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朝露降而涟漪生,微风起而浪潮涌。
【短篇翻译】长日将尽
5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7 人评价
5
100% 4
0% 3
0% 2
0% 1
0%
字体调节: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发表于 20 天前 • 6人收藏 • 321人看过

The Light Goes Out  长日终尽

原文链接: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18282/the-light-goes-out

作者:AbsoluteAnonymous

译者:乘风不拖更

(既然魔法师喜欢刀子,那就来篇刀子吧!)

译者前言:本文含感伤色彩,而且排版伤眼睛,请观众老爷酌情阅读。

译者前言2:我一个一个,一个一个地把打上去了…真有我的!

3BA35AB1-518F-4989-AD76-1345F0250F5A.jpeg

————————————————————————————————————————


…暮暮,是我做的茶不好喝吗?


不是,公主,但我真的不渴…


真糟。你知道的,我喜欢自己做茶。


是啊…我知道。


真的…不要紧吗?...


嗯,我感觉好多了…但,公主,能不能请您帮我拉一下窗帘?




一阵柔和的魔法光束闪过,塞雷斯蒂亚把窗帘拉上了。屋外的阳光褪去了,房间里一下子变得有些昏暗。


沉默就是此时的世界。天角兽慢慢地品了一口茶,脸上无悲也无喜。她的学生静静地躺着,似乎并不想起身同饮。床头的另一个茶杯里升腾起几点烟雾,缓缓地向上延开去。 


公主目睹了这一幕,但什么也没有说。




…公主?


什么事,暮暮?


您为什么要做这些事?


做什么…?


每件事。您看…现在小马国一切…都很好。生活棒极了,未来也…好极了。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一阵微笑浮现。即便已活了数千年,公主还是被这点小幽默深深打动了。




可能只是你看待事物的角度改变了吧。你知道的,小马上了年纪,都会这样的。


可我不这么认为…绝不仅如此。因为哪怕是阳光,也给我不一样的感觉。


那你觉得这世界变得怎样了?


唔…到处,都很温暖…像马镇四月的春风(*1)。


但却让你感到心神不安…?


哪里…怪怪的。以前…从来不是这样的。


你眼中充斥的,是恐惧吗…?


不,不是。


大概不是吧。我看到了犹豫,但不是恐惧。




而塞雷斯蒂亚知道,自己的眼中,应是爱与对暮暮的骄傲。这是她的学生带给她的,也是她应当…看到的。


公主于是想开口,应该还有不少可聊的话题。然而这时暮暮打断了她。


我感觉…您…在很努力地…让我放轻松。


轻松?嗯…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呢?


茶,微光。还有安静。这就像父母小心地告诉她们子女那些心碎的事时--轻轻地、缓缓地,尽力安慰他们。我能理解的。斯派克小的时候,我也常这么做。每次我觉得自己的话会让他沮丧时,我都会给他一块宝石。


你真傻,真的…你知道我不会再向你隐瞒任何事了,你也知道会发生的一切。



静谧再度降临在小屋中。早秋的风似乎吹进了屋子,这片曾今充满了欢笑与阳光的地方正在逐渐暗淡。没有动听的旋律,只有远方的婆娑、叽喳和蜂舞声。塞雷斯蒂亚又小啜了一口茶,静静地听暮暮讲下去。



有时,我觉得醒着还不如昏昏睡去的好。(*2)


天哪,一只对新知识感到疲乏的暮光闪闪?你身上竟发生了…如此变化?



回应公主的,是一个勉强的笑容。岁月无情,这种曾常居独角兽心神的表情,已是愈发的少了。看得出来,这个笑容里有股淡淡的愁绪和沉思。



我猜,是因为我长大了。


没错…事实上,如果允许我评价的话,我觉得你做的已经是是最棒的了。我为有你这样的学生感到无比的骄傲。


…有时我觉得假如不去想,不去看那无穷无尽的知识,可能还会好受点。但我知道的实在是沧海一粟,这终归令马痛苦。因此我只让自己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我还要更多知识,更多…我还要学。但,我…是不是再也没有可能了?…


你当然可以,因为这种机会是不会消失的。同样…你内心的选择将决定你要如何看待事物。你可以选择让自己看起来很普通,远不及自己所要求的;或者,你也可以自豪地告诉自己:“我已经做完了所有我该做的,和我能做的”。无论如何,没有错误的选择,一切都只取决于你的内心。



小屋的书架上摆满了形形色色的书籍,这些都一度是暮暮的最爱。古旧的书页和略显弯曲的书脊散发出阵阵墨香,混合着甘甜的茶香与清新的空气,使暮暮犹如身处温暖的怀抱中。


哪怕她早已没了翻阅每一本书的兴趣与气力,哪怕再不能触摸到那些书页,…但对暮暮而言,有它们的陪伴,就已是一种安慰了。往事悄然浮上眼帘,那时的她还只是匹好学的小雌驹--学习,对那时的她而言,不仅是一种习惯,更是一种欲望。毕竟,自从她进入学院(*3)的那一刻起,就已注定她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学者:她学习,不为某种俗气的虚荣,而只是为了感受学习的快乐。




您说…接受现实也没那么困难。可我就是无法让自己松懈下来,告诉自己“你已经做到了一切。”事实上,我觉得自己还有很多需要做的。我还没有准备好,我不能就这样…。


在时间面前,什么东西能长存呢?我忠实的学生?


呐…公主... 那么,我到底是谁呢?


呵,亲爱的。连你那聪明大脑,也难免感到疲乏了吗?毫无疑问,你是一匹独角兽--你是暮光闪闪。


您真幽默。您…一向是如此吗,还是最近才如此?


我想,我应该一贯如此。毕竟,我一直都是我。(*4)


您笑了。我知道您会明白的。



她的声音里似是有些责难,但随后却轻声笑了起来。



那么,我再来回答一次…你是暮光闪闪,你正是她--一点不差;我相信这对你而言,已经足够了,我的小马驹...好吧,至少…我很满意。


但那是什么意思呢?我是…暮光闪闪?可我又做到了些什么呢?


这说来话长--但只要你开心,我就会尽力。嗯…比方说,你成为了我的学生。



但…


但是什么?


你总能找到另一个学生的,不是吗?


你觉得我会那么做吗?


…依靠别马取得的成就一无是处,不是吗?一旦“别马”变心,那么这成就就轰然坍塌、不复存在了。没错…做您的学生是个莫大的荣誉,可实在算不上一种成就。这不是我通过努力得来的,更像是…缘分?


虽然我不赞同,但既然你这么说了…好吧。再让我想想…对了,你还是魔法元素的持有者。


但那也不是我做到的,它的降临,只是一种机缘巧合而已。


那么,你是魔法议会的首席法师(*5)…这个头衔如何?


唔…我不知道。嗯…嗯…但是,这又算什么成就呢?这和成为您的学生不是一个道理吗?我只是做到了前辈们一时未能做到的,可必然会有后来者…超越我。这个头衔并不能…说明我到底做了什么。


你当然做了很多。你的成就,大大超过了我对你的预期…


可我不想把自己的成就基于他人的评价上。我不想让它们被死板地、刻版地逐条诠释,即便是被您…最后只剩下下一个空洞的头衔。




…你说得对。



对暮暮来说,要说出这番话实在是要很大的勇气--曾经,对她而言,导师的赞同就是一切。


那时,没什么能比“打开一份新卷轴、一本新魔法书,然后满怀期待地寻找新知识。”更令暮光闪闪感到开心了。恐怕…仅次于在向公主呈现新魔法--那种自己费尽千辛万苦找到的魔法--时的感受。


而现在她长大了,也明白了。她终于能大胆的说:她不愿意自己被如此冷冰冰的记载;不愿意让自己被他马“定义”--不愿意用他马的评价,来作为自己唯一的评判标准。




…我很抱歉,公主。


为什么那么说?


我辜负了您。




暮暮从未停止过学习,也从未停下分享的脚步。她永远不满足于现状,想成为更好的自己。她知道…塞雷斯蒂亚公主其实只想告诉她:她永远是自己最棒的学生。然而,对暮暮而言,这还不够,远远不够。


至少,仅是她对过去的自己的那种赞同…不够。


正是那坚定到几乎顽固不化的信念,驱使着暮暮不断的前进。她的每一个步伐、每一个行为都印下了强烈的追求完美的印记,因为她坚信,塞雷斯蒂亚对她的要求和期待是如此之高--以至于她,暮光闪闪,绝不能出错。她绝不能…跌倒。她也绝不能…就此放弃。


在她觉得自己已做到足够好了之前;在她成为她老师的骄傲之前,她绝不会随波逐流。


一日为学徒,终生为学徒。无论她怎么为自己开脱,她的身上,都已经背负了太多。




不,暮暮…你从来没有辜负过我。只要你尝试了,你总能让我有所惊喜。


但…我还有那么多东西没来得及学习!还有那么多事为我所不知!我是说…我甚至…连友谊都没搞清楚--我没有写满所有给您的友谊周记!即便我不再想为马所肆意评判…可这至少是…我发自内心想要领悟的东西。


暮暮,我们都明白,想要彻底弄清友谊是永远不可能的。


可…您还是让我去理解它。


是啊,你做到了。


但…还有很多、很多…我没有理解的。


确实如此。但你已经学到了其中的大半部分了--从你的经历来看,确实如此。友谊,从来不是一种静止不动的东西。它会发展,会变化,会升华--就如你一般。




就像…我经历的第一次冬季大扫除…那时我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或者说,能干什么。要不是我偶然找到了合适的职位,我可能会永远、永远失去发现这种能力的机会。


“没错,暮暮。” 掌控了太阳的公主酝酿道,“听着,对我和整个小马国,你都从来没有什么必须承担的义务。你的成就已经…远远超越了我的预期,我也绝不会命令你再去做更多。”


但…你理解了,你为自己找到了这种义务。现在,我只希望你能愿意学下去。不是为了成为满口友谊的大师,而是为了找到许多真正的好朋友,去发现那种爱与被爱时的快乐。



可那不仅仅如此,那只是友谊的…一部分。好比……我…我基本没来得及和每匹小马说再见。


有这么多需要告别的朋友,不也是一种幸福的烦恼吗?


可我还没说再见呢!这和幸不幸福无关,我没有做到极致,我什么都没做到--到最后,我竟不能告诉每匹小马,他们对我而言…有多重要!我连这都来不及了!…


呐…我还记得以前的暮暮,她觉得自己“没时间学习友谊”。可最终,她变成了你。这些年来,你一定找到了许多最亲密的伙伴,甚至对这种友谊有些束蹄无策了吧。她们活在你的心里,你也将活在她们的心中。(*6)这很奇妙,不是吗?一匹小马,一下子,有了这么多亲马般的朋友。




…我会想她们的。



身为掌管太阳的公主,我想告诉你…






…你终会和他们重逢的。





可…您…怎么知道?


亲爱的暮暮,请相信我吧。我当然知道。我所知道的,比你所能想象到的多得多。


那您能告诉我,那时…会发生什么吗?



…很抱歉,我不能。




…我本来也没指望过您能告诉我,对吧?


不。并非我不想告诉你,或是有什么力量阻止了我。只是那种感受太复杂了、也太深奥了,我…无以言表。但你一定要牢记:没什么好怕的。


即便你将随波逐流…也是如此。




…她们也在那里吗?


当然。你会和他们重逢的。


我希望,不管怎样…能让她们知道就好了。我好爱她们。可我…以前从来没有意识到,从来不知道还有这种…感受。但我真的很爱他们,很爱、很爱…


所以她们才会也爱着你。




…您觉得,到时候她们会知道吗?...


他们曾知道,依然知道,也终将知道。


您又如何确定?


因为我知道,就这么简单。就像她们也会知道一样。




…云宝、萍琪、杰克、瑞瑞、小蝶、斯派克…父母…哥哥…所有这些小马,我都深爱着他们。


他们感受的到。相信我。





…我当然相信您,公主。


…谢谢。




时间会冲淡一切吗?与太阳为伴,看着微不足道的生命一次又一次流过,向他们的背影挥蹄…时间能冲淡这一切吗?




…当然不能。



的确,一开始不能。但在过了这么久、见过如此多之后,公主也终于能在滚滚红尘中喘口气了--她终究还是看透了。


没错。她是东方的微光,她象征的是新生、是成长、也是蜕变。这种告别,毫无疑问是与她天性相悖的,也不可避免的会使她久久沉寂。然而她又是西方的夕阳,她了解生命,也知道一切该来的、必然会来。


黄昏虽然终将来临,但这太阳的落下,并非意味着永恒的黑夜。有朝一日,它会再度升起。而新的朝霞也会再度洒满大地。到那时,这光芒会更亮,更温暖。就如生命:生生不息,去而复归。




这样足够了吗,我亲爱的学生?




--在完成使命之前,你不能停下。


至少,暮暮对此十分认同。


然而,她也明白,想精准、利索、清楚的把所有事做到完美,要有许多前提条件。即便她一再声称自己不想依靠别马,她最亲密的朋友知道她需要--她的确需要一种信念:来告诉她,你所做的一切,都没有违背任何规矩、打破任何常理。


然后她才能放下重担。




我?我不知道…我不明白。


那么…至少,试试看…去理解:不管你做了什么,也不管你是谁,你都是被爱着的。

呃…?


暮暮,你心中有爱。你也被他马所爱,每一匹马皆然。她们爱你,你也爱他们…这不就足够了?你不就能理解了--每一匹马都爱着你,也都珍惜着和你相逢的每一天,难道不是吗?你可能确实确实不能精通所有友谊知识了,可你已经是个合格的朋友了。因为你交到了许多朋友,许多与你类似的,合格的朋友。这就够了。




这是个正向的反馈,暮暮。你爱她们,因此她们爱你;知道这点后,你就会爱上有缺陷但合格的自己。而因此,她们的爱增强了你的爱,反之亦然。这种羁绊,是不会消亡的。在过去,你不爱自己--认为自己一无是处,总有可以改进的地方;然而现在,一切都改变了,不是吗?



我…



你被深爱着,因此你活在了她们的心中;你施予了,因此收获了你应得的--这就是绝大部分小马所能留下的了。物质的财富正如海边沙堡,转瞬即逝;一切成就出于他马之口,也终将消亡;即使是韶华美貌也会被时光磨去…而最后留下的--“你的东西”--就是你所做的一切,以及你对他马的,真心的爱。




你刚才问我,你是谁,你又做了什么--你是暮光闪闪,而你的心中有爱。它来自你的朋友,来自你的家马,来自我。这还不够吗?这就是你存在的意义。你点起一扇灯,于是照亮了许多世界。你觉得…这还不够吗?



我…哈哈…足够了。这正是我想知道的,我猜。





你被爱着,你被挂念着。





我...




一匹雌驹安静地躺在塞雷斯蒂亚身前;身下的床正如别的所有医院病床一般。干净、整洁而又孤独。


房间已经尽可能的向亮色调布置了(*6),但即便如此,她依然明白这是何处。


这匹雌驹几乎超越了时间。年复一年,她看着一匹又一匹小马成长、离去。正如树叶落了又长,长了又落。她有许多朋友与伙伴,也曾亲眼目送她们离去。


可是,在度过了如此漫长而充实的一生后,终于,她也要离开了--静静的,悄无声息的离开:直到这一刻,她终于找到了…真正的自己。


暮光闪闪抱了抱公主,依偎在她的身边,等待着毕业前的最后一次考评。 


一日为学徒,终生为学徒。




我爱您,公主。您对我而言--就像一位母亲一般。


我也爱你,对我而言…你就像女儿。世上再不会有第二个这样的暮光闪闪了。


我不怕了。


我从来没觉得你会。


嗯…公主?能帮我再拉开窗帘吗?就一次?…


当然可以。




窗帘缓缓升起。屋外正是一轮落日,散发出最后的光辉。



真美啊,公主。






一对师徒,一对母女,一对挚友。




多谢啦…




上了年纪的雌驹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缓缓看向她的导师、她的母亲、她的朋友。





谢谢您…



如同那轮永明的旭日,她过转身去,笑着望向她的学生,她的女儿,她的朋友。



我最忠实的学徒,什么事?



夕阳正在缓缓落下…





谢谢您为我做的一切…


她就像要睡着了一般。







公主,您真美…

静谧最后一次笼罩了房间。


你也是,暮光闪闪,我的学徒。



那双紫水晶般明亮的眼睛黯淡了下去,一个笑容定格在她脸上。


暮暮…?


屋外的夕阳落了。(*7)



…哦,暮暮。


夜幕和宁静最终一同降临。





太阳绝不会为一盏灯的熄灭落泪。




但她不是太阳,她是塞雷斯蒂亚公主。在那一刹那,在她内心深处,一种无以言说的悲伤喷涌出来。


随后,她感到一阵释然…彻底释然。



太阳绝不会就此落下的。


假以时日,暮暮的那种精神终会再度传遍小马国,带来更新、更光明的未来。


所以她不会哀悼。


无论别马是否理解,她和她那被爱的学徒--在这一刻殊途同归了。她们之间已构建起了一种凡马理解不能的、超越一切的羁绊。


因为暮暮曾升起一盏灯,而那盏灯照亮了塞雷斯蒂亚的心房,也将如她一般恒古长存。



姐姐?


晚上好,露娜。


她…




…嗯。





哦,蒂亚。


没事,露露,我一切都好。




今天的夕阳落下了。但它会留在她的记忆中,永不褪色。




姐姐!


我能挺过去的…


不,姐姐,快看!天上!



…这…



天空中,一道深邃却又明亮的紫罗兰印记延展开去:六芒星的芒角略有些调皮,在星空中一闪一闪,照亮了无边的黑暗。




是…是暮暮...





那…我等会再升起月亮。



…谢谢你,妹妹。


——————————————————————————————————————————

注释:*尽量保证了原文的排版,如有建议请尽管提出。


(*1):曲译,是个古老的梗。

(*2):曲译,致敬鲁迅。

(*3):指位于中心城的天角兽(划掉)才独角兽魔法学院

(*4):双关,语出某宗教典籍。

(*5):原文archmage,安东尼达斯不服。

(*6):曲译,很美,不是吗?

(*7):曲译,原文是暮暮的眼睛合上了。(And the light in Twilight Sparkle's eyes went out.)为了强行点题(划掉)。当然,很美,不是吗?

回复 【短篇翻译】长日将尽

的确,很美。

回复 【短篇翻译】长日将尽

很美。从开头,到结尾,很美。

看到标题及头图,我一度认为这是一篇ts看着大pp逝去的文章……好吧,尽管错得有些离谱。

中间TS的迷茫表现得淋漓尽致,这些问题也是许多读者想问的问题……

这样的排版很好,原作者和乘风都辛苦了,以前我不是很喜欢贴吧这种一段空两、三行的行为,但这篇还真是个例外……具体的感觉无法述说。

一日为学徒,终生为学徒

最后微微吐槽一下,ts既然还是个独角兽,怎么活得能比Spike久呢(X

回复 【短篇翻译】长日将尽

回复#2 @1516 :

其实全文仅有两处提到了斯派克,但只表达了“我很爱斯派克”的意思,没明说斯派克已经走了。

至于具体怎么样......恐怕只有作者知道了罢。

回复 【短篇翻译】长日将尽

Is there something wrong, Twilight Sparkle?

…暮暮,是我做的茶不好喝吗?

评:没有“我做的茶”的意思,该意思在第三句。

改:暮光闪闪?不好喝吗?

 

No, Princess. I'm just not very thirsty.

不是,公主,但我真的不渴

评:注意just,very

改:不,公主。只是,我不太渴

 

That's too bad. I made this tea myself, you know.

真糟。你知道的,我喜欢自己做茶。

评:原文没有“喜欢”的意思。

改:太可惜了。你知道,这茶是我亲自泡的。

 

Yes, I know.

是啊…我知道。

 

... are you sure that nothing's wrong?

真的…不要紧吗?...

 

Yes. I'm sure. But... can you close the curtains, please?

嗯,我感觉好多了…但,公主,能不能请您帮我拉一下窗帘?

评:原文没有“感觉好多了”的意思

改:嗯,真的没事。

 

With a gentle flutter of magic, Celestia drew the curtains shut, sealing out the sunlight and dimming the room.

一阵柔和的魔法光束闪过,塞雷斯蒂亚把窗帘拉上了。屋外的阳光褪去了,房间里一下子变得有些昏暗。

评:“屋外的阳光褪去了”,容易引起“屋外天黑了”的歧义。

改:......塞蕾丝蒂娅合上了窗帘,将阳光挡在屋外。房子里顿时昏暗起来。

 

Silence fell over the two of them. The alicorn sipped her tea, wearing the same beatific expression as always. Her student remained still, making no effort to take up her cup. Curls of steam rose from her undisturbed drink.

沉默就是此时的世界。天角兽慢慢地品了一口茶,脸上无悲也无喜。她的学生静静地躺着,似乎并不想起身同饮。床头的另一个茶杯里升腾起几点烟雾,缓缓地向上延开去。

评:fell over the two of them”没翻出来;“beatific”译错;“Curls of steam”是蒸汽盘旋上升的样子,未译出来;“undisturbed drink”未译出来。本段总体理解有误。

改:沉默降临在她们之间。天角兽抿着茶,一如既往地露出享受的神情.............旋转的蒸汽从杯中那一口未动的液体中升腾着。

 

The princess eyed it, but said nothing.

公主目睹了这一幕,但什么也没有说。

 

... Princess?

…公主?

 

What is it, Twilight?

什么事,暮暮?

 

Why have you done all this?

您为什么要做这些事?

 

Done all what?

做什么?

 

Everything. Everything right now is... wonderful.. It was never like this before.

每件事。您看…现在小马国一切…都很好。生活棒极了,未来也…好极了。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评:引申的有些大,有待商榷。

 

A smile, touched slightly by the gentle sense of humor brought upon by centuries of experience.

一阵微笑浮现。即便已活了数千年,公主还是被这点小幽默深深打动了。

评:整体句意理解错误。

改:......笑容中带着些许戏谑,些许狡黠,仿佛经历过千百年时光的沉淀

注:这句话很难逐字逐句的翻译。Gentle表达的是一种“十分得体但又略微”的程度,humor也不能算完全的幽默,而是带了点戏谑,狡猾和俏皮的感觉。总的来说,应该是一种“有点绅士气息的俏皮笑容”。

本句可以有多重译法,但不管怎么解读,与即便已活了数千年,公主还是被这点小幽默深深打动了”都不沾边。

 

Perhaps your perception of things has changed. That can happen with age, you know.

可能只是你看待事物的角度改变了吧。你知道的,小马上了年纪,都会这样的。

 

Not this much, I'd think. Even the sunlight feels different.

可我不这么认为…绝不仅如此。因为哪怕是阳光,也给我不一样的感觉。

 

Different how?

那你觉得这世界变得怎样了?

评:这里,以及上文EverythingEverything right now is.....”到底是否能引申到“世界”,有待商榷。

最好问一下T总。

 

Everything feels... so warm and gentle.

…到处,都很温暖…像马镇四月的春风*1)。

评:虽在附注标明是曲意,但这都已经曲飞了。

 

And that disturbs you?

但却让你感到心神不安?

 

It's unnatural. Nothing was ever like this before.

哪里…怪怪的。以前…从来不是这样的。

 

Was there fear in those eyes?

你眼中充斥的,是恐惧吗?

 

No, not fear.

不,不是。

 

Uncertainty, maybe. Hesitance. But not fear.

大概不是吧。我看到了犹豫,但不是恐惧。

 

And Celestia was certain that her own eyes reflected nothing but love and pride, for that was what her student brought out in her, and that was what Twilight Sparkle deserved to see in them.

而塞雷斯蒂亚知道,自己的眼中,应是爱与对暮暮的骄傲。这是她的学生带给她的,也是她应当…看到的。

 

The princess might have spoken at that moment, to say something of this, but Twilight interrupted her.

公主于是想开口,应该还有不少可聊的话题。然而这时暮暮打断了她。

评:注意点出of this”。“还有不少可聊的话题”表述有误。

 

It feels like you're trying to make it easy for me.

我感觉…您…在很努力地…让我放轻松。

 

Easy for you? What do you mean?

轻松?嗯…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呢?

 

The tea, the light. The peace. It's like the way parents break bad news to their foals - as gently and easily as they can. I should know. I did the same thing with Spike. When he was little, whenever I had to tell him something upsetting, I made sure to have a gem on me.

茶,微光。还有安静。这就像父母小心地告诉她们子女那些心碎的事时--轻轻地、缓缓地,尽力安慰他们。我能理解的。斯派克小的时候,我也常这么做。每次我觉得自己的话会让他沮丧时,我都会给他一块宝石。

评:原文没有“小心”的含义;原文没有“安慰”的含义;have a gem on me并没点明把宝石给出去。

改:这茶,这阳光,还有宁静的氛围。就像父母对幼驹讲起坏消息时的模样——尽可能的轻柔、不着痕迹。我早该想到了。当斯派克还小的时候,我也是这么对他的。每当我必须告诉他一些坏消息,都会事先备一块宝石。

 

That's silly. You know perfectly well that I keep nothing from you anymore. There's nothing going on that you don't already know about.

你真傻,真的…你知道我不会再向你隐瞒任何事了,你也知道会发生的一切

评:原文没有“真的”的含义......而且这么译贼容易出戏祥林嫂,氛围全没了!后一句直译意思应该无误,但表达有待商榷。

改:小笨蛋,你知道我不会瞒你的。没什么你不知道的了。

 

A quiet room, once flooded with light and made entirely of soft, melted, butter-gold sunshine, was now dim with the coming evening and filled with the scent of early autumn. No music, but the sounds in the distance - the rustling of leaves and wind, the droning of bees, the tweeting of birds. Celestia took another sip of her fragrant tea as her beloved pupil continued.

静谧再度降临在小屋中。早秋的风似乎吹进了屋子,这片曾今充满了欢笑与阳光的地方正在逐渐暗淡。没有动听的旋律,只有远方的婆娑、叽喳和蜂舞声。塞雷斯蒂亚又小啜了一口茶,静静地听暮暮讲下去。

评:第一句,基本上的意思都没译出来。最后一句,fragrant”与“beloved”漏译。

改:房间安静下来。夜幕逐渐临近,也让这曾浸没在光明中、由融化的金色微阳铸造的地方开始变地黯淡。空气中充满了早秋的气息。虽然没有音乐,但树叶与风交织的沙沙声、蜜蜂飞舞的嗡鸣,还有小鸟的啼叫一一从远方传来。塞蕾丝蒂娅又抿了一口散发着芳香的茶水,继续聆听着她挚爱学生的倾诉。

 

Sometimes I think that knowing is worse than being left in the dark.

有时,我觉得醒着还不如昏昏睡去的好。(*2)

评:过度引申。是否能曲译成这样,有待商榷。建议询问T总。

 

Well! A Twilight Sparkle who's afraid of a little knowledge? What in Equestria happened to you?

天哪,一只对新知识感到疲乏的暮光闪闪?你身上竟发生了…如此变化?

评:afraid错译。

改:天啊!暮光闪闪竟然对获取真知感到恐惧?你到底怎么了?

 

wry smile; one that had once been habitual to the unicorn, but had become one of her less frequent expressions as the years had passed. Now, it seemed almost wan. Wistful.

回应公主的,是一个勉强的笑容。岁月无情,这种曾常居独角兽心神的表情,已是愈发的少了。看得出来,这个笑容里有股淡淡的愁绪和沉思。

评:wry,歪曲的,讽刺的;本段基本都在描述这个“wry smile”,后一句形容“once been habitual to the unicorn”,所以明显不能理解成“勉强的笑容”。“as the years had passed”没译出来。最后的wanwistful都译错了意思,愁绪和沉思这两个释义,不符合原文语境。

 

I grew up, I suppose.

我猜,是因为我长大了。

 

You did indeed. And you did so marvelously, if I may say so. I couldn't be prouder of you.

没错…事实上,如果允许我评价的话,我觉得你做的已经是是最棒的了。我为有你这样的学生感到无比的骄傲。

评:marvelously与最棒的 意思有出入。

改:你确实长大了。而且要我说,你还变得是如此不凡。

 

... sometimes I think it would've been easier if I'd never known just how little I knew. The way things are now, all I can think is, it's not enough, it's not enough, I'm not done yet. But it's not like I have a choice, do I?

有时我觉得假如不去想,不去看那无穷无尽的知识,可能还会好受点。但我知道的实在是沧海一粟,这终归令马痛苦。因此我只让自己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我还要更多知识,更多…我还要学。但,我…是不是再也没有可能了?…

评:整段完全错译并过度引申。

改:有时候我也在想,如果我从不知道自己有多无知,也许会好受点。可现在,我能想到的只是‘不够,还不够!我还没有学完!’,但我其实没得选,对吧?

 

Of course you do. There's always a choice. You choose how you react. You can choose to see yourself as not having done as much as you wanted to, or you can choose to see yourself as having done everything you could and everything you needed to. Either interpretation would be correct, and it's up to you to decide.

你当然可以,因为这种机会是不会消失的。同样你内心的选择将决定你要如何看待事物。你可以选择让自己看起来很普通远不及自己所要求的;或者,你也可以自豪地告诉自己:“我已经做完了所有我该做的,和我能做的”。无论如何,没有错误的选择,一切都只取决于你的内心。

评:上一段结尾的错误理解,导致本段开头的错译的后面的过度引申。

改:不,你当然有。选择总是很多,你得决定怎么看待它们。你可以选择发现自己并没有完成所有的梦想,也可以选择发现自己已经做到了所有能做的和该做的。任何一种选择都没有错,但这都由你来定夺。

 

Rows of her beloved books lined the shelves of the quiet, bright room. The musty smell of old pages and worn leather spines mingled with the fragrance of fresh tea and clean air, filling the room with a comforting scent well known and well liked by Twilight Sparkle.

小屋的书架上摆满了形形色色的书籍,这些都一度是暮暮的最爱。古旧的书页和略显弯曲的书脊散发出阵阵墨香,混合着甘甜的茶香与清新的空气,使暮暮犹如身处温暖的怀抱中

评:quiet,bright room漏译;musty smell错译;fragrance错译;fresh tea中的fresh漏译;最后一句错译或过度引申。

改:她最喜爱的书籍一行行排列在宁静、明亮的房间里。旧书页和皮封书籍散发出的霉烂气息,混合着清茶的芳香和澄澈的空气,一齐弥漫在屋中。这种舒适的味道,暮光闪闪是那么的熟悉,又是那么的喜爱。

 

Even if she could no longer read them, possessing neither the strength nor the inclination at the moment, their mere presence was, in itself, a comfort. A reminder of days long past, when she had been the eager schoolfilly; studying not only through habit, but through desire. After all, once she'd been accepted into magic school, the unicorn had been a true scholar through and through, studying for the joy of learning rather than for any worldliness of hers.

哪怕她早已没了翻阅每一本书的兴趣与气力,哪怕再不能触摸到那些书页,…但对暮暮而言,有它们的陪伴,就已是一种安慰了。往事悄然浮上眼帘,那时的她还只是匹好学的小雌驹--学习,对那时的她而言,不仅是一种习惯,更是一种欲望。毕竟,自从她进入学院(*3)的那一刻起,就已注定她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学者:她学习,不为某种俗气的虚荣,而只是为了感受学习的快乐。

评:原文没有“触摸”的意思。

改:即使在此刻,她再也没有精力和兴趣去阅读它们,但这些书籍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安慰。

 

目前只审了四分之一,发现较多理解有误和过度引申的地方。原文是非常好的文章,但讲真的,这篇的意境特别美,所以非常难驾驭。

回复 【短篇翻译】长日将尽

回复#4 @NosT :

审的好细啊……

回复 【短篇翻译】长日将尽

通过纯对话就能将文章继续下去,并且人物对话富有感情,能够动之以情

一句话与另一句话之间的空格体现着断断续续的对话与静默,读起来有现场感

文章直至最后才点明是暮光将逝之时,使对话变得合理,同时也可以顺利过渡到结尾

结尾重回对话,余韵悠长,全文渐渐萦绕的淡淡的感伤难以散去

(怎么像回答高考阅读理解一般)

回复 【短篇翻译】长日将尽

回复#4 @NosT :

啊……好细啊……诺总厉害……

一般我遇到引申困难,原文模棱两可的时候我可能会考虑直接给作者发个mail……

回复 【短篇翻译】长日将尽

多谢,我立刻去改

回复 【短篇翻译】长日将尽

回复#8 @视听 :

我应该向你学习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