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海豹晒晒
海豹晒晒Lv.9
天马
中篇翻译
T
连载中

我的小马驹:如果机器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35438/mlp-anthology-of-interest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马靠衣装

chrome_reader_mode 3,731 event 4 天前 thumb_up 16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21 forum 1

瑞瑞满怀期待的坐在‘如果’机前,眼睛闪闪发亮的。那么多的问题,问哪个呢?

“你能不能快点啊?”云宝黛西恼怒的声音打断了她的遐思。

“别催我!我得想出个完美的问题。”

“哦得了吧,我们都知道你会问它关于时尚或——”

“对了!”瑞瑞打断了她,走到那留声机的喇叭前说道:“作为一位客户们大部分时间都是裸体的服装设计师,我一直在想:如果小马们一直都穿着衣服会怎样呢?”

“逊毙了。”云宝和萍琪耳语道,却故意让瑞瑞听见。瑞瑞无视了她,只是转过身去看那呼呼作响的机器投射在屏幕上的画面。


马靠衣装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春天,瑞瑞和她的朋友们正准备一起去野餐。今天她决定穿上她最新设计的衣服:一件缀着靛蓝色花边的天蓝色丝织晚礼服。穿上这一身衣服的她很是吸引其他小马的注意力(就和往常一样),不仅能收到其他小马的称赞,还能收获新的客户。她最后看了一眼镜子,接着带上那装着野餐用品的篮子离开了精品店。

她的朋友们计划在小镇广场的喷泉处碰面,再一起走进公园,就和往常一样,她(很时尚的)早到了。接下来抵达的是飞着的云宝黛茜和苹果杰克。云宝偷笑了一下,而阿杰吹了声口哨,说道;“瑞瑞啊,咱可不知道野餐还是个这么正式的活动啊?”

瑞瑞抬起头,语带嘲讽道:“淑女为自己装扮最好的一面从不需要借口,我想你从未试过这些吧。”

独角兽看了看她那位农民朋友的装扮:一条陈旧的牛仔裤,一件红色法兰绒衬衫。云宝黛茜的衣服就更不用说了:一条运动裤和一件白色的“打老公”衬衫。老实说,她这样子看着就像刚从床上爬起来什么都没打理的样子,瑞瑞想了想,觉得很可能就是如此。没过多久,她的其他朋友也出现了。萍琪穿的……粉粉红红的。有些褶边,但主要还是粉粉的。小蝶穿着一件对她来说尺寸太大了的黄色的高领毛衣。当有陌生小马走过来的时候,她就会把头缩进领子里,这可是让这件毛衣给她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暮光穿着纯白色的衬衫,下摆整齐的塞进了一条黑色休闲裤里。她这身打扮概况一下就是:商务休闲装。

互相致以问候并检查需要带的东西后,她们正准备动身了。不过还没迈出步子,暮光转身问道;“瑞瑞,你今天这身很好看,不过你不打算换件舒服些的衣服吗?咱们只是去公园而已。”

“哦亲爱的,说什么胡话呢,我的每套设计优先考虑都是舒适性。”时尚潮马自信满满的走在队伍的前面,如此答道。

“你认真的?咱们可是要坐在野餐摊上的,我可不想你把自己的晚礼服弄脏。

暮光坚持要让瑞瑞换身衣服,还用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她。但瑞瑞选择无视这奇怪的视线,只是答道:“认真的。要是我不是当真想穿,我就不会穿着它出门了。”就这样,她们出发了。


野餐非常愉快,一如往常。她们吃着这顿简单而美味的午餐,聊着新的八卦,坐在一起开开玩笑,和好朋友该做的差不多。直到谈话停了下来,瑞瑞才注意到了些奇怪的事:她们都在盯着她看。她是习惯于吸引其他小马的注意力的,她常被认为是小马镇最漂亮的雌驹之一(如果不是最漂亮的话)。但今天这些注意不太一样,就好像她做了什么奇怪的事一样。最后,她再也受不了了,她准备和朋友们好好说说。

“你们为什么这么看着我啊!”她突然就问道。

朋友们都对她突然问话有些惊讶,最后暮光问道:“瑞瑞,你说我们怎么看你?”

她的语气听上去有些无辜,但那耷拉下来的紫色耳朵和稍稍有些羞红的脸色出卖了她。瑞瑞又看向那些满脸愧疚之色的朋友们,除了努力的把自己往那个模拟龟壳里再钻深些的小蝶外。

“为什么你们看我的样子就像看疯子一样?她又问道。

暮光撇了一眼其他小马,再度开口,“嗯,因为你穿了那件衣服。”

“我这件衣服怎么了?”

“不是衣服的问题,而是你穿着它的问题。穿着它去什么联欢会或者其他高档的活动,我是可以理解的,可是我们是在野餐啊,是在野餐啊!”

“可这就是我常穿的类型啊!”这又招来了困惑的眼身。瑞瑞有些接受不了,她站起来在毯子上走来走去。最后她转过身去,对朋友们说;“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这么看我!我是个设计师,我只缝制最棒的那些衣服,不够华丽的我一概不穿!”

这时,一阵强风吹过田野,吹起了小马的鬃毛。这也吹起了瑞瑞的裙子。她听到身后有五声喘息,转过身去的她看到了瞪大的眼睛,红红的脸颊和张开的翅膀。“怎么回事?”她问道。

云宝第一个缓过神来,她趴在地上大笑。小蝶连忙跑到瑞瑞身边,为朋友感到的尴尬远胜于自己的尴尬,“啊呀,瑞瑞,确实是很尴尬。不过别担心,公园里没有其他小马,没有别的小马看到。

“你到底在说什么?还有,为什么云宝和萍琪在笑?”

“啊,呃,哪个,唔,”小蝶费尽力气也没说出来,最后还是云宝接上了话。

“你没穿内衣啊!”彩虹飞马惊呼一声,又开始傻笑起来。

“内衣?”瑞瑞昏昏沉沉的问道。突然,她觉得自己不太对劲。不,她很对劲,是这个世界不对劲。她脸色一沉,摇晃了一下。

“云宝,萍琪,别笑了!”暮光闪闪一副领导者的腔调,而另那两只做的过火的小马连忙坐起来,一副愧疚的表情。“我看瑞瑞是身体不太舒服,她可能是生病了。我送她回家,你们收拾下吧。

紫色的独角兽没再说话,只是让瑞瑞倚在自己身上,带着朋友们回到镇上。苹果杰克瞪了瞪自己那粉色和蓝色的朋友,“你们应该更懂事些,而不是在朋友倒霉的时候嘲笑她。

“我们被抱歉。”受了教育的小马异口同声道。

沉默了片刻后,云宝抬起头笑道:“可是很有趣,不是吗?“

阿杰也配合着笑了起来,“确实如此!“


回到了精品店,瑞瑞只觉得疲惫不堪。今天可真奇怪。暮光还和她在一起,说着什么累坏了之类的话。她的确是听到了‘放松’,并且她也打算这么做。

“亲爱的暮暮,真的很感谢你。我会让自己放松些的。“瑞瑞说着点亮独角,用魔法脱掉衣服,再整齐的叠好放在缝纫台上。她回头看向朋友,却发现暮光又是一副面红耳赤的样子。”哦亲爱的暮暮,你这是怎么了?“

意识到自己一直在盯着看的独角兽闭上眼睛,转过头去。“瑞瑞啊,我知道咱们都是雌驹,但是你就不觉得这样不太合适吗?“

瑞瑞唯一的回应是个白眼。(暮光知道,她偷看了)

“你知道吧,不穿衣服。“紫色的小马提示道。

“哦,嗯。是,是啊。“瑞瑞用着她今天用过的那种空洞的声音答道。

这位设计师暂时忘记了自己的朋友,这是她今天第一次环顾自己的精品店。好像有些奇怪,这儿有好几架子的一副,但似乎都不属于自己。T恤和紧身牛仔裤,一排排俗气的鞍和运动衫。它们一直都在那儿,但就是不对劲。接着她看到了那个。整整一个箱子装的都是那个。那是一排一排的袜子。她瞪着那些堪称罪恶的小蹄套,苦涩的仇恨逐渐转变成了无助的恶心感。这不可能,这不对,这里不该有袜子!周围的世界变得一片黑暗,她直接晕倒在了原地。


头好痛。她的头好痛,好不舒服,梦里全是袜子。瑞瑞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不知是谁给她穿上了浴袍,被子拉到了脖子的位置。她环顾四周,看到了她的朋友们。她没有注意到她们有多担心,也没有注意到她们松了一口气。她只注意到了她们的休闲装。

“谢天谢地,你醒了!“

“甜心,你可是让咱几个担心了。“

“抱歉,刚才我不该笑的,我想你真的是病了。“

“我那个胖次派对的主意还是不行吗?“

“你晕倒后,我就把你带到楼上,让你躺在床上,又叫姑娘们直接过来。“

“不可以。“瑞瑞稀里糊涂的吼道。

“你说什么呢甜心?“

“别再来了。“

“好了瑞瑞,没事了。“

“不要再来了!“瑞瑞跳下床,甩掉浴袍。

“不要再穿运动裤了!“她用魔法抓住云宝,撕掉她的衣服。

“不要再穿牛仔裤了!“她蓝色的魔法光芒包裹住了挣扎的苹果杰克,农场小马的工装根本敌不过独角兽的时尚魔法。

“别再穿这皱巴巴的毛衣了!“她抬起小蝶,把她从那毛线做成的壁垒里给晃出来。

最后,她看向暮光,尖叫道:“别再穿商务休闲装了!“她的魔法照亮了房间,只听得衬衫纽扣碰到墙壁的声音。

“绝对不能再来了……“

她卧室的门被撞开,站在那里的是一只深色皮毛,鬃毛中闪着星星的天角兽。她身着一袭漂亮的午夜蓝色晚礼服,脖子上还扣着一枚圆形的银色胸针。她这一身唯一不太协调的,就是腿上那粉红和绿色相间的袜子。月亮公主抬高声调道:“小马镇的朋友们,看啊!吾发现了这些奇妙的布管子,可以套在蹄子上!“

月亮公主进门后刚刚看到这一场景。她慢慢缓过神来,翅膀僵硬的搭在身侧。她看着眼前的状况,缓了缓,又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用魔法关上门。出了精品店的露娜才放松下来,她自言自语道:“看来那一切传言都是真的。“顿了顿,她沉吟道:”看来我欠老姐50金币了。“

咔擦一声的,机器安静了下来。房间里的尴尬,世界上任何尴尬都无法与之相比。小马们不太能理解她们是怎么想的,她们每天都看到其他小马不穿衣服的样子,而且这也很正常。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屏幕里的自己的衣服被撕掉,这让她们现在这么暴露起来,有些,下流。

瑞瑞第一个反应过来。“呃,这确实……有意思。“

“就是啊!“萍琪也附和道。

“那里还有关于我们的传闻?“小蝶小声道。

“所以你不打算在店里卖休闲装了?“苹果杰克笑着打趣道。

“亲爱的,这辈子都没戏。“看了屏幕上自己崩溃的样子,瑞瑞笑了笑。

“可是其他小马为什么要散播我们的谣言?“

“所以你和袜子到底是怎么了?“

瑞瑞闭上眼睛,“我不想谈这个。“

“所以他们说的谣言是什么?“

thumb_up 16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评论 马靠衣装

出了精品店的露娜才放松下来,她自言自语道:“看来那一切传言都是真的。“顿了顿,她沉吟道:”看来我欠老姐50金币了。“

Luna这是和她老姐又打了什么奇奇怪怪的赌……:ftemoji_sgsneaky:

3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