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殷佳俊
殷佳俊Lv.12
斑马
中篇原创
T
连载中

心之所愿2 沙漠中的依米花 (小希x明琪)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chrome_reader_mode 4,647 event 5 天前 thumb_up 3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1 forum 0

一周后。

我走到甲板上。谢天谢地,那个东西再也没来找过我。

可是……萤火虫?两只?

现在已经可以在天边看见北岛,和其后的斑马陆了。今天的天气很好,周围一片云都没有,奇怪的是唯有北岛上空盘旋着一大片乌云。

“啊,小补心者,早。”莹虫走上甲板,一只翅膀上放着早餐三明治。

“啊……早安。”我说。这几天我一直试图躲着她,可如果我要问她关于那个东西的事情……现在是最后的机会了。

还有一个问题。补心者能够知道自己正在被另一名补心者观察,如果不想被看的话会使用心盾……我时不时地看她在想什么,因为没法找她问也不能验证她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但是她既没有用过心盾,也没有过任何使用心灵能力的迹象。

“在想事情?”

我有那么明显吗?“啊,没,没有。”

她不相信,但是没有深究:“那啥,彩虹解放者的事,你听说了吗?”

“我之前的一个客户就是那里的幸存者。”如果我说是两个的话,她就有可能猜到是奥莱恩奥罗拉兄妹俩了,而为客户保密是冬柳之誓的内容之一。

“天哪,所以你能念咒语把小马催眠了?”

为什么一提到补心者大家只能想起催眠师啊?我不要面子的啊?“那个,其实我不会。”

“这么小都能来治病了,真是前浪死在沙滩上……欸,你们补心者,是不是经常遇到变态啊?”她问。

比如你?“不不不,实际上我们就连‘变态’这个概念都很少用,很多我们以为的变态实际上都有更深层的原因的,而管他们叫‘变态’可帮不了他们。”

“你说的这个也太绕了,”莹虫说,“我不知道别的马怎么想,不过对于我来说,一个变态,他有以变态的方式生活的权力;可谁要是影响到别的马了,我就揍他。”

“也是一种理论啦。”所以只要你看不顺眼的都可以揍,是吗?

是吗?

如果你能揍他一顿……

“我……我得走了。”我尽力克制住情绪,用冷静的语气说,“收拾行李。”

她不相信,不过没有在意:“你快去。”

从甲板上下来,眼泪就止不住了。飞艇上的一个海员关心地看着我,不过我不在乎了。我冲进自己的小舱室,锁上门。

小希,你逊毙了。

为什么……为什么她要说那种东西,是她也梦到了那个在梦里说话的玩意吗?

不……不可能的,都是我想象出来的,小希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很像个疯子欸?

不准哭!

有马在敲门。我用补心者能力确认了一下,是那个海员。

“我没事。”我说。

我没事。

 

 

 

“小希!”

飞艇在那一大片乌云上靠港了,乌云上是类似云中城那样的云上居住区,十分热闹。地板是铁皮铺的,这样非天马居民就不用每次上来都施咒语了。在飞艇靠近的时候,我留意了一下,在城市的中心有一个类似于井的东西,最上面有玻璃覆盖着。有没有搞错,云制城市里有一口井?当然那个像井的东西有一个湖那么大。

向阳花看到我激动地飞了起来——字面意义上的那种。

“啊,向——”

“抱抱!”

那团金黄色的影子就这么在我的视线里极速扩大,我躲开,一只蹄子抵住她:“别,你知道我不喜欢的。”

她戴着哔哔小马?军队可真有钱。

“可是我们真的好~久没见过了!有几年了吧!你瘦了!船上的伙食差吧?走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我能感觉到她的兴奋释放开来,但是在兴奋之下的……压力,浮躁。

刚刚站在她身边的一匹独角兽悠闲地走过来,用念力拎起我的行李。

我瞄了一眼,莹虫正跟一匹年轻的亚麻色男天马攀谈着,一起离开了。没事了,无论我那天梦到了啥,都结束了。

“你就是欧罗吉了吧?”我问那匹灰色独角兽,他的可爱标记是……一个蓝色的、压扁了的叉子?我肯定那是什么别的语言里的符号,但我不认识。

“正是,本名帕特里克·爱德华,”他鞠了一躬,我注意到他也戴着哔哔小马,“想必您就是文件上的塞纳了吧?”

“叫我小希就好。”我得到可爱标记之后就改名小希了,但是没办法,文件上我还是叫塞纳。什么烂名字……他的乳名好像更糟来着。

欧罗吉没有透露出任何感情。正常小马,哪怕是睡觉的时候,也会有“平静”的感情,而没有任何感情输出唯一的可能就是他正开着心盾。

“他是独角兽!”向阳花说,“是不是很酷?”

的确,独角兽补心者是比较罕见……但……值得这么激动吗?她早上咖啡喝多了?

“嗯。”

“你想吃什么?怀念马国菜了吗?还是想尝点新的?我跟你说这里的小马把两边的做法混合了一下创造了一个他们自己的菜系,想尝尝吗?”

“你……你来挑吧。”

向阳花比我大两岁,但因为我们是同一年进的补心者学校,我们是同班同学。她的可爱标记,如其名,是个向日葵的花盘。和她比起来,我更擅长迅速地取得某匹马的信任、找出问题在哪,她则更擅长改变一群马的整体氛围、让他们之间互相解决问题,是马群中的一颗小太阳。但以前的她也不是这个……样子。

“好,皮皮马我们走!”说着,她走到前面,“啊对了小希我也是最近才知道这整个浮空城是有避难厩科技参与在建设的!你想想啊哔哔小马是砸不坏的,这整个建筑是不是也不会坏啊?”

“她最近一直这样吗?”我轻声问欧罗吉。考虑到他们俩现在的工作压力,任何症状都可能是燃尽的前兆……

“她那啥了。”欧罗吉面无表情的说。

“哦。”

发情了。每年总有那么一段时候——大多是45月份左右,雌驹排卵,身体里的激素全都会乱套——具体什么激素我就不知道了,我没有选修医学。有些马会像向阳花这样精力充沛,有些马会抑郁,有些马会乱发脾气,有些马会疼,但大多数母马都会想做发情的时候应该做的事——还好我从来没有过。

3位!”向阳花说。

“额,好的,里面请。”服务员尽力摆着专业的微笑,跟在向阳花的后面。按照小马国的用餐礼仪,应该是我们跟在服务员后面来着。

奇怪。北岛明明有近一半的斑马居民,这里所有的服务员,还有大多数的食客,却都是小马。

就在我们入座的时候,听到远处传来一阵低沉的声音。

“什么声音?”我问。

“啊,就是中间那个大水池子,往上抽水,每天都要抽两次,不知道干什么用的。”欧罗吉说。

“欸,欧罗吉,上次我们吃的那个饭是什么来着?我觉得挺不错的咱们让小希尝尝。”

“我看看啊……”

欧罗吉坐到了向阳花的身边,但是仍然非常礼貌地保持着距离。向阳花则无意识地往欧罗吉的方向微微倾斜,但是没有碰上。什么嘛,欧罗吉开心盾就是为了这个啊……

“你笑什么?”向阳花问我。

“啊,哦没事没事……对了,明琪——那个报告我读的云里雾里的,你们谁跟我解释一下?”我说。

“啊,工作。”向阳花的耳朵耷拉了下来,“你对明琪黛西有什么印象?”

说真的,我不是很想回忆集中营里发生的事……

“我……那个时候家里有点钱,他们绑我是为了赎金,所以待我也好吃好喝的……明琪……我就记得看到她被强奸了,好像还跟她聊过几句。那个时候我才刚进补心者学院没多久,看到她那样……我也挺害怕的。再然后,她姐姐带着大家杀了出去,我也跳上了车,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就把车开到暗黑辐地了……然后一大堆奇奇怪怪的魔法生物,再然后我们就被传送到了小马谷。在我读到报告之前我都不知道她跟后来飞出彩虹音爆斩杀刀叉国王的是同一匹马。”

“云宝能飞出彩虹音爆,是因为她的可爱标记能力减少了她受到的气动阻力,她的皮肤与空气的相对速度并没有达到音速,所以激波不会伤害到她。而明琪……她硬扛下了激波。”欧罗吉解释道。

“她自恢复的能力是沙漠之心消失后才出现的。”向阳花说,“而因为这一能力,她……她的身上没有任何伤痕或者疾病,我们也只是根据目击证据得出她被刀叉军团轮奸的事实的。”

我竖起一边眉毛:“自恢复?”

“这么说吧。”欧罗吉说,“从生物学上,她更接近一个元素生物而不是一匹天马。元素生物见过吗?你看凤凰,过几年死一回的;木精狼,打成碎片了还能长回来;雪魔,基本上不存在物理实体。明琪是土元素。”

“这也就是为什么刀叉军团伤不了她?”我问。

欧罗吉点点头:“无论受了多重的伤,明琪的身体都会不断地恢复到原来的形态。但是刀叉之战期间沙漠之心并不在她身边,其具体的机制MAS还在研究。”

“如果是自恢复的话……跟新陈代谢有点像。”我循着那个思路说道,“她的身体无法区别药物和毒素?”

“是的。实际上,她现在每天摄入的酒精对于一般小马来说都是致死剂量。”

“我读到过相关的报告,有些小马也有类似的可爱标记能力——我是指耐酒精中毒。”我说,“不过……她都已经这样了,怎么还能让她碰酒?”

欧罗吉把脸埋进前蹄里:“相信我,如果有那么一个能关的住她的精神病院,我们就不会跑到北岛来了。我们尝试过,还造成了一些伤亡。之后,是明琪自己要求住到北岛来的。”

“所有强制手段都没有用,”向阳花说,“不是我想这么说,但连我们都无法预测她的行为,而哪天她不开心了,别说军事基地,她想屠杀整个北岛都没有马能拦得住她。”

我感觉后脊梁有点发凉:“真的?”

“她有把别的东西变成沙子的能力。”欧罗吉的脸色阴沉了下来,“无论目标是活物死物,固体液体气体,是否具有抗魔性,没有已知的最远距离限制、无法复原。而且,岩石农场的刀叉军团营地……她已经做过这种事情了。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无论是能力上还是心理上——她不会干第二次。”

“可是你们忘了聂克丝了吗?”聂克丝是EEA语文课文里的角色,“还有无序!你不能说因为她力量强大就敌视她啊。”

“我明白……”欧罗吉说。

“小希,”向阳花打断他,“告诉我,受过创伤的小马,他们的安全感是高还是低?”

“当然是低了。”

“那么,在遇到刺激的时候,他们更容易还是更难进入战斗逃跑反应?”

“更容易,当然如果是过于强或者过于相似的刺激也容易进入僵直……”

“你觉得,”向阳花的话里带着怨气,“一匹刀枪不入,可以单挑整个EUP的小马,她更容易进入战斗反应还是逃跑反应?”

“但是她到现在还没有杀过马,或者搞过大的破坏,对吧?”我问。

“她威胁过……不止一次……拿很多东西当过靶子……不过,是的,她没有过破坏行为。”向阳花说,“还是得小心,尽量要让她避开性、家庭暴力和虐待这方面的信息,不然……祈祷她不是凝心雪儿吧。”

那是最近的一个案例,凝心雪儿公主做噩梦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对怪物发激光;天角兽幼驹比起一般小马驹,甚至成年马,都更容易选择战斗而不是逃跑。

“我为此从云宝那里申请到了白浊液。”欧罗吉说,“她在刀叉军团被轮奸的事情不是她告诉我们的,是我们通过白浊液知道的,这点你不用怀疑。但是……就我看来,她的心态不像是单纯的强奸受害者。”

强奸受害者的心态,这个我懂啊……

“她在拒绝治疗,”向阳花说,嘴里嚼着放在桌子中间的花,“她明白补心者是干嘛的,但仍然主动拒绝……我当然也想帮她——小希,只要你能完成第一步,她同意治疗了,真的,后面的事情只要交给我们就好。”

你是说……我做的不如你好吗?

“我……有一个猜想。”我说,尽力让声音显的专业一点,“你们,还有毒心,在面对她的时候总是想着怎么让她稳定下来,甚至是在想着自己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对她进行咨询。应急干预能在一般小马身上起作用,是因为我们知道最坏最坏的结果,要么他自杀,要么他杀别的马,而针对这两点我们都有物理上的约束机制。而这种约束机制不存在的时候,我们是不是也应该试试直接跳过危机干预的步骤,开始弄认知?不要像对待一个威胁那样对待她,而是用对待一般小马的方法,甚至不是补心者的方法,去对待她?”

我看着欧罗吉与向阳花,他们俩想了很久。我搞砸了我搞砸了我搞砸了……

“我觉得OK。”欧罗吉说,“最坏的情况能比现在坏到哪里去呢?”

心灵感应告诉我向阳花还是很担心,但她说:“那好吧。只是……小希,保护好自己,明白吗?这是第一要务。”

我紧张的要死。“保证没有问题。”

thumb_up 3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FOEtale

    Haiter

  • Shipping♥CP合集之其他小马CP

    DreamsSet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