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RemainAtto
RemainAttoLv.11
独角兽小编
长篇翻译
T
连载中

那些塔维所说的(The Things Tavi Says)(15/200)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279865/the-things-tavi-says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稚气的(Kiddish Things)

chrome_reader_mode 2,063 event 7 天前 thumb_up 11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24 forum 0

稚气的


即使在黑暗中,一切也都是亲吻着我的体内的深红色云层。我爬出深渊,搜寻,蜷缩。

从涟漪起伏的空间的另一侧,三个身体拖着蹄步停了下来,声音在金色的波浪上荡漾着。

“它苹果的!现在看看你都干了什么,飞板璐!”

“就像我说的——我没想到金属会这么重,小苹花!”

“你应该仔细想过的!”

“如果我的小车坏了,我发誓……”

“我不认为小车是我们现在应该担心的。”

“小苹花说得对!”一个声音——电蓝色的——飘得更近,吓了我一跳,但立即抚慰了我。我在摸索中停了下来,微微发抖。”女士?你还好吗?我很……很抱歉我们突然撞飞了你!我们本想避开你和你的东西的!真的!”

我坐在原地,两眼紧闭,气喘吁吁。我想我看起来一定像一艘破船,但我并不在乎。

那声音里有点东西。清纯的、悦耳的、宁静的。我以前听过……是么?我现在只是不能反应……

另外两个小屁股中的一个,她呼出一股刺耳的琥珀色:”她到底有什么问题?”

“小璐!注意你的言辞!”

“天哪……我们没撞得那么厉害把她弄瞎了吧?!”

“冷静点,飞板璐……”

“我的天我的天我的天!我的父母会杀了我的!”

“你的父母?!一旦苹果杰克发现我们从废品场把这些金属制品都扯了出来的话——”

“你们俩能冷静下来吗?”冷蓝色又回来了,”我想她只是需要她的墨镜。看到了吗?它在那边的灌木丛里。”

松软的蹄子在草地上轻轻点出爆裂红色。她们走近了,我感觉到一副熟悉的墨镜被放在我的蹄上。

“给你,女士,”一个金嗓子唧唧喳喳地说,“如果你生我们的气,我们不怪你。”

我把墨镜重新戴上,深呼吸,睁开眼睛。

一只戴着红色蝴蝶结的小雌驹站在我的面前。我立刻认出她是苹果杰克的一个孩子。或者……等等……她们是姐妹吗?我一直没弄明白……

“你……你能看清楚些吗?”这个孩子紧张地笑着问道。她的眼睛是天真和快乐的颜色。我觉得自己不可能生气。再说了,我讨厌生气。

“我……嗯……”另一个马形拖着小翅膀慢慢地走近,带着琥珀色的色调,“我觉得她也不会说话,小苹花。”

“好吧,毕竟她不是瞎子,小璐!”小苹花指着我,“我估计她能……嗯……大概看到。”

“你觉得她也会大概说话吗?”“小璐”眨着眼睛问道。她咧嘴一笑,开朗而充满希望,”因为我真的很想知道,一匹大概能看见和说话的小马,怎么会有像她那么酷的可爱标记呢!”

我傻笑着,但我的眼睛仍在寻找……搜寻。

谢天谢地,我的耳朵感觉到它——它的声音——像蓝色的海浪着拍打我的侧臀和肩膀,”女士,看来你的东西是完好无损的。”

我转过身,顺着蓝宝石溪流,直到我找到她的嘴,她的脸,和她的双色鬃毛。她微微地扭动着身子。当她感觉到我的凝视时,她被一片忧郁的云彩淹没。

“我觉得它非常重要,是吗?”她喘口气,在青色的嗓音之间制造了一道轻微的裂缝。我不知道她有什么想法。有什么根据。“求求你了,别因为我们撞到你而生气,”她呜咽着,“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带你去红心护士那里!飞板璐,小车还完好吗?”

“我觉得她进不来,甜贝儿。”

“小璐!”

“什么?!我是说因为里边所有的金属!”

“那我们就先把金属扔了,渡渡鸟*!”

此时此刻,我用力地挥舞着我的蹄子,同时摇头。我站起来,温柔地微笑,指向自己。

“你……你确定吗,女士?”这个“甜贝儿”问道,如同晨曦时的露珠。我险些又一次失明。

我点点头,朝小车挥手,然后小跑到我的设备旁。我感觉到三个小雌驹站在那里,只是瞪着我看。所以我正了正我的墨镜,再次向她们挥蹄。

“我……我、我觉得她放过我们了。”飞板璐结结巴巴地说。

“好吧,我们不要浪费时间了!”小苹花首先跳上小车。”快点,童子军们!”

“你……你确定你没事吗,女士?”甜贝儿问道。她的关切于我甜蜜如其名。她的声音使我陶醉。

整整二十秒后我才意识到我还没有回答。

“来吧,甜贝儿!”飞板璐的声音随着刺耳的琥珀声震碎了这一刻。”天快黑了!我们到底要不要去玩焊接了?”

“哦……嗯……应该吧……”甜贝儿爬进她朋友滑板车后面的车厢里。她转身向我挥蹄:”再见,女士!我 ……呃……我喜欢你的墨镜!很时髦!”

我也挥挥蹄,小雌驹们在一条上画过小马镇。

“时髦……”

镇上只有另一只小马喜欢用这个词。她年纪大得多,同样颜色的皮毛……

不……

我的四蹄有点疼。我不觉得会有任何瘀伤,但毫无疑问,今晚当我试图入睡时,我会感觉到疼痛。

但我现在不能太纠结了。

那个声音……

它有很多潜在的东西,被锁了起来……

就像海底的一颗珍珠……等着被采来……

我的思绪已经在摇曳,想象着旋律、和声、乐器都编织在如此多汁的琴弦上。

我甚至没又注意到自己已经在我们的公寓门口,直到我险些撞上它。当再次清醒在如波浪般的世界里,我开始摸索打开大门的钥匙。这时我注意到有几个半嵌在邮箱里的信件。我想起小呆小姐,然后便笑了。

为了看得更清楚,我把信封拿出来,瞬间怔住。

上面印有醒目的皇家印章……暮光闪闪公主的皇家印章。

我苍白的唇上绽放出一个更傻气的微笑。

哦,塔维……

你会想甚至为此放弃红酒的……

 


*:比喻冒傻气的小马。

thumb_up 11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