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CrepusculeFlicker
CrepusculeFlickerLv.4
独角兽
长篇翻译
T
连载中

精彩神七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235514/spectacular-seven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16.真相

chrome_reader_mode 11,297 event 6 天前 thumb_up 22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83 forum 1

 

  在当天的整个下午,暮光都没有给余晖打来电话,这让可怜的余晖整整担心了24个小时。当手机铃声响起而来电显示正是暮光的时候,她立刻扑向了它,“嘿,你还好吗?”

  “是的,我还好。”暮光的声音有一点点高。余晖想把这归因于一天的劳累。但她也知道,她不好,一切都不好。

  余晖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如果暮光真的被塞壬门的力量所影响了,余晖又该如何帮助她呢?她又应该说什么呢?难道要说‘暮光,你被邪恶魔法催眠了,快停下来。’吗?

  “你怎么了?”暮光的柔和的声音再次响起,把余晖从沉默中拉回了现实。

  “我很好,”她说道,绞尽脑汁想要说些什么。“呃…”她望向钟表,现在是4:53,“我知道现在有点晚了,你想要过来吗?”

  “我不能,月舞要到我这里来练习一些曲子。”余晖至少听出了一丝愧疚之情。

  “哦,”余晖竭力想要忍住自己的情感,但她又情不自禁地愤怒。她明白自己此时不能说话,因为这会将她的愤懑表现出来。

  “对不起,”暮光说道,“我明天回来找你的。”

  “是啊,再见。”她们在电话两头沉默了一会,直到余晖不能再忍受这种尴尬,她挂掉了电话。

  世界在余晖的面前缓缓地撕裂,成为一个个碎片——余晖能够做的只有在一边无能为力的注视着。她竭尽全力想要把它重新复原,但这些碎片却从她的指尖滑落,化为粉末。

  暮光身上的保护咒语正在逐渐消失;余晖知道这件事。这是一种悄无声息的折磨——虽然对情况心知肚明,自身却无能为力。

  她坐在床上。也许不能够,但也许有人可以。这希望渺茫,但她必须一试。她把斑点放在床上,走出了屋子。

  “崔克茜?”她敲了敲门。

  “走开,”一个闷闷的声音传了出来。

  余晖再次敲门,“求你了,崔克茜,我需要你的帮助。”

  “我不管。”

  余晖握紧了拳头,“这不是为了我,这是为暮光。你看,我知道你生我的气。我知道你觉得我在取代你的位置,但我没有!崔克茜,我想要救出阿特米斯还有你们的世界,我和你心中所想的一样!我们是同一个战营的;所以我们不能争吵!暮光身上的咒语正在消失,我需要你的帮助。”她把手放在门上,“求求你了,行吗?”

  她似乎听到了翻书的声音,但崔克茜没有回应。

  余晖拍了一下旁边的扶手,“好吧!”她回到了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了门,望向斑点,“对不起,点点。”她坐了下来,它凑了过来,舔着她的脸颊。

  如果我们的计划不能奏效该怎么办?如果在我们击败塞壬之后人们还是被控制着又该怎么做?余晖望向笔记本,一切之前没有考虑到的情况扑面而来,一切问题,所有的错误…就像她现在无法写出回击魔咒,或是她的朋友们在没有暮光公主的情况下能不能释放彩虹大炮,她们的努力最终会白费吗?

  “别放弃,”暮光公主尖声说道,“你不能让你的朋友们失望。”

  斑点叫了两声,摇着尾巴。余晖挠了挠它的耳朵,“我不会放弃的,我只是在思考我们该如何赢得这场战斗。”

  在那之后,暮光公主沉默了。

  余晖望向四周,但草地上空无一人。黄色的花朵娇小地盛开着。她弯下腰,摘下了一朵,摆弄着它。

  “余晖!”

  她转过头来。暮光站在山顶上,向她甜甜地笑着。但当余晖手持玫瑰,奔向她的时候,一道阴影从暮光身边升起。它幻化成为了月舞,她的脸上挂着精明的笑容。

  “小星星,”她甜甜地说道,“看看我为你带来了什么。”一座宫殿从天空漂浮过来,紫色的瀑布在两边流淌着,宫殿的围墙上满是花朵。

  “再见,余晖!”暮光说道,她投入了月舞的怀抱,跃向天空,消失在了宫殿之中,留下了一阵阵笑声。那笑声慢慢地扭曲,逐渐疯狂起来,从云层中愈发清晰地传了出来。余晖立足的草地爆燃起来,花朵燃烧起来,化成了灰烬。大地裂开了,日落从裂缝中爬了出来。她疯狂地看着余晖。

  “我们两个只能有一个活下来!”她伸出手,抓向余晖。

  余晖转身逃跑,从一块石头跳到另一块石头上,躲避着岩浆。她没有勇气回头。她头顶的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闪电在她的周围劈下。她跑到了世界的尽头,前方无路可走,面对着眼前的无尽深渊。她跳了下去。

  坠落过程比她预期的要缓慢的多。实际上,她感觉自己似乎漂浮在半空之中。她挥了挥胳膊,感到了一种阻力,就好像在一个大游泳池里面一样。她向前游去,直到触碰到了地面,她浮出水面,喘着粗气。余晖抬头环顾四周,夜幕之下一切都是那么的静谧,星光闪烁,洒下点点光辉。她终于找到了一个小岛。

  余晖爬了上去,庆幸着自己终于找到了一处安身之所。可是,当她细看这个小岛的时候,她僵住了,因为那熟悉的恶魔出现在她的旁边,冲着她微笑。

  余晖向后跳去,攥紧拳头,咬紧牙关。“你想要什么?”

  “什么,我当然是来帮你的。”她说着,脸上的笑容愈发夸张,“你想要救你的朋友,对吗?”

  余晖稍稍放下了手臂,“那又怎么样?”

  她的恶魔凑了过来,“你看,你身上有着足够的力量。”她把手放在余晖的胸口,“就在这里,你所需要做的只是让我回来。”

  “那不可能!”

  “那你更想要你的朋友们被那几个八十年代的垃圾洗脑?”

  “不!但我也不会让你在此刻得逞!”

  恶魔转了转眼珠,她向后退了一步,盘膝悬浮在空中。“所以现在的情况就是你什么也不愿意做,你有那能够满足你的力量,可是你却不用它。友谊让你变得软弱了。你以前被人所恐惧,受人尊重。”

  “那不是尊重,他们都在恨我!我不会变成以前的那个样子!”

  “但是想一想你能够拿到的东西。”她在余晖的耳畔低语着,“只要你同意使用你的力量,打败那几个塞壬就是小菜一碟,所有人都会把你当做他们的英雄。在那之后,一切就能恢复正常。你能成为坎特洛特高中无可争议的女王,也许整个城市的人都会匍匐在你的脚下!而且,你最爱的暮光就能够从月舞那里回来了。”

  余晖绷紧了脸,“我很确信我赢回暮光不需要你的帮助。”

  “你说对了,你不用,那力量是你自己的。”她在余晖的耳边停了下来。“这是月舞不可能拥有的。你需要的只是释放你的能量。”她凑近了,“拿着它,去干你那珍贵的暮光吧。”

  余晖一拳揍在了恶魔的脸上,那恶魔被打懵了,脸上闪过震惊和恐惧的神色。余晖猛地跺了下地面,“你对我说什么都可以!揭我的伤疤,嘲弄我,还是辱骂我,我都不管!但你永远不能强迫我去玷污暮光!尤其只是因为月舞!”

  恶魔揉了揉嘴巴,“在你那天和她舌吻的半个小时里,我可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妈的!”余晖扑了过去,但它消失在了一阵烟雾之中。

  “好吧。但是,当整个世界在你面前崩塌的时候,别说我没有给过你一条出路。”半空中响起一阵声音,世界在她的面前旋转起来,一阵嗡嗡的声音响起,余晖醒了过来,发现只是自己的闹钟在作怪。

  彩虹音爆成功晋级半决赛。可爱标记童子军则遗憾落败。余晖在周一早上去学校之前从官网上面看到了这条消息。只有九支队伍剩了下来,四支乐队是来自坎特洛特高中的,她能够想象出学校里面的紧张氛围,更不要说瑞瑞等人和自己小妹妹们的关系了。

  余晖合上了笔记本电脑,抓起背包。显而易见,拖着不去学校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她今天打算步行上学,以防再有人在自己的摩托上面泼油漆。新鲜的空气,湛蓝的天空,明媚的阳光…这些让余晖疲劳的大脑得到了一点慰藉。

  的确如此,彩虹音爆毕竟晋级了,她们还有机会,她能够证明她黑暗的那部分是错的——她不需要这种帮助!余晖会完成回击魔咒的,而她的朋友们能够让整个世界再次回复正常。

  她想起了暮光,在这个时候,余晖能够为她做什么?她需要帮助吗?如果只是余晖想太多了,暮光现在没有任何问题呢?她心中的波澜立刻压下了这个想法。

与此同时,另一个余晖的态度如何?她还会让彩虹音爆们在周六发生那件事之后再去工厂练习吗?尽管因为可爱标记童子军们的落败,她们可以再次使用谷仓。余晖还是觉得她们应该去看看日落的情况。

  她走进了学校,立刻就收到了四面八方的怒视与轻蔑的眼神。她走向了自己的储物柜,回想起了那段她能够陶醉于别人痛苦的日子。

  “我得承认,我很惊讶你们能够走到这一步,”一个声音从她的后面响起。她回过头,看到了靠在柜子上的闪卫,他沾沾自喜地笑着。

  “我和我的朋友们总是能够做出一点令人惊讶的事情。”余晖说道,让自己此时面无表情。

  “好吧,但是现在,你们会和‘真正’的乐队开始战斗了…还有崔克茜,我希望你和你的朋友们能够足够‘令人惊讶’来进入总决赛,但不管怎么样,你们还是会输给我们的。”

  “满是乳臭未干孩子的蠢话,你的水平可不怎么样,”余晖耸了耸肩,“我们会赢的,你到时候会感谢我们的。”

  闪卫转了转眼珠,这让余晖更想要揍他了,“‘我们’是什么意思?你什么也没做,在其他成员们干活的时候,你只是在那里看着,然后坐享其成罢了。和以前一样。

  余晖好像被打了一下,之前所有的阴谋计划都涌进了脑海——之前她强迫剪剪和蜗蜗以及其他手下做那些坏事,而她自己则坐享其成的场景一起出现了。“那不是真的!这是团队努力!我在尽我所能帮助她们!”

  “对啊,你填了表格,干得漂亮。”

  我真想知道用大棍子打脑袋能不能解决催眠的问题。“我的乐队怎样分工不关你的事!”

  “‘你的’乐队和我无关,我敢打赌你连你们在做什么都不知道。”闪卫转过身离开了,但在余晖能够看见他眼中的绿色光芒之前,他开口道,“我们会在下一轮打败你们,因为你们不配赢。”

  余晖望着离开的闪卫,她紧紧地攥着拳头,直至自己感受到了那刺痛感。她甩了甩手,抓起了课本,然后狠狠地摔上了储物柜的门,这让她旁边的柜子被猛地崩开,但这已经不是她所关心的问题了。

  走进第一节课的教室,余晖惊讶地发现瑞瑞今天没怎么化妆。她从没见过这个样子的瑞瑞。她坐在椅子上,愁眉苦脸。

  “甜贝儿跟我说她再也不想和我说话了,”她虚弱的说着,“我知道那只是咒语的作用,但是…”她擦了擦眼睛,“我以前从没有见过她如此的生气。”

  余晖走了过去,给了瑞瑞一个最大,最温暖的拥抱。瑞瑞抽泣了一声,牵动着余晖的心弦。“别担心,两周之后,一切都能恢复正常。”

  瑞瑞拿出了一张纸巾,擦了擦眼泪,“是的,还有两周,我们能挺过去的。所以回击魔法进行的怎么样了?”

  “当然了!”余晖故作鼓励,“我想马上就要完成了!”

  “太好了!我就知道我可以相信你的,余晖。”

  余晖的脸僵住了,望向走进来的值得注意先生。我是个糟糕的朋友。

  午餐时间到了,这回的敌对情绪与以往不同了,学生们不再和之前那样互相仇视,相反地,所有人都把自己的反对对象转换到了那几支留下来的乐队身上。不过,分裂的大情况还是没有改变。

  余晖在那群学生中没有看到暮光的身影。她现在只能想象她在和月舞做些什么了。她强迫着自己把注意力转向自己的朋友们。和瑞瑞一样,云宝,阿杰都被自己的小妹妹所敌视了。可爱标记童子军们和自己的几个朋友坐在了餐厅的另一边,没有一个人肯向彩虹音爆这边哪怕是瞥上一眼。

  阿杰狠狠地捶了一下桌子,把大家吓了一跳,“那几个混蛋塞壬分裂了我的家庭!我从来没有让任何一个家人这样生气…”之前余晖曾经见过阿杰强壮的手臂,她毫不怀疑苹果杰克对塞壬威胁的有效性。

  “嗨,姑娘们。”暮光坐在了余晖的旁边,“我来晚了,”在注意到了大家闷闷不乐的样子之后,她脸上淡淡的笑容消失了,“出什么问题了吗?”

  “所有事都出问题了。”云宝把头拍在了桌子上。

  “可爱标记童子军被淘汰了,然后现在,她们不再和我们说话了。”余晖解释道。

  暮光耸了耸肩,“是的,我看到了这条消息,她们能进四分之一决赛都是个奇迹了。我的意思是,我都已经数不过来甜贝儿破多少次音了。而且飞板璐在本该用C弦的时候却一直在A那里。”她哼了一声,这声音听上去一点也不像平日里的暮光。

  云宝抬起头来,和瑞瑞一样担忧地望向暮光。此时的暮光正在自己的午餐袋里面翻找东西,没有注意到她们。余晖深吸了一口气,决定要证实一下这个可能存在的问题了。这个时候,三个愤怒的小姑娘走了过来。可爱标记童子军们愤怒地站在了桌前,瞪着余晖和她们的大姐姐。余晖不得不先处理这边的事情,她们三个看上去已经要气炸了。

  “你骗了我们。”小萍花咬牙切齿地说道。

  阿杰坐起身,一脸茫然地问道,“骗了什么?”

  飞板璐接了下去,她气得涨红了脸。“你说过你们不会去炫惑组合的演唱会因为那很危险,你们拿走了票,结果你们自己去了?!”

  云宝退缩道,“小璐,你不明白。”

  “不,我们很明白,”甜贝儿说道,“你们从我们这里把票抢走了!我们攒了两个月的零花钱才买到的!”

  “你们怎么这么确定我们去演唱会了?”

  “珠王冠冠在那里看到了你们!”

  “几乎是我们,”暮光喃喃地说道,她低着头。

  “承认吧!”小萍花说道,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你们从一开始就在破坏我们的计划了!你们先是不让我们去演唱会,接着是抢走了我们晋级的机会!你们为什么要把我们的生活弄得这么糟糕?”

  “我没有要让你们的生活变得糟糕!”阿杰说道,拍案而起。“你们都不知道我们要去做什么,然后还要在这里捣乱?”

  “关于敲诈这件事她显然是对的。”暮光说道。

  “那不是重点!”

  童子军们已经受够了,她们一个接着一个的离开了。小萍花向阿杰比天使还要纯洁的笑容,“等你回家的,我保证你会有大麻烦的。”

  在她们离开之后,余晖转过身来,一下子和暮光的眼神撞上了。余晖真希望她没看到这一幕。“所以,我是我们之中唯一一个没有去那个演唱会的?”暮光苦涩地说道。

  瑞瑞走了一步,“余晖,你是不是忘记告诉暮光那天我们和你一起去了?”

  余晖搓着手,“我可能忘记说了,呃,”她想要挤出一个笑容,“但是,我,我那天不是自己去的,对吧?”

  “你的确没有,你去和你其他几个有魔法的朋友们一起拯救世界,而我只能坐在一边看着,因为‘那对我而言太危险了’。”她抓起袋子,大踏步的离开了。

  “闪儿,等等!”余晖赶忙去追她,但暮光夺门而出,余晖在门口停下了,想着追上她能有什么用,塞壬们对她现在的影响有多大,暮光此时真实的想法是什么?

  她现在一定是直接去找月舞了。余晖推开门,跑到了大厅里,但刚才的那一下犹豫已经足以让暮光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暮光!”余晖喊道,但是没有人回应她。

  余晖低着头,转身回到了餐厅,她内心的痛苦啃噬着她,留下一大片空虚感。她瘫坐在椅子上,想象着下一次见到暮光的时候自己应该怎么办。

  萍琪向前推了推盘子,“就算是我现在也高兴不起来了。”

 

  余晖望向自己的盘子,食欲早已完全消失了。没有欢笑的萍琪永远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暮光坐在音乐室里,仍在为刚才的那一幕而愤怒。这已经是在过去的两个小时里她第三次想起这件事了——余晖和其它人在她的背后做了什么——她们现在在做什么!显然,在她们之中,没有魔法等于毫无用处。

  她手中的小提琴立刻发出了一声刺耳的抗议。她深吸了一口气,又尝试了一下,这回的声音有放柔和了。她想起自己以前从不会犯这种错误。这几个混蛋已经要把我弄疯了。也许她们想借此机会把我从圈子里踢出去。小提琴又是一阵哀鸣,她再次深吸一口气,慢了下来。

  我应该为她们做些什么。她们又能够打败塞壬的魔法。她的演奏再次急促。但是谁说我就不能找到我自己的方式来帮她们?她手上的力度再次加大。只因为我没有魔法就意味我不能有任何作用吗?

  吱——!

  暮光的小提琴发出了最不友好的声音,她放下了乐器,从椅子上站起身。在月舞来之前,她需要一点休息。

  就好像是暮光在召唤一样,月舞推开门进来了,“小星星,你准备好了吗?”她皱起眉,“亲爱的,你看上去心烦意乱的。”

  暮光望向别处,“没什么,一会练习的时候我会好起来的。”

  “那是当然,”月舞凑了过来,把手放在暮光肩上,“但我还是想要知道是什么事情在困扰着你。你知道,我永远等待着你的倾诉。”

  “我知道,”暮光咬着嘴唇,既然自己和月舞都没有魔法,她要如何开口?又回到了原点,她需要关心别人知不知道自己的朋友们有魔法吗?她们已经躲着自己把事情都做完了。她知道事实不是这样的,但要如何把自己的想法化作语言呢?“就是…我感觉我的朋友们好像不喜欢我,她们觉得我能力不够,照顾不好自己。”

  “胡说!”月舞扑了过来,捧起了暮光的脸颊。“你是夜空中最明亮的星星——是所有人都会第一眼注目的星星!他们只能在你的光芒之下拜服!就算你的朋友们看不到那光辉,我也能,你就是我独一无二公主。”

  暮光的眼角微妙地抽搐了一下。

  “如果要我说的话,我很确定你能够找到照顾好自己的方法。”月舞放开了暮光的脸颊,握住了她的手,“你和她们一样棒!不,你要比她们好得多!如果她们不能发现你的才华的话,我会证明给她们看的!我会给你所有你应得的奖励!”

  暮光的脸红了,她握紧了月舞的手,“谢谢你,月舞,我很高兴有人能够相信我。”

  月舞甜甜地笑了,“我永远相信你,小星星。”她扫过钢琴,“如果那些所谓的‘朋友’怀疑你的能力,也许这就是证明她们是错的最好办法!和我一起,暮光,我们会赢得这场胜利的!我们的名字会在星光之下绽放,世界会为我们而折服!”

  兴奋涌上了暮光的心间,胜利听上去棒极了!让所有人都承认自己独一无二的音乐技巧!让云宝为自己的蠢话羞愧!向余晖证明自己可以照顾好自己!剩下的事情只要打败接下来的八支乐队就可以了!

  等一下,我是不是还要做些什么?暮光的心里一颤,是的,她要在关键时刻退出,这样才能够确保彩虹音爆的晋级。她们应该去向英雄一样拯救世界,而自己只能在旁边看着。

  她皱起了眉,为什么她要放弃?她比其他的所有人都更有音乐天赋!如果她们想要赢的话,那为什么不来一场公平竞技呢!她向月舞坚定地点了点头,“我们开始吧,月儿!”

 

  月舞嘴角上扬,贪婪地笑了,“如你所愿,我的花朵。”

  余晖告诉了彩虹音爆其余的几位成员上周六发生的事情,于是今天她们觉定再去香甜苹果园练习。然而,这一回她们没有收到热烈的欢迎。苹果杰克一下卡车就被史密斯婆婆叫到了屋里,其余的几位在外面等了将近一个小时。终于,阿杰苦着脸出来了。

  “所以…呃…”她闷闷不乐地说道,“小萍花和婆婆说了票的事情,所以…”

  云宝皱起眉,“她骂了你一顿?”

  “我真希望那是她唯一做的事情,”阿杰哭丧着脸,“她要我从乐队里退出。”

  “什么?”所有人都喊出了声。

  “但是,苹果杰克,我们需要你。”余晖说道,“暮光公主不在这里已经让我怀疑彩虹大炮能不能被释放出来了,如果你也不在的话,我不知道我们还能不能成功了!”

  阿杰垂目道,“我很抱歉,但是婆婆要我在这个比赛结束之前放学之后都要直接回家,这是她的命令,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云宝拍了拍脑袋,“放轻松,余晖,解决这事很简单。”她坏笑了一下,“你就跟她说你在放学之后有别的活动,之后我们就去工厂练习。”

  “我不会向婆婆说谎的!”阿杰立刻说道,“看看我上次说谎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是啊,但那时候你的目的也是好的。”云宝反驳道,“那你想要小萍花永远恨你吗?”

  阿杰攥紧了拳头,打了一下空气,望向远处,“这个借口也没有用的,她说不管发生了什么,我在放学之后也必须回家。”

  余晖踢了一颗石子,“那么,我不想要说这个,但是,阿杰,如果你不会说谎的话,那就只有一个选择了。”

  “那是什么?”

  “公开地叛逆一下。”余晖的脸上闪过一道邪恶的笑容,“不用说谎,直接反抗,反正你现在已经有麻烦了,你奶奶还能做什么呢?再说了,世界的命运好像要比听长辈的话更重要一点吧。”

  云宝欢呼道,“我喜欢这个计划!”

  瑞瑞砸了咂嘴,“虽然我不想要承认,她们说的确实有道理。现在的情况是你的妹妹和其它人都已经被塞壬控制了。如果我们要打破一些规则来救他们,那就这么做吧。”

  阿杰揉着太阳穴,“好吧,我想我准备好挨骂了,那几个塞壬欠我的,在她们还回来之前,我不会退出的。”

  萍琪指向西边,“回工厂去吧!我希望日落不会生气。”

  “我们都是这样想的。”余晖说道。她们收拾好东西回到了车上,离开的时候,苹果杰克还是不安地回望家里。“没有事的,”余晖说道,把手放在她的肩上,“你是为了正义而战。”

  “我知道,但那也不是我不心怀愧疚的理由。”

  余晖郑重地点了点头,望向窗外,她一直在告诉别人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但是现在事情的情况已经复杂了许多,也许她只是在做无用功。不!我们会成功的!我们一定能行的!也许会遇到困难,但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阻挡我们!

  她们到达了工厂门前,在搬乐器的时候,余晖说道,“我先去看看日落。”

  瑞瑞点了点头,“好的,需要我们和你一起去吗?”

  “不了,我想我们需要单独谈一谈。”余晖走到了那扇蓝色的门前,敲了三下,“有人吗,是我!”

  没有回应的声音。

  余晖觉得在楼上是不会听到自己的声音的,当然,基本的礼仪还是要有的,她再次敲门,等了五秒钟之后,把门推开。大厅里的灯闪着微弱的光芒,这让余晖想起了那些垃圾恐怖电影里的桥段。曾经的她把这里当做自己的避难所,这里能够远离那些疯狂想要和自己成为朋友的女孩们,她也可以在这里制造谎言,挑拨学校里学生们的关系,这样自己就能够独揽大权了。

  这和塞壬们没有什么区别。

  她走上了楼梯。办公室的门裂开了一条缝隙,她敲了敲门,结果门直接打开了。把日落屋子里的一切呈现在了她的眼前。“她不在这里,”余晖深吸了一口气。在余晖离开之后,这里几乎没有什么改变,那张床还是放在同样的位置,几件脏衣服堆在墙角的盒子里,旁边放着外卖。床头柜上面有一台小电视。不过,最令余晖感到奇怪的是桌子下面的那个大橡胶蛇。“等等…”

  她向前走了一步,一道蓝色的光芒闪过。“水晶爱心,”她屏住了呼吸,它在那里!就在那条橡胶蛇下面!

  那条蛇吐出来信子,抬头面向余晖。那不是橡胶蛇…她退后一步。一条火蛇和水晶爱心…余晖的心砰砰地跳着,那么只有一个结论了。人类版本的我是拉米亚,但是…她后退着,突然,背后一个声音响起。

  “我说过,不要进我的房间。”拉米亚说道,“看来你刚才打破了这个规定。”

  余晖转过身来,然而,自己的肩上却感到了一阵刺痛。一瞬间,她整个胳膊都麻木了,垂在了身体的一侧。她想要动动手指,但自己的身体却不听使唤。“什么?你是…”她退后一步,回想起桌子下的那条蛇。“你是拉米亚。”

  拉米亚眯起了眼睛,“我真的希望你能永远闭嘴,只要在这里再呆上一周,我就可以离开而你,则什么也不会知道,”她叹了口气,耸耸肩,“看来我在这一点上没有成功。”

  余晖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她现在不知道更应该去关心哪个事情,是她不听使唤的手臂,还是这个世界的自己是一名罪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是拉米亚?你对我的胳膊做了什么?”

  日落伸出手指,“为什么?因为这件事情很有趣,而我又恰好擅长它。非常的简短。至于做了什么,我刚才打了你的一处穴位,你过一会就会没事的。”

  “我…你…”余晖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自己不要尖叫,“你为什么会有水晶爱心?”

  拉米亚靠在门上,“我弄走了它,显而易见。”她自鸣得意地笑了,“但是我想你想要知道更多的内容?”

  余晖瞪了她一眼。

  “好吧,当然是为了钱,你知道这个东西在黑市上的价格有多少吗?非常大,就像,我之后就再也不用干这一行了。本来那里的保安就够多了,再来上几个捣乱的塞壬,哎呀呀,那天真是够忙的。”

  “所以,你只是要去把这个水晶爱心给那个出价最高的人?就算我们告诉你那东西能做什么?”

  “是啊,现在的出价非常高,之后,我和耶梦加得就能够搬到最大的房子里去了。”

  后面的蛇发出了兴奋的嘶嘶声。

  “另外,”拉米亚说道,“你应该为我把它卖出去而高兴才对,那样的话,炫惑组合就不会再得到它了。”

  “她们只要找到下一个拿到它的人,然后把它拿走就行了!你得把它给我们,这样才能确保安全!”

  拉米亚摇了摇头,“你可真有意思,你能确保安全?相信我,你和你的几个小朋友还不如我呢,我当时差点就把它弄丢了,如果她们真的想要弄到手的话,从你们那里那东西就像从婴儿手里抢糖果一样容易。”

  “哦,是啊,那你呢?”

  “我会尽早脱手的,我已经找到了几个下家了,几天之后,水晶爱心就能够运出这个城市,里那几个塞壬远远的。我会拿到钱,而你们也不用担心这事了,这是共赢。”她拍了拍余晖的脑袋,世界再次旋转起来。

  健身和柔道?你确定你要学这些吗,烁烁?她的父亲问道。

  余晖坚定地点了点头,她会让这几个小混混吃到教训的。

  拉米亚拿开了手,“靠,我忘了这事了。”

  余晖用自己能动的那只手揉着头,刚才闪过的场景让她还是有点发蒙,“听着,”她说道,“如果你不把这东西交回去的话——”

  “你会怎么样?叫警察来把我抓紧去吗?别忘了,我们长得可是一模一样,如果我想的话,我可以不戴面具再去博物馆偷一次,然后把这些事情怪到你身上,然后你要做什么呢?告诉他们是你的双胞胎姐姐做的这件事?我会让我自己消失,直到你牢底坐穿,余晖烁烁在这个世界里的名声可不怎么好,当然,准确的说是拉米亚,”她抱起手臂,得意地笑了,“你将会是我无罪释放的免费门票,如果你真的要那么做的话,我还知道着你的小秘密,所以,你又有什么牌可以打呢?”

  余晖感到热血上涌,她向拉米亚挥拳,但后者轻声抓住了她的手,然后在余晖的腹部打了一拳,将她击倒在地。余晖挣扎着爬了起来,喘着气,“我恨你。”

  拉米亚耸了耸肩,“你看,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英雄的,我之所以出手是因为我要自卫,只要你能保证管好自己的嘴,我们之间的关系就可以非常的好。我们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如果它们都毁了,难道不是很糟糕的事情吗?”

  余晖精疲力竭地说道,“好吧,我们会按照你说的做。”

  “亲爱的,我们一直都是在按我说的做,你只是现在才注意到而已,哦,别那样看着我,你知道我是对的,我告诉你,你和你的朋友在这里想怎么练习就怎么练习,我不关心,去做你们的那些拯救世界的事吧。”她的脸上掠过一阵阴影,“但是如果你们把这件事到处乱说的话,我不仅会把你干掉,我也会想法子把其余的几位抹除,我的电脑几乎能黑进所有的系统,找点能够腰斩她们未来的东西应该不是很难。”

  “婊子。”余晖骂道。

  拉米亚指着她,“只有你打破这条小规则的时候我才会是这样的。”她小心翼翼地不让自己和余晖有身体接触,然后躺回了床上,“现在,从这个房间里消失。”

  余晖立刻照做了,尽可能快地离开了。她胳膊上的麻木感渐渐消退,一种全新的感觉从手上升起。这个世界的她不但是个大盗,她和之前版本的余晖简直一模一样。操纵别人,自私自利,自大无比,报复心强…余晖靠在了扶手上,所以,她在一个没有魔法和朋友的世界里就会是这个样子吗?

  “不管我有多么努力,总有些事情要提醒我之前的所作所为。”余晖叹了口气,这是她应得的;她以前就是这样差劲。但是她已经在变好了,她一直在努力改变自己!显然,这个世界并不能轻易地忘记她之前的所作所为。

  她终于下了楼,回到了在小巷里等待着的其它人的身边。“所以,你们的谈话怎么样了?”瑞瑞问道。

  余晖揉着肩膀,“呃…”如果她不把这件事告诉她们,她们就不会有说漏嘴的风险了,彩虹音爆们的安全就能够不受威胁…“还可以,我们谈了谈,你知道吧?”余晖望着瑞瑞和小蝶之间的空隙,“我们可以在这里练习,只要不去打扰她就行,她有些…烦躁。”

  “没问题!”萍琪敬了个礼,“也许音乐能让她振作起来!”

  余晖看着她的朋友们把乐器搬了进去,她感到一阵战栗,也许这是一个坏主意,也许她们应当远离工厂,她试着再次动动手臂,现在已经好些了

 

  拉米亚,塞壬…余晖是对的,没有一件事情是正常的。

  作者的话:

  备选标题——叛逆之始

 

thumb_up 22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Haiter Lv.16 独角兽
评论 16.真相

alas,还是觉得有点离谱:ftemoji_flutterfear:

4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