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褐发青皮独角兽,深蓝眼睛单马尾。 近期未更事有因,详情请见博客中。

【超短篇原创】罐头

关于本作
短篇原创
E

assessment共 2,335 字

publish于 2019-01-31 发表

pageview共 323 人看过

loyalty共 0 人收藏

chat共 2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5 人评价

4.4 star

5
40% 4
6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罐头

早晨六点,詹姆切尔(Jamixture)就从熟睡中醒了过来。这或许和他的工作有关。他是一名手工作坊的员工,每天七点准时上班,下午五点准时下班。可以早到不可迟到,能够迟腿禁止早退,中午有一个小时统一吃饭午休。如果想在这座城市养家糊口的话,詹姆切尔就必须在每个工作日重复这千篇一律的作息表。

屋外的阳光明晃晃的,透过贴着薄纸的窗户,倒在了屋内,留下一滩刺眼的光晕。詹姆切尔好久没看见如此强烈的光线了,他的心也随之跟着亮堂起来。随后他看到了床头柜上的日历。今天是礼拜天,不用上班。顿时他感到自己的心房仿佛一下子把屋内的阳光都吸进去似的,温暖而又舒畅。

詹姆切尔悠闲地走进卫生间,用蹄心接了一点点桶装水,朝络腮胡的脸上抹匀,洗掉一晚的尘气。他对着镜子里镜子里容光焕发的自己,满意地笑了笑。随后咳嗽一声,往马桶里吐了口痰。嗓子舒服多了。

阳台上的光线充足,就像是闪闪发光的金银珠宝。詹姆切尔忽然记起了什么,他飞快地去桶里接了一杯水,疾步走到阳台上,浇了浇一盆多肉。多肉绿意盎然,滋润过后则显得玲珑剔透,它勃勃生机的模样令公马甚是欣慰。

多肉是懒马植物,詹姆切尔有时为了工作而会不小心忘记照顾它。但它还是自顾自活着,坐落在狭窄的阳台上,吸收天地之灵气,汲取日月之精华,与世无争。詹姆切尔还是单身,家里经常冷冷清清的,有时甚至可以说是死气沉沉的。不过自从有了这株多肉后,整座房子感觉上去就有活力地多。他有时候遇到什么烦心事了,还会和它抱怨上几句。毕竟他们是这里唯一的活物,聊胜于无。

詹姆切尔坐在沙发上,盘算着今天该做些什么事情。平日里工作繁忙,大家一起坐在机器前干活,一起扯着嗓子扯一些有的没的,一起吃味同嚼蜡的午餐……虽然他表面上和大家相处得相安无事,但内心底是相当厌烦如此大集中的生活。与其和一堆小马享用山珍海味,他宁愿形单影只地吃自己的粗茶淡饭。然而现在看来,孤独的感觉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惬意?他想做的事情太多,以致于无从下蹄?……

想着想着詹姆切尔的思路就断了,好像忽然被谁一刀切了那样,怎么也想不下去。他轻叹了一声,背上背包,用魔法捎了根球棒,就推门而出。或许今天可以打棒球。詹姆切尔小时候最喜欢的运动就是棒球,他的梦里时常重现出年轻的自己在绿茵茵的草地上撒欢奔跑的场景,他的父母就在边上笑呵呵地注视着他,头顶的阳光和煦而又温情。可自从他高中毕业后就没参加过任何棒球赛了,只得平时有事没事在家里挥挥棒球棒过过瘾。

街上空空如也,商店的大门都紧锁着,和詹姆切尔如影随形的只有阳光,除此之外,不见半只路马。大概是起得太早了,大周末有谁不喜欢睡懒觉?詹姆切尔也想睡懒觉,但他的职业习惯已经成为了本能。他蹑蹄蹑脚地走着,似乎也是不愿意破坏这份弥足珍贵的宁静。

他在垃圾桶旁发现了一个纸箱,一打开,里面有把崭新的打火机。试试看,居然还能用。太好了,终于有比较便捷的取火工具了。詹姆切尔不抽烟,也不喜欢抽烟,但这打火机他的的确确用得着。它被收进了鞍包里。

詹姆切尔走到一家废弃的商店门前。它的主人貌似很久之前就搬走了,连门锁都没有挂上一把。他轻而易举地就走了进来,没有触发任何的警报。按道理来说也不会有什么警报,毕竟已经是废弃了的店铺呢。他记起了以前在手工作坊时,在路过成品间时机器传来的隆隆的轰鸣声。有几次他还听到机器发出的警报声,聒噪而刺耳。使他总要联想到救护车、消防车的鸣笛。它们都预兆着不好的事情发生了。想到这儿詹姆切尔又是一股毛骨悚然。

从地上和柜台上捡了一些零件,詹姆切尔喜出望外地发现,角落边还有几个完好的罐头。它们安安静静的躺在那儿,无马问津,似乎只有上边的生产日期还惦记着它们曾经在这世界上走过一遭。詹姆切尔从前从来不吃罐头,因为他觉得那不新鲜。不到万不得已,他绝对不会去碰。现在他别无选择,实际上这个选项也还行。罐头的味道并不差到哪里去。

詹姆切尔坐在沙发上,开了一瓶黄桃罐头。沙发实在是太破旧,布满灰尘,有几个破洞里的弹簧都露了出来,就像是伤口里依稀可见的白骨。他看着外边空空荡荡的大街,只有闪亮的阳光在马行道上舞动。他又开始陷入了思索。之前他的生活充满了嘈杂,充满了干预,孤独使他当时唯一的追求。他就想找个荒无马烟的地方,耳根清净地过自己的日子,与世无争。没有谁打扰,没有谁搅兴。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随心所欲,不会有谁管……但他现在,看上去正是这种处境呀?内心怎么没有太多欣喜的感觉呢?更多的,反而是,落寞?若有所失?曾经自己最想要的是孤独,如今怎么就害怕起孤独起来了呢?难道就像那句俗话所讲的,“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店铺内隔间传来了瓶子掉落的响动,“哐当”一声,砸碎了他的思绪。他下意识地站起身,拄着球棒朝里边望去,瞅见了一个一瘸一拐的身影,就像是老树上折断的枯枝,随风一摇一摆。

是店的主人吗?不可能,他们应该早就搬走了。是迷路的流浪汉吗?也不可能,这种日子里,连流浪汉都不会在街道上闲逛。那只剩下一种可能了,就是……

一只腐烂了一半的小马走了出来,它连眼珠子也没有,喉咙开了个口子,残缺不堪,却依旧步履蹒跚地走着,向詹姆切尔传出喑哑的低吼,直僵僵地伸出两条体无完肤的前蹄,试图要抓住身前这具鲜活的躯体。公马想起了作坊里那些同事每天上班下班的模样,竟和它这具行尸走肉有几分神似之处。

詹姆切尔操起球棒,熟练地一棍子重重捶在了对方脑袋上。只听见一阵骨头碎裂和汁液喷溅的声音,对方就像块面粉口袋般的“咕咚”倒在了地上,流淌着污血的脑袋,再也发不出半丝气息。本垒打!他心中暗自欢呼一声,那个童稚的身影在蓝天绿地中奔跑的场景浮现在眼前,旋即转瞬即逝。

吃完罐头后,詹姆切尔走了出去。阳光和来的时候一样亮堂堂的,静滞似的一成不变。他望着破败死寂的街道,轻叹道:

“唉,还是和往常一样呢。”



Fytus  天马 #1
回复 【超短篇原创】罐头

“和往常一样”还行,主角每周末都要来几次健身么

魔法师T_T  站务 #2
回复 【超短篇原创】罐头

僵尸之地既视感。

这种适合拍成短篇电影。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dl  独角兽

褐发青皮独角兽,深蓝眼睛单马尾。 近期未更事有因,详情请见博客中。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