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海豹晒晒
海豹晒晒Lv.9
天马
中篇翻译
T
连载中

我的小马驹:如果机器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35438/mlp-anthology-of-interest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神皇小蝶

chrome_reader_mode 4,572 event 5 天前 thumb_up 17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68 forum 3

“好了,小蝶,轮到你向‘如果’机提问了。”暮光说着转过身去,看向鹅黄色的飞马。

“啊,呃,真的吗?要是其他小马想提问的话,我也不介意让她们先来的。”那胆小的飞马回应道。

“不行,小蝶,轮到你了,让你去才算公平。”暮光说道,她还没接受小蝶的提议,就先给云宝使了个眼色。

“嗯,那好吧。”小蝶走到机器旁,说道。她满脸的忐忑,对着机器上的留声机喇叭说了一句。“呃,你好。”

“这只是一台机器而已,你没必要对它那么客气,小蝶。”

“哦,好。唔,那么,作为一只生活在地面上的飞马,我一直都不是很适应这层身份。所以我在想,如果我是这个世界最高统治者会如何呢?”

她满意的点点头,回到了朋友身边。而朋友们对着这个出乎意料的问题深感震惊,困惑不已。在‘如果’机发出一连串咔擦和呼呼声,镜头又投射出光后,她们吓得都有些迷迷糊糊了。


神皇小蝶

“女主人?天亮了,我按您的吩咐来叫您起床。”

小蝶缓缓睁开眼睛,看向床边那发出颤声的小马。趴在床头的是一只不起眼的蓝色独角兽。只是皇宫诸多仆从中的一员。飞马丢掉被单,大步走下床,那鹅黄色的皮毛在晨曦下毫无遮蔽。她不穿睡衣,全世界都知道,她也不在乎。

她用一种温柔又威严的声音说道:“你可以走了。”蓝色的小马连忙离开房间。

该准备准备了。她看了看自己的寝室,那是一个漆成欢愉的蓝绿色的大房间,里面满是动物的窝。她自信满满的拍打着翅膀,飞到梳妆台前。镜中的她打理着自己柔顺的鬃毛,而她的几个松鼠朋友也在帮她梳理。梳妆完毕后,一只红雀与一只蓝鸟将她的王冠自梳妆台上抬起,轻轻的放在她的头上。她欣赏着这顶皇冠,就像往常一样,这简直是蹄工奇迹:用活的藤曼编织成的一个圆环,其叶子和花朵会随着季节不断变化。

小蝶对今天的装扮和王冠很是满意,她来到了前厅。她经过之时,小马都匍匐在地,不敢直视她的目光来躲避那名为凝视的力量。敢看她的只有那些动物朋友们,他们喜欢看到这位女主人,也喜欢给她提供她蹄下统治的小马的消息。

前厅热闹非凡,一如往常。动物们来来往往,忙着自己的事。成群结队的小鸟们飞来飞去,报告小马们中的异样。熊在王座旁站岗,猛虎守在门外。小蝶坐在她那高高的王座上,准备开始一天的操劳。

首先是要和皇家卫队的队长会面。他刚从被征服的狮鹫国回来,他的部队在那里扼杀了一起抵抗行动。为什么她的臣民就是不懂,不懂她这么做事明明就是为了他们好呢?想到世界上那些会说话的种族对这些改变如此抗拒,她很难过。

前厅的门打开,一个披着铠甲的小小身影走近台阶,她缓过神来。看到自己的守卫队长平安归来,她笑了笑。“卫兵队长安吉尔,有什么消息?”

她面前的小白兔鞠了一躬,抖了抖胡须,接着用爪子开始复杂的比划。

“太好了,是不是抓了很多犯人?”

随后是一连串比划。

“这样就能保证我们的贸易线路了。”

更多的比划。

“关于惩戒措施,就交给你一爪操办了。”

安吉尔笑了,他把最好的消息留到了最后。

“真的?”小蝶眼睛一亮,露出了笑容,“把她带进来,无论用什么办法。”

安吉尔用那披着甲胄的爪子在前厅的瓷砖地上敲打两下,门应声而开,两只小马卫兵带着一个囚犯走了进来。卫兵们的制服和政变前的基本一致,是青铜盔甲和带有徽章的头盔。不同的是脖子上那象征效忠的项圈,小蝶的子民都得戴这个。至于那个独角兽俘虏没有链铐,但她的角上顶着个阻止她使用魔法的铁环。两只小马在离着王座几尺远的地方停下,鞠了一躬,而俘虏依然站着。

“感谢你,队长,妈妈为你骄傲。退下吧。”兔子再度鞠躬,跳出了房间。小蝶的注意力一直都在那俘虏身上。

注意到那犯马没有跪下,一个守卫站起身来,“跪下,你这贱马!”他的前蹄狠狠的踩在那俘虏的肩上。独角兽一声惨叫倒在地上,但还是昂着头,直直的看向小蝶。

“好久不见了,暮暮。”

“是啊,真是好久不见啊,小蝶。”

“称她为大地女皇!”卫兵大喝道,准备再给这独角兽再来一下。他还没来得及出蹄,一群獾和木鸡就把他扑倒在地。

“没有得到其他命令前,你们两个不要做多余的事。”小蝶没有提高音量,她也不需要。她的话就是法律,违抗法律的后果谁也不敢想象。

暮光闪闪满怀敌意的站起身来。这是唯一一个还敢公开反抗小蝶的小马,也是她在这世上唯一一个尊敬的敌人了。小蝶扫了扫自己曾经的这位朋友。她身形瘦弱,肌肉发达,艰苦的生活与战斗让她体型健美。但小蝶看得出,逃亡的生活也伤她不浅:她的皮毛黯淡,浑身脏兮兮的,蹄子上也满是伤口。

“你应和我站在一起,加入我的帝国,你不应与我作对。我保证你能吃得好穿得暖。”那是小蝶平静而满怀怜悯的声音。

“不是要把我抓来做奴隶吗。”暮光啐了口唾沫。

小蝶嗤笑了一声,但她还是继续说了下去。“曾经你也是我的朋友,暮暮,我还是很关心你的。我愿意再给你一次机会,原谅你对我犯下的那些罪行。你所需要的就是接受我的规矩,并宣誓效忠。”

“没门。”暮光的回答简单又直接,和他们一贯的做法一样。

小蝶目光深沉的看着她。“那就这样吧。带她去地牢。”

卫兵转身带着犯马离开。房间里的动物们盯着他们三只小马看。门开了,就在他们要跨过门槛的时候,传来一声轻呼:“等等。”

卫兵回过头来,等待着新的命令。“把她留在这儿,你们退下。

小马们战战兢兢的看了看对方,鞠了一躬转身离开。质疑她的命令并不明智。

门关上后小蝶又说道:“你不配得到我的好意,但我依然不想抛弃一个曾经对我很重要的小马。“

“小蝶,你疯了。“暮光回应道。她强压住心中的愤怒和恨意,再次见到昔日的朋友,她的心真的很痛,她那眼身和声音无不透露出这一点,”你这是怎么了?那个谁都不会伤害的,热爱小马国的小蝶是怎么了?“

“那个小蝶被选中统治这个世界了。“鹅黄色的飞马言简意赅。

“你永远也赢不了的。可能你是击败了公主一次,但她们依然还没被你逮住!“暮光的语气很强硬,却透露出一丝疑惑。

“暮暮,你可真愚蠢。公主对我没半点威胁。你知道她们的力量是哪来的吧?“

小蝶知道,暮光是比小马国仍活着的任何生物都要了解塞拉斯蒂娅公主,但她还是等着回应。见她不回答,小蝶继续说道。

“她们的力量来自这个星球,她们被束缚在了这个星球上,成了它的一部分。只要世界没有被毁灭,她们就不能离开这里。而你知道,我是如何击败她们的吗?“

小蝶停了停,暮光愣了愣。

“这是因为,这颗星球选择了我来统治。我是这个星球的管理者,是王。我成为了女王,不是因为努力也不是因为命运,而是因为星球的意志。如果你不相信我,可能会相信其他小马吧。”

飞马飞下王座。“你就没想想,为什么塞拉斯蒂娅没去联系一下她最忠实的学生吗?”

不知道是怎么什么机关让王座如门一般打开。门后是一个隐藏房间,纯白色的天角兽站在那里,她的鬃毛依然在飘荡,独角闪闪发光。但她的眼睛里的欢愉不再了,她低着头,神情忧伤。塞拉斯蒂娅崩溃了。她的蹄子被藤蔓固定住。就好像她扎根在了地上,她就像一朵已经凋谢却无法凋零的白色花朵。

“而这就是为什么日月依然还会升起的原因。”小蝶补充道。

暮光没有听到。她跑到自己最爱的导师面前,抱住她,泪水肆意的流淌着。“公主!”

重逢的时间很短,暮光还没来得及和公主说上句话就被几十只小爪子拖走了,门又关上了。

暮光喷了口鼻息,狠狠的跺着蹄子,角上的铁环发出洋红色的光芒,但魔法根本用不出来。“你这怪物!”她尖叫道。

“怪物是小马用来形容他们畏惧的动物的名字。他们要赶走或者追杀的动物。那些和他们一样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动物。我保护那些无法保护自己的动物,我是怪物?还是说,那些杀害母亲和孩子,却连个拿他们当食物的借口都没有的小马才是怪物?”

小蝶再度坐会王座,拍了拍蹄子。一扇侧门打开,一只独角兽雌驹走进前厅,鞠了一躬。她的白色皮毛完美无瑕,紫色的鬃毛雍容华贵。脖子上戴着一个镶满了钻石的金线编制的羽毛项圈,不论谁看了,都觉得她肯定是女皇最宠爱的妃子。

看到了自己最熟悉的老朋友,暮光先是震惊,接着就是愤怒,她意识到瑞瑞心甘情愿的屈服于小蝶的暴政。而她还没来得及释放自己的怒火,小蝶便说:“瑞瑞,把这个女囚带走。给她食物,给她清洗,再把它带到授粉室去。”

“我明白了,女主人。”瑞瑞的声音里只有一丝恐惧。


“叛徒。”这是离开前厅后,暮光说出的第一个词。

“亲爱的,别这样,不是这么回事!”

“你在这里,服侍那个魔女!”

“你不懂!我能怎么办!”

“反抗啊!回击啊!除了这个,怎么都可以。”暮光指了指脖子上的项圈。

“没办法反抗啊!最起码我还不是奴隶。”

“嗯,是宠物。”

“至少她还对宠物很好!”她抽泣着,歇斯底里。暮光意识到自己可能对朋友太苛刻了。她只是想活下来,就像其他小马一样。接下来,谁也没有说话。

不得不承认,干干净净的感觉是不错,而且这也是她几个月以来第一次吃了个饱饭。瑞瑞在吃到一半的时候被叫走了,所以现在是由另外的两个小马仆从护送她去那个授粉室。

双重门打开后,展现在她面前的是一个室内花园。涓涓的喷泉间长着奇怪的植物。傍晚的光从高高的窗户里洒进来,所有的窗户都打开着,用凉爽的山风换走温室里的潮湿空气。令暮光奇怪的是,这里没有动物,毕竟城堡里的其他地方都爬满了(常常是字面上的爬)动物,但这个房间却出奇的安静。

暮光走到房间中央,看到了台子和王座。高台上是小蝶,围绕在她身边的是她非常熟悉的五只小马。苹果杰克和云宝黛西躲在椅子后面,不敢和新来的独角兽做任何眼神接触。云宝的初级羽毛最近才长好,而阿杰脖子上那圈剃光的部分显然是曾经套过什么紧绷的项圈。萍琪在上层的台阶上跳啊跳的,但她脸上的笑容明显是勉强扯出来的。瑞瑞靠在王座上,在暮光的注视下,她脸色白的不行。不过最让她吃惊的还是趴在小蝶蹄边的深蓝色天角兽。露娜公主满是羞赧的看着那拿着拴在曾经的统治者身上的装饰皮带的小蝶。

“露娜,你怎么也?”看着那镶满宝石的项圈和银色的链子,暮光震惊道。

“最一开始我是很抗拒的,”那尴尬的月亮公主回复道。“但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她太可爱了!”她微笑着,看向自己的主人。

小蝶也回以微笑,看向暮光。“如果有谁能看住塞拉斯蒂娅的话,我也愿意释放她,你知道我什么意思吧。”

小蝶眨了眨眼睛,睫毛蒲扇了两下,她希望自己的暗示足够明显。暮光脸色一红,她有些好奇还有谁知道自己学生时代的那段暗恋。

“不,我绝不与你同流合污。”暮光坚定的回应道。“你监禁我也好,折磨我也罢,但我绝不向你屈服!”

“好吧,”小蝶答道,“但在决定你的命运前,你想知道我为什么管这里叫授粉室吗?”

暮光满心疑惑的站着。她看了看自己的朋友,却发现她们的嘴角都挂着笑容。接着她意识到,她们脸红并不是因为被俘虏而羞愧,而是有那么些尴尬和一抹羞涩,哎呀……哎呀!

暮光清了清喉咙,“我决不投降!但可以协商先停火。”


屏幕上的光一闪一闪,最后黯淡了下来。六只小马静静的坐着。

“可-可-可,不-不是-可是我……”安静的地下室里,能听到小蝶结结巴巴的低语。“我,我,呃,我……”

她的表情能看出来,她对刚刚的情景很是难受。而让其他小马感到不安的是她背上那对僵直的翅膀。小蝶肯定是不喜欢刚刚在屏幕上看到的绝大多数东西,但她可能多少对其中一部分喜爱有加。

“嗯,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情况,但肯定不是真的,自然也不能说其中的小马就是这么样的。下一个是谁?”暮光连忙喊着,扫视着地下室里的小马。

thumb_up 17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mlp-小小铭吖 Lv.2 独角兽
评论 神皇小蝶

哇哦……

5 天前
星火曜曜 Lv.6 天马小编
评论 神皇小蝶

噢噢噢噢……

5 天前
评论 神皇小蝶

她身形瘦弱,肌肉发达,艰苦的生活与战斗让她体型健美。

无法想象肌肉发达的TS长啥样……暂时脑补成Tempest吧:ftemoji_tempestgaze:

她的表情能看出来,她对刚刚的情景很是难受。而让其他小马感到不安的是她背上那对僵直的翅膀。小蝶肯定是不喜欢刚刚在屏幕上看到的绝大多数东西,但她可能多少对其中一部分喜爱有加。

啊这……:ftemoji_flutterfear:

5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