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心馁
心馁Lv.1
陆马
短篇翻译
E
已完结

萍琪派的迷惑行为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368179/puzzling-pink-pecks-on-a-purple-pony-princess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mua

chrome_reader_mode 6,787 event 8 天前 thumb_up 2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71 forum 1

暮光闪闪就这样在背后一直盯着萍琪派那蓬松的尾巴,她现在整个大脑都停止了思考。

是的,在暮光看来,这种特殊的情况,只能用茫然来描述自己现在的状态。这本身就令她很吃惊,考虑到“这就是萍琪派”的定律,那陆马一直以来的举动让她困惑都是正常的。然而,萍琪现在的举动依旧让她大吃一惊。

她的蹄子不自觉地摸了摸她刚才被吻过的脸颊,而萍琪在去方糖小屋的路上都是连蹦带跳并带着痴痴的傻笑。

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吻,就跟瑞瑞或者韵律说的一样,这是个单纯的吻而已,但这只是自我安慰罢了。

暮光逐渐陷入了沉思,萍琪一整天的举动都过于奇怪了。实际上, 她所有的朋友今天都神秘兮兮的。记得那个冬天,因为朋友们没有什么事情可做,所以暮光邀请她们去她的城堡里,让她们帮忙做一个研究工作:这是暮光专属的图书馆,但这不代表它读过这里的每一本书——反正读完也不会获得成就之类的——所以她的研究的确需要帮忙。

起初,她朋友们中的云宝黛西和苹果杰克刚开始看的时候,那表情就跟在服刑似的,但几个小时后,她们都尝到了真香定律。捧着本百科书笑出了声,像是在自娱自乐。

然而,现在她想到了这件事,有两个她非常在意的地方:一是每次与萍琪派擦肩而过后消失在她的视线的时候,自己总会听见咯咯的笑声。作为萍琪派多年的朋友,她再没有任何理由反感排斥这种笑声了,这只是个图书馆,不是喜剧俱乐部。但还是很奇怪,她脸上有东西吗?

第二点,其实很简单,她需要确定粘在她脸上的是个吻,而不是她没有注意到的食物残渣。这样想肯定很有趣。或者跟《高级幽默手册》里的第四章“物理喜剧”写过的一样。但她还是很难想象出来,就像瑞瑞或者小蝶,她们不会介意暮光脸上沾着一小片的菜叶并带着四处走动。萍琪也不怎么可能把那片菜叶给舔掉,她做过许多奇葩的事,但很少恶心过其他马。或许这是蛋糕夫妇的功劳,暮光忍不住开始对他们深表感激。
 
但现在暮光发现了,她的朋友们这一整天的表现也正常不了多少。每过一会儿,暮光就能听到来自她朋友们的窃笑声和咕哝的声音,当然,后者的声音都是小蝶发出来的。暮光开始觉得这时因为她们找到了一本特别为某位特殊的朋友订购的小动物图画书。
 
 
暮光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她的朋友们,可能知道了某些不该知道的东西。
 
暮光跺了跺自己的蹄子,试图让自己清醒过来,她把眼神望向了大门处,一匹疯狂的粉红陆马曾走过这扇门。进门后,暮光找着她的朋友们,却发现她们正坐在读书桌的周围。暮光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
 
“嗨,暮暮。”她们用极度热情的微笑朝暮光打着招呼,但她们的表情像是想躲起来却失败而只能无奈打招呼的尴尬样——特别是云宝黛西和苹果杰克——她们俩假笑的表情格外的统一。瑞瑞看起来是一脸满足,小蝶只是轻轻地咧着嘴笑,她还是很腼腆,甚至能看到她在玩弄自己粉色的鬃毛,即使还是能看出来是在打招呼。
 
暮光收起了自己惊讶的表情。或许,这是她朋友们一起计划好的恶作剧?这种多马“作案”的事情并不是第一次,但这种“多马”的数量可从来没有超过“五”的。况且瑞瑞和小蝶可不喜欢这个,吓唬、欺骗其他马可不是她们的爱好。
 
她使劲地摇了摇头“有谁能跟我说说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她问,依然在盯着她的朋友们,鸦雀无声的回应使暮光的内心涌出了一丝小小的尴尬,萍琪派刚才吻了她,这已经够尴尬的了,但现在都被看到了,至少暮光不用解释刚才发生了什么。
 
她们的反应和暮光预期的可不一样。
 
”你在逗我?“云宝难以置信地说,她有些急躁地一下子蹦起来,前蹄猛地拍在桌面上。“你真的不知道?”
 
“冷静点,甜心。”苹果杰克说,顺势按住了云宝的肩膀,把她拉回到她自己的座位上。“咱可不想再把你的尾巴咬得打结了。”
 
“但是!但是!”云宝一跃而起,打算和这位女汉子战个痛。
 
瑞瑞摇了摇头,她明显地忽略了这两冤家的扭打“你在想什么呢?亲爱的。”她向暮光问。
 
“什么想什么?”暮光反问道,使得瑞瑞皱了皱眉头“萍琪刚才亲了我!你们都看到了对吧?”
 
说完这句话,暮光顿时感到一阵忧虑,或许刚才吻她脸颊的萍琪是虚幻的,如果她的设想是正确的话,那不是个好征兆,在清醒状态下,非自愿的幻觉通常是三叶草病早期发作的第一个迹象。幸运的是,这些忧虑大部分都在瑞瑞点头的时候得到了就灰飞烟灭,即使内心还是有些小遗憾。
 
“好吧,我还是不明白。”暮光继续问,这个问题有点多余,但她现在急需朋友们给的答案,如果她们知道的话。
 
“哦,靠!!”云宝咆哮了一声,她的翅膀不停地扑腾着,把苹果杰克缠绵住自己的蹄子给掰了下来,在暮光头顶上盘旋着,含糊其辞地说“你智商哪去了?这么明显你会不知道?”
 
“你怎么比牛还倔啊。”苹果杰克举着蹄子指向了暮光并朝她皱了皱眉,同时也瞪了云宝一眼。”据我所知,对朋友冒犯的某马的智商可好不到哪去。”
 
“我....我....."云宝呲牙咧嘴地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被陆马的话给屈服了。”哎,刚才的事情我很抱歉。“
 
这会儿暮光是越来越懵了。
 
“抱歉了,甜心,但咱们最好还是不要改变事实,就跟咱以前和小萍花威胁过我宁愿离开直到她获得可爱标记为止后面还得道歉并解释原因的,懂?”苹果杰克冷冷地说,然后继续盯着暮光“现在,对于你,甜心,你真的不知道萍琪吻你的原因?”
 
“算是知道了。”暮光回答,一边揉着下巴,一边盯着天花板思考。“正常来讲,亲吻是一种爱的表现而且.....呃。”暮光脑海里闪过了一个念头。“或许,这可能是陆马某些习俗?你知道的,在离别的时候也都会互相亲吻告别的。”
 
苹果杰克的表情很平淡,而其他朋友则表现出各种形式的愤怒。尽管如此,她们的这种举动似乎不像一个计划好的恶作剧。实际上,她实在不知道这个属于什么类型的玩笑。想到这,她的脸颊不禁红了起来,这是真的,但暮光又喜欢这样。就像她喜欢萍琪派一样....不,没有任何和喜欢萍琪派有关的想法,没有!
 
起初,萍琪派成为了她最糟糕的朋友之一,这点令她非常头疼,但这就是事实。萍琪派就是暮光内心所缺的一切,无忧无虑,精力过旺,可能有点脱离现实,并有慢慢的好奇心。萍琪所作的一切仿佛都是顺其自然,暮光很难对付一个做事情从来不需要原因的小马。
 
在正常情况下-尽管萍琪坚称她是每一匹小马的朋友-暮光怀疑她是否会真正地成为小马的朋友。显然,穿越死亡森林的跋涉与疯狂的女王交战是建立友谊的绝佳火花。即使如此,暮光依然没有证据证明她的说法。如果暮光闪闪是一名邪恶的独角兽,她会隐藏自己的身份并在马群中尝试刷新他们的世界观,如果她真这么做了,她一定会被某些委员的道德理论给洗脑的。
 
或许还不止这样。
 
而最近,暮光很高兴自己能有这么多的好朋友,比如萍琪派,萍琪派,还有,萍琪派,她或许已经超过了的”朋友“的范围了。
 
“ 嘿!” 云宝的蹄子轻轻敲了一下在暮光的脑袋,打断了她的思绪。 “小马国呼叫暮光闪闪,听到请回答!”
 
暮光茫然地望着在她周围的朋友“哈?”
 
“你出神了,亲爱的。”瑞瑞解释道。
 
“哦。”意识到这点的暮光脸又微微的红了,但她又不满的皱了皱眉。那些”我懂了“的微笑又浮现在她们脸上了。
 
”你可真是个书呆子,暮暮。“云宝笑着说,情不自禁地甩着头”这点毫无置疑了。“
 
”啊?“暮光没有理解云宝的话里话的意思,暮光可不像平时随便走神的,但她的背上的翅膀总是不自觉地绷直起来,她只能无奈地强行把它们收回去”听着,朋友们,我不知道你们在讲什么?“
 
...."小蝶柔软的声音传了出来,这是令马震惊的,因为小蝶此时就在暮光的左肩旁,她甚至没注意到飞马早已经离开座位了,飞马的脸颊比平时更加红润,看样子她比平时更害羞”你还记得,呃,你今天在做什么吗?我的意思是..."
 
“我当时在整理书架。”暮光确定地说,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她怀疑这会引起萍琪的欢呼声,尽管这种无厘头的事情会让她感到有趣。
 
...哦。”小蝶说,她脸红地更明显了,她害怕地用自己的鬃毛遮住自己的脸“我知道了。”
 
“好吧,这尴尬真够彻头彻尾的。”苹果杰克哼了一声,从桌子上跳了下来,抬起头望着书架,似乎在找一本书。“这个彻头彻尾包括了萍琪派,她现在甚至都不...”苹果杰克停顿了一下,斜视着靠近书架顶部的一本书。 显然,她正在阅读标题是什么。 当她点点头,转身并用一只后蹄顶住架子时,暮光正要去为她的朋友拿把梯子。
 
 
“苹果杰克!” 暮光大叫道 “我以前告诉过你一次,不!我已经告诉过你一千次! 这些是我的书架,不是你的苹果树!”
 
 
“嗯哼。” 苹果杰克敷衍地回答。 令暮光惊讶的是,有一本书落到了地上。 苹果杰克瞥了一眼封面,然后迅速翻到最后一页,然后走到暮光身边,将书递给她。 “看下这里,暮暮,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没等暮光回应,苹果杰克就把那本书翻到了其中一页,然后把书那一页的内容顶到了暮光的鼻子上“‘盯着翅膀是一种感兴趣的表达。 翅勃(Wingboners)是表达性感的一种方式。 但最重要的一点是:对于自己喜欢的小马,比起搭讪,更直接意义更深的做法则是不自觉地展现自己身体有多性感。

“这叫做“羽毛的快♂感(Feathermarking)”吗?” 暮光皱起眉头,默默地迅速阅读了其余的内容,对阿杰为什么给她看这个有些疑惑。

“好吧,”暮光最后说了这句话,从书上移开了视线,抬起头,看着苹果杰克时歪了歪头。 “你想说什么?好吧我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你这种说法完全不成立!萍琪是陆马,我是独角......兽……”暮光的声音逐渐变小,她慢慢地转过头,回头看看那个标志着她绝对不是独角兽的特征:翅膀。

“ 不.....”暮光感觉有些喘不过气了。 她凝视着自己违和的翅膀,然后回头看了一下苹果杰克和她的其他朋友。

“真够吓马的,甜心。” 苹果杰克笑着说。 “每次萍琪经过你的时候,你翅膀就跟打了鸡血似的不停地扑腾扑腾的,像是找到了猎物一样。”

暮光坐了下来,面露苦色,回味苹果杰克刚才所说的话。 她真的真的如此专注于自己的工作,以至于她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潜意识在做什么吗? 自从她成为天角兽以来,暮光就清楚地意识到了飞马的翅膀可以反映出她或他的情绪,常常做出没反应过来的举动。 但是她甚至都没有想勾引萍琪派!
 
对吧?
 
“是的,你应该看看她的表情。”云宝摇着头笑了笑,“你第一次碰到她的可爱标记的时候,她显得心惊肉跳的。”

由于某种原因,暮光开始感到莫名的躁动。 “你们为什么不说话?云宝,这不好笑! 你这句话换成我整天都在yy怎么性骚扰我的朋友都一样! 而且你一定还把我蒙在鼓里! 谁在乎她的感....感受。” ,她的声音逐渐减弱,因为她突然对自己感到深深的羞愧。 她必须尽快向萍琪派道歉。

“亲爱的,当一匹马意识到自己的身体不听脑子的使唤时,可能会感到尴尬,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 瑞瑞平静地微笑着解释。 “但是-我不得不指出这一点-你确实记得是整个对话的开始,不是吗?”

暮光能感觉到自己的脸颊又像之前快烧起来了。 特别是被萍琪莫名其妙亲了一口的地方,可以肯定地说,现在她脸的温度快达到燃点了。 于是,她赶紧将自己的视线从朋友们身上那挪开。

那个....” 小蝶再次搭上话“我不想这么说,但是,嗯,那种事♂情。这更像是……一种亲密的兴趣表达,你应该懂的。
 
“我差点上了她了!”暮光愤怒地呻吟道。
 
“不。”云宝哼了一声。 “暮暮,你对'上'这个字还缺乏技巧的。”
 
“这需要多年的练习,对吧,云宝?” 苹果杰克补充说,她的话激起了飞马的一阵白眼。
 
“不管怎么说。”暮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愧疚地说“我必须去道歉,这是不对的。”
 
“道歉什么?” 萍琪突然出现在暮光旁边,粉色的皮毛上沾着细微的积雪——头顶上放着原汁原味的杯糕。
 
暮光和她的其他朋友尖叫起来,对突然出现的陆马吓得摔了个仰面朝天,直到她们意识到那是谁。
 
“萍琪!” 暮光爬了起来,用过于热情的语气朝她打招呼,但又感到有点不对劲 然后:“等等,你不是应该去工作的吗?”
 
“我是得去工作!” 萍琪点了点头。 “但是今天的暴风雪导致所有的便利店都关了,所以蛋糕夫人和蛋糕先生决定给我放大假!”
 
据暮光所知,距离下大暴雪还有一段时间,这时所有马下意识齐刷刷地看向了云宝。
 
云宝的脸逐渐变得苍白。 “哦,艹!” 她惊叫道,然后以最快的速度飞出了离她最近的窗户,连个道别都没留下。
 
“真是糟糕!” 萍琪悲伤地说道,她巧妙地将盘子从头上甩下来,然后滑到桌子上。 “她甚至都没有拿个蛋糕才走!”
 
“就算风暴那么严重,咱也不确定她应不应该得到一个杯糕作为安慰奖。”苹果杰克咕哝着说。 “咱一直以来都在告诉她,她必须努力工作!”
 
“她确实很努力,阿杰,你知道的,” 瑞瑞坚持说。 “只是因为-”
 
暮光无视了她们的谈话,她用翅膀从萍琪的背上扫下了一些积雪——但暮光一秒钟后意识到她刚刚的所作所为与之前一样,非常危险。
 
萍琪一定也注意到了,因为她正对暮光咧着嘴笑着,但有种诡异的狡猾,这种狡猾足够让暮光再一次焦急起来。
 
她必须解决这个问题。 正如苹果杰克和瑞瑞所争论的那样,暮光将萍琪拉到了图书馆的一个角落,尽管她确保始终清楚地看到正在争论的两位小马。 她也注意到小蝶像她们一样偷偷地看着暮光。
 
“听着,萍琪,我....”暮光深吸一口气,以缓解她紧张的情绪。 “很抱歉,今天下午。 关于翅膀的事情, 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萍琪点了点头,看上去很严肃。 “对。 所以……对不起,如果我真的做错了什么。”
 
萍琪轻轻地歪过了头,看上去有些疑惑,之后脸上又闪过一丝微笑 。 “好滴好滴,这没关系,暮暮。”
 
暮光舒畅地叹了口气,随后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她想说‘谢谢’,但是话还没说完,就被萍琪打断了话。
 
“你想出去吗?” 萍琪一边蹦跳一边问。
 
暮光的”谢谢“这个词就这样卡在了喉咙里,她猝不及防地咳嗽了一下。 “出......出去?!” 她惊讶地重复。
 
 
“当然!” 萍琪笑了。 “我是说,您有兴趣的话,而且我还知道有何这里差不多的马戏团,我还有一张额外的票……但我不想这样,因为我不想和以前的你一样做选择题-”
 
暮光同情地点了点头,因为她也去过那里。
 
“-但如果我带上我那位特殊的小马,就没有家伙会说我是个坏蛋,是吗?”萍琪总结说,摇了摇头。然后她咯咯地笑了:“哦,我这跟没说一样!”萍琪伸蹄进了她的鬃毛,掏出了一个……鸡毛掸子?
 
当暮光看到萍琪将鸡毛掸子叼在嘴里时,她内心的一部分有一股莫名其妙的触动,这可能就是为什么暮光没问萍琪从哪里拿出这玩意儿的原因,但暮光还没想好要说什么,萍琪先走到她旁边,用鸡毛掸子挑逗了一下天角兽的可爱标记。
 
“萍琪!”暮光呻吟了一声,几乎跳到天花板上,怒视着雌驹。 “你在做什么?”
 
“你很心知肚明的,暮暮。”萍琪转着眼珠子说道。 “有时候,你真是个小笨蛋,暮暮!”她停了下来,将鸡毛掸子在自己的蹄子上轻轻地刮着,看上去非常地撩马。 “你……很感兴趣,不是吗?你会和我一起去谢瓦尔马戏团( Cirque du Cheval)吗?”
 
 
萍琪尽力不使自己脸红,而暮光的蹄子有些不安地在地面摩擦着,她的思绪涌现出一千多种焦虑的状态,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都非常非常糟糕,并且……暮光发觉到自己还是想尝试。她确实喜欢萍琪派-她是真正似乎在勾引她少数小马.......之一。
 
“当然,萍琪。” 暮光回答,脸上的绯红依旧没有褪去。 “我会尽量不,嗯,我保证不会用我的翅膀让你性奋了。”
 
“噢,拜托!”萍琪笑着说 “你是非——常棒的小马!只不过需要一些练习而已。”
 
暮光只是摇了摇头,她发觉盯着萍琪的视线又移不开了。 一瞬间,她意识到自己与世隔绝了,比如她听不到朋友们的争吵声了。 带着一丝恐惧,她慢慢转过身,看见她的朋友们-当然没有云宝-她们吵架的热闹程度几乎都没有变化,也没有怀着隐隐约约的诡笑了。
 
时间就这样流逝着,暮光闪闪,萍琪派,她们一直保持沉默,但不知道为什么,暮光好像知道萍琪下一步想要做什么。
 
“好的。” 暮光回答了不存在的问题,然后俯下身子,将嘴唇紧贴着萍琪的香草味的脸颊。 不可思议的是,她很难把嘴唇移开,最终还是做到了,在自己缓过来之后,她看向了陆马。 “感觉怎么样?”
 
萍琪先是愣了半天,忽然无意识地跳了起来,又重心不稳地摔倒在地,暮光对于现在的情况感到很惊讶,也感到很惊喜。
 
“这感觉可好极了,暮暮!” 萍琪傻笑着说。
 
“这感觉绝对在任何书都找不出来的!”
 
 



 

 

 

 
 
 
 
 
 


thumb_up 2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大黑星 Lv.8 麒麟
评论 mua

字排得有些密了...

8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