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兄弟姐妹之谜

关于本作
短篇翻译
E

assessment共 7,206 字

publish于 2019-02-01 发表

pageview共 577 人看过

loyalty共 1 人收藏

chat共 2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2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6phd-1471278057-342612-medium.jpg

The Sibling Situation

兄 弟 姐 妹 之 谜


作者:Samey90

原文: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342612/the-sibling-situation

译者:Nightscream

简介:小乖开始猜测,为啥她会不断地多出新的兄弟姐妹来。不过,这只是问题的开始而已。

要是通常情况下,有了个新的兄弟姐妹,小乖会很开心,但一切都得有个节制吧?一夜之间就多了个新的弟弟?有可能。可每天都有新的兄弟姐妹来到家里,其中有些还比她大?肯定有什么不对劲……



你是第三个

* * *

  小乖的命运,就是卖萌。

  她可以萌萌地睡觉,萌萌地学习,萌萌地吃东西,萌萌地蹦蹦跳跳,萌萌地追蝴蝶,做很多很多像她这个年龄段的孩子该做的萌萌的事。她没有可爱标记,不过她怀疑其实自己的可爱标记就是一片空白——因为空白屁屁比那些长大了的小马要萌多了。

  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小乖从她萌萌的美梦中醒了过来,而且以最萌的方式滑下了小床。好吧……只不过最后她是在地上摔了个萌萌的马趴,但就算是这样,她也只是在地毯上弹了弹,像是一只小猫咪一样四肢摊开地萌萌落地。然后她一路小跑去厨房吃早餐,当然啦,依然是尽量以最萌萌的方式。

  “早呀,小乖。”她蹦蹦跳跳地一进厨房,一只金色鬃毛的灰色天马小雄驹就和她打了个招呼。那个男孩子坐在餐桌边上,喝着橙汁,盯着一大碗玉米片,样子有点懒洋洋的,没多大热情。

  “早-”小乖的小蹄子刚刚伸向冰箱门就僵住了。她转向那个男孩子。“等等,你是谁呀?”

  “啥米?”那只小天马雄驹差点没呛到果汁。“我是你兄弟啊,我是小痕!”

large (5).png

  “等等,我什么时候还有个兄弟了?”小乖疑惑地问道,快步跑到那个男孩子面前,盯着他的眼睛看。

  “一直都有啊?”小痕回答道,“你不记得了吗?”

  “昨天我还一直都有一个兄弟?”小乖弓起了一边眉头,“我明明记得我没有的。”

  “不知道,反正我一直住这里。”小痕在玉米片上咬了一口。“你从来没怎么留意过也真是怪了。我是说,你总是一直都做那些怪怪的事,可我敢肯定,我们也一块儿玩过几次的。”

  小乖的脸萌萌地变红了。“什……什么怪怪的事?”

  小痕耸耸肩,“跳舞,跨栏,偷看男孩子,什么都做,等等诸如此类的。上周你不知怎么的没来,结果苹果木大赛车是我和妈妈一块儿参加的。”

  “呃……可能吧?”小乖也耸了耸肩。这时候她肚子适时地提醒了她,让她想起了当初为什么要过来厨房。她打开冰箱门,从里面取出了牛奶。把牛奶飘起来,差点儿弄撒在地上,然后把牛奶倒进了另一碗麦片里。稍微犹豫了一阵子,她坐到了小痕旁边。

  “所以……你是我哥哥?”沉默片刻后,小乖问道。

  “你从来都不擅长思考。”小痕耸耸肩嘀咕道。

  “我可从没想过我还有个哥哥,”小乖回答,“这对我来说是全新的体验。”

  小痕没精打采地叹了口气,继续盯着玉米片去了。他这爱答不理的态度惹得小乖气呼呼地鼓起了脸,不过这时候她妈妈也走进了厨房。

  “你们好啊,我的小马芬,”小呆说道,亲昵地揉着孩子们的鬃毛。“今天还好吗?”

  “妈咪,我一直都有个哥哥吗?”小乖问道。

  “当然不,马芬。”小呆回答,把一袋子买来的东西放到了柜台面上。

  小乖立刻转向了小痕,“看?我就知道!”

  “他可比你小一岁呢。”小呆补充道。

  “哦……”小乖皱起了小脸。“可……家里就我们俩,对吧?”

  正要走开的小呆停住了,有点担心地看着她女儿。“你真的没事吗?”她问道,“就最近我记得的,我有俩孩子呢。”

  小乖点点头,继续跟麦片亲近去了。这早餐剩下的时间非常平静。最后小痕回他房间去了,可能是干些男孩子喜欢做的事。小乖也不知道。她还是有种感觉……好像昨天她还是这房子里唯一的孩子呢。

  吃完之后,她把空碗飘到了厨房的水池里,一路努力控制住没把它摔在半路上。然后她跳下椅子,朝客厅走去。假期的好处之一就是她有足够的时间看自己喜欢的书,而没有比房间中间的大沙发更舒服的地方了。

  小乖坐上了大沙发,用魔法从书架上把一本书飘了过来。很不幸,她中途失去了集中,结果书本飘了半路掉在地上了。郁闷地呻吟着,小乖滑下沙发,朝落在地上的书本走去。

  “哇吧。”

  小乖的耳朵猛然竖得笔直,努力寻找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那听起来……绝对是个小宝宝的声音。这让她想起了当初她妈妈怎么都不让她去看一部电影,可最后她还是去了电影院,而且还拉着轰隆一块儿去了。而轰隆不知怎么的用某种方式说服了在那里工作的天琴,让她相信他们已经十六岁了。结果证明这可真是个糟糕的主意,直到现在她一看到小马宝宝就害怕,而自从她把轰隆从电影院的椅子下面拖出来之后,他就一直躲着不见她。

  慢慢地,小乖转过身来,看到沙发上有一只小马宝宝。那样子多多少少像她的妈妈,灰色的毛皮,金色的鬃毛。只不过她是一只独角兽,就像小乖一样。看她的年龄……估计还不到两岁大,而现在,她正在试着从沙发垫子上的窟窿里吃掉里面的填充的泡沫塑料。

1039174.png

  “不!不要吃那个!”小乖惊叫起来,用她的魔法抓住了那只小小的独角兽宝宝。她没冒险把她飘起来,只是用魔法揪住了小淘气包的尿布片子,把她从泡沫塑料前拉开。

  “哇!”小宝宝扭头看见了她,吃惊得都没哭出来。“嗨,涅涅!”

  “什么?”小乖一步步小心翼翼地走向小宝宝,打量着她的模样就像是天马无畏观察着古老神庙中的危险陷阱。“你刚刚……叫我……姐姐?”

  “似地!”小宝宝的脸上露出了可爱的笑容。“你厚吗?”

  “系,我很厚-”小乖足足花了两年时间才学会怎么正确发音,她可不想为了个小宝宝就把自己的努力给毁了。“……好。”她咬着牙。“那,你是我妹妹咯?你叫什么名字呀?”

  “迪基。”

  “迪姬?”小乖问道。

  “不,迪……茜……”

  小乖点点头,“哦,迪茜。”

  “似!迪基!”迪茜回答道。

  “我发誓,你昨天明明不在这个家里的,迪茜。”小乖嘀咕着,依然紧盯着小宝宝。

  “不,”迪茜说道,“沙发高高!”

  小乖记起了自己当初第一次试着攀登沙发高峰的经历。就算天气完美无缺,也得至少两次宿营才行。不过那是她长大之前的事了。

  “好……吧。”小乖喃喃道,“那……谁一开始把你放沙发上的?”

  “妈咪。”

  “那她为啥把你留在这儿了?”小乖问道。

  迪茜先花了点儿时间来寻找答案,主要是因为她又在努力想去啃泡沫了。“她去工过啦,她所,陪着小恩。”

  “去工作了,是啊。”小乖叹了口气,“真高兴我的弟弟妹妹们至少还互相认识。”她站起来走到客厅门口,“小痕!”

  “干嘛?”男孩子的脑袋从他房间探了出来。

  “你不是该……照顾迪茜什么的吗?”

  “你来更好!”小痕回答道。

  小乖皱着眉头。“我?”

  “对,”小痕飞到楼下,降落在小乖身边,“我照顾她的时候,因为她摸不到开关,她就发现自己可以用魔法开灯关灯。”他指着墙壁上,只见电灯开关附近有好几处烧焦的痕迹,而且墙上还有个大洞。小乖敢发誓,昨天明明没有这些东西的。

  “真的?”小乖问道,“我……我怎么不记得了……”

  “那可怪了。”小痕回答道,“当你看到她的时候,你说了个很不好的词,差点儿把妈妈气晕过去。”

  小乖又叹了口气,“可能吧,但为什么非得是我来照顾她?我照顾她的时候,她就不会乱用魔法了吗?”

  小痕有点疑虑地看着她,然后摇了摇头,“可你至少能管得住她。上次她魔力爆发的时候,都给我留了个伤疤呢。我可以给你看看,但那伤疤的位置在我平常不能曝光的位置上。”

  小乖几乎都没去留意他,只是扭头又盯着迪茜。她的小妹妹已经没声儿太久了,就小乖所知,这绝对意味着她在干些什么。果然她猜对了。迪茜正在咀嚼沙发的馅料,就好像这是艾奎斯陲亚最高级餐厅的佳肴。

  “你到底有什么毛病啊?”小乖嘟囔着,试着把泡沫塑料从她妹妹嘴里挖出来。最后她成功地把大部分的填充料都飘走了,这让迪茜非常不满。办完事之后,她扑倒在小宝宝旁边的沙发上,呻吟个没完。

  “对。”小痕说道,“想想看我是用翅膀试着这么做的。”

  “等等!”小乖忽然惊叫起来,“妈咪说……她记得的是有两个孩子!”

  “她什么时候说的?”小痕弓起了眉头盯着小乖看。

  小乖用蹄子拍在脑门上,“就在几分钟之前我们吃早餐的时候!别说你忘了!”

  小痕想了想,“其实她说的是你有两个弟弟妹妹,因为你不知怎么的把我和迪茜给忘了。”

  “那是因为昨天根本就没有你。”小乖哼哼着,低着头,“要是我有个一直蹲房间里的弟弟或者在墙上炸了个洞的妹妹,我还能不记得吗?”

  “好啊,你这不刚刚证明了你记得这回事吗?”小痕说道,“不然你怎么说的出来?”

  “因为凡是有点儿脑子的都能想得出来!”小乖呻吟着,“而墙上的那个洞的事是你告诉我的!”

  “啊,那是我在努力帮你!”小痕有点气呼呼地展开了翅膀,“可要是你用不着的话,那我回楼上了!”他飞起来就回房间了。

  小乖沮丧地一屁股坐在迪茜旁边的沙发上。“我不该这么说的,对吧?”

  “不!”迪茜回答道,“蜡笔?”

  “好好好,我给你拿蜡笔就是啦,你可别把它们给吃了。”小乖四处环视,看到书架上有些蜡笔和纸张。“也别把它们往鼻子里塞,也别在墙上乱画,也别-”她不说话了,意识到自己这等于是给这娃娃出主意。于是她只是把蜡笔飘了过来,放到旁边的地板上,又放了一张纸。然后她帮着迪茜下了沙发,帮她去蜡笔那里。

  “好好画吧。”小乖说道,看着她的新妹妹开始在纸上用蜡笔乱画,她歪着头,“……那是小痕,对吧?”

  “不!”迪茜回答,“似乐乐!”

  “那,乐乐又是谁呀?”小乖叹了口气。

  “牛奶盒小马!”

  “……什么情况?”小乖疑惑地自言自语,“等一下下哦,我先去看看。”

  她快步跑到厨房里,打开了冰箱从里面飘出一个一盒牛奶,看着上面印着的面孔。那只小天马看起来有点像是小痕,不过标签上写着她的名字是乐乐,看起来……比小乖还要大一点儿。

  小乖深深吸了口气,“好吧,”她告诉自己,“她失踪了,我的小妹妹在画她。这什么意思也没有。她甚至可能根本没在这里,这情况完全正常,根本没啥好担心-哇!”厨房窗户外传来的敲击声吓得她一声尖叫。

  放下了牛奶盒,小乖朝窗外望去。只见外面是一只和刚刚她看到的一模一样的灰色小天马,连笑眯眯的样子都一样。不过她的模样就像是刚刚钻过灌木丛,鬃毛上满是小树枝和烂叶子,毛皮还划伤了好几处。

large (4).png

  片刻间,小乖只是呆呆地看着,心想着这该怎么办。然后因为想不到什么别的办法,她打开了窗户。

  “你好啊!”乐乐冲进了厨房里。“怎么啦,妹?”

  “你跟我说怎么啦,”小乖嘟囔着,“你都失踪了足足-”

  “一年半了,对。”乐乐回答道,“不过这个嘛,太值得啦!小迪茜还好吗?”

  “要不是因为她,我都不知道还有你。”小乖回答道,“说实话,我今天才知道我还有兄弟姐妹。”

  “这……可……真糟糕,妹。”乐乐回答到,抓过牛奶就大口往里灌。“不过我有些好消息!”她从翅膀下面叼出一支红色羽毛笔。“我有只坏掉的羽毛笔!”

  “坏掉的……羽毛笔?”小乖睁大了眼睛。

  “对!”乐乐叫道,“坏掉的羽毛笔!你上次用羽毛笔是什么时候的事啦?”

  “你是要……把它卖给我?”小乖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

  “嗯……我本来打算把它卖给暮光闪闪公主,不过没成功。”乐乐回答道,“不过可你知道我是怎么拿到的吗?”她把那只羽毛笔插在翅膀上,“那是小马镇阳光灿烂的一天!当我去上学的时候,那时-”

  小乖没在听她说话,她忽然惊觉迪茜已经安静了好一阵子了。她很确定,光是用蜡笔她可搞不出什么大麻烦来,可谁又能想得到呢?特别是她看到连小痕都冲进了厨房里。

  “快跟我来,赶快!”小痕惊叫道,“迪茜把沙发飘起来啦!”

  “然后,我们跳上了海盗的飞艇!”乐乐说道,“然后它就冲着忍者开炮啦!”

  “呃……然后你就拿到羽毛笔了?”小乖问道。

  “不,这是前天我在一家小商店里买的,在一个不在地图上的小镇里。”乐乐回答道,“可那场战斗真是太棒啦!”

  “啊,好吧。”小乖意识到小痕一直在戳她。“干嘛?”

  “迪茜把沙发飘起来啦。”小痕嘀咕着。

  “对对对,我刚刚就已经听-啥米?!”反应过来的小乖撒开蹄子就往客厅跑。

  一进门,她看到的第一样东西是一层灰土还有食物的碎渣子,通常这些东西都是在沙发底下的。迪茜坐在它们后面,角上发着光。看到她的哥哥姐姐们都慌慌张张地冲进门来,她乐得咯咯大笑。

  小乖先上前一步,“不行!”她叫道,“快放下!”

  迪茜望着她,继续咯咯笑个不停,沙发飘得更高了。

  “要是你放下沙发,那我给你好多好多糖果,多得你吃不下!”小乖好言相劝。

  “好滴!”迪茜开心地叫道,解除了她的魔法。

  小乖这才松了口气。她放下了心……直到她抬起头来。

  她意识到自己可能不该站在沙发正下面。

  * * *

  小乖的命运,就是睡大觉。

  坐车的时候也好,在学校的时候也好,在家里的时候,在树上的时候,在商店里的时候,在窗台上的时候,在厕所里的时候,在床上的时候,在她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们会去的任何一个地方,她都能安安稳稳睡着觉。她的可爱标记是一个枕头,她怀疑,最后她肯定会成为“羽毛笔和羽毛笔”那家店铺的专门模特。

  小乖猛然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沙发上,有一只紫红色的独角兽正一脸担忧地俯视着她。她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这次总算没有哪个突如其来的兄弟姐妹又从她眼前冒出来了。

  “焰火!”小乖惊叫起来,“拜托告诉我,你不是我姐姐吧!”

  “其实,我名字是紫晶星,”独角兽回答道,“我们都为你担心死了。”

  “是……那沙发真是砸的我不轻……”

  “什么沙发?”紫晶星问道,“你只是一觉睡到了大中午而已。而且说实话,我还记得你当初死缠着我要我当你姐姐呢,记得吗,小姐?我们可是一块儿参加了姐妹同心大赛的。”

  “我们……去参加了?”小乖愣愣地问道,“我怎么记不起来……”

  “那真怪了。”紫晶星嘀咕道,“不过我一直都告诉你,我可太大了,当不成萝卜尖的女儿。”

  “啊,当然了。”小乖打了个哈欠,从床上坐了起来,忽然她眼睛瞪大了。“等等……萝卜尖是我妈咪?!”

  “你……你真没病吗?”紫晶星弓起了眉头,伸出蹄子摸着小乖的脑门。

  “不……我不这么想……”小乖喃喃道,“我得出去散散步……之类的吧。”她下了床,小跑到了楼下。让她大为吃惊的是,这房子看起来和她昨天记忆中完全不一样了。当她出门之后,放眼望去,房子周围尽是胡萝卜田。这房子就坐落在小山顶上,看起来就像是几个大桶堆起来的。

  “好……吧。”小乖梦呓一般小声嘀咕着,穿过仿佛无穷无尽的胡萝卜平原。“醒过来就发现你多了弟弟姐姐妹妹,然后沙发砸在你头上,再醒过来就发现你在一个完全不同的家里。这……这情况真是莫名其妙,可我现在到底该怎么办呢?”

  “嘘!”

  “什么?”小乖扭头一看,只见她的朋友,露比酒和萌笛正藏在一丛胡萝卜下面。“你们俩在干什么啊?”

  “真高兴看到你回来了。”露比压低了声音,“我们还以为永远见不到你了呢!”

  “你是……什么意思?”小乖有点疑惑地看着她问道。

  “你什么也不记得了?”萌笛问道,“就连时空漩涡的意外都不记得了?”

  小乖揉着脑门。“再说一遍好吗?”

  露比走到她面前,仔细地盯着她的眼睛。“你有没有经历过时间悖论?或者宇宙突然剧变?”

  “嗯……好吧……”小乖耸耸肩,“我突然之间就多了三个弟弟姐姐妹妹,然后又全没了。我的可爱标记也完全变了样,而且还有另一个新家庭……”她用蹄子冲着周围的胡萝卜田一扫。“这个,你们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这情况一直都在发生!”萌笛告诉她,“而且大多数的小马们甚至都没发现这回事。比如,我明明记得我们都在赛蕾丝蒂娅的天才独角兽学园里上学,同学有暮光闪闪,天琴心弦,还有紫晶星。然后,我醒了,发现紫晶星是一只成年小马,还是我的保姆!”

  露比点了点头,“我也遇到了同样的事。我是在飞板璐告诉我第一次彩虹音爆的情况的时候发现的。我忽然记起了……当时我就在场,亲眼看着他们在比赛,”她摸了摸自己的后背,“只不过那时候我是一只天马,这是我的情况了。”

  “可……”小乖打了个冷颤,“这……这就像是……我们的生活毫无连续性可言!就好像……有谁故意让我们扮演各种角色,而且什么时候他们要是觉得没劲,那就立刻重新设定……”

  “是啊。”萌笛耸耸肩,“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你似乎是第三只发现了这回事的小马。我们俩是前两只。”她看着小乖,露比,还有自己的模样。“再仔细考虑一下,说不定我们是被选中的。我们的模样除了毛皮和鬃毛的颜色之外简直一模一样。”

  小乖低下了头,“可……我们又能怎么做呢?我不喜欢我的生活就这样继续胡乱变化下去,而且……而且我还有点喜欢那些新的兄弟姐妹们……”

  “放开心胸去接受就好了,”露比劝道,“而且,他们也没有永远消失掉嘛。这些不同的时空和宇宙似乎数量也有限,很快,你就会回到前一个宇宙去,可能还会在那里停留一阵子。”

  “这还是好怪哦……”

  露比咧着嘴,“过一阵子,你就会喜欢上它的……”

  * * *

  小乖的命运,就是战斗。

  不管是海盗也好,僵尸也好,忍者也好,海马也好,旧日支配者也好,恶霸也好,书呆子也好,紫色的光明钟表匠也好,机器马也好,再造马也好,飞行的猪也好,粉红色大象也好,反正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们会遇到的那些死敌,她都会和他们战个痛。她的可爱标记是一个马蹄印,因为这就是她会在仆街的死敌脸上留下的东西。

  她跳上飞艇的甲板环顾四方,她的姐姐乐乐紧紧追随在她身后。四处环视,眼前一时间没有坏蛋。很显然海盗们都在忙着跟他们下面的忍者们大战呢。

  “你没事吧,姐?”小乖问道。

  乐乐笑着点点头,“我有只坏掉的羽毛笔!”

  “干得漂亮!”小乖傲然一笑,俯视着下面潮水般涌来的坏蛋们。“干得漂亮!现在,跟我上!”

    


The-Pony-Alex  天马 #1
回复 兄弟姐妹之谜

哈哈哈哈孩婊复制粘贴

和诣秩序  陆马 #2
回复 兄弟姐妹之谜

复制黏贴大法好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Nightscream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