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长篇翻译】天角兽奇谈

第二十六章

关于本章

assessment本章共 6,509 字

publish于 2019-01-26 发表

pageview共 551 人看过

chat共 2 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7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暮暮,你现在还不能放弃。”

赛蕾丝蒂娅的声音平和且充满耐心,就像一位家长正在为自己顽固任性的孩子解释一个深奥的道理。自从她们五个——赛蕾丝蒂娅、露娜、暮暮,以及死缠着她们不放的聂克丝和斯派克——回到王座室后她们就一直这么僵持着。

而暮暮丝毫没有动摇。“你还是没能理解我说的话。”

露娜摇摇头。“暮暮,我们已经解释过了,你进化为天角兽便标志着你就是一位公主,这是小马国约定俗成的规定。你就是公认的小马国的公主。”她顿了一下,“虽然没有先例,但王子应该也是可以的。”她的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这点确实令我有些不满。”她小声咕哝着。

“称呼我为公主或是什么都随他们的便,但那并不意味我必须成为一个领导者。即便我只是个坐在王座上无所事事且粗鲁地对待每一位请愿者的愚王。因此,我决定退位。”

赛蕾丝蒂娅叹了口气。“暮暮,你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会不断训练你?还让你成为我的私家弟子?你难道完全没有意识到我不厌其烦地教授你各种知识就是为了这个吗?我希望你成为一名公主,成为小马国的统治者和引领者。仔细想想,这不是都明摆着的吗?”

暮暮看向赛蕾丝蒂娅,表情平淡温和。“但你是否征询过我的意见?这样的生活难道就是我想要的吗?”

顿时,屋内陷入了沉默。暮暮再次诘问道:“嗯?有过吗?哪怕一次?你问过我是否想成为一位公主亦或是天角兽?”

沉默便是回答。“没有,一次也没,”暮暮替她说出了这句话,“你只是把它强加到了我身上。我从未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也从未想成为这样。成为公主?权压四方?远离亲友?我永远不会憧憬那样的生活,脑子正常的小马都是如此。”

“所以你不希望成为天角兽?”

“我难道看上去很蠢吗?”暮暮哼了一声,“魔力的暴增、无尽的生命还有一对翅膀。除非是傻瓜才会想舍弃这些。”她与赛蕾丝蒂娅对视着。“我真正反感的......是被排除在计划之外,事先没有得到任何提示。我明白,有许多变数是无法预测的。”她翻了翻白眼, “我也明白,成为天角兽只是个随机事件,而有无数合适的候选者根本没有这个机会。”她有些失落地低下头,“但那还是改变不了你们在做这个决定时完全将我排挤在外。”

“那你为什么还要成为我的学生,一直追随我呢?”赛蕾丝蒂娅问道。

“因为我想从师于你,我想要学习!不断学习!我想要在全小马国最强大的小马的教导下学会各种魔法。我这么做是因为我对知识与魔法的热爱!而不是想成为一位公主!”

“这难道不正是你所期望的那样吗?”

“我早已拥有了我想要的一切!”暮暮咆哮着,狠狠地跺了下蹄子,“我是一名学者,我和我的女儿和儿子生活在一个到处都是书的家中,住在一个对我十分热情的小镇,小镇中有我亲密的朋友们以及我的挚爱。仅管这些可能不如在中心城当一位公主有诱惑力,但我可以作为一名图书管理员在小马镇幸福地度过一生!”

“看看自己吧,暮暮,”赛蕾丝蒂娅说道,“你现在可是一位天角兽,你难道不会对此感到高兴吗?”

“哼,是啊,我当然很高兴,每个小姑娘都有一个公主梦是吧?”暮暮皱着眉头,嗤之以鼻,“那不过是小马们口口相传的片面理解,你们就不体谅一下那个孩子的感受吗?”

一旁的小雌驹哼嗤了一声。“我就从来没有想过当一名公主,”聂克丝稍显怯懦地说道,“但是我也不得不接受......”她打了个哆嗦。“不过我知道有一只小雌驹一直想成为公主......”

珠玉冠冠。”暮暮和聂克丝同时说道。仅管屋内的气氛还是有点紧张,公主们还是笑了出来。

“成为天角兽可不是想想就能成功的。”赛蕾丝蒂娅笑着说道。

“自以为当上公主就可以受其他小马爱戴,可以地位显赫、主宰一切的想法煞是可悲。”露娜略显哀伤地说道。

“真讽刺,那些最不适合成为公主的小马反而最想当公主。”赛蕾丝蒂娅摇摇头,“暮暮,你已经没办法回头了。自从我第一眼见到你,察觉到你的天赋,看到你魔法元素的可爱标记后我就知道:这,就是你的命运,所有小马都知道这一点。”

暮暮抬起头。她笑了起来,在她眼中似乎有一束火花在燃烧。“你错了,公主,”她说道,“你完完全全错了,知道为什么吗?”

“直到我不小心释放了星璇的最后一个法术后,我的朋友们也都这么认为:可爱标记会指引他们自己命运的方向。但那便会引发一系列疑问。”

只要是对可爱标记有过些许了解的小马都应该明白这种说法是错的。”

“当苹果杰克意识到甜苹果园才是她的归宿时她的可爱标记出现了;当小蝶下定决心与动物们待在一起时她便获得了她的可爱标记;云宝得到她的可爱标记,不是因为她飞出了彩虹音爆,而是她立志成为小马国有史以来飞得最快的飞行员;瑞瑞的特殊天赋是寻找宝石,但当她看到自己做出的精美服饰后她的可爱标记才得以出现,并决定了她未来从事一生的服装行业。萍琪的可爱标记则是当她发现自己真正渴望的是用派对来逗乐其它小马后才获得的。”

“你的可爱标记不会告诉你应该做什么,因为正是你的所作所为决定了你的可爱标记。”

暮暮闭上眼,仿佛在将自己的思绪整合到一起。“公主,我花了五年......整整五年的时间,远离我的朋友、我的家人、还有我的孩子,在皇家图书馆致力于同步仪的研究与制作。我一生中都未曾经受过那种孤独感。每隔几个月,我都能出来与墨斑说上几句话,或者是去看看孩子们,但是那远远不够。”

她笑了。“你知道吗,有一天聂克丝经过了图书馆的窗户,当然对她来说只是在那里逗留了几分钟,但对我来说,她就一直在窗外,用几乎保持静止的状态停留了将近一整天。那一天我几乎没碰任何的工作,一整天都聚精会神地看着窗户,只为了能在她离开视野前多看一眼。但是她还是走了。”暮暮睁开双眼,眼神涣散。

“我用了五年才将我的工作彻底完成。但是我为了所谓公主的职责,将聂克丝置之不理,即使是与已经定下婚约的未婚夫,相处的时间也只是零零碎碎的几小时,这些便是这个头衔带给我的一切。为此,我错过了斯派克的第一次训练,我甚至无法在他摔倒后安慰他,还有我的孩子们——我的孩子们——为了挽回我们的名誉以身犯险,而我却在忙着工作......”

暮暮擦拭了下润湿的眼角。“聂克丝她不会一直都是个孩子。总有一天,她会长大,斯派克也是,墨斑......”她的声音哽咽了,“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将会如此短暂,我绝不会将我们的幸福时光,哪怕是一分钟,浪费在一个愚蠢的头衔上!我的生活由我自己选择,无论是在辉煌的宫殿还是破旧的图书馆,我选择与他们生活在一起。”

“所以我……选择退位。”她摘下了她的皇冠——魔法元素——将它搁置在王座前的台阶上。

赛蕾丝蒂娅看着她,神情难以捉摸。“那么该由谁来接管你的领地呢?”

暮暮忍不住翻了翻白眼。“那在我长出翅膀前是谁在做这些工作呢?!还有你说的那些权力平衡的问题,你又为何信不过上议院呢?所以就这样吧——你去挑些普通小马来,越多越好,让他们来接任你塞给我的那一堆权力义务。或者干脆让他们自己来挑,这样就没什么可以抱怨的了。何况我们老早就废除了等级君主制度,在没有被大多数小马肯定的情况下就冒然成为他们的君王是错误的行为。”

暮暮下定了决心,仰起头。“所以......我放弃了。如果您要收回魔法元素或是天角兽的能力那就请便吧,殿下。因为那样我就能够安心地与我的女儿聂克丝和我的儿子斯派克一起回家了。”

赛蕾丝蒂娅惊叹着吹了个口哨,坐了下来。“暮暮,”她微笑着说道,“我向你保证,我绝对不会‘取走’你的魔法元素或是天角之力。想要夺走它们比消去你的可爱标记还难(1)。你是一个承载者,而那些正是你应得的,你天生就有成为天角兽的潜力。”

“不过有些事比那更重要,亲爱的暮暮。”赛蕾丝蒂娅说着,从王座上站起身,缓缓走下台阶 ,与愣在原地的暮暮拥在一起。“汝于心中寻得勇气。”赛蕾丝蒂娅忽然说起了古马语,“足以直面余说出‘’,这意味着汝确实成长了。”

她后退了一步。“不过事实上,你根本无法舍弃这些。”暮暮皱起眉,刚想张嘴说些什么但被赛蕾丝蒂娅制止了。“这并不归我管,暮暮。所有的领地或是公主王子的头衔都是赋予每一位天角兽的,无法撤回。但其余的事你有自己选择的权力。”

她的角发出白色的光芒,随后一张空白的卷轴出现在她们的面前。当她说话的同时文字也浮现在卷轴上。“我向全小马国颁布这项新的法令。”赛蕾丝蒂娅说道,“暮光闪闪公主——以及小马国其他拥有天角兽血统的小马。”她补充道,并向一旁的聂克丝点了点头。“她们将保留皇室的身份地位,但所有的皇室的权力、义务、以及职责都将转移......除了极少数的特权以及外交礼仪义务外,包括,嗯......”她俯身小声问暮暮,“你那张关于皇室礼仪的清单还带着身上吗?”

暮暮略显尴尬地笑了笑。“没了它我可哪儿都去不了。”她从翅膀下取出清单,赛蕾丝蒂娅接过它草草地抄了几行。

 “但是其他权力呢?”聂克丝问道,“就是原本贵族议员......”

露娜和赛蕾丝蒂娅相视一笑。“暮暮刚才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挺有意思的想法,”露娜说道,“不妨将一部分贵族的议员替换成平民议员......”

“没错,确实是个不错的想法。”赛蕾丝蒂娅抿着嘴唇,显然是在憋着笑,“而暮暮此时正好还有立法权,不是吗?”

当暮暮明白了她们的意思后顿时睁大了眼睛。“我还能修订法案,对啊!”找到纸张后,暮暮迅速地拟草了一份法案,随后由露娜审核整改了一遍,接着是赛蕾丝蒂娅。(暮暮对于立法这块真的很糟糕)。

“我想我们具有对这项文件的最终决定权,”赛蕾丝蒂娅说道,“那么认为可以对这项提案予以通过的请举蹄。”四只蹄子举了起来。“那么有谁不同意的呢?”蹄子都放了下去。“好,那么我们就将它暂时密封起来吧。”说着赛蕾丝蒂娅取来了一盒印泥,将自己的蹄子摁在了印台上,随后盖在了文件袋的底部。“暮暮,轮到你了。”她将文件递给了暮暮。后者咬着嘴唇,将自己染了墨的蹄子郑重地按在了文件袋上,完成了自己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重要文件的正式密封工作。

“现在轮到你了,聂克丝。”

“我?”

“这份文件必须全小马国所有公主都盖过章后才算有效。”赛蕾丝蒂娅说道,“那当然也包括你咯。”

聂克丝惊讶地眨眨眼,从座位上蹦了下来,在印台上给自己的蹄子染了墨后盖在了文件袋上。

 

*              *              *

 

这天晚上,赛蕾丝蒂娅和露娜正在赛蕾丝蒂娅的寝宫内教授斯派克和聂克丝一些有关凤凰的知识。此时,门突然打开了,暮光公主走了进来,半是愤怒半是困惑地看着她的导师。

“暮暮!”赛蕾丝蒂娅说,“你回来啦,找到苏打水和薯条了吗?”

“你他喵又搞什么花样。”暮暮吼道。

“嗯,我做了什么吗?”赛蕾丝蒂娅一脸无辜地说道,“哦…...是那件事啊。”

 

 

“她做了什么?”聂克丝困惑地问道。

暮暮没有看向她的女儿,她的目光死死地盯着赛蕾丝蒂娅。“我刚才去厨房取薯条和苏打水,”她漫不经心地说,“我也很奇怪自己当时为什么没有随便叫个侍从替我做这件事…....可当我钻进橱柜找奶酪条时,有两位上议院的成员正好路过来找三明治当夜宵,然后我就非常有幸地听到了他们对我们刚刚签署的‘解放议案’的讨论。”

“什么?难道我们还是要继续当公主吗?”聂克丝好奇的问道。

“不,那根本是两码事。”暮暮说,“赛蕾丝蒂娅在提出这项法案时貌似有意无意地漏掉了一些细节,似乎并不只有我的皇家地位和职务被转移了。”

“什么?”斯派克说。

“没错,那份文件在这方面的措辞有些微妙。”暮暮说道,“事实上我所拥有的皇权同样也是与赛蕾丝蒂娅以及露娜共有的!立法、司法、行政体系的改变影响的是所有的小马国公主,而不仅仅是我。她们现在所拥有的只不过是有限的监督权和管理权,除此之外她们就只是空有礼仪的皇家傀儡。甚至一个市长的权利都比她们的高。”

斯派克好像是受到了惊吓。“什......什么,为啥?”

“这很简单,斯派克。”赛蕾丝蒂娅说道,“小马国的政治体系早在几百年前就拥有自行运转的能力了,然而这几百年来小马们始终不愿割舍我们公主的力量。”

斯派克挠了挠头。“等一下,但上议院的小马们并不希望你分配给他们更多的权力啊,这根本说不通。”

“关于这点你必须要先理解两件事。”赛蕾丝蒂娅说道,“首先,是以蓝血为代表的拥有皇室血统的贵族上议员。他们野心勃勃,希望有朝一日能将他们中的一位送上宝座以统治小马国。但是,若是分散了皇权无疑会让他们计划的可行性大大降低。因为他们只想夺取皇权,但并不希望共享。多么愚蠢的想法。这也是他们花费多年时间和好几代小马希望控制住我的原因,难道他们认为只要由他们掌权就会万事大吉,不会发生类似的事情吗?可笑至极。”

“而还有一些小马,很遗憾,依旧是至上主义和精英主义者,无意冒犯。”她皱着眉说道,“目前平等主义基本只是表面上的说辞而已,在背后却在四处议论身份的高低贵贱。好像长了对翅膀还会使用魔法就更能符合一位统治者形象!他们服从我们的统治并不是因为我们有比他们更为丰富的阅历和经验,而是因为我们比他们身上多了几个配件!”她略显激动地扇了扇翅膀,无奈地摇摇头。

“还有一些小马,只是纯粹的传统主义者,他们对于一个‘只由普通小马来掌管,而不是全能全知的国王或女王’的国家感到不安。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只索求了极少部分的权力,因为他们惧怕由他们来统治的这个国家会是什么样子。更不用说暮暮所提出的平民上议院,他们连想都不会去想。”

“但是在好几个世纪后,受到无数法律和传统教条约束而不得不统治小马国的我们,不得不用些特殊的方式暗中引导,”她耸耸肩,“毕竟在我们数千年的统治历史面前,他们是绝对不会接受我和露娜想要退位的请求的。因此我便让他们将注意力转移另一个目标上。这位小马拥有他们所认知的公主的所有特点...她作为独角兽出生,她成为了魔法元素的持有者,她进阶成了一只天角兽...但是关于她的社会舆论却过于......”

“负面舆论过多以至于他们不得不主动提出希望这位公主下台,”暮暮接过话,茅塞顿开,“这位公主是一位没有社交技能,没有司法礼仪,没有皇室权威,没有经验——或者说是没有上千年经验的独角兽平民......她不仅让贵族难堪,还带着一帮‘狐朋狗友’搞砸了庆典,她甚至还收养了梦魇之月作自己的女儿......比如这些?”

“没错,”赛蕾丝蒂娅看起来似乎对此抱有歉意,“我的爱徒,希望你没有误解我们的意思,我一直相信你是一位伟大而富有爱心的统治者,就如我和我妹妹一样。你远比那些垂涎于名与利的贵族们更适合戴上这顶王冠,”她微笑着说道,“我爱我的小马们,但我也无法强求一位母亲离开自己的孩子。你作为一名统治者的时间并不长,所以小马们能够很快接受你退位的决定,并逐渐适应你离开后的生活。这出傀儡戏的目的是为了确保你能够全身而退。以及他们的自由。”

“还有我们的,”露娜接过话,“当然还有聂克丝。相信她多半已经意识到了,除开那些华而无实的犒赏外,长时间作一位统治者确实…...嗯…...”

“蠢毙了!” 聂克丝坚定地说道。

顿时,所有公主们都笑得前俯后仰。斯派克更是毫无保留地笑瘫在了地上。

“这是我们的使命,是引导而不是统治。正如你所说的,我的学生,这才是我们应该选择的道路。”

“那是不是意味着我们现在就能回图书馆了?”聂克丝迫不及待地问道。

“如果你们愿意的话—”赛蕾丝蒂娅说。

一声齐刷刷的“好耶!”便是他们的回答。

斯派克叹了口气。“没错,就这样回去也挺好,”他说着环顾了一下四周,“希望你们不会怪我,但我真的挺想念这里的一些设施的,但是…...”

“关于这点,斯派克,尽管现在头衔只是一件装饰品,但你们还是能够领到一份皇家津贴。给皇室家庭增添点必要设施应该不成问题。稍微扩建下树屋(2),招几个侍从。将这些记录在小马国旅游指南上——暮光公主退位后质朴而又不失雍雅的居住之所,听起来还不错吧?”

斯派克竖起了大拇指。“赞!”

聂克丝看起来对此感到十分兴奋。“你是说樱花她们也能和我们一起回去吗?”

赛蕾丝蒂娅亲昵地蹭了蹭聂克丝的脸颊,微笑着说道:“当然,另外日隐和闪雷也可以与你们一同回去,如果他们愿意的话。”

“棒极了!”聂克丝正欢呼着,忽然僵在了原地,“天哪,看来我们还需要修建一个浴池......”她想起了海沫。“或许我们需要的是一个超大的鱼塘......”

 

 

译者注:

(1)作者显然没有料到第五季开始的那一出。

(2)作者显然没有料到第四季结尾的那一出。

 


Nightscream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1
回复 第二十六章

另一位译者注:(3)哦,别担心,我会把后续的关键章节补上的。(奸笑)

PEGASUS DEVICE  天马 #2
回复 第二十六章

请问文中"皮皮"是不是不小心打成"小皮"了…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ponyma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