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1. 前言
  2. 序幕
  3. 第一章 沙海——黯之壹
  4. 第一章 沙海——无畏之贰
  5. 第一章 沙海——黯之叁
  6. 第二章  徘徊——无畏之壹
  7. 第二章  徘徊——黯之贰
  8. 第三章 山雨欲来——无畏之壹
  9. 第三章 山雨欲来——无畏之贰
  10. 第四章 暴雨前夕——黯之壹
  11. 第四章 暴雨前夕——黯之贰
  12. 第五章 雷鸣——黯之壹
  13. 第五章 雷鸣——无畏之贰
  14. 第五章 雷鸣——无畏之叁
  15. 第六章 夜雨——无畏之壹
一个认理科逻辑,脑洞又比较大的家伙。
【中篇小说】 逐黯黎明前

————第三章 山雨欲来——无畏之贰

5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1 人评价
5
100% 4
0% 3
0% 2
0% 1
0%
字体调节: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发表于 2019-01-25 • 0人收藏 • 377人看过

是无畏,一个暂时不再孤独的探险家,正在前往一个老朋友的家中……

见黯已经走远,金昙花便把我带到了避马耳目之处,帮我放下了行装,便要去揭我腹侧胡乱扎起来的绷带。解开绷带,她顿时为那三条骇人的伤口吃了一惊。

“见鬼,你怎么这样不爱护自己……”她嘴上虽在责怪,蹄下却不含糊。金昙花一面用酒精为我清创,一面用棉球轻轻擦拭,抹了些复合疮药,再用新绷带细细绑好。全程我咬着牙,没哼一声。

金昙花见我这副模样,便问我是如何受了这般罪,我就跟她讲了沙漠庙宇中我和卡巴雷隆的遭遇战。又提到卡巴雷隆这次肯定亏掉了血本。

金昙花笑着说:“哎呀,你让卡巴雷隆亏得倒是凶了,但他破的是财,你亏的是身子呀!你怎么这样缺心眼,不晓得关心自己!”

我故作严肃压低声音说:“你要关心的可不是这件事……”引得金昙花俯下身子,眉头紧锁。

我语气一转,又轻快地说:“你该关心关心卡巴雷龙!这爱钱如命的家伙现在肯定亏得发了心绞痛,说不定已经归西了咯!”

这下我们都哈哈大笑起来,顺带问候了卡巴雷隆和水猿那些家伙的十八辈祖宗。

笑完了,金昙花便摆出一套精致的茶具来,又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包茶来。我看那茶叶,青绿如碧,上覆绒似白霜,叶形挺直如针,清香可闻,果然是上好的毛尖。便请金昙花冲了,又点起一片香料。两马就品起茶来,互诉衷肠。老友重逢,乐哉快哉。谈及英雄往事,时而默然,但更多欢笑。

我想起了那龙纹佩,便把它取出给金堂花查看。她端详了一阵,直道奇怪:“这世上所谓璧之器,多为玉制。这璧却为青铜制。更况乎其龙纹却缺眼,实在反常!”

我一听,也过去查看,果然见到那璧龙纹却少眼。俗话说“画龙点睛”,龙者,以眼为灵,莫有缺者。我心中也生了疑问,向金堂花说了发现龙纹壁的具体环境以及神庙的构造,那壁画上的预言与我在半路上晕倒的事。

金昙花听了连连摇头,直言不祥,答应我一定为我多多打听。北楼兰这枢纽之地,能马遍地,只需伯乐。我也点头称是。

茶雾缭缭之中,我们的茶会平添一份紧张,但团聚之时又何苦添忧?我们一会儿便又一边喝茶一边谈起大山来。

“嘿,无畏,你又是从哪个旮旯里薅来的那个妹子的?那帮哈米尔土老帽里头挑高的也挑不出这么个靓雌驹来,莫非你天生就有吸引帅马靓驹的能力不成?”金昙花撑着脸问道,“就像上次~~~”

红晕浮上了我的脸颊,我想起了一年前的那次邂逅……

也是在这座古城里,也是在朦胧的烟雨中,在这一条小巷的深处,在飘香的古茶坊下——我偶遇了那匹灰毛银鬃的天马雄驹,他恰好和我一种“工作”。我们推杯换盏,良辰共度——但也仅此而已了。当城中高高低低的灯火点亮,我们便分别了,他什么都没留下,除了他的名字:

梦云英。

我一时呆住了。

金昙花见了我这样子,便又坏笑着说:“你呀,也真是!要不是这一次,我还不知道你这‘雄性吸铁石’还单着呢!怎么,现在又改吸引雌驹去了?”

“哎呀,什么嘛!”我回过神来,刻意转移了话题,“你也不看看我常遇到的都是些什么歪瓜裂枣的货色?卡巴雷隆,水猿?都是些什么东西!你还不如说我有吸引麻烦的体质罢!”

我顿了顿,说:“罢了,罢!——说回黯吧!”我咽了一口茶,继续说,“黯这雌驹可真不简单呐!我碰到她也算得了机缘,黯,唉——,不知怎么的,似乎有某种力量,姑且说,魅力吧!在她旁边我一下就可以静下来。”

我便向金坛话讲了我与黯大漠观星的事。

“你明白的,多少年!多少年我没这样过……你匆匆而过,哪里会注意繁星似锦?”我说着,感觉心中有一股感情在向上涌。

金昙花微笑着颔首说:“真亏得你这大忙人能有这样的闲暇时候”我也笑了,又说:“放以前,我怎么敢想到有这么一位女士同行?我……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金昙花一边为我们倾上新茶,一边微微叹了口气,说:“唉……她倒是和戴琳交了心,但你,无畏……”她看着我的眼睛,“你打算怎么办,你懂我的意思……”

我当然懂——戴琳是一个化名,而且不仅如此,她,是无畏的影子:她,就想西方小马哲学家駁拉图“洞穴隐喻”中洞中马看到的壁上投影一样——

黯,她看到底是无畏的影子,这难道就是无畏吗?

但黯她不该和无畏做朋友,她毕竟只是一个塔克雅的雌驹,而我……身上纠缠了太多的事情,随便一件都足够要命……

于是我这样答道:“不,我不知道。”

金昙花听了这话便也不回答,收回了眼神,默默品着她的茶。

这样的氛围只保留了一会儿。我又开口了:“话说……我不觉得黯是哈米尔小马!”

这回轮到金昙花呆住了:“什么嘛!我还没见过哪一个这样打扮的行商不是哈米尔小马的!啧啧,这么一个妹子……”她又问道:“她带了什么货?竟要赶着这雨水时节?”

“她……”我正准备说些什么,让大脑中突然一片空白,在我追忆之时,那些与黯相关的记忆都好似被蒙上了一层纱,就连那次星夜也开始变得模糊起来……我一时语塞。

“怎么了?”金堂花关切地问道。

我梦呓一般的说道:“她,黯,穿什么衣服,有多少包裹,我……记不得了。就连她长什么样子,我都有点不清楚了……怪!”

金昙花笑嘻嘻得说:“你才三十几岁呀,无畏!怎么记忆力跌的那么厉害!来,吃个蜂蜜包,我看你是馋晕了!”她递过来一个涂着蜂蜜的金黄色馒头来。

“这大概是我没休息好吧!”我接过蜂蜜包,回应道。

这个小插曲很快过去了,我和金坛花雨自己添了点茶,便很快就忘记了这件事。

又过了好一段时间,三道茶喝完了,茶点也都品完了,我看时间已到,窗外,太阳也已经西行,便让金昙花包起茶叶,动身准备出门。我把背囊行李留在府中,穿上风衣,背上鞍包,带上贴身物件,同样把龙纹璧放在里层,便和金昙花出了门。

门外,却没看到黯的影子,我正在纳闷时,街头跑过来一个马影——不是别马,便是先前那个守侧门的军士砾砂岩。

他跑到跟前来,向金昙花进了个礼,上气不接下气的喘起来。我心中顿感不妙,便让他有事快说。那军士便急急的解释道:

“俺刚刚换岗下来,在南边的集市里看到了之前那个猛姑娘——我正看着他正跟一个猥琐雄驹站在一起。我本不想管,但旁边的一个商贩突然骂我道:‘那家伙可是这片有名的地痞无赖,明抢暗盗无所不为,刀也不是没见过血。你们这些吃干饭的平日不管,现在,又有马又被糟蹋咯!’俺心里吓得一抖,赶快追去,却没早没了马影。我想到两位与她熟络,便赶快来报。”

我心中暗叫不好:老天!竟是这等凶徒!我前几次来这儿,便对这帮敢在城中杀人越货而不留痕迹的悍匪有所耳闻,黯落到他们蹄中,恐怕要失了性命!

我便不等金堂花表态,便向军士所指的方向冲了过去。

       黯,千万……请千万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奇幻之光  麒麟 #1
回复 第三章 山雨欲来——无畏之贰

日更感觉如何?

回复 第三章 山雨欲来——无畏之贰

回复#1 @奇幻之光 :

啊,是今天更不了的感觉。

奇幻之光  麒麟 #3
回复 第三章 山雨欲来——无畏之贰

奇幻之光  麒麟 #4
回复 第三章 山雨欲来——无畏之贰

回复#2 @Typhoo鳯 :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