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眼见非实,耳听非虚。

【长篇】辐射小马国:避难厩特工 #3

关于本作
长篇原创
T
状态未知

assessment本作共 5,689 字

publish于 2018-10-10 发表

pageview被阅读过 804 次

loyalty共 1 人收藏

chat共 2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总星数

0 人评价

0 star

5
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第三章:走进废土******

  那匹小马对着我们笑了笑,说:“很高兴认识你们,我的朋友。”

  我仔细地看一下,终于知道为什么这匹小马让我看起来那么熟悉了!

  她是灰色皮肤,棕色鬃毛的独角兽,身穿避难厩的衣服(但很明显是其他避难厩的),上面标有“2”......唯一不同的是她的蓝色魔法和一把装有红外线瞄准器的自动手枪,以及她的正常身高。

  小皮?!Are you Kidding me?!

  不知道你相不相信。

  在我长大了之后,她就一直是我的偶像,她、薇薇·莱米、灾厄等马,一直是避难厩的传说,我真希望我也能有她的风范,哪怕一点点。

  但是,“偶像”来到了我的面前,我却没有一点激动。

  太不平常了,真的。

  她怎么会在这里?难道......

  星克和妈妈显然也惊讶了,她们一直以为,避难厩的传说,终究只是传说,并不会真正出现。

  正在思考的时候,“小皮”的一句话将我拉回了现实:“嗯?原来你就是制服我们六匹马的马啊?不错啊!”

  这下我就更惊讶了!面前的“小皮”根本就不是什么传说,而是掠夺者!

  惊讶之下,愤怒也体现出来了,我说了一句:“谢谢,我的‘偶像’。”“偶像”两字故意说的很重,以表示对她的轻蔑。

  她似乎是听出了我的意思,脸上“开心”的一批,说:“没想到我还是偶像呢!”

  她在反嘲讽我。

  “不过,我的崇拜者,虽然很感谢你,你还是难逃一劫。”接着,她轻蔑的笑了一笑。

  说完,我突然感觉后脑勺被敲了一下,然后眼前又一黑,倒下了。

  可恶!第二次了!为什么掠夺者总喜欢这样呢?

  ......

  又是不知道晕了什么时候的我,终于睁开了眼睛。

  首先,我一睁开眼,就能看见天花板,不要说我废话,除此之外,我还能看到......爸爸妈妈。

  “白鸽?”妈妈率先开了口,用激动的语气。

  在门边的爸爸也听见了,他是一匹独角兽,天蓝色皮肤,白色鬃毛......

  “你终于醒了!”他也激动了起来。

  “爸,妈?”我也从迷糊中清醒过来,确认这两匹小马是我亲爱的爸爸妈妈而不是什么掠夺者之后,给了他们一个拥抱。

  随后我就发现,我们所处的位置,居然是“小皮”杀死的那两匹马的房间。(至今我仍深信不疑,是她杀的马)

  我站起身来,观察周围。

  除了两具尸体以及普普通通的装饰以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门肯定是上锁了,而且因为是在地下,没有什么窗户。

  看起来那些混蛋把我们关起来了。

  妈妈突然想到了什么,从后面拿出了一个箱子,说:“这是某匹马送给你的,说是大有用处,我没打开,快看看吧。”

  爸爸也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封信(这很奇怪,现在很少有用信的),说:“不知道为什么,从我的口袋里发现的,上面有你名字,我没敢看。”

  我打开信,看里面的内容:

  “你好,白鸽!

  根据我的推测,你现在应该在带有那两具尸体的房间吧?而且门上了锁?

  别担心,箱子里面的东西可以帮你解决这个难题!

  顺带一提,我的名字叫灰毛。”

  我用蹄子一下就砸开了铁锁(感觉就像是故意让我砸的),然后打开箱子......

  哔哔小马?左轮手枪?警棍?

  我和爸妈眼睛亮了,简直是雪中送炭!

  我拿出了这三样东西,这些好像都是我晕倒之前的装备啊!谢天谢地!感谢那匹叫灰毛的小马!

  我装上了哔哔小马,然后把左轮手枪和警棍都收进了物品栏。

  “可是,这又怎么样?”妈妈疑问。

  “你还不知道吗?哔哔小马可以破解密码锁,只要操作成功,门就能打开!”爸爸激动地说道。

  妈妈恍然大悟:“啊,我懂了!”

  事不宜迟,我用哔哔小马对密码锁进行破解。

  爸爸靠着门,听着外面的情况。

  33%......

  妈妈在一边观察着尸体,一边感叹,说:“可惜了,这么好的一对……”

  慢着,这两马,我怎么觉得那么熟悉……

  哦,我记得了,上个月,科技主管的女儿和她的男友成功恋爱,有结婚的取向,她的父亲为此还举行了聚会,当然都是针对他的朋友。现在躺着的这两匹马,应该就是科技主管的女儿和她男友。

  不过有些奇怪,为啥“小皮”要杀他们?至少动机也得有吧?难道她是疯子?

  不,不行,现在不要乱猜,否则,你想的越多,只会离真相越来越远。

  从小就有理科细胞的冰糖这样和我说。

  只有找到她才能得知真相。

  66%......

  正在这时,爸爸轻声的说:“我能听见有马说话......”

  “在哪?”“就在门外,听不见吗?”

  可是我并不是靠在门上,听不到啊(解释一下,密码锁一般在门旁边的墙上,但,在破解的时候,哔哔小马要离那密码锁很近很近,否则立马失效!),你让我怎么听的到!

  我没搭理爸爸,继续破解。

  爸爸继续听门。

  99%!太好了!

  剩下的1%瞬间加入,终于把密码锁破解了。

  我们高兴起来。

  “喂喂喂,你们吵什么呢?”外面的马显然是知道了我们的骚动,边敲门边恶狠狠的说。

  “我们在欢呼!”我说。

  “呵,在有死尸的房间,有什么好欢呼的?”守卫轻蔑地说。

  “我们欢呼我们可以逃出去了。”

  “什么?”守卫一听,赶紧警惕,但是来不及了,他已经被打开门的我打晕。

  刚出来的我立马就听到了一句“你是谁!”。

  还有一个!在我右边!

  “哦,我的名字叫白鸽,是和平的使者,是战争的孩子,伴随着枪林弹雨而生,将橄榄枝扔给战争以求和平。”我回答道。这是我看过的一部小说《和平白鸽》的一句台词,主角保罗对他的敌马说出了这句话,今天我就拿来耍酷一下。

  “什么乱七八糟的!”守卫凶狠的说。

  “唉,兄弟,多看看小说。”说完背对着他,然后用后蹄把他踢飞,这家伙被踢到三米远的地面就晕了。

  爸妈也走了出来,我说:“爸,妈,你们先走,我去救星克他们!”

  “不行,我们一起去!”

  “好,你自己也要小心!”

  他们两种声音,前一种父亲,后一种母亲。

  “你是怎么回事啊?女儿都说让我们先走了,你想怎么样?”“你怎么能忍心让女儿自己一匹马去冒险?”“她所经历的困难,就是为了应对这种情况的!”“可是你也不能这样子……”

  他们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吵起来了。

  他们总是这样。不过现在是什么时候啊!

  “你们俩闭嘴!”我生气的大喊了一声。

  他们都乖乖的停下了。

  我气得以蹄遮面,缓解了一下情绪之后,对爸爸说:“爸,从今以后,我已经能自力更生了,请你不要再担心我了,现在这件事是生死存亡的时刻,若我不去做,就没有马能做了!”

  “……”爸爸惊讶了,他可能没想到我居然会说出这句话了!

  过了一会,爸爸就说:“好吧,白鸽,快去拯救你的朋友吧!”

  获得了两老的同意后,我立马前往我的朋友所处的地方……

  ……

  我莫名其妙的来到了D区的一个开阔地。

  可是,当我来到了之后,却只能看见漆黑一片。

  这是怎么了?怎么黑了?

  我还没搞清楚情况,灯突然又亮了!

  我拿起左轮,举起来,观察周围,看看有什么可疑的情况。

  在我的两边,各有一排掠夺者!

  完了,我一匹马根本打不过这些马啊!

  正在我很害怕的时候,又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出现了。

  在我的左边,一匹小马缓慢的走了出来,并用惊讶的表情对我说:“哎呀,我的白鸽小朋友,你是怎么挣脱笼子逃出来的啊?”

  我定眼一看,哎哟,这不就是“小皮”吗?怎么又自己出来送死了?

  我没有说话,冷笑着用枪瞄准她的蹄子,并扣动扳机,结果,子弹被魔法屏障给挡住了。

  我忘了,独角兽都会魔法屏障,只要不是太大的伤害,就能轻松挡住。除非把她的魔法弄成失灵状态,但是

  于是我放下了枪,但还是提防着,提问:“你到底想怎么样?”

  “哦,倒没什么,既然你逃出来了,我就跟你玩个游戏。”“小皮”冷笑道。

  瞎扯淡!谁有那么好的心情和你玩游戏!

  不过出于礼貌(现在看来我真是好笑,为什么我会和一匹坏马讲礼貌),我也用冷笑回了一句:“不好意思,我没空!”

  说完我就冲向对面的出口,可是我震惊了!

  对面的出口被几块木板组成的墙挡住了!

  “小皮”这下就生气了,说:“没空?我想这不是你可以做的决定!”

  我心里虽然也很生气,但是周围那么多马,也许我还没扑倒她就成马蜂窝了......

  这样想来,有的时候为了尊严拒绝可以活命的条件会是很致命的事情。

  我只好玩了。

  我叹了一口气,说:“好吧,要我玩什么游戏?”

  “小皮”转怒为喜,用念力扔给我一把锤子,说:“游戏规则是这样的:你用这把锤子砸开那堵墙,我就让你走,怎么样?”

  我一听,呵呵,这游戏简单了去了!

  于是,我满怀信心的说:“好的!”

  “不过,我会用枪向你射击,你需要一边躲避,一边砸。”

  What?这是什么愚蠢游戏?你见过你在做事情还得躲避子弹的吗?

  我顿时恼火了,说:“你直接杀了我得了,搞那么多东西干嘛?”

  “哦,直接杀了你,会变得很无聊,我不希望这件事发生。”“小皮”轻蔑的笑道。

  天啊!无聊?拿小马的生命当做乐趣就很有聊?!

  但是,救马心切,我仔细的想了想,还是决定一试。

  “那好吧。”

  我捡起了锤子。

  “哦,慢着,我应该要把她也叫上,这样才好玩点。”“小皮”突然想到了什么(说实话,我最讨厌她的记忆突然‘恢复’!)。

  说完,她就喊了句:“‘黑杰克’,为啥不出来玩一玩?”

  “黑杰克”?难道......

  只见在她的另一边,有一匹小马出现了,她是一匹白色皮肤,红黑相间鬃毛,身穿警卫制服(上面印有99)的独角兽,看来这就是“黑杰克”了。

  只是,在我的印象中,面前这位和那个坚强勇敢的真货不同的区别就是她的魔法是红色的(她提着一把狙击步枪),而且衣服也比较破旧(在废土经历了那么久衣服破旧倒也理解,但是你有见过连袖子都没有,还开始脱毛料的衣服吗?)。

  “‘小皮’,嫌我不够忙是吧?”

  “小皮”看到“黑杰克”的破衣服,以蹄遮面,说:“大姐,那衣服破的比垃圾还要破,为啥还要穿?”

  我可以看出,这家伙不喜欢破旧衣服。

  “当你从小就开始穿这件衣服的时候,你就会理解为什么我把这件衣服穿到现在!”“黑杰克”大声的说。

  “小皮”缓解了一会情绪,然后说:“算了,咱们来和她玩一个游戏,这游戏三匹马玩才好玩。”

  说到这里,“黑杰克”看了看我,然后说:“这就是白鸽?看起来是个好女孩,不过,就是太顽皮了。”

  说完,“黑杰克”转移话题,向“小皮”提问:“游戏是什么?”

  “让她砸那堵墙,我们俩射她。”

  “黑杰克”犹豫了一会儿,就说:“好,我参与。”

  于是,一场看似是游戏实际上是一场生死决斗的战斗开始了,我要把墙当作那群掠夺者的首领,把那俩家伙的枪击当作攻击方式。

  这跟我玩过的一款电视上的游戏的一个场景,主角用锤子砸开被锁锁住的铁丝网,在屋顶上的马会扔燃烧瓶攻击他。

  只是,敌马是在和我一个平面,我要砸的是一堵木墙,她们的攻击居然是枪,这比游戏里面的燃烧瓶所需要的反应快多了。

  有的时候,虚拟的游戏,恰好就是对在现实中的你的课程,让你能在关键时刻成功脱险。

  游戏开始了,我拿起锤子,向前冲,她们藏在掠夺者的后面,掠夺者的独角兽彼此都生出一个个魔法屏障,这样就能避免有互相射击对方的现象,所以即使这个时候有枪也伤害不到她们,她们却能一边游走,一边朝我射击。

  一锤锤下去,木墙从直立到了弯曲,但木墙尚未坏掉,白鸽还需努力。

  她们一个用手枪,一个用狙击步枪,轮流着给我发动攻击,而且用的还是激光瞄准器,仿佛在对一个警卫的鄙视,我不是翻滚,就是空中旋转,以躲避子弹,感觉这样搞下去我会变成体操公主!

  不过现在先关心面前的事,我继续砸着木墙,但我很快发现,她们的枪法其实不准,像是故意让我赢这个游戏,因为我能看到“黑杰克”甚至有几发都打到了木墙上。

  经过一番努力之后,我用尽力气,挥出最后一锤,锤子打到木墙的那一瞬间,木墙终于被锤子所打破,露出了一条道路。

  老天啊!我成功了!

  此时我已经精疲力尽,但是看到了胜利以后,我一下子变得精神百倍,立马向门外跑去,我还能看到一阵气急败坏的枪声。

  哈哈,这游戏太简单了!

  我再次这样想。

  可是,我很快就觉得不对了,后面还有三个带着头盔的掠夺者追着我!

  天啊!不是说我赢了就能让我走吗?

  算了,反正看她们也不是会遵守规则的马。

  我继续跟那三名掠夺者进行着追逐游戏。

  但是,我却跑到了避难厩的门口。

  怎么回事?我还没救到他们,怎么能轻易走掉呢?

  我正想回去,那三名掠夺者已经堵住了去路。

  该死!我已经累得不行了!

  不过,我还是拿出了自己的斑马突击步枪(你们还记得我在C区的时候吗?),对准他们。

  他们一步步逼近,我就一步步退后。

  我能看清有两匹是雌驹,其中一匹是独角兽,用魔法举起手枪对准我,其他两匹则是陆马和天马,没有武器,我如果能把独角兽的武器打落,那他们就没办法打败我了。

  太好了!就这么办!

  于是,我用斑马突击步枪的枪托打落独角兽的手枪,然后以一种最快的速度扑向她,一蹄子把她打倒,然后用枪指着她,说:“不许动!”

  她估计吓坏了,抖动了一下,不动了,其他两马也不敢动了。

  我微微一笑,好,这才是正确的举动!

  然而,正当我要想着如何处理他们的时候,他们脱下了头盔。

  天啊!是星克,猛火和冰糖!

  我放下了枪,问:“是你们?你们怎么会……”

  “我们也是逃出来了,在一匹叫红火的马的帮助下。”星克想了想,说。“你是不是也一样啊?”

  “不,我是在一匹叫灰毛的马的帮助下逃出来的。”我回答道。

  “那么,她们应该在某处帮助着我们,感谢她们!”猛火兴奋地说。

  我也这么觉得,虽然不知道她们是谁,但她们一定在帮助我们。

  “不过……红火要我们……走进废土……说是可以保证我们的安全……”冰糖颤抖的说。

  我们都呆住了,听长者们说,废土是个危险的地方,目前我们所知道的危险生物肯定有辐射动物、掠夺者、土匪、天角兽(有些是服用了天角转化药剂之后成为了伪天角)、尸鬼等,可能我们还没走出几步,还没领会到她们所说的“安全”,就完全在天堂中永驻。

  换句话说,我们还没准备好……

  未完待续

  (ps:本章写的有些不好,请见谅)


洛克追踪者丿sp  独角兽 #1
回复 【长篇】辐射小马国:避难厩特工 #3

忘了看公告了,所以,以后的章节就在那里了……

洛克追踪者丿sp  独角兽 #2
回复 【长篇】辐射小马国:避难厩特工 #3

前排提醒,以后的章节都会在第一章那里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眼见非实,耳听非虚。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