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Combustion-delta
Combustion-deltaLv.3
陆马
短篇翻译
E
已完结

抱紧防撞!!!(bracebracebrace)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467431/1/bracebracebrace/i-miss-the-way-the-sun-streamed-through-my-window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我怀念阳光从我的窗外流过

chrome_reader_mode 2,487 event 9 天前 thumb_up 4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65 forum 0

低头,弯腰,抱紧防撞!(Head down, stay down. Brace, brace, brace.!)

 

 

樱桃梅梅不太确定是谁想到了这句警告。但她认为这很清晰易懂。在去年陆马航空协会的一场飞行安全研讨会上,她第一次听到这句话。会上认为如有必要,飞行员应该向乘客大声喊出这句指令,让他们为特别艰难的着陆做准备。

 

也许对固定翼飞机来说这警告很合适;她想,但直升机就是另一回事了。

 

警报突然在座舱中响起,吓得她一缩。当她努力与操纵杆搏斗时,仪表盘上红光大作。她抬头拨动驾驶舱顶板上的一个开关,红光消失了,她不禁松了口气。

 

雨水和冰雹拍击着直升机的挡风玻璃,即使身处座舱内,她仍然能听到引擎和主旋翼的轰鸣,乌云笼罩着她周围的天空,完全挡住了她的视线。

 

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很好,她心想,将直升机稍微拉高了一点。她边用蹄擦眉毛边皱眉头。该死 你为什么要骗自己?你为什么要告诉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她闭上眼睛,颤抖着深呼吸。然后通过有机玻璃隔板向后看了一眼,她的小马被安全带绑在乘客座位上。正抬起头来与樱桃梅梅对视。片刻之后,梅梅笑了笑,向后挥蹄。

 

你怎么敢跟自己说一切都会好起来? 她想问自己。但这没有意义。即使说出口,话语也只会被引擎的嗡嗡声淹没。梅梅把头转回前面,微笑从脸上滑落。

 

梅梅再次叹气并用蹄揉了揉脸。现在,她应该在航空协会,获得因她对陆马航空领域的贡献而颁发给她的奖项。她的妻子应该在大学给一群无聊又绝望的学生上考古学课,她的女儿应该在学校上学。

 

一切都应该好起来的。

 

直升机剧烈摇晃,让所有乘员四处乱晃。梅梅竭尽全力使它改平,她的心几乎从嗓子眼里蹦了出来。当几秒后直升机恢复时,她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这是她在漫长而杰出的职业生涯中遇到过的最糟糕的颠簸。但是,如果谁能对付这种情况,那非她莫属。好吧,这还是A.K.叶琳告诉她的。

 

梅梅舔了舔嘴唇,扫视着面前的仪表盘。一系列数字和信息在仪表后面凝视着她,告诉她她究竟在恐惧什么。一声呻吟从她的嘴唇漏出,很快消失在座舱内的轰鸣声中。

 

上周她回到家,叶琳就在等待。她把蹄放在梅梅的肩上,接着把梅梅按在沙发上。然后,叶琳以并不适合她低沉而镇静的声音告诉梅梅她们的女儿病了

 

梅梅讨厌这个词。生病。听起来很乏味。她想相信叶琳是错的。当她与医生交谈时,她想相信他们也是错的。

 

他们不在乎她相信什么,因为这无法改变发生在天空弹跳(Skybound)身上的事实:梅梅的骄傲和快乐病了。只剩两个星期了,他们说。

 

梅梅几乎发疯了,叶琳已经询问了她所能接触到的每只小马并寻求了她所能获得的所有帮助,她提出了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案:由遥远国家的专家进行实验性质的手术。

 

她们只能接受,但即使她们同意了,世界仍然看起来像在与她们作对,并没有合适且方便的路线能到达那个国家,樱桃梅梅发誓,如有必要她将亲自驾机带着自己的女儿飞到那儿。

 

糟糕的天气并不是问题,整个飞行协会都在警告她这是个愚蠢的主意也不是问题,机会就是机会,而她一定要抓住这一线希望。

 

毕竟她曾经冒险过,她倾向于把每次飞行都当成一次天空中的冒险,而叶琳呢?叶琳的中间名肯定是A.K.“危险”叶琳,与她所经历的事情相比,这并不算什么。

 

直升机又开始剧烈颠簸,梅梅死死地握住操纵杆,她咬破嘴唇,尝到了鲜血的味道,她的目光落在紧急指导手册上,那本厚实的小书被设计成即使是最菜鸟的飞行员也能靠它应付各种突发情况。

 

不过那里面没什么能帮上她的,梅梅心想,她之所以知道是因为那本该死的东西基本上就是她写的。

 

樱桃梅梅有点想笑,她被认为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航空专家,也是第一匹生而为陆马却成为飞行员的小马,妈妈一直说她应该是一匹天马。

 

但她所有的经验和技能都在冲她尖叫,说这件事只会有一个结果,她一点都不想听,但她还能做什么呢?

 

梅梅的耳朵抽了抽:背后传来一阵砰砰声。她回头,看到天空弹跳正站在有机玻璃隔板后面,眼中满是担忧之情,她的女儿正在大叫着一些梅梅根本听不到的东西.

 

梅梅对她笑了笑,摇了摇头。她指着座位。她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坐下来 我们很快就会摆脱困境。

 

天空弹跳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我爱你”她用口型说,接着小雌驹便回到了她的座位上,并系好了安全带。

 

梅梅又凝视了她的女儿一会才转回头来,她的眼泪在飞行防风镜下肆意流淌,她想大哭,她想尖叫,她的精神几乎要在这崩溃了。

 

叶琳会告诉她需要继续前进,她会说总有一个选择等待被发现出来,但她现在什么都没有说。

 

直升机又开始了颠簸,梅梅往右看了一眼,叶琳正在副驾驶座位上安静的坐着,在半小时前,颠簸远比现在更剧烈,叶琳的头在晃动中撞上了仪表盘。

 

梅梅伸出蹄轻轻地摇了摇她。没有反应。梅梅看不见头盔下面叶琳的脸,但她想那一定看起来很平静。

 

半个小时前,她们一直在用自己的耳机争吵。首先是为什么她们做出了这种愚蠢的选择。争论着陆后他们要做什么。争论如果他们要迫降的话--

 

然后,天空弹跳轻拍玻璃。她没有戴耳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说她为所有事情感到抱歉,于是她们俩都安静了下来。

 

警报再次响起,闪烁的红灯充满了机舱。梅梅再次拨动控制装置,但这次它们没有给出反应。她叹了口气,放开了操纵杆,转身对着天空弹跳微笑,天空弹跳点了点头,然后回以一个微笑。

 

引擎仍然在轰鸣,但樱桃梅梅能听出来它们的声音和之前大不相同。虽然没法看到,但梅梅仍能确信烟雾正从发动机转子中涌出。她不是很确定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坠落,但是说实话,她已经不在乎了。

 

梅梅想伸蹄去摘掉叶琳的头盔,只为了再次看到她的脸。她想打破分隔驾驶舱与客舱的有机玻璃板,爬到女儿身边紧紧抱住她,并告诉她她有多爱她。她想撕心裂肺的尖叫。

 

但是她没有。相反,她坐在那里,假装一切都还好。警报声响得越来越快,红光充满了她的视线。仪表和仪器的读数没有给她一丝安慰。

 

 

低头,弯腰,抱紧防撞!

 

低头,弯腰,抱紧防撞!

 

低头,弯腰,抱紧防----!

thumb_up 4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