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dl
dlLv.6
独角兽小编
短篇原创
E
已完结

钢琴家的乐曲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chrome_reader_mode 5,083 event 9 天前 thumb_up 2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51 forum 0 collections_bookmark 2 star 2 file_download 0

 

迟暮,微风吹拂,薄纱一般的窗帘像仙女的裙摆一样翩跹。屋内幽暗的灯光里,只依稀见得一位绿色的独角兽,独自坐在一架钢琴面前。她专注地演奏着,让音符从琴键和她的蹄尖流淌而出;她忘我地演奏着,仿佛这个世界,只剩下了她和音乐的和鸣。

这匹小马名为幽影夜寂,名义上是一位钢琴家。但是让她苦恼的是,她演出至今,也不曾拿到过任何一个奖项。用她的话来说,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那些自以为是的评委们挡住了自己前进的道路大概是保守惯了,不懂得与时俱进了,这些评委们根本不懂什么即兴演出,只会对那些规矩中的,古典的音乐来作为评分的标准夜寂喜欢自由,对墨守成规有本能的排斥。不过为了获奖,还是要勉为其难地练习经典。    

忽然间,一阵不和谐的声音,扰乱了她的思潮。那是急促的敲门声,夜寂知道又是房东来催房租了。回想一下,自己似乎是快拖欠了一个多月的房租了。明明是一个钢琴家,从事着高尚的职业,竟然也会囊中羞涩,会为五斗米而折腰平时无马问津,偏偏只有房东还对她耿耿于怀她暗自觉得可笑,也觉得自己可怜,但终究也只能厚着脸皮求房东宽恕再延续几天罢了。

房东不是坏马,也不是做慈善的。他给了夜寂最后一次机会,这个礼拜结束一定要把欠的房租全交上来,不然真的要请她走马了。他还好心地提醒道,钢琴能卖很多钱。这句话似乎激怒了夜寂,她面色难看地就把门关上了。钢琴是她的梦想,是她灵魂的发声器。没有了灵魂,那还是完整的个小马么?

夜深了,再弹琴会影响到邻居休息的。但练习可不能停。于是夜寂戴上了耳机,播放喜欢的音乐,躺在自己的床上,闭上眼睛细细品味。其实,对于各种类型的音乐夜寂都愿意去听,愿意去尝试,她能从这些音乐中感受到作曲者的情绪,感受到对方的思绪,甚至感觉到对方的灵魂沉浸在音乐中的她恍如隔世,品味着现实世界中难以体验的快乐。

她尤其钟情于现代小马音乐家奥克塔薇娅和DJpon3的音乐。尽管它们天壤之别,一个是传统经典的古典乐,一个是新潮前卫的电子乐;一个像是仪式感十足的皇家晚宴,一个像是年轻马不羁的街头运动;但是它们却能以一种奇妙的方式,有机地结合在一起,交织出一首自由的,规整的乐章,令她心驰神往。她做梦也想,有朝一日,自己也能谱写出如此壮丽的词曲。

或许是感觉到了倦意,她把耳机摘下来,想小眯一会儿。但是,她的工作时间到了。熬夜打工很累,赚的钱相对来说也多一些。而且这样的话,白天她就能自由地练琴了。不过这样对她的身体消耗非常的大,回来以后只能睡一小段时间,就要重新坐回琴前虽然这么拼命都不一定能得奖,但是不这么拼命是肯定不能得奖的。

这样倒生物钟的作息方式让夜寂的身体愈加脆弱。她的脑袋经常晕乎乎的,在深夜的工作中很难集中精神,只能硬撑着更糟糕的是,这种状态下她也没有办法集中精神练琴弹出来的音符总是跑调。看着镜子里面眼神无光的自己,她心里无论怎么着急,都没有办法去解决问题她生怕自己在比赛前一天,就因为体力不支而被迫弃权了。

 一个凌晨,在夜寂从工作地点回去的路上,她感到路灯比以往都亮。灯光里面好像有火苗在跳动,周围的一切都闪烁着光却又模糊不清。眼前像是被镀了一层玻璃,什么也看不清。还挣扎着踉跄了一会儿后,视线一下子变黑,连路灯都看不见了。她大脑接收的最后一条信息只有一头栽在地面的痛楚。

 

    “…………”

    是机器的声音,虽然很微弱,但还是被她听见了她眼前一片漆黑,然而这片漆黑迅速地被这个声音冲得支离破碎了。光芒像经过漏斗一样,她的眼睛。……”夜寂的双眼睁开,只发现周围是一片陌生的景象墙壁白花花的,和她出租房的微黄完全不同。她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直到看见自己蹄子上连接着吊瓶,吊瓶里面装着营养液。她是在医院。

    她再次晃了晃脑袋,护士直接开门走了进来,是一匹橙色的独角兽,她身穿着白色的护士服,像雪一样纯净。有那么一瞬间夜寂感觉她真的白衣天使。您好,请问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咱怎么会在这里夜寂傻乎乎地问道。

因为你被发现晕倒在路上,然后被送了过来。独角兽回答得面无表情,“初步诊断结果是体力透支加上隐形饥饿。”她顿了顿,眼神里流露出一丝同情,“难道,你是连续好几天都没有吃饭吗?”

    “……好像确实是这样。夜寂用闲置的那只蹄子挠了挠头。“钢琴比赛不久之后就要开始了,我得要抓紧一切时间练习呀。”

嗯?那也不至于连饭都不吃了吧,独角兽摇了摇头比赛再怎么重要,也没比生命重要吧!

音乐就是我的生命。夜寂忽然张口就来了这么一句,直接把对方给说愣了。在尴尬地沉默了几秒钟后,她只得讪笑道:“那个,我会注意的啦。谢谢你们救了我,请问您贵姓?”

“我是精衡天平,在医院的话,叫我天平医生就行了,我负责把你治疗到康复。”独角兽的瞳孔逐渐从豆粒恢复到原始尺寸,“我尊重你的价值观。但我也不希望再次看见你饿晕被送进来,可以吗?”

    “——好吧。夜寂松了口,她不想惹别的小马不高兴。但是她旋即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个,天平医生咱这次住院的费用有多少?

    “难说大概200一天。天平用魔法悬浮着病历本,用笔在上面记录了几画你有功夫参加钢琴比赛,想必家境也是挺宽裕的吧。所以不用担心的。记录完毕后她带着这个病历本出去了。

    夜寂哑口无言,她瘫在病床上,为什么大家都觉得音乐是有钱马的享乐呢?她已经入不敷出了,这个费用可能比她的房租还要高,即使有医保不知道能报销多少。然而对她来说,当务之急还是钢琴比赛,费用什么的,听天由命吧。    

    接下来的几天里面,都是天平来检查夜寂的身体状况。借着这个机会夜寂了解了不少天平的事情。

从小时候起,我就有一个梦想,做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在工作不忙的时候,天平有意无意地提到。    

你现在不就是吗?

    “我还是实习医师,需要时间和经验来转正。当然,还有不久之后的医师考试。天平咧嘴笑了一下,笑容像是春风一样拂过夜寂的脸庞。她从里边望见了久违的希望你是要参加那个钢琴比赛吗?你是不是想当音乐家?

    “确切的说,是钢琴家夜寂认真地纠正了对方的措辞。“而且,我已经是了。”

    “哇哦,那可是相当厉害啊。天平露出了钦佩的神色,“你肯定身价百万,很有钱吧。”

并没有。夜寂也笑了起来,是苦涩的,自嘲的笑容,“身为钢琴家,咱并没有被大众承认,也没有拿过什么奖金。咱现在生活得都很艰苦,除了一架钢琴,出租房里都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了。”她把笑容收了回去,“咱有时候都在想,要不要再坚持下去了……咱太累了……”

……”天平微微蹲了下来,将脸凑在夜寂的脑袋轻声安慰道,不好意思啊,说到了你的伤心处不过啊,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只要你在适当的时间表现自己,就一定会得到大家赏识的呀!音乐可是你的生命!

从来没有谁这么耐心地安慰过夜寂,一时间,她感到有股清流,涌进了她干枯的内心,使得她不由地热泪盈眶。于是她本能地伸出双蹄,送给面前的雌驹一个大大的拥抱,作为由衷地感激。相拥的同时,她也能察觉到天平胳膊的力度。这是她们第一次靠得那么近,耳朵旁仿佛都能传来对方心脏的跳动。两只小马依偎着彼此的温暖,许久许久……

    力气这么大,看来你很快就能出院了呢。抱完之后,天平微笑着说道。

 

几天之后,夜寂真的出院了。出乎她意料的是,医药费的账单是天平给结清的。她的理由是要给逐梦之马一点物质上的支持。

你以后要是出名了,可千万要记得我呀。天平甜甜地笑着。

阔别了一个礼拜后,夜寂终于摸到了朝思暮想的钢琴。她的蹄子再次碰到了琴键上,钢琴发出的声音与以往不同,次轻快,如此放浪,如此自由,又饱含着希望饱含着活力。她如此忘我地演奏着,仿佛置身于国家大剧院的舞台上,与无数钢琴界的前辈先驱,同台合奏,勠力共演

 

之后的时间里,两位姑娘相互帮助,相互扶持着。为了让夜寂有个舒适的条件,天平把她的房租都交了,后者就不需要去打夜工了。她们时常会聚在夜寂的出租房内,一同进步。天平会耐心地听着夜寂演奏着相同的曲乐,一遍又一遍,指出其中稍微不对劲的地方。而夜寂则会监督对方的背书内容。她们立下了约定,要考取医师执照和赢得比赛冠军。谁要是违约,就要满足对方一个心愿。有了竞争,她们都很努力。

 

    一天又一天,死线如期而至。巧合的是,医师考试也和钢琴大赛是同一天。天平保证自己一旦考完试就会过来欣赏演奏,夜寂也为天平买了一张票。虽然不是观看演奏的最好位置,但也是夜寂付出的一点心意。在后台,夜寂衣着得当,聆听着前面几位演奏者的演奏他们表现得都非常优秀,优秀到无可挑剔。虽然她觉得自己的技术也是无可挑剔的,但还是隐约产生了紧张的情绪。想要出类拔萃,演奏还得加上一点什么东西。那究竟是什么呢?

    “滴滴滴夜寂还在思索的时候,她机响就像是拍子打在她心上。夜寂猛地一看,果然是天平

    “怎么样,你考试过了吧她小心翼翼地问道。

    “猜猜看?即便隔着电话,对面掩盖不住兴奋的声音。

    “毋庸置疑夜寂已经猜到了。

    “不不不,只猜对一半哦。我可是以全场第一的成绩过关的,导师说我很有潜力,以后会重点培养我的哦。对面的欢快的回答让夜寂松了口气,我正在来的路上,马上就能看到你精彩的表演啦

我会全力以赴的,我们的约定一定会完成的。说完夜寂挂断了电话。此时在她的心里,再次聚满了力量,再次振奋了精神

走上舞台,虽然舞台下,天平对应的位置是空的,就像是一盒巧克力中少了那么一块,分外醒目。但是她知道,天平的意志和自己同在。她们的情谊,在此时此刻,化作了她精神的力量。

夜寂坐下的时候,她能感觉到,座位右边,仿佛旁边就坐着天平而她的左边,则是这些时日以来,她所练习那些名曲的作者。从老福音圣礼,小福音圣礼……到奥克塔薇娅,几个世纪,几百年来,无数如同星宿般,在钢琴史上闪耀的人物,仿佛都同她一起演奏为她传递着自己的意念和力量一瞬间,钢琴中传出的旋律,宛如流水般,奏响了整个大厅。

这是她从几个星期以前开始准备的《风华》,此时此刻,融入了自己的情感,如怨如慕,如泣如诉,像是一首气贯长虹的颂歌,冲击着在场的所有听众沐浴着他们的神经,浸润他们的精神

天平到的时候,正赶上夜寂在进行最后的表演。她没来得及到自己座位上,就在半路停下了蹄步。虽然不是专业的音乐鉴赏家,却她也难被乐曲中的气势和精神所震撼,也能被其中真挚的感情所触及,所折服,所沉醉。她看着舞台上忘我的夜寂,不由地热泪盈眶。    

一曲终了,缓了很久,夜寂才慢慢地站起身向听众鞠躬行礼。因为过度的投入,她的毛发都有些蓬乱,看上去不免有些滑稽。不过,短暂的沉默后,大厅里终于爆发出气浪般鼓蹄声,犹如一颗闷雷落入室内。夜寂深吸一口气,看向了天平的位置她很疲惫,却还是对着那匹雌驹露出了会心的笑容天平能看见,此刻的夜寂,眼角边闪耀着晶莹的泪珠……

投票环节,出乎意料的是,虽然有不少小马投给了夜寂,但最终还是与冠军失之交臂了。她只收获了亚军很明显,评委们并不赞同她这种特立独行的自由。但是这样的成就对于夜寂来讲已经很好了,她算是出名了,成为名正言顺的钢琴家了。小马国的音乐家终于有她的一席之地。

这番一鸣惊马让夜寂迅速积攒起了人气。一时间,成群的粉丝蜂拥上领奖台,想要她的签名,搞得她有点应接不暇。不过她最终还是拒绝了所有签约或者共进晚餐的邀请,留下来陪天平观看比赛后的烟花表演。

“太棒了,你弹出了我这辈子听过的,最妙的声音呢。”天平由衷地赞叹道。“谢谢你让我有机会听到呀。”

“不,咱想你还是得谢谢自己呢。”身旁的夜寂望着漫天的焰火,眼睛里闪着星星点点的光芒。

天平有些奇怪,问道:“嗯?为什么要这么讲啊?”

“因为每只小马的心中都有一首音乐,但并不是都有机会,将它谱写出来。”夜寂徐徐地说道,她眼神里的火苗愈燃愈旺,“它需要孕育,需要酿造,需要内在的条件,以及外部的催化。若不是你的友谊和帮助,我说不定早就流落街头了呢。是你让我摆脱困境,坚定决心,重拾力量,最终成功的。我能有今天,你功不可没。”她的胳膊勾住了天平的腰部,然后顺势朝自己那边一拉,“所以要谢谢你呀,我最好的天平妹妹~

天平不知为何脸红了起来,不过她不甘示弱地一把抱住了夜寂。两只小马贴在一起,在彼此的温暖中歆享着胜利的喜悦,和情谊的甜蜜。

thumb_up 2
0 thumb_down
share file_download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