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语柚子Kiomelo
语柚子KiomeloLv.1
独角兽
长篇原创
T
连载中

狐马:谜·语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第一章:失而复得

chrome_reader_mode 5,076 event 8 天前 thumb_up 1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35 forum 0

0.1

第一章

“店主,你听说过狐马吗?”

“哦,当然!怎么了?”

那匹正坐在我对面的淡紫色雌驹是我店的其中一位店员,名叫“薰衣”,在这家店里工作已经有两年左右了。当她听见我说知道此事,便用那双如同紫水晶一般的双眼警惕环视着周围,生怕有小马听见我俩接下来的对话似的。

不过她总是如此,我也已经习惯了。

“亲爱的,有问题直接问我就行啦,不必那么紧张,又不是什么见不得马的问题。”我半睁着眼睑,品尝了眼前那杯乌龙茶并安慰着她说道,“嘿,你带来的这杯茶味道还真不错!我想可以和青柠好好调和一下,创造独特的味道!”

“那是必须的!不然怎么让店主有灵感研发新品种的青柠果汁呢?你看,现在就有灵感了吧!”她转过头来朝我莞尔一笑,“话说店主前几天研发的青柠和苹果结合而成的果汁,味道还真不一般!不愧是我们的店主呢,哈哈哈哈……”

这一阵说辞缓和了一下之前那种紧张不安的氛围,才觉轻松下来,深深叹了口气:“不过还是有待改良,苹果青柠含量的多少也会影响果汁的口味,难道不是吗?”

薰衣应和着点了点头,可过了几秒钟后,她的声音突然又低沉了下来。嘴里喃喃自语道,也不知是在说些什么。只见她用自己的双蹄撑着圆木桌,缓缓将嘴巴凑到我耳朵这边来,我侧过头并下意识的往后倾了下身子。

“店主,头往我这边凑点,我们接着聊之前的话题吧。”她故意压低声线,就是不想让周围前来品尝独特的青柠果汁的小马们听见我俩接下来的对话。可是四周嘈杂的环境还是很难让我静下心来听她说话,尽管看着她嘴巴一张一合,我也尽量把耳朵凑的很近,但也很难听清楚她在说些什么。

于是我将头缩了回去,晃了晃脑袋:“真抱歉,我实在听不清楚你在说些什么。要不这样吧,我先把茶厅里的客人处理处理,你在后台稍微等我一下可以吗?”我挥挥蹄子,示意让她在后台稍作等候。

“可以吧,毕竟刚刚一直撑着桌子也挺累的。”她用蹄子轻轻揉了揉自己的左肩,然后跳下凳子转身向后台那里走去,“我在后台等你哈,要快点哦!”说完便蹦蹦跳跳地进入了后台。

这家伙看起来对狐马还挺感兴趣的,也不知道高兴个什么劲。估计是想让我跟她讲讲关于狐马的事情吧,或者说她是在好奇别的什么?随后我也跳下凳子,准备去处理接下来的事情,对于她的想法我只能拭目以待喽。

过了好一会儿,终于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完了,现在是几点了呢?我抬头望了望挂在墙上的钟,现在显示的是中午十一点,不过也差不多啦。我环顾了一下周围,也没几匹小马了,这个点都应该回去吃午饭了吧。其实呢,这个钟一直都有点毛病,不是有时快了个两三分钟,就是又慢了个十几分钟,下次有时间一定要找个修理工来好好修一下。

我揉了揉眼睛,再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缓解一下疲劳,接着调头向后台走去。在走向后台的那一小段时间,我不禁有些怀疑:奇怪,这个家伙平时不是都不愿意等一刻的吗?过去的时候过几分钟就催我一下,搞得我也特别烦躁,还向她反应了她这个不良的习惯。应该是在努力改正吧?能听我的话还真难得呢……不过没了她的催促我竟有点不太习惯了。我承认平时自己也有些磨蹭,还是多亏了她过去天天催促我做事做快点,于是也逐渐改掉了是个坏习惯。

我这样想着,自己也情不自禁地轻笑了几声。可正当我穿过帘子抬头看见她时,她正一脸惊恐地看着我。

“怎么了,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哦天……塞拉斯蒂娅在上,店主你今天怎么这么快啊,平时你可老是磨磨唧唧的。你看今天天气挺不错哈,阳光明媚,鸟语……”

“够了,薰衣你刚刚究竟在做什么?”我的语气突然间严肃了起来,一步步朝她慢慢靠近。她的笑容逐渐凝固了,身体一直在右侧挪动,似乎是在遮挡着什么。意识到情况不对的我很快的来到了她的面前,死死地盯着她的双眼。她也有些招架不住了,一直在流冷汗,身子不自主的颤抖着。我可不想吓着她,毕竟她是我朋友,于是用蹄子拍了拍自己的头并缓和了下刚刚激动的情绪。

“说吧,你刚刚在做什么?”

“我……我我刚刚……”她的眼睛一直斜视着周围,不敢从正面看着我的脸。

“别担心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也同样不会生气,我们可是朋友知道吗?”薰衣还是有些紧张,我试图安慰着她让她放松放松精神。

“那好吧!”她深深叹了口气低着头说道,“你要说话算数,不准生气哦!”

我点了点头催她快点坦白,不然我就要自己动蹄了。只见她向左侧迈出一步,随着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由红木制作而成的不大不小的箱子,上面雕刻着一片接一片的卷云纹,四面边边框框被金黄色条纹所围绕。箱子有些破旧了,边角上清晰可见的刮痕和破损象征这它所历经的风雨,最顶面被一层厚厚的灰尘覆盖着,还未来得及擦拭干净。观察了好一翻后,从里到外都流露出一股悠久岁月的气息。

我又看向站在我左侧方的薰衣,她低垂着头,紧闭着双眼,抽搐着嘴角不知道是在等待着什么。话说我有那么恐怖吗?但这都无所谓,因为自己目前最想知道的就是这个破旧的箱子是从哪里来的。

“店主我很抱歉!我不该随便乱翻你的东西的!你看现在这个箱子完好无损,我连碰都没有碰一下!”还没等我开口,薰衣便指着那个箱子急忙解释道。

“啊呀真是的!别那么紧张啦,我又不会把你吃掉,慌什么慌?”我轻柔地说道并朝她微微笑了笑,“好啦好啦,能告诉我这个箱子是从哪里找出来的吗?”

薰衣似乎放松了一会儿,并告诉我说这个箱子是在冰箱顶部找到的。当时自己一匹马在后台里等着太无聊了,又不可能跑去催店主怕自己又被训。不过的确如此,她要是再去催我我可能会很恼怒。接着呢就在后台里兜兜转转,抬头看天花板时突然在冰箱顶端瞧见了这么一个箱子,出于好奇心就把它拿下来想一探究竟。结果还没开始我就猛得闯了进来,之后便发生了刚刚番场景。

“这个箱子里面到底装的是些什么呀?本来想打开的竟然还上了把锁。”看着她有些怏怏不乐的样子,在“探宝”的过程中突然被打断了,不开心也是挺正常的。

“唉……你都这么大匹马了还乱翻别马的东西,到底有没有一些行为规范啊?”我责怪着她说。

“好啦店主我知道错了,我下次……啊不是,我绝对不会这么做了,我保证!”她笑嘻嘻地说道,“就看在我们是朋友的份上就原谅我呗!”

“行啦行啦我原谅你了,下次再这样小心我扣你工资!”

“好的好的,店主说得都对!感谢店主宽宏大量!”她连忙了结了这个话题进入了下一个,“能把箱子打开看看嘛?估计都过好多年了,里面的东西该不会全都烂掉了吧?”

我叹了口气并摇摇头说:“打不开啊,都不知道钥匙放哪里去了?而且这似乎也不是我的箱子,总之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这难道不是你的箱子吗?!”薰衣一边一脸惊讶地说,还一边特意转身指了指她身后的冰箱,“如果不是你的东西怎么可能会放在你自己最珍惜的冰箱上面?”

我有些懵了,难道是自己这两年里太过于繁忙而失忆了吗?总之现在最主要的事情就是要把这个破旧的箱子给打开,这样就能见分晓了!我用魔法浮起了那把生锈的锁往外使劲扯了几下,没有任何动静。对于这种不利状况,我有些着急地拍了拍箱子的板面,结果沾了一蹄子灰尘,上面也留下了我的蹄印。

此时正准备把自己蹄子上的灰尘吹走时,印在板面上的蹄印突然发散出金灿灿的光芒。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随着“吱呀――”一声,箱子自己打开了,扑面而来的灰尘把我和薰衣呛得咳了好几声。

“这箱子竟然还是蹄纹的,真是高级!咳咳咳……咳咳!”她边咳边称赞道这个箱子的打开方式。没想到搞半天锁原来只是个摆设,真不愧是这个设计这个箱子的主人。

薰衣在被灰尘呛了几下后,看到箱子是被我打开的便转头对我说:“这肯定是你的箱子吧!除了你自己还有谁能打开这个只能用蹄纹才能开启的箱子呢?”

“可能吧,不过最主要的还是要看看里面的东西是不是我的才行。”

箱子被意外开启后,里面的东西也渐渐浮现在眼前。虽然刚开始没有怎么看清楚是什么东西,不过从外表上来看保管还挺好,没有变得像薰衣说的那样破旧不堪,仿佛就像是新的一样。

灰尘散去后,我用魔法将里面的东西逐一浮起,一件件的按照次序摆在旁边的桌面上。再用一条毛巾擦去物品上面的些许灰尘,它们原本的样子终于展现在了眼前。

“这是……《超自然》植物百科全书,一支钢笔,以及几张将近废弃的白纸,上面似乎写了些什么?”薰衣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眼睑低垂,像是在思索着什么。我静静地看着眼前的这些物品,陷入了短暂的沉思。等等,这不正是我失踪了两年多的物品吗!原来放在了冰箱上面,我睁大双眼突然间反应过来,凑过去仔细观察了一番白纸上的文字,虽然有些模糊不清了,但我十分确定这正是属于我的字迹。

“终于找到啦!”我欣喜极了,用蹄子不断地抚摸着平躺在眼前的那本书,以及其他一些物品,像是久别重逢的老朋友。

“店主你忘性也太大了吧!看到没?我都说过肯定是你的箱子了!”她侧过头偷偷笑了几声,又转过头来看着我,“要不是今天有我在,你怕是一辈子都找不到这个箱子喽!”

“也的确应该好好感谢你呀。”我也尴尬的朝她笑了笑解释说:“这两年一直忙于打理茶店,都没什么时间找箱子了呢。”

接着她又发问:“这个箱子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正如你所说,很重要。”

“这么重要的东西你还到处乱放,竟然还忘记放哪里了?真让马不放心哦。”薰衣将蹄子放在嘴前,轻声偷笑着说,“可是里面就装了些这么东西,为什么很重要呢?”

“这不仅仅是些东西,还更是我曾经解开谜案的少部分线索,是努力奋斗的回忆。”我说完后朝她会心一笑,尽管我知道她可能不明白我刚刚在讲些什么,但这都不重要,毕竟她并不了解我的过去。觉得现在是时候继续去探寻这场谜案了,不过在这之前,我要先跟她好好聊一聊关于狐马这一问题。

“谜案,什么谜案?”她感到更加迷惑了,眼神迷离的样子让我有些忍俊不禁,“哦哦哦!店主曾经是侦探吗?或者说是别的什么,哦天信息量好大我真不……”我举起蹄子堵住薰衣的嘴巴,让她别在继续滔滔不绝地说下去了:“别一下子问这么多问题,我可回答不过来。”薰衣听后点了点头,我也放下了自己的蹄子。

“你曾经是侦探吗?”

“不是。”

“谜案解决了吗?”

“暂时还没有。”

“距离发生有多久了?”

“大概有十八年左右了吧,我估计。不过我关注这件谜案并且寻找线索只有大约十几年吧。”

“原来已经这么久了吗?”她张着嘴巴惊呼道,“你可真是有毅力,我不得不佩服店主了!那好吧,这是一个关于什么的谜案?”

“你所感兴趣的――狐马。”

薰衣听见我这样说后,逐渐喜笑颜开,惊喜地在后台上蹦下窜,嘴里不停的重复着一句话:“天呐!天呐!”我本来想平复一下她激动的情绪,结果还没等我张口她又接着说道:“简直太棒啦!不愧是我,就知道店主肯定也和我一样对狐马感兴趣,不然的话店主怎会对关于狐马的案件如此着迷,竟能坚持这么久!我也想和店主一起解开这个案件!”薰衣向我请求道,看着她一脸期盼的模样,使我有些难以拒绝了。

为了避免她的眼神与自己对视,我侧过头尽量不看她的脸:“抱歉我不能答应你的这个请求,这是关于狐马们自己的谜案,别的种族最好别掺合进来,特别是小马!”

“可……你自己不也是小马吗?凭什么你能我却不能?”她这次反应特别快,当她脱口而出这句话时,我才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不小心漏馅了。

“真是见鬼。”我小声嘀咕道,我晃了晃脑袋试探着说:“你讨厌狐马吗?或者说是你恨他们吗?”

“怎么会,我为什么要讨厌他们呢?我就是觉得你刚刚说的话有些毛病而已,那个,你还好吗?”她对于我的提问有一丝惊讶,随后又立马关切地问候着我说,“如果你觉得我刚刚说的话让你不舒服了,我在这里说声对不起。哦!你看现在快到午饭时间了,那我就先回去了,后天见!”她转过身子,在那一刹那间我看见她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忧伤。

“等等!”我抬起头大声喊道,她也停下了离开后台的步伐:“店主还有别的事吗?”

“你还想听关于狐马的故事吗?”

“是的!店主还愿意讲嘛?”她满脸激动地询问道,和之前那匹忧伤的雌驹若判两马。我朝她肯定地点点头表示愿意:“只不过在店里讲不太方便,要不今天下午你来我家吧,如何?”

“当然可以!”薰衣突然一把抱住了我,差点就不能够通畅呼吸了,“那么下午两点钟见。”她在我耳边轻声说道,这次声音格外的清晰。之后挥舞着蹄子跟她说再见,看着她离去的背影逐渐消失在我的视野里,时间也随之飞逝而过――中午十二点整,我伸了个懒腰,是时候该回家吃午饭了。我低下头,用蹄子摸了摸脖子上挂着的那条吊坠,深思了很久,我真的应该告诉她自己的真实身份吗?如果要继续解开这个谜案的话,身份迟早得暴露。

我望着远处大门口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迈着步子走出了店门口,回首看着空无一马的小店我关上大门,迎着太阳散发出的光芒朝家的方向走去。

thumb_up 1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