我身后探出头,怯生生地问,“你是指…永恒自由森林?”

“当然!”幽灵怒视着她,“怎么,想起来了?”

“你能再详细说一下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你难道真打算这样一直装傻下去?!”水晶幽灵怒不可遏,他举起双蹄,身旁数块水晶一齐向如冰飞去。我急忙伸蹄将水晶拦下。

“消消气,水晶幽灵。给我一个面子,你就再把当年的事复述一遍,就当是讲给我听,好吗?”

“哼,”幽灵翻了个白眼,“当年,她还是匹小幼驹,在雨后起雾的永恒之森中迷了路,躲在一处灌木丛中哭个不停。我从水晶帝国闻声一路找到了你,保护着你免遭猛兽袭击,森林的路我也不熟,在你最终离开森林前,我陪了你整整两天!可你呢?转眼就把我给忘的一干二净!”

如冰已从我身后走了出来,她双蹄撑在桌上,一直认真听着幽灵的话。“我们之间还达成了某种约定,是吗?”

“亏你还能问出口,”幽灵的语气满是讥讽,我从未见过水晶幽灵有这么大的火气,“我从未交过真正的朋友,但在森林里陪你的时间里让我产生了与你交朋友的想法。我提出了我的想法,你也欣然接受,我们彼此间约定,一星期后再在森林入口处相遇,算是共同见证这段友谊的开始。”

“这就是我们间的约定?”

“没错,”幽灵的情绪愈加激动,“可是你根本就没有出现!我在森林入口等了你一个月,整整一个月!现在想想,我真傻啊,我天真的以为你不敢一马来森林,可我亲自去你家找你时,你竟然干脆举家搬迁!”幽灵顿了一下,深吸一口气,“是啊,常马怎么会跟我们这种幽灵交朋友呢?什么友谊无界,终究只是一厢情愿罢了。”

如冰抬起头,双眼噙满了泪。“我们之间还有什么约定吗?”

“当然就是保守我们之间的秘密。不过你们的世界本就不承认我的存在,又何谈保守与否呢?”水晶幽灵眨眨眼,忽然笑了,笑容狡黠,“可是做不到的事就不要随便答应,不然,你真的无法体会对我的伤害!你以为搬了家我就找不到你吗?我为什么被称为幽灵?只要我想,这整片大陆我都可以走遍!我从不对马下诅咒,但我一定要让你也体会一下不能与马相处的痛苦,让你也尝尝没有朋友的滋味!”

我扶住如冰的肩,她已泪眼婆娑。我知道她再无法抵赖。

如冰再也撑不住了,双臂一颤,她整匹马瘫倒在地,眼泪大颗大颗地落在地上,身体抽搐不止。我俯身轻抚她的背部,我真怕她哭得晕厥过去。

良久,她抬起头,满面歉意。“至少我遵守了第二条约定,这么多年来,我都没有将这个秘密告诉他马。你能…原谅我吗?”

终于还是到了这一步,身为巫医,我也是时候站出来了。我扶起如冰,柔声对水晶幽灵说:“这些往事都已经过去啦。这么多年,她也得到了应得的惩罚,你就原谅她吧。一匹小马的一生不能没有朋友,她跟你不同,她的生命是有限的。”

似乎是被我的话所打动,似乎是如冰痛哭的样子令他不忍。水晶幽灵长舒一口气,怒火平息了不少。他思考片刻,一字一顿地说:“为了得到我的原谅,你是否愿意放弃些什么?”

这话奇怪,我正欲说些什么,如冰却不假思索地回答:“我愿意,让我放弃什么都可以。”

“就算是放弃现有的一切,你也愿意?”水晶幽灵满脸严肃。

“如果能得到你的原谅,那么,我愿意。”如冰咬着唇,轻声回答。

“好!”幽灵微笑着鼓了鼓蹄,“我将收走你的灵魂,让你也成为幽灵的一员!”

“过分了,水晶幽灵!”事态向着我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方向发展了,我打断了对话,盯着水晶幽灵,“你不要忘了一只幽灵的底线!”

“她不是说为了得到我的原谅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吗?经过她同意的事,就算是巫医也没法干预吧?”水晶幽灵与我对视,毫不退让。

我只得转过身劝说这坚毅倔强的雌驹:“如果成为幽灵,你现在的家庭、朋友…一切的一切,都不再是不可接触,而是…永远不能相见!”

“即便是这样,我也愿意。我同意的事就不会后悔。”如冰的泪仍未干,她直起身,面向幽灵。

“好!”水晶幽灵从空中向着如冰俯冲。如冰右蹄紧紧搂着我的左臂,我知道,她真的十分害怕。

但她没有退缩哪怕一步,只是闭上了双眼。

水晶的寒气很快包围了如冰,幽灵贴近她的脸,在她的眉间轻轻印下一个吻,一朵冰花在眉间绽开,随后,一切都消散无踪。如冰仍是如冰,天蓝色的普通陆马,没有成为幽灵。

而空中的水晶幽灵神色已经缓和很多了。“我感受到一颗真诚的心,我原谅你了。我已经收回我的诅咒,你可以正常生活,从此,你我之间再无联系。永别!”幽灵化作一颗水晶在空中炸开,正如他凭空出现那样凭空消失了。

我轻叹一声,认为今天的工作会就此圆满结束。

“别怕,一切都结束了。”我拍着如冰的背,安慰她。她却像是再也忍不住,直扑在我的怀中放声大哭。她哭得那么伤心,那股忧郁更浓了,几乎要击垮我的内心。我一时有些惊慌失措。

“怎么了?”我问。

良久,如冰才渐渐止住哭声,她直起身,重新坐回到桌子那边的椅上:“谢谢你,巫医!你不仅救了我。还解开了一个谜,一个让我的家庭满含疑惑与愧疚的谜。”

“什…什么谜?”我变得更加疑惑。

如冰深吸一口气,平复了情绪。“我想给你讲一个故事。有一匹小幼驹,某一天与父母吵过一架后,便离家出走了。整整两天她才再次回家。她的父母因此非常生气,作为惩罚,他们将她锁在了家中的阁楼里,不许她再外出。起初,她只盼望着这惩罚能短些。可一个星期过去了,这惩罚仍未结束。她想出去的想法是那么强烈,最终,为了离开阁楼,她从阁楼的小窗爬到了屋顶,顺着排水道下滑时,她蹄一滑,重重摔到了屋下的地上…后来,医院抢救无效,她去世了。她的父母悲痛欲绝,带上剩下的那个女儿,举家离开了这令马伤心的地方。”

我死死盯着她。如冰表情平淡,语气舒缓,就像在与我闲聊。我却觉得心头有一道陈旧的伤口被揭开了,隐隐作痛、无法愈合。

如冰的声音越发平静了。“这匹幼驹生前被软禁时,时常与我提起永恒自由森林。我不知道为什么她对这片有着恐怖传说的森林这样执着。没马帮助她,直至最后,让她抱憾而终…”她深吸一口气,“这匹幼驹就是我的孪生妹妹——如雪。”

我双眼迷离,心中的苦痛无以复加。

“就当这是一个故事吧。”如冰的声音像是一阵清风,“我还是要谢谢你,巫医。如果不是你让我见到水晶幽灵,我永远不会知道妹妹到底怎么了,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也…也就是说,”我结巴地、吃惊地说,“一路追随而去的水晶幽灵把你当成了如雪,而你为她忍受了这么多年的惩罚?”

美丽的雌驹释然地抬起头,此刻,她终于露出了微笑:“这算是对我袖蹄旁观的惩罚,而比起妹妹失去的,这惩罚实在算不了什么。正像你说过的,这些往事都已过去。我只有最后一个请求:所有这些,你不要告诉水晶幽灵,我不希望这个世界上再多一匹马因为这件事黯然神伤。”

 

Westwind  夜骐 #1
回复 诅咒

太棒了!

东方墨白  陆马 #2
回复 诅咒

回复#1 @安德 :

阅读速度惊人...!

回复 诅咒

结尾的转折好喜欢,好想跟如冰交朋友啊!

Nightscream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4
回复 诅咒

原来如此啊……不过暮光闪闪虽然高调反对一切不科学不魔法的幽灵什么的,可真出了诅咒她还是会跑去巴结斑马……

东方墨白  陆马 #5
回复 诅咒

回复#4 @Nightscream :

巴结斑马什么的...与斑马友好交流!...读书马的事,能算迷信吗?

Nigel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6
回复 诅咒

不错哎,幽灵都会弄错,想必这个幽灵生前也是非常马虎的吧。

不过……水晶帝国的马是怎么跑到无尽之森的呢……?

另外一定程度上这个姐姐赚到了啊!

哎,有妹妹真好

东方墨白  陆马 #7
回复 诅咒

回复#6 @Nigel :

因为是孪生姐妹,所以在幼驹时会弄错~

这个姐姐赚到了...此话怎讲?

Nigel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8
回复 诅咒

回复#7 @东方墨白 :

那个幽灵……一定是喜欢妹妹的吧!

只不过是个傲娇!

然后弄错,搞成姐姐了!

哎嘿~

回复 诅咒

结尾反转,首尾呼应

回复 诅咒

难得的日常短篇佳作!

回复 诅咒

由Eqcn推荐而来~果然是篇佳作呢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严肃文学创作,撰写冷门却带感的故事。 爱发电个人页:https://afdian.net/@Moab_Dongfang 或直接搜索东方墨白。 一点小小的物质奖励足以带来至高无上的动力;-)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