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空返尘缘
空返尘缘Lv.9
天马
长篇原创
T
连载中

友谊是史诗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第一百十五章 寂静的古战场 上

chrome_reader_mode 5,154 event 8 天前 thumb_up 43 thumb_down 2
visibility 66 forum 0

第一百十五章 寂静的古战场 上

夜晚,学院营地,出口处——

一股飘渺黑烟激荡笼罩了整个营地,一下让周围变得一片漆黑。好在我刚刚记下那几个黑影的位置,施展了魔法射线扫射了过去。闪着紫色暗芒的魔法射线短暂的照亮了周围的一切。

和我想的不一样的是魔法射线的扫荡没有起到该有的作用,正当我准备展开四翼驱散黑烟,可它却渐渐透明消散开来。刚刚那个声音只是虚张声势吗?

想想有点莫名其妙,准备先叫和煦休息:“和煦你该睡觉了!和煦——?!”我这一转身才发现和煦不见了,还有之前进营地的麒麟和耗牛,现在哪还有他们的身影?刚刚的那一切都是幻影吗?

呃——?我被算计了?对方的目的只是想掳走我身边的和煦光流,打进营地杀光小马只是他的虚张声势。

掳走和煦的家伙肯定是忌惮营地周围布下的法阵,趁着虚张声势吸引我注意的瞬间,控制住和煦就溜了。之前那些幻术只是为了能短时间内吸引我的注意力。

我也没时间多想,传送到树丛里变身成午夜亮亮,没想到借助夜瞳的搜索我也没有发现和煦光流的身影。

他们应该没跑太远,我怎么就会找不到?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带着和煦躲进了某个魔法空间,在里面潜行离开。

我回忆起我曾经看过的资料,斑马种族有四位王子,四位王子治下有四个种族的小马,分别是巫族,御风使,御水使,还有御暗使。

巫族是斑马马口基数最大的种族,这一族的斑马自小学习巫术,有天赋者会被阿布拉科萨斯王子收为弟子教授上乘巫术并授予先祖之魂。

他们寿命极为有限,可在灵魂上极为有天赋。

因为有先祖附身,凭借先祖之力可施展动辄呼风唤雨,遮天蔽日的传奇巫术,单此一项就足以让他们位于四族之首,更别说还有其他妙处。

另外三族则都为元素亲和体的斑马,分别注重速度,变化还有潜行。我怀疑和煦是被御暗者给掳走的,不过只要她还有用应该还不会遭受到危险。

现在的我连对蹄的长相都不知道,我除了预言术已经没有其他选择了。结果令我意外的事又发生了,我接连几次施法预言术完全就没反应,这不应该。

“啧!”我现在的状态正常,可我一连试了几次都失败了,明明我前段时间还用过怎么现在就不行了?

难道说是被特殊魔法整合了?为了证实这点,我马上默念小蝶施展星火永传,我的身上彭的一声就发出了金光。点点的星火围绕在我周围,照亮了我周围的空间。

为了确认我现在的状态,我从鞍包里掏出镜子。现在的我就和小蝶施法时一个样。身上的毛在萤火般闪烁的星火之下散发着黄色的金光,头上的鬃毛呈白色在我周围飘舞。

这种体验也不是第一次了,我很快就从刚开始的震惊缓了过来。

细细体会星火永传给我带来的变化,现在的我身体已经被我多次锤炼已经锻打成铁板一块,所以提升并不明显。不过蚊子再小也是肉,哪怕一点提升也是很不错的。

与之相反,星火永传那些点点星火不停地在催发着我的大脑,我感觉我的头脑运转的更加迅速,我感到我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魔法的作用下燃烧消耗着巨大的能量。

我尝试性的在这个状态下使用了符文之眼,我眼前的视野一下贯穿了黑夜,营地周边几千米的一草一木都尽收眼底如同白昼一般。

星火永传会不会对魔法也有提升能力吗?稍微试了几个其他魔法,可惜基本都没什么用。看来这仅仅能提升我的身体能力,不像增幅术对魔法有效。可惜代价是预言术没办法施展了,现在的我到底该怎么找到和煦呢?

“呼——嗯?”就在我刚想收起魔法,寻找别的方法搜寻小煦之时。我脑海中出现了点点星火,这次和以往不同,出现了茫茫多的选项我完全看不过来。我刚要伤脑筋就发现其中有几个选项被星火包围尤为显眼。

经过前后排序为“线路1,线路15,线路27...”一条路线在我脑海中自动组合成型,没多久星火永传的魔法效果就消失了,我感觉我的肚子开始咕咕叫了,看来这个魔法很消耗能量。

我心里暗叹一声可惜。如果星火永传的效果能一直持续,即使我将来遇到大敌最不济也能逃走。

不过现在不是时候,我展开守护之翼按着脑海中暗暗记下的路线追寻了过去。

 

夜晚,6号帐篷,星光熠熠视角——

“嗯?我——?”我之前是放松之后晕过去了吗?

“熠熠,你醒啦?我下午睡了那么久晚上完全睡不着。你醒的实在是太及时,我都快无聊死了!嗯~——!

双双我和他说话他不理我,真是个闷包。他和两个雌驹一个超大帐篷完全就不想发生点什么,真没劲。”

她这是在勾引雄驹?千万别!真要发生什么我敢说烈火教授会第一时间冲进帐篷,狠狠的罚她。

“睡不着也要睡!我们今天没参观岩石农场肯定要放在明天了,再加上明天的课题,必须要好好休息!我这是为你好!”啊,把白银吵醒了吗?

“抱歉啊白银,我们说的小声点你别介意。”他睡在上铺,我只能堪堪看到他的后脑勺。

“哼!为了我好?你又不是我爸!亏我今天拼上性命去救你。你看!你看!我的碎石之牙都被打坏了,现在真就碎成破烂了。

你不感激就算了,还这么凶!早知道不救你了!让你被踢成烂番茄。”

“我没求你来救我。”

“哈——?你看他,这什么态度!”

缤纷草莓不满的挥了挥蹄子,但我觉得如果再来一次她还是会去救白银的。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她有英雄情结——总之是个单纯好懂的小马。

我看她气鼓鼓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说到:“我之后会拜托老师给你修的,别太担心。”

嗯?这不是错觉,我说到老师这个词明显感觉到白银他身体动了动。他肯定有心事,怎么就不坦率点儿?我现在是明白当时老师的感受了,看到身边有小马把话藏在心里你还不能问真难受而你还不能强迫他。

“修一次多少马嚼子?很贵吧?这个月又要少吃几次好吃的了,真倒霉。”缤纷草莓用摄物术抓过草莓型的钱包,看了看里面愁眉苦脸的哀叹到。

我朝她摆了摆蹄子,和她说:“老师不缺这些小钱,我明天拜托老师,很快就能修好。”

“万岁,星光你真好——!咳拉哒——哎呀好疼——!”她刚要欢呼牵动了骨头疼的直叫,毕竟她的伤刚好,动作一大难免会再次受伤。她之前一双前蹄可是都被硬生生给修魔罗羊打断了,需要静养,她这也太好动了。

我没看到小煦,问缤纷草莓:“小煦呢?”

缤纷草莓直勾勾的看着我:“我不知道。”

和缤纷草莓稍微聊了两句之后我还是决定出去找找她,免得她到时候夜不归宿被魔法教授惩罚。

 

夜晚,荒野某处空地——

离开天才学院营地,我一路疾驰,把守护之翼施展到极致,一刻不停的一路飞掠,终于来到了一片空地上。

这里位于整个阿米娅地区中心的位置,看上去平平无奇,漫地荒原,杂草不存,空旷无比,在夜间显得尤为落寞。

这空旷寂寥之地却让我身心舒畅,如果不是我有急事,在长夜之中于此地漫步到黎明降临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我睁开符文之眼,此地魔法走势马上在我眼前显现。我观察了一会儿就发现了有一处呈独角兽形状的圆形纹章的光晕相当显眼,我来到纹章处用蹄子按下了去。

下一瞬间我眼前场景一阵变换,回过神来我就已经处于一座巨城之外。如我所料这是一个传送法阵,连接着一片空间。

高约十几米巨大的城门刻有精美的雕纹,城门之上还有着各项防御工事。粗看之下古朴陈旧,细看一番后明显有一股肃杀之感蔓延在这四周。

这让我心里一沉,和煦被带过来到底有什么特殊的用处?希望不是被用来献祭这种事。

话说回来这座宏伟巨城之中到底有些什么这件事本身让我十分好奇,在誓约之甲加身后我快步从护城河的断桥处飞进了城门。

进去看了看四周,一路逛下来到处都是断壁残垣,上面一道道痕迹明示着这里曾经发生过多少惨烈的战斗。

我在高空飞到一半感觉到有好几股视线,是和我一样的外来者?还是本身在此处或是误入此地的魔法生物?

就在我想一一找过去把它们全都解决掉时,空中突然有一道破风巨响传来,这一声巨响震的我耳膜乱跳。

一阵夹杂着鸟兽齐鸣的怪风从我斜上方朝我袭来,看这声势浩大压来的狂风我也仅仅是俯冲向下作出回避。穿骨刮颅的烈风,一般弱些的家伙仅仅被其掠过就被刮的只剩骨头。

我刚向下回避,苍狼群从远处冲刺朝我这边冲锋,找准距离自下而上朝我起跳扑了过来。不过可惜它们动作太慢根本没一个能够扑到我,全都被我闪身避过。

之后陆陆续续又有不少魔法生物朝我袭来,猛烈的魔潮像像巨浪拍击过来。

我有些纳闷如果是为了食物怎么就不会自相残杀?小马肉对它们这么有吸引力吗?

不过现在没时间思考这事,我看了看虽然还有一些潜伏在暗处,也差不多是把它们一口气清理掉了。

心意一动用蹄子从虚空中掏出逐风者,风之幻想凝聚而出的第二把逐风者剑柄和其对称叠加组成了一把无弦之弓。

我左蹄挽弓,右蹄拉弦,伴随着强风汇聚,一个被剑风环绕的巨大风球出现在我面前,正在这时四周的魔法生物已经把我围的密不透风,漫天的攻击向我袭来。

“去!”随着我的声音响起,风球扩散出的强烈波动把我身边那些魔法生物切的四分五裂,这片局域霎时间下起了血雨,整片天空都腥风四起。

此时剩下的魔法生物哪还敢打我的注意?离得稍远的魔法生物见势不妙四散而逃。

可想把他们一网打尽的我怎么会允许它们抽身而退,青色的风球一分二二分四最后分为八个分开朝着它们飞速追去。它们没跑多远就被风球追上。

连续不断的青色波动扩散开来,在强烈的波动之下逃走的魔法生物也被切成了碎片,残肢掉落在各处,无一生还。

刚刚还在窥探我的视线已经完全消失了。我可以追上去解决它们但没必要。重新确认了路线后,我重新朝着古战场深处进发。

飞了一会儿,我听到下面有些嘈杂,我匆匆一撇看到了令我心惊肉跳的一幕!小萍花和萍琪派居然再被一大堆长着双臂的人面蘑菇疯狂跳跃追逐。在这危机之下她们居然还不以为然,大笑的同时尽情的大呼小叫。

她们这是把这里当成游乐场了?她们怎么进来的?

“怪蘑菇来了快跑啊!不跑就要被打成肉饼啦!”

“快,萍琪往那边!”她们两个拔腿狂奔之际还能极速转向,我真怕她们这种极限的拐弯扭到蹄子。

“啊!大冰熊来了快跑啊!要被冻成冰麒麟!不是麒麟是淇淋。”这个时候还能讲的出谐音梗我真太佩服萍琪了。

“快,小萍花我们滑铲到大家伙身后。”太危险了,她们就不怕自己滑铲后被冰熊一巴掌拍飞?

“啊——大蜘蛛来了快跑啊,不跑就要被吃掉啦!”

“快,往那边从网里的空隙钻过去。”不是,这空隙这么致密到底要怎么样才能钻过去?

呃——真的钻过去了,这不可能!小萍花是幼驹就算了,萍琪怎么能把身体扭曲成那样,她真是个前所未有的小马。

我实在有点看不下去了,如果嘉儿发现她妹妹不见了会有多着急?说不定现在她已经出门去找小萍花了,这里最近晚上可不太安全。

是时候来阻止这两个小马了,预判了她们的前路我翅膀一收降了下去。

“幽光亮亮来了快跑啊,不跑我们要被说教五小时了!”

“快回头,我们从那边绕路。”

“哦呜——我被抓住了!萍琪你快跑,别管我!别让我的牺牲白费。”

“不——!我们约好要一起成为冒险王怎么能在这里停滞不前?

别放弃,只要集合我们的力量将斗志燃烧到极限就一定能战胜幽幽,突破现在的困境。”哟呵,还挺热血。

“是小幼驹该睡觉的时间了,还有这里太危险了你怎么能带她来这里?我要带她回去。”我控制住小萍花把她放到背上准备传送回派家。

“快放开小萍花!我们才玩到一半,你别那么认真嘛~幽幽。

五分钟,就再玩五分钟。晚上我陪你好不好?”萍琪嗖的一下用蹄子勾着我的脖子,把脸贴过来和我打马虎眼。她这是在贿赂我?

“不——行——!”我摇了摇头,态度坚决。

“嗯~呜——我不管,你不让派对小马尽兴我就赖在你身上不走了。”萍琪闭上眼睛,柔软的身子抱着我的脖子,这刚好让我把她们一起传送。

没想到的是这边空间坐标紊乱,传送失败了!我这边还有要找和煦,没办法载她们回去,这可真愁马。

“幽光哥~——我睡不着!这里有那么多好玩儿的,这哪个小马还睡得着?

还有幽光哥你刚刚吃饭吃到一半就出去了,根本没陪我玩儿都是萍琪在陪我!你明明答应过的!

再玩一会儿,就一小会儿!幽光哥好不好嘛~”小萍花和萍琪拉着我的蹄子左右直摆。

“不——行——!”我甩开了她们的蹄子,假装生气的厉声喝道。让我没想到的是她们一看我拒绝,小脸上的五官慢慢拧在一起,哭了起来。

假哭!绝对是假哭,要不是我吃过她们的亏我还真被骗到了。可我明知道是阳谋我也无可奈何,只能开始让步:“骑小马!我陪你们玩一会儿骑小马,之后必须马上回去。 ”

我刚说完她们就眉开眼笑,朝我背上扑了过来,这变脸变得也太快了!“幽光哥,你等等要听指挥,知道吗?”

我无奈的点了点头,接着随着她们的口哨做着或跑步或左右拐弯等一系列动作。我真搞不懂这游戏有什么好玩儿的,她们这么喜欢玩儿。

“幽幽你真棒!驾!驾!驾!”

“啊呜呜呜——!这是什么游戏?!为什么幽光亮亮没和我一起玩儿过?

真偏心,太偏心了!我没见过这么偏心的!”谁啊谁啊谁啊?我已经够烦了怎么又来一个。

我回头朝声音来源望去,炫光灿灿正站在一处高台的台阶之上,她怎么在这?魔法结社的其他小马也来了?这一切都是他们的阴谋?

thumb_up 43
2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