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无名之马

关于本作
短篇翻译
E
已完结

assessment共 14,450 字

publish于 2019-01-30 发表

pageview共 1,181 人看过

loyalty共 10 人收藏

chat共 13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17 人评价

4.7 star

5
88% 4
6% 3
0% 2
0% 1
6%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xpd4-1461442690-326257-medium.jpg

 

The Incidental Pony

无名之马

 

作者:Fervidor

原文: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326257/the-incidental-pony

译者:Nightscream

简介:暮光闪闪似乎从来没留意过她的老朋友天琴心弦,天琴心弦也不是一只很受关注的小马,其实她为此付出了很大努力。

* * *

就让我们忘了吧

  天琴心弦抿了一口她的卡布奇诺咖啡,然后漫不经心地扭过头,幅度正好能让她盯着街对面市场里穿行的暮光闪闪。一如既往,友谊公主打扮得朴实无华,一举一动也没有丝毫的高傲之情,偶尔停下来和她的小马们聊天,就好像她依然是默默无闻的当地图书馆管理员。然而,这种平易近民的印象在某种程度上被护送她的皇家卫队给抵消了。他们紧跟在她身后,而且脸还绷得像石头一样。

  这卫兵护送……倒是新鲜。就算是升任了皇室成员,暮暮也从没摆过这种排场。话虽如此,但是过去这几天里,她似乎没了护送都不出城堡了。只要她出门,那么至少有两位卫兵随行。两位全副武装的,板着石头脸的,块头壮得像座山的天马雄驹,就像是一对闪闪发光的跟屁虫。天琴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她觉得这种变化让大家真有点……心神不宁。

  “天琴,我说话你听见了没有啊?”

  天琴急忙把视线从暮暮身上撤开,转向了坐在她对面的糖糖。陆马朋友的脸上稍微有点不高兴。

  “呃……对不起。”天琴说道,暗自希望她这次表现的没太明显。“我心里有点不安。”

  “对。”糖糖直直地瞅着不远处的暮暮,看着她正朝着苹果摊上的大麦克走去。“我发现了。”

  “啊哈哈……”天琴挠着后脑勺,觉得挺尴尬的。“可你不觉得挺奇怪的嘛?怎么忽然就冒出来一大堆卫兵?”

  “暮光闪闪现在可是公主了。”糖糖指出,“公主当然该配卫兵。”

  “是啊,可是……在小马镇?”天琴又端起了杯子。“我是说……他们到底是为啥保护她?是不是……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威胁之类的?”

  糖糖朝独角兽狡猾地一笑,“说不定暮暮终于发现你在尾行她,觉得这样可以把你吓跑?”

  正在喝咖啡的天琴差点没呛到。“什、什么?才不是那样的!我和暮暮是一个学校的老朋友了!”

  “对,你早告诉过我的。”糖糖翻了个白眼。“可我却从没见你跟她说过一句话,而且我觉得她恐怕都不知道你也住在小马镇。你只是整天到处跟着她,隔着老远瞅着她。一开始我还觉得这挺可爱的,可现在,我都觉得有点心里发毛了。别以为我没留意到你选的这个咖啡馆是带露台的,远了能看她的城堡,近处还能鸟瞰整个市场。”

  “整个镇子就这么一家户外咖啡馆!”

  “别岔话题。”

  天琴叹了口气。“我说,这个很复杂的。自从暮暮第一次离开坎特拉皇城去拯救整个艾奎斯陲亚开始,她就再也没有关心过我们这些老伙计。我也好,圆舞曲也好,一个都没有。说真的,我很确定,这么久以来,她是把我们还有过去的那些往事都给忘光了。然后她长了对翅膀,长出一座水晶大城堡……我想说的是,她……不像过去那么容易亲近了。”

  “怎么?你是怕她现在对你而言高高在上,高攀不起?”糖糖一脸狐疑,“她可是友谊的公主。”

  “对,而且她真的非常出色。”天琴的声音中不知不觉地渗入了一丝苦涩。“这些日子里她有一大堆新朋友要陪着忙活呢。”她微微皱起了眉头。“话说回来……她们跑哪儿去了?最近我都没见到她们,一个都没见到。”

  “这个嘛,我从蛋糕家那边听说萍琪派回去探亲了,”糖糖说道,“苹果杰克则是去了苹果鲁萨,我敢打赌肯定又是什么苹果的事。哦,而且鲜花三姐妹告诉我瑞瑞正在坎特拉皇城,张罗着在那边开新店的事。”她咯咯直笑,“我早就知道那姑娘最后肯定会成功的。至于云宝黛茜和小蝶嘛……这个我就不清楚了,说不定是冒险,或者私奔什么的?”

  “嗯……”天琴耸耸肩。“好吧,我想这就明白了。”

  “不过,说真的,天琴。”糖糖凑上前来,表情更加认真了。“要是你想和她说话,就去直接说啊。就直接走到她面前去打个招呼:‘你好呀,记得我吗?天琴心弦,你的童年好友?结果我们居然住在同一个小镇?哎呀真是大惊喜!’”

  “我倒希望有那么简单就好了……”天琴嘟囔着,她再次朝暮暮望去,公主似乎已经和大麦克聊完了。是天琴的想象,还是她看起来……很失望?担心?天角兽公主扭过头来,一时间,她的双眼迎上了天琴的注视。暮暮的眼睛似乎一亮,嘴角微微地扬了起来,冲她笑了笑。

  在突如其来的惊恐之中,天琴猛地扭回了头。不,这反应简直大错特错!不可能,暮暮绝对不可能注意到她,更别提认出她了!

  不过糖糖却留意到了。“哇哦,你的问题还真严重。”

  “不,我才没有!”

  “你可真是跟踪她都跟上瘾了。”

  天琴揉了揉眼睛,一声呻吟,“咱们就回家吧,好不好?”

  糖糖没有反对。喝完了剩下的咖啡之后,两只小马离开了咖啡馆,朝她们共同的家走去。在她们之间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沉默。

  大约过了一分钟,糖糖又瞥了天琴一眼。“郑重声明:如果你这么做都是为了让我嫉妒的话,那还真有点儿管用。”

  天琴咬着牙,继续呻吟不已。

  * * *

  “所以你真要搬到小马镇来?”嘴里叼着购物袋的星蓝石问道,努力把话清楚地说出来。

  “对,”天琴说道,“我真的很喜欢坎特拉皇城,可我觉得也是该换个风景的时候了。学校课程不如我想得那么好,反正大城市生活对我来说也有点太忙碌了。”

  “好吧,那我相信你肯定会爱上小马镇的。”星蓝石说道,“这是个安顿下来的好地方,小马们都非常非常友善。当然啦,有时候的确会有些怪物什么的从无尽之森里跑出来,但大部分时间,这个镇子都非常安宁。”

  “嘿,我也不希望日子太无聊嘛。”天琴笑个不停。

  她并不认识星蓝石,是在前往火车站的途中和她相遇的。当天琴碰巧谈起了星蓝石的家乡时,就打开了话匣子。天琴也不能否认自己挺喜欢这个旅伴的,因为可以让她分心不去在乎心里纠结的某些事。

  一阵奔腾的蹄声传来,她一抬头就看到了赛蕾丝蒂娅的私家弟子,暮光闪闪正在街上快步走。她脸上的表情天琴再熟悉不过了,那是她读书读到入了迷停不下来的神情,不读完她想读完的地方,暮暮是绝不会停下来休息的。

  在萌生的友善之情中,天琴挥起了蹄子打招呼,然而暮暮甚至连头都没回,直接从她们面前跑了过去,好像她们不存在。蹄子还抬在空中的天琴望着紫色独角兽扬长而去,心中不由得一阵遗憾的酸楚。片刻间,她真开始怀疑自己这么做是否正确了。

  星蓝石皱起了眉头。“好吧,真有点没礼貌。”

  “就别太在乎啦。”天琴叹了口气,“她一直都这样的。”

  “你认识她吗?”

  “……不,”天琴摇了摇头,“谈不上认识。那,跟我再多说说小马镇吧。”

  两只小马继续前行,天琴让自己的心慢慢麻木,让最后那些挥之不去的疑虑也随之消散。无论如何,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至少,这次测试还挺成功的。

  * * *

  就算是天琴和糖糖回到了家,这气氛和情绪也没好转。实际上,自从进了家门,糖糖就几乎没和天琴说一句话。她似乎也并不生气,只是有一种奇怪的冷漠和疏远。就好像心中藏着什么却不想说一样。

  天琴可不喜欢这样,她认识的糖糖总是对她那么开朗而直率。这种突如其来的冷淡效果可真不一般。

  到了家之后,糖糖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动也不动,鼻子都贴到报纸上去了。一开始,天琴决定给她点儿空间和时间,只希望她最后能缓过来。但糖糖已经在沙发上坐了好一阵子了,似乎一直只顾着看报纸,别的全都漠不关心了。而更让天琴担心的还有两件事:一,这报纸是昨天的,而糖糖连页都没翻。二,报纸都被她给拿倒了。

  知道自己得主动出击才行,天琴坐到了沙发另一边。“那……你觉得今晚上我们该吃啥好?”

  “我不知道,”糖糖冷哼一声,“我想想吧。”

  “好……吧?那要是……你不想动,也许今晚就换我来做饭?”天琴提议道,通常这招很管用。糖糖从来都禁止天琴掌勺——虽然她喜欢吃东西,但是天琴会做的食物里不包括任何比三明治更复杂的东西。糖糖还得保着自己的小命呢。

  糖糖只是耸耸肩,“好,随你。”

  天琴叹着气,“好吧,说真的,到底是怎么了?你都一直爱答不理的老半天了,到底是啥事儿惹着你了?”

  糖糖没有回答,依然躲在她的报纸掩体后面。

  “拜托,糖,跟我说话啊。”天琴继续努力,“别告诉我这又跟暮光闪闪有关。”

  “不是那样的,”糖糖终于把报纸折起来放下了,她脸上的表情很不自然,“其实……好吧,有个问题,我必须要问你。”

  这听起来可不妙了……她说话的口气就像是很多小马面临着“我得交这笔税”或者“我得想个办法把那只发狂的狼獾从我家里赶出去”的情况。不用说,她还没问出来的问题严重程度绝对轻不了。

  “呃……好啊?”天琴点点头,“随便问。”

  犹豫了一下,糖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天琴,你的钱都是哪儿来的?”

  “咦?”天琴困惑地看着糖糖,她可没想到会是这种问题。“为啥问这个?”

  “我想这个问题问得够简单明了的了。”糖糖说道,“我想知道你是怎么谋生的。”

  “糖糖,你明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啊。我不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就会去演奏竖琴,而且帮那些需要帮忙的小马做些杂活儿。剩下的时候我就像是个笨笨拉拉好吃懒做又没出息的魔法学校中辍生一样瞎混而已,哎,碰巧我还真的就是这种小马。”

  “真不巧,你说的这个笨笨拉拉好吃懒做又没出息的魔法学校中辍生碰巧和我还非常非常亲,”糖糖说道,“所以你对我隐瞒着秘密的时候我才会非常不高兴。”

  “我本来还以为在所有小马之中,你是最懂什么是秘密的,糖。”天琴的声音尖刻得有点儿过分。

  糖糖哆嗦了一下,“我还以为我们早就不在乎那件事了。我也想把我的过去告诉你,天琴,可我不能。”

  “我想我能理解。”天琴低声说道,这是事实,但是她依然很生气。“那你为什么突然对我的收入这么感兴趣了?”

  “因为这根本说不通!”糖糖叫道,“我认识了你这么老久,从来没见你去找过什么日常杂活儿兼职,甚至都没试过去找!大部分时间,你都在公园里闲逛,偷偷尾行暮光闪闪公主……”

  “我告诉过你,这才不是…”

  “……可是,很明显有些小马在付你薪水。就好像认真工作的工资一样。我已经查过你的财务状况了,你账户里的收入可比我还多。”

  “所以现在你还开始背着我调查我的隐私了?”天琴的眼睛眯了起来,“这是从间谍学校里学的吗?”

  “天琴!”糖糖厉声喝道,但天琴的怒视毫不动摇。视线短暂而激烈的沉默交锋之后,糖糖叹了口气,紧皱的眉头松弛了一些,“……对不起,你说得对,我不该偷看的。可……我真的很担心,好吗?”

  怒目而视的天琴弓起了一边眉头,“担心?担什么心?”

  “你……”糖糖犹豫了一下,“……你没干什么犯法的事,对吧?”

  “什么?”天琴的眼睛睁大了。“不!当然没有!你怎么会这么想?”

  “那,难道是什么危险的事?”

  “不,糖糖,一点儿也不危险,更不犯法!”

  “那为什么要瞒着我?”糖糖质问道,“为什么你不想告诉我?”

  “因为……”天琴的身体踉跄了一下,颓然软倒在沙发上,她呻吟着抬起一条前腿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因为实在是太丢脸了……好了吧?”

  糖糖眨了眨眼睛,“丢脸?”

  天琴点点头,视线转开了。“嗯哼。”

  “……有多丢脸?”

  “丢脸到家了。”

  “就像是……”糖糖凑得更近,“比吃光了我的高级进口燕麦片更丢脸,而且还怕得不敢告诉我?”

  天琴只能又点了点头。“甚至比那还丢脸……”

  糖糖的表情忽然变成了奸笑。“好吧,这下子你非得老实交代不可。”

  “不,我不会说的!你别想逼我说!”天琴大义凛然地用两条前腿摆出了一个X字。“谁也不能知道!我必须把这个秘密带进我坟里去!”

  “哦,拜托!”糖糖恳求着,“要是你连我都不相信,那还能相信谁?我都把我最黑暗而且谁也不能知道的秘密告诉过你了,你也得告诉我,这样我们才算扯平了,对吧?”

  “才……才不是那样的……”

  “而……且……”糖糖拉着唱腔,现在脑袋都靠到天琴的肩膀上去了。“不是你说的,透露出你最黑最深的秘密是最惊悚最刺激的时候吗~~~?”

  你作弊!天琴心想。糖糖知道她最大的弱点就是身体接触了。“我……我觉得我这一辈子已经有够多惊悚刺激的时候了。”

  “说~~~嘛~~~!”

  天琴沮丧地哀叹着,“好!好!只要能让你别一直唠叨那什么都行!但是,不许对其他小马说一个字!好吧?这个只能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是这样!”

  糖糖立刻正襟危坐,满脸都是期待。“一个字也不说!我保证!”

  用蹄子揉着自己的鬃毛,天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吧……你知道吗,当我还在学校的时候,我……我写了一首歌,好了吧?最后,那首歌可真的流行得很,从那以后我就一直吃版权费了。”

  “你写了首流行歌曲?”糖糖的表情实在是很吃惊。“我怎么没听过?”

  “哦,你当然听过了。”天琴叹着气。“那是一首非常受欢迎的暖心节歌曲。”

  “不!会!吧?!”糖糖倒吸一口凉气,“是哪首?你写的是哪首?我一定得知道!”

  “真的非得知道吗?”天琴苦着脸。

  糖糖重重地点着头。“我,真的,非得,知道!”

  天琴闭上了眼睛,一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就发抖。“……小马快乐歌。”

  “哦我的天!”糖糖尖叫起来,“难以置信!小马快乐歌?那是你写的?!简直……简直太好笑了!”

  “不!不行!”天琴大声命令,“糖糖,我不许你觉得这很好笑!”

  “小马好快乐~跳着圈圈舞~!”糖糖哈哈大笑,还唱着难听的高音,“跳呀跳,跳呀跳~雪花飘飘好暖和~!

  “不,不不不,别唱了!”天琴呻吟不已,“求求你别唱了!”

  “小马小马哈哈笑!男生女生快乐跳!暖心节,暖心节~暖心节终于要来到~!

  “求求你停下……”天琴的脸都埋到蹄子里去了。“我求你了还不行么……”

  让她如释重负的是,这首难听的歌迅速消失在发疯一样的爆笑之中。糖糖笑瘫在了她的身上,脑袋枕在天琴的前腿上笑得怎么也抬不起来。“真的假的?这根本不是你的创作风格嘛!”

  “当初我练过很多风格,”天琴嘟囔,“写了好些东西呢。那时候我并没真把这兴趣当正事儿来对待,可我绝对没想到,从那之后我每年都得听它。我想这笔收入还不错,可每年冬天我都会反复问自己:这值得吗?把这玩意儿放到这无辜的世界上来真的好吗?”

  糖糖依然在轻声地咯咯笑,“我承认,这个的确挺丢脸的,所以我们现在扯平了。”

  “是是是,”天琴嗤之以鼻,“我说扯平了,我们才算扯平了。”

  感觉着陆马柔顺的卷鬃流淌在她的前腿上,刚刚那些争吵带来的紧张感都不翼而飞了。天琴慢慢地放松下来,糖糖已经恢复了往常的好心情,这场小小的灾难总管是避免了,而且她似乎已经忘记了关于暮光闪闪的问题。尽管如此,她心里依然对这个考验感觉有些过意不去,主要是因为她很讨厌对糖糖撒谎。

  当然了,这也不算是个完全的谎言,天琴真的就是那首小马快乐歌的官方作者。她也时常希望要是她没创作这首歌就好了,但是,现在她也有点小小的安心,因为她并没真正去掺和这糟糕的作品。

  “而且,谨记在心,”糖糖说道,“我们是秘密的反怪物单位,不是间谍,这是有区别的。”

  天琴翻了个白眼。“你说了算。”

  这时候正门响起了重重的敲门声。

  糖糖坐了起来。“我们今天还有访客?”

  “我可没记得有。”天琴说道。

  又是一阵敲门声传来,坚定而响亮,像是在敲钟。

  两只小马面面相觑,莫名其妙。天琴站起身来。“好吧,趁门还没被砸破,最好去看看他们想干嘛。”

  她开了门,一抬头发现面前是一只穿着皇家卫兵铠甲的高大白色天马,顿时吃了一惊。“啊……晚上好?”

  “出什么事了吗?”糖糖也下了沙发,一看到她们的来客,顿时轻声惊叫起来。“哦,我的天!”

  “你就是天琴心弦吗?”卫兵问道,直直地盯着天琴。

  “我?”天琴回答,“呃……对,我就是。我能帮你什么吗?”

  卫兵抬起蹄子,递过一封卷轴。“我为你从暮光闪闪公主那里送来了信息。请马上阅读。”

  这不可能,天琴心想。“呃……好?”

  “天琴?怎么回事啊?”糖糖问道,现在表情有点紧张了。

  “我真的不知道。”天琴承认道。

  用她的魔法把卷轴接了过来,天琴展开卷轴,一看里面的内容,她的眼睛就睁大了,不得不再读了一遍,以确保自己没看错。“什么?可……不,这不可能……”她转向那个卫兵。“这一定是搞错了!”

  “没有搞错。”卫兵斩钉截铁地回答,“公主亲自委托我把卷轴交给你,我要确保里面的指令顺利执行。”

  “是什么?”糖糖问道,“别告诉我是暮光闪闪终于对你下限制令了。”

  “不……”天琴喃喃道,依然难以置信地盯着那封卷轴,“其实……她邀请我去吃晚餐……就今晚。”

  糖糖眨了眨眼睛,“她……什么?”

  * * *

  天琴不得不承认,这派对真是非常有趣。大家似乎都很享受,只有那位派对真正的嘉宾除外。萍琪派的惊喜派对真是让暮暮大吃了一惊,但可能并不是萍琪想要的那种“惊”。天琴真为暮暮感到有点儿糟糕,就算是辣酱那部分真的很有趣也好。

  她很惭愧地承认,就算只是为了自己,可暮暮不到一分钟就冲上图书馆安全的二楼上去的时候,她还是觉得如释重负。其他派对来宾似乎都不介意,派对还在继续。天琴觉得现在自己也该顺其自然放松放松了。

  当她给自己来了点儿免费的汽水和蛋糕杯(还特别注意了里面有没有辣酱)的时候,有只混色卷卷鬃毛的米白色小马凑到了她的身边。“我猜我们这位新来的图书馆管理员对交朋友不怎么感兴趣,嗯?”

  “哦,我可不知道呢。”天琴一脸恶作剧的坏笑。“我有种感觉,她最后总会改变看法的。”

  “希望如此。”雌驹说道,“萍琪在交朋友这方面可能有点儿……过度热情了,不过她至少本意挺好的。顺带一提,我叫糖糖。”

  “天琴心弦,”天琴自我介绍,“不过叫我天琴就行了,大家都这么叫。很高兴认识你,糖糖。”

  “我以前没见过你呢。”糖糖说道,“这就是说,你也是镇上新来的?”

  “对啊,不过拜托低调,好吗?”天琴装模作样地压低了声音,“我觉得那个粉红还没留意到呢。”

  糖糖咯咯直笑,“不是派对的粉丝,嗯?”

  “哦,不,我挺喜欢派对的。”天琴说道,“不过我觉得今晚一个派对就够了。另外,我更喜欢放轻松,简单点儿就好。你懂的吧?”

  糖糖温和地朝她一笑,“好吧,天琴。如果你需要什么简单轻松的帮助,那我明天很乐意带你去镇子里转转。当然,如果你乐意的话。”

  “好啊。”天琴也笑了,“我想我一定会喜欢的。”

  * * *

  现在,天琴正站在暮暮的城堡门前,可她还在思考这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的。

  一开始,她企图以自己没什么礼服可穿而想办法推脱这个邀请。但卫兵明确指出,礼服是可选的,而邀请函则没得选——他之前说确保命令执行可真不是开玩笑的。更加糟糕的是,糖糖很快就克服了最初的惊愕,坚持要求天琴去看看暮暮。不过也许她只是希望能把这个黑着脸的大块头轰出家门而已。然后卫兵开始领着天琴直接朝城堡走去,就好像怕她会逃跑。天琴无法否认自己还真动过这个念头。

  尽管如此,这次散步让天琴有时间仔细思考,并且已经得出了结论:结果可能也没差到哪里去。如果暮光闪闪关注她的时间已经足够邀请她来吃晚餐,那就意味着无论如何,肯定有某些情况发生了剧烈变化。天琴知道她必须深入去了解一下内情。

  当巨大的水晶树城堡耸立在她面前时,她转向了护送她的卫兵。“我觉得……你可能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吧?”

  “公主觉得很孤单,想聚一聚。”卫兵回答,甚至都没去看她。“你是她的老相识,不是吗?”

  “当然,”天琴说道,“我是说……我们是老朋友了,我想是吧。这只是有点儿太突然了。”

  卫兵没理会这回答,只是走向守在城堡门口那两个几乎一模一样的卫兵。“我把访客带来了。”

  那两个门卫同时点头,打开了大门。天琴走进了城堡豪华的等候室,努力忽略心底涌动的不安感。王座厅很大,但是非常华丽。片刻间,天琴抬头凝望着那巨大树根雕琢而成的枝形吊灯,真想知道是谁把它放在那里,又是怎么把它变成这样的。清脆的蹄声传来,她低头循声望去,只见暮光闪闪正朝她走来,脸上笑得非常明媚。“天琴!”

  “嘿,暮-”还没等她说完,天琴就发现自己被紧紧抱在了怀中。“呃……哈哈,也很高兴见到你。”

  暮暮放开了她,依然喜气洋洋。“都这么久了,感觉好像好些年都没见过你了!真高兴你这么快就来了。”

  “唉,我怎么能拒绝和公主共进晚餐的邀请?”天琴微微一笑,她朝卫兵斜了一眼,只见他默不作声地跟着她走了进来。“就是字面意思。”

  暮暮的笑容变得有些害羞,“哦,真是抱歉。这些男生是新来的,可能有点儿过分热情了。”她转向卫兵。“我想现在我可以自己应付了,你先下去吧。”

  “遵命,殿下。”卫兵低头行礼。“如果您需要我,那我随时听候召唤。”

  眼看着他离开了房间,天琴几乎是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她也说不清楚,但是那只雄驹身上……总有些地方让她觉得不舒服。“天,那些家伙是赛蕾丝蒂娅公主在实验室里做出来的吗?”

  “可不是吗。”暮暮咯咯笑着,“真高兴再见到你,天琴。”

  暮暮问候之中的亲切洗去了天琴心中的担忧,她也放松了下来。“也很高兴再见到你,暮暮。哇哦,看看你,这翅膀还有这身行头。”

  “嘿嘿,是啊。”暮暮轻轻舒展了一下自己的翅膀。“适应它们还花了我好些时间呢,但总算是能派上用场了。我生活中发生了好多变化,但我相信大部分的情况你都已经知道了。你呢?还是我在学校时候认识的那只小马吗?”

  “差不多吧。”天琴摆了个夸张的骄傲姿态,“我能说什么?完美无法改变。”

  “没错,还是那个老天琴,一点儿都没变!”暮暮哈哈大笑,伸开一只翅膀亲昵地搂着天琴的肩膀。“我们有好多要叙旧的呢。来吧,先去聊聊晚餐的事,我不知道你怎么样,可我都快饿扁了。”

  “好啊,那就一块儿去吃吧。”天琴说道,放松身体让公主带着自己一同走出了王座厅。

  暮暮领着她走上一段楼梯,又进了一条走廊。走廊两侧的门比天琴这辈子见过的门都要多。她不由得猜测暮暮用这么多房间来干什么。“这地方真的很棒,看起来里面比外面可大多了。”

  “我可是深刻领教过了。”暮暮说道,“这是另一件我不得不习惯的事。其实还是有点不太习惯。斯派克认门的速度比我可快多了,有一半的时间我都得找他帮忙解决问题。不过别担心,去餐厅的路我还是记得很牢的。”

  “那,话说回来,那个小家伙又哪儿去了?”天琴问道,“在坎特拉皇城那会儿,你们俩可是怎么也分不开的。”

  暮暮似乎犹豫了一下,“啊,对了。斯派克因为皇家公务所以被召回去了,所以现在这地方就只剩下了我和你。真是遗憾啊,我相信他也会很高兴再见到你的。”

  “好吧,当他回来之后,也许我们能一块儿出去转转?”天琴提议道。

  “……是啊,也许吧。”暮暮忽然停住了,推开了一扇看起来千篇一律的门。“啊,我们到啦!”

  这餐厅看起来就和城堡的其他水晶房间差不多,只不过房间正中是一张宽大的硬木桌子,上面摆满了餐盘,高脚杯,还有银质餐具,刚好供两只小马使用。桌子上还有好些盖着盖子的托盘什么的,挂在墙壁上的魔法灯笼亮着温暖的光芒。

  天琴刚走进房间就感觉到了什么: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微弱的魔力,她踩在地上的蹄声带着一点颤音。暮暮提前在房间里下了魔法?静音咒语?或者是……监视魔法?这些想法立刻让天琴想到了她一开始决定来拜访暮暮的原因,刚刚和老朋友重逢时的兴奋害得她一时间都给忘了。我在干什么呢?不能放松警惕!

  毕竟,这是一场本来不该有的会面。

  暮暮似乎注意到了天琴的反应,扭头望着她,“怎么了?”

  “不,没啥。”天琴摇摇头,“不管你准备了什么也好,闻起来真的好香。”这是实话,房间里充满了让小马胃口大开的美味香气,天琴意识到自己的确是饿了。

  “不是吗?”暮暮点亮了她的角,把那些盖子一口气从盘子上全都抬了起来。天琴满怀敬畏地望着自己眼前名副其实的盛宴,那些扑鼻的香味儿全力发动,差点儿没香掉她的鼻子。

  主菜很显然是贝罗蘑菇,已经烤成了金黄色,浇上了黄油,配着白奶酪,菠菜,晒干的西红柿,还有西葫芦。它们已经用白葡萄酒和芥末酱精心烹饪过了,上面点缀着切碎的韭菜,旁边还摆着一个大碗,里面是蔬菜清汤,新鲜的大蒜、杜松子以及肉豆蔻的味道混在一起,上面还飘着好大的金色粗面饺子。

  接下来还有一道新鲜的沙拉,是紫色土豆、胡萝卜、酸橙、红辣椒、脆黄瓜、大葱、樱桃番茄,还有好多美妙的东西。光是看着都要让天琴的口水泛滥成灾了。这些东西都配上了香醋,撒上了黑胡椒和海盐。另外又有一道烤蔬菜的菜品:是萝卜、甜菜根、茴香、芹菜、青椒、整颗的大蒜、珍珠洋葱、西萝卜、还有更多的蘑菇。上面浇好的橄榄油在灯火下闪闪发光,还用切碎的欧芹、月桂叶和百里香精心调过味。

  至于饮品,桌子上足足放了四瓶葡萄酒,每一瓶都是单独用来配菜的:红色赤霞珠配蘑菇,白色绿斐特丽娜配沙拉,灰比诺配生菜,最后的特技薄若莱配了汤。而且这些好酒看来都是最好的年份。

  “哇哦,”天琴乐了。“呃……这是给谁准备的啊?”

  “当然是你,傻丫头。”暮暮在桌边入座,示意天琴也快点儿坐下来。“来吧,放开了吃。我相信你的胃口还跟以前一样猛,因为光靠我自己可消灭不完这些东西。”

  “靠我们俩估计也够呛,不是吗?”天琴坐下来用魔法把自己的盘子装满,丝毫也没浪费时间,在蘑菇上就是一大口。她的眼睛顿时睁大了。“哦,我的天,真是太了不起了。”

  “我想还不错啦。”暮暮咀嚼着自己的食物,一时间似乎陷入了沉思。“对我的品味而言,可能有点儿……太奢侈了。这并不是说我专门把你邀请过来,想靠这个来打动你什么的……通常,我都会找苹果杰克帮咱们简单准备点儿东西就好,她的烹饪水平可能没这么花哨,但她总会多付出点儿努力来弥补。可是今天晚上她不在镇子里,所以我只能聘请了专业的厨师。当他们发现委托者是当地公主的时候,可能是有点儿过激了。”

  “嘿,我可不是在抱怨!”天琴不得不努力控制她的进餐速度,好能说出话来。“……可我明白你的意思。糖糖做的饭也称不上奢华,可我怎么吃也吃不够。”

  “我觉得,只有真正关心你的小马给你做的食物,尝起来才是最好吃的。”暮暮的声音中透着一丝淡淡的忧伤,她很不自在地嚼着那些东西,仿佛食之无味。

  “是啊……”天琴现在可以肯定了:暮暮心里正为什么而烦恼,不过她隐瞒得很好,没有表现出来。“所以,你的朋友们全都不在镇子里?那个卫兵老兄说你觉得很……孤单?”

  “我想是吧。”现在暮暮完全没在吃饭了,只是用叉子慢慢地戳着盘子里的食物。“很奇怪,不是吗?毕竟,我以前总是孤孤单单的,一直都这样。在学校的那时候,我一直都忙着学习,从来没去留意过身边的小马们。所以,你才会以为我已经习惯这样了。我猜现在我才知道,有可靠的朋友在你身边是多重要的事。不过很幸运,我意识到我还有一个朋友留在小马镇,有时候,这会改变所有的一切。所以我才把你邀请到了这里。”她抬起头来微笑着,“这让你意外吗?”

  “稍微有点儿。”天琴承认道,“我是说……自从我们俩分开,已经过了很久了。别误会我的意思哦,不过我还以为……你已经把我给忘了。”

  “说老实话,我实际上还真忘了。”暮暮的笑容渐渐淡去。“这就是最奇怪的事了。前一阵子斯派克提醒我,说我都好久没和坎特拉皇城的老朋友联系过了,所以我决定去拜访她们。虽然说起来很尴尬,但是……我几乎连她们的名字都想不起来了,还得斯派克替我写下来才行,包括你的。还友谊公主呢,对吧?”

  “这个嘛,你一学习起来就什么都不顾了,这是你的老毛病。”天琴说道,“自从你搬来这里之后,我们觉得你就一直在忙。尤其是现在,你懂的,这些公主该操心的事情之类的。”

  “我想也是,可这不是借口。”暮暮叹着气,“无论如何,当我再次遇到她们之后,她们提到你最近正好就住在小马镇。这可真让我吃惊不已,因为我怎么回忆都想不起曾经再见过你。然后发生了很多事……不知怎么的,我就又把这些都给忘了。自从我来到这个小镇之后,似乎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把你给忘掉。可是,你应该已经知道这一切了,不是吗,天琴心弦?”暮暮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或者,我该叫你IP-002?”

  天琴巧妙地停顿了一下,没有被食物给呛到。她先把东西咽了下去,才慢慢放下了餐叉,非常平静地看了公主一眼,同时在心里飞快地思考着对策和选择。可选的余地少得可怜。

  “要是你真知道那么多,”她说道,“那你也该知道现在该到了我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些什么的部分了。”

  “没错。”暮暮说道,“不过,我觉得我们都知道跳过这一步会省很多时间。”

  天琴保持着平静的表情,不过听到“省很多时间”这句话,体会着这话中隐含的压力不由得弓起了眉头。所以,暮暮没时间浪费在揭穿伪装的游戏上,但是却似乎很谨慎地维持着这交谈在轻松的气氛中继续。

  肯定是出事了。

  既然无路可走,天琴索性就陪着她一路玩下去。“那,你已经知道了多少了?”

  “好吧,没有我想的那么多。”暮暮回答,“当然,我听说过‘偶然事件’,但消息的主要来源都是一些未经证实的小道消息,以及一些疯狂的阴谋论。几乎根本找不到关于你们这个神秘组织实际存在的确凿证据。”

  “正式地讲,我们根本不存在。”天琴说道,“这正好就是‘偶然事件’的关键所在:我们很擅长‘不存在’。说的明白些,就算是你和我面对面,你正看着我,你也根本不应该对我产生丝毫的注意。”她尽量控制住自己的语气,没有让最后一句话听起来太黯然。

  暮暮耸耸肩,“我没有,在大多数情况下吧,我都没注意过你。不过,我还是会时不时地遇到你,看到你,而且我总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觉得……我应该记得你,在哪儿见过你。但是这印象总是会被我不停地忘掉,就好像我无法留住它一样。直到我们的老朋友提到你就住在这里,我才发现有些情况绝对不对劲。而当我发现你是和我同一天搬到这里来的之后,这感觉就更加诡异了。我也许的确会忘了和坎特拉皇城的老朋友们保持联系,但是我绝不会连你是谁都给忘了。所以我开始深入研究关于‘偶然事件’的流言,于是,一切都开始水落石出了。当我意识到你是在使用某种记忆操纵魔法来隐藏自己的行踪,我就找到了办法来屏蔽它。”她咯咯地笑了起来。“不过这真的很麻烦,足足花了我一天时间。”

  这已经够厉害的了,天琴心想。这魔法可是集全艾奎斯陲亚最强魔法师们的努力创造出来的,而他们之中的大多数甚至都忘了曾经办过这回事。但是话说回来了,你不愧是赛蕾丝蒂娅值得骄傲的私家弟子。

  暮暮歪着头,不知何故又皱起了眉头,“我的确希望赛蕾丝蒂娅亲口告诉我说我有个秘密保镖,就隐藏在大庭广众的众目睽睽之下。但是我猜这些隐藏和暗箭什么的自有它的道理和规则。毕竟,如果谁也不会留意到你们,除非你们允许自己显身,我们的对头就不会把你当成他们计划中的一环。”她正视着天琴,“所以,比如说,如果赛蕾丝蒂娅公主忽然开始表现得很奇怪,而我的朋友们又正好在根本没和我打招呼的情况下碰巧‘离开了小镇’,而且有一堆我从没要求过的神秘卫兵冒出来‘护送’我,那么,邀请一位老同学共进晚餐,同时来叙叙旧,也就不那么显眼了。”

  啊哈。

  忽然精神高度戒备,天琴本能地在房间里用眼睛扫了一圈,注意到所有可能的入口位置。她真想给自己一蹄子:她怎么会没留意到这些?她明明已经把所有的迹象都看到了。“我们还剩多长时间?”

  “他们说不定已经发现了。”暮暮的声音很轻,“对不起,天琴,我真不想把你牵扯进来,可……”

  天琴只是摇摇头。“不,你做的很对。毕竟,这就是我的工作。”她的耳朵一耸,只听见远处传来了青铜马蹄铁踏在水晶地面上的回声。这城堡已经不安全了。

  “说起来呀,暮暮!”她提高音量,声音很欢快,“为啥你不带我去看看你的图书馆呢?我记得当初你可是保证借给我那本《惊奇命运博士的闪耀之石条约》的,可后来你就跑去拯救世界去了。”

  “啊……对!”暮暮站起来的速度有点太快了。“我想我还欠你好多呢。嗯,来吧,图书馆往这边走。”

  她们离开了餐厅,穿过正对面的那扇门,走进了一条长长的走廊。也许只是天琴的想象力在作怪,但城堡似乎比刚才更黑暗更阴冷了。“我们不能留在这里,”她低声对暮暮说道,“入口已经被守住了,还有别的出路吗?”

  “厨房有一扇后门。”暮暮低声回答,“要是我们走运的话,他们不会盯得太仔细。”

  “听起来行得通,”天琴说道,“慢慢走,尽量保持平静。如果我们现在就开始跑,他们就会知道演出已经结束了。”

  暮暮点了点头,她们一路慢慢地穿过走廊,默默地听着蹄子踩在水晶地板上的清脆回音回响在走廊中。暮暮叹了口气,“……我这话只跟你说,我真希望咱们是在更好的情况下重逢。”

  “我也是。”天琴瞥了公主一眼,黯然一笑。“你知道吗,这真的很艰难。每天都守望着你,注视着你,看着你成长,结交新朋友……而你,甚至都认不出我。”

  暮暮咬着嘴唇,“天琴……”

  “嘘!”天琴伸出蹄子拦住了暮暮,两只小马驻足聆听。走廊远处,她们能听到蹄声正在向她们靠近,前方的拐角处出现了黑影。“可恶。”

  “快,这里!”暮暮急忙推开了附近的一道门。毫不犹豫地,她们藏了进去,把门在身后关严。

  实际上,这里就是图书馆了。靠墙壁摆满了书架,足足几百张。尽管身陷困境,天琴依然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欣赏着暮暮的收藏品。自从她们还在学校同窗之际,她就没见过这么多的书。她不由得心生遗憾:和暮暮讨论神秘文学的精彩之处本来挺不错的,可现在没时间了。

  点亮她的角,天琴飘起一个大书架,用它堵上了门。“这应该能挡住他们,至少一会儿。”

  还没等她琢磨完,临时路障后面就传来一声重重的撞门声。“暮光公主!”另一边传来了一个严厉的声音。“请让我们进去。”

  “稍等一下!”暮暮回答道,“不好意思,门好像卡住了。先在外面等一会儿,我很快就出去。”

  撞门声没有停止,实际上,它变得更响亮,也更加暴力。其他的声音也开始变化了。蹄声变成了沉重的踩踏声,叫门声变成了深沉的咆哮声。书架开始颤抖,在后面,她们都听到水晶门板开始破裂了。

  “哦,这可不妙。”天琴转向了公主。“我希望你有个能让我们离开这里的办法。”

  “我们正下方的房间就紧靠着厨房,”暮暮解释道,“坚持一下,我这就-”

  天琴的角上一亮,随着一道璀璨的金光,下一刻她们俩就站在了另一个房间里。在她们头顶上,她们能听到书架倒下来砸在地上的声音,门板被什么巨大的东西给打破了。

  暮暮眨了眨眼睛,“……传送我们。哇哦,我们俩真得好好叙叙旧才行。”

  天琴朝她笑了笑,“回头吧,现在我们已经甩开他们了,这是我们离开的好机会。”

  “等我们出了城堡,然后呢?”

  “我们需要支援,”天琴挠着下巴。“得是我们可以信任的小马,资源丰富的小马,接受过严格训练好对付各种奇怪的怪物的小马。”她忽然笑了起来,“幸亏,我正好就认识这么一只小马。”

  哦,糖糖脸上的表情绝对是无价之宝。就算是为了她那模样都值了。

  她们匆匆穿过厨房,天角兽在前,独角兽紧随其后,只有一步之差。现在她们几乎已经到了二层入口处,食物和其他必需品会从这里被送进城堡来。在他们面前,两个巨大的影子转过了身,血红色的眼睛错愕地瞪大了。不约而同,两只小马同时点亮了她们的角。

  “天琴,”暮暮说道,“我真高兴你是我的朋友。”

  天琴心弦笑了,她绷紧了浑身的肌肉,准备发动冲锋。

  “谢谢你记起我。”

  

 

DreamsSetFree  独角兽 #1
回复 无名之马

肝败吓疯,向啸夜低头

核平pony  独角兽 #2
回复 无名之马

肝败吓疯,向啸夜低头

LRlicious  麒麟 #3
回复 无名之马

特工+特工的cp

暮光城堡,掌握时间领主核心科技

LRlicious  麒麟 #4
回复 无名之马

突然想起了那篇背景小马

utopia  幻形灵 #5
回复 无名之马

啊,看完后一脸懵的我还特地去看了看原文下面的评论,我是不是漏看了什么东西……

好吧并没有,全文就是不说发生了什么、到底怎么了、之后怎么办。连危险从何而来也未提及。

一切都是无名。

五月雨  麒麟 #6
回复 无名之马

回复#4 @LRlicious :

背景小马很好看,但翻译的话就.......哦写特妈惹法克(哔-------)

Nightscream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7
回复 无名之马

回复#5 @1516 :

总的来说就是暮暮的老同学天琴被特别训练成了专门保护暮暮的秘密保镖,而且还使用了记忆妨碍魔法让暮暮把她全忘了好彻底隐藏自己。文章开头的时候暮暮已经是身陷险境处于被挟持的状态了。大公主可能已经遭遇不测,其他五个朋友不是离开了镇子而是全都失踪了。于是暮暮不得不找到了这位保护自己的老朋友帮忙解决问题。至于后面如何……那就得看读者怎么猜测了。

卡龙  独角兽 #8
回复 无名之马

天啊天啊!这个转折哦哦哦…

之前作者真的很成功地让我相信这是一个NTR的故事,但…又总是恰在读者以为“故事就是这样”的时候提醒我们“可不是你想的那样哦~”

无论从构思上、写法上还是翻译对原作感觉的把握上……都简直不能再棒了!绝对是个5星好评的作品!

魔法师T_T  站务 #9
回复 无名之马

暮暮歪着头,不知何故又皱起了眉头,“我的确希望赛蕾丝蒂娅亲口告诉我说我有个秘密保镖,就隐藏在大庭广众的众目睽睽之下。但是我猜这些隐藏和暗箭什么的自有它的道理和规则。毕竟,如果谁也不会留意到你们,除非你们允许自己显身,我们的对头就不会把你当成他们计划中的一环。”她正视着天琴,“所以,比如说,如果赛蕾丝蒂娅公主忽然开始表现得很奇怪,而我的朋友们又正好在根本没和我打招呼的情况下碰巧‘离开了小镇’,而且有一堆我从没要求过的神秘卫兵冒出来‘护送’我,那么,邀请一位老同学共进晚餐,同时来叙叙旧,也就不那么显眼了。”

这句话想了半天才理解Orz,都是ts和天琴都是影帝,不动声色就把关键信息说出来了。

晨曦灿灿  独角兽 #10
回复 无名之马
读完全文还有点蒙,不过细节描写很到位,是不错的文章,只是开头加点文解释清楚故事发生态的背景就好了!
晨曦灿灿  独角兽 #11
回复 无名之马

读完全文还有点蒙,

Dim  陆马 #12
回复 无名之马

隐形守护者啊

 

Accurate_Balance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13
回复 无名之马

 

我还以为...是Background Ponies类型的故事呢。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Nightscream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