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星耀StarTwinkle
星耀StarTwinkleLv.4
麒麟
短篇翻译
E
已完结

代课教师The Substitute Teacher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429592/the-substitute-teacher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策略无可替代

chrome_reader_mode 6,097 event 4 天前 thumb_up 3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91 forum 4

一旦学生发现老师迟到了,教室里就会充斥着各种闲聊的声音,主题五花八门,但就是没谁谈今天应该上的课,大都是在聊周末的计划,关于一些小情侣之间的最新消息之类的。有两个学生并不想闲聊,背靠着椅子打起了盹,舒适地发出了阵阵鼾声。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个令马激动的想法传了开来:他们这节课大概不会上啦。不过,当推门声响起时,这个美好的幻想也随之破灭。

好的,同学们,安静一下,每个生灵请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去,星光熠熠走了进来,发着指令,她的目光落在了几个正在睡觉的学生上。她清了清自己的嗓子,大声说道:“我有件事情要宣布。”星光停顿了一下,与此同时,那两个还在睡觉的学生被身旁的生灵用胳膊肘,翅膀戳醒了。

星光老师?一个轻柔的声音问道。

星光发现声音的主人正在从一个同学的背后偷偷看着她,星光向她点了点头,“说吧,奥瑟蕾丝。”

暮光校长去哪了?

这恰好是我要宣布的事。星光昂首挺胸,在教室前端的过道上来回踱步,“暮光,还有你们的一些老师,和斯派克一起去找他的父母了。”

暗焰交叉起双臂,以一种困惑的神情看着星光,“是因为斯垃吉对他说的那些话吗?”她问道,“那条蜥蜴说过的唯一一句真话就是承认他在对斯派克撒谎,假扮成他的父亲。”

我知道你很担心你的朋友,但我问过同样的问题,结果发现斯垃吉说的关于猎鳞者的话是真的,斯派克的父母真的就在那儿;斯垃吉是通过这个讯息才想到假扮他父亲的。许多学生倒抽了一口冷气,还有的在小声嘀咕,计划着来一场全班都参与的救援行动,直到星光又清了清嗓子,“斯派克和你们老师拯救小马国的次数多到她们自己都不信,所以我很肯定她们不会出什么差错的。”

星光停止了踱步,直直地站在全班面前,说道:“在她回来之前,会有一名代课老师替她们上大部分的课。”

沙坝第一个发言:“太棒了,代课老师是你吗,星光老师?”

星光摇了摇她的头,“你们这周要开始学历史了,我理应去带你们,但,不是说我不喜欢教书,而是在暮光和斯派克都缺席的情况下,需要有马来处理那些行政事务,你们的代课老师是,呃……”她向教室的前门瞥了一眼,组织语言,接着说,“她不论是在大团体还是小集体面前都能清晰地表达自己,并且在这方面训练有素。她在异国土地上接受教育,考虑到她在很一段长时间内……未曾踏上过小马国的土地,暮光特意帮她重新适应小马国的社会生活。”

银溪突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吓了全班同学一跳。“噢噢!我可以帮她!我前几天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新玩意。”她从课桌底下拿出了一个小型的折叠式阶梯。“便携式阶梯!”

我不认为那是暮光心里想要的东西,星光咯咯地笑起来,“但我知道的是,她希望你们都能积极配合代课老师,认真听讲。”

好的,星光老师,全班同学一齐说道。

非常好,星光把重心放在了身体的另一边,蹭着蹄子,“我需要一点时间和你们的代课老师谈谈,然后我就会让她进来。”星光转了过去,迅速地走出了教室,回头说:“祝你们好运。”教室的门发着魔法微光,随后就关上了,讨论声此起彼伏。

加鲁斯用肘子顶了下沙坝,“我赌5比特她说的是泽可拉。”

沙坝接受了挑战,“你输定了,赢下这钱也太轻松了吧。”他朝加鲁斯做了一个老懂哥一样的得意笑容,“她不是第一次来小马国。”

但她来自斑马之地,意味着她是在异国土地上课的,狮鹫反驳道。

沙坝咬紧嘴唇,“斑马们真的会到学校里头学泽可拉知道的那些东西吗?”

也许是索拉克斯国王派过来的幻形灵教员,奥瑟蕾丝加入了这场对话,“不管是教导整个虫巢还是一个小的集体,他们都很有经验,而且我知道索拉克斯国王一直在为幻形灵与外界交流的方面上寻找出路。”

加鲁斯看起来并没有信她的话,“我不觉得在索拉克斯掌权之前的幻形灵有读过多少书,更别说教书了。”

奥瑟蕾丝看着天花板,陷入沉思,过了一会儿,她回答:“好吧,你说的很对,不过只要有机会,我们很乐意竭尽所能地去学习知识。”

代课老师是谁不重要,暗焰把她的脚放在了桌子上,爪子枕着她的头,“重要的是我们能少写多少作业。”

我们整蛊代课老师的方法也很重要!加鲁斯兴奋地补充道。

整蛊?约娜突然加入了这场对话。

对呀,难道牦牛不会在代课老师的椅子上放个大头钉,或者用胶水把铅笔黏在课桌上吗?

约娜剧烈地摇着头,“牦牛尊重长者和老师,有时在庆祝好成绩的传统牦牛舞过后,教室可能需要修理,但牦牛绝对不会故意砸坏老师的桌子。”

这段话引发了银溪的兴趣,她飞到约娜的旁边,“一个庆祝舞?那可真酷,你能教我吗?”

暗焰从鼻子里喷出了一小股烟,不屑地说:“噗,大头钉,胶水还有舞蹈什么的都太无聊了,龙族玩的恶作剧可比这有意思多了,好玩到炸裂。”

我觉得我们最好还是离这种能引发火灾的想法远点,沙坝谨慎地说道。

奥瑟蕾丝温柔地笑着说:“我们可以就安安静静地坐在那儿学习呀。”

我认为你们最好听听幻形灵同学的建议。这个声音平缓柔和,但同时也很有威严。全班学生齐刷刷地看向了教室门口,那里站着一只有绿色双眼的紫红色独角兽,她头上的断角令她的姿态显得更加冷峻严苛。

呀!银溪和奥瑟蕾丝都躲到了桌子底下。

沙坝的反应显然没她们俩那么过激,“呃,我们这是又被入侵了吗?”

小马入侵小马的领土?为什么小马要入侵自己的家?约娜不懂。

而且为什么会有马入侵一所学校?银溪的声音从桌子底下传了出来。

你们没读过《猩红朝阳》这本书吗?暗焰问道,改变了自己先前放松的姿态,站在了椅子上。

加鲁斯也从他的椅子上跳了起来,“就是那本讲述学生反抗侵略者的书?那个故事很不错。”他把自己的利爪刺向空中,“金刚狼!”

银溪从她的椅子后边探出了头,“金刚狼?哪儿呢?”

孩子们,狂风增大了她说话的声音,但语调依旧平静,“这里没有什么入侵,也没有什么金刚狼,我也不会容忍在暮光的学校里头组织一支反抗军的行为,特别是在她缺席的时候。”

奥瑟蕾丝在桌子底下悄咪咪地看着她,“所以……我们不会被奴役了?”

狂风摇了摇头,“当然不会。”她开始在教室前面慢慢地来回踱步。“风暴大王已经死了,我也放弃了以前的做法。我承认,我以前最常做的事是发号施令,上次教书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而上次和小孩子们互动,时间可以追溯得更远,但我可以向你们保证的是,我并不是那么可怕。”她转过身来,走到课桌间的过道上。“从你们的反应看来,我觉得你们并没听说过我环游小马国的事,我四处游走,告诉大家风暴大王已被打败的喜讯,尝试为我在那次……事件中的所作所为道歉。在那段时间里,我领悟到了友谊的真谛。这堂课讲的是友谊历史,暮光校长已经为我准备好了一份本周话题的详细纲要,但我同时也会讲讲我对小马国以及其它领土历史的见解。”

暗焰的身子瘫回了椅子上,“看来没有任何作业的想法是没戏了。”

研究历史对所有生灵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狂风盯着暗焰,补充道,“尽管这个子话题是只关注友谊方面的。”她把目光又放到了学生的身上,“正是因为我对小马国的历史进行了分析,我才得以在短短一天之内就占领了这个国家。我们的先辈们做了哪些不该做的事?他们的哪些做法是成功的?我们必须得问问自己这些问题,不然就会重蹈历史的覆辙。”

银溪举起了一只翅膀,“呃,狂风指挥官?”

我已经不再是指挥官了,孩子,叫我长官就行。我一直在试着鼓励小马舍弃狂风这个名字,但我要是完全想摆脱这个名号的话,可能得花点时间了。

加鲁斯把腿蹬直,后仰躺在椅背上,脸上浮现出了一个坏笑,“我听说你的真名是——”

狂风打断了他的话,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好像闪着火花,“除了给她上课之外,你们的校长

还给了我准许学生留校察看的权利。”她抬起腿走到狮鹫的前面,随后低下头看着他,一簇火花从断角处掉到了课桌上,滋滋作响。“而我特别不喜欢的行为就是不服从命令。”加鲁斯收起了他的笑容,坐直了身子。狂风看向了骏鹰,“你有什么问题要问吗?”

没有。银溪在看到加鲁斯课桌上那个烧焦的黑点后,使劲地摇着头,“我没什么问题,完全没有,学习使我快乐。”她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然后补充道:“长官。”

我有一个问题,在狂风回到教室前端的时候,暗焰问道,“虽然说入侵一个国家听起来挺酷炫的,但这又和我们学习友谊历史有什么关系?”

狂风用魔法从书桌抽屉里飘出一本大部头,中间的许多书页还夹着蹄写稿。“暮光的课堂计划,还有这些笔记都很不错,但她的视野太狭隘了。”她飞快地翻着这本厚书,随后便将其塞进了抽屉里,恢复先前的姿态。“没有充足的准备,你要怎么才能变得优秀呢?”她提出了一个问题,当没人敢回答时,她继续说道:

为了解释好友谊历史的来龙去脉,我们必须全方位考虑我们的过去与现在,包括那些很多马选择一笔带过的部分。这周剩下的时间,我们会研究历史上那些产生了重大影响的事件,其中会穿插一些考试,都是有关你们各自家乡的战争史的。然后我们会讨论如何将学到的知识运用到生活中去。

奥瑟蕾丝举起了蹄子,狂风点头让她继续,“那个会在期末考试中考到吗,长官?”

唯一的考试就是生活对你的考验。这个前指挥官说道,她从桌子上抽出了一杆粉笔,在黑板上画起了一系列的方形的图标,虚线还有地形图。“现在竖起耳朵听好了,集中注意力。我们的第一堂课讲的是一个生活在露娜公主被放逐前,但却经常被遗忘的历史人物。”她完成了她精确的绘图,然后在黑板上端写了一个名字。“我们这节课学习有关范·克莱茨维兹男爵的故事。”

 

 

 

 

 

 

***

暮光展开了她的翅膀,在空中模仿出一个撕扯的动作,“然后斯派克击溃了猎鳞者,用爪子把笼门给扯开了!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星光和暮光并肩行走,她们两个很快走近了学校中心的走廊。每经过一间教室时,都可以听见里面的声音传到空荡荡的走廊上。“斯派克能做到那些事吗?”

他在生长魔法的作用下变成了一只成年巨龙,不过你说得没错,斯派克拯救了大家。

太棒了,我很高兴所有马都安然无恙,斯派克的父母现在在哪儿?

他们返回巨龙之地了,但他们保证以后会去小马国一趟。在和那些猎鳞者待了这么长时间以后,我认为他们不会再想靠近任何小马了,但是我觉得斯派克会让他们相信,那些抓他们的马只是小马社会中的少数派,大多数马还是很友善的。

星光推了下她的朋友,“有这么一群知名的小马来帮他救龙,那肯定像是……如龙添翼。”

星光被自己的笑话逗乐了,暮光翻了个白眼,“哈哈,和我谈谈学生们的情况吧,代课老师们的表现还好吗?”

每个老师都是按照你给的教程大纲和指导来上课的。星光停顿下来,露出了一个羞怯的笑容,“除了一个老师之外。”

暮光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面前就是她讲课时最常用的教室。“噢,他们估计是为了一个更好的目的才违反常规的,我认为结果肯定还不错,你说的是哪个老师?”

星光没有回答。相反,她推开了教室的门,狂风站在里面,一小节粉笔牢牢地绑在一条缠着蹄子的带子上,她正为黑板上一张详尽的图解做着手势。她还在讲课,对着图解上的一组图标挥起了粉笔。

-所以亚马雷托上将Admiral Yamamareto只能被迫早早地将天马士兵送入战场,我们能从这个决定中学到什么?

(译者注:这里捏他的是二战中的一场著名战役——中途岛海战,在这场战役中美军以少胜多,成功击退日军对中途岛环礁的攻击,是日美太平洋战争的重要转折点,文中的亚马雷托上将捏他的是当时日军的大和号战列舰(Battleship Yamato

蹄子,爪子纷纷举了起来,狂风向奥瑟蕾丝点头示意,她立马站了起来,动作有着军人般的标准。“就像亚马雷托上将过早派出了天马部队一样,朋友之间也可能会轻率地做出承诺。撇开那些在你掌控之外的事,如果你不去认真准备的话,你可能就会使你的朋友失望,因为你行事过于鲁莽,向朋友承诺了你做不到的事,长官。”

理解的很到位。狂风向侧面瞟了一眼,发现了站在门外的星光和暮光。当暮光犹豫地进入教室,蹄子碰到地板时,狂风放下粉笔,挺直了身子。

全体同学,她用适当但又充满力量的声音说道,“暮光校长到了。”学生们齐刷刷地站了起来,和他们的代课老师保持着同样的姿势。星光跟着暮光进了教室,暮光晕乎乎地走着,目光呆滞地看着站得跟石头一样的学生,承受着他们冷冰冰的凝视。就在那时,下课铃响了,但没有一个学生动弹,也没有学生发出任何声响。

暮光清了清她的嗓子,“我,呃……我觉得……灵光小莓老师,我们能私下谈谈吗?”

当然了,校长。她拍了拍蹄子,“全体同学,解散。”学生们在那一瞬间放松了姿态,向门跑了过去,眼神和声音又回到了富有年轻活力的状态。在他们经过时,暮光听到了一些对话。

派对准备得如何了?

准备得非常好!计划的各个方面都有突破。

你能帮我一起完成明天的作业吗?

收到,我不会扔下朋友不管。

暮光靠近狂风,后者只是静静地站在她面前,嘴角的一抹笑容泄露出了她的情感。“欢迎回来,暮光,”在一阵沉默之后,她终于说道,“我猜你成功完成了任务?”

暮光深吸了几口气,答道:“是的,他们安全了。”

狂风点头示意:好的。

是挺好的。暮光的翅膀开始颤抖起来。

家庭对那些在外执行危险任务的马来说,是很重要的基石。

我同意,暮光咬牙切齿地说。

还有,虽然巨龙易怒好斗,但他们是很得力的盟友。

友谊不是这么运作的,暮光突然说道。她飞了起来,指着黑板上关于军队编制的图解,“你不能把这些复杂的事变成军事课。”她回过头去,指向充满学生的走廊说:“还有你绝对不能把这所学校的孩子变成你的小士兵。”暮光重新回到地面上,对着她选择的代课老师皱着眉。“友谊不是关于兵法和战争的。我还以为你已经学到这点了。”

你是说,我作为指挥官的经验不能用在友谊上,是吗?狂风疑惑地反驳道,“暮光,你鼓励我周游小马国,在给大家带来风暴大王的战败消息的同时弥补自己的过错,我在小镇上,在村庄里,对着大群大群的马道了歉。在我停留的那些日子里,我帮助镇子上的居民抚平占领期带来的伤害,我甚至和儿时旧友重新和好了。在我执行任务的时候,我在日记上写下心得体会,然后形成了自己的一套理论。”

狂风轻轻敲了下地板,“知道什么时候该起身反对别人的强词夺理,什么时候该保持沉默。”蹄子又敲了一下,“传达坏消息或称赞他人前要学会等待最佳的时机。”蹄子敲了第三下,“理解关系之间的细微差别,给他人创造可以利用的机会,以此来加强个体之间的联系。”她坐了下来。

自我回来之后,那些之前你让我填的讲师守则,我可是一字不差地全遵守了。在铁一般的军人面容上,她的眼睛来回跳动,“所以,校长,如果有谁要因为教学生友谊的另一种含义而被责备的话,这责任可在你身上啊。”

暮光支支吾吾的,一时说不出话来,星光加入了这场对话。“那友谊的另一种含义是什么?”

没有任何策略的改变不过是单纯的替换罢了,不是真正的成长。

所以,暮光说道,“你想说的是……”

星光低下了头,叹着气,“别又整句标语出来。”

狂风的目光在暮光和星光之间跳跃,随后点了点头,眼中的喜悦传到了嘴边,“对,友谊是策略。”

thumb_up 3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Utopia Lv.18 独角兽赞助者
评论 策略无可替代

居然是她啊。

4 天前
大黑星 Lv.8 麒麟
评论 策略无可替代

这算是“后遗症”吗?

4 天前
评论 策略无可替代

回复60991 @Utopia :

想了想,其实让狂风暗影时不时上上军理课确实是个挺不错的点子,免得安逸太久了再犯以前的过错,还能培养马国下一代的军事素养。:ftemoji_sgpopcorn:

4 天前
Nightscream Lv.22 夜骐小编
评论 策略无可替代

她去教军校比较合适……至少能让小马国的国防不至于和以前一样渣到爆。

4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