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炒橘子
炒橘子Lv.1
陆马
短篇原创
E
已完结

维科奥斯的奏鸣曲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chrome_reader_mode 10,436 event 4 天前 thumb_up 1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22 forum 1 collections_bookmark 0 star 0 file_download 0

  维科奥斯的公民们是过得如此富裕,他们从不去,也不会去担忧自己的生活,他们也不知道顾虑是什么东西,也不必去知道。他们不用前后左右的去看,因为前方的大路已经铺好,这个国度有着规划好的一切。

 

    这个国家的农业,工业,经济,一切繁杂的一切都由一个叫莫尼斯的发明家一劳永逸的解决了,莫尼斯总是身着一席白色长袍,骨瘦如柴的身体却如同身旁的那栋大楼般高耸,棕黄色的头发稀稀疏疏的然后在额头处微卷着,一对眼睛非常大,大到能看到一切事物的研究价值,苍白的皮肤一道道皱纹刻在上面。

 

    这个大发明家发明了一种只用风力就能驱动的机器人。这种机器人像走路草般,最大程度的把自己的每个部件都缩在一起,形成一个球。一旦有命令被识别,它们就被风力驱动着,慢悠悠的滚到目的地,然后展开自身的所有部件,开始执行命令。这种机器人,身体没有任何多余的零部件,不会做任何多余的动作。如果你走在路边,你能看见它们在收割小麦,你能看见它们在建筑,你能看见它在帮人们运送货物,如果你一直守在它们身边,你应该还能看到它们中会突然有一群,朝着一栋高耸入云的大楼移动。莫尼斯对于他的发明很自豪,他给这些机器人取了个名字:“X—24”。这些机器人虽有名字,却没有属于自己的独特的序列号,因为莫尼斯最清楚不过的是,所有X—24执行的命令都是一样的。

 

    那栋高耸入云的大楼,刺穿紫的发黑的密云,这栋大楼就是莫尼斯的科技帝国。里面没有任何灯光从里面透出来,只听得叫机器极其低沉的蜂鸣声,走近这栋大楼,这周围已经不是空气包围了,那种像是被静电包围般的迷雾。同样的,这栋大楼里面没有任何人类,有的只是隔段时间就进进出出的X—24

 

    可以说,这栋大楼是维科奥斯的支柱一般的存在,它支配着众多神经,旁边的建筑都是它的躯干骨。同时,也是这栋大楼,赋予了这个国家公民生而为人权力。里面有一台巨型机器,像一条巨蟒攀附在大楼里面,里面储存着大量信息。无数发着蓝光的小孔有如鳞片般嵌在巨蟒身上。莫尼斯把这台机器命名为脊柱,脊柱之外,还有熔铸区,这里边隐藏着许多机密,莫尼斯也很少去使用它。除此之外,还有这栋大楼里面最后一个部门”:降临区。

 

    每逢冬天的时候,维科奥斯极其寒冷,就是这种极其寒冷的天气适合了很多东西的保存。每到这个时候,X—24就会自动识别符合条件的男性公民与女性公民,然后自动前往他们的住所,从他们的身体内精子与卵细胞,就这样,一男一女的精子与卵细胞被一台X—24蜷缩身体,变为球形态,带到那栋大楼里。当然,这些男男女女在此时是不知道他或她的体内的细胞与谁配对。X—24通过自身的演算,把最完美的配对寻找出来,就可以施行命令了。

 

    然后一台接一台的机器,蜷缩着身体,把自己采集而来的精子与卵细胞,送到降临区。经过一系列的处理,精子和卵细胞被装到特制的培养皿里。而其中所需的养分则从熔铸区陆续的输送过来,这种培养液,呈暗红与乳白色。随着胚胎的不断增大,培养皿也跟着不断的增大。到了春天的时候,一个体态,和内脏发育成熟的婴儿就降临了。

 

    发育成熟的婴儿,睁开双眼的那一刻,会被X—24送到巨型脊柱旁,婴儿被固定好,脊柱上的蓝色小孔里就会伸出一根细长,柔软的特殊材料的金属导管。这些导管,缓缓的从婴儿的眉心插入头部,然后瞬间张开四只很小的尖爪固定在婴儿的头部。从导管里传输过去的是,是事先储存好的大量信息,里面包括了很多生存所必须的技能,例如怎样走路,怎样进食,怎样说话等等。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以这种方式培育出来的婴儿,不知为何,是不具有遗传基因的。输送过程极其缓慢,要经历一个夏天。因为假使输送过快,莫尼斯当心数据会紊乱,这样出来的婴儿会人不人,鬼不鬼。

 

    到了冬天,一个个新生儿就会被送出大楼,安排到新的住所。

 

    这栋大楼里还有最后一个区域:熔铸区。这个区也是所有维科奥斯的公民都要经过的一个区。不过,到这个区的所有人们已经死去。很久以前,莫尼斯曾经建议总统不要建立陵园,那样会太浪费土地。他有更好的办法,总统也很欣然的同意了。

 

    维科奥斯的居民死后,会第一时间被X—24侦测到并被X—24驮着,送到熔铸区。被送到熔铸区的一具具尸体,经过处理,这些尸体被扔进熔铸区高大的熔炉里,熔炉里事先装好了纯净度极高的水,一具具尸体被扔下水。像刚被放生的鱼,而X—24就像善男信女般捧着一条条鱼扔进熔炉,熔炉里传来扑通扑通的入水声,这一声接着一声,越来越紧凑。

 

    待所有的尸体都抛如水中,然后密封,经过特殊高温加热方法,最后尸体化作泛着乳白与暗红色的液体。熔铸区利用自己的发达的科技,把维科奥斯的公民们的最后一点价值发挥的淋漓尽致。一炉又一炉的溶液,不断泛起波澜,外面天空的压着密云,死一般的寂静,是为了一次又一次的新生作铺垫。

 

    就这样,这栋大楼让维科奥斯的公民降生,也让维科奥斯的公民安息。虽然这栋大楼没有任何安保措施,却没有任何民众进去过。

 

    几十年间,总统换了两届。

 

    莫尼斯用自己傲人的科技,让维科奥斯的高速运转了下来,在维科奥斯,是没有多余这个词语的,所有的资源与事物都没有半点多余,唯一多余的只是莫尼斯脸上自满的表情以及他那张布满皱纹的脸。

 

    那天仍是布满阴云的一天,维科奥斯还在重复着以往所有的运行程序,莫尼斯相比于以前要清闲不少,因为得以维持现状的所有科技已经被莫尼斯解决了。完美的X—24经过几次性能的完善已经变得坚不可摧了。维科奥斯的居民也因此被大大延长了平均寿命,在这几十年间,维科奥斯从未出过意外。维科奥斯也如桃源一般,从未被外面的世俗给侵扰过,街道上,住宅里,那栋大楼里,到处滚动着X—24,这里没有灰尘,没有落叶,没有日出也没有日落,整日都笼罩在阴云之下。当初从脊柱里输送出来的信息,日日夜夜的在公民大脑里奏鸣着,一具具健康的身体正在等待着X—24去执行命令,莫尼斯看到这番满意的景象,双手撑在座椅上,费劲的站立起自己颤巍的身体,自己走向咖啡机旁,冲了一杯咖啡,走向窗边,手里捧着略微有些烫手的咖啡杯,俯瞰下去,看着自己的杰作,莫尼斯再一次满意的笑了。在莫尼斯不经意的一瞥时,他看到下面一束黑影闪过,再次定睛一看时,又消失了,莫尼斯估计自己是老眼昏花了。再加上钟表上已经显示的是深夜的时间了,就没在意这件事。

 

    过了几天,一个身披黑色长袍的一个青年人,他长着浓密的黑发,脸上没有一点欢颜,看起来实在是太过忧郁。他出现在了维科奥斯的街头,拖着疲惫的身体。X—24到这个青年跟前,却无法识别眼前的这个人,数据库里没有这个人的信息,X—24一时信息处理开始出现错乱,突然,从机器人身体里出来声,X—24瞬间短路。

 

    这个青年在旅途中实在是太疲累了,他想找处人家休息休息。结果误打误撞的到了维科奥斯,他瞬间就被维科奥斯震惊到了,这里有着高耸入云的大楼,还有着他从来也没有见过的住宅,还有一些球在地面不断的滚动着。只是他很好奇,这里是谁造就的。同时他也隐隐的感觉到这个国家好像差了很多东西。

 

    顾不得多想,这个青年还是太累了,他看到路边有好多住宅,他就挑了一家离自己最近的,他上前敲了敲门,没有听到走过来的声音,可他明明听见里面传来声响,过了一会儿,他又不耐烦的大力敲打着门,终于从里面传来了脚步声。

 

    来开门的是一个中年男子,他儿子跟在他后面。青年勉强的挤出笑容,说了一声谢谢。可是面前的这个中年男子,面无表情,只是眼神直勾勾的盯着面前这个青年,然后一动不动,好像一个数学很好的人,在思考面前的一道数学题一样。青年以为他听不懂自己的语言,自己也万分的难堪。可是在过了一段时间,这个青年错了,他的语言他听得懂。

 

    青年把自己的原委告诉了那个中年男子之后,只见中年一句话也没说,X—24就从厨房端来了了一份刚烤好的面包和冒着热气的面包。中年脸上仍然还是死人一般的表情,而青年脸上依然是一副疑惑不解的表情,他不明白这个男人为什么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为何面如死灰。

 

    就这样,青年跟这个中年人道别之后,中年人仍是面如死灰的帮青年人开了门,青年人准备出去走走,看看这个奇怪的国家。

 

    走到大街上这里的大街旁没有树木,没有宠物,没有来往的车辆,也没有出来散步的民众。看到唯一在行动的东西,就只有刚刚在它面前滚动又散开的机器人。从来到这里到现在,一直都是阴天。天空的密云下,泛着橙红的光。

 

    后面这个青年又拜访了很多户人家,但都是跟第一户的情况一模一样,都是要么一个母亲和一个儿女,要么就是一个父亲和一个儿女。这个青年问的好多问题他们都是默不作声,关于这个国家的过去,这些人也是默不作声。他们都是异口同声的说是莫尼斯带领他们,来到了这个世界。当青年接着再问,莫尼斯是谁是,这些人又默不作声了。

 

    青年跟很多民众介绍了自己,希望自己这一阶段的路途能顺心一点。他说他叫丙心,来自这个国家的东边,是个很遥远的东方,自己是一个诗人,每次说到自己是个诗人的时候,这个青年会少有的双眼放光。而维科奥斯的居民们,仍是没有一副好嘴脸。丙心也就因此放弃了和这些人的交流。

 

    丙心决定深入的了解一下这个国家的历史,他走上大街,一直走啊走,却都是重复的景色,没有任何教育机构,没有任何博物馆,没有警局,没有图书馆。最后丙心再想,这个国家总该有墓地吧,或许我能从墓碑上侧面的了解一下这个国家的习俗与文化。可是,丙心又再次的失望了,这个国度,连陵园都没有。

 

    丙心仍旧垂头丧气的坐在这干净的路边,脸上仍挂着那副忧郁的表情,只是眉头紧锁,右手撑住额头,不断的思索着今天的所见所闻,可是怎么也想不通。

 

    与此同时,莫尼斯的总部收来一则消息,一台X—24因不明原因损坏,由另一台X—24发现并且维修无效,断定为不可逆损坏,最后将信息上报到了总部。莫尼斯很诧异,这是几十年间X—24第一次损坏,他急忙跑到指挥台旁,指挥台传来的只是那台损坏的X—24的粗略的调查报告,莫尼斯只得紧急的把那台发现损坏的X—24召回。那台X—24以很快的速度就回到了总部。

 

    最后莫尼斯查看了那台X—24带来的报告,莫尼斯从中导出报告,报告中显示,那台X—24是因识别到外来不明信息,无法处理导致的无法可逆的损坏。莫尼斯脑海中突然闪过一幕,就是他那天晚上看见的那一道黑影,换作现实,是没有公民会出来的。他怀疑这个不明信息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然后,莫尼斯在控制台输入指令,搜索全国穿黑衣并且在街道上游荡的人,并且带回总部。霎时,全国的X—24都接到这个优先级别最高的的指令,分别放弃了自己正在从事的所有指令。按照规定好的路线,全天无休止的巡逻维科奥斯的所有街道,必要时可以进入居民住所。

 

    丙心此刻也靠在街角身心俱疲的睡着了,这一天奇妙的遭遇,或许他又可以化作自己诗中那忧愁,那忧郁,还有那空洞的一切。不过他现在但是没有力气拿出自己别在兜里的钢笔,更别说动脑子去写作了。

 

    X—24经过两天两夜的搜查,最后终于在一个街道发现了丙心,这时丙心突然被眼前的景象给吓住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四个X—24已经分别锁住了他的左右脚和左右手。任丙心怎样挣扎,这些机器人把他死死锁住,丙心被抬起,仰卧在这些机器人身上,陷入了眩晕。

 

    待丙心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身处在一栋大楼里了,转身看去,旁边有一座更高的大楼。这时莫尼斯走了过来,丙心站起身。莫尼斯说:“你终于醒了。丙心定睛一看,莫尼斯手上拿着一本本子,丙心条件反射般的摸了摸自身的口袋,发现自己那本用来写诗的本子,就是面前这个老人手上拿着的本子,丙心刚想起身阻止,却发现自身经过被逮捕时的挣扎,已经非常虚弱了,想要再站起身来已经非常困难了。

 

    这时莫尼斯随意翻开本子,通过扫描翻译,发现上面写下了一篇文字,可是,莫尼斯看不懂上面想表达的是什么,莫尼斯问丙心这是什么。丙心脱口而出:诗。莫尼斯仍然一脸疑惑,他不知道诗是什么,他只知道程序的编程。扫描机随即也呈现出了一段文字:

 

                      我拖着极度恐慌的身体

 

                      我流出的血作河

 

                      我的残念作舟

 

                      我撕咬着床帆

 

                      我不用这懦弱的暴风为我启航

 

                      我定会不由自主的驶向下一段苦闷的旅程

 

   莫尼斯看完这段文字,嫌弃与自满的扔掉这本未完的诗集,随后编还给了丙心。并说:“这是什么不值一提的东西!听说你来自遥远的东方,但你在维科奥斯终究也只是一个异类而已,出于我们国家友善的政策,我决定帮你融入维科奥斯

 

    莫尼斯又在前台输入了指令,命令眼前的这几台X—24驮着丙心去旁边那栋大楼里的脊柱清洗掉现在的记忆,并且植入新的记忆,让他成为一个全新的维科奥斯的公民。如若真是这样,丙心将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经过脊柱改造的成年人。

 

    丙心听到清洗这两个字的时候,发现事态有可能将会会很严重。丙心身体上只好顺从着,脑袋里想着一万种逃出这里的办法。

 

    丙心被送到大楼的时候,发现大楼门口的时候,发现大楼门口根本没有任何安保措施,这也在他的意料之中,因为沿途他也没看到任何提高人民生活品味的建筑与机构,从侧面也可想而知,刚刚莫尼斯也提到了清洗,丙心也就猜测维科奥斯的公民们的思想早已被清洗了,也不必担忧这个国家会出什么安保问题。而唯一的那个外来人,此时也即将被送去清洗。

 

    丙心脑子里一直不断的重复着强烈的求生欲望,他不仅要帮自己逃出去,迟早有一天,他也要帮维科奥斯的公民逃离这统一思想的束缚。离脊柱只有几百米的时候,丙心看到这条像巨蟒一般的机器,有着无数的发着蓝光的小孔,相比这个小孔肯定会伸出什么东西来。丙心已经胸有成竹了,他已经想到要怎么逃出去了,毕竟相比于这些麻木的只会服从指令的机器人,丙心有着它们都没有的东西,那就是计谋这两个字。

 

    待丙心被送到脊柱旁时,果然不出丙心所料,有一个离他最近的小孔里,伸出了一根触手般的线,正慢慢的朝着丙心脑门戳去。那一根触手离丙心只有几厘米的时候。丙心突然用尽全身力气掀起自己的长袍盖住了那些锁住他的机器人身上,左手瞬间抓住了那根触手,不断的拉扯着那根触手,触手出于防卫功能,立马缩了回去。被盖在长袍底下的X—24还来不及重新规划指令,丙心已经抽走破烂的长袍迅速的逃离了。待X—24追上时,已不见丙心的踪影了。

 

    莫尼斯知道这件事后大发雷霆,他第一次对自己的发明产生了愤怒之情。随后,莫尼斯再一次发布了指令,这一次的指令已经上升到警戒级别,在这个指令之下,凡是发现丙心的X—24立即处决丙心,并且将丙心的遗体扔出维科奥斯之外。之所以不将丙心的尸体扔到熔铸区,是因为莫尼斯认为丙心的血肉是肮脏的,毫无价值的。

 

    丙心逃到了一块荒废的墓地里,当初莫尼斯建议总统不要建造陵园,总统欣然的答应了,不过总统忘记告诉他的是,这座陵园,已经建设了三分之一。再加上那一片地区在人口饱和的维科奥斯已经没有了开发的必要,不久之后那位总统就去世了。莫尼斯也自始至终都为知道有这样一块荒芜之地。

 

    丙心根据自己的推测,推断出X—24并不会在短期内找到这里,他计划在不久的将来一定要把维科奥斯的公民从水深火热之中解救出来。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解决自己的温饱问题。

 

    丙心爬到了陵园的最高处,向远处眺望着,看到不远处临近维科奥斯城区的一块土地,这里有很多麦田,果园和几个零零散散在被圈养的牲畜,以及水产。自从那一份有如通缉令般的指令被下达之后,这些产业只留下了极少的X—24,放眼望去约莫只有四五个。这些机器人已经用最低保障去维持着维科奥斯公民的生存所需。

 

    丙心在好几次深夜的时候,都悄悄潜入这些地方,为自己投来生存下去所必须的事物和水。就这样,丙心在这里苟活了半年,当然他并不安于这样毫无尊严的生活下去,只是他一直在等待一个机会。在这一天看不到夕阳的傍晚,丙心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煎熬,终于再次提起了他的那只钢笔,又在那本本子上写下了一篇诗:

 

                    我从恶魔口中逃生

 

                    流落到这个荒芜的世界

 

                    用最低贱的方式生存着

 

                    总有一天

 

                    黑袍底下的低贱者

 

                    会带领你们

 

                    那个长相丑陋的信使

 

                    会给你们带来新生的希望

 

                    你们再也不用有如残废一般爬行下去

 

    那一天,机会终于来了,丙心看到一个X—24突然巡逻到了他所在的这个陵园附近,丙心早已准备好陷阱等待着X—24自投罗网。丙心看到了这台X—24之后,站在了陵园的最高点挥着手,等待着X—24识别之后去逮捕他。X—24识别到指令之后,径直的冲向了丙心。结果不慎落入了丙心设计好的陷阱,这台X—24被错综复杂的绳索给缠住了,越动越紧。丙心看到这番景象之后,连滚带爬的冲到陷阱旁,露出快接近癫狂的笑容。丙心翻找了几下,把这台机器身上最主要的传导系统最主要的一部分给切断了,只留下动力系统,以及一小部分传输系统,他打开了这台机器的识别系统,把自己刚作的那首诗识别并翻译成维科奥斯语,并且不间断发送,期望有一刻会被维科奥斯住宅里的接收器所接收到。

 

    丙心跪在陷阱旁,双手举起缠满绳索的X—24,并在这外人听不到一点儿声响的荒芜之地声嘶力竭的怒吼着。

 

    丙心解开X—24身上的绳索,把X—24放到陵园旁,让它走了,丙心看向这台机器,眼中放出充满希望的光。

 

    在几天之后那台X—24的传出的那一篇诗不断的被维科奥斯公民的住宅里接收到,当然也包括了莫尼斯办公处的接收器。维科奥斯的公民们在接受到这则消息之后,大脑里仿佛被唤起了什么记忆一般,伴随着麻木的表情消退之后,这些公民被唤醒了。像是被什么东西牵引着一般,朝那一块荒芜之地整齐的走去。其中一个公民带着一件全新的刚刚做好的黑色长袍。

 

    丙心听到了从远处传来的步伐声,他拖去那件破烂的长袍,用一根木棍穿过,插在了陵园的最高处。丙心站在一旁,一声未发。他张开双臂,赤裸着上身。迎接着这些被唤醒的公民们的到来。

 

    那一个公民为丙心披上那件全新的黑色长袍。人们用极其虔诚的目光注视着丙心。

 

    在人们的护送下,丙心被人群簇拥着,被缓慢的护送到了维科奥斯。莫尼斯看到了这番景象,准备用X—24去阻止这一场他眼中的暴乱。但这一切都是徒劳的,维科奥斯的公民们把丙心保护的滴水不漏。

 

    丙心被高高举起,他高声怒吼着:“维科奥斯的人们,今天你们将迎来前所未有的自由!你们是愿意一辈子像机器一般的过完一生,还是追随自己去往光明?维科奥斯的公民们倍受鼓舞,在丙心的指示下,他们为其让出了一条道。丙心走到那栋大楼下,转身对着身后的人群,振臂高呼:“维科奥斯的公民们,现在我将上去这栋大楼,为你们争夺属于你们的,被剥夺的最后的光明!

 

    丙心走到莫尼斯跟前,他用极度狰狞的面孔对莫尼斯说道:“你的暴政是时候结束了,我知道总统只是一个幌子,整个维科奥斯其实是在你的变相统治之下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的!

 

    莫尼斯用极度轻蔑的表情说到:“那又怎样?我带给了维科奥斯无限的繁荣,带给他们了不必忧愁的生活,而你!只是一个只知道说一些不明所以的胡话的喽啰!

 

    不明所以?你看看下面的这些公民,是我给他们带来了真正的自由!是我给他们带了光明和希望!而你终究将为你的罪恶去赎罪!

 

    一番话说罢,丙心用攒足了的气力一个箭步冲到了莫尼斯面前,他右手举起那只钢笔,猛的插进了莫尼斯的左颈动脉,丙心把那支钢笔在莫尼斯的动脉里转了又转,莫尼斯毕竟年老体衰,对丙心更是招架不住。顿时,那股颈动脉里喷薄而出猩红色的血液,丙心把莫尼斯扑倒在地,问他,这猩红的血液是不是很美?就像我在陵园看到的最后一次傍晚。莫尼斯挣扎着说不出话,最后只得无力的瘫倒在地面上。随后便通过另一个通道拖着莫尼斯的尸体然后扔进了熔铸区里。警报开始响起,这是莫尼斯设置的最后一道程序,只要他死去,X—24的指令级别将会被提高到前所未有的级别,自此,X—24将不受控制。它会杀死所有它识别到的人类。所有那些建设功能全部被X—24自行废除,它们再也不会蜷缩成一个球了,他们则一直是展开形态,它们只剩下一个功能:杀戮。

 

    随即,从大楼上飘下了一张纸,维科奥斯的公民们拾起这张纸,上面好似用红色的墨水写下了一首诗:

 

                          那个怪物畏于光明的力量

 

                          最终还是自己投身于自己一手造就的熔炉里

 

                          我把投枪投向对岸

 

                          对岸的光明之花开得更加鲜红了

 

                          更加艳丽了

 

                          行动吧

 

                          属于你们的时代到来了

 

    维科奥斯的公民再一次倍受鼓舞,他们冲向那栋最高的大楼,他们用尽全身的气力,打砸着这栋大楼里的一切,待到他们撤退之时,大楼轰然倒塌。熔铸区里的血水瞬间倾盆而下,这些血水极速的冲刷着街道,维科奥斯的居民们纷纷四散到街道两旁。脊柱也随即倒塌,断成了好几截,上面的小孔急促的闪了几次蓝光之后,终于熄灭了。地上散落着实验初期实验失败后,一直秘密保存在降临区得十多具死婴。

 

    待一切平息之后,天空出现了久违的阳光,维科奥斯的居民们发出了欢呼声。

 

    丙心,这个来自遥远东方的诗人瞬间被拥护成新一代的领导人,而旧的总统也因统治无力,被他们关了起来。

 

    而那个陵园,也被公民们推崇为这场运动的圣地,多少维科奥斯的居民们,都走向这块荒芜之地去朝圣。丙心的那本本子被印成了册子,每个公民都有一本,他们每天都会拿出那本本子,朗诵很多很多遍。维科奥斯的公民在丙心的规定下,身着统一的服装。有着统一的规章制度。

 

    人们为丙心建造了一栋大楼,这是丙心居住与下达命令的地方。那些图书馆,博物馆,教育机构又重新建立了起来。人们开始懂得了什么是性,人们开始懂得了忧愁,人们开始效仿这个圣人写下一篇篇诗歌。人们享受着极度平等的权利,人们也深信丙心跟他们一样,同样是在积极的行使着平权。

 

    同时丙心也下达命令与最后残存的X—24作最后的斗争,这场战役持续了好几年,维科奥斯伤亡惨痛,最后以惨痛的代价,换来了X—24的销声匿迹。而那些牺牲的公民,则被列为英雄。

 

    那个当初向维科奥斯传递消息的X—24,被他们像雕塑一般竖立在了丙心的办公大楼里,碑座上刻着:它曾经也是迷途羔羊,但它最后融入了维科奥斯的光荣斗争中,不管它是人类还是机器人,只要它为维科奥斯出过力,它就是英雄。

 

    丙心也因为极度的个人崇拜,而萌生了不少想法,他认为自己承担着如此重大的责任,也因享受着更优于他人的待遇,因为这样才是对他的功劳最好的报答。

 

    在丙心统治的几年之后,这种所谓的极端的平权主义开始显露出弊端。维科奥斯开始臭气熏天,到处是荒废的农田和养殖场。人群中开始出现反判者,他们似乎察觉到了事情的弊端,开始想要复辟,想要重回到那个衣食无忧的时代。可是很快就被丙心用暴力镇压下去了。并且把他们钉在了耻辱墙上。维科奥斯的居民们认为,一切生活享受前都必须经过明确的阶级斗争作为前提,有了正确的领导思想我们才能更好的生存下去,维科奥斯的公民们认为必须肃清逆党。

 

    最后丙心把本子和钢笔都放到了抽屉里,再也没有拿起过它们。

 

    事情虽被镇压下去,可是始终纸包不住火,事态开始越来越严重,拥护派和复辟派最终还是爆发了战争。

 

    丙心也不知何时,被复辟派的人给杀了,尸首也都无从寻找。

 

    这两派在群龙无首的情况下斗争了才半年,维持维科奥斯的所有系统也因为战争全都瘫痪了。

 

    一年之后,维科奥斯只剩下一片沙漠,和永远暗无天日的天空。

 

    几百年之后,一只科考队,来到此地,他们探查到了这片沙漠之下很有可能有遗迹的迹象。可挖掘结束后,却又什么都没发现。他们只发现一块石碑,上面刻着:在那一天,维科奥斯来了一位发明家,他终结了维科奥斯人民的矛盾,终结了生产的矛盾。我们特此立下石碑,歌颂这位伟人的功绩。

 

    科考结束之后一个科考员对另一位说:

 

    明天我们一起去酒吧喝个烂醉吧

 

    可是这样你也知道上司会把我们开除的

 

    那你想怎样呢?

 

    另一个科考员摇摇头说:“不知道,那你会怎样抉择呢?

thumb_up 1
0 thumb_down
share file_download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大黑星 Lv.8 麒麟
评论 维科奥斯的奏鸣曲

文笔不错,可是....看不出有小马的踪迹啊...

3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